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土圣賢撰集·第1404部
金剛頂瑜伽金剛薩埵五秘密修行念誦儀軌一卷
唐三藏沙門大廣智不空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金剛頂經百千頌十八會瑜伽。演頓證如來內功德秘要。夫修行菩薩道。證成無上菩提者。利益安樂一切有情以為妙道。一切有情沉沒流轉五趣三界。若不入五部五密曼茶羅。不受三種秘密加持。自有漏三業身。能度無邊有情。無有是處。五趣有情三界所攝。所謂欲界色界無色界。色無色界修行出三界道。別解脫定慧以為增上緣。其上二界由定地所攝故。欲界無禪是散善地。設有修定軌則。仍假藉頭陀苦行。依七方便。由根羸劣。無學緣覺果尚自難成。何況十地大普賢地。及證成毗盧遮那三身普光地位。二乘之人雖證道果。不能于無邊有情。為作利益安樂。于顯教修行者。久久經三大無數劫。然后證成無上菩提。于其中間十進九退。或至七地。以所集福德智慧。回向聲聞緣覺道果。仍不能證無上菩提。若依毗盧遮那佛自受用身所說內證自覺圣智法。及大普賢金剛薩埵他受用身智。則于現生遇逢曼茶羅阿阇梨。得入曼茶羅。為具足羯磨。以普賢三摩地。引入金剛薩埵入其身中。由加持威神力故。于須臾頃。當證無量三昧耶無量陀羅尼門。以不思議法。能變易弟子俱生我執法執種子。應時集得身中一大阿僧祇劫所集福德智慧。則為生在佛家。其人從一切如來心生。從佛口生。從佛法生。從法化生。得佛法財(法財謂三密菩提心教法)才見曼茶羅。能須臾頃凈信。以歡喜心瞻睹故。則于阿賴耶識中。種金剛界種子。具受灌頂受職金剛名號。從此已后。受得廣大甚深不思議法。超越二乘十地。此大金剛薩埵五密瑜伽法門。于四時行住坐臥四儀之中。無間作意修習。于見聞覺知境界。人法二執悉皆平等。現生證得初地。漸次升進。由修五密。于涅槃生死不染不著。于無邊五趣生死。廣作利樂。分身百億。游諸趣中成就有情。令證金剛薩埵位。瑜伽者在閑靜山林。或于精室或隨所樂之處。當禮四方如來。以身供養誦本真言。由舍身故。則舍三業有漏之體。則成受三世無礙律儀戒。次于空中想一切諸佛菩薩眾會。然后右膝著地。結金剛起印誦其真言。心當思惟。令一切如來不應貪現法樂住。唯愿哀愍不越本誓。加持覆護。當對圣眾發露懺悔。隨喜勸請復發五種大愿。則結金剛薩埵跏謂以右腳押左。當結定印誦無上正等菩提心。真言曰。

  唵(引)薩嚩(無可反)喻(引)誐唧多母答播(二合引)那野(引)弭。

  由誦此真言故。一切如來令瑜伽者。獲得不退轉能摧一切魔冤。是人等同大菩薩及諸如來。瑜伽者作是思惟。我應發金剛薩埵大勇猛心。一切有情具如來藏性。普賢菩薩遍一切有情故。我令一切眾生證得金剛薩埵位。

  又作是思惟。一切有情金剛藏性。未來必獲金剛灌頂故。我令一切有情速得大菩薩灌頂地。證得虛空藏菩薩位。

  又作是思惟。一切有情妙法藏性。能轉一切語言故。我令一切眾生得聞一切大乘修多羅藏。證得觀自在菩薩位。

  又作是思惟。一切有情羯磨藏性。善能成辦一切事業故。我令一切眾生于諸如來所。作廣大供養。證得毗首羯磨菩薩位。

  又作是思惟。一切有情既具四種藏性。獲得四大菩薩之身。以我功德力如來加持力及以法界力。愿一切有情速證清凈毗盧遮那身誦真言曰。

  唵(引)薩嚩(無可反一)怛他(去引)誐多商斯跢薩嚩(入)薩怛嚩(二合)南(引)薩嚩悉馱藥三(去)波儞演(二合)怛他(去引)[卄/(阿-可+辛)/木]怛舍者(二合)地底(丁以反)瑟姹(二合)擔。

  即結金剛合掌印。

  二手掌合十指相交右押左誦真言曰。

  唵(引)嚩惹爛(二合引)惹理。

  由結此印故。十波羅蜜圓滿。成就福德智慧二種資糧。

  次結金剛縛印。準前金剛合掌。便外相叉作拳誦真言曰。

  唵嚩(入)惹啰(二合)滿馱。

  由結此印即成金剛解脫智。次結金剛縛。三拍自心誦真言曰。

  唵(引)嚩(入)惹啰(二合)滿馱怛啰(二合)吒。

  由結此印故。能摧身心所覆蔽十種煩惱。則召一切印。處在身心。隨順行者成辦眾事。一切印者。所謂大智印三昧耶智印法智印羯磨智印。次結金剛阿尾舍印。二羽金剛縛。屈禪智各置戒方間誦真言曰。

  唵嚩惹啰(二合引)吠(無閉反)奢惡。

  由結此印。令四智印發揮。有大威力速得成就。次結金剛拳三昧耶印。準前印屈進力捻禪智背誦真言曰。

  唵嚩(入)惹啰(二合)母瑟置(二合)鑁(無感反)

  由結此印。能縛堅固一切印(一切印者是四印也)常于行者身心之中而不散失。次結三昧耶印。二手金剛縛。合豎二中指安于當心誦真言曰。

  三(去)每耶薩怛鑁(無感反三合)

  結契誦真言已。于背后想有月輪以為圓光。身處其中。想金剛薩埵。

  由結此印及誦真言故。大智印等一切部中所結一切印。一切如來身口意金剛印。功不虛棄無敢違越。若誦一千遍結。一切印皆得成就。次結大三昧耶真實印。二羽金剛縛。忍愿入掌相交合。檀慧禪智面相合。如獨股金剛杵。以忍愿觸于心上誦真言曰。

  三(去)每耶解(引)素羅多薩怛鑁(三合同上)

  由結此印觸心故。金剛薩埵遍入身心。速與成就。意欲希望諸愿皆得。次結金剛薩埵大智印。即解次前印。二羽各作金剛拳。左手置于胯。右手調擲金剛杵勢。置于心上。右腳押左誦真言曰。

  嚩惹啰(二合)薩怛舞(二合引)憾。

  誦已想自身為金剛薩埵。處大月輪坐大蓮華。五佛寶冠。容貌熙怡身如月色。內外明徹。生大悲愍拔濟無盡無余眾生界。令得金剛薩埵身。三密齊運量同虛空。

  由持瑜伽大智印相應故。設若越法。具造重罪并作諸障。持彼大智印故。一切如來供養恭敬。若有人禮拜供養尊重贊嘆者。則同見一切如來及金剛薩埵。當住此大智印。則于身前想金剛薩埵智身如自身。觀以四印圍繞。同一月輪同一蓮華。各住本威儀執持標記。各戴五佛寶冠。瑜伽者專注身前金剛薩埵。心不散動即誦真言曰。

  嚩惹啰(二合)薩怛嚩(二合)惡。

  由誦此真言故。金剛薩埵當阿尾舍顯現。次誦真言曰。

  嚩惹啰(二合)薩怛嚩(二合)捺哩(二合)奢。

  由誦此真言故。令定中見金剛薩埵。了了分明。即誦四字明曰。

  惹吽(引)鑁斛。

  由誦此真言故。金剛薩埵智身。令召令入令嚩令喜。與瑜伽者定身交合一體。

  次結素啰多印。二羽金剛縛。右大指入左虎口中。乃于心額喉頂四處加持。各誦真言一遍素啰多薩怛鑁(三合)

  由此印加持故。四波羅蜜身各住本位。常恒護持。

  次結五佛寶冠印。

  二羽金剛縛。忍愿并豎合。屈上節如劍形。進力附著忍愿背。以印置于頂上。次置發際次置頂右。次置頂后次置頂左。各誦真言一遍真言曰。

  唵(引)薩嚩怛他(去引)[卄/(阿-可+辛)/木]多啰怛曩(二合引)阿毗灑迦惡(入引)

  由結此印故。獲得一切如來金剛薩埵灌頂位。次結金剛鬘印。二羽金剛拳。額前相繞結。二羽分。腦后又結。便從檀慧徐徐開。如垂冠繒帛誦真言曰。

  唵縛惹啰(二合)么(引)攞(引)阿毗詵者[牟*含]鑁。

  即結甲胄印。遍身擐甲。次結歡喜印。二羽平掌拍令歡喜誦真言曰。

  嚩惹啰(二合)暏瑟耶(二合)斛(引)

  次結前金剛薩埵大智印誦根本真言曰。

  唵摩賀(引)素佉嚩惹啰(二合)薩怛嚩(二合)惹(入)吽鑁斛(引)鑁斛素刺多薩但鑁(三合)

  次應結四秘密羯磨印。即誦金剛歌贊。此贊四句每結一印。當誦一句贊曰。

  薩嚩弩啰(引)誐素佉娑怛么(二合)曩薩怛鑁(三合一)嚩日啰(二合)薩怛縛(二合)缽啰(二合)莫素啰答(奴合反)婆嚩冥(二)摩賀(引)素佉涅哩(二合)住掣野諾(三)缽啰(二合)底跛[亭*也]悉地也(二合)攞缽曩多(四入)

  次作欲金剛印。二羽金剛拳。左羽想執弓。右羽持箭如射勢。即成此尊。印身稱真言曰。

  薩嚩(引)弩啰誐素佉薩怛摩(二合)曩娑。

  次結計里計羅。印準前印。二拳交抱于胸。即成此尊。印身誦真言曰。

  薩怛鑁(二合)嚩日啰(二合)薩怛嚩(二合)跛啰莫素啰多(入)

  次結愛金剛印。準前二金剛拳。左拳承右肘。豎右臂如幢勢。即成此尊。印身誦真言曰。

  薩嚩冥摩訶(引)素佉涅里(二合)住掣野諾。

  次結金剛慢印。二金剛拳各安[膫-(日/小)+(夸-大)]。以頭向左小傾如禮勢。即成此尊。印身誦真言曰。

  缽啰(二合)底跛[亭*夜]悉地也(二合)左攞虞缽啰(二合)曩多(入)

  次結五秘密三昧耶印。即結金剛薩埵三昧耶印。作金剛縛。屈忍愿入掌相合如前。禪智檀慧各相拄。如獨股金剛杵。誦真言曰。

  素喇多薩怛鑁。

  由結此印誦真言故。神通壽命威力相好。等同金剛薩埵。

  次結欲金剛三昧耶印。準前印屈進力上節。甲背相合。以禪智并押其上誦真言曰。

  惹(入)嚩惹啰(二合)捺哩(二合)瑟致(二合)娑(引)野計么吒(去聲)

  由結此印故。能斷微細無明住地煩惱。即結計里計羅三昧耶印。準前印右智押左禪相交誦真言曰。

  吽(引)嚩(入)惹啰(二合)計理(引)抧犁吽(引)

  由結此印故。能拔濟護持一切受苦眾生界。皆獲大安樂三摩地。

  次結愛金剛三昧耶印。準前印進力互相握忍愿。進力并合如眼勢。豎戒方相合。檀慧亦然誦真言曰。

  鑁嚩(入)惹哩(二合)抳(輕)娑么(二合)啰喇吒。

  由結此印故。獲得大悲解脫。憐愍一切有情猶如一子。皆起拔濟安樂之心。

  次結金剛慢三昧耶印。用次準前觸其二股先右次左誦真言曰。

  斛嚩惹啰(二合)迦(去引)迷濕拂(二合)哩怛囕(二合引)

  由結此印故。獲得大精進波羅蜜。剎那能于無邊世界一切如來所。作廣大供養。

  次住金剛薩埵三昧耶。誦印大乘現證百字真言曰。

  唵嚩日啰(二合)薩怛嚩(二合)三么耶么弩播(引)攞野嚩日啰(二合)薩怛嚩(二合)底尾(二合)弩跛底瑟姹(二合)涅哩(二合)住弭婆嚩素睹史喻(二合)冥婆嚩阿弩啰訖睹(二合)冥婆嚩素補史喻(二合)冥婆嚩薩嚩悉朕冥缽啰(二合)也瑳薩嚩迦么素左冥質多室利(二合)藥句嚕吽呵呵呵呵斛婆誐梵薩嚩怛他(引)[卄/(阿-可+辛)/子]多嚩日啰(二合)么彌悶左嚩日哩(二合)婆縛摩訶(引)三摩耶薩怛嚩(二合)惡。

  即入金剛薩埵三摩地。并結大智印。誦大乘現證金剛薩埵真言曰。

  嚩惹啰(二合)薩怛嚩(二合)

  或住大智印。或持數珠無限念誦。勿令疲頓。由住三摩地誦此真言故。現世證得無量三摩地。亦能成本尊之身。一切如來現前。證得五神通。游歷十方一切世界。廣作無邊有情利益安樂等事。瑜伽者行住坐臥。常以四眷屬而自圍繞。處大蓮華同一月輪。金剛薩埵者是普賢菩薩。即一切如來長子。是一切如來菩提心。是一切如來祖師。是故一切如來。禮敬金剛薩埵。如經所說。

  金剛薩埵三摩地  名為一切諸佛法
  此法能成諸佛道  若離此更無有佛

  欲金剛者。名為般若波羅蜜。能通達一切佛法。無滯無礙猶如金剛能出生諸佛。金剛計里計羅者。是虛空藏三摩地。與無邊眾生安樂。拯拔無邊眾生溺貧匱泥者。所求世出世間希愿皆令滿足。愛金剛者。是多羅菩薩。住大悲解脫。愍念無邊受苦有情。常懷拔濟施與安樂。金剛慢者。是大精進波羅蜜。住無礙解脫。于無邊如來廣作佛事。及作眾生利益。欲金剛持金剛弓箭。射阿賴耶識中一切有漏種子。成大圓鏡智。金剛計里計羅抱金剛薩埵者。表凈第七識妄執第八識。為我癡我見我慢我愛。成平等性智。

  金剛薩埵住大智印者。從金剛界至金剛鈴菩薩。以三十七智成自受用他受用果德身。愛金剛者持摩竭幢。能凈意識緣慮于凈染有漏心。成妙觀察智。金剛慢者。以二金剛拳置[膫-(日/小)+(夸-大)]。表凈五識質礙身。起大勤勇。盡無余有情。皆頓令成佛。能凈五識身成成所作智。欲金剛者是慧眼。觀察于染凈分依他性。知一切法非有非無。金剛計里計羅者。以無染智。觀察凈分依他。與果德位中圓成不即不異。知一切法與菩提涅槃不即不異。金剛薩埵者。是自性身。不生不滅量同虛空。則是遍法界身。愛金剛者。以大悲天眼。觀見一切有情身中普賢體不增不減。金剛慢者。以清凈無礙肉眼。觀一切有情處在異生位。雖塵勞覆弊本性清凈。若與大精進相應。即得離垢清凈。金剛薩埵者是毗盧遮那佛身。欲金剛是金剛波羅蜜。計里計羅是寶波羅蜜。金剛愛是法波羅蜜。金剛慢是羯磨波羅蜜。金剛薩埵者即彼薄伽梵阿閦如來。欲金剛者即是金剛薩埵。計里計羅者即是金剛王。愛金剛者即是金剛愛。金剛慢者。即是金剛善哉。

  金剛薩埵者即彼薄伽梵寶生如來。欲金剛者即是金剛寶。計里計羅者即是金剛日。愛金剛者即是金剛幢。金剛慢者即是金剛笑。

  金剛薩埵者即彼薄伽梵觀自在王如來。欲金剛者即是金剛法。計里計羅者即是金剛利。愛金剛者即是金剛因。金剛慢者即是金剛語。

  金剛薩埵者即是彼薄伽梵不空成就如來。欲金剛者即是金剛業。計里計羅者即是金剛護。愛金剛者即是金剛藥叉。金剛慢者即是金剛拳。內四供養者即彼四眷屬。外四供養者亦彼四眷屬。欲金剛以菩提心箭。鉤召一切有情。安置佛道。計里計羅抱印。為大方便金剛乘。令證不染智。以愛金剛摩竭幢。為大悲金剛鎖。經無量劫處于生死。心不移易。度一切眾生以為其道。金剛慢者。以大精進為般若金剛鈴。警悟在無明窟宅隨眠有情。普賢曼茶羅不離五身。降三世曼茶羅即同金剛界。蓮華部遍調伏曼茶羅依此例之。寶部一切義成就亦同此說。

  金剛薩埵五密即為如來部。是即金剛部。是即蓮華部。是即寶部。五身同一大蓮華者。為大悲解脫義。同一月輪圓光者。為大智義。是故菩薩由大智故。不染生死。由大悲故不住涅槃。如經所說。有三種薩埵。所謂愚薩埵智薩埵金剛薩埵。以金剛薩埵簡其二種薩埵。修行得此金剛乘人。即名金剛薩埵。是故菩薩勝慧者。乃至盡生死。恒作眾生利。而不趣涅槃。以何等法能得如此。是故般若及方便。智度所加持。諸法及諸有。一切皆清凈。諸法及諸有名為人法二執。是故欲等調世間。令得凈除故。有頂及惡趣。調伏盡諸有。由住虛空藏三摩地。于人法二執。皆悟平等清凈猶如蓮華。是故如蓮性清凈。本潔不為垢所染。諸欲性亦然。不染利群生利群生者。作安樂利益。事居大自在位。是故大欲得清凈。大安樂富饒。三界得自在。能作堅固利益堅固利益者。菩提心為因。因有二種。度無邊眾生為因。無上菩提為果。復次大悲為根。兼住大悲心。二乘境界風所不能動搖。皆由大方便。大方便者三蜜金剛以為增上緣。能證毗盧遮那清凈三身果位。

乾隆大藏經·西土圣賢撰集·金剛頂瑜伽金剛薩埵五秘密修行念誦儀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