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土圣賢撰集·第1337部
阿育王譬喻經一卷
失譯人名今附東晉錄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昔有大國王。字名阿育。統領諸國莫不臣屬。大王聰明智慧無量。教問諸臣。天下頗有不屬我者不。諸臣對曰。天下盡屬大王。無不弭伏。中有一智臣對曰。王界內不屬王者。海中有龍王不屬大王。初不遣信亦無貢獻。是以知不屬大王。王可試之。千乘萬騎。捶鐘鳴鼓。旌旗護憐前后到海邊。龍王靜然不出。王便呼言。汝在我界內。所由不出。亦寂然不對王。王便問智臣。何由使龍王得出。智臣對曰。可使出耳。龍王福德甚大。以是不肯歸服。大王若不信臣語者。等稱二斤金鑄作二像。一作王像。一作龍王像。復取秤之。龍王像重。大王像輕。是以知龍王福德多。大王福德少。王心甚解。歡喜無量。告天下侍養孤老。周窮濟乏。所在郡縣興立天尊祠。及置天尊舍利供養眾。三年之中復取龍像王像秤之。龍像便輕。王像便重。智臣白王。龍可伏矣。便設鹵簿如前后復到海邊。龍王化作年少婆羅門。于王前長跪問訊起居。貢獻海中所有珍寶奇好寶。自稱臣妾。率土之民無不歡喜。別在經文。以示后世人。天下多力無過福德。人護經法如母護子。豈不可思之。

  昔天尊在世時。將諸弟子教化群生見地有一紙。弟子阿難輒便取之。天尊告阿難放地。阿難即便放地。手便大香。小復前行見飄風吹草在地。阿難復取。天尊語阿難放地。手便臭。阿難未解。須臾前到精舍當問此意。阿難白世尊。何緣捉紙而手香。捉草令手臭。天尊語阿難。紙本從香地來。香著紙。是以使汝手香。草從臭地來故。是以使汝手臭。與賢相近如香著紙。與惡人相近如臭著草。是以經言近賢成智。近愚益惑。損我者三。益我者三。此之謂不可不慎。

  昔天尊將諸弟子至江邊。天尊語弟子。取如拳許石。擲著水中為浮為沒。弟子對曰。石沒在水底。天尊言。無有緣故。復次有一石辟方三尺。著于水上經便渡河石亦不濕云何得爾。諸弟子未解僉然怪之。諸弟子長跪白佛言。何緣如此。天尊言。有善緣故耳。何者為緣船。是天尊借為喻。與善師相值者。得免眾苦。與惡師相值者。則習惡事不離眾禍。示語后世之人。不可不慎。

  昔有窮寒孤獨老公。無以自業。遇市得一斧。是眾寶之英。而不識之。持行斫杖賣之。以供微命用斧欲盡。見外國治生大賈客。名曰薩薄。見斧識之。便問老公。賣此斧不。老公言。我仰此斧斫杖生活不賣也。薩薄復言。與公絹百匹何以不賣。公謂調己。亦不應和。薩薄復言。何以不見應和。與公二百匹。公便悵然不樂。薩薄復言。嫌少當益。公何以不樂。與公五百匹。公便大啼哭言。我不恨絹少。我愚癡此斧長尺半斫地已盡。余有五寸猶得五百匹。是以為恨耳。薩薄復言。勿復遺恨。今與公千匹。即便破券持去。此斧眾寶之英耳。薩博不問多少以斧著上。薪火燒之盡成貴寶。天尊借以為喻。以受人身六情完具聰智辯達。當就明師以求度世之道。神通可及。而俗著不別真偽者。耕犁因放時世取驅。至于老死復當受罪。喻如老公用寶斧盡。豈不誤哉。昔隴上一鳥字為鸚鵡。展轉及得在東太山。諸禽獸飛鳥莫不敬愛。以其在遠來故。比作親友甚相愛樂。春月野火所燒便行入水。飛在火上抖擻毛羽之水。救親友難。往返非一。悲鳴大吁鸚鵡之水豈能滅火。至誠感天為之降雨。火即時得滅。天尊經借以為喻。賢者以道士遠到研精行道。減割身口侵妻子分供養眾僧。雖無神通感動。亦以至誠燒香求滅。挾諸禮起獲福無量。喻如天雨眾災悉滅。

  昔有大長者財富無量。窖谷千斛后出之不見谷。見一小兒可年三歲亦不知語。長者亦不知字名何物。舉門前大道邊。陌上行人尚有識者。舍東有一車來。乘駕黃牛人著黃衣從人皆黃。過見小兒便言。谷賊何以坐此。是兒五谷之神。語長者持鍬。斧來。我語君一盆金處。適始行過者是金神。順陌西去得道南回。行二百步。道西當有朽故樹。其下有盆有十斛金。君往掘取可以還君谷直。長者即隨小兒教得此治家足成大富。佛經借以為喻。供養眾僧廣設檀會交有所費。喻以失谷。道士講經說義教人遠惡就善。后獲福無量乃可至道。喻如得金盆。示語后世人。福德不可不作。后悔無及。

  昔有國豐盛安樂無所渴乏。便語大臣。遣一可使之臣。至于他國市吾所無者市來。即遣一人往至他國益將珍寶遍市肆觀看無有余物。盡是我國中所有耳。最后見一賢者空坐肆上。便問之言。不見君有所賣。何以空坐。答言在此賣智慧耳。問曰。君智何像賣索幾許。答言。吾智慧直五百兩金。前稱爾金吾當與汝說之耳。遠人便自念。我國中無賣智慧與人。便秤五百兩金與其人。即與說智慧之言。二十字言。長慮諦思惟。不當卒行怒。今日雖不用。會當有用時。于是受誦令利各自還家。臣買得智慧之言即便還國道徑其家。夜入明月婦床前有兩履。疑有異人便生惡念。其婦卒得疾病母往宿。視長者故說智慧之言未休。其母驚覺兒爾來歸耶。兒便走出戶呼賤賤。母問其言。云何汝行為得何物。何以呼賤。兒言我母以婦萬兩金猶不與人。正顧五百兩金豈非賤耶。天尊經借以為喻。諺語一言之助。勝千金之益。此之謂也。

  昔天尊在洹水邊。廣說經法。時天龍鬼神帝王人民飛鳥走獸皆來聽法。時有放牛老公柱杖而聽。不覺杖下有蝦蟆。蝦蟆聽經意美。亦不覺背上有杖。遂久蝦蟆命終。其神即生天上。用天眼觀其本。從何道中來乃見故身在蝦蟆中。來天華散其故身上。示語后世人。蝦蟆中聽經意美得生天上。況于賢者至心聽經。豈不巍巍乎。

  昔有兄弟二人。弟行追明師作沙門。遂得羅漢道。數數來語兄。可勤作福德。兄言。我今匆務且須后耳。數數非一。兄后命終。弟以道眼觀兄神生何道。看天道人道其中不見其神。復觀地獄餓鬼道中復不見。乃在畜生道中。見兄神作大牛。時賈客駕牛治生。道惡趺泥中不能自起。賈客以杖打之。猶復舒咽不起。弟見兄如此。逕來在牛前。語兄言。今日匆務何如本時。牛便羞慚感絕而死。道人即去。眾賈人等便共議言。道人何故來咒殺我牛。便追逐道人。將還問其意狀。道人如事為說牛是我兄。不隨我語以致此罪。道人便擲缽虛空。飛隨其后。眾賈人知是圣人。乃更自責。為牛燒香作福。其福得生天上。

  昔有賢者。居舍衛國東南三十里。家門奉法供養道人。家公好喜殺豬賣肉。道人漸漸知之。未及呵誡。老公遂便命終。在恒水中受鬼神形。有自鐵輪鋒刃如霜雪。隨流刺之。苦痛不可言。后日道人渡恒水在正與鬼神相值。其鬼便出半身在水上。捉船顧言。捉道人著水中。不者盡殺船上人。時有一賢者便問鬼神。何以故索是道人。鬼神言。我在世間時供養道人。道人心知我殺豬賣肉。而不呵誡我。是以殺道人耳。賢者便言。君坐殺豬乃致此罪。今復欲殺道人。罪豈不多乎。鬼神思惟實如賢者之言。便放令去。道人得去還語其家子孫。為作追福。神即得免苦。示語后世人。道人受供養不可不教誡。

  昔有人在道上行。見道有一死人。鬼神以杖鞭之。行人問言。此人已死何故鞭之。鬼神言。是我故身。在生之日不孝父母。事君不忠。不敬三尊。不隨師父之教。令我墮罪苦痛難言。悉我故身故來鞭耳。稍稍前行復見一死人。天神來下散華于死人尸上。以手摩莏之。行人問言。觀君似是天。何故摩莏是死尸。答曰。是我故身生時之日孝順父母。忠信事君。奉敬三尊。承受師父之教。令我神得生天。皆是故身之恩。是以來報之耳。行人一日見此二變。便還家奉持五戒修行十善。孝順父母忠信事君。示語后世人。罪福追人久而不置。不可不慎。

  昔有道人。在山中學道。人遣沙彌出舍衛。日日責一斗米兼課一偈。市中有一坐肆賢者。見沙彌并語而行。問沙彌言。周行走索何以并語而行。沙彌答言。我師在山中學道。日責我米一斗兼課一偈。是以并行誦一偈耳。賢者復問。若不輸米日可諳幾偈。言可諳十偈。賢者便言。勿復分行。吾自代沙彌輸米。沙彌歡喜即得靜坐學問。賢者為沙彌輸米九斛米。然后試沙彌經皆自通利。賢者后生世間為天尊作弟子。字名阿難。天尊有十二部經典。聰明之福報不可謂問一知十。示語后世人。福德隨身如影隨形。隨人所種各獲其福。不可不為。

  昔有屠兒有千頭牛養令肥好。日殺一牛賣肉。以殺五百牛。余有五百頭。方共跳騰諠戲共相抵觸。天尊時入國。見牛如此愍而舍去。語諸弟子。此牛愚癡。伴侶欲盡方共戲諠。人亦如是。一日過去。人命轉減不可不思惟勤求度世之道。

乾隆大藏經·西土圣賢撰集·阿育王譬喻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