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土圣賢撰集·第1378部
一切秘密最上名義大教王儀軌二卷
宋西天譯經三藏施護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歸命一切佛。

  五身作者如是生  不見眾生決定身
  亦復不見決定心  觀想諸佛亦如是
  若欲頂禮佛大士  應當頂禮自實智
  佛智自智本同源  秘密性中無二相
  若了一切無我生  所生即是無二智
  愛非愛中得解脫  彼頂禮相無所有
  法非已生非現生  已生已謝現無住
  觀想諸佛相亦然  應當頂禮自實智
  愛非愛本無分位  隨眾生心而動亂
  染種煩惱過失中  悉成一切相應事
  眾生有身故有苦  此苦所因心所生
  若有于心善覺了  即能出離一切苦
  十方三世一切佛  毗盧遮那一佛攝
  彼一切佛證覺圓  故現佛身救生死
  為利一切眾生故  悲心起作方便事
  因性平等既相應  果性由斯而出現
  果真實故平等住  彼因真實示求相
  于中若有實求心  即長輪回諸種子
  相應法從相應生  隨所愛法不可得
  有得乃是一法存  彼即不離分別相
  正念觀佛無所緣  正念觀法法相應
  自他二行亦復然  佛二足尊常所說
  自相如實安住已  想入諸佛影像中
  正念觀佛得相應  故諸佛云從此現
  自相如實安住已  想入金剛法性中
  正念觀法得相應  起大法云而普遍
  相者所謂幖幟義  破者即是破相心
  四種即相幖幟門  能破煩惱為最上
  自身即是諸眾生  自心即攝一切法
  法無我中得相應  諸魔由斯而自滅
  自心如實證覺已  彼所覺心不可得
  自心如實正了知  而諸魔心亦如是
  相應相應性和合  是性求生不可得
  觀想諸佛若相應  是故我即同諸佛
  三摩地智所出生  平等一切佛自性
  佛相應行既非無  從相應心得佛性
  若于妙性有所見  彼粗染性不能除
  于性無性若差殊  而觀想心即分別
  不可以性觀于性  是中觀亦無所觀
  觀想及性二俱無  由心動轉故差別
  非眾生境非佛境  是中非佛非眾生
  眾生自心即佛心  覺了無佛無佛智
  若于因性如實見  果性如實亦復然
  此即三摩地智門  無二相應平等行
  諸法因性不可得  諸法果性亦復然
  實智觀故性本真  此即相應平等行
  法本無因而觀因  法本無果而觀果
  若于因果有所觀  是即自心而起著
  觀因當觀實智因  觀果當觀秘密果
  秘密無二相應中  應當如是自觀察
  若能了知真實性  即知秘密中秘密
  甚深秘密既了知  乃成最上相應行
  若于愛境中平等  即是非愛境自性
  愛非愛境諸相中  如來雖觀而無見
  相應行者相應生  非無表了無分量
  自智若入清凈門  諸佛如來即清凈
  由是身語心出生  秘密無二相應行
  量初四種表了門  謂即相應四印法
  羯摩印為身密印  法印名為語密印
  大印即是心印門  三昧耶印印一切
  觀想諸印印諸法  即秘密主三相應
  自性如實得正知  三摩地智善施作
  由身語心善表了  起諸教相種種事
  然其不離三密門  巧業金剛故安立
  五部如來真實智  即是秘密無上智
  秘密四印若相應  能作相應語悉地
  地水火風四大種  即是所說四密印
  四印平等若相應  四種明妃皆合集
  佛眼菩薩為地大  摩摩枳尊為水大
  白衣菩薩為火大  多羅菩薩為風大
  東方帝釋天地大  西方水天為水大
  南方火天為火大  北方風天為風大
  當知帝釋天黃色  壇相四方作增益
  水天白色壇相圓  作息災法應如教
  火天赤色壇三角  作敬愛事如本儀
  風天黑色壇弓形  忿怒心作降伏事
  從四大種所出生  四種事業如其次
  轉此四種事業輪  最上悉地皆圓滿
  息災當依佛眼法  增益蓮華金剛法
  敬愛毗盧遮那法  降伏金剛忿怒法
  初夜當作息災法  平旦作彼增益法
  日中應作降伏法  中夜作于敬愛法
  息災賢圣像白色  增益賢圣像黃色
  敬愛賢圣像赤色  降伏賢圣像黑色
  當知三摩地智生  最上悉地諸事業
  觀想諸佛本清凈  一切佛事皆成就
  中方毗盧遮那佛  四方金剛界如來
  想五部主真實身  一切所作皆成就
  于心復想大明妃  相應者持相應法
  能生一切諸佛身  此是金剛界佛母
  世間貪嗔癡三毒  即是金剛界如來
  由佛秘密清凈門  了彼三毒成無毒
  即于貪嗔癡三毒  獲得三界中自在
  諸佛大士破毒心  觀想即是諸佛智
  若了諸佛離貪心  菩提心從貪性出
  復能出生普賢行  貪心即是佛如來
  若了諸佛調伏心  微妙智從嗔性出
  復能出生一切智  嗔心即是佛如來
  若于自心能覺了  光明從彼癡性出
  復能出生一切佛  癡心即是佛如來
  若了諸佛無我心  諸親友從我見出
  復能出生一切佛  慈心即是佛如來
  諸佛愛為普觀照  諸佛慈悲為法語
  一切無畏即大施  此名諸佛敬愛法
  布施相應歡喜地  持戒具足離垢地
  忍辱堅固發光地  精進勤策焰慧地
  禪定無見現前地  妙慧了知難勝地
  具大方便遠行地  勝力圓成不動地
  誓愿增廣善慧地  智修成就法云地
  唯佛如來妙智身  是名十一地圓滿
  十圣修十波羅密  十力自在諸行圓
  如是超過十地已  佛相應法然后得
  飲金剛水成正覺  法甘露味即相應
  等同無邊一切佛  一切取舍皆遠離
  本來清凈相應法  飲金剛水凈亦然
  法甘露味適其心  金剛弟子亦如是
  本來清凈即菩提  而菩提心然后得
  菩提心主若安住  應知菩薩即如來
  如理獲得解脫句  而菩提心無有上
  若住金剛薩埵心  現生成就相應法
  羯摩三密三昧門  得三昧眼常觀照
  眾生界趣廣無邊  彼三昧母持無盡
  三金剛體善安住  三昧耶印印一切
  三密三昧法印門  而語金剛不厭離
  于彼一切世界中  廣說乃至踰始多
  大印心密若相應  而心金剛不厭離
  三界一切所愛道  廣說乃至踰始多
  遍知一切所愛門  一切隨應受無著
  金剛薩埵所出生  妙踰始多一切印
  于彼所行若相應  一切印中自在用
  最上秘密相應行  出生三摩地智門
  是中我見若不生  不稱吽字為警覺
  不假身業有所作  布壇結印造塔像
  不假語業持咒明  及讀誦法亦應舍
  不于心業有動想  輕易尊重等無差
  如是三業得相應  求佛菩提此為要
  殺盜染妄四種法  于中勿起防護心
  若起遮防分別生  應知即染常清凈
  禪定中作護摩事  及諸所作無異想
  身語心密本相應  此即最上廣大行
  若欲成就諸明句  及一切處欲相應
  應當專注起一心  觀想一切佛法性
  所有十八不共法  此即名為諸佛法
  于中常起觀想心  諸佛菩提得成就
  四禪四定滅盡定  如是諸定皆獲得
  是中常離有得心  而佛菩提方成就
  所有菩薩法門中  彼三十七菩提分
  是中觀想若清凈  能為世間作利益
  世間所有變化心  觀想真實而不動
  彼從空性所出生  此即名為金剛智
  復從法無我出生  無二真實最上智
  而最上智即法性  此即名為大法界
  當知法界自性者  即金剛智所成心
  金剛喻定所出生  此即名為金剛界
  最初微妙智相應  此相應心極廣大
  一切如來種智生  此即毗盧遮那佛
  修行行者最上門  慈相應行極廣大
  無漏真實不動心  此即名為阿閦佛
  隨攝眾生善施作  悲相應行極廣大
  利益眾生和合心  此即名為寶生佛
  最上大乘離垢染  喜相應行極廣大
  清凈光明瑩徹心  此即名為無量壽
  覺了一切眾生類  善舍心中極廣大
  不空無上妙用心  此即不空成就佛
  無上菩提三昧法  是法名為金剛智
  從金剛智所出生  此即金剛勇菩薩
  善以最上金剛鉤  普能鉤召一切佛
  一切金剛部中王  此即金剛王菩薩
  善以最上敬愛法  普能敬愛一切佛
  大愛心亦不舍魔  此即金剛愛菩薩
  一切諸佛悉歡喜  稱贊善哉善所作
  得彼諸佛歡喜已  此即金剛善菩薩
  不空無礙大珍寶  出生是寶等虛空
  普施諸佛及眾圣  此即金剛寶菩薩
  智離無明故清凈  諸行無著亦復然
  解脫光明大光照  此即金剛光菩薩
  于解脫道如實證  得一切相所成智
  以正法幢為大幢  此即金剛幢菩薩
  菩薩心悅出大息  即大相應金剛笑
  普令一切佛歡喜  此即金剛笑菩薩
  諸法清凈如來性  悉能證悟諸佛法
  能與諸佛大相應  此即金剛法菩薩
  大乘妙慧極鋒利  能斷一切煩惱種
  能破智障亦復然  此即金剛利菩薩
  大士大乘微妙因  隨順如來語輪轉
  由佛語故轉法輪  此即金剛因菩薩
  智慧莊嚴清凈語  遠離一切分別聲
  妙音振響法相應  此即金剛語菩薩
  智慧莊嚴清凈業  隨起一切化相門
  諸勝事業悉能成  此即金剛業菩薩
  正念觀佛相應法  隨順菩提心所行
  正心遠離于余乘  此即金剛護菩薩
  利牙食啖罪業者  滅諸煩惱義亦然
  煩惱盡故妙用成  此即金剛牙菩薩
  金剛身語心三密  能盡纏縛諸邊際
  智住真如實性中  此即金剛拳菩薩

  布施波羅蜜多法  即是金剛大嬉戲
  游戲自在常清凈  此即金剛戲菩薩
  持戒波羅蜜多法  即是金剛妙寶鬘
  莊嚴身意悉清凈  此即金剛鬘菩薩
  忍辱波羅蜜多法  即是金剛妙歌詠
  善集正法嗢陀那  此即金剛歌菩薩
  精進波羅蜜多法  即是金剛妙旋舞
  非久得成佛菩提  此即金剛舞菩薩
  大慧波羅蜜多法  即是金剛最上香
  遍一切處廣無邊  此即金剛香菩薩
  禪定波羅蜜多法  即是金剛殊妙華
  蓮華不染泥中生  此即金剛華菩薩
  勝愿波羅蜜多法  即是金剛廣大燈
  遍一切處悉照明  此即金剛燈菩薩
  方便波羅蜜多法  即是金剛妙涂香
  一切惡香悉清凈  此即金剛涂香尊
  一切如來大方便  分別四種秘密相
  一切羯磨大方便  此即金剛鉤菩薩
  相應行者菩提行  是即最上金剛杵
  而彼堅固勝妙性  此即金剛鎖菩薩
  一切法本無所生  本來清凈虛空等
  而此法語真實體  此即金剛鈴菩薩
  觀悉無上菩提心  最上佛性所從來
  建立波羅蜜多名  此即薩埵金剛尊
  大慧波羅蜜多凈  四攝法門從是生
  而四攝法利無邊  此即寶金剛菩薩
  真實波羅蜜多凈  即大波羅蜜多生
  秘密法門平等智  此即法金剛菩薩
  金剛波羅蜜多凈  即四波羅蜜多王
  一切施作悉相應  此即羯磨金剛尊
  大智波羅蜜多凈  金剛波羅蜜多性
  一切秘密普相應  由是出生十二相
  當知金剛手出生  一切三昧秘密印
  二種堅固金剛拳  此即名為羯磨印
  無我平等智出生  無相無礙無我見
  一切染愛悉清凈  此即金剛手菩薩
  此說金剛染因緣  即是金剛無上智
  染法復是凈蓮華  華即金剛妙法智
  若了自種出自相  即一切佛同此攝
  二種變化若相應  金剛薩埵真供養
  大智了知自種子  悲愛二法即和合
  二處相應住等持  以無二法破二性
  平等安住曼拏羅  從是出大相應法
  戲笑言說及歌舞  皆是佛語方便門
  自他二行相應中  現諸眾生利益事
  自性光明本清凈  此即心月曼拏羅
  貪本清凈如蓮華  諸煩惱怨悉除斷
  最初語言所表示  此即大輪曼拏羅
  自性光明本清凈  而菩提心無有上
  成諸眾生利益事  此即妙月曼拏羅
  智慧清凈所莊嚴  從彼金剛喻定生
  解脫光明平等光  此即日輪曼拏羅
  五佛平等若相應  五智和合諸作用
  五眼清凈善觀視  此即五佛曼拏羅
  金剛杵能破一切  執鉤表示相應行
  而彼金剛勝妙箭  善哉善作歡喜事
  寶等莊嚴悉具足  日光發生大明照
  建立金剛勝妙幢  此即開發金剛笑
  巧業金剛一切性  法爾不破相應行
  現利牙相得相應  一切印契皆成就
  四種明妃普相應  嬉戲行住而無礙
  那哩所紡新妙線  依其分量善秤界
  當住身語心觀想  而以智線作界道
  依法安布曼拏羅  四方四門四樓閣
  四線等量分壇隅  禰踰賀及尾提相
  半全瓔珞并寶拂  七寶華鬘等嚴飾
  壇中安布妙蓮華  心曼拏羅為最上
  樓閣即是真實智  智峰高顯而起立
  觀彼壇相外四方  一切有情周遍出
  慈悲喜舍四種心  此即表示四種線
  所說四線若平等  于法正念即相應
  若一切見不解脫  由智線故而得脫
  壇中蓮華所莊嚴  即表最上凈戒行
  四方中心五墻界  即表信等五勝根
  曼拏羅門周遍說  即表八解脫法門
  四門所有四樓閣  是即表于四正斷
  其壇所有四尾提  是即表于四念處
  而彼四種禰踰賀  是即表于四神足
  七寶華鬘妙莊嚴  是即表于七覺支
  四門八柱所應知  是即表于八圣道
  由彼三摩地智故  能令二障得解脫
  壇中所有妙寶拂  是即表于勝道智
  壇中全分瓔珞者  即表全斷諸煩惱
  瓔珞體即是勝智  故諸煩惱能除斷
  所有半分瓔珞者  即表半斷諸煩惱
  自他二行相應故  蓋纏煩惱半分斷
  無我平等如虛空  無貪妙智復最上
  貪心凈故亦無二  此即名為智莊嚴
  若以無貪得菩提  菩提即與貪心異
  菩提心體既無差  是故貪無貪不二
  世間貪無貪二種  應以方便善觀想
  印成就法從貪生  及余一切皆成就
  若住世間調伏心  乃起相應平等行
  不調伏心既清凈  此即貪亦是供養
  所有廣說諸行相  是即分別境界相
  若住身語心印門  所印即是真實智
  觀想此印若相應  于諸印中常自在
  而此印法若了知  觀想諸印皆成就
  于諸境界相和合  知已相應平等行
  如其諸相若相應  一切悉地皆圓滿
  一切秘密中幖幟  右即表示于慧門
  左為悲門義亦然  如其所表常觀想
  二手相合結印時  即表二種三摩地
  二足所有幖幟相  即表自他二利行
  五指平等若相應  表莊嚴五曼拏羅
  五佛現成正等覺  其所表示如次第
  中指即表虛空生  頭指表示地天壇
  無名指及大小指  水大風天壇如次
  于臍輪處觀想時  表示金剛界佛母
  若復于心作觀想  即表薩埵金剛尊
  眉間表示寶金剛  頸上表示法金剛
  頂表羯摩金剛尊  如其所表善觀想
  五佛現成正等覺  五智圓滿皆成就
  五種色相若相應  五曼拏羅而出現
  若于前聲有所聞  是即表于前名句
  如其后聲有所聞  此即表示于后義
  又于前聲有所聞  此即表示于因義
  如其后聲有所聞  此即表示于果義
  諸佛世尊無二法  是中因果不可得
  根本無性法門中  是故諸法皆常住
  自心覺了即是佛  能覺所覺心亦忘
  諸佛如來境界中  而菩提心無有異
  一切眾生光明性  于一切處相平等
  而眾生性本清凈  菩提由斯而建立
  于心無動善關鎖  而堅固性自成就
  髻中想住等引心  被甲護身常勇健
  所有諸佛正了知  金剛語即是如來
  二處三摩缽底門  毗盧遮那佛無異
  法中十二歲那哩  所說即是佛如來
  十六歲者即表示  金剛手等十六尊
  二十歲者諸禰尾  即是秘密二十天
  作二十種供養事  彼二十眾應如次
  自那啰者本部生  即是所說自大明
  他那啰者別部生  即是所說他大明
  真實了知諸所作  心曼拏羅為最上
  作諸供養要專精  當以身語心供養
  自金剛杵蓮華合  二處平等而出生
  觀自種相即佛相  金剛薩埵真供養
  半全瓔珞寶拂等  諸莊嚴相如前說
  此中曼拏羅分量  應十二或十六肘
  次復漸增二十肘  曼拏羅相當周遍
  合用二十五肘時  即作二十五肘量
  于曼拏羅門中分  九分分布如儀軌
  隨應分布禰踰賀  曼拏羅門善思察
  內曼拏羅平等作  曼拏羅半禰踰賀
  如是不離九分中  曼拏羅隅善安布
  壇中四方所應用  四尾提相當安布
  五色和合若相應  五曼拏羅為嚴飾
  五眼觀視凈諸惡  五色即是五如來
  五佛平等法相應  地分五色莊嚴相
  當于五曼拏羅中  想安五佛依方位
  五種功德悉周圓  五色即五三摩地
  其壇中心地清凈  月愛摩尼光妙色
  東方地相大青色  南方黃色如儀軌
  西方赤色隨所應  北方曼[口*爾]瑟吒色
  諸處皆用尾提相  唯門中道勿應用
  壇中毗盧遮那佛  想現水精月光相
  彼一切佛同一攝  此即無畏眼如來
  東方觀想阿閦佛  出現帝青光明相
  一切金剛同一攝  此即金剛眼如來
  南方觀想寶生佛  出現閻浮金光相
  諸佛普攝利眾生  此即光明眼如來
  西方觀想無量壽  出現蓮華色大光
  從法智生大無畏  此即蓮華眼如來
  北方不空成就佛  出現摩竭色光相
  普攝眾生亦同生  此即慈愛眼如來
  復次曼拏羅中想  諸佛勝妙無上智
  從虛空界所出生  最上妙月曼拏羅
  中想諸佛影像已  次想佛眼菩薩尊
  凈目修廣面端嚴  月愛摩尼光妙色
  身諸相分皆圓滿  一切明妃中最上
  觀想手持于大輪  普令三界悉敬愛
  次想成就事業智  是智等于虛空界
  虛空金剛中出現  最上妙月曼拏羅
  中想諸佛影像已  次想摩摩枳圣尊
  凈目修廣面端嚴  青優缽羅華色相
  身諸相分皆圓滿  虛空幻化最上尊
  手持青優缽羅華  普令三界悉歸命
  次想菩提清凈智  是智等于虛空界
  虛空金剛中出現  最上妙月曼拏羅
  中想諸佛影像已  次想白衣菩薩尊
  凈目修廣面端嚴  蓮華摩尼光妙色
  身諸相分皆圓滿  秘密金剛法智尊
  手持赤優缽羅華  得一切佛常觀照
  次想金剛禪定智  是智等于虛空界
  從是虛空所出生  最上妙月曼拏羅
  中想諸佛影像已  次想多羅菩提尊
  凈目修廣面端嚴  最上黃金光妙色
  身諸相分皆圓滿  明妃自在嬉戲尊
  手持黃優缽羅華  一切眾生悉歸命

  如是四菩薩彼彼心大明。

  佛眼菩薩大明曰。

  唵(引)嚕嚕塞普(二合)嚕(一句)入嚩(二合)羅(二)底瑟吒(三二合)悉馱路(引)左儞(四)薩哩嚩(二合引)啰他(二合)娑(引)達儞莎(引)賀(引)(五)

  摩摩枳菩薩大明曰。

  唵(引)商葛黎(引一句)扇(引)底葛黎(引)(二)瞿吒瞿吒(三)瞿吒儞(四)伽(引)多野伽(引)多野(五)瞿致儞莎(引)賀(引)(六)

  白衣菩薩大明曰。

  唵(引)葛致(引)(一)尾葛致(引)(二)儞葛致(引)(三)葛啖葛致(引)(四)葛嚕(引)吒尾哩曳(二合引)莎(引)賀(引)(五)

  多羅菩薩大明曰。

  唵(引)多(引)黎(引一句)睹多(引)黎(引)(二)睹黎(引)莎(引)賀(引)(三)

  如是四菩薩四種大明。總攝秘密身語心業。諸供養中是真供養。金剛三密普護一切。于一切處常所出生。一切所作無不成就。此相應法自性清凈。諸修相應行者。當如實知如實所作。即得真實成就。何以故此相應行。從秘密智所出生故。是即般若波羅蜜多方便三摩地智。由是一切事業悉能成辦。一切輪回悉得清凈。如最上寶自體光明常所照耀。輪回清凈亦復如是。又若相應行者。于此相應法門能善修習。即是金剛界中大愛樂者。復能圓滿解脫大智。四秘密法亦得成就。如諸佛所說此名大智者。

乾隆大藏經·西土圣賢撰集·一切秘密最上名義大教王儀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