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土圣賢撰集·第1334部
達摩多羅禪經二卷
東晉天竺三藏佛陀跋陀羅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夫三業之興以禪智為宗。雖精粗異分而階籍有方。是故發軫分逵涂無亂[跳-兆+(轍-車)]。革俗成務。功不待積。靜復所由。則幽詣造微。淵博難究。然理不云昧。庶旨統可尋。試略而言。禪非智無以窮其寂。智非禪無以深其照。然則禪智之要。照寂之謂其相濟也。照不離寂。寂不離照。感則俱游。應必同趣。功玄于在用。交養于萬法。其妙物也。運群動以至一而不有。廓大像于未形而不無。無思無為。而無不為是故洗心靜亂者以之研慮。悟徹入微者以之窮神也。若乃將入其門機在攝會。理玄數廣道隱于文。則是阿難曲承音詔。遇非其人必藏之靈府。何者心無常規其變多方。數無定像待感而應。是故化行天竺。緘之有匠。幽關莫辟。罕窺其庭。從此而觀。理有行藏。道不虛授。良有以矣。如來泥曰未久。阿難傳其共行弟子末田地。末田地傳舍那婆斯。此三應真咸乘至愿。冥契于昔功在言外。經所不辯必闇軏無匠孱焉無差。其后有優波崛。弱而超悟。智紹世表。才高應寡。觸理從簡。八萬法藏所存唯要。五部之分始自于此。因斯而椎固知形運以廢興自兆。神用則幽步無跡。妙動難尋涉粗生異。可不慎乎。可不察乎。自茲已來。感于事變懷其舊典者。五部之學并有其人。咸懼大法將頹。理深其慨。遂各述贊禪經。以隆盛業。其為教也。無數方便。以求寂然。寂乎唯寂。其揆一耳。而尋條求根者眾。統本運末者寡。或將暨而不至。或守方而未變。是故經稱滿愿之德。高普事之風。原夫圣旨非徒全其長。亦所以救其短。若然五部殊業存乎其人。人不經世道或隆替。廢興有時則互相升降。小大之目其可定乎。又達節善變出處無際。晦名寄跡無聞無示。若斯人者復不可以名。部分既非名部之所分亦不出乎其外。別有宗明矣。每慨大教東流。禪數尤寡。三業無統。斯道殆廢。頃鳩摩耆婆宣馬鳴所述乃有此業。雖其道未融。蓋是為山于一蕢。欣時來之有遇感奇趣。于若人舍夫制勝之論。而順不言之辯。遂誓被僧那至寂為已任。懷德未忘故遺訓在茲。其為要也。圖大成于未象。開微言而崇體。悟惑色之悖德。杜六門以寢患。達忿競之傷性。齊彼我以宅心。于是異族同氣幻形造跡。入深緣起見生死際。爾乃辟九關于龍津。超三忍以登位。垢習凝于無生。形累畢于神化。故曰無所從生。靡所不生。于諸所生。而無所生。今之所譯出自達摩多羅與佛大先。其人西域之俊禪訓之宗。搜集經要勸發大乘。弘教不同故有詳略之異。達摩多羅闔眾篇于同道。開一色為恒沙。其為觀也。明起不以生滅不以盡。雖往復無際。而未始出于如。故曰色不離如如不離色。色則是如如則是色。佛大先以為澄源引流。固宜有漸。是以始自二道開甘露門。釋四義以反迷。啟歸涂以領會。分別陰界。導以正觀。暢散緣起使優劣自辯。然后令原始反終。妙尋其極。其極非盡。亦非所盡。乃曰無盡。入于如來無盡法門。非夫道冠三乘智通十地。孰能洞玄根于法身歸宗一于無相。靜無遺照動不離寂者哉。庾伽遮羅浮迷。譯言修行道地。

  前禮牟尼尊  熾然煩惱滅
  流轉退住者  度以升進道
  修行微妙法  能離退住過
  亦滅一切惡  成就諸功德

  佛世尊善知法相。得如實智慧。滅煩惱盛火。出熾然之宅。乘諸波羅蜜船。度無量苦海。以本愿大悲力故不舍眾生。為諸修行說未曾有法。度諸未度令得安隱。謂二甘露門。各有二道。一方便道。二曰勝道。清凈具足甚深微妙。能令一切諸修行者出三退法。遠離住縛增益升進。成就決定盡生死苦。究竟解脫兼除眾生久遠癡冥。佛滅度后尊者大迦葉。尊者阿難。尊者末田地。尊者舍那婆斯。尊者優波崛。尊者婆須蜜。尊者僧伽羅叉。尊者達摩多羅。乃至尊者不若蜜多羅。諸持法者以此慧燈次第傳授。我今如其所聞而說是義。

  我今如所聞  演說修行地
  方便勝究竟  如其修所生
  修行于善法  先當知四種
  退減住升進  決定諸功德
  修行退減時  令住法不生
  亦不能升進  是今當略說
  先當起等意  習行慈心觀
  須臾止嗔恚  令暫息不行
  煩惱暫止息  次當凈尸羅
  尸羅既清凈  三昧于中起
  三昧已修起  觀察應不應
  善知應不應  修向所應作
  既向所應作  專念系心處
  已能樂彼處  正觀依風相
  正觀依風時  其心猶馳亂
  止心在入息(安般者二種一見二觸鈍根不見)
  如系調御馬  心既止入息
  思惟正憶念  冷暖與輕重
  柔軟粗澀滑  修行諦覺知
  隨順善調適  于觸復不了
  是說修行退  數一以為二
  數二以為一  至九猶錯亂
  是說修行退  若于修行退
  更數從初起  十數滿足者
  遠離諸過行  不修與過修
  或有異修起  有此諸過生
  是說修行退  修行若俱數
  心據生惑亂  惑亂若增長
  是說修行退  氣息不通流
  沖擊于鼻面  頭頂悉苦痛
  內或絞風起  息亂失其道
  而彼不知治  身體極燒熱
  其心生憒亂  四種既錯亂
  依風極違諍  修行欲令息
  而不善方便  不知對治法
  是必疾退減  修行緣入息
  而反緣出息  修行緣出息
  而反緣入息  于二心俱凈
  是應修行果  寂止定意生
  而復更求數  有此諸過謬
  是皆修行退  急喘而安般
  則令念錯亂  由是錯亂念
  修行心發狂  其心發狂故
  不知應不應  于二無分別
  是說修行退  修行數已成
  息去亦隨去  去已處處住
  于彼善觀察  既觀令息還
  還已起清凈  不善知六種
  是說修行退  長短悉分別
  遍身盡覺知  身行漸休息
  一切應決了  于此不善知
  是令修行退(身念處四勝竟)  知喜亦知樂
  勤方便意行  當復制心行
  令不至掉亂(受念處四勝竟)  次分別知心
  修行正觀察  又生欣悅心
  還復攝令定  非是不定心
  定已心解脫(心念處四勝竟)  善修解脫者
  不令心退沒  若入退減分
  則無有解脫  觀察無常斷
  離欲與滅盡  出息入息滅
  是名修行勝(此四相似法念處)  如是十六行
  自在心回轉  覺觸之所獲
  見得亦復然  若于見與觸
  不善識分際  是過應當知
  無智令修退  修行上增進
  不應緣于下  緣下亦如是
  不應上增進  若見二增進
  心住而等觀  任之則自成
  還到修行處

  勝念已成就  懈怠竟沉沒
  是則為退像  無堪于所求
  不染污無記  起諸腦惱退
  垢濁熱炎生  由是失正見
  振掉或關鑰(以灼反)  浮飄粗澀滑
  是五退減相  修行應分別
  望遠絕所悕  有見已墜落
  還顧睹深崄  是皆退減相
  長病誦止諍  多業遠游行
  彼時解脫種  是五退減因
  信戒聞舍慧  于是漸衰退
  身重與惛鈍  耽睡及沉沒
  是五應當知  修行退轉相
  恐怯多猶豫  驚畏不欣樂
  懈怠離所欲  不回向修行
  不習過修習  是二俱為失
  彼時解脫種  于是修行退
  三昧離相樂  爾炎皆消盡
  粗澀四大種  還從身內起
  掉動失正念  由是意憒亂
  其心不恬靜  斯從行者生
  一切諸瑞相  不顯現分明
  修行如是觀  欲見為甚難
  諸根悉馳縱  隨欲向所緣
  邪意普流散  樂著諸境界
  形消意愁慘  其身皆燒然
  如是燒然者  是說為憂退
  方便不精勤  后則生悔恨
  聞所應成就  欲進劣無能
  不趣喜勝處  或見勝不取
  皆由無智故  是說修行退
  自念有越戒  疑悔及諸覺
  意淡無滋味  是說修行退
  諸過定意羸  三昧漸消減
  心亂蓋所覆  是說修行退
  心舉調順舍  不觀時非時
  不了住起緣  無智故修退
  不知六時行  六界亦不善
  亦愚六巧便  是說修行退
  貪欲嗔恚覺  十想巧方便
  得向諸禪地  及法心妄解
  一切次第度  無知故修退
  不觀處非處  業報及正受
  禪定諸解脫  凈味愚不了
  諸根到處道  性欲不分別
  心隨眾雜相  是悉無知退
  于苦樂速道  其心不趣向
  如是意迷惑  必向退轉處
  起住與起緣  入出及方便
  六法不成就  是令修行退
  知法亦知義  知時亦知量
  自知與知眾  及知福伽羅
  于七愚不了  是令修行退
  興起諸惡法  習行卑賤業
  親近不善友  令是修行退
  錯說違所應  愛者心樂向
  當知是不久  必于修行退
  所止處及人  床臥等眾具
  斯皆非所樂  近令修行退
  喜隨諸雜相  損減所修慧
  棄舍所緣處  心不得真實
  修行舍本相  散心隨外緣
  雖欲還彼處  意眾不復樂
  遂失長養分  其心不一定
  身無復滋潤  悅樂亦不生
  所依不可樂  身意俱錯亂
  三昧不復起  其心永不住
  如是不住心  必于修行退
  愛見慢增禪  于緣心味著
  有此累念生  是說修行退
  身如利刺害  或復極振掉
  舉體皆煩壯  如蛇毒充滿
  有此三過惡  必于修行退
  得未得服行  他務意不閑
  習近三退法  是說修行退
  業與煩惱報  說是三障閡
  亦有解脫障  是令修行退
  方便想惡行  三摩提行地
  于彼不觀察  是令修行退
  方便想諸地  三昧行及余
  所聞隨悕望  則于發趣退
  生時作滅想  滅時作生想
  二想俱當失  是則修行退
  若于住法中  而作生滅想
  興此諸顛倒  是說修行退
  入時作出想  出時作入想
  二俱作住想  是說為顛倒
  欲斷煩惱得  修行正方便
  由彼得力故  相似諸相生
  相似相既生  修行心隨轉
  煩惱即時起  是說修行退
  退過諸駚水  漂浪修行者
  隨我力所能  少量退法海
  無量余退過  是深非所惻
  諸深明智者  自當廣稱說

  如我力所能  演說退過已
  今當說住過  修行者善聽
  若于入出息  無見亦無覺
  不解方便求  是則初門住
  聞慧既已生  應起思慧念
  不善解次第  愚癡住所縛
  若數已成就  息去應隨去
  不知隨順法  是說修行住
  如佛問比丘  誰習安般念
  有一比丘答  是念我修習
  汝有安般念  不言汝無有
  復更有勝妙  牟尼說當修
  方便道安般

  勝道修正觀  相行念已成
  不善升進法  是則住所縛
  愛著所緣境  進業心懈怠
  由是縛所縛  不能至勝處
  或有不可動  非軟亦非堅
  或強極牢密  亦如金剛像
  有此五障閡  不進亦不退
  是則住縛相  遠離升進道
  亂光及黑闇  忍自身不現
  譬燃濁油光  亦如翳目視
  光明不顯發  背舍諸喜樂
  寂止息樂分  彼終不復生
  猶如堅實物  而有濡相現
  或時修行者  住相亦復然
  相非隨所欲  而起隨欲想
  雖欲令隨意  終不從所樂
  謂相非所留  而欲強制持
  如是違反念  則為住所縛
  是想已成就  當知非所制
  住彼去留相  能到最勝處
  欲令涌作沒  或欲高為下
  于去欲使來  于住不欲住
  滅時欲不滅  終不如所欲
  修行住生滅  所行常轉進
  諸法相已成  終不舍自相
  若不舍自相  自相則顯現
  薄皮覆不凈  令不見身穢
  威儀及眾具  利樂翳身苦
  相似次第生  前后續無間
  隱蔽非常相  令不見身變
  施作服用受  攝持吾我相
  能憶念本事  隱身非我觀
  是諸相似相  修行不分別
  于彼起愛樂  而生功德相
  染著妄想生  不復樂升進
  不能取勝法  住過日增長
  非我相似相  此等不回轉
  如是不回轉  行者癡惑生
  無智住所縛  系著于彼處
  樂著生諸過  是相今當說
  爾炎漸損壞  分離及交亂
  破散叵和合  是則住相縛
  于身不巧便  自生分離想
  交亂或塵碎  是為住所縛
  守常無異想  眾色不次生
  種種眾妙想  亦不次第起
  流出而不住  其身漸消減
  相或來復去  修行不增長
  寂止既不生  于身無長養
  心不起悅樂  是說不凈舍
  彼不清凈舍  所見不鮮白
  亦不能升進  亦復不退轉
  如戲沙門像  少時生悅樂
  譬如借衣服  亦如夢所見
  為命不清凈  諂曲及余惡
  聚落知識所  自顯其功德
  覆藏諸過惡  犯罪不發露
  及余一切縛  垢污修行者
  仿佛有事相  而便起實想
  未熟謂為熟  未滅想已滅
  方便不等滿  而欲求升進
  如部含穟苗  是則住所縛
  業始無方便  相現堅守持
  過進心矜舉  如是住所縛
  或有修行者  而起斷常見
  是見令心亂  則為縛所縛
  或有修行者  身身細微觀
  彼為住所縛  厭心不增長
  厭心不增進  不能離貪欲
  若不離貪欲  何從有解脫
  解脫不成就  終不得漏盡
  不斷諸漏者  則無實智慧
  于彼身念處  住相已分別
  受心法念處  如是應廣說
  修行心不悅  彼喜亦不生
  身無寂止樂  當知是住相
  修行所受獲  信戒聞舍慧
  常守其少分  是則為住相
  有住縛比丘  往到阿難所
  迷于所住相  是今當略說
  得無相三昧  六年住所縛
  樂欲聞所說  常隨逐阿難
  不能進所業  亦復不退轉
  住于住境界  不得解脫道
  不來亦不去  解脫已而住
  住已復解脫  解脫已還縛
  或有修行者  住在不退地
  微細煩惱起  而不能覺知
  不覺煩惱故  不能到勝處
  于地無分別  亦無有退過
  地諸過不起  如是止于住
  或于住分中  而失眾妙相
  眾妙相雖滅  意猶順彼地
  意順彼地時  余分樂相生
  已有少樂故  心依寂止住
  因其寂止心  自謂作已作
  安止不具足  不得具足果
  無智翳心目  而自謂為智
  修行無智障  不覺所應用
  覺所應用者  于地能究竟
  彼住共地中  種種垢所污
  若使修行者  成就不共地
  如是知過患  彼終不為縛
  不識煩惱過  愚癡無實智
  于禪覺吉安  猶如象系樹
  修行觀爾炎  莫知所起處
  從其所依出  而自不能知
  不涌亦不沒  不見相所起
  亦不知滅處  過亦無過是
  所說諸障礙  皆是堅住相
  謂不由彼住  斯非明智說
  興造諸過患  若干因緣縛
  能用諸對治  眾妙復顯說
  所尊不恭敬  亦不舍憍慢
  自隱覆其過  不向明者說
  我年既衰老  已為眾所棄
  或能失利養  令我生苦惱
  心常懷憂畏  深慮長嘆息
  我后當死時  將欲作何計
  隱過心憂惱  愚惑作所縛
  橫自生罪累  失大功德海
  味著現法樂  貪餐黠無慧
  棄舍后世果  興此諸過惡
  如是諸住縛  所起各各異
  修行無怯劣  能治所應治
  怯劣無方便  自謂無由進
  是則甚難拔  如象溺深泥
  如是甚難拔  懈怠心所欺
  長夜沒住泥  熱迫而趣死
  業行煩惱報  為此三障覆
  無智無勢起  永為住所沒
  久遠積癡冥  業行諸煩惱
  系縛斯等類  迷亂不自在
  習近諸過惡  遠離善功德
  令其意匆擾  如箭旋虛空
  蛇毒盛充滿  蝮蝎惡龍處
  巨海深無底  無澤大火聚
  盲人近彼游  闇往而不見
  修行住所縛  其過亦如是
  住過多無量  升進德亦然
  如海無涯底  是深不可量
  世間無知障  真實慧為燈
  持燈無放逸  彼明終不滅
  善說住分過  縛諸無黠者
  決定知境界  究竟非我分
  種種過所縛  是縛非一相
  當知業眾緣  唯佛能覺了

  比丘安般念  功德住升進
  能令智慧增  我今次第說
  功德住已進  進復功德住
  是故說修行  功德住升進
  修行于鼻端  系心令堅住
  專念諦思惟  正觀依風相
  入息與出息  系心隨憶念
  憶念若不忘  是初功德住
  彼功德住已  復起方便求
  更求功德時  住則生升進
  升進等起時  亦生功德住
  是名住已進  進已功德住
  善解安般相  功德及諸過
  息輕重冷暖  軟粗與澀滑
  阿那攝般那  是攝持諸根
  于彼所緣境  攝之令寂止
  外散心數法  攝還義亦然
  持風來入內  是故說阿那
  心轉于所緣  止令不復轉
  心于所緣起  亦復制令滅
  修行觀若增  制之令從止
  修行若止增  起之令從觀
  見增則以觸  觸增則以見
  得證與智證  二增俱相攝
  修行緣不寂  意寂止攝來
  身中清涼起  滅除諸熱惱
  掉踴不靜心  攝之令寂止
  勤方便回轉  其身悉充滿
  長養四大種  當知從息起
  是種復增益  行者報四大
  阿那力能起  寂止善法分
  我所大惡刺  亦能拔令出
  息短而漸滅  修行心安靜
  是故佛世尊  說名為阿那
  復次般那相  是今當略說
  毛孔諸竅處  先凈治息道
  前出名般那  始由入風起
  修行出息時  諸根隨所緣
  心心法俱順  是亦說般那
  出息歸于滅  乃入根本地
  正受及命終  斯由舍出息
  修行出息滅  次第阿那生
  滅盡三摩提  第四禪亦然
  般那既已滅  次第阿那生
  阿那時悕望  說阿世婆娑
  我觀彼死者  定無有是相
  彼息更生者  觀有如是相
  毒淤埿火蛇  此相似境界
  出息能攝意  不令隨所緣
  猶如制象鉤  名波世婆娑(出息有攝心義)
  舍除顛倒想  成就真實想
  離自在及常  唯為空行聚
  本無所從來  去亦無所至
  去來不可得  亦不須臾住
  慧智明見此  離諸知作者
  出息無作者  見則墮顛倒
  出息已過去  彼則不可見
  命斷諸息滅  過去亦復然
  安般諸功德  出息與入息
  眾物及字義  我已略說竟
  是種增故說  未曾相離用
  若為覺想亂  當習安般念
  已能應于數  則除內貪著
  于數若隨順  是則離不順
  志在無亂境  能攝諸亂想
  先數從一起  如是乃至十
  修行順此數  便得功德住
  已得功德住  則能求升進
  滅一切亂覺  佛說增上故(數門竟)
  數能滅一切  覺佛但言滅
  一切不死者  以增上故也
  內外出入息  去則心影隨
  決定善觀察  順是趣涅槃
  修行出入息  隨到所起處(出入息所起處同在臍)
  如是知升進  能離外貪著(隨門竟)
  安止極風處(極上下風際)
  三摩提等起  三昧既已起
  便得功德住(止門竟)  修行正住已
  種種觀察風  先觀于本處
  謂風所從起  此處為云那
  為一為二耶  冷暖悉觀察
  八種如前說  為總觀諸大
  唯在一種耶  觀時悉俱有
  以一增上說  修行觀風大
  造色從彼生  唯心與心法
  依彼造色起  非彼造色已
  而復有種大
  諸有入出息  是風名依種
  報風及長養  是為三種風
  或說入在前  出者在于后
  或說出在前  入者在于后
  皆有因緣故  彼作如是說
  如其真實義  慧者乃決定
  于臍處所起  凈治毛孔道(此報風開毛孔故名出非出外)
  由此風義故  彼說出在前
  毛孔已開凈  入者則在前
  如人初生時  阿那入故起
  息風最先出  是故說波那(此是真實義)
  息風諸種大  割截不生苦
  當知彼非受  謂受則不然
  以彼修行者  不患諸斷逼
  是故出入息  于身復非受
  識命若斷時  息則不回轉
  是則眾生數  必由命根起
  息則是身行  世尊之所說
  亦名根本依  眾生所由轉
  是息既已滅  命則無所依
  以能持命根  故說眾生數
  阿那般那念  緣風為境界
  雖曰正思惟  而非真實行
  一切所修觀  彼悉緣風起
  于觀有差別  次第今當說
  阿那般那念  分別有三種
  所謂從聞起  思慧與修慧
  于是安般念  比丘聞慧生
  一切時悉受  名字為境界
  境界出入息  正念思慧生
  當知彼緣名  時或復緣義
  阿那般那念  所起修禪慧
  悉已舍名觀  唯緣諸法義
  當知近境界  無有種種異
  亦非相續緣  說是等智行
  謂是安般念  無癡智慧性
  亦名為舍性  是則佛所說
  當知是慧性  舍根共俱生
  若使是舍性  則與余共起
  欲色二有系  無色無身依
  非彼最后禪  身密無息故
  或謂根本地  亦復是眷屬
  說言唯眷屬  非是根本地
  欲使彼舍性  在于根本地
  阿那般那念  應當在八地
  所言唯眷屬  如是說舍根
  知彼安般念  唯在于五地
  此定在五地  依是處回轉
  欲中間未至  及后二眷屬
  最上頂四禪  彼雖有舍根
  無有于彼身  凈治毛孔道
  第四及眷屬  彼中說二種
  報生與長養  唯無有依風
  出息與入息  是風名為依
  以身極厚密  無依說二種
  佛說出入息  四禪正受刺
  亦言咽喉處  明知有所說
  是彼方便故  亦以禪義攝
  出息與入息  彼處定無有
  修行觀出息  上際第四禪
  已極風境界  于彼正憶念
  云何我是心  于緣究竟未
  或復更于上  少進重觀察
  或即于彼住  不作余方便
  修行如是觀  則能除疑惑
  修行極風際  是處善觀察
  當知如是心  則名除疑觀(觀門竟)
  于上觀察已  依風還止住
  觀察所應已  復起余所修
  若彼觀風心  于還善決定
  是說修行者  回轉巧方便
  如人游聚落  所作訖已歸
  修行如是觀  喜樂遂增長
  已舍入息念  安處出息緣
  亦舍出息念  安處入息緣
  于數已究竟  息去亦隨去
  如是一切種  亦名為回轉
  觀察所應相  相相而回轉
  種種眾事觀  次第轉亦然
  善于回轉者  說此回轉義
  當知是回轉  修行智慧處
  從彼方便起  勝道現生前
  聞慧念已度  次第思慧生
  已舍欲界行  然后入修慧
  是悉名回轉  世尊之所說
  從彼未至地  次第入初禪
  乃至第三禪  其轉亦如是
  第四禪眷屬  若彼有風者
  是亦應回轉  入于根本地
  從彼起巧便  次第住起緣
  入出與優波  此六悉回轉
  舍共方便地  共地現在前
  舍共方便地  不共現在前
  舍不共方便  不共現在前
  緣相方便地  展轉究竟地
  是名上回轉  明智所稱說

  (圣人凡夫共有法。名為共地。從緣至緣名為轉諸相。諸方便諸地次第轉亦如是也)

  如我智方便  已說回轉義
  無垢清凈念  今當次第說
  如令彼修行  須臾抑止蓋
  是則為清凈  不凈非所應
  若已成就數  能舍內貪著
  此義應當知  慧者觀清凈
  隨順已成就  能舍外貪著
  如是正思惟  智者念清凈
  比丘心已住  不為亂所亂
  如是不動念  修行智清凈
  若已于風際  觀察離疑惑
  不復更求息  是則為清凈
  念地悉已竟  所依諸過惡
  不為則清凈  是說須臾頃
  阿那般那念  方便道所攝
  功德住升進  是義我已說

  功德住升進  及余方便攝
  修行一切地  共地不共地
  功德住升進  彼依勝道起
  種種相行義  今當說善聽
  梯揥既已起(心住處名)  修行心愛樂
  如是愛樂心  巧便功德住
  慧者善方便  起意勤修行
  如其功德住  是則巧方便
  將入微妙境  勿隨流注想
  慧者攝心住  如應善受持
  所住妙功德  澄凈無垢濁
  具足無減少  清凈安隱住
  淳一普鮮明  凝定而不動
  是緣由感有  時過復歸無
  色相次第起  種種眾相生
  修行正思惟  身心生喜樂
  于是功德住  具足攝止觀
  既能起身樂  心亦正安隱
  自地亦他地  功德住升進
  是今當略說  修行廣分別
  修行三摩提  巧便隨順念
  智者開慧眼  說名為功德
  心足處安立  說名功德住
  圣道修對治  說名功德進
  對治諸圣行  功德住升進
  隨地過惡心  所起悉能除
  修行勤精進  功德利增廣
  信戒聞舍慧  無貪恚癡根
  欲精進慚愧  除喜不放逸
  悅樂念定舍  正智余善法
  如是一切種  自地離諸垢
  其功德住立  即隨地對治
  是由精進力  助善長養心
  何于彼地中  種數不攝受
  功德住升進  自地以廣說
  自地善根力  他地功德生
  修行最勝義  此相今略說
  自地既增上  余勝凈法生
  當知是功德  他地而升進
  無量行方便  一切諸度法
  種種對治相  他地功德起
  謂于初念處  三念兼已修
  暖來及頂忍  世間第一法
  見道思惟道  無學道亦修
  諸禪與神通  無量無色定
  正法道品分  究竟漏盡智
  背舍一切入  妙愿智清凈
  身念善根力  乃起是諸法
  微妙功德相  一切隨順生
  若住系心處  是則自地相
  其相起在身  亦現亦復觸
  有時說近果  有時說非近
  或復有與果  或空無所與
  所謂近果者  是相近邊住
  若彼果不近  當知是相遠
  若使現而觸  是即與果相
  雖現而不觸  空相無功德
  譬猶無果樹  華繁而無實
  如人冷渴逼  遠見有水火
  彼終不起觸  但見相亦然
  空無功德故  于身無快樂
  喜悅極增長  息樂及寂止
  身心受斯樂  是說與果相
  功德及余法  自地與他地
  升進相回轉  四種俱亦然
  一切升進相  殊妙種種印
  蓮花眾寶樹  靡麗諸器服
  光炎極顯昭  無量莊嚴具
  慧說為勝道  功德住升進
  所起諸妙相  我今當具說
  修行者諦聽  于上曼荼邏
  淳一起眾相  流光參然下
  清凈如頗梨  其光充四體
  令身極柔軟  又復從身出
  漸漸稍流下  隨其善根力
  遠近無定相  彼成曼荼邏
  勢極還本處  根本種性中
  其相三階起  功德住五相
  功德進五相  不壞功德二
  半壞功德二  盡壞功德一
  復還系心處  住本種性已
  流散遍十方(十相生)  功德十相上(十相各生十相)
  各復一相現  又于流散邊
  生諸深妙相  于彼深妙際
  復生深妙相  上下輪諸相
  亦復如是現  于彼三階處
  種種雜相生  自相各已滅
  唯彼總相住  諸雜既已無
  寂靜行回轉  此三曼荼邏
  境分猶不移  順本功德住
  自體如前說  入息三摩提
  遍充滿下方  出息三摩提
  遍充滿上方  二俱滿十方
  正受妙甚深  如是隨意者
  是謂法自在  清凈系心處
  無法而不求  既生有長養
  成就諸功德  如天曼陀樹
  曼陀池生長  功德住升進
  種種眾妙相  是義我已說
  修行善守持

  已說升進法  所攝諸功德
  修行決定分  是今次第說
  善于出息念  入息俱亦然
  出入諦思惟  分別具明了
  此則決定分  世尊之所說
  一切諸善根  各各盡自相
  最勝無上智  說名為決定
  彼諸修行者  安住決定分
  出息入息時  正觀無常相
  息法次第生  展轉更相因
  乃至眾緣合  起時不暫停
  當知和合法  是性速朽滅
  法從因緣起  性羸故無常
  一切眾緣力  是法乃得生
  虛妄無堅固  速起而速滅
  非常毒所毒  其性不久住
  修行如是觀  此則決定念
  譬如運行天  息變疾于彼
  決定無常想  修行趣涅槃
  非出息未滅  而有入息生
  非入息未滅  而有出息生
  如是諦觀察  修行決定分
  粗澀利刺生  種種苦逼相
  謂息出與入  一切時迫切
  于息能覺了  具足眾苦相
  如是諦思惟  說名為決定
  自相無堅固  寂滅空無我
  因緣力所起  從緣起故滅
  舍利有我相  常住不變易
  如是顛倒行  一切悉遠離
  唯作真實觀  是名為決定
  非我無牢固  亦無有自在
  非彼出入息  曾有覺知相
  諦知無我故  是說為決定
  當知是智相  相似圣行名
  此則為方便  非彼真實行
  比丘安般念  雜想覺所亂
  既亂心不悅  應當從數起
  或從入息數  或從出思數
  思亂覺觀想  由是究竟離
  慧者于入息  系心行數時
  一入數為一  不雜數出息
  專念不亂數  如是乃至十
  舍彼十出息  從此得決定
  此則說具足  成就根本數
  更有余數法  修行方便起
  若于根本數  不能起決定
  促息使易覺  方便令心生
  當舍二出息  然后數入一
  定意心不亂  第二數成就
  若于二方便  猶不起決定
  乃至越十出  然后數入一
  正念心不亂  次第至具足
  是說修行者  十種數成就
  如上十種法  是則數究竟
  于上更復舍  增數非修行
  修行如是數  是則數法成
  成已應當舍  復進余方便
  修行于數法  若復不成就
  應更如前說  還從初數起
  方便成數法  便得決定分
  數法已成就  慧者心隨順
  六種如前說  修行正方便
  修行于六種  疾生厭離想
  不樂著生死  勤憂斷煩惱
  修行心遠離  一切有為法
  當知是離欲  清凈決定分
  或說長在前  或說短在前
  如其決定義  今當次第說
  謂出息始起  說言短在前
  是說非所應  勢漸增進故
  息去漸久遠  乃至未還間
  當知盡是長  謂短則不然
  出息漸增長  未到究竟處
  是中所觀察  說名長中短
  一心勤方便  專念正思惟
  增長至究竟  說名長中長
  觀已風回轉  舍離余求想
  然后得決定  此則短中長
  入息極短時  還到所起處
  于是所觀察  說名短中短
  如是正思惟  修行善明了
  已得決定分  復進余方便
  滿身遍覺知  出入身行息
  修行如是覺  則為決定分
  譬如火熾然  光炎則長遠
  薪盡火將滅  光炎還漸短
  若更增益薪  光炎普周遍
  勢盡乃歸滅  四種風亦然
  或說于長短  內外互立名
  或二俱長短  如是種種說
  如彼汲深井  瓶下轉就遠
  既攝令還上  訖至復之短
  譬如仰射空  矢發疾無閡
  其去漸高遠  勢極還自下
  修行正思惟  觀察依風相
  初遠然后近  長短義亦然
  猶如牽旋輪  屈伸互往來
  往遠名為長  來近則為短
  息風迭出入  長短亦復然
  譬彼真諦觀  先苦而后集
  觀息亦如是  先長然后短
  若初禪息短  第二禪息長
  以違正受義  是說則不然
  于彼初禪中  息風勢極遠
  第二禪息短  正受漸差別
  滿身遍覺知  則依第三禪
  最后身行息  以離毛孔故
  此說諸三昧  隨順功德相
  修行安住彼  不為覺想亂
  何故初禪中  唯說長無短
  不舍諸所依  由是故息長
  彼以覺想力  能令息去長
  第二舍諸依  勢羸故息短
  甚深修多羅  佛說山頂泉
  涓流勢不遠  余處無來故
  如彼山頂喻  第二依亦然
  唯從其處起  是終不能遠
  彼說健士夫  負重而上山
  竭力令氣奔  息風急回轉
  既到安隱處  其息乃調適
  是喻說彼息  前短而后長
  所說健士夫  負重而上山
  以身力方便  是乃令息長
  如彼劣方便  不自力負重
  以無力方便  息微故不遠
  譬如壯夫射  能令箭極遠
  劣力無方便  勢弱去則近
  此喻應當知  是說長短義
  修行細微覺  一切諦明了
  如是十六分  悉名為決定
  如方便升進  分別功德住
  決定安般念  亦應如是說
  如彼所未說  諸余功德住
  是故我當說  如其決定分
  觀察風所起  根本極清凈
  修行妙微相  則于是處現
  于彼究竟處  摩尼寶三昧
  當知此功德  方便根本生
  已說妙方便  根本決定分
  余深正受相  一切如前說

  已說方便道  所攝決定分
  勝道決定相  是今我當說
  修行善決定  系心處堅固(謂爾炎也)
  身受與心法  于是正觀察
  說有六種因  是能成就果
  成壞各三種(成熟熟亦壞也)
  修行決定相  于是六種因
  方便善觀察  是則能次第
  疾得諸漏盡  復更有余因
  種種成壞事  如是多無量
  我今當略說  何等為修行
  水種所壞相  謂七日死尸
  毀變相已現  彼彼諸死尸
  青黑瘀爛壞  已壞膿血流
  惡汁相澆漫  潰漏若分離
  雜惡極臭穢  是悉水所壞
  內身俱亦然  乃至劫成敗
  斯由水大力  水輪極沸涌
  大地皆瀸壞  從彼三禪際
  周匝水來下  洪注極漂蕩
  有物皆消盡  一切情識類
  百谷及藂林  土地地所生
  悉為水所壞  眾生水所壞
  是皆依宿業  如上水災相
  無垢決定說  此諸一切種
  皆從三昧地  修行果所起
  當知是決定  修行善系心
  安住三摩提  是能于所緣
  明見彼種相  此地熟時熟

  (亦義言壞此地能壞煩惱時見壞相)

  充滿境界海  修行所見壞
  水大決定相  火大所壞相
  今當說善聽  識類非識類
  斯亦如上說  及自現火然
  一切皆消盡  乃至劫成敗
  世界悉灰滅  于彼火輪處
  熾炎大火起  亦從二禪際
  彌滿悉雨火  盛火普周遍
  世界俱洞然  于彼三昧地
  正觀思惟起  修行見此變
  火壞決定相
  風大所壞相  今當次第說
  如上諸種類  悉為風所壞
  大地及須彌  分散若粉塵
  一切盡磨滅  是皆風大力
  上際第四禪  下極風輪界
  災風從彼起  其中皆散壞
  一切風所壞  智者見真實
  如是正思惟  風壞決定相
  云何彼修行  常起深憂厭
  于前見苦法  隨憶念不忘
  八苦大地獄  各增十六分
  彼彼眾苦類  無量邊地獄
  眾生生彼處  隨行受眾苦
  我于此惡道  未離或牽來
  如八大地獄  誰能盡稱說
  其中無量苦  難可得邊際
  設人有百頭  頭各有百舌
  欲說地獄苦  窮劫不能盡
  如愚黠地經  唯佛善分別
  我悉能究竟  無有能測者
  輪回苦毒海  往返無量劫
  顛倒不善行  致此大苦果
  自見宿命時  是痛曾悉經
  修行憶本苦  便得順涅槃
  闇冥心增上  畜生不凈業
  受癡不愛果  種種苦報身
  九萬九千種  形類各別異
  空行水陸性  蚑行蠕動類
  隨業各受生  宛轉此劇處
  一切諸畜生  展轉相殘食
  我以愚癡故  悉增受此苦
  顧此而懷懼  心與厭患俱
  修行深憂厭  則于苦決定
  修行已如是  方便生厭離
  又復自億念  餓鬼無量苦
  咽細如針孔  巨身如沃焦
  于此無數劫  饑渴極熱惱
  見天降甘雨  欲飲成炭火
  如彼四大海  深廣無崖底
  飲之令悉盡  不能止饑渴
  裸形被長發  狀燒多羅樹
  于中甚久長  受此種種苦
  業風飄東西  吹身令碎折
  亦如狂飆起  摧破久枯樹
  我積慳貪行  不習惠施業
  故生餓鬼處  受此諸苦痛
  三昧境界地  修行思惟起
  種種別觀察  便得不放逸
  雖未斷煩惱  見此眾苦迫
  楚毒深憂懼  極厭生死苦
  既厭能離欲  如觀掌中寶
  貪欲既已離  便速得解脫
  譬如香美食  其中有蠱毒
  種種生死味  雜苦亦如是
  亦如篋盛蛇  有人負自隨
  若能覺棄舍  不為毒所中
  身亦復如是  四大為毒蛇
  智者能舍離  不為彼所害
  如愚執火炬  急持即自燒
  明人知時舍  不為火所焚
  樂著生死者  災炎常熾然
  若能覺舍離  不為火所焚
  譬諸恐怖處  亦如被燒舍
  蚖蛇毒[口*赦]聚  生死畏過是
  譬猶空聚落  又如彼虛器
  諸法空無我  真實性亦然
  此三惡道中  如是苦無量
  雖天有喜樂  是亦為大苦
  譬彼盛火然  貪愛熾如是
  久處在天上  常為欲火焚
  自憶忉利天  安處善法坐
  天女侍供養  無量極快樂
  四園列寶樹  花果妙莊嚴
  隨意五所欲  一切曾悉受
  時乘白龍象  游觀諸浴池
  縱意林流間  回顧彌日夕
  食必須陀味  飲則甘曼陀
  充實無疑患  受樂如大海
  又處內勝堂  天女進音樂
  妖艷極姿態  光色曜心目
  妙音六萬種  常聞美軟聲
  耳目隨彼轉  令我心醉冥
  諸天發微歌  聲與弦管諧
  偃臥聽音樂  寤寐皆喜悅
  諸根回五欲  猶如旋火輪
  須彌山王頂  安處快自在
  百一眾雜寶  間錯莊嚴地
  諸天共娛樂  經歷甚久長
  觸彼五境界  發動五情根
  一切悉奇特  皆是快樂因
  諸天共器食  隨福有差別
  見此異色時  心則生憂惱
  如是極愁慘  猶如地獄苦
  食此不凈飯  低頭內慚恥
  悔責本宿業  令我致此苦
  諸天阿修羅  自守貪彼利
  由是興諍怒  畏死大恐懼
  或為天給使  或復極貧窶
  我雖生天上  無異惡道苦
  于彼恒樂處  衰死二五相
  是相及命終  爾時最大苦
  方欲恣所樂  五衰忽然至
  若見是相時  愁怖不自安
  天眼卒便瞬  浴已水著身
  一切妙境界  其心不喜樂
  千種樂自然  加陵頻伽音
  今則寂無聲  當知七日死
  玉女悉舍去  余天共從事
  見已生熱惱  命終入地獄
  唯有賢圣人  了達無常變
  解脫生死苦  凡夫為燒然
  腋下流汗出  衣服卒垢膩
  見已大恐怖  是則凈業盡
  華冠皆鮮嚴  而今忽萎熟
  身體本光澤  一朝頓枯悴
  常所愛樂坐  今惡不復樂
  是五惡瑞現  當知死時至
  唯有見諦者  無此諸惡相
  我今說比丘  于是增厭患(梵本中無此一偈)
  諸天及天處  衰變不久住
  明智修行者  見斯無常變
  四寶須彌王  真金山圍繞
  修行慧眼凈  見此悉融消
  又諸大鐵圍  周匝四天下
  消壞非常相  行者見明了
  修行于天上  如是觀察己
  復于人道中  思惟正憶念
  或時犯王法  斬截身手足
  拷掠極楚毒  我悉遍經歷
  親戚永別離  悲戀為墮淚
  設集著一處  過于四大海
  計我從本來  人中所受生
  白骨悉積聚  高廣喻須彌
  流回三惡道  楚毒無過者
  人天所受苦  是亦多無量
  欲廣分別說  窮劫不能盡
  三昧境界地  思惟所生果
  觀察善明了  修行深憂厭
  我雖舍家業  不能成道果
  自謂為出家  未出生死獄
  我雖棄恩愛  名曰舍所生
  而不能免離  癡愛業父母
  徒自為人子  不從佛法生
  外假圣法衣  力不離癡惑
  舍彼五欲利  依止出家業
  而于佛法中  不獲少功德
  雖舍內貪著  而不得出要
  四念未成就  何從得心樂
  剃發毀形好  而不舍憍慢
  空失欲味歡  不得禪悅樂
  于五無間業  未能定不起
  譬如無舟梁  而欲越深水
  未入決定聚  復無生天業
  無明覆心眼  永沒生死淵
  應勤業所務  無有無作果
  作者終不喪  修行宜善思
  常受人信施  侵彼肌體分
  謂我有功德  自顧空無實
  由此利養心  翳我善功德
  深思克骨苦  即時興厭離
  未脫諸惡趣  顛倒見所縛
  不向平等路  牟尼一乘道
  得生難得趣  諸根悉具足
  值佛興于世  又得聞正法
  而不舍苦器  未渡貪欲海
  拔刀五惡賊  是亦未摧滅
  如是正觀時  修行向解脫
  作是憂厭相  則便生決定
  身為不凈器  三十六充滿
  譬如大地種  生育眾雜類
  身為隱覆聚  亦常假澡浴
  聚沫撮摩法  不久必當滅
  譬如毒蛇篋  四大篋亦然
  八萬蟲中舍  常共競侵食
  是身為災宅  四百四病惱
  種種苦不凈  一切內充滿
  譬如故空舍  亦如丘冢間
  壞器無堅固  說身亦復然
  無量眾惡聚  虛妄非真實
  顛倒起貪著  長夜嬰楚毒
  將復處胞胎  數數受生苦
  不見真實法  生死輪常轉
  始受迦羅邏  次生泡肉段
  漸厚成肢節  五種胞胎苦
  幽閉無日獄  生熟藏所迫
  長養于行廁  臭悶不凈苦
  出胎受生苦  輪轉老病死
  一切諸陰起  三相所迫切
  觀色如聚沫  受如水上泡
  想如春時炎  眾行如芭蕉
  識種猶如幻  虛妄無真實
  逼迫是苦相  因緣是集相
  寂靜滅盡相  出要是道相
  于此四圣諦  修行漸觀察
  思惟十六行  解脫生死苦
  略說一切法  自相及共相
  明知決定義  修行正觀察
  修行然慧燈  正觀四真諦
  能斷惡趣分  離諸受胎苦
  不復樂受身  嬰世之苦惱
  舍除利養行  獨處修遠離
  已能修厭離  不味生天樂
  況復著人間  忍受諸苦痛
  觀種如毒蛇  陰為五怨賊
  自覺貪欲患  長夜密侵害
  六根如空聚  塵賊競來集
  于此內外入  修行真實觀
  見愛如大河  涅槃如彼岸
  修行慧眼凈  觀法空無我
  如是知真實  不樂處三有
  明見諸法者  略說三成相
  及前說三壞  方便勤修習
  次第相行義  是今當更說
  一色種種觀  一一四種因
  決定知因果  究竟身念處
  受與心相應  觀時惟自體
  因緣果無量  其相同種性
  修行思惟起  悉依所依現
  心猶不調馬  如幻如猿猴
  無量因緣相  一切現所依
  二陰空無我  次合觀想色
  想合受與識  行二亦如是
  次第想色受  想色識亦然
  分別想受識  行三同想說
  四五漸和合  思惟壞自相
  總緣五盛陰  七處三種觀
  悅樂廣境界  還滅觀生滅
  一念見真實  具足法念處
  正觀陰種相  如化夢水月
  定慧轉增廣  彼則暖法生
  其心極寂靜  總見五陰相
  自身欲火燒  三界盡熾然
  諸相三三昧  正向解脫門
  初觀四圣諦  真實十六行
  成就暖法已  增進真實觀
  見佛身相好  無量諸功德
  第一寂滅法  清凈離煩惱
  圣眾功德海  甚深無崖底
  種種微妙相  現身及境界
  見已心歡喜  頂法具足相
  增進生法忍  五趣現境界
  惡道熾然滅  游息清涼處
  中住經生死  最上唯一心
  先觀無量苦  次見苦種生
  種轉增廣大  漸見苦集滅
  滅已然后觀  八圣平等道
  變滅無常相  粗澀逼迫苦
  空寂無眾生  不自在無我
  苦種是因緣  眾緣合為集
  種生故說起  興果名為緣
  苦集盡故滅  滅靜說寂止
  清凈離三有  覺說為妙出
  徑路是道相  平直說正義
  進向謂之趣  乘出故說乘
  四諦十六行  具足真實歡
  忍法次第生  世間第一法
  圣行正受地  得是三決定
  見道思惟道  次第漸究竟
  一切微妙相  各各隨地起
  成就實智慧  具足諸功德
  當知上所說  修行決定分
  諸有明智者  應作正方便
  信勤勿懈怠  常起欲慚愧
  于諸梵行者  常當愛恭敬
  自守修凈戒  威儀令安諦
  假使得利養  少欲知止足
  易滿亦易養  適身知量食
  亦如人膏車  不為貪味故
  曉了一切有  所生悉過患
  思惟善觀察  三有如火然
  如彼重病人  信受醫方療
  聞善知識說  觀察諦思惟
  常以清凈心  系身莫放逸
  寂嘿少言說  宴坐思實義
  丘壙林樹間  閑居修遠離
  無事樂山巖  窟中露地坐
  樹下敷草葉  如是清凈住
  修行內思惟  勤習無休懈
  專精求己利  遠離退住過
  必能得升進  決定功德分
  修行勤方便  具足諸善根
  我以少慧力  略說諸法性
  如其究竟義  十力智境界

  如我力所能  已說安般念
  修行不凈觀  次第應分別
  不凈方便觀  思惟念退減
  明智所知相  是今我當說
  修行初方便  自于身少分
  背凈開皮色  觀其所起相
  雖暫壞皮色  不力勤方便
  凈想還復生  說名修行退
  不能起所應  重令皮色壞
  凈想仍不除  亦名修行退
  修行愛欲增  應往至冡間
  取彼不凈相  還來本處坐
  所見諸死尸  我身亦復然
  一心內觀察  如彼冡間相
  彼為我作證  由是得真實
  已得真實相  不復起邪想
  如是方便修  慧眼猶不凈
  當知是顛倒  無智癡冥聚
  若于足指緣  闇亂心不住
  當于上系心  觀察求升進
  于上壞色處  其心復馳亂
  當力勤精進  方便離退過
  勿為煩惱染  令不至解脫
  自勉勤方便  疾得到涅槃
  自于身壞相  系念無分散
  日夜勤修習  莫令煩惱起
  修行微妙想  世尊之所說
  常能守護想  是終不退減
  具足觀內身  其念已堅固
  次應觀外緣  漸習令增廣
  于外已周滿  堅固三摩提
  當知是不久  次第盡諸漏
  如王無器甲  安足不堅固
  而欲御怨敵  必為彼所害
  修行于自身  愚癡未決定
  而欲觀外緣  是必于行退
  我已說比丘  無黠故修退
  更有余退過  今當說善聽
  當知修行退  沒在癡冥故
  或為盛煩惱  業行所障蔽
  有人因色欲  而起煩惱退
  于彼美艷色  癡愛覆正念
  種種上衣服  文彩發光澤
  瓔珞莊嚴具  金銀眾妙寶
  于先俗所樂  修行還顧戀
  因此動欲想  當知是必退
  形相計端嚴  處處著姿好
  一切身肢節  妄想起貪欲
  身體諸肢節  細滑柔軟觸
  憶此本所更  欲火還復熾
  或泣或言笑  歌舞相顧盻
  彩服貫珠環  文繡莊嚴具
  來去若容止  流轉行者心
  顧念是威儀  欲起令退轉
  有人情欲深  不專在四種
  愚癡增煩惱  遇形起淫亂
  是則極惡欲  疾令修行退
  由是諸愛欲  迷亂失正念
  相與想明了  是終不退轉
  諦自見內身  次外善觀察
  境界廣增滿  周匝見崄岸
  不識究竟處  修行疾退沒
  于身深愛著  怖異不能進
  修行生疑怖  是必疾退減
  若欲離疑怖  于身修厭患
  厭患想已生  其心猶馳亂
  當知修行者  是必復還退
  已說諸修行  不凈方便退
  若于勝道中  退亦如前說

  我已略分別  不凈退減分
  如其住過相  今當次第說
  修行煩惱業  增長內充滿
  不曉知度法  愚癡縛令住
  自于身少分  背凈壞皮色
  不知升進法  煩惱增故住
  或有漸升進  遍身見壞相
  不能求外緣  樂觀內身住
  若于外境界  修行心樂進
  欲去應隨去  方便勿令住
  未見究竟處  而便中路止
  癡冥住所縛  猶如象系樹
  骨想有堅相  其體密無間
  不次行眾想  亦不求升進
  又無厭離心  亦不能決定
  修行雖成就  不凈奇特道
  不能起勝想  令其身柔軟
  若不柔軟身  流覺則不生
  不能生流覺  是說修行住

  已說不凈觀  方便道住過
  若于勝道中  住應如前說
  今當次第說  不凈升進法
  先總相思惟  系念不凈緣
  次住身少分  正觀察自相
  自在及外緣  二種說無量
  行者于內身  自在三摩提
  勤習正方便  周滿究竟處
  外緣無量者  境界普周遍
  而于彼正受  不能數自在
  又自觀內身  是亦說無量
  謂于自身處  種種眾多色
  筋連與肉段  其數各五百
  提賴與揵大  是皆有六種

  提賴似果。揵大似癰。盡在腹內。

  三十六動物  三百二十骨
  節解九百分  九十千種脈
  宣氣通諸味  三萬六千道
  身中諸毛孔  九十九萬數
  身內侵食蟲  戶有八十千
  內血外精氣  是二共和合
  先得迦羅邏  身根與命根
  是身不凈起  出自迦羅邏
  結業之所起  愚惑生樂著
  二種重煩惱  愛恚癡冥心
  謂初受生時  興二顛倒想
  于內生愛欲  于外起嗔恚
  男有如是想  女則上相違
  不凈迦羅邏  迦羅邏起泡
  從泡生肉段  漸厚成支節
  出胎名嬰兒  轉次為童子
  如是漸增長  盛壯謂中年
  年逝形枯悴  朽耄日衰老
  識滅壽命終  身壞白骨現
  青毀節節離  消碎盡磨滅
  如是十五種  修行觀自相
  始從迦羅邏  次第衰老死
  七日漸毀變  乃至灰滅盡
  宿世曾修行  先從迦羅邏
  出生至老死  次第諦觀察
  白骨青赤相  肢節皆離散
  骨瑣及羸朽  腐壞盡磨滅
  彼諸修行者  思惟不凈念
  有從因觀察  或果方便學
  成就深妙慧  能了是相義
  觀察迦羅邏  乃至一切分
  四大和合凈  造色五情根
  無量極微種  一切從彼起
  當復更觀察  死后次第相
  日日漸變異  乃至于七日
  無復有來去  視瞻笑語言
  容止悉已滅  舍離威儀姿
  死尸漸漸異  其色日毀變
  青等諸不凈  如是次第現
  膖脹膿爛潰  流漫極臭處
  種種諸蟲出  見已離色欲
  觀察本所著  已壞食不盡
  離散在處處  能滅全具欲

  上言端正非其本亦應言全具。

  自見枯朽骨  無復滋潤相
  久故極粗澀  能離細滑欲
  腐碎若塵塺  磨滅無所有
  成就如是相  遠離有形欲(有形不必患是眾生)
  五欲亦五壞  隨病而對治
  相對真實相  修行正觀察
  色變若離散  威儀容止滅
  羸朽及磨碎  是名五種壞
  此則自身中  無量諸境界
  修行正憶念  悉能得自在
  已說二無量  自在及境界
  修行不自在  亦已分別說
  于是不凈念  聞思與修慧
  正觀開慧眼  是說有三種
  作想有二種  時復不想住
  俱開解思惟  或時非開解(解即開也)
  第三性無垢  離垢清凈住
  不想不開解  是慧修禪起
  起身寂止樂  余二則不能
  心亦寂靜樂  是名為修慧
  滋潤身柔軟  此則寂靜相
  二俱不柔軟  當知非寂靜
  彼二不寂靜  一則安隱住
  是說色有中  修禪所起慧
  不凈觀一智  依止十地起
  根本及未至  亦說欲中間
  依住一界身  境界于欲色
  化生既命終  即滅無不凈
  身凈無余穢  不能起厭患
  唯觀彼生滅  變易無常相
  胞胎所生身  則有死尸形
  于身起凈想  不凈觀對治
  不求止貪欲  思惟習厭患
  更有凈對治  不作厭患想
  方便凈解脫  智者開慧眼
  謂于不凈緣  白骨流光出
  從是次第起  青色妙寶樹
  黃赤若鮮白  枝葉花亦然
  上服珠瓔珞  種種微妙色
  是則名修行  凈解方便相
  于彼不凈身  處處莊嚴現
  階級次第上  三昧然慧燈
  從彼一身出  高廣普周遍
  一切余身起  莊嚴亦如是
  此則凈解脫  方便不凈觀
  若能須臾頃  修習此勝觀
  是則順佛教  堪受一切施
  世尊所稱嘆  三界良福田
  說余一切相  功德亦復然
  白骨青瘀想  成就心厭離
  因是不凈念  方便度諸地
  所謂身念止  受心法念處
  暖來及頂忍  世間第一法
  見道及修道  乃至漏盡智
  因是方便度  一切功德地
  從初身念觀  乃至究竟處
  佛說不凈念  一切諸種子
  世尊說貪欲  利入深無底
  正受對治藥  當修厭離想
  一切余煩惱  悉能須臾治
  我已說不凈  方便升進法
  余有勝道進  相行如前說

  不凈升進分  相義我已說
  今當說修行  不凈決定分
  不為惡戒縛  亦非業煩惱
  心不背解脫  歡喜常志樂
  如是隨順生  粗澀四大滅
  柔軟寂止樂  三昧于中起
  從定生智慧  修行能厭患
  厭想已修起  則能離有愛
  思惟離有愛  解脫實智生
  已生解脫智  于縛得解脫
  從是得無為  究竟離三有
  是說名修行  成就決定分
  天王五威相  觀相壞煩惱
  漏過漸衰薄  由是究竟滅
  人王有五相  獸王相亦然
  諸地相明了  說名為決定
  動身四顧視  奮威暢大音
  自在獨游步  師子王威相
  于此十五相  修行生決定
  能令彼地中  一切諸垢滅
  系念三摩提  出諸煩惱縛
  惡露不凈想  能生厭離心
  青瘀等諸想  修行善決了
  更有余三想  明想及觀想
  第三說空想  修習寂滅慧
  凈色及自身  所起諸煩惱
  貪欲嗔恚癡  從是正觀滅
  此一一諸想  各三想眷屬
  能除貪欲等  結縛使惱纏
  是諸一切想  明審善觀察
  是名修行者  決定不凈想
  久故朽白骨  疏瘠羸相現
  破碎若塵塺(音昧)  一切悉磨滅
  從下次第起  方便壞所依
  凈慧之所說  修行決定相
  無量深妙種  一切普周遍
  彼決定真實  生如金翅鳥
  次起清凈地  平坦極莊嚴
  勇猛寶師子  牛王若龍象
  此諸未曾類  處處決定相
  始因不凈生  亦從不凈長
  初起迦羅邏  住于不凈中
  觀彼七日住  念頃不暫停
  修行善明了  是則說決定
  如是一切分  悉能知相義
  明見彼真實  念念有生滅
  因習諸骨想  修行覺意生
  能起覺支想  說名為決定
  彼諸修行者  分別三種想
  或有始習行  或已少習行
  或有久修習  是悉近決定
  隨彼智慧力  趣向有差別
  初業者始起  少習心已住
  久學能趣緣  是說三種修
  初業名始種  第二為長養
  最后能舍離  說名為決定
  不凈有二種  或共或非共
  如前三眷屬  是離共不凈
  聞思與修慧  三種不凈念
  于此一切種  修行諦明了
  善分別離欲  是說名決定

  安般不凈念  退住與升進
  決定真實相  悉已分別說
  修行界方便  廣略差別相
  甚深微妙義  今當次第說
  有因先修習  安般不凈念
  然后觀諸界  安樂速究竟
  自以方便度  此苦難成就
  頂上兩眉間  系念令不亂
  寂止潤澤生  三摩提增長
  所依已柔軟  三昧安不動
  擾亂不凈心  智者悉調伏
  已隨調伏心  安住修行處
  是處起明想  一切身分現
  初從一發始  如其相憶念
  于一見自相  然后總眾發
  次第三十六  自相總亦然
  佛說三十六  各各有住處
  或時彼諸界  合聚內觀察
  猶如明眼人  開倉見五谷
  時復有逆順  超越次第觀
  一界藉其下  余種悉處上
  次第相連持  一一知其相
  雜色不雜色  周滿悉觀察
  止心在一處  境界遍十方
  處處安置已  依是勤修習
  一發為百分  思惟正憶念
  復于一分中  分別五種界
  次于空界上  識相別觀察
  修行見無垢  清凈妙相生
  譬如水上泡  明凈無障翳
  是處觀諸界  各各見自相
  水濕地堅強  風動火燒熱
  虛空無障礙  別知是識相
  青黃赤白綠  及與頗梨色
  于此眾雜色  修行具足觀
  虛空堅固相  彌廣周遍住
  難沮喻金剛  金剛慧能壞
  于上曼荼羅  則有熟相現
  譬如火熾然  能破彼堅固
  或見生疑怪  其心大恐怖
  明者能決定  增益諸功德
  已壞虛空界  能起升進相
  融壞若流注  復碎如塵塺
  修行見真實  則生解脫相
  空界既已壞  上諸界亦然
  是則壞相上  有余壞相起
  若復余一種  于上觀諸界
  次第普周遍  俱壞如前說
  觀察六六種  六三及四二
  如是六十二  世尊略說界
  色壞有三種  剎那世極微
  無色唯二種  無為無壞相
  修界不凈念  則能舍貪欲
  順界方便觀  是治我慢藥
  觀界四無量  除滅嗔恚毒(一無常頃名剎那)
  阿難說是言  當修五念處
  世尊告之曰  更有第六念
  發毛爪齒骨  筋肉厚薄皮
  肪[月*冊]髓腦膜  脾腎心肝肺
  胞胃大小腸  屎尿膿涕唾
  垢污諸血淚  黃白及痰癊
  三十六不凈  觀察三種界
  是中濕相水  火熱地堅強
  諸有形色處  內外飄動相
  出入息語言  通利等回轉
  一切總說五  是相名風界
  眼耳鼻舌身  毛孔咽喉空
  山巖室宅中  內外無障礙
  如是一切種  悉名為空界
  于彼六情根  所生諸識種
  如是多無量  總說名識界
  佛言應當知  六界非有我
  不觀陰界相  計我及我所
  一切內外界  是處意回轉
  從是意行處  三受十八種
  六觸及四處  世尊之所說
  愛慢諸煩惱  悉于是中起
  是身眾微合  虛妄空無主
  非我非眾生  迷惑計真實
  佛告羅睺羅  觀界悉無常
  如是六種界  說從六處起
  修習六巧便  六時各觀一
  色處悉具足  無色唯識界
  彼種所依處  相行地境界
  對治與所治  如實知分數
  身中諸界種  還自生苦惱
  譬如養毒蛇  終為彼所害
  四大生造色  即共造色住
  和合相間錯  還為四大壞
  不凈方便觀  先于造色起
  安般方便念  要從四大始
  若彼修行者  增廣二方便
  四大及造色  和合等觀察
  始入根本處  彼先壞造色
  入已然后觀  所因四大壞
  定慧漸增廣  念處具成就
  和合總觀察  一切悉寂滅
  彼三十六物  臭穢壞磨滅
  此三與十想  修行增厭離
  佛說是根本  能及一切惡
  四十九種法  三昧于中起
  修行諦觀察  自身及欲界
  無量不凈種  穢惡悉充滿
  眾苦所逼迫  盛火極熾然
  無常變壞相  見已生厭離
  色界相似種  微妙相顯現
  深樂求出離  增進厭患想
  有覺亦有觀  離欲生喜樂
  寂然入初禪  內外悉清凈
  所依及境界  如練真金像
  自身處梵世  于中極娛樂
  又見五支相  身及境界現
  第二滅覺觀  內凈心一處
  從定生喜樂  四支身內現
  所依及境界  譬如真珊瑚
  第三處離喜  行舍念慧除
  身受樂三昧  五支相明了
  所依青琉璃  清凈甚微妙
  緣少身無量  諸根次第起
  第四斷苦樂  憂喜先已滅
  不苦不樂舍  念凈三摩提
  如是四支相  現身及境界
  出息入息滅  所依極淳白
  過色滅有對  是說入空處
  過空相識定  過識無所有
  過是無所有  非想非非想
  善知諸界相  不味亦不縛
  清凈四梵行  高廣無有量
  慈悲普周遍  喜舍亦復然
  根本四禪中  修起五神通
  三昧現在前  系心觀自身
  作輕及軟想  漸舉不令動
  境界現在前  離地如胡麻
  稍進如大麥  轉次高四指
  此床至彼床  漸漸能隨意
  飛行及變化  自在無障礙
  是名修行者  微妙神通力
  系心于自身  禪定現在前
  諦取外音聲  如其實皆聞
  系心于自身  禪定現在前
  觀他心所念  一心皆悉知
  系心于自身  禪定現在前
  自憶念此生  從胎及中陰
  漸見前身事  乃至百千劫
  一切諸所更  如實憶念知
  系心于自身  禪定現在前
  觀察眾生類  生死及形色
  隨其業果報  中陰五道生
  修行天眼凈  一切如實見
  根本諸地中  無量余功德
  修行心自在  一切悉具足
  所謂八背舍  勝處一切入
  背舍相有五  不凈與凈相
  色相煩惱識  略說是五相
  勝處先自身  內色外少色
  若好若丑一  外多二亦然
  內無有色想  外觀少多色
  二俱若好丑  是前四勝處
  后四內無色  外青黃赤白
  一切入四大  四色與空識
  觀外及內身  一相無差別
  諸辯妙愿智  無諍三摩提
  逆順與超越  無量三昧門
  明智決定觀  具足五種滿
  一身二境界  定相普周遍
  第三憶念滿  修行喜厭舍
  第四諸地滿  十處相明了
  三乘根具足  是說第五滿
  界方便成就  久遠癡冥滅
  能令意清凈  無垢如虛空
  如是諸功德  一切悉究竟

  修行者。若欲廣修慈心。先當系心所緣漸習令無量。滅除過惡心不諍競亦無怨結。無恚清凈。謂于親中怨三種九品眾生無量無數。安處十方盡三分際淳一樂行。唯除國土世界。于眾生世界周普總緣成就游。行者修慈方便。先等心思惟。總緣一切眾生。令心堅固滅除嗔恚而起慈心。是名總觀慈無量三昧。如是總觀猶為嗔恚所縛者。當于上親修別相慈。次于中親下親中人怨家次第修習九品慈心。漸離嗔恚心生愛念與種種樂具。與是樂已然后于一切眾生起法饒益心。修三種慈。廣大慈極遠慈無量慈。舍除嗔礙住仁愛心。隨其所應功德善根。一切佛法皆悉與之。謂與種種法樂修種種慈。先與出家樂。次與禪定正受樂。次與菩提樂。次與寂滅樂。彼修行者本曾所更及所未更。種種樂具自得他得清凈善根。乃至無上寂滅究竟無為。隨其修行意所想念。無量法樂等與眾生相現在前。樂想起已一一觀察。以相自證便得決定。猶如明鏡因物像現。慈三昧鏡亦因樂事。種種樂相悉現在前。或時修行為嗔恚所亂。作是思惟。我從本來由是嗔恚多所殺害。興諸罪逆入于惡道。于大地獄還受苦毒。或作蜂蠆蜈蚣毒蛇惡龍害鬼羅剎。如是種種毒害之類。今不除滅復見燒迫。以是方便能止嗔恚。又復思惟。罵者受者彼我無常須臾不住。二俱過去惡聲已滅后起。二人無故共諍。又今二人念念即滅虛妄無實。誰罵誰受何為顛倒。與空共斗計我。耳根從虛妄顛倒煩惱業起。彼人舌根亦復如是。因緣生滅誰罵誰聞。修行如是思惟時。嗔恚縛解能修慈心離垢清凈。如佛說。修慈者于四念處能得決定修習增廣。成就無量法門勝妙道果不復退還。是則三種方便大慈。若已離欲更修凈妙離欲慈心。深心饒益增廣無量得真實果。因此功德具足所愿究竟涅槃。所以者何。一切諸佛說慈為無畏。慈為一切功德之母。慈為一切功德鉆燧。慈能消滅兇暴諸惡。是故修行當勤方便。修離欲大慈。悲無量者。如慈境界怨親中人。悲亦如是。次第修習。如佛言曰。饒益眾生說名慈心。除不饒益說名悲心。若先于眾生起饒益心。以種種樂具悉施與之。然后觀眾生。唯見受樂是名慈心。若先觀眾生受無量苦。起除不饒益心。然后見眾生除不饒益。除不饒益已受種種樂非與樂也是名悲心。見凈相是慈。見虛空相是悲。樂行是慈。苦行是悲。是則差別。謂修行者見諸眾生兇暴諍怒殘賊殺害共相逼迫無有覆護。如是見已而起悲心為作覆護。又見眾生斬截身首耳鼻肢體苦痛無量無能救者。修行見已而起悲心。又修行住悲心時。見五趣眾生苦痛熾然無量燒迫。深起悲心興救護想。如是修行悲無量善根生時無量功德相現。若見此眾生受無量苦而不起悲。是則極惡無善根人。如是大悲一切諸佛本所修習。由是究竟一切智海。行者若能具足修習。當知不久必到是處。

  喜無量者。謂修行于慈境界。以六思念等諸善功德無量佛法。及自身成就戒定智慧一切功德。饒益眾生自樂他樂盡皆與之。見一切眾生得法樂已其心歡喜。其心歡喜則憂戚滅。憂戚滅已一向欣悅踴躍歡喜。念言快哉永使安樂。于一切眾生歡喜時。見有樂相輕微明凈成就此相。名為喜無量三昧。如佛說。修集喜等乃至識處。舍無量者。舍怨親已等緣中品。此唯是眾生無有差別。離慈悲喜唯作眾生行近境界近相。是故世尊說舍種種舍各自有相。舍無量不與彼同。謂平等清凈離苦樂相。舍相似相現。是名舍無量三昧。世尊說修舍無量乃至無所有處。已略說四無量相。余種種甚深相。行者應次第修習。

  若修行者。久積功德曾習禪定。少聞開示發其本緣。即能思惟觀察五陰。了達深法滅除生死。猶如大風飄散重云。亦斷一切魔所樂法觀五陰義。今當說。修行者。內自思惟欲渡煩惱海。起離欲生潤澤。自身快樂粗澀四大滅。隨順四大生。攝諸亂意能趣究竟成就智慧。若根本觀處堅固明凈。能起三昧離諸亂想滅除煩惱。諸微妙相于是悉現。如凈妙琉璃如水凈泡。行者見此明凈無垢相起。善念守持心不放逸。既不放逸則熟相起。熟相起已壞相現。壞相現已唯起法想一切寂滅。如是修行法相具足成就。得增上厭離意。堅固精進不可動轉。得甚深三昧堅固三昧不動三昧。修行住是三昧。能起五種明凈三昧遍照五道。月光三昧日光三昧凈琉璃三昧練金光三昧無垢頗梨三昧。因此五種明凈三昧。復生光耀三昧遍光耀三昧無量光耀三昧。

  復次修行者。因五種壞相能壞諸緣。一曰穿二曰剝三曰裂四曰壞五曰滅。以是五壞相壞一切法。修行五種三昧。壞境界悉清凈已。次復生五種三昧相。師子王三昧龍王三昧金翅鳥王三昧牛王三昧象王三昧。心無放逸故起此雄相。修行住此獸王三昧。各隨其類一切悉攝。又三昧力男女十相起隨類相。攝一切眾生于是悉現。若能分別此諸三昧相而不恐怖。是則名曰于一切諸法自在功德。

  復次修行者于明凈境界觀察陰流。從一處出分為二分。如是觀已還合為一。一一流中復見五相。相各別異布列境界。布列境界已還合為一。色如聚沫。受如水泡。觀想如炎。行如芭蕉。觀識如幻。是五虛妄欺誑之相。修行如是觀已。其身安隱柔軟快樂。復觀流所起處無垢相現。如水凈泡。漸漸增長充滿其身。修行心不放逸專念受持。持已凈相增廣周遍覆身。如明凈泡。離諸過惡更勝妙智生乃壞是相。是相既壞彼流流下遠注無量。如凈頗梨極知境界。極知境界已從彼攝還成曼荼羅。更有異相充滿本處。然后流至十方無量世界。至十方已各住自相。爾時修行明見無量色種。猶如山水漂積聚沫。一切受相如大雨渧泡。種種諸想如春時焰行。如芭蕉無有堅實。觀六識種猶如幻化。如是種種虛妄但欺誑愚夫。是名修行觀陰自相。觀陰自相已。復以智慧自照其身。專念觀察。觀察時見周匝熾然相起身處。其內有種種雜華凈妙珍寶周匝繞身。又自見身種種雜寶諸功德相微妙莊嚴。修行見是諸相已。慧眼開廣。自顧其身周遍觀察。觀察已復外觀陰相。盛火熾然即生厭心。勇猛精進欲度生死無邊苦海。修行于五陰熾然相厭離已。離欲相解脫相涅槃相一切功德相。次第起現。復次修行者具七處觀。觀五陰苦集滅道。復觀因愛生五陰厭患出離。如是于真諦中。方便種子慧生。于是七處善修三種觀義自相觀成。成就決定堅固已。然后得無垢息止修慧。是慧起已境界平正淳一無雜。復次得勝妙無垢思慧決定觀。五陰興衰念念磨滅見真實相。譬如毒飯食者必死。修行觀五陰三相所雜亦復如是。一念生一念苦。即一念時亦生亦住亦滅。彼念生時即與苦俱生。是故一念一念即壞。修行觀五陰如是生滅破壞虛偽無常過惡。即起無常行苦行空寂行無我行穿漏法不實法速朽法破壞法。如是無常義。如修多羅廣說乃至百句。修行盡行如是諸相。知諸法真實便得解脫。以賢圣地三昧想行。觀此非常相便起深憂厭。見有為過患不樂三有。復次修行者若觀生則非滅。若觀滅則非生。如是則不生圣行。要一心一相正向解脫然后智生。是決定圣行。圣行既起一切法相寂滅無余。癡愛煩惱及諸罪垢。能轉苦陰者皆悉除滅。滅已其心調伏。是見五陰無我亦無我所。以無常諸行觀察苦陰。觀察苦陰有八苦逼迫。于八苦相成就八行。所謂如病如癰如刺如殺無常苦空無我。四是圣行四非圣行。于苦陰決定觀其真實。如是四諦十六圣行。是則修行暖法初相。于真諦地得真實慧。觀察苦陰如燒鐵丸亦無堅固。向涅槃背生死。不貴有不樂生。譬如群獸獵師圍逼。以怖急力故超勇奔出。修行如是見生死熾然大苦圍迫。以厭智力超出無礙。復次修行者。思慧生時暖法種起。息止修慧生時暖種增長。到暖自地暖相滿足。息止修慧生時頂法種起。暖法生時頂種增長。到頂自地頂相滿足。暖法生時忍法種起。頂法生時忍種增長。到忍自地忍相滿足。復次于五陰悅可名為暖法。暖法觀五陰。于三寶悅可名為頂法頂。法觀十八界。于四諦悅可名為忍法忍。法觀十二入。俱觀三種。隨彼善根一增上故說有差別。是一切盡觀真諦。但忍于真實觀增。暖法想增。頂法信觀喜增。忍法智慧增。復次修行有三種緣。謂上下諸方三種善根。依此三緣各一增上故說(悅可本云出設)

  復次三種修暖依厭離頂。依觀喜忍依平等舍。亦隨彼善根一增上故說。當知一種修盡成就三法。

  復次修行當知。譬如有人有五怨賊拔刀隨逐常欲加害。前后五陰轉相煎逼亦復如是。佛言。欲求阿鼻三磨耶(此是見道名也)。當作達磨摩那斯伽邏。常觀真實義以圣行刀斷除陰賊。莫如劣夫。不能執杖為彼所害。乃至一切賢圣皆應勤修如是正觀。為現法樂故。為后世作大明故。斷一切苦本故。饒益眾生故。況于凡夫空無所得。而自放逸不勤修習。

  觀五陰竟。達磨摩那斯伽邏。達磨法謂世間第一法也。摩那斯伽邏謂一經心。譯者義言思惟。

  六入各于境界。縛無智眾生貪欲心故常起凈想。修行當知。于諸根境界防制非法。攝心所緣系令不動正觀六入。譬如空村離我我所不定義。是入處義牽下義。是入處義能將眾生入惡道。又內入相如燒鐵鏘如極利劍亦如利刀。佛言。若觀此相則能舍離。復次觀外入惡賊劫善珍寶。若修行舍正念。開諸入門馳縱六境。六境惡賊劫奪凈戒失諸功德。如鳥無兩翼而欲飛空。人無兩足而欲遠游。修行如是。毀凈戒功德故。止觀兩翅永不復生。欲出生死是終不能。如破瓶盛水須臾不住。破戒比丘亦復如是。三昧法水念頃不住。如天德瓶守護不壞。常出珍寶隨意無盡。修行如是。不毀凈戒則常出生圣功德寶。輕壞德瓶珍寶即滅。若破戒瓶則永失法寶。譬人截鼻照鏡不自喜樂。破戒比丘亦復如是。內省其身心不自悅。百谷藥木依地而生。諸善功德悉依凈戒。如栴檀涂身能除熱惱。凈戒清涼能止欲火。如如意寶珠隨所著處熱時清涼。凈戒如是。于煩惱火中能息熾然。犯戒比丘自惟罪深身逝命終必入惡道。心常憂悔死時恐怖。凈戒之人心常歡喜。生無憂悔死時安樂。凈戒為梯能升慧堂。戒為莊嚴具。亦為善戍衛。戒能將人至于涅槃。戒為良地生十善種子。教誡師水隨時溉灌。信根則生。無漏陰為干。四如意為芽。慈心為枝條。少欲知足為柯葉。七覺意為華。解脫智為果。寂滅法為甘露。戒香流出一切普熏。賢圣鳥王棲宿其間。悲為重陰清涼廣覆。辯才法師為蜜蜂王。和聲相顧嘗采精味。其樹修直堅固貞實。無有虛偽諂曲腐病。是則名曰功德大樹。諸修行者欲趣涅槃背三世苦向解脫城。漸次發行諸善功德息彼樹下。飲法甘露止三渴患。其身安隱能至涅槃。

  復次戒有眾多數。或一二三四或七或十二或二十一。若念念須臾頃。則有無量戒種。道共定共俱生戒。正語正業正命與心回轉。觀此諸戒其相各別。或淳凈無垢。或輕薄明凈。如是無垢戒相現于境界。修行于依緣念三處觀察戒相。若涂香柔軟離垢悅樂明凈潔白。是所依中相。若其地平廣妙華寶器。嚴飾之具眾寶滑澤。是名修行境界中相。譬如牦牛護尾。一毛著樹。守樹而死。不令毛斷。比丘護戒亦復如是。一微之戒守死不犯。妙相嚴身眾好具足。猶如秋月停照虛空。修行三昧觀此凈相已。乃至命終無復憂悔。亦無熱惱不復恐怖。安悅歡喜踴躍增長。生寂止樂粗澀四大滅。如是等名修行憶念中相。復次三種中更有雜相。嬈亂障礙失念意不住。請求悔過。不善惡業守死不為。夢中無犯。增益持戒。佛說戒為花鬘涂香莊嚴眾具。香風一方來是世界香。諸萬來是戒德香。或身無手足眼耳鼻舌。一切肢節悉不貌具。或身沒塵埃。或觀察自身離諸塵垢。澡浴涂身名衣上服是名修行。于依緣憶念觀察。尸羅種種雜相威儀。定共道共三種戒。悉已于中說此三種戒。更有無量諸深妙相。明智者當廣演說。修行已觀凈戒。欲破諸入山者。當修二法。所謂止觀。先當觀離惡悅樂充滿其身。粗澀四大滅柔順四大生。趣寂止樂一心不亂。自于內身系心于入相。當善守護入相所起處。觀察時白凈相起。比丘見此相當善守護如佛所說。譬如伏雞善護其子必得成就。比丘修行亦復如是。專精守護乃得成就。十二修果相現分明。修行善守護時。離諸放逸修果成就。境界凈妙離諸垢污。明如寶珠亦如懸水。境界廣滿身處少分周遍遠流。然后來還。還已一相現。復分為二分。還合為一。成曼荼邏境界。安住平正普現眾相。猶如眾星光耀布列然后乃壞。壞已各各流出還合為一。復周遍遠流充滿諸方。充滿說方已復還安隱堅住。住已熟相現。熟相現已有種種眾相周遍彌廣。微妙器服諸奇特相悉現。境界內入空聚。外色聲香味觸及三世三種法。善不善無記。一切悉現觀其真實。復次外六入如賊。內六入如空聚。亦說內外入為此彼岸。此十二入諸勝妙相增廣無量。佛說修多羅中廣說。復次修行者。于此境界熟相起起已復壞。間間有斷離相。斷離相流注極遠停住一處。如寶瓶盛水然后還開漸見寂滅。寂滅已復有諸余一切功德相生。諸入門中常雜相流出。各各出已復于一處成曼荼邏。曼荼邏上復有自相起。起已復熟。熟已不久寂滅。然后修行復加專精。更現清凈微妙禪相。現已如前次第寂滅。

  復次修行于諸入中更有種種妙相。于系心處決定相起。名髻中明珠。喻三昧。修行自觀身作二分。眾寶藏上有寶蓮花。修行自見身在蓮花上。眾寶妙花莊嚴圍繞。復次如世尊修多羅說六眾生喻。行者于此具足觀察。所謂眼為狗。走逐五色村。耳為鳥。隨空聲起。鼻為毒蛇。隨逐香穴。舌為野干。貪五味死尸。身為輸收磨羅。常樂入觸海。意為猿猴。常樂游縱三世法林。若六種眾生系著一處。不能自在。各游所樂。修行如是。以三昧正念系縛六根。不令自在馳散所緣。然后以清凈智觀法真實。癡冥凡夫六境中。貪著悕望無量惡法。如是正觀悉能除滅一切眾生樂著境界。自起障礙不至涅槃。是故修行欲壞生死趣涅槃者。當降伏諸根遠離境界。

  已說諸對治及所治。愚癡對治。是應分別。一切諸佛所設緣起。滅除癡冥生如實智。有甚深微妙隨順功德。今當略說。令諸修行功德增益。滅除愚癡觀察緣起。遠離斷常二邊諸想。知因緣和合有為法生。亦能降伏迷醉外道牽令隨順。第一空法慧眼明凈無明悉滅。修行觀緣起有四種。一名連縛。二名流注。三名分段四名剎那。連縛有六種。一曰生二曰分三曰趣四曰生門五曰剎那六曰成壞。生者從死陰次起中陰。中陰次起生陰。中陰眾生無明昏亂愚癡所盲。造作有業。中陰眾生見男女和合。無明增故生顛倒想。或生害想。或生愛想。欲與女俱者于男生害心。然后自見與彼和合。爾時欲心迷醉是名愛起身。見和合不凈謂為己有。是名慢起身。因母飲食而得增長。令身敷起。是名食起身。四大與迦羅邏。俱生得報身。是名四大起身。結業為方便二支既過。次第識種生。是名種子識。始處迦羅邏時。其心沉沒少所識知識不明利。是名為生得迦羅邏。已識明利故是名為識。是名生連縛也。分段者。從迦羅邏次起皰肉段。堅厚肢節。嬰兒童子。盛壯衰分老分次第生。是名分連縛也。趣者。謂遍至諸趣。修行觀諸趣相。是名趣連縛也。生門者。謂四生相續輪回不絕。是名生門連縛也。剎那者。觀五陰。念念相續生滅不斷。是名剎那連縛也。成壞者。一切境界起滅劫數始終。修行觀此成壞相續。名為成壞連縛也。是則修行觀緣起連縛也。流注者。謂修行觀剎那流至怛剎那乃至羅婆摩睺路妒。是名流注迦羅邏分。流注七日皰肉段堅厚乃至衰老分。是名流注起分住分起緣分入分出分方便分。一切正受巧便流注次第起盡名流注。諸趣回轉如旋火輪是名流注。如是一切無量流注。是則修行觀緣起。流注分段者。修行觀察從分至分故說分段能如是知則于緣起成就。謂無明增上。猶如盲人無有見相。如大黑冥遠離光明。或于前無見。或于后無見。是則偏盲。若前后無見是二俱盲。若離二盲則舍癡冥。得明凈慧眼。如是苦集滅道佛法僧寶無知。是名十種癡。十種癡滅名為十種慧。佛說無明為初因種三種業。若修行不知無明過患。則種三種業。業起已從是生識。諸識如幻種種悉現。從識相續起名色。于彼一身而有二相。譬如虛軟沮爛之物。內有諸蟲令外動搖。亦如野蠶初作繭膜。名色二相亦復如是。乃至諸根未成。說為名色二相。諸根既開名為六入。諸根始開未有所作。于觸愚癡不知適與不適。如雨渧注水水則泡起。情塵生觸亦復如是。外刺刺身觸從中起。亦如然燈油炷所成。是名修行觀爾炎觸相。觸相起已次第生受。譬如水泡三種相現。若分別諸根則有五受。受起已次生渴愛。譬如舌舐蜜涂刀。刃愛增諸煩惱名為取。取次生有。有三種業。業起當來果故名為有。已種生而未受名為未來生。生已熟謂為老死。二支說未來生時生相增上。佛說識分未來識生時名為生。名色六入觸受名為老死。前世愛取有能集今有故。于此生為過去。愛取是煩惱分故說為無明。有則是行。現在三支能種來生過去二枝。轉生死輪。彼眾生輪轉以無明覆故。八現在二過去二未來世差別故如是分別。當知轉時一切皆十二。

  復次更有余分因緣。今當說。從迦羅邏皰肉段堅厚肢節嬰兒童子壯年衰分老死分。于是十種分觀察緣起。復次于起住起緣入出方便分乃至余一切分悉觀緣起。復次是事起故是事起。謂彼眼色能起眼識。三事和合觸生受想思。是名修行異種觀緣起。復次修行方便觀諸入緣起。以明凈境界。自向觀諸入門。如是見已各觀自相處。破諸入山無量積聚熟相現已。流注十方極智境界。到彼觀察明智升進者。修住巧便。爾時聞思修慧。熟相壞相次第而起。諸余升進義如前入處說。復次是事有故是事有。是事起故是事起。謂修行者先壞內身次觀外色。猶如照鏡因物像現。如是所依相起外相亦起也。

  復次修行于諸不凈觀。其緣起先于方便處。系念令堅固。然后于肢節分解觀其緣起。起明相已無明相壞。依腳骨有[跳-兆+專]骨髀骨跨骨肩骨頸骨頭骨充滿十方。有漏業相普現。于下諸雜不凈相階級次第起。復次修行觀四因能生眾苦。展轉因鄰近因周普因不共因。復次修行觀果從生因生從有因有從取因。如是乃至行從無明因。行是果亦是因。從因推果。還至老死亦如是。若于無明求因必大恐怖而起斷見。無智闇冥余明甚微猶如螢火。如是猶復求因不已。自見唯與大黑闇俱。世尊說言。由不正思惟眾生。若與是俱則輪轉生死。無明縛故有輪常轉。無明為本余支所作各有相現。一切有支輪無明最自在。自在力所轉如奴屬其主。是無故是不作。是滅故是不轉。當知余枝皆如是說。死有四種。漸漸死頓死。行盡死剎那死。又說三種無常。一剎那無常。二分段無常。三種類無常。修行了此無常則遠離四魔破壞無明。明相顯現如明凈燈能消眾冥。乃至老死滅。諸明相起亦復如是。破壞無明諸積聚已。成就一相凈妙境界。行者身體柔軟光澤。光澤已身極明凈如明鏡像。如是相現明凈觀己。身內眾物各各自相一切顯現。如是觀成就名曰于界得度。何以故。有五種癡五種對治相。一界二入三陰四卑賤五垢污。是名五種癡。或觀界得度。或復觀陰觀入觀彼增功德。觀第一義而得度者。是名五種對治也。

  復次修行者入快凈琉璃三昧。于明凈境界觀緣起支。觀緣起枝時。便生易見想。如說。阿難白佛言。緣起易見。佛告阿難。十二緣起甚深無底難見難知。汝欲毀壞我三阿僧祇劫甚深微妙難得之果。云何欣悅而說是言。是深妙觀。我今當度。汝當隨我觀佛境界。佛境界海浮漂。外道無智闇冥。二邊愚癡離爾炎境界所不能入。聲聞辟支佛雖能少入不得其底。爾時世尊說是語已。即入甚深微妙爾炎住三昧自在正受。正受境界有三師子王。師子王上各有七寶池。七寶池中各有七寶蓮華。七寶蓮花上皆有坐佛。放大光明極聲聞境界。然后乃住是諸聲聞。從初發心至最后身。所種善根及諸緣起一切悉現。從是復起三師子王。師子王上各有七寶池。七寶池中各有七寶蓮花。七寶蓮花上皆有坐佛。放大光明極辟支佛境界。然后乃住諸辟支佛。從初發心乃至究竟。所種善根及諸緣起一切悉現。從是復起無量師子王。師子王上各有七寶池。七寶池中各有七寶蓮花。一一花上皆有坐佛。普放光明極菩薩境界。然后乃住是諸菩薩。從初發心至金剛座。所修善根一切功德。若業若果及諸緣起一切悉現從是復起無量師子。王師子王上各有七寶池。七寶池中各有七寶蓮花。一一花上皆有坐。佛放大光明普照佛法甚深緣起一切悉現。爾時佛以神力示阿難佛之境界已。語阿難言爾炎中更有無量無邊諸佛境界佛智所行如是甚深微妙境界。云何欣悅而言易見。汝智淺不及謂為易見耳。如上爾炎境界無量諸法現在前已。然后乃壞一切皆空清凈寂滅。寂滅已復觀勝妙。爾炎起佛法。身漸漸廣大周滿十方。無量法寶充滿法身。法身光明無有邊際。不共智慧所行境界。一切佛法甚深緣起悉現在前。然后乃壞一切皆空清凈寂滅無有處所。猶如虛空無所依止。如寶入手名為得寶。修果如是名決定相。阿難如來境界不可思議。我今為汝示少少耳。阿難見佛境界歡喜踴躍。白佛言甚深世尊。世尊爾炎境界難得其底。若我先知如來境界如是深妙者。寧使我身碎如胡麻。要當究竟佛法彼岸。如是一切名修行觀緣起。分叚剎那者。三世一剎那。一剎那三世。法未起名未來。起時名現在。已起名過去。一剎那生即一剎那。苦與無常俱故。當知眾行剎那頃不住。亦無所從來去。亦無所至雖轉亦無所去。去亦無積聚。一剎那起一剎那滅。剎那如一念。一念如剎那。前剎那聚已滅。滅時與后起。隨順四緣具足。后剎那起修行境界。觀一剎那間。有無量微塵無量微塵。一一剎那次第相續猶如連珠。譬如四善射人俱放四箭。有一人健行箭未至地。能就空中接取四箭不令落地。地神迅疾復過于是。虛空神疾過于地神。日月天疾過虛空天。如是健行天疾倍過日月。當知諸行無常迅過于是不可譬喻。如修行觀迦羅邏七日住分有無量剎那。當知余一切分亦如是。如是觀已離諸愚癡增益明慧。如是無量名修行觀緣起剎那。

  復次修行初入正受名為連縛境界。增長名為流注方便境界。安住名為分段境界。漸滅名為剎那。

  復次已說四種別相觀緣起。佛說總緣起。今當說二支種二支熟二支起二支牽。所種二支生長二支成就二支受二支。作人二支田二支寄者二支所寄二支。受寄者是說名有支。修行觀緣起。或五陰或四陰。五陰欲色界。四陰無色界無常空等諸行。于陰決定真實。決定真實已。決定相現在前。是事有故是事有。是事起故是事起。是事無故是事無。是滅故是不作。譬如有鉆有燧。有人方便煙火。乃出因薪熾然。亦如因樹有蔭因日有光因燈有焰皆從緣起。無明不言我能生行。行亦不言我從無明生。當知一切有支皆如是。是空法寂滅法無所有法。作者不可得。但有無明諸行和合有漏法生。受為軸轉有支輪生諸結縛。諸結中愛支增。諸縛中取支增。諸使中識支增。諸纏中無明增。向生結增。受生縛增。諸識漂利使增。于境界愚癡煩惱增。如是煩惱業縛能轉生。果有輪常轉漂。無智眾生隨義增故。說有差別。當知諸分皆有結縛使纏。

  復次修行六種觀十二緣起。于十二支隨順義說。謂安般念觀業支有支。以出息入息是身行。覺觀是口行。想思是意行。是故安般念是彼對治。界方便觀。觀識支生支。識增上故處胎。識于諸界增上說七識界。是故界方便觀是彼對治。陰方便觀觀名色支老死支。是故陰方便觀是彼對治。破諸入出方便觀。觀六入支觸支。是故入方便觀是彼對治。緣起方便觀。觀無明支受支。是故緣起方便觀。是彼對治。何以故受及無明。是諸煩惱根本。是故智慧是彼對治。愛取二支染著凈故不凈是對治。

  復次修行觀十二緣。或時從因度或時從果度。或從無明行乃至老死。或觀識乃至老死。或三事和合生觸。觸生受受生愛愛生取乃至老死。或從愛取有生老死。或從老死乃至無明。或觀老死乃至識。如佛城喻經說。

  復次修行于四念處觀十二支各增上。身念處觀六入支。受念處觀受支。心念處觀識名色支。法念處總觀余支。說此義已而說贊偈曰。

  方便治地行  乃至究竟處
  無上法施主  說是傳至今
  我從彼勝聞  撰說深妙義
  章句莊嚴集  欲令法久住
  佛法深無底  修行亦無邊
  以我少智力  宣揚無量法
  是深非所測  如蚊嘗大海
  唯彼已度者  然后乃究竟

  六十二界六種六情六塵六識六界六覺。謂貪恚癡三不凈覺反是三凈覺也。苦樂不苦不樂憂喜舍六。

  三欲色無色界。又色無色滅界三世法。軟中上法。善不善無記法。學無學非學非無學四。二者食非食漏無漏。依欲依出要有為無為。三十六不凈。次第發毛爪齒薄皮厚皮筋肉骨髓脾腎心肝肺小腸大腸胃胞屎尿垢污淚涕唾膿血黃白痰癊肪[月*冊]腦膜。

  剎那數。百二十剎那名一怛剎那。六十怛剎那名一羅婆。三十羅婆名一摩睺路妒。三十摩睺路妒名一日一夜。一歲中唯二時二日。三十摩睺路妒晝夜等。謂羯提月白分八日八月名羯提。后半月名為白分。陛舍佉月白分八日二月名陛舍佉。后半月名白分。此二時二日晝夜。各十五摩睺路妒。從是后羅婆流或晝減夜增。或夜減晝增。名為流晝夜等。各三十摩睺路妒。

  (謂羯提月白分八日。陛舍佉月白分八日。羯提月者。謂七月十六日。至八月十五日。是八月名后半月名白分。陛舍佉月者。正月十六日。至二月十五日。是二月名后半月。名白分此二時二日。晝夜各三十摩睺路妒。從是后羅婆流或晝減夜增。或夜減晝增。名為流)

乾隆大藏經·西土圣賢撰集·達摩多羅禪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