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妙音網首頁大藏經閱讀寶積部下
回目錄下一頁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只樹給孤獨園。
與大比丘眾一千人菩薩十千人俱。復有欲
界諸天子色界諸天子及凈居天子。并其眷
屬無量百千周匝圍繞。供養恭敬聽佛說法。
爾時佛告文殊師利菩薩言。童子。汝有辯才。
善能開演。汝今應為菩薩大眾宣揚妙法。時
文殊師利菩薩白佛言。世尊。佛今令我說何
等法。佛言童子。汝今應說諸佛境界。文殊師
利菩薩言。世尊。佛境界者。非眼境界。非色境
界。非耳境界。非聲境界。非鼻境界。非香境
界。非舌境界。非味境界。非身境界。非觸境
界。非意境界。非法境界。無如是等差別境界。
是乃名為諸佛境界。世尊。善男子善女人。有
欲入于佛境界者。以無所入而為方便乃能
悟入。爾時文殊師利菩薩白佛言。世尊。如來
于何等境界而得菩提。佛言童子。我于空境
界得菩提。諸見平等故。無相境界得菩提。諸
相平等故。無愿境界得菩提。三界平等故。無
作境界得菩提。諸行平等故。童子。我于無生
無起無為境界得菩提。一切有為平等故。時
文殊師利菩薩復白佛言。世尊。無為者是何
境界。佛言。童子。無為者非思量境界。文殊師
利菩薩言。世尊。非思量境界者是佛境界。何
以故。非思量境界中無有文字。無文字故。無
所辯說。無所辯說故。絕諸言論。絕諸言論者。
是佛境界也
爾時世尊問文殊師利菩薩言。童子。諸佛境
界當于何求。文殊師利菩薩言。世尊。諸佛境
界。當于一切眾生煩惱中求。所以者何。若正
了知眾生煩惱。即是諸佛境界故。此正了知
眾生煩惱。是佛境界。非是一切聲聞辟支佛
所行之處
爾時世尊復語文殊師利菩薩言。童子。若佛
境界即于一切眾生煩惱中求者。諸佛境界
有去來乎。文殊師利菩薩言。不也世尊。諸佛
境界無來無去。佛言童子。若諸佛境界無來
無去者。云何而言若正了知眾生煩惱。即是
諸佛境界耶。文殊師利菩薩言。世尊。如諸佛
境界無來無去。諸煩惱自性亦復如是無來
無去。佛言童子。何者是諸煩惱自性。文殊師
利菩薩言。世尊。佛境界自性。即是諸煩惱自
性。世尊。若佛境界自性。異諸煩惱自性者。
如來則非平等正覺。以不異故。于一切法平
等正覺說名如來
爾時世尊復語文殊師利菩薩言。童子。汝能
了知如來所住平等法不。文殊師利菩薩言。
世尊。我已了知。佛言童子。何者是如來所住
平等法。文殊師利菩薩言。世尊。一切凡夫。
起貪瞋癡處。是如來所住平等法。佛言童子。
云何一切凡夫起貪瞋癡處。是如來所住平
等法。文殊師利菩薩言。世尊。一切凡夫于空
無相無愿法中起貪瞋癡。是故一切凡夫起
貪瞋癡處。即是如來所住平等法。佛言童子。
空豈是有法而言于中有貪瞋癡。文殊師利
菩薩言。世尊。空是有。是故貪瞋癡亦是有。
佛言童子。空云何有。貪瞋癡復云何有。文殊
師利菩薩言。世尊。空以言說故有。貪瞋癡。亦
以言說故有。如佛說比丘。有無生無起無作
無為。非諸行法。此無生無起無作無為。非諸
行法。非不有。若不有者。則于生起作為諸行
之法。應無出離。以有故言出離耳。此亦如是。
若無有空。則于貪瞋癡無有出離。以有空故
說離貪等諸煩惱耳。佛言童子。如是如是。如
汝所說。貪瞋癡等一切煩惱。莫不皆住于空
之中。文殊師利菩薩復白佛言。世尊。若修行
者。離貪瞋等而求于空。當知是人未善修行
不得名為修行之者。何以故。貪瞋癡等一切
煩惱即空故
爾時世尊復語文殊師利菩薩言。童子汝于
貪瞋癡。為已出離為未離乎。文殊師利菩薩
言。世尊。貪瞋癡性即是平等。我常住于如是
平等。是故我于貪瞋癡。非已出離亦非未離。
世尊。若有沙門婆羅門。自見離貪瞋癡。見他
有貪瞋癡。即是二見。何謂二見。謂斷見常見。
所以者何。若見自身離貪瞋癡即是斷見。若
見他身有貪瞋癡即是常見。世尊。如是之人
非為正住。夫正住者。不應于己見勝謂他為
劣故。爾時世尊復語文殊師利菩薩言。童子。
若如是者。住于何所名為正住。文殊師利菩
薩言。世尊。夫正住者無有所住。住無所住。是
乃名為正住之耳。佛言童子。豈不以住于正
道為正住耶。文殊師利菩薩言。世尊。若住正
道則住有為。若住有為則不住于平等法性。
何以故。有為法有生滅故
爾時世尊復語文殊師利菩薩言。童子。無為
是數法不。文殊師利菩薩言。世尊。無為者非
是數法。世尊。若無為法墮于數者。則是有為
非無為也。佛言童子。一切圣人得無為法不
有數耶。文殊師利菩薩言。世尊。非諸圣人證
于數法。已得出離諸數法故
爾時世尊復語。文殊師利菩薩言。童子。汝為
成就圣法。為成就非圣法。文殊師利菩薩言。
世尊。我不成就圣法。亦不成就非圣法。世尊。
如有化人。為成就圣法。為成就非圣法。佛言
童子。化人不可言成就圣法。亦不可言成就
非圣法。文殊師利菩薩言。世尊。佛豈不說一
切諸法皆如幻化。佛言如是。文殊師利菩薩
言。世尊。一切諸法如幻化相。我亦如是。云何
可言成就圣法成就非圣法
爾時世尊復語文殊師利菩薩言。童子。若如
是者。汝何所得。文殊師利菩薩言。世尊。我得
如來平等無自性境界。佛言童子。汝得佛境
界耶。文殊師利菩薩言。若世尊于佛境界有
所得者。我亦得于諸佛境界。時長老須菩提。
問文殊師利菩薩言。大士。如來不得佛境界
耶。文殊師利菩薩言。大德。汝為得聲聞境界
不。須菩提言。大士。圣心解脫無有境界。是故
我今無境界可得。文殊師利菩薩言。大德。佛
亦如是。其心解脫無有境界。云何而謂有所
得乎。須菩提言。大士。汝今說法。可不將護
初學心耶。文殊師利菩薩言。大德。我今問汝。
隨汝意答。如有良醫欲治人病。為將護病人
心故。不與辛酸咸苦應病之藥。能令其人病
得除差至安樂不。答言不也。文殊師利菩薩
言。大德。此亦如是。若說法師。為將護初學心
故。隱甚深法而不為說。隨其意欲演麤淺義。
能令學者出生死苦至涅槃樂。無有是處。說
是法時。眾中有五百比丘僧。諸漏永盡心得
解脫。八百諸天子。遠塵離垢得法眼凈。復有
七百諸天子。聞其辯才深生信樂。皆發阿耨
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爾時須菩提復白文殊
師利菩薩言。大士。汝頗亦于聲聞乘。而生信
解。又以此乘法度眾生不。文殊師利菩薩言。
大德。我于一切乘皆生信解。大德。我信解聲
聞乘。亦信解辟支佛乘。亦信解三藐三佛陀
乘。須菩提言。大士。汝為是聲聞。為是辟支
佛。為是三藐三佛陀耶。文殊師利菩薩言。大
德。我雖是聲聞。然不從他聞。雖是辟支佛。而
不舍大悲及無所畏。雖已成正等覺。而于一
切所應作事未嘗休息。須菩提又問言。大士。
汝云何是聲聞。答曰。我恒為一切眾生說未
聞法。是故我為聲聞。又問言。汝云何是辟
支佛。答曰。我能了知一切諸法皆從緣起。是
故我為辟支佛。又問言。汝云何是三藐三佛
陀。答曰。我常恒覺一切諸法體相平等。是
故我為三藐三佛陀。爾時須菩提又問言。大
士。汝決定住于何地。為住聲聞地。為住辟支
佛地為住佛地耶。文殊師利菩薩言。大德。汝
應知我決定住于一切諸地。須菩提言。大士。
汝可亦決定住凡夫地耶。答曰如是。何以故。
一切諸法及以眾生。其性即是決定正位。我
常住此正位。是故我言決定住于凡夫地也。
須菩提。又問言。若一切法及以眾生。即是決
定正位者。云何建立諸地差別。而言此是凡
夫地。此是聲聞地。此是辟支佛地。此是佛
地耶。文殊師利菩薩言。大德。譬如世間以言
說故。于虛空中建立十方。所謂此是東方。此
是南方。乃至此是上方。此是下方。雖虛空無
差別。而諸方有如是。如是種種差別。此亦
如是。如來于一切決定正位中。以善方便立
于諸地。所謂此是凡夫地。此是聲聞地。此是
辟支佛地。此是菩薩地。此是佛地。雖正位無
差別。而諸地有別耳
爾時須菩提。復白文殊師利菩薩言。大士。汝
已入正位耶。文殊師利菩薩言。大德。我雖已
入亦復非入。須菩提言。大士。云何已入而非
入乎。文殊師利菩薩言。大德應知。此是菩薩
智慧善巧。我今為汝說一譬喻。諸有智人以
譬喻得解。大德。如有射師其藝超絕。惟有一
子特鍾心愛。其人復有極重怨讎。耳不欲聞
眼不欲覩。或時其子出外游行。在于遠處路
側而立。父遙見之。謂是其怨執弓持箭控弦
而射。箭既發已方知是子。其人巧捷疾走追
箭。箭未至間還復收得。言射師者喻菩薩也。
一子者喻眾生也。怨家者喻煩惱也。言箭
者。此則喻于圣智慧也。大德當知。菩薩摩訶
薩。以般若波羅蜜觀一切法。無生正位大悲
善巧故。故不于實際作證。而住聲聞辟支佛
地。誓將化度一切眾生至佛地矣。爾時須菩
提。又問文殊師利菩薩言。大士。何等菩薩能
行此行。文殊師利菩薩言。大德。若菩薩。示
行于世而不為世法所染。現同世間不于諸
法起見。雖為斷一切眾生煩惱。勤行精進而
入于法界不見盡相。雖不住有為亦不得無
為雖處生死如游園觀。本愿未滿故。不求速
證無上涅槃。雖深知無我而恒化眾生。雖觀
諸法自性。猶如虛空。而勤修功德凈佛國土。
雖入于法界見法平等。而為莊嚴佛身口意業
故不舍精進。若諸菩薩。具如是行乃能行耳
爾時須菩提復白文殊師利菩薩言。大士。汝
今說此菩薩所行。非諸世間所能信受。文殊
師利菩薩言。大德我今為欲令諸眾生永出
世間。說諸菩薩了達世法出離之行。須菩提
言。大士。何者是世法。云何名出離。文殊師利
菩薩言。大德。世間法者所謂五蘊。其五者何。
謂色蘊受蘊想蘊行蘊識蘊。如是諸蘊。色如
聚沫。受如浮泡。想如陽焰。行如芭蕉。識如幻
化。是故此中無有世間亦無諸蘊及以如是
言說名字。若得是解心則不散。心若不散則
不染世法。若不染世法即是出離世間法也。
復次大德。五蘊諸法。其性本空。性空則無二。
無二則無我我所。無我我所則無所取著。無
所取著者即是出離世間法也
復次大德。五蘊法者。以因緣有。因緣有故則
無有力。無力則無主。無主則無我我所。無我
我所則無受取。無受取則無執競。無執競則
無諍論。無諍論者是沙門法。沙門法者知一
切法。如空中響。若能了知一切諸法如空中
響。即是出離世間法也
復次大德。此五蘊法同于法界。法界者則是
非界。非界中。無眼界無色界無眼識界。無耳
界無聲界無耳識界。無鼻界無香界無鼻識
界。無舌界無味界無舌識界。無身界無觸界
無身識界。無意界無法界無意識界。此中亦
無地界水界火界風界虛空界識界。亦無欲
界色界無色界。亦無有為界無為界。我人眾
生壽者等。如是一切皆無所有。定不可得。若
能入是平等深義。與無所入而共相應。即是
出離世間法也。說是法時會中比丘二百人。
永盡諸漏心得解脫。各各脫身所著上衣。以
奉文殊師利菩薩而作是言。若有眾生得聞
于此甚深妙法應生信受。若不生信欲求證
悟終不可得
爾時長老須菩提語諸比丘言。汝何所得以
何為證。諸比丘言。大德。無得無證是沙門法。
所以者何。若有所得心則動亂。若有所證則
自矜負。動亂矜負墮于魔業。若有自言我得
我證。當知則是增上慢人。佛言。諸比丘。汝
等審知增上慢義不。諸比丘答言。世尊。如我
意者。若有人言我能知苦。是不知苦相而言
我知。我能斷集證滅修道。是不知集滅道相。
乃至而言我能修道應知此是增上慢人。所
以者何。苦相者即無生相。集滅道相。即無生
相。無生相者即是非相。平等相是諸圣人。于
一切法得解脫相。是中無有知苦斷集。證滅
修道。如是等相而可得者。若有眾生得聞如
是一切諸法平等之義。而生驚怖。應知是為
增上慢者
爾時世尊即告之言。善哉善哉。諸比丘。如汝
所說。如是如是。須菩提。汝等當知此諸比丘。
已于過去迦葉佛所。從文殊師利童子。得聞
如是甚深之法。以聞法故疾得神通。今復得
聞隨順不逆。須菩提。若復有人于我法中。得
聞斯義生信解者。皆于來世見彌勒佛。若未
發大乘意。于三會中悉得解脫若已發大乘
意者。皆得住于堪忍之地
爾時善勝天子白文殊師利菩薩言。大士。汝
常于此閻浮提中。為眾說法今兜率天上有
諸天子。曾于過去值無量佛。供養恭敬種諸
善根。然生在天中耽著境界。不能來此法會
而有聽受。昔種善根今將退失。若蒙誘誨必
更增長。惟愿大士。暫往天宮。為彼諸天弘宣
法要。爾時文殊師利菩薩。以神通力即于其
處。忽然化作兜率天宮。如其所有悉皆備足。
令善勝天子及此會中一切人天。皆謂在于
彼天之上。具見于彼種種嚴飾。園林池沼果
樹行列殿堂樓閣。棟宇交臨繡柱承梁雕窗
間戶。攢櫨疊栱磊砢分布。稱寶為臺莊嚴綺
錯。其臺極小猶有七層。或八層九層。乃至高
于二十層者。一一臺上處處層級。皆有眾天
女。盛年好色手足柔軟。額廣眉長面目清凈。
如金羅網常有光明。亦如蓮華離諸塵垢。發
言含笑進止回旋。動必合儀麗而有則。譬如
滿月人所樂見。笙篌琴瑟簫笛鐘鼓。或歌
或嘯音節相和。妙妓成行。分庭共舞。如是等
事宛然備矚。時善勝天子。見自宮殿及其眷
屬歡娛事已。心生疑怪。白文殊師利菩薩言。
奇哉大士。云何令我及以大眾瞬息之間而
來至此
爾時長老須菩提。語善勝天子言。天子。我初
亦謂與諸大眾皆共至于兜率陀天。而今乃知
本來不動。曾不共往彼天之上。如是所見皆
是文殊師利菩薩三昧神通之所現耳。時善
勝天子即白佛言。世尊。文殊師利菩薩。甚為
希有。乃能以三昧神通不思議力。令此眾會
不動本處而言至此兜率陀天。佛言天子。汝
但知文殊師利童子神通變化少分之力。我
之所知無有量也。天子。以文殊師利神通之
力。假使如恒河沙等諸佛國土。種種嚴好各
各不同。能于一佛土中普令明見。又以如恒
河沙等諸佛國土。集在一處狀如繒束。舉擲
上方不以為難。又以如恒河沙等諸佛國土。
所有大海置一毛孔而令其中眾生。不覺不
知無所觸嬈。又以如恒河沙等諸佛國土。所
有須彌山王以彼眾山內于一山。復以此山
內于芥子。而令住彼山上一切諸天。不覺不
知亦無所嬈。又以如恒河沙等諸佛國土。其
中所有五道眾生置右掌中。復取是諸國土
一切樂具。一一眾生盡以與之等無差別。又
以如恒河沙等諸佛國土。劫盡燒時。所有大
火集在一處。令其大小如一燈炷。所有火事
如本無別。又如恒河沙等諸佛國土。所有日
月若于一毛孔。舒光映之普令其明隱蔽不
現。天子。我于一劫若一劫余。說文殊師利童
子三昧神通變化之力。不可窮盡
爾時魔波旬自變其身作比丘形。在于會中
却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今聞說文殊師
利童子神通之力。不能信受。唯愿世尊。令
于我前現其神力使我得見。爾時世尊知是
惡魔變為比丘。欲令眾生善根增長。故告文
殊師利菩薩言。汝應自現神通之力。令此會
中無量眾生咸得善利

文殊師利所說不思議佛境界經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