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續入藏諸論·第1303部
佛母般若波羅蜜多圓集要義釋論四卷
宋西天譯經三藏傳法大師施護等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歸命般若波羅蜜  出生一切諸佛母
  而彼般若勝所依  畢竟無著滌諸垢
  為諸佛趣自性離  令眾生喜勝相應
  能取所取二俱亡  此中常性不可立
  由彼二取解脫故  斷見常見悉遣除
  從一切智所出生  稽首智能到彼岸

  我今于彼大域龍菩薩所造。佛母般若波羅蜜多圓集要義中。略釋行相為令諸小智者思念是義。可略知故。如彼頌言。

  勝慧等成就  無二智如來
  彼中義相應  彼聲教道二

  此言勝慧等者。即慧彼岸到勝慧謂聞思等慧。岸者。邊岸。到者。往而得到。謂由清凈妙慧能到彼岸。此中應問。何人能到。答謂諸菩薩。彼何所成就邪。即般若波羅蜜多成就。成就者。成辦義。如是果性增上意樂所成辦故。如八千頌般若教等。開示演說。是謂般若波羅蜜多成就。非于般若波羅蜜多聲中有所成故。若爾當以何義說彼成就。所以頌言。無二智無二者。無有二相名為無二。是智無二名無二智。如是所說。此中意者。般若波羅蜜多離能取所取。即無二智。菩薩成就如是智故。若或于彼色等境中著所取相。彼能取心。于無二智即有對礙。問若諸菩薩如是成就般若波羅蜜多。何故今此不言如來。謂以如來于一切處勤修諸行得成佛故。論自答言如來。如來者。謂彼如來。彼者。即是般若波羅蜜多。如來者如實而說故名如來。以彼如是普離一切分別網故。般若波羅蜜多即是如來。此中無二亦無分別。無二者。如來不離般若波羅蜜多。亦不即般若波羅蜜多。何名無分別。謂如燈光此如是義。是故應當如實了知。如諸智者。所說頌言。

  非智離于空  有少法可得
  此意言離者  性離非遠離
  彼二空異識  無少法可著
  二無實可轉  二我性不立

  由此證知。于如實相中。世尊如是說。是故能知所知若有性者。諸分別等有所依止。此應問云。若般若波羅蜜多成就無二智者。何故頌說教道二邪。頌自答言。彼中義相應彼聲教道。二彼中者。于彼聲中含教道。二義相應者。次第今說。謂彼所有教道二種。與般若波羅蜜多義和合相應。彼聲教道二者。彼聲之言如前已釋。教道二者。即是般若波羅蜜多方便。于彼聲中所含藏故。猶如種子。在含藏位其義亦然。如是當知。般若波羅蜜多聲說二種義。一者勝上。二者種類。彼勝上者。謂無二智相。其種類者。有二種類。即教道自性。由是二種和合施設。當知乃有宣說表示。復由依止如是等故。此般若波羅蜜多中所有語義。開演三十二品無增無減。此中所說為遣。十種分別散亂。又復顯示十六種空。復次頌曰。

  依止及作用  事業同起修
  分別相及罪  稱贊如次說

  如彼頌中。有其六種。所謂依止作用事業相罪稱贊等。此中云何次第今說。

  所言依止者。謂佛世尊最初說智。由彼如是所依止故。所有甚深法門而能相續演說。非須菩提等彼能說者。能為如是和合依止。問佛所說智其相云何。答如佛于八千頌般若經初作如是言。須菩提隨汝樂說。諸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多。應當發起如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多。出生等為由如是佛威神力所建立故。彼須菩提。乃能如是宣說般若波羅蜜多而無障礙。此中如是所說諸義。說彼經中第一品故。

  所言作用者。即增上作用。謂佛說智為增上故。為說此法起說作用。即菩薩等眾作用次第。由如是故。乃能發起宣說此法。

  所言事業者。謂即所作事業。如是發起由此般若波羅蜜多教。如是安住。是故勤勇起修。除遣十種分別散亂法。及次第分別十六種空。如是應知。所言相者。標表為義。又相即形相。此中云何。謂若菩薩于此般若波羅蜜多法門。若書時若讀時。或有人等起疑心者。當知皆是魔事等相。若不退轉。是菩薩相。

  所言罪者。謂于此法作障難事。及謗正法等。或于般若波羅蜜多而生毒想。此等皆是感招罪報。

  所言稱贊者。謂稱贊果如經云。若有人以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人于此般若波羅蜜多受持等者。其福勝彼。此中復說何義而為依止。故有頌言。

  具信以為體  師資互證說
  說時說處等  得自量成就

  此中云何。所言具信等者。信謂信心清凈。謂諸菩薩由彼信故。于甚深教能生勝解。彼信有故。名為具信。彼信具故。而能為體。體謂身體。譬如有身為因。乃能相續修作諸行信義亦然。所言師資互證說者。謂世尊大師宣說此法。菩薩等資亦各宣說。如是說已。如應表示。所言說時說處等者。時者。所謂和合所作表示說時。各別決定印持所得處義。應知問彼說法者。當得何義。頌自答言。得自量成就。其義云何。自者。己義。量謂自量自所得量無相違故成就者。成辦義。謂說法者。諸所說事悉成辦故。如彼頌言。

  說法者應知  世間時處二
  說者有同證  然后得如量

  此中云何。所言說法者。謂說法人世間時處。二者。謂于世間相中先當了知。說時說處。然后依智如理而說。問此何等說。頌自答言。說者。有同證。謂有同證和合說故。問云何得如量。答所謂得此真實言量。非今所說時處等義。此中復以何義印可三十二品。故有頌言。

  一切如是集  我聞等所說
  和合如是義  最上三十二

  此言一切如是等者。一切者。普盡義。何等普盡。謂如是聚集我聞等聚集。如是者。謂如是所作如是此法。所言我聞等者。我者。自相所成聞。謂聽聞即聽聞此法。此中總意。若如是若我若聞等總聚而成。故云如是我聞等。問所云等者。等取何義。答等者。等攝時處。所言說者。說謂說示。是故此中說彼如是我聞等。所言和合如是義者。謂彼說者。若作若非作。彼等和合從初次第宣說。如是最上義故。最上者。最極勝上。彼言說體者。謂言詮故。問此何所說。頌自答言。最上三十二。三十二者。數量決定。謂說如是數中義故。是故當知此中所說亦無減少。問十萬頌般若波羅蜜多經中說多種空。此八千頌般若波羅蜜多經中。說十六空。與彼所說如何齊等。為有此疑。故頌止言。

  分別十六相  空如其次第
  八千頌中說  了異方便說

  此言分別等者。重重分類所區別故。名為分別。又分別者。即種類義。彼種類者。種種性義。此中何所分別。謂分別空分別何等空。即十六空。十六者。數之分限。此說十六空與彼十萬頌般若經中所說義。自齊等。頌云。八千頌中說者。是即八千頌。般若經中所說。彼如何說。是故頌言。如其次第如次者。不過越義。何法不過越。謂說空之聲。故下頌言。了異方便說。其義云何。異者。謂別異法。于彼別異法中取其方便。是故說者。異方便說。了者了知應當如是分別了知。所謂了知此異方便。分別說空。復次頌言。

  今此八千頌  如說義無減
  隨所樂頌略  如是義如說

  此言今此八千頌者。指法應知言無減者。謂無缺減。何等無減。謂如說義。即如其所說義自圓滿。或有問云。此中所說何故頌略。頌自答言。隨所樂頌略今此但說八千頌者。為彼聽者最勝意樂所宜聞故。是故頌略。略謂少略。所言如是義如說者。謂即如是所說之義。彼復云何。頌言如說如說者。謂如其言說。如是所說如理成就。非般若波羅蜜多法中義有差別。但為軟中上品所有根性隨欲攝受。是故世尊由此因故。少略說此般若波羅蜜多。如其次第以異方便說十六空。如是所說顯明開示。復次頌言。

  菩薩我不見  此說實寂默
  能受內諸事  彼說即為空

  此言菩提薩埵等者。菩提及薩埵。此即是菩提薩埵。菩提者。謂無二智。薩埵即求菩提者。而此薩埵名菩提薩埵。即彼菩提薩埵我不可見亦不可得。我者己義。所言此說實寂默者此者如是義。說謂言說。實者真實即勝義諦。寂默者。即是世尊。謂佛世尊身語意業皆相應寂默故。如是等說由佛威神所加持故。令須菩提能于此中說是語義。所言彼說即為空等者。彼者。即彼世尊。說謂說示。謂佛世尊。說此為空。說何法為空。所以頌言能受內諸事等內諸事者。所謂眼等內六根處名內諸事。以彼愚夫執實。能受世尊說。彼內事皆空。又新發意菩薩于中分別有實自性。如是等言說內空竟。復次頌言。

  色及色自性  此說亦復空
  此等外諸處  所受分皆止

  此言色及色自性等者。謂色聲等外六境處。又色者。即是色處。所言色自性者。色謂自色。如所有相彼相不生。以不生故即自性空。然彼自性亦不可壞。譬如人角其義應知。所言此說者。謂此如是說如是等言。復次此中世尊皆止止者。不作義。問止何法邪。頌自答言。此等外諸處此復云何。外諸處者。謂色等境。外諸分位皆悉無實。而彼異生執有如是實所受性。是故此中止此語義。如是等言說外空竟。復說后空。如彼頌言。

  色等相彼身  安住及相離
  向義若彼見  彼內即無實

  此言色等相彼身者。此中云何。是彼身。所謂內外二色處。是即彼身。所言安住者。即是器世間各別依止安住故。名安住。所言相者。謂三十二大士表相。所言離者。彼如上說皆悉離故。離即空義。所言向義者。向謂已往。已往之義名為向義。何等法是向義。如上頌言色等相。此復云何。謂若如是內外色處皆悉無相。即彼如是了知空義。如是聲義。是故應知。今此頌中先說三種空。所謂內外空大空相空。次說空空。如頌所言。若彼見彼內即無實。若者即若所有義。謂所有空智。彼者即彼身等。見者知義。知即了知。此中意者謂知空智。了境空已。即此空智于內無實而無所有。何況余法有依止性。此句如是說空空竟。此中復說自性空。如彼頌言。

  彼諸內空性  自性亦復空
  所有識相種  即起我悲智

  此言彼諸內空性等者。謂即所有內諸處空性相續此說。所言自性亦復空者。自性者。種性義。由彼如是顯明識相等。所言所有識相種者。所有謂若所有義。此中若識相若識性。彼等種性即我悲智生。悲者欲令他苦得離散故。智者即擇法相。若悲等若智等。是謂悲智。我者自相義。即自所有悲智二種。此意總說內識處等自性空故。復次后說二種空義。如彼頌言。

  不生亦不滅  有情此等明
  有情生死欲  彼說即為空

  此言不生亦不滅等四句頌文。此中合釋二種空義。所言不生者。彼八千頌般若經中說不生。言此止其生此中意者。謂本來不生性。生若無性滅亦無性。彼前性不生后性亦不滅。問此等云何。故頌答言。有情有情者。即五蘊身命。有謂有彼物性。情謂自所作性和合而言。故曰有情。明謂顯明。此中意說。若有情若生死。彼二皆空。是義顯明。而諸有情無有邊際。死此生彼六趣循環。無有窮盡輪轉生死。此生死者。即是輪回。如是行相。有情即生死釋義應知。問此何人說邪。頌答言彼。彼者。即彼如來真實說故。彼何所說。所謂說空即有情生死。二種空故。然彼無性此中亦離如執。彼無性此亦不然。若爾何故頌言欲邪。欲者。樂欲義。謂即有情生死二欲。若如是所欲畢竟。彼如是真實。如是等言說二種空義。謂畢竟空無際空。問何名無際。無際者。謂無有初際及無初分。此無際說空故名無際空。如佛所言生死先際不可表示。故復說后空。如彼頌言。

  佛法不可見  菩薩法亦然
  此等如所說  空彼十力等

  此言佛法不可見等者。佛法者。即諸佛法。所謂十八不共十力等法。如是之法。以清凈妙慧觀不可見。亦不可得。彼如是故所有分別。而為對礙。所言菩薩法亦然者。即諸菩薩法。所謂布施等諸波羅蜜多種種行相。入真實智如理而觀。亦無所見。所言此等如所說。空彼十力等者。此等者。謂此如是等教。如所說者。即如其所說。問此說何等法。頌自答言。彼十力等指上所明十力等法。所言等者。等攝十八不共法。又問。此法何所說邪。答所謂說空。空者自相離故。此中如是等說一切法空竟。復說后空。如彼頌言。

  別別所有法  此說遍計性
  彼勝義非有  諸法如是說

  此言別別所有法此說遍計性等者。此破遍計性。別別者。即各各義。謂此所有遍計性故。遍計者。取著義。取著何法。即色等法。此者如是義。說謂言說。此中總意。謂各別諸法勝義諦中。彼非有故。是故頌言。彼勝義非有諸法。如是說勝義非有者。即勝義諦中無自性故。問何法無自性。答謂色等諸法。如是說者。即此如是說。問何人如是說。答佛作如是說。觀彼所有勝義相空。彼相即是遍計性。空非唯能取相。于勝義諦中說彼空故。如是等說勝義空竟。

  此如是說義自明顯然。造釋者。別說頌曰。

  彼彼遍計性  處處皆執著
  此如是遍計  自性無所有

  復說后空如彼頌言。

  彼我等見斷  大士畢竟作
  而彼人無我  佛一切處說

  此言我等見者。即說我等見斷。我者。謂遍計所執。所有蘊等。等者。等攝人及眾生壽者。此中行相等。謂所等是我所有等釋義應知。見者謂取著之見。此中總意。于我等境。界中彼我等見斷。斷者壞義。作者謂畢竟作故。問何人作邪。答言。菩薩。又問。若菩薩者。何故言大士。答大士者。即大有情。此大有情普遍輪回相續而作此。即是菩薩若此中如是復何所說。所以頌言。而彼人無我佛一切處說。謂佛于一切處如是決定說人無我。如是等說無性空竟復說后空。如彼頌言。

  一切法不生  此所說亦然
  宣說法無我  一切處實說

  此言一切法不生等者。一切者。普盡義。法即是色等法。一切即法釋義。應知彼一切法悉不生故。此言不生者。即止其生此中意者。即本來不生性。非如彼相聚集。所得有其實性。頌言此所說亦然者。此謂如是說者。表示義亦然者。亦復說故。頌言宣說法無我者。法謂色等諸法。無我即無自性。問若爾將何表示。頌自答言。一切處實說。一切處者。即遍一切種。實謂真實。即法無我真如說。謂了知了知者。遮防為義。此說真如遮余法故。又問。何人實說邪。答謂佛世尊。如是等說不同外道所說空故。如是等說無性自性空竟。復次后說二種空義。如彼頌言。

  有罪及無罪  不增亦不減
  諸有為無為  所有諸善止

  此言有罪及無罪等者。罪謂過失過隨罪轉故名有罪。離罪及過。即名無罪。若罪無罪所有諸法不增亦不減。此言不增者。雖有所得而無增長。亦不減者。謂得無盡法出生無減。是故菩薩如實知彼無盡法故。所言有為者。謂諸有所作故。名有為。行相云何。謂即因緣所生諸行。無為者。簡非有為行相。云何謂擇滅等。頌言所有諸善者。問而彼有為無為所有諸善。復云何說。答此中當知。有為諸善無為諸善。若如次修若不如次修悉得無增減。此中意者。但于勝義諦中無實取法。所言止者。止謂止遣。止彼所有無相之言。如是等說有為空無為空竟。復說后空。如彼頌言。

  諸善空性中  彼出亦無盡
  此遍計分別  彼普攝為空

  此言諸善空性等者。諸善者。即諸善法。謂空性中有諸善法而非無性。何以故。頌言。彼出亦無盡。彼謂于彼聲中含諸善法故。出謂出生。亦者。相續說義。此中總意由諸善法如理出生性無盡故。彼即無減。諸菩薩事亦不間斷。頌言此遍計分別者。謂智者應當如實了知。如是所說遣遍計性。頌言彼普攝為空者。普謂普盡。攝謂總攝。謂此八千頌般若經中分別廣說諸空種類。此中如是相續所說。普遍圓集而總攝故。故名普攝。如是此中總攝空故。問如是空行相此云何和合。答此所說空但遣遍計所熱法相。此如是言即畢竟義。于是言中理自和合總集。如是所說空已。后復無空語義可說。復次當知。此中如是所說諸空。但為止遣有情取著。分別非說實性。何以故。而彼實性中說二種空故。所謂人空一切法空。如是等說無散空竟。問何名無散。答散謂離散。此散不散故名無散。無散體者。謂諸菩薩所有善法乃至無余依涅槃界中。彼亦不散彼亦無盡故。名無散。如是總說十六空竟。

  如辯中邊論慈氏菩薩說如是義。顯明開示故。彼頌言。

  內外受彼身  安住物皆空
  彼等智如見  所有義彼空
  獲得二種善  常利益有情
  處生死作利  彼善法無盡
  種性等清凈  獲得諸相好
  清凈諸佛法  菩薩亦成就
  人及一切法  此中無性空
  無性中有性  彼性亦復空

  復次此中今說除遣十種分別散亂法。當知此即起修行相。問何等是彼十種分別散亂。復云何止。所以頌言。

  十種心散亂  心散亂異處
  愚不得相應  無二智不成

  此言十種心散亂等者。謂新發意菩薩等有十種分別散亂。所謂無相分別散亂。有相分別散亂。俱相分別散亂。毀謗分別散亂。一性分別散亂。種種性分別散亂。自性分別散亂。差別分別散亂。如名于義分別散亂。如義于名分別散亂。此如是等十種。分別令心散亂。此心心所散亂。異處散亂者。謂散異動亂故名散亂。所言異處者。謂別異處有分位等。動亂所引。是故彼心不得相應。問何人不得相應邪。頌自答言。愚不得相應。愚即愚夫。異生愚者。謂若損若益及真實法悉不知故。問不得何法相應。頌自答言。無二智。無二者。無有二相名為無二。不著二之智名無二智。成就者。所謂成辦即決定成辦。此中如是所有理義。如頌所言不成者。謂諸愚夫異生心有散亂。于彼色聲香味觸等諸境中。心生取著。是故于彼清凈妙智不得成就。即不相應。問若無二智不相應者。此中復說何義。所以頌言。

  彼止息互相  為能所對治
  于般若教中  彼圓集所說

  此言彼止息等者。彼者即彼十種分別散亂。止息謂止遣。問何處止耶。頌自答言。般若教中。謂十萬頌般若波羅蜜多等教中。一切皆說如是止言。問止彼何法。頌自答言。互相為能所對治。互相者。此彼更互義。能所對治者。謂有相無相互。為能所對治行相。云何謂如所有有相為能對治。即無相為所對治。若無相為能對治。即有相為所對治。此如是等是為行相。問彼般若教中當如何說。頌自答言。彼圓集所說。謂此佛母般若波羅蜜多教中。如是圓集總聚要略。攝此十種分別散亂。說謂言說。此如是說是即如來如是最上真實了知。圓集普攝。于佛母般若波羅蜜多中。如是宣說。問所說云何。是故頌言。

  若有菩薩有  此無相分別
  散亂止息師  說彼世俗蘊

  此言菩薩有此無相分別等者。菩提及薩埵是即菩提薩埵。有謂不無。此如是說謂即有此無相分別。無相分別者。謂色無相分別。彼如是散亂即癡所作性。問有此散亂。其復云何。頌答言止息。問何人能止邪。頌答言師。師者。謂如來大師。善能調伏諸煩惱冤。又能救度惡趣等怖。故名為師。頌言說彼世俗蘊者。世俗謂世間。其世俗蘊謂色受等。說彼蘊者。謂令了知。有此蘊故除遣無相分別散亂。如是所說意者。世尊悲愍新發意菩薩等。是故為說世俗諸蘊。使令了知為除斷見。止彼無相分別非說實性。此八千頌般若波羅蜜多教中。說如是義。即諸般若波羅蜜多本母義理相應。復次頌言。

  此八千頌等  從初語次第
  至了畢皆止  說無相分別

  此言八千頌等者。此者如是義。如是八千頌本母所說故。等者等攝十萬頌。所言從初語次等者。即初語所成。謂從經初所起語言行相云何。如經言。須菩提隨汝樂說。諸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多。應當發起如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多出生等。頌言至了畢皆止者。謂從經初乃至經末。于中所說悉周竟故。頌言皆止者。止謂止遣。即于其中止彼無相分別毀謗之言。頌言說無相分別者。謂色無相分別。以彼分別色無相故。而墮于空。以斷有色故。所言說者。其義云何。說謂依法而說。此依法說。說事相故。行相云何。謂由初語言而為發起。乃至了畢其中所說多種語言。于彼言中成立別異發起行相。謂諸菩薩及帝釋天主上首等。此如是等當知皆是止其斷見。問若此等所說語言分位有所發起者。復有何等道理。依法而說。遣除無相分別毀謗之言。故頌破言。

  因言不如是  此唯說事相
  梵網等經中  知一切如理

  此云因言不如是等者。因者道理義。不如是者。此道理言非成就言。何所以邪。頌自釋言。此唯說事相。事者謂有所作事。有所修事。說謂言說。此中如是義唯說事相故。若爾即今和合道理義不成就。云何能令諸有智者于中觀察生歡喜邪。故頌通言梵網等經中知一切如理。此中云何。即梵網等所有諸經。且言等者。等攝云輪等經。彼諸經中皆如理說。何人所說。謂佛世尊。于一切處依如實理。自如是說。如是說者。自義成就。所言知者。知謂了知。了知此說如理如量。若如是說真實語義。是決定義。此復云何。若如前言道理說者。雖能除遣無相分別。彼有相分別旋即生起。是故今當如應開示彼相違門。如其頌言。

  菩薩我不見  而此等廣大
  世尊此止遣  有相分別亂

  此言菩薩我不見而此等廣大者。謂由最初起遍計性。于菩薩相而生取著。彼所取相于實性中。我不可見亦不可得。我者己義。此等廣大者。廣大即包廣義。此菩薩者。其義廣大。是故菩薩我不可見亦不可得。般若波羅蜜多亦不可見不可得。如是等所說為令止遣有相分別散亂。頌言有相分別亂者。相謂色等相。亂即動亂。分別者。謂于色等相中有所分別。于不如義中取著如義性。此如是等疑惑動亂。于勝義諦中無有實性。問何人止遣邪。頌自答言。世尊。此止遣問何所止邪。所以頌言。

  若不見彼名  境界行亦然
  彼蘊一切處  皆不見菩薩

  此言若不見彼名等者。若謂若有不見即不可得。問何法不見邪。答此菩薩名而不可見。若說如是名彼說不可得。且止此說。頌言境界者。如實當知非唯菩薩名不可得。諸境界等亦不可得。境界者。謂所行境界。是諸菩薩所行般若波羅蜜多。如是道相行亦然者。行謂普遍。諸行即所修所行。而此諸行亦不可得。所言彼蘊一切處者。蘊謂色受等。一切處者。謂遍一切處及一切種。此中意者。如實當知。以清凈妙慧于是一切處求菩薩相。了不可得。以是因故。菩薩不可見。是故頌言。皆不見菩薩。此中如是所說意者。但遣愚者。于佛世尊無染智中執有實名及境界等。彼不可得。非正了知而菩薩相。于圓成實性中亦不可舍離。若取舍離相者。彼無相分別還復生起。此義略說故有問言。若今如是于實性中無菩薩者。豈非前言有相違邪。頌自通言。

  此止遣遍計  普攝此所說
  乘一切智因  慧分別諸相

  此言止遣遍計等者。遍計者。謂諸有情所起顛倒之見。行相云何。謂于蘊處界中執有實性。今止彼故。不于清凈妙智中而有所止。頌言普攝此所說者。此者如是義。普攝說者。即作者。普攝而說。此普攝說是勝意樂。當知此等般若波羅蜜多義。如是普攝而說是為決定。即彼如是獲得究竟。問以何義故而作此說。頌自答言。乘一切智。因此如是義如理顯示。乘謂乘馭。一切者普盡義。智因者。以了別智而為因故。問何人乘馭邪。頌答言慧。慧者。大慧即是佛故。問何所說邪。頌自答言。分別諸相。相者所謂普集作用。故名為相。是相無對礙。問是何等相。頌言分別。即分別顯示諸行相故。非說實性。此如是等所說之義。如實觀察。乃至無有極微塵量外義。自性可得成立。是故世尊乘彼智聚。開示分別所有一切作用行相。問得何義故。乃能如是。所以頌言。

  般若波羅蜜  說三種依止
  謂遍計依他  及圓成實性

  此言般若波羅蜜等者。當知般若波羅蜜多有二種法。一者勝上。二者所行。勝上者。謂離煩惱所知二障之智。所行者。謂名句文言說之相。彼勝上者。即般若波羅蜜多。自性所說。彼所行者。即說法言義。是自性作用。問其所作用。此中云何。頌自答言。說三種依止。三種依止者。此復云何。如頌所言。謂遍計依他及圓成實性。遍計者。謂諸愚夫于無二清凈智中。遍計諸相執著對礙。此說名為遍計性。依他性者。謂無二智自性安住。無明種子二有對礙。而彼無明依他起故。此即說為依他起性。圓成實性者。謂即無二之智。即是圓成實性。問云何說為三種依止。所以頌言。

  無此等說句  一切遍計止
  幻喻等見邊  此說依他性

  此言無此等說句一切遍計止等者。無謂無所有。此句者。謂如是等諸所說句。等謂等其說法者。彼止言無。問此中行相其復云何。故頌答言。一切遍計止。一切者即普盡義。遍計者。謂虛妄巧異執著造作。止謂止遣。此如是等所說意者。謂若有聞一切說者。說止遣言。智者應當畢竟了知。一切皆是止遣。遍計有相執著。頌言幻喻等見邊此說依他性等者幻謂帝網。等者等攝乾闥婆城等諸幻法。幻者由他假法有所成故。今取彼幻喻此法故。乃名幻喻。見邊者。謂由彼喻曉如是法故。名見邊。此中意者。謂若有聞說幻喻等諸見邊義。智者當知。此即是說依他起性。此中當知。由彼幻等已見邊故。是故世尊有所宣說。問彼依他自性云何了知。圓成自性云何說事。所以頌言。

  有四種清凈  說圓成實性
  般若波羅蜜  佛無別異說

  此言有四種清凈說圓成實性等者。說謂表示。謂以四種清凈表示所有圓成自性。四種者。即有四種類。清凈者。無染義。謂由得彼四種凈故。乃名清凈。

  所言四種清凈者。一自性清凈。二離垢清凈。三所緣清凈。四平等清凈。初自性清凈者。即是無差別無二之智。行相云何自性者。謂本性不虛假。即真我性。于自性中有如是相。如摩尼寶映現和合。如佛所言一切眾生即如來藏。彼一切法與善逝等而無自性。此如是說即自性清凈。二離垢清凈者離垢者。即離諸垢染。清凈之義。已如前釋。行相云何。謂所行對治諸有。觀力隨生相應無二之智。此所作已所有世尊增上意樂事等。即彼實際真如法界。此如是說。即離垢清凈。三所緣清凈者。所緣者。謂即所有普盡般若波羅蜜多義等一切所緣境界作用。又彼所得性或所成性。亦是所緣。于是所緣中而得清凈。清凈之義已如前釋。此如是說。即所緣清凈。四平等清凈者。平等者。齊等無差義。即是平等微妙清凈法界大法光明。彼平等性乃名平等。于是平等中而得清凈。清凈之義已如前釋。此如是說。即平等清凈。如是總說四種清凈。即圓成自性。是故說此般若波羅蜜多諸有行相。如是言義此如是等和合作已。離虛假法。所以頌言。般若波羅蜜。此中云何。謂即所有般若波羅蜜多諸有所說言義。自性謂佛世尊一切如是。當知皆依三種相說。非離依他等自性別有所成義。此中所說行相云何。謂若幻喻等見邊說已。即是說彼依他起性。而無別異。若依他起性說者。即是幻喻等見邊。何以故。無復有法故。如是余處亦然應知。復次此中若說止門所有行相。即是說彼遍計之性而無別異。若遍計性說者。即是所說止門。何以故。此法無故。間圓成實性中。云何可有彼言說門。以彼法中無有性故。如是隨其所生分位。即彼如是所說分位而亦無實。所以頌言。

  十分別散亂  對治如次說
  此三種知已  若即若離說

  此言十分別散亂對治如次說等者。謂即所有十種分別散亂。今此次第說彼對治。即相違對治及能所對治。所言三種者。謂遍計依他圓成實性。如是三種如其次第知已者。謂了知已所言。若即若離說者。謂般若波羅蜜多教中。有即有離故。此中總意。若如是了知已。彼遍計依他等所有諸事相。或即或離。彼一一相如其所說。顯明開示。問此中云何若即若離說遍計等。所以頌言。

  如初語圓成  依他及遍計
  無相分別色  彼散亂止遣

  此言如初語等者。如者指法。謂此如是八千頌般若教中最初語言。如彼經云。須菩提。隨汝樂說諸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多。應當發起如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多出生等。此如是語。即最初語。此語依彼圓成依他遍計三性而說。如所說相即圓成性等自色相非無。若于如是自色相中。起色無相分別散亂者。世尊于此皆悉止遣。問復次此義云何了知。答如彼最初語中依三種義說。所有彼語今于此中略指其義。如彼經云。如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多出生等。出者即出離義。又出生義。或得無上道義。以要言之。或為種種義界。此如是說。由此出生一切義故。此中復能出生稱贊等事。謂佛菩薩等所有稱贊。彼稱贊相如前已說。又如經言。須菩提。隨汝樂說諸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多。應當發起諸境界事。所言樂說者。謂得樂說慧及得樂說光明。故名樂說。此如是等一段經文。即依他起性所說事相。若如彼經從須菩提乃至出生等全段經文。其中若有說彼實義。即是依彼遍計性說。又如經言。如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多出生等。此一段經文。即圓成實性所說事相。此中總意由此因故。依三種義宣說般若波羅蜜多。是故所說有即有離。復次頌言。

  彼佛亦菩提  不見說者等
  至了畢此知  止遣遍計性

  此言彼者。謂即彼因。此中云何。謂諸愚者于般若波羅蜜多教中。取著句義執實。能知所知起諸遍計故此止遣。問何法能止邪。答止法應知。問何人是說者。頌自答言。彼佛亦菩提不見說者等。此中云何。謂如所應安立句義。能覺了者即是佛故。菩提者。謂離煩惱所知二障之智。等即等攝菩薩聲聞。所言說者。即是佛等。謂若有于蘊等自性中。顛倒遍計者。佛為說彼止遣法故。此中如是即有彼說者。頌言不見者。如理應知。問而彼所說何等是其分限。頌自答言至了畢。謂此般若波羅蜜多教中。自初至末而悉周畢。是為分限。頌言止遣遍計性者。謂此所說佛及菩提不見等義。皆是止遣有相分別遍計性故。問云何此中但止遍計性。不止圓成邪。頌自通言。

  自性空彼色  俱相何所有
  此別異語中  了知已彼止

  此言自性等者。自性者。即本性義。空彼色者。謂色自性空。若彼智相見有色故。即有所取。如是一切計色有實彼為對礙。于俱相中而有增相。還成分別。所分別相其云何有所以。頌言。俱相何所有。俱相者。即二俱相。謂色自性于勝義諦中無所取分位。譬如人角。其義應知。是故但止遍計不止圓成。何以故。勝義諦中非有性故。頌言。此別異語中了知已彼止者。此者。因義。了知者。解了義。謂由于彼別異語中。善了知已。即能遠離。所言彼止者。止謂止遣。謂即止彼所有遍計。此如是等當知。皆是止遣俱相分別散亂后。當止遣毀謗分別散亂。如彼頌言。

  此不空故空  如是語所說
  諸毀謗分別  一切說皆止

  所言此不空故空等者。謂佛世尊于般若波羅蜜多本母中。宣說如是不空故空。所言如是語所說者。謂即說此如是語故。所說云何。所謂不空故空。空性離故。所言諸毀謗分別者。若有于此不空故空中。取空自性者。是即毀謗分別。今悉止遣。所言一切說皆止者。一切者。謂一切處一切種類。說謂言說。謂佛世尊不但此中止遣遍計分別。于一切處執空之言。皆悉止遣。復次頌言。

  如幻亦然佛  彼如夢亦然
  如是如次知  智語邊決定

  此言如幻亦然佛彼如夢亦然等者。當知此說亦是止遣毀謗分別。如幻者。以幻喻法故。名如幻何者如幻。謂即佛故。亦然者。相續說義。如夢亦然者。謂即彼佛亦復如夢。此中若有說佛之言。當知皆是說無二智。而彼自性與異生等相續有故。但為無明幻等之所覆故。而諸愚者乃于自相隱而不現。頌言如是如次知智語邊決定者。謂如是所說如其次第如理而知。知謂了知。問何人能知。頌答言智。智即智者。問何等是語邊決定。答所謂一切法如幻。問此中止遣毀謗分別。如是知已。后復云何有所開示。所以頌言。

  諸同等所作  此說佛如幻
  幻喻等言等  此說依他性

  此言諸同等所作此說佛如幻等者。同所作者。謂同其幻。此中意者。若一切處無二智中無所生者。彼諸同等所作說不相應。何所以邪。以諸幻等皆有性故。此中如是佛亦有性。是故頌言。說佛如幻。頌言。幻喻等言等此說依他性者。上言等者等攝夢等。復言等者。即是因義。說謂言說。若說幻喻等言即是說彼依他起性。此依他性佛所說故。依他者謂依屬于他故。名依他。此依他者。即無明自體。此等分位有所依止。即此如幻說。佛亦然。是故應知非一切種一切無性。以自性清凈故。彼等幻喻佛等所說。一切皆然。如是等說若有毀謗分別者。彼非如來藏一切眾生非無二智。何以故。于一切有中毀謗分別故。由如是故。于所成義而悉不成。亦不和合。問若勝義諦中無二之智。即是如來者。云何此中說異生智邪。為破此疑。所以頌言。

  若諸異生智  彼自性清凈
  故說彼佛言  菩薩亦如佛

  此言若諸異生智彼自性清凈者。即諸異生本性清凈體即自性清凈之智。所云說彼佛言者。謂說彼佛如實無二智故。此說異生智。亦復同等。問若以所行相中如是說者。其復何如。頌自答言。菩薩亦如佛以無二智所生如是義故。是故菩薩亦即如佛。由此因故。佛及菩薩說無別異。問若異生若諸佛于如實智中有所生者。云何前言無所得邪。頌自通言。

  自性自色覆  彼無明因作
  如幻別異現  果如夢棄舍

  此言自性自色覆彼無明因作者。謂諸異生和合自識自性無二。由彼無明為因所作起我我所。我謂自性。我所謂自色。以自色覆故。別異所現故。起二相。是相無二亦無有實。此復何如。頌言。如幻。于是如幻無自性中。取實物性。而彼所取與無二智而為對礙。問若此無二智自性與異生智。自性平等說者。何故異生識中無所出現。答以能取所取顛倒之性所隱覆故。然如來識中于一切時。常所出現以清凈性故。問若諸異生清凈性中而無有果。真實出現者。即一切時無明堅著。其復云何。是故頌文破此疑言。果如夢棄舍。棄舍者。即不取著義。此中意者。所有自性清凈智中非無果性。但為無明所隱覆故。如聞思等慧和合所作。其所得果而無實義。此中亦然。如夢中果覺無實義。無相可表。雖和合而作。似有所得得已棄舍。此說決定是為正理。復次頌言。

  無二別異說  果等定毀謗
  毀謗諸分別  彼毀謗此說

  此言無二別異說等者。謂諸愚夫于無二智中。別異所現起顛倒見。著于二種境界之相。頌言果等定毀謗者。果等者。謂于果等境界真如相中。決定毀謗。今此止遣。頌言毀謗諸分別等者。謂毀謗故起諸分別。而彼毀謗諸分別等今悉止遣。頌言此說者。為止遣故。今此說言不空故空為令棄舍彼虛假說。應知此中色即是空。復次此中一性分別有所起現。此復云何。謂般若波羅蜜多本母中說。若色空即非色。作此如是和合所說。為令止遣。一性分別決定語義。所以頌言。

  色空非和合  彼互相違礙
  無色無空名  色相自和合

  此言色空非和合者。謂色與空不和合故。不和合者。不相應義。問何故不和合。頌自答言。彼互相違礙。謂色空二互相害故。相違行相此中云何。頌言無色無空名。謂若無色即無空。以無自性故。譬如虛空蓮華。其義應知。頌言名者。即印可義。印可此說無自性故。頌言色相自和合者。謂青黃赤白眾色之相。而自和合。此中總意彼有自性及無自性。應知二種決定相違。復次頌言。

  此一性分別  對治種種性
  空不異彼色  彼空何所有

  所言此一性分別等者。此者。因義。由是因故。謂即表示對治止遣一性分別。是故此般若波羅蜜多教中所說。若色空即非色。此中如是為令止遣一性分別故。所以頌言。空不異彼色彼空何所有。如上頌言。對治種種性者。謂即止遣種種性中有所分別。是故此般若波羅蜜多本母中。作如是說。所謂空不異色。此如是語云何所作。以空礙色故。問何所止邪。答止遣種種性分別。此復何因。所謂彼空不異色蘊之相。色何所有。是故此說色即是空。離空無有少色可得。以無所有故。如是所說悉為止遣種種性分別散亂。問此復何因離空無色。所以頌言。

  此無實所現  彼無明所起
  此無實能表  彼說無明故

  所言此無實所現等者。無實者。謂無所有。此所出現而為對礙。頌言彼無明所起者。謂所有色彼色自性有所執著。無明所起。執著者。蓋障義。若于如是不實所現中。取著有性者。是為蓋障。是故此中增上意說。空不異色。問所有諸異生自性清凈智。云何彼中說無明言。是故頌文破此疑言。此無實能表彼說無明故。無實者。謂不實句義。表即表了。能謂力能。為無實故。非所能表。此中總意說無明故非勝義諦。復次頌言。

  此如是說色  般若波羅蜜
  無二二如是  二分別對治

  所言此如是說色般若波羅蜜等者。謂此般若波羅蜜多所說色義。即自性清凈智。而能遣除能取所取隱覆性故。般若中所說者。即慧力故。問若無明相分別起現。彼以何對治。頌自答言。無二二如是二分別對治。此中意者。若彼如是二有所現。即以勝義相中無二自性清凈之智。而為對治。即對治彼有性無性二分別相。復由聞思修慧和合對治。如是對治彼二相已。此如是義是即真實如理對治。如曠野中見其陽焰妄生水想。其義應知。此中如是如來最上真實了知故。于般若波羅蜜多本母中。如實而說。復次當知。此般若波羅蜜多中所說十種分別散亂。皆以無分別智而為對治。問若如是者。何故總攝但說二種分別對治。豈非過失邪答此亦無過。謂即如是于此二中。而能隱攝。亦能止遣余諸分別。是故此意總攝二種。又問。若此二種已能隱攝余分別者。何故世尊復說多種分別散亂邪。答此中意者。但為眾生意差別故。義自和合。且止斯論。

  復次此中顯示世尊所說正理。如彼頌言。

  如理言凈性  亦然不可得
  性無性違等  種種性定見

  此云如理言等者。謂隨染分別。以智對治諸有散亂。是故如理之言。世尊于般若波羅蜜多中正說。頌言凈性者。謂即如理自性。清凈光明。而能對治彼不清凈諸有散亂。頌言亦然者。即聚集義。此一性等性所有聚集量不可得。如理之言即如量義。體即無二之智。彼能對治此為決定。問此復何等量不可得。答此說比量不可得故。所有自受非他相所增。如樂等自受。若言論安立。即如實智自性所得相違。他相有增自受不成對治量故。此中非彼所知青等相。一多性異有分別故。是故決定觀察。自受成就所行悲愍。即非外門所照現性。不為他相有增動亂。何以故。所有青等諸相勝義諦中無實性故。此唯有智如實了知。此無過失。若于外事如其自受。以如是義有所安立。即不如義。此有過失。而非決定見邊成就。何以故。以樂等受于外諸處無有性故。亦非異處有所伺察。此中樂等受。即樂等自性受。非樂等相受。此等所說即離能取所取二相之智。此非別異所有。問若今無彼能取所取識者。云何于后有彼識性。答此中但離能取所取相。彼后識相雖有而非語言表示。彼有之性真實表示。如理和合。是故此說彼一切識。若比量智而非此中和合所成。何以故以彼無二之相。非有二相領受所行。若有二相彼量不成。以彼二相而為對礙。如執兔角豈非過失。何以故非能取聲中說有智相。以彼決定無有性故。然以彼識于外青等諸相而有對礙。彼一多伺察有堪任性。非真實意而亦非識離勝義諦有所取故。彼無性等樂取決定所有智相體性。此為能取。此為所取。此說無彼能取之相。以體及業互相樂取決定性故非智相。自受中說能取聲。亦無智相。互相樂取決定自理。如是如所生性故。彼如是智相自受中而正安立。如其所說離能取所取之性。此說為無二即智相。自受現量成就。非一切真實顯示和合。若復執彼決定無分位性。即無二智相中有所動亂。種子隨生不隨智相。無二對現所生。若執決定無二之相。此中還成執著分別。非此智相。同法之中而得成就。是故所有一切義中而成毀謗。當知世俗及勝義性。決定如是無所有義。此中顯明義者。如佛所說智即是明。世俗即無明。若明若無明智。如實知別異種類。亦無所生。是故彼等如實不顛倒相。即智明相而為對治。當知決定。若彼勝義諦中決定無自性者。如虛空云彼非對治。以彼所有如理對治。真實所行得相應故。如熱自性冷物對治。此不實義。表示無明亦然。以如實義說者。此無二智自性因中有其多種。若此中決定彼世俗相。計有性者。此不可說。于所行中即有二相。智實無二。問若如前言智即是明世俗即無明者。如是所說豈非此中自語相違邪。以明自性異世俗有性故。答明之無二相即是勝義性。此如是說正理成就。若世俗所欲領受。古師仙人于此語中亦有異義。如余處說此不復引。此中如后正理。頌言。性無性違等所言等者。即攝集義。非唯如前所說。正理離分別智。對治散亂。此有性無性相違。當知彼亦決定對治。謂如所有種種性等。無性自性離分別智。即是對治。當知此中若性若相。由智力能顯示正義。彼復云何。勝義諦中。無有諸色。一性等生。若復無所有即種種性定見。所言定者。是決定義。即一性決定。以明力故作如是說。云何此中作如是說。所以頌言。

  說此色唯名  真實無自性
  彼自性分別  容受即當止

  此言唯名等者。謂即此般若波羅蜜多中。世尊所說此色唯名。唯名者。此即唯想。是故真實勝義諦中有所安立。然色蘊相無自性空。謂由如是因故。即自性分別。于此容受。所分別者。謂堅強性等境果自性。是故有此分別增相。乃起如是自性分別。如是所有自性分別容受多種故。此皆止止謂止遣。如是等說皆止自性分別散亂。此般若波羅蜜多本母中。復為前義遣除過失。故說頌言。

  色及色自性  空如先所說
  彼自性俱相  分別此止遣

  此言如先說等者。說謂言說。謂即如先所有。彼說何所說邪。故上頌言。色及色自性。此中空故。彼如是說遣彼自性俱相分別。上言色者。即是色之自共二相。此自共相及色自性是等皆空。于大種等俱相之中。起分別增相。彼自性俱相分別對治。問此與前第三止遣俱相分別行相云何。答若前所說俱相分別散亂者彼中色及色自性二俱有故。此中止遣俱相者。但為止其自共相故。行相云何。所謂此中堅強性等相差別而有。是謂此中俱相故此止遣。此亦非唯止遣。如是分別。余諸分別散亂亦復止遣。復次頌言。

  不生不滅等  所有諸法觀
  佛言若散異  彼差別分別

  此言不生等者。謂即如是世尊于般若波羅蜜多中。作如是說。觀于諸法不生不滅。是故如是言。若有散異安處。此即差別分別。若見色等差別生滅之相。即此如是色之自性差別分別。此中當離。是即止遣差別分別散亂。此如是說。亦復止遣后諸散亂。所以頌言。

  虛假名言等  彼法若分別
  聲義二非合  彼非自性意

  此言虛假等者。即般若波羅蜜多本母教中。和合表示。謂虛假名即想分別說。如后般若波羅蜜多本母教中。和會別別。如是法此分別之聲。所有語言法句義等。彼分別俱相。是故聲義二種非自性和合。而非世尊最勝意樂。亦非他意樂。若于分別工巧造作。彼復外義取著。即諸愚者安立動亂。如是所行而非此中有少義可得。以外義執著非語義安立。開諸愚者動亂之門。此中止遣是相所行隨轉。即于聲義無少可得。以彼如是如名分別不實有故。若于所說事相如名分別。即非意樂。由彼因故。此中一切如名如想分別和合不實。有彼所說事相故。非世尊最勝意樂。何以故。若如名于義分別。即于名義有所增廣。于外事中無實能說所說性故。如是止遣如名于義分別散亂。問何等分別邪。答謂名分別。彼名亦復無有說者。是故頌言。

  般若波羅蜜  佛菩薩亦然
  此所說唯名  離實義分別

  此言般若波羅蜜等者。謂名離于義。如是名之實義。自性分別。世尊說言故此止遣。何所說邪。是故頌言。般若波羅蜜佛菩薩亦然。此既唯名般若波羅蜜多中。何處容說有實自性。謂由如來如是言故。說名之聲亦無自性。此中所有各別表示佛菩薩名。當知于無二智中。非此止遣。此復何因。是故頌言。

  所有聲義止  此非事止遣
  如是余亦知  語中義決定

  此言所有等者。謂即所有聲義二種。此說止遣。頌言此非事止遣者。謂無二智不止此中事相作用。然彼無言之性不可說故。問今所說義是為正理。余處云何。頌自答言。如是余亦知如是者。謂即如是從初所說是義決定。余謂所余種類語中亦然。了知所謂了知此義決定。此中意者。謂于般若波羅蜜多中。如實宣說不顛倒義成就。真實了知一切名性。正不可得。以此語義施設表示。復次頌言。

  此無所得正  一切名實知
  如義性如是  不止遣彼聲

  此言此無所得等者。謂如義之性。彼無所有不可得故。此說為正。此何所說邪。頌自指言。一切名。問何人能實知。答即一切智實者。不顛倒義。知謂了知。即真實知故。頌言不止遣彼聲者。謂若聲義二種。彼實義性說不可得。以是因故。不止彼聲。謂以聞智所取之聲不可止故。如是當知決定最勝意樂悲愍所行悉無障礙。如是止遣如義于名分別散亂。如是等義真實意樂說已如順。有論頌言。

  所有所有一切名  彼彼諸法有所說
  而彼所說非實有  即一切法同法性
  所有彼名名性空  能名之名無所有
  而一切法本無名  立以強名而表示
  一切唯名此當知  一切想中假安立
  彼所聚名差別性  當知彼名無所有

  如尊者須菩提所問般若波羅蜜多中。決定止遣聲義二邪。故頌釋言。

  須菩提二離  聲聲義如是
  菩薩無有名  我見此有說

  此言須菩提等者。謂須菩提了知聲義二種。離其安立。此中意者。聲謂說者之聲。聲義謂所說之義。云何菩薩無有名。以菩薩名無所有不可見故。須菩提于般若波羅蜜多中。乃有所說。此中意者。決定二種分別性最勝意樂中。遠離虛假聲別異之性此中決定語言向義表示是故頌言。

  般若波羅蜜  語無決定生
  伺察唯智者  此義微妙慧

  此言般若波羅蜜等者。無謂無所有。即般若波羅蜜多中。彼和合語決定無所有。無所說無戲論。如是應知。一切語言中所說決定向義。云何是向義。謂即如前如所說義。彼解釋門頌言伺察唯智者。此義微妙慧者。伺察者。謂細伺審察此義者。即三十二品諸有聲中。總說決定。頌言智者。即智者之智。能知語義微妙慧者。即畢竟微妙清凈之智。行相云何。謂即此智于一切境界中無著無壞。而般若波羅蜜多于響聲中有所聞故。為表示此義。所以頌言。

  若別義分別  相續義除遣
  般若波羅蜜  彼言說如響

  此言相續義者。謂若往若現相續造作之義。除遣者。棄舍義。謂于如是義棄舍執著。何以故。以般若波羅蜜多若見若聞。彼有所說皆如響聲又如金光對現色相。以是義故。若往若現相續造作。有所分別有所執著。皆應棄舍。由此般若波羅蜜多中。一切所說皆如響聲。是義總略。復次為欲顯明斯義。如有頌云。

  所有諸教勿厭舍  亦復不應生毀謗
  見如實已住真實  以彼真實而表說

  今此義中總略所成表示。頌言。

  總略如是義  般若等依止
  如是義循環  復別義依止

  此言總略如是等者。所有十萬頌般若波羅蜜多總略一切如是等義。皆依止此般若波羅蜜多。相續三十二品總略攝故。如是當知。后無增廣。頌言如是義循環者。謂于如是義一向重復循環研核。問研核何等義邪。頌自答言。別義依止。此中所說別義之言。即問難別義。問謂分別差別。問難有所依據。謂菩提分法佛功德蘊。于此法中。如是重復循環研核。若如是總略所說所成別義。有依據故。即三十二品各別自性收攝循環。今此所釋八千頌般若波羅蜜多。一切文義普盡所釋。所生福聚畢竟廣大。悉用回向。故頌說言。

  般若波羅蜜  正攝八千頌
  彼所得福蘊  皆從般若生

  此言般若波羅蜜正攝八千頌者。謂此八千頌般若波羅蜜多中所說自性。八千者。此之數量普攝。如是數量中義總聚已釋。頌言正者。不顛倒義。彼正教中何所生邪。頌自答言。彼所得福蘊。得者獲義。如是清凈所成福聚。皆從般若波羅蜜多出生。以般若波羅蜜多出生故。所得福聚甚深廣大。以是所得深廣福聚。普用回向一切世間。悉令獲得般若波羅蜜多畢竟勝妙清凈之智。于是無虛妄勝第一義諸正句中。如理伺察。我此所造解釋之文。所生福聚今此說意者。普令一切世間悉得清凈。頌曰。

  釋迦師子諸苾芻  所有如是福高勝
  此所說意利世間  由勝福故住真實

乾隆大藏經·宋元續入藏諸論·佛母般若波羅蜜多圓集要義釋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