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土圣賢撰集·第1355部
法觀經一卷
西晉竺法護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佛言。第一何以故數息。用息輕易知故。以世間人皆貪身。未能舍身守意。又身中事難分別。皆不信本無意不止。何以有故說空意。顛倒習息見有無故先說息。稍稍解人意上頭為數已得行為第一禪。

  佛言。坐禪當三定。何等為三定。一者身定。二者口定。三者意定。痛癢止為身定。聲止為口定。意念止為意定。念止者。為受行常念道。聲止者。斷四惡。痛癢止者。為不墮貪意在止已。身定口定意定。當立戒身意持。持者為一切無所犯。又身意持名為治。治者意持意行三十七品經故。經言所不識所不能止為息中不識意去時不能止意去。如是當精進行出力守政坐叉手低頭持意。內著心中墮自生滅。當識意去時已識當能止便不墮蓋。蓋在戲疑聽六根如是為不可。佛言。數息意今息數不互。何意念意為互行。

  佛言。已三定戒應律為道法愛行道。故經言貪道法行道。已坐行道上夜后夜驚意守食。時至禺中日西至夕名為四守。當精不離是為勤力。夜半日出日中晡時是名為四正。讀經經行旋塔內外。自觀身體內視五滅。外從頭至足從足至頭。一一觀視斯何等有。皆當臭敗節節解墮本無所有。來作去亦滅盡無所有。反覆回念用數心意復不解。眼見死人諦念從頭至足。若坐若起若飯食。常念著心中用堅其心是為數念。出息入息念滅時已覺息滅盡時無所有。校計思惟知人物皆當復盡。意止已定便知空。故經言一者勤力二者數念三者思惟。

  佛言。自觀身。有時當觀他人身。當觀身者為校計。當觀他人身者。為自觀身意著。當觀他人身死敗。有時可自觀身。亦可觀他人身。可自觀者為自觀身意不著。可觀他人身。亦為觀他人身意不著。有時不可自觀身。亦不可觀他人身。不可自觀身者。為自見身肥白好。不可觀他人身。亦為見他人身肥白好端正膩眉赤絮。見肥當念膖脹。見白念死人骨。見膩眉念死人欲壞時色轉青黑。見赤絮念血。皆當壞敗。何等可貪。

  是意自觀身有三十二物者。計發毛爪齒骨皮肉五藏十一事屬地。淚涕唾膿血肪髓汗小便七事屬水。溫熱主消食二事屬火。風有十二事。是三十二物皆從地水火風出。何等為地。人生從谷精氣。谷為地意為種。精氣為水雨便合生身故。求一衣一食是為養氣護主。人身為本無故滅盡無常。得道便知身非身。念身不久要當死敗。意為人種便守意一心。癡人不守意護魂神但養四柯。為色味所欺。謂身是我計不知惡一切從身起。飯食貪味便墮苦。往來生死不脫卒逢惡對。魂神空去趣善惡之道。身死墮地日夜消腐亦本無所有但意行故化成身。死皆歸土。萬物亦爾。皆當過去。是為非常。

  人不自計多念萬端。皆不為一以是為苦。身死索棄萬物亦爾。滅是為已復生生復苦。便作善惡行種栽。未知所趣是為非身。道人行道當為斷。人不知四非常。終不得道以自計身。視諸死敗知人物皆無所有。意便守止得行歡喜。已得行心便安不離五者其心一是道。

  佛言。念身觀頭發腦。念發本無所有。來作為化成皆當腐落。腦如凝米粥皆當臭敗。眼但有窌水皆汁出空塪。耳但有肉垢皆穿漏。鼻口涕唾皆流棄消壞。舌咽喉肺肝心。心中惡血肝膽膈脾著胃腎著脊胃中有未消食。大腸有屎小腸泡有尿。發便腹少增減身。死氣盡皆當膖脹壞爛。腸胃屎尿相澆灒臭處可惡。下有尻肉兩脛兩足。肌肉稍盡筋脈壞敗。骨鎖節節解墮。脛脡確政白髀骨如車輻。尻骨與脊骨相連。脊與肋骨相連。肩骨與肘臂手相連。皮革消腐節節解墮。頸骨與觸髏相連。肉血消盡磨磨但有骨。氣出不報為死人。身侹正直不復搖。風去身冷。火去黃汁從九孔流出。水去死不復食。地去三四日色轉正青。膿血從口鼻耳目中出正赤。肌肉壞敗骨正白。久久轉黑作灰土。視郭外臭死人死人骨如是。自身亦如是。皆當滅盡是為空。出息盡時便知空。知空便知身空。何以故。知命近在息空故。

  佛言。是意當先觀思惟。滅念待自意便守意。意不出身為道人。待在外為萬物。念在內為思。識欲滅念待當念物非常敗皆非我所我亦非物主。意念死時持何等去。持善持一必持經多作多樂故。佛言。是汝物持去。其余一切皆非我所。意當識念何等恩愛會當別離各自消腐。念之但亂人意墮人罪。要當還身守凈趣泥洹道。

  佛從一心至九道念四色皆當消滅。謂人死四五日欲臭壞色轉正青。五日六日膿血從口鼻耳目中出正赤。后肌肉壞敗腸胃生蟲還自食皮革消腐。骨顏正白久久轉黑作灰土。明地水火風空皆非我所。意汝從無數世以來亦為人作妻子奴婢。亦作畜生牛馬蟲象勤苦重負。亦為人所屠剝膾炙。今為人復所人作妻子奴婢。亦取畜生屠剝膾刺斫自在。身死皆當復受。行道人汝寧見死人不氣絕便無所知。身挺正直便臭壞可惡。諦念便畏不欲見。何以故不怖一心。一心令人上天得泥洹道。佛知九道皆空無所有故。還就一心行道人急滅念待無所他知。便至拘深國行拘深俱在所見用不在故不見。

  佛言。意欲貪念非常敗淫當念對。嗔恚念等心愚癡念本一切行非常無為安隱。人不知非常終不去貪。亦不離薜荔道。世間所有如夢耳。夢飯食見好寤便不見。世間所有如是。生便死。適成便壞。要皆歸空。當何等可貪。人有妻子財產亦爾。何以故。人治生得錢利時。若家室合會喜樂。譬如飛鳥聚會亦皆無常。一旦別離亦便不見。正使有憂恐萬苦意。在生死中為日積罪。黠人自約少欲趣求一衣一食。從定意行不求地止。常還身守凈斷求念空。

  問曰行道守意根本從何起。佛言。天地成后人從十五天上來下。壽無有夭逝生死五道從六衰起。人生心意本自善。無有貪愛痛癢思想生死識。為耳目鼻口所欺。目光視色耳聲音鼻知香口知味身知寒溫粗細。心為作十事成五陰。意為識合為六衰。因作善惡行種栽。從是便有老病死生五道。求道欲斷生死故。自守意止目色止耳聲止鼻香止口味止身如斷六衰。行觀懷心念坐禪滅意識。得道者五陰悉滅知本無。便念空想空徑向泥洹。問所以守意者。意為識主行故。惡六衰為禍行種五道根本。道人精思自守四意欲止無邪念識思想走。何道人欲滅念識思想。當一切行非常斷身十事。身口意三者從五陰六衰乃至。三定者口無所知為口定。身無所知為身定。意無所復念為意定。

  佛言。道有四要。界持啟封乃得出。何等為四。一為識苦不復向萬物。是為得出三惡道啟。二者知身非身便壞身不復愛。是為從人得出門第。六天上啟。三者知非常意不復向。是為得出十八天啟。四者知空滅空。是為得出二十八天啟。空滅乃為墮道故。經言行道覺者得出。謂覺苦空非身非常得出者謂得出四要界。得第一禪上七天無有身景。何以故。行道壞身故。

乾隆大藏經·西土圣賢撰集·法觀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