當前位置:妙音網首頁大藏經閱讀諸宗部四
回目錄

師。諱慧寂。韶州懷化葉氏子。年九歲。于廣州
和安寺。投通禪師出家(即不語通)十四歲。父母取
歸。欲與婚媾。師不從。遂斷手二指。跪至父母
前。誓求正法以答劬勞。父母乃許。再詣通處。
而得披剃。未登具。即游方。初謁耽源。已悟玄
旨。后參溈山。遂升堂奧。耽源謂師云。國師當
時傳得六代祖師圓相。共九十七個。授與老
僧。乃云。吾滅后三十年。南方有一沙彌到來。
大興此教。次第傳受。無令斷絕。我今付汝。汝
當奉持。遂將其本過與師。師接得一覽。便將
火燒卻。耽源一日問。前來諸相。甚宜秘惜。
師云。當時看了。便燒卻也。耽源云。吾此法
門。無人能會。唯先師。及諸祖師。諸大圣人。
方可委悉。子何得焚之。師云。慧寂一覽。已知
其意。但用得。不可執本也。耽源云。然雖如
此。于子即得。后人信之不及。師云。和尚若
要。重錄不難。即重集一本呈上。更無遺失。耽
源云。然。耽源上堂。師出眾作此○相。以手拓
呈了。卻叉手立。耽源以兩手相交作拳示之。
師進前三步。作女人拜。耽源點頭。師便禮拜。
師浣衲次。耽源云。正恁么時作么生。師云。正
恁么時。向甚么處見。后參溈山。溈山問。汝是
有主沙彌。無生沙彌。師云。有主。溈山云。主
在甚么處。師從西過東立。溈山異之。師問。如
何是真佛住處。溈山云。以思無思之妙。返思
靈焰之無窮。思盡還源。性相常住。事理不二。
真佛如如。師于言下頓悟。自此執侍。前后盤
桓十五載
師掃地次。溈山問。塵非掃得。空不自生。如何
是塵非掃得。師掃地一下。溈山云。如何是空
不自生。師指自身。又指溈山。溈山云。塵非掃
得。空不自生。離此二途。又作么生。師又掃地
一下。又指自身。并指溈山
溈山。一日指田問師。這丘田。那頭高。這頭
低。師云。卻是這頭高。那頭低。溈山云。爾若
不信。向中間立看兩頭。師云。不必中間立。亦
莫住兩頭。溈山云。若如是著水看。水能平物。
師云。水亦無定。但高處高平。低處低平。溈山
便休
有施主送絹與溈山。師問。和尚。受施主如是
供餈。將何報答。溈山。敲禪床示之。師云。和
尚。何得將眾人物。作自己用(一本。溈山問師云。有俗弟子。將三束
絹來。與我贖鐘子。故與世人受福。師云。俗弟子。則有絹與和尚贖鐘子。和尚將何物酬他。溈山。以拄杖敲床三下
云。我將這個酬他。師云。若是這個用作甚么。溈山。又敲禪床三下云。汝嫌這個作甚么。師云。某甲不嫌這個。
只是大家底。溈山云。爾既知是大家底。何得更就我覓物酬他。師云。只怪和尚把大家底行人事。溈山云。汝不見。
達磨大師。從西天來此土。亦將此物來人事。汝諸人。盡是受他信物者)
師。在溈山為直歲。作務歸。溈山問。甚么處去
來。師云。田中來。溈山云。田中多少人。師插
鍬又手。溈山云。今日南山大有人刈茅。師拔
鍬便行(玄沙備云。我若見。即踏倒鍬子。僧問鏡清。仰山插鍬意旨如何。鏡清云。狗[銜-金+缶]赦書。諸侯避道。
僧云。秖如玄沙踏倒。意旨如何。鏡清云。不奈船何打破戽斗。僧云。南山刈茅。意旨如何。鏡清云。李靖三兄久經
行陣。云居鍚云。且道。鏡清下此一判著不著 雪竇顯云諸方咸謂。插鍬話奇特。大似隨邪逐惡。據雪竇見處。仰
山被溈山一問。直得草繩。自縛死去十分翠巖芝云。仰山只得一橛。諸人別有會么)
師在溈山牧牛時。踢天泰上座問云。一毛頭
師子現即不問。百億毛頭。百億師子現。又作
么生。師便騎牛歸。侍立溈山次。舉前話方了。
卻見泰來。師云。便是這個上座。溈山遂問。百
億毛頭百億師子現。豈不是上座道。泰云。是。
師云。正當現時。毛前現毛后現。泰云。現時不
說前后。溈山大笑。師云。師子腰折也。便下

師隨溈山游山。到磐陀石上坐。師侍立次。忽
鴉銜一紅柿。落在面前。溈山拾與師。師接得
洗了。度與溈山。溈山云。子甚處得來。師云。
此是和尚道德所感。溈山云。汝也不得無
分。即分半與師(玄沙云。大小溈山被仰山一坐。至今起不得)
溈山問師。忽有人問汝。汝作么生只對。師云。
東寺師叔若在。某甲不致寂寞。溈山云。放汝
一個不只對罪。師云。生之與殺。只在一言。溈
山云。不負汝見。別有人不肯。師云。阿誰。溈
山指露柱云。這個。師云。道甚么。溈山云。道
甚么。師云。白鼠推遷。銀臺不變
師問溈山。大用現前。請師辨白。溈山下座歸
方丈。師隨后入。溈山問。子適來問甚么話師
再舉。溈山云。還記得吾答語否。師云。記得。
溈山云。爾試舉看。師便珍重出去。溈山云。
錯。師回首云。閑師弟若來。莫道某甲無語好
師。在溈山前坡牧牛次。見一僧上山。不久便
下來。師乃問。上座何不且留山中。僧云。只
為因緣不契。師云。有何因緣。試舉看。僧云。
和尚問某名甚么。某答歸真和尚云。歸真何
在。某甲無對。師云。上座卻回。向和尚道。某
甲道得也。和尚問作么生道。但云眼里耳里
鼻里僧回。一如所教。溈山云。脫空謾語漢。
此是五百人善知識語
師臥次。夢入彌勒內院眾堂中。諸位皆足。惟
第二位空。師遂就座。有一尊者。白槌云。今當
第二座說法。師起。白槌云。摩訶衍法。離四句
絕百非。諦聽諦聽。眾皆散去。及覺舉似溈山。
溈山云。子已入圣位。師便禮拜(溈山秀云依文解義即不無。忽
然彌勒會中。有個作者。才見伊道摩訶衍法。便云。合取兩片皮。非唯止絕仰山寐語 亦免使后人夢中說夢。瑯
琊覺云。且道。圣眾是肯。仰山是不肯。仰山若肯。又孤負仰山。若不肯。仰山猶如平地吃交。山僧。今日不惜眉毛。
與諸人說破摩訶衍法。離四句絕百非。爾若舉似諸方。諸方恁么會。入地獄如箭射 東禪觀云。尊者白椎。圣眾便
散。不妨使人疑著。卻待第二杓惡水潑了。方始惺惺遲也。且如摩訶衍法。離四句絕百非。道已道了。諸人還識
仰山么)
師侍溈山行次。忽見前面塵起。溈山云。面前
是甚么。師近前看了。卻作此【圖】相。溈山點

溈山示眾云。一切眾生。皆無佛性。鹽官示眾
云。一切眾生。皆有佛性。鹽官有二僧往探問。
既到溈山。聞溈山舉揚。莫測其涯。若生輕慢。
因一日與師言話次。乃勸云。師兄須是勤學。
佛法不得容易。師乃作此○相。以手拓呈了
卻。拋向背后。遂展兩手。就二僧索。二僧罔
措。師云。吾兄直須勤學。佛法不得容易。便起
去。時二僧卻回鹽官行三十里。一僧忽然有
省。乃云。當知溈山道。一切眾生皆無佛性。
信之不錯。便回溈山。一僧更前行數里。因過
水。忽然有省。自嘆云。溈山道。一切眾生。皆
無佛性。灼然有他恁么道。亦回溈山。久依法

師因鹽官會下。有數人到溈山。不肯伏。一日
因普請西莊搬禾次。師至嶺頭放下。后十數
人亦到放下。師遂舉起禾檐。向諸人前行一
匝云。有么有么。其一行僧。并無對。師云。賺
殺人。便檐禾去
溈山同師牧牛次。溈山云。此中還有菩薩也
無。師云。有。溈山云。汝見那個。是試指出看。
師云。和尚疑那個不是。試指出看。溈山便

師。送果子上溈山。溈山接得。問。子甚么處得
來。師云。家園底。溈山云。堪吃也未。師云。未
敢嘗。先獻和尚。溈山云。是阿誰底。師云。慧
寂底。溈山云。既是子底。因甚么教我先嘗。
師云。和尚嘗千嘗萬。溈山便吃云。猶帶酸澀
在。師云。酸澀莫非自知。溈山不答
師。夏末問訊溈山次。溈山云。子一夏不見上
來。在下面作何所務。師云。某甲在下面。鉏得
一片畬下。得一籮種。溈山云。子今夏不虛過。
師卻問。未審。和尚一夏之中。作何所務。溈山
云。日中一食。夜后一寢。師云。和尚今夏亦不
虛過。道了久吐舌。溈山云。寂子何得自傷己
命(溈山[吉*吉]云。仰山。眼照四天下。到大圓面前。卻向凈地吃交大圓。可謂養子之緣。不免掛后人唇齒 龍門遠
云。溈仰父子。尋常相見。游戲神通。不同小小。還有知得底么。若無。山僧。與汝諸人說看。開得一片畬。綿綿密
密。兩頓粥飯。其道自辦。山僧一夏與諸人相見。自是諸人不薦。若也薦成一片。是甚么一片。看取當門箭 西禪
儒云。溈仰父子。出入卷舒。得能自在諸人切不得作世諦商量。又不得作佛法解會。既總不許與么商量。畢竟如何
會。開得一片畬。種得一籮粟。回頭閑一望。山青水又綠。終日只一餐。夜后只一宿。困來仲腳眠。千足與萬足。相
將八月九月來。籬邊爛熳鋪黃菊。東林顏云。今時師僧。千百成群。經冬過夏。虛消歲月。深屈古人。東林不是。撿
點先圣仰山逞俊太過。吐舌只。得一半)
溈山。一日見師來。即以兩手相交過。各撥三
下。卻豎一指。師亦以兩手相交過。各撥三下
卻向胸前。仰一手覆一手。以目瞻視。溈山休

溈山餧鴉生飯。回頭見師云。今日為伊上堂
一上。師云。某甲隨例得聞。溈山云。聞底事作
么生師云。鴉作鴉鳴。鵲作鵲噪。溈山云。爭奈
聲色何。師云。和尚適來道甚么。溈山云。我只
道。為伊上堂一上。師云。為甚么喚作聲色溈
山云。雖然。如此驗過也無妨。師云。大事因
緣。又作么生驗。溈山豎起拳。師云。終是指東
畫西。溈山云子適來問甚么。師云。問和尚大
事因緣。溈山云。為甚么。喚作指東畫西。師
云。為著聲色故。某甲所以問過。溈山云。并未
曉了此事。師云。如何得曉了此事。溈山云。寂
子聲色。老僧東西。師云。一月千江。體不分
水。溈山云。應須與么始得師云。如金與金終
無異色豈有異名溈山云。作么生是無異名
底道理。師云。瓶盤釵釧券盂盆。溈山云。寂子
說禪。如師子吼驚。散狐狼野干之屬
師一日侍溈山。忽聞鳥鳴。溈山云。伊說事卻
徑。師云。不可向別人道。溈山云。何故恁么
道。師云。為伊說太直。溈山云。多少法門。寂
子一時推下。師云。推下事作么生。溈山敲禪
床三下
師住王莽山。因歸省覲。溈山問。子既稱善知
識。爭辨得諸方來者。知有不知有。有師承無
師承。是義學是玄學。子試說看。師云。慧寂有
驗處。但見僧來。便豎起拂子問伊。諸方還說
這個不說。又云。這個且置。諸方老宿意作么
生。溈山嘆云。此是從上宗門中牙爪。溈山又
問大地眾生。業識茫茫。無本可據。子作么生
知他有之與無。師云。慧寂有驗處。時有一僧。
從面前過。師召云。闍黎。僧回首。師云。和尚。
這個便是業識茫茫無本可據。溈山云。此是
師子一滴乳。迸散六斛驢乳。師問雙峰。師弟
近日見處如何。云。據某見處。實無一法可當
情。師云。汝解猶在境。云。某只如此。師兄又
如何。師云。汝豈不知。無一法可當情者。溈山
聞云。寂子一句。疑殺天下人(玄覺云。經道。實無有法。然燈佛與
我授記。他道。實無一法可當情。為甚么道解猶在境。且道。利害在甚么處)
一日雨下。天性上座謂師云好雨師云。好在
甚么處。天性無語。師云。某甲卻道得。天性
云。好在甚么處。師指雨。天性又無語。師云。
何得大智而默
一日。第一座舉起拂子云。若人作得道理即
與之。師云。某甲作得道理。還得否。座云。但
作得道理便得。師乃掣將拂子去(云居鍚云。甚么處。是仰山
道理)
龐居士問久向仰山。到來為甚么卻覆。師豎
起拂子。居士云。恰是。師云。是仰是覆。居士
乃打露柱云。雖然無人也。要露柱證明。師擲
拂子云。若到諸方。一任舉似(隱靜岑云。大小小釋迦。被龐居士一
拶。直得手忙腳亂。只如居士。打露柱一下。又作么生。鯨吞海水盡。露出珊瑚枝)
三圣到參。師問。汝名甚么。三圣云。慧寂。師
云。慧寂是我名。三圣云。我名慧然。師大笑而

有官人訪師。師問。官居何位。云。推官。師豎
起拂子云。還推得這個么。官人無對。師令眾
下語。皆不契。時三圣不安在。涅槃堂內將息。
師令侍者。去請下語。三圣云。但道。和尚今日
有事。師又令侍者問。未審有甚么事。三圣云。
再犯不容
南塔光涌禪師。北游謁臨濟。復歸侍師。師云。
汝來作甚么。南塔云。禮覲和尚。師云。還見和
尚么。南塔云。見。師云。和尚何似驢。南塔云。
某甲見和尚。亦不似佛。師云。若不似佛。似個
甚么。南塔云。若有所似。與驢何別。師大驚
云。凡圣兩忘。情盡體露。吾以此驗人二十年。
無決了者。子保任之。師每謂人云。此子。肉身
佛也
霍山到參。師閉目坐。霍山乃翹起右足云。如
是如是。西天二十八祖。亦如是。中華六祖亦
如是。和尚亦如是。景通亦如是。師起來。打
四藤條。霍山因此自稱集云峰下四藤條天
下大禪師
赤干行者聞鐘聲。乃問。有耳打鐘。無耳打鐘。
師云。汝但問莫愁我答不得。行者云。早個問
了也。師喝云。去劉侍御問。了心之旨。可得聞
乎。師云。若要了心。無心可了。無了之心。是
名真了
陸希聲相公。欲謁師。先作此○相封呈。師開
封。于相下面書云。不思而知。落第二頭。思而
知之。落第三首。遂封回。公見即入山。師乃門
迎。公才入門。便問。三門俱開。從何門入。師
云。從信門入。公至法堂。又問。不出魔界。便入
佛界時如何。師以拂子倒點三下。公便設禮。
又問。和尚還持戒否。師云。不持戒。云還坐禪
否。師云。不坐禪。公良久。師云。會么。云。不會。
師云。聽老僧一頌。滔滔不持戒。兀兀不坐禪。
釅茶三兩碗。意在[钁-(目*目)+賏]頭邊。師卻問。承聞相公
看經得悟。是否。云。弟子因看涅槃經。有云。
不斷煩惱。而入涅槃。得個安樂處。師豎起拂
子云。只如這個。作么生入。云。入之一字。也
不消得。師云。入之一字。不為相公。公便起去
(法燈云。上座且道。入之一字。為甚么人。又云。相公且莫煩惱 雪竇顯。于仰山舉拂處別云。拂子到某甲手里也。
又別后語云。我將謂爾是個俗漢)
師。因韋宙就溈山請一伽陀。溈山云。覿面相
呈。猶是鈍漢。豈況形于紙墨。韋乃就師請。師
于紙上。畫一圓相。注云。思而知之。落第二
頭。不思而知。落第三首
師為沙彌時。和安通。一日召師。將床子來。師
將到。和安云。卻送本處著。師從之。和安召慧
寂師應諾。和安云。床子那邊是甚么物。師云。
枕子。和安云。枕子這邊是甚么物。師云。無
物。和安。復召慧寂。師應諾。和安云。是甚么
師為沙彌時。有僧問石霜。如何是祖師西來
意。石霜云。如人在千尺井中。不假寸繩出得。
此人即答汝西來意。僧云。近日湖南暢和尚
出世。亦為人東語西話。石霜喚沙彌。拽出這
死尸著。師后問耽源。如何出得井中人。耽源
云。咄。癡漢。誰在井中。師住問溈山。溈山召
慧寂。師應諾。溈山云。出也。師住后常舉前
話。謂眾云。我在耽源處得名。溈山處得地
師作沙彌時。念經聲高。乳源和尚咄云。這沙
彌念經恰似哭。師云。慧寂只恁么。未審。和尚
如何。乳源乃顧視。師云。若恁么與哭何異。乳
源便休
師參東寺。東寺問。汝是甚處人。師云。廣南
人。東寺云。我聞廣南有鎮海明珠。是否。師云。
是。東寺云。此珠如何。師云。黑月即隱。白月
即現。東寺云。還將得來也無。師云。將得來。
東寺云。何不呈似老僧。師叉手近前云。昨到
溈山。亦被索此珠。直得無言可對。無理可伸。
東寺云。真師子兒。善能哮吼(蔣山懃云。東寺只索一顆。仰山傾出一栲
栳)師禮拜了。卻入客位。具威儀再上人事。東
寺見乃云。已相見了也。師云。恁么相見。莫不
當否。東寺歸方丈。閉卻門。師歸舉似溈山。溈
山云。寂子。是甚么心行。師云。若不恁么。爭
識得伊(保福展云。仰山大似蚊子上鐵牛 承天宗云。仰山識得東寺。強說道理。即不可。設使溈山去
也未能得與東寺相見在)
師問東寺云。借一路過那邊還得否。東寺云。
大凡沙門。不可只一路也。別更有么。師良久。
東寺卻問。借一路過那邊得否。師云。大凡沙
門。不可只一路也。別更有么。東寺云。只有
此。師云。大唐天子。決定姓金
師在中邑謝戒。中邑拍口。作和和聲。師從西
過東。中邑又拍口。作和和聲。師從東過西。中
邑又拍口作和和聲。師當中而立。然后謝戒。
中邑云。甚么處得此三昧。師云。于曹谿印子
上脫來。中邑云。汝道。曹谿用此三昧。接甚么
人。師云。接一宿覺。師云。和尚甚處得此三
昧。中邑云。我于馬大師處。得此三昧(瑯琊覺云愁人莫向
愁人說)師問。如何得見佛性義。中邑云。我與汝
說個譬喻。如一室有六窗。內有一獼猴。外有
獼猴。從東邊喚猩猩。猩猩即應。如是六窗俱
喚俱應。師禮謝。起云。適蒙和尚譬喻。無不了
知。更有一事。只如內獼猴睡著。外獼猴欲與
相見。又且如何。中邑下繩床。執師手作舞云。
猩猩與汝相見了。譬如蟭螟蟲。在蚊子眼睫
上作窠。向十字街頭叫云。土曠人稀。相逢者
少(云居錫云中邑。當時若不得仰山這一句語。何處有中邑也 崇壽稠云。還有人定得此道理么。若定不得。
只是個弄精魂腳手。佛性義在甚么處。玄覺云。若不是仰山。爭得見中邑。且道。甚么處。是仰山得見中邑處)
師參巖頭。巖頭舉起拂子。師展坐具。巖頭拈
拂子置背后。師將坐具搭肩上。而出。巖頭云。
我不肯汝放。只肯汝收
師與長沙翫月次。師云。人人盡有這個。只是
用不得。長沙云。恰是倩汝用。師云。爾作么生
用。長沙劈胸與一踏。師云。[囗@力]。直下似個大蟲
(長慶棱云。前彼此作家。后彼此不作家。乃別云。邪法難扶 保福展云。好一個月。只是用力太多。被他踏破。卻
成兩個。人人盡道。岑大蟲奇特。須知仰山有陷虎之機 德山密代云。更與一踏 瑯琊覺云。李陵雖好手。爭兔
陷畬身 徑山杲云。皎潔一輪。寒光萬里。靈利者。葉落知秋。闒茸者。忠言逆耳。休不休。已不已。小釋迦。有陷
虎之機。老大蟲卻無牙齒。當時一踏。豈造次。驀然倒地非偶爾。眾中還有緇素得二老出者么。良久云。設有。也
是掉棒打月)
師參古堤和尚。古堤云。去。汝無佛性。師叉手
近前三步應諾。古堤笑云。子。甚么處得此三
昧來。師云。我從耽源處得名。溈山處得地。古
堤云。莫是溈山的子么。師云。世諦即不無。佛
法即不敢。師卻問。和尚從甚處得此三昧。古
堤云。我從章敬處。得此三昧。師嘆云。不可思
議。來者難為湊泊
師到虔州處微。處微問云。汝名甚么。師云。慧
寂。處微云。那個是慧。那個是寂。師云。只在
目前。處微云。猶有前后在。師云。前后且置。
和尚見個甚么。處微云。吃茶去
師。后開法王莽山。問僧。近離甚處。僧云。廬
山。師云。曾到五老峰么。僧云。不曾到。師云。
闍黎不曾游山(云門偃云。此語。皆為慈悲之故。有落草之談 溈山秀云。今人盡道。慈悲
之故。有落草之談。只知捉月。不覺水深。忽若云門。當時謹慎唇吻。未審。后人若為話會。然水母無目。求食須假
于蝦 黃龍心云。云門仰山。只有受璧之心。且無割城之意。殊不知。被這僧一時領過。黃龍。今日更作死馬醫。乃
拈拂子度與僧。僧擬接。便打 溈山[吉*吉]云。仰山可謂光前絕后。云門雖然提綱宗要。鉗錘天下衲僧。爭奈無風起浪
諸人還識這僧么。親從廬山來 黃龍震云。仰山已是失卻鼻孔。云門更下注腳。有什么救急處。我即不然。近離
甚處。云。廬山曾到五老峰么。云。不曾到。只向道。別甑吹香。供養此人)
上堂。汝等諸人。各自回光返照。莫記吾言。汝
無始劫來。背明投暗。妄想根深。卒難頓拔。所
以假設方便。奪汝麤識。如將黃葉止啼。有甚
么。是處亦如人將百種貸物與金寶。作一鋪
貸賣。只擬輕重來機。所以道。石頭是真金鋪。
我這里是雜貨鋪。有人來覓鼠糞。我亦拈與
他。來覓真金。我亦拈與他。時有僧問。鼠糞即
不要。請和尚真金。師云。囓鏃擬開口。驢年亦
不會。僧無對。師云。索喚則有交易。不索喚則
無。我若說禪宗。身邊要一人相伴亦無。豈況
有五百七百眾耶。我若東說西說。則爭頭向
前采拾。如將空拳誑小兒。都無實處。我今分
明向汝說圣邊事。且莫將心湊泊。但向自己
性海。如實而修。不要三明六通。何以故。此是
圣末邊事。如今且要識心達本。但得其本。不
愁其末。他時后日。自具去在。若未得本。縱饒
將情學他亦不得。汝豈不見。溈山和尚云。凡
圣情盡。體露真常。事理不二。即如如佛
僧問。如何是祖師意。師以手于空作此[○@佛]相
示之。僧無語
師謂第一座云。不思善不思惡。正恁么時作
么生。座云。正恁么時。是某甲放身命處。師
云。何不問老僧。座云。正恁么時。不見有和
尚。師云。扶我教不起
師問僧甚處來。僧云。幽州。師云。我恰要個
幽州信。米作么價。僧云。某甲來時。無端從市
中過。踏折他橋梁。師便休(侯寧勇云。放爾三十棒)
師見僧來。豎起拂子。僧便喝。師云。喝即不
無。且道。老僧過在甚么處。僧云。和尚不合將
境示人。師便打
有梵師。從空而至。師云。近離甚處。云。西天。
師云。幾時離彼。云。今早。師云。何太遲生。云。
游山翫水。師云。神通游戲則不無。闍黎佛法。
須還老僧始得。云。特來東土禮文殊。卻遇小
釋迦。遂出梵書貝多葉與師。作禮。乘空而去。
自此號小釋迦(東林總云。者方商量。如麻似粟。盡道這碧眼胡兒。來無蹤去無跡。直是光
前絕后。若不是仰山。也難為縱奪。諸禪德。殊不知。這碧眼胡兒。騰空而來。騰空而去。一生只在虛空里作活計。
有什么光前絕后大小仰山被他將兩杓惡水。驀頭澆了也。當時集云峰下。自有正令。何不施行。大眾且道。作么生
是正令咄 黃龍新云。大小仰山。被這僧熱瞞。更出貝多梵書。涂糊一上。如今更有異僧。乘空而至。云巖門下。喚
來洗腳 泐潭準云。可惜仰山放過這漢。當時若是寶峰。便與擒住。須教維那僧堂前撞鐘集眾。責狀趕出。況佛法
不當人情。既稱羅漢。諸漏已盡。梵行已立。為什么不歸家穩坐。只管游山翫水 昭覺勤云。驅耕夫之牛。奪饑人
之食。是從上爪牙。這羅漢具許多神通妙用。到仰山面前直得目瞪口呿。何故。鶴有九[白/(犀-尸-牛)/十]難翥翼。馬無千里謾追風
 大溈泰云。大眾。仰山。只知進前趁鹿。不知身。墮網。羅尊者偶爾成文。頗有衲僧氣息。若人會得。許爾倒捋虎
須)
師住東平時。溈山令僧。送書并鏡與師。師上
堂。提起示眾云。且道。是溈山鏡。東平鏡。若
道是東平鏡。又是溈山送來。若道是溈山鏡。
又在東平手里。道得則留取。道不得則撲破
去也。眾無語。師遂撲破。便下座(五祖戒云。更請和尚說道理看。
驀奪打破)
僧參次。便問。和尚還識字否。師云。隨分。僧
以手畫此○相拓呈。師以衣袖拂之。僧又作
此○相拓呈。師以兩手作背拋勢。僧以目視
之。師低頭。僧遶師一匝。師便打。僧遂出去
師坐次。有僧來作禮。師不顧。其僧乃問。師識
字否。師云。隨分。師乃右旋一匝云。是甚么字。
師于地上書十字酬之。僧又左旋一匝云。是
甚么字。師改十字作卍字。僧畫此○相。以兩
手拓。如修羅掌日月勢。云。是甚么字。師乃畫
此[○@卍]相對之。僧乃作婁至德勢。師云。如是如
是。此是諸佛之所護念。汝亦如是。吾亦如是。
善自護持。其僧禮謝。騰空而去。時有一道者
見。經五日后遂問師。師云。汝還見否。道者
云。某甲見出門騰空而去。師云。此是西天羅
漢。故來探吾道。道者云。某雖睹種種三昧。不
辨其理。師云。吾以義為汝解釋。此是八種三
昧。是覺海變為義海。體則同然。此義。合有因
有果。即時異時。總別不離隱身三昧也
師因一梵僧來參。師于地上。畫半月相。僧近
前。添作圓相。似腳抹卻。師展兩手。僧拂袖便

師問僧。近離甚處。云。南方。師舉拄杖云。彼
中老宿。還說這個么。云。不說。師云。既不說
這個。還說那個否。云。不說。師召大德。僧應
諾。師云。參堂去。僧便出。師復召云。大德。僧
回首。師云。近前來。僧近前。師以拄杖頭上點
一下云。去(云門偃云。仰山若無后語。爭識得人)
師。一日在法堂上坐。見一僧從外來。便問訊
了。向東邊叉手立。以目視師。師乃垂下左足。
僧卻過西邊叉手立。師垂下右足。僧向中間
叉手立。師收雙足。僧禮拜。師云。老僧自住
此。未曾打著一人。拈拄杖便打。僧便騰空而

師。指雪師子問眾。有過得此色者么。眾無對
(云門云。當時便好與推倒 雪竇顯云。云門只解推倒。不解扶起)
師臥次。僧問云。法身還解說法也無。師云。我
說不得。別有一人說得。云。說得底人。在甚么
處。師推出枕子。溈山聞云。寂子用劍刃上事
(徑山杲云。溈山。正是憐兒不覺丑。仰山。推出枕子。已是漏逗。更著個名字。喚作劍刃上事。誤他學語之流。便恁
么承虛接響。流通將去。妙喜雖則借水獻華。要且理無曲斷。即今莫有傍不肯底出來。我要問爾推出枕子。還當得
法身說法也無 天童華云。若是劍刃上事。寂子何曾會用。忽有個僧出來。問法身還解說法也無。向他道。我說
不得別有一人說得。又問說得底人在甚處。只向他道。三生六十劫 靈隱岳云。仰山。從前一條脊梁。硬如鐵。被
這僧連拶。便乃四楞塌地。溈山。一期忍俊不禁。不知失卻一只眼忽有僧問。冶父法身。還解說法也無。便與攔胸
一踏踏倒教伊起來。作個灑灑落落底漢。不見道。犀因翫月紋生角。象被雷驚華入牙)
師閉目坐次。有僧潛來身邊立。師開目。于地
上作此[○@水]相。顧視其僧。僧無語
師攜拄杖行次。僧問。和尚手中是甚么。師便
拈向背后云。見么。僧無對
師問一僧。汝會甚么。云。會卜。師提起拂子云。
這個。六十四卦中。阿那卦收。僧無對。師自
代云。適來是雷天大壯。如今變為地火明夷
問僧。名甚么。云。靈通。師云。便請入燈籠。云。
早個入了也(法眼別云。喚甚么作燈籠)
問。古人道。見色便見心。禪床是色。請和尚離
卻色。指學人心。師云。那個是禪床。指出來
看。僧無對(玄覺。云忽然被伊卻指禪床。作么生對伊。有僧云卻請和尚道。玄覺代。拊掌三下)
問。如何是毘盧師。師乃叱之。僧云。如何是和
尚師。師云。莫無禮
師共一僧語。旁有僧云。語底是文殊。默底是
維摩。師云。不語不默底。莫是汝否。僧默然。
師云。何不現神通。云。不辭現神通。只恐和尚
收作教。師云。鑒汝來處。未有教外底眼
問。天堂地獄。相去幾何。師將拄杖畫地一

師。住觀音時。出牓云。看經次。不得問事。有
僧來問訊。見師看經。旁立而待。師卷卻經問。
會么。云。某甲不看經。爭得會。師云。汝已后
會去在。其僧到巖頭。巖頭問。甚處來。云。江
西觀音來。巖頭云。和尚有何言句。僧舉前話。
巖頭云。這個老師。我將謂被故紙埋卻。元來
猶在
僧恩[邱-丘+益]問。禪宗頓悟。畢竟入門的意如何。師
云。此意極難。若是祖宗門下。上根上智。一聞
千悟。得大總持。其有根微智劣。若不安禪靜
慮。到這里總須茫然。云。除此一路。別更有入
處否。師云。有。云。如何即是。師云。汝是甚處
人。云。幽州人。師云。汝還思彼處否。云。常思。
師云。能思者是心。所思者是境。彼處樓臺林
苑人馬駢闐。汝反思底。還有許多般也無云。
某甲到這里總不見有。師云。汝解猶在心。信
位即得。人位未在。云。除卻這個。別更有意也
無。師云。別有別無即不堪也。云。到這里。作
么生即是。師云。據汝所解。只得一玄。得坐披
衣。向后自看。[邱-丘+益]禮謝之
僧問。大耳三藏。第三度為甚么不見國師。師
云。前兩度是涉境心。后入自受用三昧。所以
不見
溈山問師。百丈再參馬祖因緣。此二尊宿意
旨如何。師云。此是顯大機大用。溈山云。馬祖
出八十四人善知識。幾人得大機。幾人得大
用。師云。百丈得大機。黃檗得大用。余者盡是
唱導之師。溈山云。如是如是
溈山。舉百丈野狐話問師。師云。黃檗常用
此機。溈山云。汝道。天生得從人得。師云。亦
是稟受師承。亦是自性宗通。溈山云。如是
如是
溈山。舉百丈問黃檗。甚處去來。黃檗云。大
雄山下。采[卄/困]子來。百丈云。還見大蟲么。黃檗
便作虎聲。百丈拈斧作斫勢。黃檗遂與百丈
一摑。百丈吟吟而笑便歸。升堂謂眾云。大雄
山下。有一大蟲。汝等諸人。也須好看。百丈老
漢。今日親遭一口。問師。作么生。師云。和尚
怎生。溈山云。百丈當時便合一斧斫殺。因甚
么到如此。師云。不然。溈山云。子又作么生。
師云。百丈只解騎虎頭。不解把虎尾。溈山云。
子有嶮崖之句
溈山。舉南泉問黃檗。定慧等學。明見佛性。此
理如何。黃檗云。十二時中。不依倚一物。南
泉云。莫便是長老見處么。黃檗云。不敢。南泉
云。漿水錢且置。草鞋錢教誰還。黃檗休去。問
師云。莫是黃檗搆他南泉不得么。師云。不然。
須知黃檗有陷虎之機。溈山云。子見處。得與
么長
黃檗。在南泉為首座。一日捧缽。向南泉位中
坐。南泉入堂見乃問。長老。甚年中行道。黃檗
云。威音王已前。南泉云。猶是王老師兒孫下
去。黃檗便過第二位坐。南泉便休。溈山云。欺
敵者亡。師云。不然。須知黃檗有陷虎之機。溈
山云。子見處。得與么長
溈山。舉黃檗示眾云。汝等諸人。盡是[口*童]酒糟
漢。與么行腳何處有今日。還知大唐國里無
禪師。么時有僧云。只如諸方匡徒領眾。又作
么生。黃檗云。不道無禪。只是無師。問師。作
么生。師云。鵝王擇乳。素非鴨類。溈山云。此
實難辯(溈仰師資。鼓唱拈評。機語盡多。如具臨濟錄中者。茲不重載)
[大/歲]上座。因到百丈。百丈云。闍黎有事相借問
得么。[大/歲]云。幸自非言何須譗[言*窒]。百丈云。收得
安南。又憂塞北。[大/歲]擘開胸云。與么不與么。百
丈云。要且難搆。要且難搆。[大/歲]云。知即得。知
即得。師云。若有人知此二人落處。不妨奇特。
若辯不得。大似日中迷露
舉五峰問僧。甚么處來。僧云。莊上來。五峰
云。汝還見牛么。僧云。見。五峰云。見左角見
右角。僧無語。五峰代云。見無左右。師別云。
還辨左右么
有一行者。隨法師入佛殿。行者向佛而唾。法
師云。行者少去就何以唾佛。行者云。將無佛
處來。與某甲唾。法師無對。溈山云。仁者卻不
仁者。不仁者卻仁者。師代法師云。但唾行者。
又云。行者若有語。即向伊道。還我無行者處

師。接機利物。為宗門標準。再遷東平。將順
寂。數僧侍立。師以偈示之云。一二二三子。平
目復仰視。兩口一無舌。即是吾宗旨。至日午。
升座辭眾。復說偈云。年滿七十七。無常在今
日。日輪正當午。兩手攀屈膝。言訖。以兩手抱
膝而終。閱明年。南塔涌禪師。遷靈骨歸仰
山。塔于集云峰下。諡智通禪師妙光之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