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論·第1252部
提婆菩薩破楞伽經中外道小乘四宗論一卷
元魏天竺三藏菩提留支譯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問曰。外道所立四宗法非佛法者何者是。答曰。謂一異俱不俱。問曰。云何言一異俱不俱。答曰。有諸外道言。一切法一。有諸外道言。一切法異。有諸外道言。一切法俱。有諸外道言。一切法不俱。是諸外道于虛妄法中各各執著。以為實有物故。問曰。何等外道說一切法一。答曰。言一切法一者。外道僧佉論師說。言一切法異者。外道毗世師論師說。言一切法俱者。外道尼犍子論師說言一切法不俱者。外道若提子論師說。問曰。云何僧佉人說一切法一。答曰。僧佉外道言。我覺二法是一。何以故。二相差別不可得故。問曰。云何二相差別不可得。答曰。如牛馬異法。二相差別可見可取。言此是牛此是馬。而我離覺我不可得。離我覺不可得。如我經中說。我覺體相如火與熱。二法差別不可得。問曰。云何差別不可得。答曰。彼法不可說異故。譬如白疊不可說言此是白此是疊。二法差別如白疊。一切法因果亦如是。問曰。云何毗世師外道說一切法異。答曰。所言異者。我與覺異。何以故。以說異法。問曰。云何名說異法。答曰。如說此是白此是疊。此是天德。此是天德疊。我與覺異亦如是。此是我此是智故。問曰。有何差別彼法不可說一。答曰。譬如白疊此是白此是疊。如是一切因果各異。不可說一故。問曰。云何尼干子說一切法俱。答曰。言一切法俱者。如我與覺不可說一不可說異。復有異義可說一可說異故。問曰。云何不一不異亦一亦異。答曰。如我與命用相有異方便異故言。如貪嗔癡等得言有異。譬如燈明得說言一得說言異。以有此有彼無此無彼。得言一。燈異處明異處。故得言異。如燈明因果白疊一切法亦如是。亦得說一亦得說異。故言俱也。問曰。云何若提子外道說一切法不俱。答曰。不俱者。謂一切法不可說一不可說異。以二邊見過故。以說一異俱論師等皆有過失故。智者不立如是三法。問曰。云何過失。答曰。若離白別無疊者。白滅疊亦應滅。若異白更有疊者。應有疊非白有白非疊。是故一異俱等法我俱不立。雖然一異俱等一切法不可得言無。答曰。此諸外道虛妄分別。是邪見相非是智相。皆是不善。此義云何。又一等法虛妄分別。以不得言即彼法。彼法一不得言瓶。瓶一以瓶即是瓶故亦不得異法。異法一以不得言瓶共。疊一以瓶相異疊相異以異法離異法。異法不得一不得異。以異法不成異法。以異法不得言異法。若二法說一說異。彼二法應說一應說異。若不說一不說異者。此是虛妄分別。若彼二法是一者。不得言彼法是異。若無二者云何言一。以彼法相待成故依世諦虛妄分別。第一義諦中無彼外道虛妄分別戲論過故。此是總答四種外道邪見之相。

  自此已下別答四義。如是一一觀察迦毗羅憂樓佉等外道虛妄分別義不成就。此義云何。言一切法一者。此義不然。以滅應滅。不滅不應滅。俱滅俱不滅此義云何。汝向說我與覺相差別不可得如白疊。我破此義。何以故。以此義不與諸經論相應故。汝說諸法差別不可得者。此義不然。如手爪彼法二相差別不可得故。此明何義。如爪指掌名之為手。若異此法手不可得。如是白疊一不可得。何以故。無異法故。我覺一不可得。如是白疊一不可得。如手與指掌。若此滅者彼亦應滅。此義云何。若白滅者疊應滅故。如截手即截指掌。汝意若謂白滅疊不滅者。此義不然。若疊不滅白亦不應滅。如截于手指掌應在如截指掌手亦應在故。汝意若謂青黃赤等唯滅白色不滅疊者。云何言一。若不爾者青黃赤等色不應滅。不爾疊不滅者青黃白等色亦不應滅。

  問曰。我青黃赤等覆白色而不滅白。此義云何。答曰。疊亦如是覆疊而不滅疊。又此義不然。洗疊已還見白色故。疊亦如是。覆疊不滅疊。是故白即是疊。疊即是白。若疊滅者青黃赤白等色云何見。若汝意謂白滅覆非滅疊應滅覆疊不應滅白。若爾有法滅覆有法不滅不覆。云何言一。是故一義不成。已答外道僧佉論師一切法一竟。

  問曰。迦那陀外道論師言一切法異者。我與覺異。以說異法故。此是我此是覺。如白疊此是白此是疊故。答曰。此義不然。以無譬喻故。如人說言。此是手此是指掌。彼人雖說此語不能說異法。是故不得言我覺異。如白疊以見世間有二種差別故。一者相二者處。相差別者。色香味觸不異相有異相故。處差別者。如谷豆等有白疊不異相有差別。如彼色香味觸。若不爾者有四種過。此義云何。白滅疊亦滅。如彼色香味觸。譬如火和合燒瓶成赤色已又為青色。香味亦爾。若不爾者色香味觸亦不應滅。如彼白疊異不可得。若白滅者疊亦應滅。疊不滅者白亦不應滅。

  問曰。此義不然。依彼法有此法。譬如畫壁依壁有畫。壁滅畫亦滅。畫滅壁不滅。我白滅疊不滅義亦如是。答曰。汝此譬喻事不相似。壁是先有畫是后作。而彼白疊起無前后。不可得言此白先有疊是后作。已答外道衛世師論師一切法異義竟。

  問曰。尼揵子外道論師言一切法俱。迦毗羅等論師皆有過失。以說一異故。是故我說俱而不俱。譬如燈明。有此有彼。有彼有此。無此無彼。無彼無此。如有燈有明有明有燈。無燈無明無明無燈。異者能照所照。以燈異處明異處。是故說異。如我覺白疊等。亦得說一亦得說異。譬如白于疊中別處不可得言此是白此是疊。如世間此是牛此是馬等。白疊不爾。是故我不說異亦不說一。若一者白滅疊應滅。又若一者亦不應說赤疊黑疊等。是故我言得說一得說異。此義云何。答曰。此義不然。如向說僧佉毗世師等過失。與此無異。以何等義僧佉一如向說。以何等義毗世師異如向說。云何向說。如向說言。燈明一者燈即是明。明即是燈。此唯有別數而無別義。若爾燈亦應明。明亦應燈。若此二法。一者云何異處。如手與指掌無差別。腳手有差別。手指掌無差別。若一者云何言異。是故不得言一言異。此一異義不成。已答外道尼犍子論師一切法俱竟。

  問曰。若提子論師言。僧佉等論師說一切法一異俱皆有過失。我若提子不說一切法一異俱。如我論中不許此義。唯許不俱。是故我無僧佉等過失。雖然不得說言無不俱。此義云何。答曰。此義不然。以無譬喻故。以無譬喻者我說。世諦有如是法。第一義諦中無如是相。是故此成我所說義。此明何義。以無彼法即無此法無彼法體亦無此法體。以此法不成彼法。彼法不成此法。以此法畢竟非彼法。彼法亦畢竟非此法。以白非疊以疊非白。以滅不應滅。以一者即白是疊疊即是白。不爾者滅是滅。不滅者不滅。若爾云何虛妄分別。彼法是一異俱不俱。若爾疊亦應非疊非不疊。白亦應非白非不白。以疊即是疊白即是白。是故疊非疊白非白。是故非白不得白。如是一異俱不俱皆是虛妄分別。唯有言說無有實義。如是我覺因果等義亦如是故。已答外道若提子論師一切法不俱竟。

乾隆大藏經·大乘論·提婆菩薩破楞伽經中外道小乘四宗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