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妙音網首頁大藏經閱讀經集部二
回目錄

聞如是一時。佛游于摩竭提國。與大比丘眾
俱。及諸菩薩四部弟子。天人龍神一切大會。
佛告眾會。有法律三昧。菩薩學者當以和順
調其情性。深入微妙不得輕慢。所以者何。未
深入者。不識三學功德厚薄。或以放恣失其
本意。當知是輩有十二事。自墮大罪終不可
悔。何謂十二有人學道。不得明師見聞未廣
而自貢高欲求名字。謗菩薩法以為不要。
妄造嘩說言。我師說既已自墮復墮他人。此
如獼猴毒羹之喻。但欲害彼不知還自殺。是
一自燒。有人學菩薩法藏得聞深經。未曾問
師不知義趣。自用隨意及以輕慢成就菩薩。
是二自燒。有人已學深經。中道更墮弟子學
者。毀笑大道以為迂遠。是三自燒。有人學不
深入。但欲依道全保其命。不解道理專行謗
訕深經大法。是四自燒。有人雖學無有至意。
但欲容身虛飾自可。得經好語與非其人。令
到見者諂意啤呲。以為不然聚踧偽骸。造
謗長短欲望其譽。是為五自燒。有人頑闇嫉
妒賢能。常懷毒心向講法者。不惟道德但貪
利養。是六自燒。有始入學從明師得決。不念
恩德反有人工。言我自知既不自解。亦不肯
復從師問經。此無反復罪不輕矣。是七自燒。
若已發菩薩意。欲學佛經道隨師不久。禮節
未閑聲聞師說。有權方便未達其趣。妄飾虛
辭非法解之。復以微意瞻師所行。自用為是。
遂失權慧入魔羅網。是八自燒。學有畔棄。
何謂畔棄。謂從明師得解權慧。見深入者不
數請問。中道懈怠更懷毒心。念師所短已墮
非法。不自覺知違道失智。謂之畔棄。是九
自燒。有人以曉微妙權慧。而更不敬廢經輕
罪。為枝掖說于屏處言。師無所知。我已從學
其說皆非。自今不當復與從事。令無知者信
用其言。斯已自飲毒。復飲他人毒。是十
自燒。有人學道。從明師得深經。有信菩薩至
心行者。欲從求學斷絕不與。呼為不賢有
但聲聞。未曾見經信戒未立。此人索經為反
與之。便以俗語比方解之。轉相教誑令真道
薄淡。自取大罪復誤他人。是十一自燒。有人
雖學無有至信。不識真偽不畏于罪。曲媚豪
強不解道者。隨毀佛法誹比丘僧。此輩既
自墮八難。復增成人罪。是十二自燒。犯此
罪者不可悔除。從三惡道出則有所望。如是
十二輩難可度脫
佛告阿難。吾故說是法律三昧。汝為人說當
令了諦。護其意行莫作小福。如毫厘者而
犯。大罪如須彌也。長失三寶。却就惡道無
窮竟者。但坐貪愛須臾之可。而致劇痛斯難
言也。佛說是時莫不感愧。學者悉入第六道
地。眾會皆起同聲贊言。佛為吾等及后學者。
開現大明令得慧眼。俱前稽首愿以頂受佛
言。且聽乃往久遠時有菩薩名有道志。與十
四萬人俱。從違羅提佛發菩薩意。其輩中有
一人最高才名賢行時有道志事以為師。追
隨累劫不失其意。堅行精進后成作佛。字世
頭胞。而有道志遂從受決。余人悉退墮弟
子行。于今在五道。尚未得出阿難問言。其
時輩人從見佛。后頗復得深經不。佛言。皆
得。但不力學。不問中慧。不敬承師輕人法者
阿難復問。已發大意何以墮落。佛言。用四事
故。一者學本不知善權方便。輕慢師友無有
一心。其意數轉。二者學不精進無有道力。但
貪名譽望人敬待。三者學所事師不念勤苦。
當得成就虛飾貢高無有至心。四者好學外
道習邪見人。反持異術比佛深經言道同等。
時十四萬人皆用是意故。后世轉退去大道
遠。獨有道志志大心強。追事賢行至其得佛
果從受決。當說是時。天人百一十萬皆發
菩薩意。賢者阿難言。如佛所說學當恭敬。
反以自恣失大道本。可不慎哉。自今新學欲
入法者。寧能別善惡。不失善師友至竟者耶。
佛言。有但少耳。多隨本意不可化者。阿難又
問。凡人相說惡。寧自知惡不。佛言。天下愚
人但見人惡不自知惡。但自見善不見人善。
稱己智者皆非智也。自處明者其悉甚矣。言
我知經亦以惑也。云知大法而不事師。不
可信矣。佛智廣大不可測度。見聞少少自以
為足。用自貢高豈智者哉。唯有至學深入之
士。近善師者乃為明智愚者安知世有明智
人。乃別有賢愚耳。夫愚癡者但見人貢高。不
自知貢高其自見過者可與說善事。自見善
者不可與語議。何則皆自是故。能解難者
可與論道。不者但增其憍慢。自可者不可為
說忍辱之事會不能受。解道意謙虛者。可與
共講深經之要。不者皆縛知。微妙深入者可
與共說無端緒事不者猶疑言。我知菩薩法
發言有貪著。言我所入凈。不自知污濁。適
始欲與便言已了。能覺魔事不知皆在魔羅
網中。如蠶作繭還自纏裹。欲悉覺知分別
內外深淺意者。當問久學成就菩薩。近善師
者乃可了了覺魔事耳。佛言。學不可不諦
行不可不護。忘其本意墮非法者。皆坐自用
隨邪心故。諸不可行不當行。輕犯大過墮惡
道者。皆以專愚不承法令。為魔所中致罪不
細。于是賢者舍利弗白佛言。新發意者實宜
自護。坐小可意而失大者。斯不少矣。昔我前
世有是意故。失大得小。雖欲悔之無復及也。
佛言。本心不解皆有是耳。舍利弗問佛。何
謂人本。五陰本。六入本。十二緣起本。及九
十六種道本所入。何謂四諦本。弟子本。各
佛本。如來本。知之云何。曾聞佛言。不解本
無故墮小道。愿為新學分別說之。佛言。善哉
所問甚快多所開發欲聞者聽。于時會中皆
曰受教。佛言。人本者。無從出無所受。無作者
無有主。無色無識不生不滅。如是知本。失是
離本。五陰本者。無有住處。隨所著即為陰。
成敗如幻一切無強。知如是者計無有陰。六
入本者。猶如空野。以所更樂謂之為入。其入
虛空無積聚處。知本凈者。計無所入。十二緣
起本無端緒。來無所從去無所至。癡不可見
所緣無際。至于老死如夢非真。如不起法忍
是知本也。九十六種道本所入。皆從貪欲。六
十二見舍內取外。何謂舍內取外。身為化種
虛而非真。求有萬端貪不能舍。欲保安存久。
而要壞生死不絕。四諦本者。亦無根莖。苦習
盡道皆由觀解。見空凈者為知諦本。弟子本
者。初觀世有。不解本無。厭生死苦攝意觀法。
斷却五陰守空行凈。想滅漏盡便得解脫。是
為羅漢本所。入各佛本者。學作功德不曉成
時。聞知有佛欲得尊號。無有大悲不曉善權。
呼身為有持想視佛。樂凈守道不親善友。雖
積功德如江河沙。猶無益于不入權慧。不修
利及相好。半行不具。以覺因緣便得成佛。
是為各佛本。所入如來本者。從發意來見身
皆空諸法清凈。曉眾生本惠德。所入陰入種
持一切本無。曉諸功德成時所入。如本立如
有智。不起不滅無往無來。不在泥洹不離本
無。如虛空等不可動移。是為如來本所入
舍利弗言。佛意實妙非眾羅漢。各佛所知我
輩初學。皆從縛著志微學淺。承佛得度心根
已滅。雖聞大道無復學意。譬如野夫聞天子
事。暫快其耳終不能效。雖人久處三惡道者。
出學大道可成作佛。如我羅漢無復心矣。為
菩薩者誠快無量。已發大意深入廣博。但當
精進諦護行耳。于是有菩薩名勇聲。白佛
言。大道甚妙。非是世間才明所知。唯深入
者乃達其微。恐后三學新發意菩薩。及為弟
子各佛行者。朦冥未寤不別深淺。見聞少
小自以為明。諍訟取勝更以相惑。唯佛加哀
為決大疑。其諸學者皆俱行禪得道各異何
用別知。弟子各佛菩薩。大乘及諸外學。五
通仙人。禪意云何佛言。善哉善哉。大士。欲
護一切乃以此問。雖俱行禪意趣不同。弟子
學者聞有四禪。要約直心可疾得道。不及知
余深妙大法。畏苦厭身一心思惟取欲自度
不念眾生。但守行滅何如為滅。所施福德持
戒精進欲望泥洹。不知佛大慈泥洹所出入。
言泥洹一到通四禪得三活。生死斷已度世。
是為羅漢所入禪各佛學者。從發意來不事
善友言世間有其行常著何如為著所作功德
望欲得佛。言禪道如不用余行。亦不知佛
禪意所向。如來禪者。無意無想無見無得不
熟曉了那中系意守凈無為不曉權慧法意。以
成得禪見空因緣解便得道。明過羅漢而不
及佛無十種力四無所畏及十八不絕法。是
為各佛所入禪。菩薩禪者從發意來不離明
師。學廣智深曉了禪本何謂曉了本心法本
無道亦無本。無著無縛無解無行。無出無
入無舍無取現大智慧善權之行。不斷德本
及大悲意。修相好嚴佛國。具十力四無所畏
及十八不絕法一切見一切知無所不覺。故
號曰佛佛用世間多貪亂意故。于樹下閉目
而坐為現禪法欲令解者以道縛意亦隨所樂
各得其所是為如來本所入禪外諸小學五
通禪者。學貴無為不解至要。避世安已持想
守一。瞑目縱體內觀歷藏。存神道氣養性求
升惡消福盛思致五通壽命久長名曰仙人。
行極于此不知泥洹其后福盡生死不絕是為
外道五通禪定
佛言。如弟子各佛。雖得泥洹為不知本。所以
者何。其學本謂世有道無故壞五陰而取滅
度唯如來為知泥洹本所以者何知俗與道諸
法本空如本無住不起不滅。是為泥洹佛意
如是故曰如來弟子各佛名為滅盡。菩薩
當解深妙大法明諦受學雖離明師。心當清
凈不可放逸。于是勇聲叉手白佛言。得值佛
者為難有也。大圣大慈所度無極。今蒙佛恩
無所復疑。其欲學者當受佛教莫為不賢之
行。使魔得其便如佛所言終無有異。天魔官
屬莫能壞是清凈行者。言已即前稽首佛足
是時諸天及人。有二百一十萬。皆愿樂立于
無所從生法忍。賢者阿難白佛言。此法律為
何等義。佛言是為剖決道意釋人根本慧德
所入。分別弟子各佛菩薩學意所行。知諦知
不諦。大要名曰法律三昧。佛言。阿難。其有
信解是經法者。皆于十方佛所聞善權已。佛
說經訖諸來會者皆歡喜各前。為佛作禮而去

佛說法律三昧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