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妙音網首頁大藏經閱讀密教部一
回目錄

爾時毘盧遮那佛。在蓮華藏世界。與百千億
化身釋迦牟尼佛。說心地尸羅凈行品教菩
薩法證菩提道。爾時千百億釋迦。異口同音
白言。法身世尊。一切眾生。雖得心地法門。而
不能專精修學。設有暫時存念。便即放舍。縱
逸身心。恣行不善。或有思惟。我得諸佛深妙
法門。不能精進。豈令退轉重發道意。日夜精
懃。一心修學。求無上道。或有退者。更造惡
業。入生死流。不復思惟心地妙法。輪回惡趣。
無有出期。如是眾生。云何調伏
爾時毘盧遮那佛告言千百億釋迦牟尼佛。
汝今諦聽。吾為汝說調伏之法。令一切眾生
普得安樂。一切眾生。于心地法。有聞不聞者。
俱得調伏。聞者令遣懃精進加。若不聞者。令
發道意。汝等當知。一切眾生。得心地法。不懃
精進。樂造諸惡隨所好處。與作留難。令身不
安。此等眾主。為苦所逼。必解思惟。重發道
意。日夜精懃。一切修學。何以故。譬如野馬
不調。惟加楚撻。然可禁制。或有眾生。未聞
佛法。承前生少福。今得人身。薄有衣食。樂造
世間種種惡業。不求解脫出世之因。此等眾
生。無明熾盛。不知此身如幻如化。即生即死。
唯造諸惡。死入地獄。受諸苦毒。無有出期。如
此之人。佛深愍念。汝等當知。此人正造惡之
時。汝等須知調伏之法。時時與作重病。世間
方法無能救者。如此眾生。為苦所逼。必發道
意。乃可引攝令入佛道。時釋迦聞是說已。心
懷慚愧。頂禮辭退。至本源世界。坐道場處。作
是惡惟。諸佛境界難解難入。不可思議。種
種方便教導眾生。凡夫無知。難可調伏。又告
大眾。汝等當知。心地尸羅凈行法門。難可得
聞。難可得見。汝等一切菩薩摩訶薩。及諸聲
聞。若天若龍。若鬼神等。應當修學。一心精
懃。憶持不忘。當得作佛。爾時大忿怒金剛。從
座而起。現大相好。放難思光。照十萬剎。稽首
作禮。白金剛言。大士我聞。諸佛坐道處。皆悉
稱贊陀羅尼門總持法要。建立無量難思之
事。不可思議。惟念眾生。薄福者多。設有受
持。不得成就。惟愿大士。為此等人。設大方
便。令得成就。云何當得三種悉地。云何造九
種之壇。云何安置身心。誦念神呪。云何從初
念誦。得見何相。自知當得悉地。云何擇所居
之處。云何擇吃食。云何作諸供養。云何具諸
威儀。行住坐臥。當懷思念。貧窮眾生無供養
物。當云何存相。當得摩訶悉地。時執金剛言
忿怒軍荼利。斯可問佛。我不能答。時二金剛
同聲白佛言。世尊佛說總持法門。眾生云何
修學。一一具如上問。爾時佛告嚳二金剛言。
此可致問毘盧遮那佛。能知此事。時佛即入
三昧。作神通力。令諸大眾若天若龍。若鬼若
神。一切眾會。俱到蓮華藏世界。稽首作禮。白
言法身世尊。我今眾生總持法要者。多所不
成。縱有少功。即彼毘那夜迦與作種種障難。
令遣不成。復令其人即生本性。生厭離心。退
意棄舍。斯等眾生。即為不知心地妙法諸佛
境界。是以不成三種悉地。返被鬼神之惑亂。
唯愿世尊。憐愍眾生。及為我等。說持法要清
凈軌則。云何當得三種悉地。云何安置身心。
念誦不被諸惡鬼神與作留難
爾時毘盧遮那佛言。汝等當知。我念往昔。初
發道意。在于阿蘭若處。端坐思惟。修心地法
門。為無智惠故。心不安定。諸法不現前。既不
安定。種種妄想起諸攀緣。以是義故。即被鬼
神之所惑亂。錯入魔境。謂是佛法。貪生愛心。
將作究竟。不覺不知。經無數劫。為魔所害。后
忽得本心。知是魔魅非佛法也。雖然如此。無
復方計。當大發聲言。告言諸佛。佛有惠眼。何
不見我為魔所惱。當時空中無數化佛即告
我白言。善哉菩薩汝今諦聽。為汝說去魔之
法。有大神呪。名心地呪法。誦持之者。速得一
切種智。不為諸魔得其便也。我聞是語。心大
歡喜。白言。諸佛愿為我說。時諸化佛即為我
說。我得聞之。憶持不忘。則時諸魔退散。我
于此時。便得無生法忍。菩提大道自然圓滿。
汝等當知。此心地神呪。一切諸佛修心地法。
不誦此呪而得成者。無有是處。坐道場時不
誦此呪離諸魔難者。亦無有是處。諸佛不誦
此呪具一切智者。無有此處。若不誦此呪諸
法自在者。無有此處。若諸人天將諸余呪。若
不先誦此呪得悉地者。無有此處。若先誦此
呪。后將諸呪。不成驗者。無有此處。誦此呪
者。被毘那夜迦惱亂。無有此處。何以故。此呪
是一切諸佛心地法要。但世間出世間法。不
從心地而生者。從何而立。是故諸佛甚深境
界無能入者
爾時釋迦牟尼佛及諸大眾。稽首白言世尊。
世尊唯愿說之
爾時毘盧遮那佛。即與釋迦說心地神呪。即
說呪曰
唵蘇底瑟吒縛折羅
說此呪已。天雨寶華。十方世界所有上妙香
華反諸音樂。悉皆云集而為供養。諸天役
樂滿于空中。一切天龍皆曰未曾有也。時佛
雖說法。眾會有聞不聞者。何以故。心得解脫
者。悟三空者。得法眼者。入諸佛境界無怖畏
者。于心地法無障礙者。并得聞之。善知諸佛
方便所說。了一切法如幻相者。亦得聞之。不
具如上智者。并不聞之。由如醉人醉酒。而臥
不覺不知
爾時毘盧遮那佛說此呪已。忽然不現。入于
清凈法界同一身。遍十方剎。如大虛空。等無
有異。一切眾會皆悉不見。時釋迦牟尼佛。亦
隨毘盧遮那佛。入法界同一真體。一切眾會
亦復不見。時文殊。普賢。觀音。彌勒。金剛藏
等五大菩薩。總隨侍釋迦。入深法界。聽毘盧
遮那佛說心地法要之門甚深境界。一切眾
會皆悉不知我本師釋迦牟尼佛及大菩薩今
在何處
爾時毘盧遮那佛。在于何清凈法界。入無處
所。惟與五大菩薩。說持心地神呪法門軌則
威儀悉地之相。佛告言。汝等當知。若持此心
地神呪。欲學禪定智惠。入一切三昧。證無生
法忍者。當知先誦心地呪百萬遍訖。然后結
跏趺坐。右手押左手。閉眼觀無處所。斷一切
念。亦不離于念。斷一切諸緣。亦不離于緣。先
觀四大五陰無所有。作是觀已。乃誦此心地
呪二十一遍。即自然得入無量三昧。得無生
法忍。如是境界證者。乃知不可說也。當誦此
呪。不令口舌咽喉等動。令心念之。仍須入無
念之念。是名真念。告言。汝等當知。樂大乘
之人。修學禪定智慧者。若宿世無因鈍根之
輩。不能衣前次第安心者。但能空誦心地神
呪。滿百萬遍。自性智惠性開。速證無生法忍。
若先世曾修學。暫時廢忘宿智惠故。更不煩
多誦。但依前安置心地。誦二十一遍。即得禪
定智惠。此人能入諸境界。無有怖畏。般若波
羅蜜多自然圓滿。如是境界諸者乃知。人
言。汝等若有人。持三部神呪。欲得此心地神
呪助法成者。我今為汝分別解脫之。持佛部
呪者。當先誦心地呪百萬遍。若持菩薩呪者。
當誦心地呪二百萬遍。若持金剛部呪者。當
誦心地呪三百萬遍。若人但依此遍數滿者。
隨持本呪。皆得成就。何以故。此心呪是一切
諸呪之母。是故諸呪神等無敢違逆。若所作
者不遂心者。但心念心地呪二十一遍。當得
大驗。一切諸呪神奔星走來。無敢違不順敕
驅使。又言。汝等當知。若人持三部呪。未得悉
地者。為是凡夫無明熾盛。忽生退轉之心。造
諸非法。貪著五欲。于所持呪而令間斷。或經
多時。于后忽然自發開悟菩提之心。重持本
呪。我為此等說緒勛心神呪。令諸眾生無間
斷性。共本不退一種。即說緒勛呪曰
曩牟波伽伐帝烏瑟尼沙唵部林盤陀曳娑婆
訶怛他揭都娑婆曳娑婆訶鉢頭摩尼娑婆曳
娑婆訶跋折羅摩尼娑婆曳娑婆訶摩尼摩尼
摩尼俱羅曳娑婆訶怛侄他[合*牛]吽叭吒摩尼達
哩[合*牛]叭吒唵[合*牛][合*牛]歌歌叭吒摩尼伐折哩[合*牛]叭

此是緒勛神呪。亦名心地根本神呪。能滅重
罪。此罪業。能誦此呪。悉能滅之。亦能破一切
諸呪功能。復成諸呪功能。不用具論。俱有誦
持。獲驗無量。若人持呪。中間斷絕。復欲諸
理。隨力先誦本持之呪。少多遍數純。發愿
稽首毘盧遮那佛。弟子某甲。先誦某呪若干
遍數。中間廢闕。今又誦得若干遍。請諸佛。與
我前緒所誦功課。及今時所誦者。通洞無間
斷。即誦緒功神呪一千八遍。又重準前發愿。
即共本來不退無有異也。毘盧遮那言。守持
莫流轉此呪于無智之人。何以故。此無智人
見是諸佛方便所說。便生貪著懈怠。不懃精
進。生五欲想。退菩提意。何以故。此人為根性
不堅牢故。少智惠故。入生死流。復更修學。終
無有益。何以故。如人故將新衣污惡已后復
如洗之。何以本來不污。是故此呪亦如之也。
若本來不退者。誦此呪助法速成
爾時觀世音菩薩白言法身世尊。其持呪之
人。求三種悉地相者云何。上悉地相云何。中
悉地相云何。下悉地相云何。唯愿世尊。為我
等說。令一切菩薩摩訶薩及諸人天普得成
就。得不退轉地大三摩地。證菩提道。成等正
覺。度天人眾。令入涅槃永離生死。不受諸苦
爾時毘盧遮那佛告。汝欲知三種悉地者。吾
為汝說。汝等當知。三部共同上中下悉地相。
三部各有三種悉地。若有善男子等。欲得成
上悉地者。當復清凈護凈內外清凈身三口
四意三煩惱業清凈者。先誦所持之呪。依本
經上遍數滿足。乃誦心地呪亦遍數滿足。于
閑靜之所。凈草座具上坐結跏趺坐。燒上妙
香供養。廣發大誓愿。啟告十方諸佛諸大菩
薩諸大金剛一切諸天冥宦眾圣。普愿證明。
弟子某甲。為欲受持其呪。唯愿世尊菩薩金
剛天等。誠為證明。速得成就。三發是愿已。即
閉目而坐。先誦所持之呪八百遍。自想本身
是本呪神身。一一身分莊嚴相好。及身上有
光無光。坐立形勢。嗔喜舉動。一一依本經上
畫像莊嚴。作如是觀。想自身極須了了分明
訖。次想無量諸神部落使者。前后圍繞。恭敬
隨侍。一一依本土所說。作此想觀。大順分
明。如是訖已。心誦所持之呪二十一遍。遍遍
自口中有文理之光。從自口中而出。入諸神
口中。光入盡已。想一切諸神。復總入自口中。
至心王中安置。如是一日三時作想。必須明
了。都滿三七日。每日依次第作之。必得成就
上悉地也。于后非但本經上說事。意欲作種
種難思議之事皆得成就。所作事意舉動運
為。皆共本說神呪一種。得大自在。不可其說。
學者知之。凡欲為事。每思惟心念。我是大圣
自在之身。今且化作凡夫人。于俗眾之中。度
苦眾生。令入不識。若須諸神驅使者想。從
自心王。化作百億萬眾。前后圍繞。住敕所
為種種無礙。此非是人之自力。是心地神呪
之力。能令一切諸神與自在神識合為一體故
知。如是若持佛部呪及菩薩呪。取上悉地。若
持金剛已下呪。莫取上悉地。何以故。金剛諸
天藥叉神呪為性猛烈操惡。若能成就上悉
地者。為得自在故。不生慈悲。傷一切鬼神故。
若能起大悲。普愍一切不生害心。亦不嗔怒
者。亦任取上悉地。若不能如身者。持莫違
流佛語。當得大罪。知之。若持佛頂呪得上悉
地者。即共諸佛一種。何以故。雖身是凡夫。心
得自在辨才無礙。智惠無滯。能與一切天人
世間為師。具一切種智一切神通。說不可盡。
是故應知。與佛無異。更有難思議事。不可具
說。證者乃知。若持菩薩部者。得上悉地者。隨
持本呪。與本說呪菩薩一種。無有異也。何以
故。將此凡夫之心。以菩薩運度及呪力莊嚴
種種方便。令此凡夫得共菩薩之心一種。菩
薩有萬行。饒益眾生。及有神通大自在。此持
呪之人悉得如是。當知即是菩薩一種無有
異也。護持佛法。降伏諸魔。若持金剛呪得上
悉地者。亦如本說法。金剛一種。何以故。金剛
者不壞之身。持呪之人。身心不壞。所得神力。
共本說呪金剛無有異也。能護持佛法。降伏
諸魔。令入正道。持呪之者。悉能得如是。更有
諸事不。爾時普賢菩薩白言法身世尊。持三
部呪成悉地者。各得如本尊一種。何以凡
夫能如是得以佛菩薩金剛之身在于凡俗之
類。毘盧遮那佛告言普賢。汝等當知。諸佛化
作凡夫。可真是凡夫。持呪之人得悉地者。亦
復如是
爾時文殊菩薩白言法身世尊。其上悉地者
已知。中悉地者云何。唯愿說之。普令眾生而
得安樂。毘盧遮那佛告言文殊。中悉地者。隨
持三部呪。各有本尊畫像之法。一一復依本
經所說。身分莊嚴。及諸洛眷屬等。一一分明。
記取先誦遍數滿足。然又準前誦心地神呪。
亦遍數滿足。或于山間。或于廣野。或在城郭
市肆之中。或于伽藍舍等之內。須閑靜處。或
于空地。或在房中。唯須靜坐。燒眾名香。供養
諸佛菩薩金剛諸天等及本呪神。即發大誓
愿悔過。先世之罪及今時所造之罪。住深心
悔過。頂禮三實訖已。即詰跏趺坐。手把念
珠。閉目定想。思念本尊神等。在于目前。對面
而立。作此想觀。必須分明。想觀成已。誦誦
所持呪八百遍。唯心念勿令口舌等動。遍遍
想自口中有白光出。入本呪神口中。光無令
斷絕。持誦呪已滿。必須分明。想觀呪神口中
光不令間斷。誦呪畢已。又更發愿。作香華印。
供養都了。即起禮拜。如法發遣神。如是一日
三時夜三時。時別準此。都滿七日。成中悉地
也。若人持三部神呪得此中悉地者。若大不
可思議。依本經上所說功能皆得成就。佛部
中成者。三部總成。菩薩部中成者。諸菩薩呪
總成。及金剛部中已下諸天夜叉鬼神等呪。
無不自成也。金剛部中成者。非但本法。諸金
剛已下天龍鬼神呪總成也。菩薩不成佛部
呪金剛呪。不成菩薩呪。何以故。從心至頂為
上。從臍至心為中。從是至臍為下。是故諸
法不可逆行。持呪之人善須分明上中下呪。
此是三部都說中悉地軌則知之
爾時觀世音菩薩白言法身世尊。中悉地者
已知。下悉地云何。毘盧遮那佛告言。汝等當
知。若人持三部神呪欲得下悉地者。先誦遍
數。及誦心地呪。神呪準前說之。誦遍數滿已。
于靜處坐。燒安悉香供養。即誦大輪金剛印
呪二十一遍。稽首告言。唯愿金剛速垂降此。
弟子為持其呪。求某愿欲得成就大驗。為弟
子某乙貧窮。無諸供養。唯愿大圣為弟子。于
此鋪設大曼荼羅法壇。一一依經中。無令缺
少。發是語已。閉目而坐。想觀金剛。于前鋪設
大曼荼羅壇。上妙之物以為供養。想此壇已。
次想四壁及地皆是七寶合成。即結手印。諸
本呪神降起道場。授弟子供養。誦所持呪百
八遍訖。自發心愿。如是日夜六時。一一次第
想念分明。都二七日。成下悉地也。想此道場
及壇。了了分明。不得錯觀。毘盧遮那佛告白
千百億化身釋迦牟尼佛及五大菩薩等。此
三種悉地成就之相。若人持三部神呪得此
三悉地者。當知是人成佛不久。何以故。此是
諸佛有大方便。說總持門最要之法甚深境
界難解難入不可思議。又告之言。得悉地者
所有功能德。不可具說。證者乃知。何以故。若
我具說此法門者。或有人聞。心則狂亂。孤疑
不信。何以故。諸佛境界等覺地位。不然知之。
豈況凡天而不驚怖
爾時普賢菩薩從坐而起。白言法身世尊。諸
佛如來以大慈為本。云何諸陀羅尼說有操
惡威德自在傷害鬼神及諸外道天阿脩羅。
毘盧遮那言。汝今諦聽。吾為汝說。期有二
義應善知之。云何為二。一者諸佛方便說法
導引眾生。二者顯此猛烈操惡之身。降伏眾
魔令入佛道。汝等應知。此亦是方便。持呪之
人見有此事。即心生忿怒。降伏鬼神。未得悉
地不然成驗。又不知諸佛方便所說。欲知此
者。降伏自心。種種顛倒忘想攀緣作諸不善。
或生餓鬼之心。或生外道之心。或生修羅之
心。或生諸惡鬼神羅剎之心。以是義故。念念
相生皆是諸惡鬼神天阿脩羅。及諸外道羅
剎鬼要從心而生。雖不即生受如是報。諸法
所說摧伏鬼神者。以是呪力能滅心中如是
惡念。無此惡念。不受惡身。故當知降伏者
矣。若能先降自心諸惡鬼神者。一切天魔外
道天阿修羅藥叉羅剎諸惡鬼神。自然歸伏。
無敢違逆。若不自降伏惡心。能降伏諸余天
鬼神者。無有是處。普賢菩薩又白言。云何法
中說有治病救眾生苦。云何于余部經中。即
說不許病合和湯藥。其義云何。毘盧遮那佛
言。治病亦爾。與前不異。自治心病。既可能治
諸病。若自有病。能治彼病。無有是處。說不許
持病者。為自病故。說有許者。為斯呪力。令彼
解脫者。心無有病。有病者不名解脫。持呪之
人自有心病。終不能治諸病。縱治亦不可。
普賢菩薩又言。世尊云何聞陀羅尼能滅重
罪。又能救地獄苦。其義云何。毘盧遮那言。此
有二義。一者真聞。二者耳聞。真聞者。深達法
性。知法如幻。罪體亦爾。了不可得。如是之人
是真悉地。能救地獄。何以怪之。耳聞者。假諸
因緣合和聞之。諸佛以此方便。令此聞者漸
漸薰修自識本性。以是因緣。眾罪消滅。承諸
佛力亦然。救地獄苦。毘盧遮那佛言。若人不
能成就三種悉地者。但能誦心地神呪一百
萬遍。所持之呪當得大驗。持諸呪人。若不如
法。被本呪神瞋。者誦心地。自皆歡喜。爾時
文殊菩薩。觀世音菩薩。普賢菩薩。金剛藏王
菩薩。彌勒菩薩。同聲說偈贊毘盧遮那佛曰
 諸佛難思議  甚深法亦爾
 我今得聞之  亦復知深義
 法身不說身  報應身亦爾
 三身俱不說  是名真說義
 說不說皆空  非一亦非二
 說者及聽聞  此皆如幻義
 如幻不可得  佛方便如是
是諸菩薩說此偈已。坐而聽法。觀世音菩薩
白言。世尊我為求悉地之人。或在深山曠野
之中。持誦呪法。未得成就。乏少糧食之。以
是義故。令退菩提之心。我今為此等善男子。
說諸天廚神呪。即說呪曰
南牟喝羅怛那多羅那夜闍羅摩訶闍羅逗遛
摩訶逗遛吽急速訶尼攝唵急速訶尼攝速
先以凈水洗鉢。置鉢凈巾上。復以凈灰于巾
下。灰上鋪巾。含水噀鉢。閉目誦呪。一百八
遍。心念上妙天廚。于時諸天遣天童。奉送上
妙之食。于鉢中滿。即起頂禮彌勒世尊。次禮
觀世音菩薩。即當食之。余者散施一切眾多
生。若人同食不可盡。得此食吃。自然證悉地
也。將此呪呪人間食飲二十一遍。施與餓鬼。
鬼得是食。免餓鬼苦。得生彌勒天宮。若至饑
荒之年。以此呪呪人間飲食千八遍遍。可眾
人食之。令無盡矣。饑荒之年十五日。白月
圓滿。燒香仰面。向天視月。誦此呪呪月千八
遍。當念言。月光所照眾生普得飽足。無饑渴
想。十五日午時。呪日亦得。準前發愿。每日常
誦此呪千八遍。發愿言。諸天王等。愿以余食。
遣諸天神十方界所有餓鬼。普與食之。食已
便離彼苦。若人能于三年。一日日不闕作此
法者。其利廣多矣。舍此身已。得生西方凈
土。現世生中增益得福。持諸余呪悉得成就
爾時金剛藏王菩薩言。諸有情持三部呪。未
得成就。有少功效。即而為防護。即說呪曰
怛姓他唵跋折羅娑婆耶娑婆訶
若持呪之人覺有不安。當知即是諸魔夜迦
等惱亂。即急誦此呪。我與十方藏王及諸眷
屬。至彼作護。一切諸夜迦魔鬼眾忙怕自死。
若得蘇息。遠走他方。不敢他住也。爾時釋
迦牟尼佛言。善哉善哉。汝等諸菩薩等。能為
一切眾。問是諸事。及說神呪。令諸有情普受
安樂。又言。普當知。此心地法門甚深經典。是
無量無數無邊恒河沙諸佛所說。難可得見。
難可得聞。若人曾于遍去無量劫中。供養諸
佛。深樂佛法。厭離世間生死往返。曾聞諸佛
所說深法。以是義故。今始得聞此心地經典
及陀羅尼。又更精懃一心讀誦。如是人等真
是佛子。何以故。此人不久得無上正覺菩提。
當知此經是諸經中王。此呪是諸呪中王。汝
等諸菩薩摩訶薩。當須流布于閻浮提。與諸
眾生作大利樂。令持呪者速成悉地
爾時毘盧遮那佛言。流布此經。先觀根性。然
后付囑。何以故。智惠之人聞之深信。無智之
人必生驚怖。復有疑心。令彼眾生返招其罪。
死入地獄。為謗此經及諸佛等。獲如是報。當
說此經。眾會不聞。為在清凈法界中說。時釋
迦牟尼佛及五大菩薩。頂禮毘盧遮那佛已。
辭退而至閻浮提菩提樹下。為眾說法。此后
滅度后。付五大菩薩。流傳于世。為諸聲聞。不
聞佛說見諸菩薩眾。流布此經。深心驚疑。不
信不受。時觀世音菩薩言。汝等聲聞。此經非
汝境界。非汝所知。是毘盧遮那佛與千百億
化身釋迦及大菩薩而說。是故非汝所知。時
諸大眾同聞。聞已悲泣而淚。嘆未曾有。爾時
眾會歡喜信受。作禮奉行

毘盧遮那佛別行經一卷

 (點本云)
 秘錄云。復題云毘盧遮那別行經(曉)
 常曉進宦錄云。大毘盧遮那三種悉地法
 一卷
 秘錄云。清凈毘盧遮那三種悉地一卷(曉)
  私云。秘錄題與本錄題少相違如何
 或人云。慈鎮和尚被尋菅原為長之處。嚳
 字非古文也。正作嚳字形也。急告也。甚也
 (云云)帝嚳王名也。古文卜云。事來勘之
 (點書云)
 建久五年八月二十二日。大原御自筆本
 寫之畢
 嘉歷二年三月四日。于心城房書寫了。即
 日一校了
 師曰普普鉢五(云云)
 建武元年六月十六日 于心城房兩點畢
 文明十三年(辛丑)五月二十八日 于東阪
 本宗聚寺。以東塔東谷正覺房救舜法印
 本。偏為弘通利生寫之
  (再校云)三部都法大阿闍梨昌俊記之
 于時寬永十五(戊寅)二月二十三日 感得
 之
  叡岳止觀院北澗八部尾竹林院盛憲
 元祿元(戊辰)十一月七日 令書寫畢
       三部都法大阿闍梨豪珍
 元文三戌年八月二十一日 以紅葉溪藏
 本寫之       自在金剛韶真
 寶歷二壬申四月十三日 以大僧正韶真
 本。寫延歷寺東塔南澗吉祥之室中。諳生
 生奉行           實靈
 明和七年庚寅七月四日 以大僧都實靈
 本。寫于東叡山寶勝院念誦窟中 吉祥
 金剛貫亮
 文政六年癸未十月 以圓福寺元瑜闍梨
 本。令書寫之。自手一校了  龍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