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妙音網首頁大藏經閱讀經集部二
回目錄 | 下一頁

行者初來欲受法時。師問五眾戒凈已。若婬
欲多者。應教觀不凈。不凈有二種。一者惡厭
不凈。二者非惡厭不凈。何以故。眾生有六種
欲。一者著色。二者著形容。三者著威儀。四者
著言聲。五者著細滑。六者著人相。著五種欲
者令觀惡厭不凈。著人相者令觀白骨人相。
又觀死尸若壞若不壞。觀不壞斷二種欲威
儀言聲。觀已壞悉斷六種欲。習不凈有二種。
一者觀死尸臭爛不凈。我身不凈死尸一等
無有異也。如是觀己心生惡厭。取是相已。至
閑靜處若樹下若空舍。以所取相自觀不凈。
處處遍察系心身中不令外出。若心馳散還攝
緣中。二者雖不眼見。從師受法憶想分別。
自觀身中。三十六物不凈充滿。發毛爪齒涕
淚涎[泳-永+垂]。汗垢肪[月*冊]皮膜肌肉。筋脈髓腦心肝
脾腎肺胃腸肚胞膽痰[病-丙+陰]。生藏膿血屎尿
諸蟲。如是等種種不凈聚。假名為身。自觀如
是。所著外身亦如是觀。若心厭惡婬欲。心息
則已。若心不息當勤精進。呵責其心作是念
言。老病死苦其為至近。命如電逝。人身難
得善師難遇。佛法欲滅如曉時燈。有破定法
眾患甚多。內諸煩惱外有魔民。國土饑荒內
外老病。死賊其力甚大壞習禪定。我身可畏。
于諸煩惱賊中未有微損。于禪定法中未有所
得。雖服法衣。內實空虛俗人無異。諸惡趣門
一切皆開。諸善法中未入正定。于諸惡法未
能必不為惡。我今云何著是屎囊而生懈怠。
不能精勤制伏其心。如此弊身賢圣所呵。不
凈可惡九孔流出。而貪著此身。與畜生同死。
俱投黑闇甚所不應。如是鞭心思惟自責
還攝本處。又時亦復應令心悅。作是念言。佛
是一切智人。直說道教易解易行。是我大師。
如是不應憂畏。如依大王無有怖畏。諸阿
羅漢所作已辦。是我同伴。已能伏心如奴衷
主。心已調伏具種種果六通自在。我亦應自
伏其心求得此事。唯有此道無復異路。如是
思惟已還觀不凈。復自欣歡作是念言。初習
道時。諸煩惱風吹破我心。我欲得道。上妙
五欲尚不能壞。何況弊者。如長老摩訶目
揵連得阿羅漢道。本婦將從伎樂盛自莊
嚴飾欲壞目連。目連爾時說偈言
 汝身骨干立  皮肉相纏裹
 不凈內充滿  無一是好物
 韋囊盛屎尿  九孔常流出
 如鬼無所直  何足以自貴
 汝身如行廁  薄皮以自覆
 智者所棄遠  如人舍廁去
 若人知汝身  如我所厭惡
 一切皆遠離  如人避屎坑
 汝身自嚴飾  華香以瓔珞
 凡夫所貪愛  智者所不惑
 汝是不凈聚  集諸穢惡物
 如莊嚴廁舍  愚者以為好
 汝脅肋著脊  如椽依棟住
 五藏在腹內  不凈如屎篋
 汝身如糞舍  愚夫所保愛
 飾以珠瓔珞  外好如畫瓶
 若人欲染空  終始不可著
 汝欲來嬈我  如蛾自投火
 一切諸欲毒  我今已滅盡
 五欲已遠離  魔網已壞裂
 我心如虛空  一切無所著
 正使天欲來  不能染我心
行者如是思惟決定堅固。住心本緣不畏眾
欲。若利根者。一心精勤。遠至七日心得定
住。中根者。乃至三七。鈍根者。久久乃得。如
攢酪成酥。必可得也。若不任習行。是身雖
復久習種種方喻。空無所得。譬如攢水終不
成酥。問曰。何事不中。答曰。若犯禁戒不可懺
者。若邪見不舍。若斷善根及三覆障。所謂厚
利煩惱。五無間罪。三惡道報。如是等罪不應
習行。又摩訶衍中。菩薩利根。有實智慧福德
因緣。不同其事。若不任習行。當誦經修福起
塔供養。說法教化行十善道。問曰。云何當知
得一心相。答曰。心住相者身軟輕樂。瞋恚愁
憂諸惱心法皆已止息。心得快樂未曾所
得勝于五欲。心凈不濁故身有光明。如清凈
鏡光現于外。如明珠在凈水中光明顯照。行
者見是相己心安喜悅。譬如渴人掘地求水
已見濕泥得水不久。行者如是。初習行時如
掘干土。久而不止得見濕相。自知不久當得
禪定。一心信樂精勤攝心轉入深定。作是念
已毀訾五欲。見求欲者甚為可惡。如人見狗
不得好食而噉臭糞。如是種種因緣。呵欲
為過。心生憐愍。受五欲者。自心有樂而
不知求。反更外求不凈罪樂。行者常應精進
晝夜集諸善法助成禪定。諸障禪法令心遠
離。集諸善法者。觀欲界無常苦空無我。如
病如瘡如癰如箭入心。三毒熾燃起諸鬪諍
嫉妒煙相甚為惡厭。如是觀者。是名初習禪
法。若習法時。中間或有五蓋覆心。即應除滅。
如黑云翳日風力破散。若婬欲蓋起。心念五
欲即應思惟。我今在道自舍五欲云何復念。
如人還食其吐。此是世間罪法。我今學道。
除剃須發被著法衣。盡其形壽。五欲情愿
永離永斷。云何還復生著。甚非所宜。即令除
滅。如賊毒蛇不令入室。以其為禍甚深重
故。復次五欲之法。眾惡住處。無有反復。初時
尚可。久后欺誑受諸苦毒。嫉妒恚怒無惡不
作。如囊盛眾刀以手抱觸左右傷壞。復次設
得五欲猶不厭足。若無厭足則無有樂。如渴
飲漿。未及除渴不得有樂。猶如搔疥。其患未
差不可為樂。復次欲染其心不見好丑。不
畏今世后世罪報。以是之故除却婬欲。已却
婬欲或生瞋惱。瞋惱心生即應除却。眾生可
念。處胎已來無時不苦。眾苦備具云何更增
其惱。如人臨欲刑戮。何有善人重增苦痛。
又復行道之人。應舍吾我愛慢等結。雖不障
生天而行道之人尚不生念。何況瞋恚拔樂
根本。復次如水沸動不見面像。瞋恚心生不
識尊卑父母師長。乃至不受佛教。瞋為大病。
殘害無道猶如羅剎。當以思惟。慈心消滅瞋
恚。婬欲瞋恚既止。若得禪定則為快樂。若未
得禪樂。情散愁憒心轉沈重。瞪瞢不了。即
知睡眠害心之賊。尚破世利。何況道事。睡眠
法者與死無異。氣息為別。如水衣覆水不覩
面像。睡眠覆心不見好丑。諸法之實亦復如
是。即時除却應作是念。諸煩惱賊皆欲危害
何可安眠。如對賊陣。鋒刃之間不應睡眠。
未離老病死患。未脫三惡道苦。于道法中乃
至暖法未有所得。不應睡眠。作是念已若睡
猶不止即應起行冷水洗面。瞻視四方仰
觀星宿。念于三事除滅睡眠不令覆心。一者
怖畏。當自思惟。死王大力常欲為害。念死甚
近如賊疾來無可恃怙。又如拔刀臨項。睡則
斬首。二者欣慰。當作是念。佛為大師。所有妙
法未曾有也。我以受學自幸欣慶。睡心即
滅。三者愁憂。當復念言。后世展轉受身經歷。
苦痛毒害無邊無量。如是種種因緣呵睡眠
法。如是思惟睡眠則止。若掉悔蓋起。應作是
念。世人欲除憂。求歡喜故而生掉戲。今我苦
行坐禪求道。云何自恣放心掉戲。甚所不應。
佛法所重攝心為本。不應輕躁縱心自放。如
水波動不見面像。掉戲動心不見好丑。悔如
禪度中說。問曰。貪欲恚疑各別為蓋。何故
睡眠掉悔二合為蓋。答曰。睡雖煩惱勢力
微薄。眠不助成則不覆心。掉戲無悔不能成
蓋。以是故二合為蓋。譬如以繩系物單則無
力合而能系。復次睡眠心法因睡心重。以心
重故身亦俱重。因睡微覆眠覆轉增遮壞道
法。是故二合為蓋。眠既覺已心不專一。馳
念五欲行諸煩惱。是名為掉。譬如獼猴得出
羈閉。自恣跳躑戲諸林木。掉亦如是。已念五
欲行諸結使。身口意失而生憂悔。作是念言。
不應作而作。應作而不作。是故掉悔相因二
合為蓋。問曰。作惡能悔不應為蓋。答曰。如犯
戒自悔。從今以往不復更作。如是非蓋。若心
作罪常念不息。憂惱亂心故名為蓋。如是種
種因緣。呵掉悔蓋。系心緣中。若心生疑即應
令滅。所以者何。疑之為法非如愛慢。今世不
生歡心。后世令墮地獄。有疑遮諸善法。如
岐路猶豫不知那進。便自止息。行者如是。本
所習法疑不復進。即知疑患遮覆正道。當疾
除却。復作是念。佛為一切智人。分別諸法。是
世間法是出世間法。是善是不善。是利是害。
了了分明。今但受行不應生疑。當隨教法不
應拒違。復次佛法妙者。修定智慧如實如
法。我無是智云何自心籌量諸法。如人手執
利器。乃可與賊相御。若無所執而對強敵反
以為害。我今未得修定智慧。云何欲籌量諸
法實相。是不應然。復次外道非佛弟子故應
生疑。我是弟子云何于佛而復生疑。佛常毀
訾疑患。是覆是蓋是遮是礙。自誑之法。如
人既知刺客即應除避。疑亦如是。誑惑行
者。欲與疑慧而礙實智。譬如病疥搔之轉
多身壞增劇。良醫授藥疥癢自止。行者如是。
種種諸法而生疑想。隨事欲解疑心轉多。是
以佛教直令斷疑。疑生即滅。如是種種呵
疑。當疾除却。行者如是思惟除舍五蓋集諸
善法。深入一心。斷欲界煩惱得初禪定。如佛
經說。行者離欲惡不善法。有覺有觀離生喜
樂入初禪。問曰。得初禪相云何。答曰。如先
以正念呵止五欲。未得到地。身心快樂柔和
輕軟身有光明。得初禪相轉復增勝。色界四
大遍滿身故。柔和輕軟離欲惡不善一心定
故能令快樂。色界造色有光明相。是故行者
見妙光明照身內外。行者如是心意轉異。瞋
處不瞋喜處不喜。世間八法所不能動。信敬
慚愧轉多增倍。于衣服飲食等心不貪著。但
以諸善功德為貴。余者為賤。于天五欲尚不
系心。何況世間不凈五欲。得初禪人有如是
等相。復次得初禪時心大驚喜。譬如貧者卒
得寶藏。心大歡喜作是念言。初夜中夜后夜。
精勤苦行習初禪道。今得果報如實不虛。妙
樂如是。而諸眾生狂惑頑愚。沒于五欲不凈
非樂。甚可憐愍。初禪快樂內外遍身。如水
漬干土內外沾洽。欲界身分受樂不能普
遍。欲界婬恚諸火熱身。入初禪池涼樂第一
除諸熱惱。如大熱極入清涼池。既得初禪念
本所習修行道門。或有異緣。所謂念佛三昧。
或念不凈慈心觀等。所以者何。是行思力令
得禪定轉復深入。本觀倍增清凈明了。行者
得初禪已進求二禪。若有漏道。于二禪邊地
厭患覺觀。如欲界五欲五蓋令心散亂。初禪
覺觀惱亂定心亦復如是。若無漏道。離初禪
欲。即用無漏初禪。呵責覺觀。問曰。如初禪結
使亦能亂心。何故但說覺觀。答曰。初禪結
使名為覺觀。所以者何。因善覺觀而生愛著。
是故結使亦名覺觀。始得初禪未有余著。
復次本未曾得覺觀大喜。以大喜故壞敗定
心。以破定故先應除舍。復次欲入甚深二禪
定故除却覺觀。為大利故而舍小利。如舍欲
界小樂而得大樂。問曰。但說覺觀應滅。不
說初禪煩惱耶。答曰。覺觀即是初禪善覺觀
也。初禪愛等亦名覺觀。以惡覺觀障二禪道。
是故宜滅。以善覺觀能留行者令心樂住。是
故皆應當滅。尋復思惟。知惡覺觀是為真賊。
善覺觀者雖似親善亦復是賊。奪我大利故。
當進求滅二覺觀。覺觀惱亂如人疲極安眠
眾音惱亂。是故行者。滅此覺觀已求二禪。
譬如風土能濁清水不見面像。欲界五欲濁
心如土濁水。覺觀亂心如風動水。以覺觀滅
故內得清凈。無覺無觀定生喜樂入于二禪。
問曰。云何是二禪相。答曰。經中說言。滅諸覺
觀。若善若無記。以無覺觀動故內心清凈。如
水澄靜無有風波。星月諸山悉皆照見。如是
內心清凈故。名賢圣默然。三禪四禪雖皆默
然。以二禪初得。為名有覺觀語言因緣。因緣
初滅故得名默然定生喜樂妙勝初禪。初禪
喜樂從離欲生。此中喜樂從初禪定生。問曰。
二禪亦離初禪結使。何以不言離生。答曰。雖
復離結。但依定力多故。以定為名。復次言
離欲者則離欲界。言離初禪未離色界。是故
不名離生。如是等是二禪相。行者既得二禪。
更求深定。二禪定有煩惱覆心。所謂愛慢邪
見疑等。壞破定心。是二禪賊遮三禪門。是故
當求斷滅此患以求三禪。問曰。若爾者。佛何
以故說。離喜行舍得入三禪。答曰。得二禪
大喜。喜心過差心變著。喜生諸結使。以是故
喜為煩惱之本。又復諸結使無有利益不應生
著。喜是悅樂甚為利益滯著難舍。以是故
佛說舍喜得入三禪。問曰。五欲不凈罪。喜
則應當舍。是喜凈妙眾生所樂。云何言舍。答
曰。先已答生著因緣則是罪門。復次若不舍
喜。則不能得上妙功德。以是故舍小得大。有
何過也。行者進求三禪。觀喜知患憂苦因緣
所可喜樂。無常事變則生憂苦。復次喜為麤
樂。今欲舍麤而求細樂。故言離喜更入深定
求異定樂。云何三禪相滅喜。舍此妙喜心不
悔念。知喜為害。譬如人知婦是羅剎。則能舍
離心不悔念。喜為狂惑麤法非妙。第三禪身
受樂。世間最樂無有過者。圣所經由。能受能
舍無喜之樂。以念巧慧身。則遍受入于三
禪。問曰。此說一心念慧。初禪二禪何以
不說。答曰。第三禪者。身遍受樂心行舍法。不
令心著分別好丑。故言一心念慧。復
次三禪中有三過。一者心轉細沒。二者心大
發動。三者心生迷悶。行者常應一心念此三
過。若心沒時。以精進智慧力。還令心起。若大
發動則應攝止。若心迷悶應念佛妙法還令
心喜。常當守護治此三心。是名一心行樂
者入第三禪。問曰。如經。第三禪中二時說
樂。何等為二樂。答曰。前說受樂。后說快樂。
問曰。有三種樂。受樂快樂無惱樂。以何樂故
三禪名為第一之樂。答曰。三樂上妙皆勝下
地。但以受樂第一。說名樂地。究竟盡故。余二
樂者上地猶有。此中不以為名。問曰。喜樂無
喜樂。有何差別。答曰。樂受有二種。一者喜
根。二者樂根。喜根喜樂。初禪二禪所攝。樂根
無喜樂。三禪所攝。復次欲界初禪樂受。麤者
名樂根。細者名為喜根。二禪三禪樂受。麤
者為喜根。細者為樂根。譬如熱極得清冷水
持洗手面。是名為喜。入大涼池舉身沐浴。是
名受樂。行者如是。初禪覺觀故樂不遍身。
二禪大喜驚故不能遍身。三禪無障礙故樂
遍其身。是名差別。復次樂受有四種。欲界六
識相應樂。名為喜根亦名樂根。初禪四識相
應樂。名為樂根亦名喜根。二禪意識相應樂
受名為喜根。三禪離喜故。意識相應樂受。
名為樂根。行者既得三禪。知上三樂。一心守
護常恐畏忘失。則為是惱。是故樂復為患。
當求離樂。譬如人求富貴之樂。求時既苦。得
時無厭則復為苦。得已守護亦復為苦。有人
以求樂為苦故舍。或有得樂無厭覺苦故舍。
或有既得守護為苦故舍。行者患樂亦如是。
求初禪樂。以覺觀惱亂故舍。二禪大喜動故
舍。三禪知樂無常難守故舍。以是故。當舍此
樂求于四禪安隱之地。問曰。行者依禪定樂
舍于欲樂。今依何等而舍禪樂。若舍禪樂得
何利益。答曰。行者依于涅槃樂能舍禪樂。
得三利故。所謂羅漢辟支佛佛道。是故舍
禪定樂。行于四禪安隱快樂。以三乘道隨意
而入涅槃。問曰。云何知是第四禪相。答曰。如
佛說四禪相。若比丘斷樂斷苦先滅憂喜。不
苦不樂護念清凈入第四禪。問曰。斷三禪樂
應爾。離欲時已斷苦。今何故復言斷苦。答
曰。有人言。斷有二種。一別相斷。二總相斷。
如須陀洹。以道比智。總斷一切見諦結使。是
事不然。何以故。佛說斷苦斷樂先滅憂喜。
若欲界苦。應說先斷苦憂喜。而不說者。以是
故知非欲界苦。以三禪樂無常相故則能生
苦。是故說斷苦。又如佛說。樂受時當觀是苦。
于三禪樂生時。住時為樂滅時為苦。以是故
言斷樂斷苦。先滅憂喜者。欲界中憂。初二禪
喜者。問曰。欲界中有苦有憂。離欲時滅。何
以但說斷憂。不說斷苦。答曰。離欲時雖斷二
事。憂根不復成就。苦根成就。以成就故不得
言滅。問曰。若三禪中樂生。住時樂滅時為苦。
今說初禪二禪中喜。何獨不爾。答曰。佛經所
說。離三禪時。斷樂斷苦無滅憂喜。初禪二
禪不作是說。問曰。佛何因緣不作是說。答曰。
三禪中樂。于三界中受樂最妙。心所著處。以
其著故無常生苦。以喜麤故不能遍身雖復
有失不大生憂。以是故佛經不說也。不苦不
樂者。第四禪中雖有不苦不樂受。舍者舍三
禪樂。行不苦不樂受不憶不悔。念清凈者。以
滅憂喜苦樂四事故念清凈。問曰。上三禪中
不說清凈。此中何以獨說。答曰。初禪覺觀亂
故。念不清凈。譬如露地風中然燈。雖有脂炷。
以風吹故明不得照。二禪中雖一識攝。以喜
大發故定心散亂。是故不名念清凈。三禪中
著樂心多亂此禪定故不說念清凈。四禪中
都無此事故言念清凈。復次下地雖有定心。
出入息故令心難攝。是中無出入息故心則
易攝。易攝故念清凈。復次第四禪名為真禪。
余三禪者方便階梯。是第四禪譬如山頂。余
三禪定如上山道。是故第四禪。佛說為不動
處。無有定所動處故。有名安隱調順之處。
是第四禪相。譬如善御調馬隨意所至。行者
得此第四禪。欲行四無量心隨意易得。欲修
四念處修之則易。欲得四諦疾得不難。欲入
四無色定易可得入。欲得六通求之亦易。何
以故。第四禪中不苦不樂。舍念清凈調柔隨
意。如佛說喻。金師調金洋煉如法。隨意作
器無不成就。問曰。行者云何得慈心無量。答
曰。行者依四禪已。念一城眾生愿令得樂。如
是一國土。一閻浮提四天下。小千國土。二千國
土。三千大千國土。乃至十方恒河沙等無量
無邊眾生。慈心遍覆皆愿得樂。譬如水劫盡
時消水火珠滅不復現。大海龍王心大發動。
從念生水出海盈漫。及天澍雨遍滿天下。
是時天地彌漫無不充溢。行者亦爾。以大慈
水滅瞋恚。消慈火珠。慈水發溢漸漸廣大。遍
至無量無邊眾生。悉蒙潤澤常出不斷。或聽
說法增益慈心。譬如大雨無不周普。行者慈
念眾生。令得世間清凈之樂。亦以所得禪定
快樂持與眾生。亦以涅槃苦盡之樂。乃至諸
佛第一實樂。愿與眾生。以慈力故。悉見十
方六道眾生無不受樂。問曰。如阿毘曇說。何
等是慈三昧。觀一切眾生悉見受樂。又經中
說慈心三昧。遍滿十方皆見受樂。云何但言
愿令眾生得樂。答曰。初習慈心愿令得樂。深
入慈心三昧已。悉見眾生無不受樂。如鉆
燧出火。初然細軟干草。火勢轉大濕木山林
一時俱然。慈亦如是。初入觀時。見人受樂愿
與苦者。慈力轉成悉見得樂。問曰。眾生實無
得者。云何皆見得樂而不顛倒。答曰。定有二
種。一者觀諸法實相。二者觀法利用。譬如真
珠師。一者善知珠相貴賤好丑。二者善能治
用。或有知相而不能用。或有治用而不知
相。或有知相亦能治用。行者如是。賢圣未離
欲者。能觀法相四真諦等而不能用。不行四
無量故。如凡夫離欲行諸功德。能有利用。生
四無量心。不能觀實相故。如俱解脫阿羅漢
等。能觀實相。具禪定故生四無量。四無量者
得解之法。以利用故非為顛倒。復次佛法之
實無有眾生。云何觀苦者為實。樂者為倒。
所謂顛倒。無眾生中而著我相。若常若無
常。若邊若無邊等。是為顛倒。行慈之人知眾
生假名。如輪等和合名之為車。是故行者。慈
心清凈則非顛倒。復次若無眾生以為實者。
眾生受樂應是顛倒。而有眾生無眾生皆為
是邊。不應但有眾生以為顛倒。復次慈三昧
力故。行者皆見眾生無不得樂如一切入觀。
禪定力故于緣境界轉青作赤。何況眾生皆
有樂相而不見也。如貴賤貧富禽獸之屬。各
自有樂互相憐愍。貴者之患貧者所無。貧者
之患貴者所無。問曰。余道可爾。地獄云何。答
曰。地獄眾生亦有樂分。遠見刀山灰河。皆謂
林水而生樂想。見樹上女人亦生樂想。又
我心顛倒故愛樂其身。若欲殺時逃避啼哭
請求獄卒愿見放舍。若語赦汝。得脫此苦
心亦可樂。如是之等皆有樂分。又復神通力
故。行慈之心。種種教化令眾生得樂。或隨
所有而能與之。及身口行助成利益。如諸佛
菩薩深心愛念壞諸惡趣。實令眾生得種種
樂。以是故不但愿與。亦實令得樂。問曰。行
慈者得何功德。答曰。行慈者諸惡不能加。如
好守備外賊不害。若欲惱害反自受患。如人
以掌拍矛。掌自傷壞矛無所害。五種邪語
不能壞心。五種者。一妄語說過。二惡口說過。
三不時說過。四惡心說過。五不利益說過。
譬如大地不可破壞。種種瞋惱讒謗等不能
毀也。譬如虛空不受加害。心智柔軟猶若天
衣。復次行者入慈。虎狼毒獸蛇蚖之屬皆不
能害。如入牢城無能傷害。得如是等無量功
德。問曰。慈德如是。何者名慈法。答曰。愛念
眾生皆見受樂。是心相應法行陰所攝名為
慈法。或色界系或不系。心數法。心共生。
隨心行。非色法。非是業。業相應。業共生。隨
業行。非報生。是應修得修行修。應證身證
慧證。或思惟斷或不斷。或有覺有觀。或無覺
有觀。或無覺無觀。或有喜或無喜。或有出入
息或無出入息。或賢圣或凡夫。或樂受相應。
或不苦不樂受相應非道品。先緣相后緣法。
在四禪亦余地。緣無量眾生故名為無量。清
凈故。慈念故。憐愍利益故。名為梵行梵乘。
能到梵世名為梵道。是過去諸佛常所行道。
問曰。云何修習慈心。答曰。若行者作是念。
我除剃須發不在飾好破憍慢相。若稱此者
宜應行慈。今著染衣。當應行慈令心不染。食
他之食不虛受施。如經所說。若有比丘。漸
修慈心則隨佛教。如是不虛食人信施。復次
若出家若在家行者作是念。慈心力故。于惡
世中安隱無患。于破法眾中獨隨法行。于熱
煩惱令心清冷。如近聚落有涼清池。復次行
慈力故。怨家毒害不能復害。如著革屣刺
不能傷。行者處于欲界。多瞋怒害。鬪諍怨毒
種種諸害。慈心力故無能傷損。譬如力士著
金剛鎧執持利器。雖入大陣不能傷壞。復次
是慈能利益。利益三種人。凡夫行慈除諸
瞋恚。得無量福生于凈果。世間福德無過
是者。求聲聞辟支佛者。欲界多瞋慈力能破。
及余煩惱則亦隨滅。得離欲界漸出三界。如
佛所說。慈心共俱近修七覺。大乘發心為度
眾生。以慈為本。如是慈心。于三種人無量利
益。又習慈初門。又十六行令速得慈。又使
牢固。亦常修行。一者持戒清凈。二者心不悔。
三者善法中生喜。四者快樂。五者攝護五情。
六者念巧便慧。七者身離心離。八者同行共
住。九者若聽若說隨順慈法。十者不惱亂他
人。十一者食知自節。十二者少于睡眠。十
三者省于言語。十四者身四威儀安隱適意。
十五者所須之物隨意無乏。十六者不戲論諸
法行。是十六法助慈三昧。悲者觀眾生苦。如
地獄餓鬼畜生世間刑徒饑寒病苦等。取其
苦相故悲心轉增。乃至樂人皆見其苦。問曰。
云何以樂為苦。答曰。樂是無常樂無厭足從
因緣生。念念生滅無有住時。以是故苦。復次
如欲天受樂。如狂如醉無所別知。死時乃覺。
色無色界眾生。于深禪定愛味心著。命終
隨業因緣還復受報。如是眾生當有何樂。于
地獄三惡道。是舊住處。天上人中猶如客住。
暫得止息。以是因緣故。佛但說苦諦無有樂
諦。是故一切眾生無不是苦。眾生可愍不知
實苦。于顛倒中而生樂想。今世后世受種種
憂惱而無厭心。雖暫得離苦還復求樂作諸
苦事。如是思惟。見諸眾生悉皆受苦。是為悲
心。余悲心義如摩訶衍論四無量中說。喜者
行人知諸法實相。觀苦眾生皆為樂相。觀樂
眾生皆為苦相。如是諸法無有定相隨心力
轉。若諸法無有一定相者。成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尚無有難。何況余道。隨意可得故心
生歡喜。復次行者作是念。我因少持戒精進
等便得離欲。逮諸禪定無量功德。念諸善功
德故心生歡喜。譬如賈客齎持少物百千倍
利。心大歡喜復作是念。如是法利皆由佛恩。
佛自然得道與人演說。隨教修行得如是利
益。是時心念十方諸佛身有金色相好莊嚴
及十力等無量功德法身。因是念佛心生歡
喜。復次佛法于九十六種道中。最為第一。能
滅諸苦能趣常樂。心生歡喜。又復分別三種
佛法。一者涅槃無量常相。是究竟不壞法。
二者涅槃方便八直圣道。三者十二部經宣
示八道。如是念法心生歡喜。復次能知如是
實相。行于正道離諸邪徑。是為正人。所謂佛
弟子眾于一切眾中最為第一。自思惟言。我
已在此眾中。是我真伴彼能益我。以是因緣
故心生歡喜。愿令眾生悉皆歡喜。定力轉成
故。悉見眾生皆得是喜。舍者行人如小懈極
心暫止息。但觀眾生一相不觀苦樂。喜相猶
如小兒。若常愛念憍恣敗壞。若常苦切怖畏
羸瘦。是故有時放舍不愛不憎。行者如是。若
常行慈喜心則放逸。以喜樂多故。若常行悲
心則生憂惱。以念苦多故。是故行舍莫令苦
樂有過。復次行者入道得禪定味。分別眾生
好丑。是善是不善。善者恭敬愛念。不善者則
生輕慢。如人得大珍寶輕慢貧者。見有寶者
恭敬愛念。破是二相故而行舍心。如經中說。
修行慈心除破瞋恚。修行悲心除惱眾生。修
行喜心除破愁憂。修行舍心除破憎愛。但觀
眾生得解脫故隨心所作。如人觀林不觀樹
也。又如世人寒時得溫熱時得涼。資生隨意
者。是名為樂。若得官位寶藏歌舞戲笑。是
名為喜。若失此眾事者。是名憂苦。若無此
三事者。是名為舍。行者亦如是。具有四心。
自身受樂愿及眾生。心既柔軟。見一切眾生
悉得是樂。又復見諸天上世間豪貴。取其樂
相愿及眾生。心既柔軟。見一切眾生。悉得是
樂。修行慈時心生大喜。以此大喜愿與眾生。
或從定起禮佛法眾贊嘆供養。亦得心喜愿
與眾生。及取外喜愿與眾生。或時自見其苦
老病憂惱饑寒困苦。欲令眾生離是苦惱。我
能分別籌量。心忍猶尚苦惱。何況眾生無有
智慧忍受眾苦。何得不惱。則生悲心。復見外
人刑戮鞭撻。又聞經說惡道苦痛。取是苦相
觀一切皆苦。而生悲心。舍者自舍憎愛。亦
觀眾生無有憎愛。及取外眾生受不苦不樂
者。從第四禪乃至非有想非無想處。及欲界
無苦無樂時。取是相已觀一切眾生。亦都如
是無苦無樂。復次如貴人唯有一子。愛念甚
重心常慈愍。世間諸樂愿令悉得。自能得
者亦皆與之。其子或時遭諸惱患。父甚悲念。
若子從因得免。其父大喜。心生喜已。即便
放舍任子自長。父得休息。行者如是。于四無
量心中。觀諸眾生亦如子想。隨己所有樂事。
及取世間種種諸樂。愿令得之。慈定力故悉
見一切皆是樂者。行人從慈心起。若見眾生
受諸苦痛。取是相已而生悲心。悲心力故見
諸眾生悉皆受苦。見受苦已愿令眾生皆離
是苦。從悲三昧起。若見眾生受樂得道入涅
槃者。取是相已而生喜心。欲令彼得而彼
自得。心識柔軟悉見眾生皆得歡喜。從此定
起。見眾生不苦不樂者不憂不喜者。取是相
已而生舍心。愿令眾生不苦不樂不憂不喜。
以善修舍定力故。悉見眾生不苦不樂不憂
不喜。得離煩惱熱。復次若眾生有諸過釁。
舍而不問。若恭敬愛著不以為喜。是為舍心。
如是等四無量義。如摩訶衍中說

禪法要解卷上

 凈觀者三品或初習行。或已習行。或久習
 行。若初習行當教言。破皮却不凈。當觀白
 骨人。系意在觀不令外意。外念諸緣攝之
 令還。若已習行當教言。心却皮肉。具觀
 頭骨不令外念。外念諸緣攝之令還。若人
 習行。却身中一寸皮肉系意五處。頂上額
 上眉間鼻端心處。如是等處住意在骨不
 令外念。外念諸緣攝之令還。當復觀心。若
 心疲極舍諸外想注念在緣。譬如獼猴被
 系在柱終日馳走。鎖常攝還極乃休息。所
 緣如柱。念則如鎖。心喻獼猴。亦如乳母。
 常觀小兒不令墮落。行者觀心亦復如是。
 漸漸制心令住緣處。若心久住是應禪法。
 若得禪定即有三相。身悉和悅柔軟輕便。
 白骨流光猶如白珂。心得靜住是為凈觀。
 是時便得色界中心。是名初學禪法門。若
 定得勝心。則不如制之令住。是名一心。
 若能一寸中住。便得遍却。不得但觀赤骨
 人。得此觀已。棄赤骨人觀白骨人。不令外
 念。外念諸緣攝之令還。心若清凈住于骨
 觀。骨邊白光遍身中出。如天清明日光極
 凈。此光既出。以心目觀了了見之。因光力
 故見骨人中相。似諸心心相應法生滅。如
 毘琉璃筒中水流。是時心息得樂。婬人欲
 樂不足喻也。外身觀亦復如是。如是一身
 觀。次第轉多。乃至閻浮提。復從一閻浮提。
 還至一寸心得自住。是為不凈中凈三昧
 門。復次此身空骨以薄皮覆。有何可樂甚
 可患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