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土圣賢撰集·第1326部
佛使比丘迦旃延說法沒盡偈經一卷
失譯人名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尊者迦旃子  體道修律護
  見諸卒暴者  以偈開法路
  心常懷愴恨  思惟悲感事
  常勤務精進  顧后大恐懼
  正法垂欲滅  人年才壽百
  正法之光明  在世不久沒
  正法已滅盡  比丘眾迷惑
  當舍諸經法  圣覺之所講
  反受雜文章  廢捐佛所說
  見訓諸淺經  心意為欣悅
  常當共諍訟  違教背典經
  展轉興誹謗  各各相慢輕
  愚癡課難化  無智如株杌
  卿無所別知  不學佛正法
  釋置經義理  更互相求短
  吾身所聞傳  獨步無儔伴
  持中以著下  舉下著于中
  不復識次第  所說貴不窮
  證處設乖謬  反說無本末
  聞受皆浮漫  講論無清話
  斯徒眾惡意  謗訕于和上
  見尊睹師父  傲慢不崇敬
  是等共辯諍  心念甚愁毒
  著世慕豪貴  墮縛不自覺
  我覺甚真諦  卿誠無所知
  卿講殊倒錯  我言順典義
  各各共諍訟  用生毒害心
  貪得利供養  隨俗共浮沉
  習樂于居屋  不能自拔度
  從貪共談語  但說世間務
  時諸比丘舍  樹間及閑暇
  行止于聚落  兩中立精舍
  喜樂于憒擾  不慕處靜默
  展轉相侵欺  以自養妻息
  或有時比丘  客從遠方來
  寺主先自安  閑居乃聽之
  妒其所止居  嫉其有德名
  亦嫉于族姓  又復希法經
  見遠方比丘  顏色不悅和
  得其舍之去  于心乃為快
  貪著于供養  用興毒惡嫉
  矜莊相貢高  由是成忿失
  常念嗔恚惡  憍慢為自大
  所求無厭足  恣意隨塵穢
  毒事不應行  不欲誦受經
  終日笑歌舞  冥暮寢不醒
  斯等共聚會  言不及經理
  但說縣官賊  流俗行來事
  假使有學者  眾人所供養
  羨者求出家  言學比丘法
  假使有學者  白衣所崇敬
  務于雜碎事  因是得名聞
  所行不如教  自從利養起
  其年既幼少  多畜眾弟子
  其心懷諍亂  不能究所學
  沙門二三年  廣畜諸眷屬
  莫能謹慎戒  墮落于邪見
  或有說斷滅  或有講有人
  已住如是學  墮惡人須發
  門徒多鄙猥  少年相圍繞
  或時甚枯旱  或時復大水
  雀鼠及蝗蟲  災害并輻至
  五谷普罄匱  民庶咸饑饉
  窮逼于糊口  出家求安隱
  便行作沙門  不調越軌度
  不解于禁戒  眾會無救護
  茍且無羞恥  不能修慎行
  亦不樂法會  汲汲著財養
  以非法為法  所說違道義
  舉罪反輕重  亂經背賢規
  眾會至夜半  斗諍事彌滋
  然后乃說經  粗略不周備
  希簡說禁戒  具足斗諍事
  處處失義理  故正法滅盡
  適共斗諍已  遂乃結仇怨
  諸魔及官屬  用斯得人便
  諸天龍鬼神  來欲聽經教
  傾企遲聞戒  但更聞諍訟
  諸天人懷恨  不可比丘行
  行來共講言  佛法欲滅盡
  吾等舍天樂  故來欲受法
  不得聞正法  不如棄之去
  其有尊鬼神  心樂佛法者
  不念諸比丘  不復行擁護
  于時弊鬼神  兇暴行毒害
  取比丘精氣  令命無有余
  比丘多疾病  羸劣無氣力
  失神顏色變  勤苦遭眾厄
  展轉相憎嫉  疾病不相瞻
  或有至死亡  無護橫夭終
  貪著利財寶  衣食無限節
  曉知習俗法  邪業以自活
  販賣規賈利  出入求生息
  志尚在總務  孜孜無解極
  樂于雜碎事  求利欲救命
  棄捐度世業  細務自嬰累
  衣服不整齊  儀節不閑修
  不能將順行  如野馬獼猴
  遙見賢比丘  分衛知止足
  遠遠罵詈之  言不順禁戒
  如今日比丘  澹然無過失
  彼時諸比丘  默聲犯眾惡
  偷茍無羞慚  懈怠懷毒意
  斯等將來世  反當見敬事
  有仁賢比丘  具足知廉恥
  于彼失法時  乃更不見待
  譬如師子王  處在林樹間
  豺狼及犬狐  不敢食其肉
  命過身出蟲  還自啖其肉
  晝夜共啖食  毀滅其形體
  能仁大圣人  泥洹滅度后
  諸地水火風  不能毀佛法
  世間珍奇寶  不妄忽自亡
  蒼金出于世  紫金乃不彰
  正法在于世  終不自沒盡
  因有象法故  正法則滅盡
  譬如海中船  貪重故沉沒
  佛法斯亦然  利養故滅盡
  背經及圣典  以此為正法
  以法違于律  以非作法義
  諸邪見異學  五通諸學士
  不能毀法義  及所興布施
  其從釋迦文  因佛作沙門
  當毀于正法  令法至滅盡
  計劣諸男子  除發被袈裟
  皆當敗正法  令典沒不現
  不肯順禁教  戮力存法務
  恣心從所樂  猶如塵蔽驢
  于時諸學人  受取妄保任
  改定其券別  令錯所寄信
  畏于縣官吏  怨賊及債主
  戰戰相惡難  恐怖衣毛豎
  耕種及治生  遭值諸吏卒
  朝夕習穢欲  眾患所見惱
  將有三惡王  大秦在于前
  撥羅在于后  安息在中央
  由于是之故  正法有棄亡
  夷王大兇惡  處在于北方
  興師伐惡國  傷害諸萬民
  輕毀諸沙門  多犯于眾惡
  毀壞佛塔寺  破敗學精廬
  當于爾時世  郡國皆丘墟
  是等皆恐懼  愁憂而懊惱
  舍其北方土  奔趣于中國
  病瘦目不明  尪瘵無氣力
  不能舍北方  當為其所賊
  時少年比丘  不務沙門者
  便當脫衣服  恐怖欲自全
  于是中國君  當來伐夷王
  既已誅夷王  來還居監尼
  彼有尊比丘  名號曰尸師
  博聞靡不達  能悅諸國王
  王聞尸師言  心意懷欣躍
  愿欲請眾僧  興設大布施
  遣使詣十方  宣命于諸國
  諸人來詣此  今當大布施
  諸僧皆集至  其數有百千
  遭難皆憔悴  愿樂見大施
  諸比丘已會  百千設備足
  展轉相推求  各各相問訊
  仁和上所在  阿阇梨所至
  常所從沙彌  惡師今所師
  或傷或死亡  或亦見驅逐
  比丘既相見  啼哭不自勝
  彼時諸會者  其數百千眾
  懷惱失顏色  樂見大布施
  四面并云集  同會十五日
  講說佛典戒  尋復相忿懟
  斯等既忿懟  展轉不共和
  尊比丘教告  諸比丘默然
  吾當說卿等  示有佛法律
  聽我之所說  無得亂語言
  計此閻浮地  沙門佛門徒
  會同當共和  不宜長嫌故
  有大比丘眾  其數有百千
  欲得學道義  往會十五日
  有大比丘眾  雖有百千數
  我學設明達  卿等不能知
  設有一比丘  學能達悟者
  便可說本末  我學知其經
  時有一比丘  所學普通達
  有德名須賴  如是師子吼
  即時從坐起  叉手而住立
  稽首耆年足  便當師子吼
  吾不懷狐疑  其心無猶豫
  身所學經戒  今設為通利
  吾亦無眾難  心亦不進退
  吾所前學者  法律無所疑
  通暢于經典  明達于道義
  吾所學如此  諸賢宜奉持
  卿不達眾經  亦不解法律
  云何尊者前  而多自稱嘆
  尊師惡弟子  性兇懷毒害
  其名曰阿斯  即便害須賴
  時有大鬼神  信樂于佛法
  手自執金剛  遂打殺阿斯
  當于爾時世  地六反震動
  四方自然響  非人擊靈鼓
  至爾時四方  當有四大煙
  又復四大火  上方四面墮
  于爾之世時  世間為幽冥
  從是往不反  生民沒愚癡
  黎庶無央數  悲哀懷懊惱
  今日最末世  佛正法未盡
  曾見佛鬼神  信樂于道義
  縱身自投地  號躄不自堪
  諸比丘遭惡  如人喪二親
  今日最末世  佛正法滅盡
  從今日以往  無復說經典
  法律及禁戒  當何從聞聽
  諸天樹木鬼  曠野居神明
  悲感心憂惱  宛轉不自寧
  法燈為已沒  正典已毀滅
  今世最崩頹  法鼓不復鳴
  諸魔設歡喜  聚會相慶賀
  舉手而贊言  今是佛末世
  卻后將來世  當有是患難
  益當加精進  勉力求度脫
  譬如有賈客  失時心懷惱
  故宜加慕屬  無得復后悔
  聞時道法興  經典普流布
  說法者常存  勤心修佛教
  今日四輩人  展轉相恭敬
  聞佛法尚在  夙宵加精進
  身體自康強  未遭老病死
  以故當殷勤  念后大危懼
  及時諸國安  無有眾患難
  豐熟乞易得  奉修佛教禁
  沙門解羅剎  聞是法教戒
  前稽首作禮  耆年迦旃子
  惟吾身戰栗  毛豎心為寒
  失志不知法  不復識方面
  今我聞此言  心生大恐懼
  將來世見此  安能心不碎
  尊者迦旃子  興此悲哀已
  則為諸弟子  說正法未盡
  三百歲多解脫  三百歲聞戒定
  三百歲修佛寺  入千年青苑說
  說比丘樂無樂  習獨處床席居
  在于彼行無方  當降伏諸愛欲

乾隆大藏經·西土圣賢撰集·佛使比丘迦旃延說法沒盡偈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