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妙音網首頁大藏經閱讀密教部一
回目錄

爾時佛在王舍城鷲峰山。與無量菩薩及持
呪仙大賢梵王地神等俱。說呪法。時執金剛
從座而起。頂禮佛足而作是言。我今樂說持
呪律法。復愿世尊諸大賢等。各說其要。示現
一切誦持呪輩。復作是言唯愿世尊聽我所
說。佛告執金剛曰。汝大威德內蘊慈悲。能發
此言樂說妙法。必大利益聽汝所說。我等眾
會皆隨汝所說之法。時執金剛言。世尊若有
善男女人。誦呪法樂欲成驗者。此人第一必
須精進所受持呪。須知供養佛塔尊像及本
呪神。然隨其力分恒為供養無隔斷心。于三
寶前發露懺悔要期乞愿。以此功德回向一
切有情。愿令離苦。發此語已洗手合掌。于尊
像前。茅草上胡跪而坐。口言唯愿十方諸佛
菩薩持呪神等。哀愍念我(某甲)今欲樂。其呪法
神。所成其靈驗。若我于此能成法者。愿見成
相。若不能成。復見不成之相。作此愿已至心
念誦。所成法中。或根本呪或心等百八遍。
即于座上便取眠寐。夢中若供養佛法師僧
善友父母。或見身著凈白衣莊飾身首。或見
河海大山樓閣殿堂。或見諸人與繒絞。又乘
象馬牛等。或得刀鉾鉞斧弓箭銅輪鉤索。或
見他授與白凈衣服花鬘瓔珞。或見共國王
大臣長者談說善言。或見端嚴女人手持幢
蓋花瓶。或見戟叉自手執持。或升師子高座
自余座等。或見身首出血。若見如此事相等
事。當知我今能成此法。或于夢中。若見彩畫
尊容諸神形像凋落毀壞。或見父母憂愁悲
泣。或見裸形外道。或見自身無衣。或見惡業
人旃陀羅等牽挽。或見行污穢之處。或見
大水涸竭。或見食時失度。或見身分手足垢
穢臭氣或見驚怖惶走。或見自拔頭發。或見
蛇蝎鼠狼等。或見落坑傷損。若見如是事相。
當知彼人于此呪法有大障難。難可得成。此
善男子等必欲愛樂受持成驗者。勤加精進
不得散亂。莫生疲怠之心。一一時中誦持不
得廢闕。常懷慈心。遠離色欲修習凈行。洗浴
清潔調和柔軟。善學方法須入呪壇。為求大
果斷邪言一切戲論等語。憐愍孤弱貧窮老
少。資助愛念猶如赤子。衣食知量。同行知識
互相勸發。于三寶處深生敬信。聽聞正法
如渴思漿。恒求智慧聽察善友。其所呪壇法
則。皆須明解毘那夜迦起障難相辟除方法。
亦須善學以火供養法。及獻非人食法。迎喚
發遣諸手印呪法等。又復須知居住之地。或
山間面水壇岸。或好花園林本不枯干之處。
或一獨大樹下。或佛舍利塔中。或清凈僧伽
藍內。皆悉得住。若有賊難婬女寡婦旃陀羅
惡獸毒蛇之處。及作皮靴家。屠兒魁膾家。
養駝驢豬狗雞鷹游獵之家。亦不近冢間
醫師外道家。如是等處。誦持呪者悉不應住。
復應須觀所住之處。水無蟲蟻。飄落尸糞穢
等物。青崖惡氣。亦不堪住。應須遠離方求勝
處。沙石流泉澗池滋茂。方可停居而作誦持。
外既清凈內亦貞明忍貪欲意深須舍離。于
諸瞋恚翻習慈忍。一切煩惱皆令降伏。每日
三時入于塔中。或于空野作法之處。發露懺
悔。于諸功德發生隨喜。回向無上正等菩提。
愿成佛心常不離口。前夜后夜精進思惟。讀
誦大乘微妙經典。受持呪壇法則。令不廢忘。
念大怒金剛王等誦呪。發大歡躍觀尊形像
如對目前。心樂修學。至心觀照誦呪文字。令
心眼見無常苦空無有堅實。不隨五欲境界。
氣息調柔勿令傾側。審作軌儀。若欲行起。詳
定舉足。誦呪文句字音體相。皆令分明。若正
誦呪時。有謦欬者須忍。到頭到半或多或
少。若其謦欬皆須從頭覆誦。世尊若呪師等。
能依是法修行。不久即得大威靈驗。所有一
切毘那夜迦等。不能作障。皆悉遠避。若呪
師等誦呪之時。言音不正字體遺漏。口干生
澀常足謦欬。使其中間斷續呪音。身不清
潔。當爾之時即被毘那夜迦得便。諸天善神
不為衛護。或復遇大患疾災難。法不成驗。如
此非法。其呪師等不應作之。唯以一心應茅
草上。結跏趺坐至誠誦呪。內懷慈悲。志心
不令想念。我為一切眾生作此法事。一坐誦
至身不疲困。任起行道供養讀經。贊禮世
尊。如上所說一切時中。應皆悉如是。爾時世
尊贊言。善哉善哉汝執金剛。能說如是。護持
讀誦呪者。示其所要微妙呪律。時執金剛復
作是言。我今欲說供本呪神王等法。其持呪
人先須依法浴身。不得散亂。思念本呪神等。
即五體投地。頂禮發大信心。我所求法。皆承
大神威力加被。讀誦其呪令心起想。向南結
金剛罥索印或佛頂印。即大瞋怒心。以默誦
大金剛罥索呪
【◇】
唵(一) 跋 折羅(二) 跛(引) 勢(三) 訶唎(二合引四)
若結佛頂印即誦此呪
【◇】
唵(一) 揭 揭 那(引二) 么 羅(三) [合*牛](長呼四)
向南想法事已。次復想西。心念結金剛幡
印。以瞋怒默誦呪念言。我今結西方界呪曰
【◇】
唵(一) 多 楞央 只[仁-二+爾](二合) 羅 吒(半音呼)
次想北方。結金剛摧碎印。誦呪準前念
【◇】
唵(一) 呵唎(二合) 跋 折啰 迦(引) 利 么 吒(半音呼)
次想東方。結金剛峰印。準前誦呪念言。結東
方界呪曰
【◇】
唵(一) 跋 折啰(二合) 施 佉 唎 嚧 么 吒(半音呼)
作此法已。即成四方界。然須起坐。思念本呪
延請呪神。手執香爐燒香供養。想我今依呼
住大威神德。以身投地禮拜。思念本呪。取凈
水灑散身上。安坐手著胸間。默誦掏珠。未
困之間疲倦。任起以取香花供養。欲出門
時一心誦呪。若有散亂。其時一切毘那夜迦
鬼神等作念設計。令其呪師心亂使法不成。
即以化作異色花異香。令其呪師心動愛樂。
不應歡愛。呵而舍去。心常誦念本呪神等。
行住坐臥不得廢忘。世尊此人常被毘那夜
迦隨身覓便。若不依法即作障難。依法順行
無能得便。我等執金剛執持神杵。常為衛護
早成法驗。非法不順我等舍離。諸魔毘那夜
迦神等所持。或風入身。多懷瞋心起慳貪癡。
若不治之乃至致死。若后生悔依法順行。亦
能降伏諸魔惡鬼毘那夜迦等。佛告如是如
是如汝所言。無有虛說。如此應順呪法成就
爾時觀自在菩薩。從座而起作如是言。世尊
若復有人愛護身命。欲成證入法驗者。其呪
師皆應斷除諸惡事業。不觀女色身首相好
若見露形。亦不顧視先惡緣處。不應思念。系
心一緣常念三寶大威神力。常住實相。世間
有為之法皆是無常苦空無我。一心安住誦
本呪法則。不令散亂。正觀質直勿攀妄想。及
轉讀大乘甚深微妙經典。勤心供養佛法眾
僧。及造俱胝塔像等形。令無空過。若能如是
順行。此善男子不久即成大驗無有鬼神能
作其障難。爾時大梵天王。承佛威神而白佛
言。世尊我常觀見誦持法門求成就者。何為
氣力衰弱多饒眠睡。不吃飲食身首劣弱。懈
怠懶惰被病所惱。多生瞋恚耽著色欲。于自
觀處生非法想。貪無厭足常懷疑心。已獲微
妙秘密之法而不順行。廣求余呪互相談說
問答是非。復作是言何人等輩持呪得驗。何
呪能成。誰復愿滿。何方何地誦持成驗。世尊
何為如是之人空度時節。次復有人。苦求學
行如是等呪法。暫時精進后生退心。毀佛凈
戒為僧知事。我見思念惡業。不應行事而
強自作。不應食者而復食之。世尊是一切眾
圣之良緣。開人天路之導師。示正業因令得
妙果。唯愿憐愍饒益人天為我說之。爾時世
尊告梵天言。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大梵當知。
若人欲求學持呪。未能深心發大菩提。于大
乘中猶懷疑惑。受呪法本不從師受。文字句
雜亂常見聞讀誦微妙秘密者。而無所知。不
依時節誦呪作法。其呪法壇法元未明解。此
人何等。喻從母胎生而無兩目。轉執即暗行
于非法。呪中方法一不知解。以著無明顛倒
我故。發愚癡言。謂稱其智明解諸法。大梵若
此呪師。作此呪法作是念時。有毘那夜迦名
金剛奮迅。即隨此人為作留難。令身不安呪
法不成。大梵若其呪師洗浴身時。不依法則
結印誦呪。不念本神不灑散水。有毘那夜迦
名同須。便即被損害。若呪師但被毘那夜迦
障損害者。氣力衰弱多饒眠睡作法想起疑
惑心。懈怠不勤病苦所惱。何以故。但由呪師
不專心故。多求無厭不修行故大梵若如是
者。作何等法應能除滅。誦持呪者。方求明
解呪法闍梨。建立壇法須入其中。四印法
中學受一印。其阿闍梨與灌頂已。然后或經
像前。以烏麻及蘇誦呪一百八遍。用燒火中
即毘那夜迦皆悉除散。大梵入壇受法有大
勢力。若呪所持之法猶未具解。無菩提心不
敬福田。不知毘那夜迦。輒作大法誦呪供養。
復有諸人自未入壇。未供養阿闍梨未受印
法。轉更教他此秘密法。作如是言。其呪有如
是神力等。如是鬼神當用此法。縛治呼喚發
遣。及教造壇諸地印等。令其禁問。汝若如是
即笑即哭。呪神復有如是使者。大梵此輩諸
人以無知故。作其教師雖讀文字。未解義理
幽妙法門軌儀。發趣教說。余人作此法。如
是之人。復有毘那夜迦名曰利吒橫羅之所
執持。多生災難心不暫定。大梵若有如是障
難。應復須入蓮華法壇會中。于阿闍梨所受
灌頂法能如是者。毘那夜迦方得除遣。大梵
于我法中。復有沙門之輩。未知呪法微妙軌
范。于尊師所清凈尸羅。心懷輕慢互相非斥。
在寺求尊自為貢高。或嫌佛教誹謗正法。大
梵當知如此人等。浪為輕慢我凈法故即有
毘那夜迦名曰能障。之所執持廣造諸惡而
無厭患。若欲遣除須造俱胝塔像。于尊師胡
跪。重受禁約要期。亦須入蓮花壇內得灌頂。
以其所執者方可除滅。所求學問誦持法易
成就。爾時堅牢地神從地涌出頂禮佛足而
白佛言。世尊呪師云何護凈身心。云何經
行。以何得知應行不行。世尊呪師以何時節
須誦其呪。云何知正誦呪時。唯愿如來慈悲
為說。爾時佛告地神言。汝今善聽呪師應行
法則。若欲受持一切呪法。要須心深敬信生
慇重。舍離邪心不善之法。乃至掉笑諦思作
念。應行四種凈行。何等為四。一謂身凈行。二
口凈行。三意凈行。四水食凈行。身口意行是
為內凈。外凈行者。若呪師浴身入水之時。先
著浴衣思念此呪。揩摩身體呪曰
【◇】
唵(一) 度 卑 度 卑(二) 迦(引) 耶 度 卑(三) 鉢啰
【◇】
(二合) 闍跋(二合) 利 [仁-二+爾] 莎 訶(四)
然洗身首。以[專*瓦]石揩腳足。即取土分作三分。
以左手握取一分。誦此呪曰
【◇】
唵 部 闍跋(二合) 羅 [合*牛]
心誦呪洗下身分次取第二分心誦呪。用洗
腳洗手凈已。次取第三分誦呪。用洗頭已。誦
前呪以水灑身上。更兩掌滿盛凈水。復誦前
呪表本心言。是水奉本呪神。著新凈衣。隨
其力分以取香花。供養諸佛如來一切賢圣。
發露懺悔我今此身奉施三寶。依如上說。以
真信心作法誦呪。端坐一心至不疲倦若困
之時任意起行道乞求食飲得食飲已用誦
此呪。呪食然后分吃呪曰
【◇】
那 么 薩 婆 菩 陀 菩 提 薩 埵 南 唵
【◇】
 婆 覽 陀 帝 底 誓 摩(引) 利 [仁-二+爾] 莎 訶
誦呪三遍已。先捻少許獻本呪神。然自足食。
洗鉢凈口已。準前洗浴還入道場。供養懺悔
讀誦經典。然坐誦呪至不疲困。身倦任起行
道。至暮亦然。誦呪若困。行道供養諸佛菩薩。
禮拜贊嘆。若欲眠右脅而臥。觀身無常無我
終是苦空不凈皮骨假合成就。誦念此呪而
入睡眠呪曰
【◇】
唵 跋 折羅(二合) 賒 [仁-二+爾] 吽(長呼)
若誦此呪。一切惡夢皆悉消滅。善神衛護早
得法驗。如是凈行時節軌儀。爾時地神復白
佛言。世尊呪師誦持法教之時。夢想云何得
知法驗善惡之事。佛告地神言。若呪師等。愛
樂受持誦念呪法。日夜精進無懈退心。其人
若眠寐。其于夢中。若見童男童女裝飾嚴好。
或見父母兄弟姊妹形容。當知呪神回視于
我。若見前男女等執持香花飲食果味等物。
當知呪神親附于我。若見己身莊飾白凈衣
服。當作是念呪神慈護于我。即須勤加精進。
若夢見前男女等。執持高幢幡蓋瓔珞頭冠
螺貝刀等。當知呪法成驗在近。若見沙門前
男女等。供養三寶奉施行檀。或在花林伽藍
塔中。當作是念我今已蒙呪神攝受。若見登
山升高樓閣師子之座。欲踴虛空。當作是念
我今法驗極近。若見坐在山峰。或在師子座
上。乘騎師子白象等。頭帶天冠。處中為尊。諸
人欽敬。見此相已大法驗。地神當知。呪師等
輩善知名相如是。若于夢見屠兒。魁膾旃陀
羅。裸形外道。尼犍子。孝子被發。己身無
衣。驚恐走怖。手執不凈。握持熟肉魚等。吃食
胡麻滓。墮落深坑。象馬所成武。當知有毘
那夜迦等。名金剛瞋怒作其障難。若欲遣除
如上所說壇法印等作之。復誦此呪一百八
遍。即成護身。得除障難自然見夢。見眾善相
呪曰
【◇】
唵 跋 折羅(二合) 那 羅 訶 那 么 他 盤
【◇】
 闍 啰 拏 [合*牛] 泮 吒(半音)
復次地神。有毘那夜迦名勤勇者頂。若見呪
師意。欲精進成就呪法。遂被發生進退之心。
延度時日令身不安。意望其山某處作法好。
因此被惱即懶不勤。復向余人問某處所。他
或答言彼是好處。少有難事。更增疑慮兩心
不定退失本心。何相知有此障難。若呪師等
雖誦呪法。眠寐之中于其夢中。若見男子等
身手割損。談說罪愆之語。或見塔廟神當雕
落毀壞。或見嚴好之者而不得入。當知即是
被毘那夜迦作其障難。忽若見此諸惡相時。
不意發退縱逸身心。若欲遣除涂壇供養。以
好香花果味飲食。安于壇內。復取一新瓶滿
盛水。著于中心。用前洗浴呪呪香水瓶一千
八遍。用此水沐浴身體。即成護身。方能除散
毘那夜迦等。復次地神有毘那夜迦。亦名金
剛奮迅。令其呪師氣力衰弱。聞其呪聲則生
厭患。頭痛。恒懷疑慮常隨本性。設有他勸反
起瞋怒。貢高我慢縱逸自在。不存尊卑輕毀
一切。若知此障難之相當須受持大金剛輪
印已。造壇應入。復用如來佛頂陀羅尼呪。呪
如下說。呪香水百八遍用沐浴身。當得除滅
毘那夜迦。如來佛頂呪曰
【◇】
那 謨 菩 陀(引) 耶(一) 呵唎(二合引) 烏 沙尼(二合引)
【◇】
 沙(二) 馱 羅(三) 跋 折羅(二合) 闍跋(二合引) 利 [仁-二+爾](四)
【◇】
 婆 跋 耶(五引) 羅迦(二合輕) 闍跋(二合引) 利 [仁-二+爾](六引)
【◇】
 羅(長) 拔羅(二合) 哆 知(七) 娑怖(二合) 啰 呵 啰(八)
【◇】
 僧 呵 啰 呵 啰(九) [仁-二+爾] 迦唎(二合) 那哆(二合輕)
【◇】
 末 曇(十) [合*牛] 泮
并誦六字心呪曰
【◇】
唵 啰菴(二合引) 盤 陀 莎 訶
此呪多誦最為第一。其毘那夜迦即當遠離。
復有毘那夜迦名金剛[栓-王+土]。令人失心迷亂本
性。或使人于拔等之中。應念者令生異念。曾
往所作相現于前。狀似鬼魅之所執持。而無
識性。誦呪多少則起異想。當爾之時呪神遠
離夢見惡征。若欲凈除如是障難者。須發大
愿起菩薩心誓弘救物。一日一夜如法至心
空腹持齋。并受凈戒。誦前佛頂呪不限遍數。
以五色縷結其呪索。更呪七遍用系左臂。若
作此法方能得除惡毘那夜迦等。復次說壇
法。呪師先須懺悔清凈。起菩提心簡覓好地。
一日一夜不食持戒。以五色畫作其壇內。以
香汁畫佛結跏趺坐。右邊畫覩音菩薩。腰髁
鞔著虎皮右手執寶仗左手執澡鑵。左邊
畫執金剛菩薩兩手執拂。次下畫瞋怒熾焰
藏。即是阿蜜栗多軍荼利。是下畫三焰戟
叉。次畫斧鉤錘杵棒罥索螺貝等諸地印具。
周匝莊嚴。于觀世音菩薩下。應畫訶利多菩
薩摩訶薩。瞿唎跛拏跋跢[仁-二+爾]。摩訶稅吠[仁-二+爾]等。
各令成發。天冠衣服軍持花拂。各一依本法
畫獨髻羅剎女形。口中牙齒鉤出恐畏。以
人髑髏作其頭冠。坐在石上以蛇絞絡。有其
四手。右一手執鉞斧。次手執金剛杵。左一手
持新斬首。血泣流汗。次手執持一器。內盛滿
血。狀為阿修羅毘那夜迦等。次下畫藍毘[仁-二+爾]
神。身服新剝象皮。壇四角各作一金剛杵。壇
東門畫著大怖畏神。并畫一杵及暮陀羅闍
吒。南門畫大金剛。手執鉞斧。震吼毘那夜迦
此即是金剛將神。西門畫蓮華。中髻陀唎那
南杜底手執火炬。北門畫摩訶跋折羅施佉
羅那喃那。此云大金剛峰侍者。宜畫訖已。
隨其力分以辨諸具。依此奉行

毘奈耶經終

 靈云校本末云 右奉騰寫秘密藏毘奈
 耶經一卷 伏希后來密徒欽若凈則沙
 界群類洽潤法澤
   貞享甲子初商二十四烏一校了
   大日本國河州錦縣延命寺苾芻凈
 嚴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