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妙音網首頁大藏經閱讀諸宗部四
回目錄 | 下一頁

曹洞語錄序

荊山之璞。非逢明世與和氏。則空藏荊石之
中。燦然連城之美。豈得顯乎哉。玉實不乏。明
世與和氏。實難相逢而已。新豐荷玉之語錄。
初先是往。盛行于世。魚目淆珠。純金在沙。宜
默上座傷其弊深矣。就郭氏五宗錄暨群籍
之中。取其精。舍其麤。錄終成矣。余與上座。
方外之交甚厚。俾寄余讀之。余曰。上座也其
豐玉之和氏乎。雖有和氏。復非逢
明世。則何以能至于斯哉。于戲懿哉。吾大東
文明之征。至于有今日之美。孔門之徒。豈何
敢不美其美喜其喜乎哉。新豐之錄。雕梓已
成。荷玉之錄。今亦成。不佞書其所以美而喜。
俾大方之人知上座之正法眼也
元文庚申八月望
 郡山柳澤里恭公美書于綠竹書室南窗

曹山語錄序

古人有言曰。意不在言。又曰。得意忘言。意者
旨也。言者標也。旨乎不易得之。標乎不難得
之。所以假易得之標。得難得之旨。茍得其旨。
忘標可也。若失其旨。標其安用。故古人為唯
執其標者。謂之葛藤也。又謂之敲門瓦子也。
云州禪者契宜默。得荷玉大師語于郭正中
之五宗錄。又得慧霞廣暉晦然等所著陳編。
校讎同異。辨驗真[言*為]。題曰曹山語錄。附向者
所刊洞山語錄。以廣其傳。大哉志于。其自隗
始。然予未嘗知之。果其得意者乎。抑又執言
者乎。將以為敲門瓦子者乎。請質之禪者是
歲寬保辛酉之春。鷹峰源光主人請詢和南
拜稽首撰焉
虛玄無著。妙轉靈機。金鴉夜翥。木馬風嘶。四
禁三墮。掌上然犀。重離五相。鼻尖斲泥。青原
白家酒。醉人失束西。眉目不相識。阿師猶自
迷。蟲毒鄉曾經歷。滴水也難沾兮。者個描來
那個[漸/耳]。流布云仍辨端倪
  林泉沙門元趾和南拜題

重集曹山元證大師語錄自序
語錄者何。荷玉大師元證之所說也。其所說
也。存乎古。存乎今。自其存乎今者。而校其存
乎古者。則古者可也。今者未可也。若其取之。
抑取古而可乎。將取今而可乎。寧并取今古
而可乎。嗚呼何取何舍。不如校讎今古而取
其可也。大凡稱大師語錄而行于世者。率屬
[言*為]撰。如夫作上堂示徒者。或如四禁頌加助
辭。以作上堂曰者。其所[言*為]撰。可以知矣。洞曹
語錄之于支那。郭黎眉所輯錄也。是亦今而
古則未也。雖然非全璧。光潤亦非燕石之屬
也。于是不佞。拔出荷玉之教于五宗錄中。取
其所取。舍其所舍。或陳編以補其闕。語錄成
矣。于戲古人垂教后世。負其志者。為之前焉。
征垂其教。居后之世。負其志者。安得前焉。不
佞所以欲捃摭古人之機語。校正古今之真
[言*為]。廣傳其教而亹亹也。敢請。居后之世。負其
志者。為之前焉。為之入焉。為之體焉。若其
如此。可謂吾與祖師。同乘一龜泛泛乎游泳
于深池之中矣。豈不愉快乎
元文五年庚申之冬大日本國沙門宜默玄契
和南拜撰

撫州曹山本寂禪師語錄卷上

無地地主人郭凝之編集

師諱本寂。泉州莆田黃氏子。少業儒。年十九。
往福州靈石出家。二十五登戒。尋謁洞山。洞
山問。闍黎名甚么。師曰。本寂。山曰。向上
更道。師曰。不道。山曰。為什么不道。師曰。不
名本寂。洞山深器之(僧寶傳。師名耽章。此燈錄所載。遂仍之)自此
入室。盤桓數載。乃辭去。洞山遂密授洞上
宗旨。復問云。子向甚么處去。師云。不變異處
去。洞山云。不變異處。豈有去耶。師曰。去亦
不變異。遂往曹谿。禮祖塔。回吉水。眾向師
名。乃請開法。師志慕六祖。遂名山為曹。尋值
賊亂。乃之宜黃。有信士王若一。舍何王觀。請
師住持。師更何王。為荷玉。由是法席大興。學
者云萃。洞山之宗。至師為盛
師示眾曰。凡情圣見。是金鎖玄路。直須回互。
夫取正命食者。須具三種墮。一者披毛戴角。
二者不斷聲色。三者不受食。時稠布衲問
曰。披毛戴角。是甚么墮。師曰。是類墮。云
不斷聲色。是甚么墮。師曰。是隨墮。云不受
食。是甚么墮。師曰。是尊貴墮
師因僧問五位君臣旨訣。師曰。正位即空界。
本來無物。偏位即色界。有萬象形。正中偏者。
背理就事。偏中正者。舍事入理。兼帶者。冥應
眾緣。不墮諸有。非染非凈。非正非偏。故曰虛
玄大道。無著真宗。從上先德。推此一位。最妙
最玄。當詳審辯明。君為正位。臣為偏位。臣向
君。是偏中正。君視臣。是正中偏。君臣道合。
是兼帶語。僧問。如何是君。師曰。妙德尊寰
宇。高明朗太虛。云如何是臣。師曰。靈機弘圣
道。真智利群生。云如何是臣向君。師曰。不墮
諸異趣。凝情望圣容。云如何是君視臣。師曰。
妙容雖不動。光燭本無偏。云如何是君臣道
合。師曰。混然無內外。和融上下平。師又曰。
以君臣偏正言者。不欲犯中。故臣稱君。不敢
斥言。是也。此吾法宗要。乃作偈曰。學者先須
識自宗。莫將真際雜頑空。妙明體盡知傷觸。
力在逢緣不借中。出語直教燒不著。潛行須
與古人同。無身有事超岐路。無事無身落始
終。復作五相。【圖】偈曰。白衣須拜相。此事不為
奇。積代簪纓者。休言落鼻時。【圖】偈曰。子時當
正位。明正在君臣。未離兜率界。烏雞雪上行。
○偈曰。焰里寒冰結。楊花九月飛。泥牛吼水
面。木馬逐風嘶。○偈曰。王宮初降日。玉兔不
能離。未得無功旨。人天何太遲。●偈曰。渾然
藏理事。朕兆卒離明。威音王未曉。彌勒豈惺

師行腳時。問烏石觀禪師。如何是毘盧師。法
身主。烏石曰。我若向爾道。即別有也。師舉似
洞山。洞山曰。好個話頭。秖欠進語。何不問為
甚么不道。師卻去。進前語。烏石曰。若言我不
道。即啞卻我口。若言我道。即謇卻我舌。師歸
舉似洞山。洞山深肯之
云門問。如何是沙門行。師曰。吃常住苗稼者
是。云門云。便恁么去時如何。師曰。爾還畜得
么。云門云。畜得。師曰。爾作么生畜。云門云。
著衣吃飯。有甚么難。師曰。何不道披毛戴角。
云門便禮拜
師示眾曰。諸方盡把格則。何不與他道一轉
語。令他不疑去。云門在眾。出問。密密處。為
甚么不知有。師曰。只為密密。所以不知有
(云竇別云達磨來也)云門云。此人如何親近。師曰。莫向密
密處親近。云門云。不向密密處時如何。師曰。
始解親近。云門云。諾諾(妙喜云。濁油更著黑燈心)
云門問。不改易底人來。師還接否。師曰。曹山
無恁么閑工夫
師因米和尚至。未相見。米遂坐卻禪床。師更
不出。米便去。主事遂問。和尚禪床。為什么被
別人坐卻。師曰。去后卻還來。米果回。與師相

智炬到參。問師云。古人提持那邊人。學人如
何體悉。師曰。退步就已。萬不失一。炬于言
下。頓忘玄解
師問金峰志曰。作甚么來。金峰云。蓋屋來。師
曰。了也未。金峰云。這邊則了。師曰。那邊事
作么生。金峰云。候下工日白和尚。師曰。如是
如是
僧清稅問。某甲孤貧。請師賑濟。師曰。稅闍
黎近前來。銳近前師曰。泉州白家三盞酒
吃后猶道未沾脣(玄覺云。甚么處。是與他酒吃)
鏡清問。清虛之理。畢竟無身時如何。師曰。理
即如此。事作么生。鏡清云。如理如事。師曰。
謾曹山一人即得。爭奈諸圣眼何。鏡清云。若
無諸圣眼。爭鑒得個不恁么。師曰。官不容針。
私通車馬(大溈哲云。曹山雖然善能切磋琢磨。其奈鏡清玉本無瑕。要會么。不經敏手。終成廢器)
師問德上座。菩薩在定。聞香象渡河。出甚么
經。僧云。出涅槃經。師曰。定前聞。定后聞。僧
云。和尚流也。師曰。道也太殺道。始道得一
半。僧云。和尚如何。師曰。灘下接取
紙衣道者來參。師問。莫是紙衣道者否。云不
敢。師曰。如何是紙衣下事。道者云。一裘才掛
體。萬法悉皆如。師曰。如何是紙衣下用。道者
近前應諾。便立脫。師曰。汝秖解恁么去。何不
解恁么來。道者忽開眼問云。一靈真性。不假
胞胎時如何。師曰。未是妙。道者云。如何是
妙。師曰。不借借。道者珍重便化。師示頌曰。
覺性圓明無相身。莫將知見妄疏親。念異便
于玄體昧。心差不與道為鄰。情分萬法沈前
境。識鑒多端喪本真。如是句中全曉會。了然
無事昔時人
僧舉陸[一/旦]大夫問南泉。姓甚么。南泉曰。姓王。
[一/旦]云。王還有眷屬也無。南泉曰。四臣不昧。[一/旦]
云。王居何位。南泉曰。玉殿苔生。問師。玉殿
苔生意旨如何。師曰。不居正位。僧云。八方來
朝時如何。師曰。他不受禮。僧云。何用來朝。
師曰。違則斬。僧云。違是臣分上。未審君意如
何。師曰。樞密不得旨。僧云。恁么則[燮-又+火]理之
功。全歸臣相也。師曰。爾還知君意么。僧
云。外方不敢論量。師曰。如是如是
僧問。學人通身是病。請師醫。師曰不醫。僧
云。為甚么不醫。師曰。教汝求生不得。求死不

僧問師。古人曰。吾有大病。非世所醫。未審是
甚么病。師曰。攢簇不得底病。僧云。一切眾
生。還有此病也無。師曰。人人盡有。僧云。和
尚還有此病也無。師曰。正覓起處不得。僧云。
一切眾生。為甚么不病。師曰。一切眾生若病。
即非眾生。僧云。未審諸佛還有此病也無。師
曰。有。僧云。既有。為甚么不病。師曰。為伊惺

僧問。沙門豈不是具大慈悲底人。師曰。是。僧
云。忽遇六賊來時如何。師曰。亦須具大慈悲。
僧云。如何具大慈悲。師曰。一劍揮盡。僧云。
盡后如何。師曰。始得和同
僧問師。眉與目。還相識也無。師曰。不相識。
僧云。為甚么不相識。師曰。為同在一處。僧
云。恁么則不分去也。師曰。眉且不是目。目
且不是眉僧云。如何是目。師曰。端的去。僧
云。如何是眉。師曰。曹山卻疑。僧云。和尚為
甚么卻疑。師云。若不疑。即端的去也
僧問。五位對賓時如何。師曰。汝即今問那個
位。僧云。某甲從偏位中來。請師向正位中接。
師曰不接。僧云。為甚么不接。師曰。恐落偏位
中去。師卻問僧。秖如不接。是對賓。是不對
賓。僧云。早是對賓了也。師曰。如是如是
僧問。萬法從何而生。師曰。從顛倒生。僧云。
不顛倒時。萬法何在。師曰在。僧云。在甚么
處。師曰。顛倒作么
僧問。不萌之草。為甚么能藏香象。師云。闍黎
幸是作家。又問曹山作么
僧問。三界擾擾。六趣昏昏。如何辨色。師曰。
不辨色。僧云。為甚么不辨色。師曰。若辨色即
昏也
師聞鐘聲。乃曰。阿[口*耶]阿[口*耶]。僧問。和尚作甚
么。師曰。打著我心。僧無對(五祖戒戒云。作賊人心虛)
師問維那。甚處來。云牽醋槽去來。師曰。或到
險處。又作么生牽。維那無對(云居代云。正好著力。疏山代云。切
須放卻始得)
師。一日入僧堂向火。有僧云。今日好寒。師
曰。須知有不寒者。僧云。誰是不寒者。師筴火
示之。僧云。莫道無人好。師拋下火。僧云。某
甲到這里卻不會。師曰。日照寒潭明更明
僧問。不與萬法為侶者。是甚么人。師曰。汝
道。洪州城里如許多人。甚么處去
僧問。如何是無刃劍。師曰。非淬煉所成。僧云。
用者如何。師曰。逢者皆喪。僧云。不逢者如
何。師曰。亦須頭落。僧云。逢者皆喪則固是。
不逢者為甚么頭落。師曰。不見道能盡一切。
僧云。盡后如何。師曰。方知有此劍
僧問。于相何真。師曰。即相即真。僧云。當何
顯示。師提起托子
僧問。幻本何真。師曰。幻本元真(法眼別云。幻本不真)僧云。
當幻何顯。師曰。即幻即顯(法眼別云。幻即無當)僧云。恁
么則始終不離于幻也。師曰。覓幻相不可得
僧問。即心即佛即不問。如何是非心非佛。師
曰。兔角不用無。牛角不用有
問。如何是常在底人。師曰。恰遇曹山暫出。云
如何是常不在底人。師曰。難得
僧問。擬豈不是類。師曰。直是不擬亦是類。僧
云。如何是異。師曰。莫不識痛癢
人問。古人曰。人人盡有。弟子在塵蒙。還有
也無。師曰。過手來。乃點指曰。一二三四五
六足
僧問。魯祖面壁。用表何事。師以手掩耳
僧問。承古有言。未有一人倒地。不因地而起。
如何是倒。師曰。肯即是。僧云。如何是起。師
曰。起也
僧問。子歸就父。為甚么父全不顧。師云。理合
如是。僧云。父子之恩何在。師曰。始成父子之
恩。僧云。如何是父子之恩。師曰。刀斧斫不開
問。靈衣不掛時如何。師曰。曹山孝滿。云孝滿
后如何。師曰。曹山好顛酒
問。承教有言。大海不宿死尸。如何是大海。
師曰。包含萬有僧云。為甚么不宿死尸。師
曰。絕氣者不著。師曰。萬有非其功。絕氣
有其德。僧云。向上還有事也無。師曰。道有道
無即得。爭奈龍王按劍何
問。具何知解。善能對眾問難。師曰。不呈
句。僧云。問難個甚么。師曰。刀斧斫不入。僧
云。恁么問難。還有不肯者也無。師曰有。僧
云。是什么人。師曰。曹山
僧問。世間甚么物最貴。師曰。死貓兒頭最貴。
僧云。為甚么死貓兒頭最貴。師曰。無人著價
僧問。無言如何顯。師曰。莫向這里顯。僧云。
向甚么處顯。師曰。昨夜床頭。失卻三文錢
僧問。日未出時如何。師曰。曹山也曾恁么來。
僧云。出后如何。師曰。猶較曹山半月程
師問僧。作甚么。僧云掃地。師曰。佛前掃。佛
后掃。僧云。前后一時掃。師曰。與曹山過靸鞋
來(五祖戒。代僧語云。和尚是何心行)
僧問。抱璞投師。請師雕琢。師曰。不雕琢。僧
云。為甚么不雕琢。師曰。須知曹山好手
僧問。如何是曹山眷屬。師曰。白發連頭戴。頂
上一枝花
僧問。古德道。盡大地惟有此人。未審是甚么
人。師曰。不可有第二月也。僧云。如何是第二
月。師曰。也要老兄定當。僧云。作么生是第一
月。師曰。險
僧問。學人十二時中。如何保任。師曰。如經蠱
毒之鄉。水不得沾著一滴
僧問。如何是法身主。師曰。謂秦無人。僧云。
這個莫便是否。師曰。斬
僧問。親何道伴。即得常聞于未聞。師曰。同共
一被蓋。僧云。此猶是和尚得聞。如何是常聞
于未聞。師曰。不同于木石。僧云。何者在先。
何者在后。師曰。不見道。常聞于未聞
僧問。國內按劍者是誰。師曰。曹山(法燈別云。汝不是恁么
人)僧云。擬殺何人。師曰。但有。一切總殺。僧
云。忽逢本父母。又作么生。師曰。揀甚么。僧
云。爭奈自己何。師曰。誰奈我何。僧云。何不
自殺。師曰。無下手處
僧問。家貧遭劫時如何。師曰。不能盡底去。僧
云。為甚么不能盡底去。師曰。賊是家親
問。一牛飲水。五馬不嘶時如何。師曰。曹山解
忌口。又別曰。曹山孝滿
僧問。常在生死海中沈沒者。是甚么人。師曰。
第二月。僧云。還求出也無。師曰。也求出離。
只是無路。僧云出離什么人接得伊。師曰。
擔鐵枷者
僧問。雪覆千山。為甚么孤峰不白。師曰。須知
有異中異。僧云。如何是異中異。師曰。不墮諸
山色
僧舉。藥山問僧。年多少。云七十二山云。是
七十二么。云是。山便打。此意如何。師曰。
前箭猶似可。后箭射人深。僧云。如何免得此
棒。師曰。王敕既行。諸侯避道
僧問香嚴。如何是道。香嚴曰。枯木里龍吟。僧
云。如何是道中人。香嚴曰。髑髏里眼睛。僧不
領。乃問石霜。如何是枯木里龍吟。石霜曰。猶
帶喜在。僧云。如何是髑髏里眼睛。石霜曰。猶
帶識在。又不領。乃舉似師。師曰。石霜老聲
聞作這個見解。因示頌曰。枯木龍吟真見道。
髑髏無識眼初明。喜識盡時消息盡。當人那
辨濁中清。僧遂又問師。如何是枯木里龍吟。
師曰。血脈不斷。云。如何是髑髏里眼睛。師
曰。干不盡。云。未審還有得聞者么。師曰。盡
大地人未有一人不聞。云。未審枯木里龍
吟。是何章句。師曰。不知是何章句。聞者皆

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填溝塞壑
僧問。如何是師子。師曰。眾獸近不得。僧云。
如何是師子兒。師曰。能吞父母者。僧云。既是
眾獸近不得。為甚么卻被兒吞。師曰。豈不見
道。子若哮吼。祖父俱盡。僧云。盡后如何。師
曰。全身歸父。僧云。未審祖盡時。父歸何所。
師曰。所亦盡。僧云。前來為甚道全身歸父。師
曰。譬如王子能成一國之事。又曰。闍黎此事
不得孤滯。直須枯木上更撒些子花
問。才有是非。紛然失心時如何。師曰斬斬
師。讀杜順傅大士所作法身偈乃曰。我意不
欲與么道。門弟子請別作之。既作偈又注釋
之。其詞曰。渠本不是我(非我)我本不是渠(非渠)渠
無我即死(仰汝取活)我無渠即余(不別有)渠如我是佛(要且
不是佛)我如渠即驢(二俱不立)不食空王俸(若遇御飯直須吐卻)何假
雁傳書(不通信)我說橫身唱(為信唱)君看背上毛(不與爾相
似)乍如謠白雪(將謂是白雪)猶恐是巴歌(傳此句無注)
僧問。朗月當空時如何。師曰。猶是階下漢。僧
云。請師接上階。師曰。月落后來相見(趙州語錄同此今并
存之)
師垂語曰。有一人。向萬丈崖頭。騰身直下。
此是甚么人。眾無對。道延出云。不存。師曰。
不存個甚么。延云。始得撲不碎。師深肯之
僧舉。西園一日自燒浴次。僧問。何不使沙彌。
西園撫掌三下。問師。師曰。一等是拍手撫掌。
就中西園奇怪。俱胝一指頭禪。蓋為承當處
不諦當。僧卻問師。西園撫掌。豈不是奴兒婢
子邊事。師曰是。云向上更有事也無。師曰有。
云如何是向上事。師叱曰。這奴兒婢子
南州帥南平鍾王。雅聞師有道。盡禮致之。不
赴。但書偈付使者曰。摧殘枯木倚寒林。幾度
逢春不變心。樵客見之猶不采。郢人何事苦
搜尋(鍾氏請不起。但寫大梅山居頌。答之)
師作四禁偈曰。莫行心處路。不掛本來衣。何
須正恁么。切忌未生時
示學人偈曰。從緣薦得相應疾。就體消停得
力遲。瞥起本來無處所。吾師暫說不思議
示眾曰。僧家在此等衣線下。理須會通向上
事。莫作等閑。若也承當處分明。即轉他諸圣。
向自己背后。方得自由。若也轉不得。直饒學
得十成。卻須向他背后叉手。說甚么大話。若
轉得自己。則一切麤重境來。皆作得主宰。假
如泥里倒地。亦作得主宰。如有僧問藥山曰。
三乘教中。還有祖意也無。答曰有。僧云。既
有。達磨又來作么。藥山曰。只為有所以來。豈
非作得主宰轉得歸自己乎。如經云。大通智
勝佛。十劫坐道場。佛法不現前。不得成佛道。
言劫者滯也。謂之十成。亦云斷滲漏也。只是
十道頭絕矣。不忘大果。故云守住耽著名為
取次承當。不分貴賤。我常見叢林。好論一般
兩般。還能成立得事么。此等但是說向去事
路布。汝不見。南泉曰。饒汝十成。猶較王老師
一線道。也大難事到此直須仔細始得明白
自在。不論天堂地獄餓鬼畜生。但是一切處
不移易。元是舊時人。只是不行舊時路。若有
忻心。還成滯著。若脫得。揀甚么。古德云。只
恐不得輪回。汝道作么生。只如今人。說個凈
潔處。愛說向去事。此病最難治。若是世間麤
重事卻是輕。凈潔病為重。只如佛味祖味。盡
為滯著。先師曰。擬心是犯戒。若也得味是破
齋。且喚什么作味。只是佛味祖味。才有忻心。
便是犯戒。若也如今說破齋破戒。即今三羯
磨時。早破了也。若是麤重貪嗔癡。雖難斷卻
是輕。若也無為無事凈潔。此乃重無以加也。
祖師出世。亦只為這個。亦不獨為汝。今時莫
作等閑。黧奴白牯修行卻快。不是有禪有道。
如汝種種馳求。覓佛覓祖乃至菩提涅槃。幾
時休歇成辦乎。皆是生滅心。所以不如黧奴
白牯。兀兀無知。不知佛不知祖乃至菩提涅
槃及以善惡因果。但饑來吃草。渴來飲水。若
能恁么。不愁不成辦。不見道。計較不成。是以
知有。乃能披毛戴角。牽犁拽來。得此便宜。始
較些子。不見彌勒阿[門@(人/(人*人))]。及諸妙喜等世界。被
他向上人。喚作無慚愧懈怠菩薩。亦曰變易
生死。尚恐是小懈怠。在本分事。合作么生。大
須仔細始得。人人有一坐具地。佛出世侵他
不得。恁么體會修行。莫趁快利。欲知此事。饒
令成佛成祖去。也只這是。便墮三涂地獄六
道去。也只這是。雖然沒用處。要且離他不得。
須與他作主宰始得。若作得主宰。即是不變
易。若作主宰不得。便是變易也。不見永嘉云。
莽莽蕩蕩招殃禍。問。如何是莽莽蕩蕩招殃
禍。曰只這個總是。問云。如何免得。曰知有即
得。用免作么。但是菩提涅槃煩惱無明等。總
是不要免。乃至世間麤重之事。但知有便得。
不要免。免即同變易去也。乃至成佛成祖。菩
提涅槃。此等殃禍為不小。因甚么如此。只為
變易。若不變易。直須觸處自由始得
師。于天復辛酉夏夜。問知事曰。今日是幾何
日月。對云。六月十五。師曰。曹山平生行腳到
處。秖管九十日為一夏。明日辰時。吾行腳去。
及時焚香。宴坐而化。閱世六十二。臘三十七。
葬全身于山之西阿。諡元證禪師。塔曰福圓
(終)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