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續入藏諸論·第1297部
菩提心離相論一卷
龍樹菩薩造宋三藏傳法大師施護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歸命一切佛。我今略說菩提心義。至誠頂禮彼菩提心。如勇健軍執勝器仗。其義亦然。而彼大菩提心。所有諸佛世尊諸菩薩摩訶薩。皆因發是菩提心故。我發菩提心亦如是。所成乃至坐菩提場成正覺果是心堅固。又此菩提心。是諸菩薩總持行門。如是觀想如是發生。我今贊說菩提心者。為令一切眾生息輪回苦。未得度者普令得度。未解脫者令得解脫。未安隱者令得安隱。未涅盤者令得涅槃。為欲圓滿如是勝愿故。安立自相正體因故。入第一義真實觀故。彼菩提心無生自相。是故今說。所言菩提心者。離一切性。問曰。此中云何離一切性。答謂蘊處界離諸取舍法無我平等。自心本來不生。自性空故。此中云何謂我蘊等有所表了。而分別心現前無體。是故若常覺了菩提心者。即能安住諸法空相。又復常所覺了彼菩提心。以悲心觀大悲為體。由如是故。于諸蘊中無我相可得。有諸外道。起非相應行。執相分別謂諸蘊有非無常法。而實非彼我相可得。諸法任持真實性中。不可執常亦非無常。于我蘊中名尚無實。況復有作及諸分別。若言有一法乃至有諸法。作此說者。世間心轉隨世間行。彼非相應為常行相。此義不然。是故當知諸法無性。若內若外不可分別。彼能執心而有何因。謂不能離隨世間相。若因若相是二無別。此即非常亦非能執。當知心性不可執常。是故彼性無常是常。若知彼性是無常者。當何所作從何所生取我等相。若離世間即于蘊中無有障礙。若處若界覺了亦然。取舍二法即不可得。

  此中言蘊者。謂色受想行識。此說為五蘊諸聲聞人于是中學復次當知。色如聚沫。受如浮泡。想如陽焰行如芭蕉。識如幻士。此五蘊義。佛二足尊為諸菩薩如應宣說。

  所言色蘊者。今略示其相。謂四大種及彼所造。說為色蘊彼非色者。謂即所余受想行三。諸教應知識蘊行想如下當說。

  此中言處者。謂內眼等處。外色等處。此說為十二處。

  此中言界者。謂眼根等界。眼識等界。色等境界。此說為十八界。如是蘊處界離諸取舍。無方無分不可分別。分別見者是義不然。隨起分別即有所著。彼復云何而得相應。若有一相見外義者。當知此為破智所轉。意長養色是義云何。應知如是非一非異。有諸外道波哩沒啰惹迦等。隨諸異見起三分別。是義不然。如人夢中造殺害事。而彼所作無實行相。又如人夢居最上處。而彼亦非殊勝行相。此義云何。謂識光明破取舍相故。識法如是外義何有。是故諸法無有外義。當知一切色相所表。自識光明色相照耀。如人見彼幻化陽焰乾闥婆城取以為實。諸無智人以愚執心。觀色等實亦復如是由此我執是心隨轉。如先所說蘊處界義。應知離彼諸分差別。唯心分位所施設故。而種種相唯心所現。此義成就如成唯識說。此中問言。前說五蘊識云何自相答如說心義識亦如是。如佛世尊常作是說。應知一切唯心所現。此義甚深。諸愚癡者不能了故。不見真實。是故若能空其我相。即于是心不生分別。起分別者謂邪教故。彼所建立是義不成。如實義者見法無我。是大乘中法無我義。自心本來而不生故。隨有所生亦復平等。自心增上入真實義。瑜伽行門所出生故。此中應知。彼后所依而無實體。此即名為凈心現行。若過去法過去無實。若未來法未來未至。若現在法現在不住。于三世中當云何住。如軍林等多法成故。應知識者是無我相。彼識亦非為所依故。若于諸法如是見已。猶如赤云速疾散滅。是故當知。若法有者從思所現。阿賴耶識亦復如是。諸有情類若來若去。法爾如是。譬如大海眾流所歸。阿賴耶識所依亦然。若有如是觀彼識者。即不可有分別心生。若彼各各如實知者。而彼彼名復云何說。若彼各各知諸物性。即彼各各不能稱說。作此說者是決定語。是故諸法亦決定生。于一切事隨轉成就。能知所知是二差別。所知若無能知何立。二俱無實法云何得。是故應知。所言心者而但有名。彼名亦復無別可得。但以表了故。彼名自性亦不可得。以是義故。智者應當觀菩提心自性如幻。若內若外及二中間求不可得。無法可取無法可舍。非形色可見非顯色可表。非男女相非黃門相。不于一切色相中住。無法可見非眼境界。唯一切佛觀察平等。若心自性若無自性。平等法中云何得見。所言性者名分別故。若離分別心性俱空。若有分別可見心者。此中云何說名為空。是故應知。無能覺無所覺。若能如是觀菩提心。即見如來。若有能覺及有所覺。而菩提心不可成立。是故無相亦復無生。非語言道而能稱贊。又菩提心者猶如虛空。心與虛空俱無二相。此說心空空智平等。佛佛神通佛佛無異。所有諸佛三世事業。一切皆住菩提界中之所攝藏。雖所攝藏彼一切法而常寂靜。亦復觀察。是無常法猶如幻化。非所攝藏調伏三有。住空法故。一切無生此說為空。一切無我亦說為空。若以無生及彼無我觀為空者。是觀不成。若染若凈二種分別。即成斷常二種見相。若言以智觀彼空者。是空亦復無別有體是故菩提心離諸所緣住虛空相。若觀虛空為所住者。是中即應有空有性。二名差別故知空者。猶如世間師子一吼群獸皆怖。如空一言。眾語皆寂。故知處處常寂彼彼皆空。又復識法是無常法從無常生。彼無常性即菩提心。此說空義亦不相違。若無常性即菩提心者。若愛樂菩提是心平等。而亦不說愛樂彼空。取空之心當云何得。當知本來自性真實一切成就菩提心義。又復應知物無自性。無自性性。是此說義。此所說者是心云何。若離我法即心不住。此非一法亦非諸法。各各自性而自性離。如世糖蜜甜為自性。又如火者熱為自性。彼諸法空。自性亦然。彼諸法性非常非斷非得非離。以是義故。無明為初老死為后。諸緣生法之所成立。猶如夢幻體亦無實。由此說為十二支法。即此亦名十二支輪。循環轉彼生死門中。而實無我無別眾生。無三業行果報差別。若于是中了緣生法。即能出離諸境界門。彼非行相不壞正因蘊所生故。輪回后邊非行相故。一切無持空空生故。法法平等造因受果。是佛所說。所有諸法聚類所生。如擊鼓有聲。如殖麥生芽。諸法聚類其義亦然。如幻如夢緣生所現。諸法因生而亦無生。因因自空而何所生。是故應知諸法無生。即此無生說名為空。如說五蘊蘊性平等。彼一切法亦如是念。若有說空如真實說。而所說空體亦非斷。非斷體中實亦不可得。說體為空空亦無體。若了無實作者無常。諸煩惱業積集為體。是業亦復從心所生。心若無住業云何得。如快樂心是寂靜性。彼寂靜心而不可取。諸有智者能實觀察。彼見實故而得解脫。又菩提心者最上真實。此真實義說名為空。亦名真如亦名實際。是即無相第一義諦。若不了知如是空義。當知彼非解脫分者。于輪回中是大愚癡。輪回行人六趣流轉。若有智者能如實觀彼菩提心與空相應。如是觀已乃能成就利他智慧無礙無著。是即知恩報佛恩者。常以悲心普觀眾生父母眷屬有種種相。煩惱猛火常所燒燃。使諸眾生輪回生死。如所受苦念當代受。如和合樂念當普施。復觀世間愛非愛果。善趣惡趣。饒益不饒益。隨眾生轉。而諸眾生本來無得。隨智差別起種種相。所有梵王帝釋護世天等。若天若人一切不離世間相故。又復觀察所有地獄餓鬼畜生。是諸趣中一切眾生。無量無數種類色相。不饒益苦常所隨轉。饑渴所逼。互相殺害互相食啖。因如是故不壞苦果。諸佛菩薩如實能觀善趣惡趣一切眾生諸業報事自相如是。如所觀已起方便心。善護眾生令離諸垢。諸菩薩由此以大悲心而為根本。以彼眾生為所緣境。是故諸菩薩不著一切禪定樂味。不求自利所得果報。過聲聞地不舍眾生。修利他行發大菩提心。生大菩提芽求佛菩提果。以大悲心觀眾生苦。阿鼻地獄廣闊無邊。隨諸業因苦報輪轉。此種種罪受種種苦。菩薩悲心念欲代受。此種種苦有種種相。說無有實亦非無實。若了知空即知此法。隨諸業果如是順行。是故諸菩薩為欲救度諸眾生故。起勇猛心入生死泥。雖處生死而無染著。猶如蓮華清凈無染。大悲為體不舍眾生。空智所觀不離煩惱。是故菩薩以方便力示生王宮。踰城出家苦行修道。坐菩提場成等正覺。現神通力破諸魔軍。為度眾生轉大法輪。現三道寶階從天下降起諸化相。隨順世間入大涅盤。于其中間現諸色相。或作梵王或為帝釋。若天若人隨諸相轉。如是種種示現諸相。是故得名救世導師。此等皆是諸佛菩薩大悲愿力。調伏世間悉令安住相應勝行。是故于輪回中不生退倦。從一乘中說二乘法。一乘二乘皆真實義。若聲聞菩提。若佛菩提。智身一相。三摩地一體。雖有所說是說非說。或有說為種種相者。但為引導諸眾生故。若眾生得利。而佛菩提福智平等。而實無有二相可住。若有住相即為種子。彼種子相聚類所生。是故增長生死芽莖。如佛世尊常所宣說。破彼世間種種行相。但為眾生作諸方便。而實非破。若離分別比義甚深。甚深義中無有二相。雖說有破此亦非破。于空法中無有二相。諸法任持自性真實。智波羅蜜多是即菩提心。菩提心者除一切見。是故當知。諸身語心是無常法。但為眾生作利益故。此中言空空而非斷。此中說有有亦不常。是故無有生死亦無涅盤。而悉安住無住涅盤。諸佛世尊咸作是說。悲心所生無量福聚。彼即最上真實空理。諸佛威神之所出生。自利利他二行成就。我今頂禮彼一切性。我常尊敬彼菩提心。愿所稱贊佛種不斷。諸佛世尊常住世間。而菩提心者大乘中最勝。我于此心安住正念。又菩提心者。住等引心從方便生。若了是心生死平等。自利利他二行成就。又菩提心者。離諸見相。無分別智真實而轉。諸有智者發菩提心。彼獲福聚無量無邊。又復若人于一剎那間。觀想菩提心。彼獲福聚不可稱量。以菩提心非稱量故。又菩提心寶清凈無染。最大最勝最上第一。不能壞非所壞真實堅固。能破煩惱等一切魔。滿諸菩薩普賢行愿。又菩提心者。是一切法之所歸趣。所說真實離諸戲論。是即清凈普賢行門。離一切相。此如是說。

  我所稱贊菩提心  如二足尊正所說
  而菩提心最尊勝  所獲福聚亦無量
  我以此福施眾生  普愿速超三有海
  如理如實所稱揚  智者應當如是學

乾隆大藏經·宋元續入藏諸論·菩提心離相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