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論·第1219部
手杖論一卷
尊者釋迦稱造唐三藏法師義凈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世間一類有情為無慧解便生邪執。由彼沉淪生憐愍故。今造斯論。頌曰。

  設于平坦道  有步步顛蹶
  為此等愚蒙  談茲手杖論

  論曰。一一世尊出現于世。而便寂滅阿僧企耶諸有情類。然諸有情無有終際。猶若虛空。無邊性故。此是世親菩薩之所述理邊。謂斷割爾許數量。是一義故。為遮此故。故曰無邊。所言終者。是盡了義。為此便無所立能立不相離過。宗言無終。因云無邊。是宗一分過也。有異論者作如是說。許未曾有新生有情。猶如神村。如彼計云。如林薄等雖有眾多斫伐等費見摧殘已而更新生。因無窮盡。由斯定許別有未曾新起有情。略詮述故。如略詮中作如是說。因問致答。命藥軍曰。有舊有情。有新眾生。如是廣說。是故決定應如是許。若異此者。如油麻等聚無新添數而損減必定見其有終盡故。爾者如若許有未曾有情今始新起。此即便成許其生死有最初也。若許有始彼即便有無因之過。既許無因一切皆應無因而有。此是阿遮利耶之本意也。彼復于此而為答曰。由有于子造相屬業。善不善二法等種子。阿陀那識羯刺羅等事。此謂最初。而得生起。既屬著已。由近善惡自造諸業而入流轉。或出涅槃。斯乃善順緣生道理。即是僧塞迦羅八底也。毗若南婆薄八底也。社底既有斯義。如何強逼許有新生有情。論者便成生死有最初失。有別論者曰。此非雅答。何為也。若容有新生。彼便有增剩。由增待其減。初者是無因。若云此新有情曾不了知生死意趣。但由他業為緣力故忽爾得生。若如是者。彼諸有情今受流轉。一一剎那展轉相生。便成增剩。由斯道理彼新生論。便應許有。初一有情。由許增者。待其減故。一切時中許有新生眾多有情。是諸情數定有其增。前前剎那待其減故。若如此者能減轉少。乃至將終成唯獨一。然此最初不待余業。便成最初。是無因有斯固不能辨無因過。若言必定有增剩者。可招此過。有加無費是增剩因。如慳人物。然諸有情有其減理。何者一一佛圖嗢波柁。而令無算眾多有情入于圓寂。亦不如是。頌曰。

  佛出難遭故  信教亦難逢
  生因既易得  脫理相不同

  論曰。由佛出世實是難逢。如論中說。于初無數劫中已曾承事五個七十千佛。第二六個七十千佛。第三七個七十千佛。成佛資糧極難得故。如有頌云。

  無數百苦行  無數善根生
  進無數長時  斷無數煩障
  得一切種智  凈除諸障惱
  成無上世尊  如開篋觀寶

  縱許或時逢如知出世。彼之所演清凈法律。敬信之者誠復難得。由彼信心于八暇處方能具足。然彼最是難得性故。然生起因是極易得。謂惑及業。此之因緣隨在何時多現前故。此之煩惱有三種緣。一隨眠未斷。二纏境現前。三于彼起不如理思。此為凡愚多所樂著。然而諸業但由能造屬著。因者亦非難得。或可有時而得解脫。欲將少費答彼新增固亦未能免便成過。理不相應。頌曰。

  器界無增數  容成有減時
  生死既無初  此應成大迮

  論曰。若容有新生應流至。此由非器世界。如有情世界而有增理。橫豎世界安布定數容有減時。如劫壞時。有界空故。如有說云。猶如天雨注。若伊沙無間無缺從空注墮。如是東方無間無缺。有諸世界或成或壞。如是等然非有情新生新長。有其限齊。然而薩埵增多數無窮極。理不相容。更互逼迫受迮苦耶。今更設問。新生論者。所許未曾有情忽起。藉余業力識乃得生。為是熏耶為不熏耶若言熏者。從其屬著新生識熏便成體。是一多過起。凡論熏習須共雜染及清凈法同生同滅。依止此已作彼生因。非彼有情先有生因。令彼二法可共生滅。依止此已作彼生因耶。然而能為屬著者。識與前二法同生同滅。為彼生因。頗無違失。若爾最初識許熏習。其屬著者如前剎那。是此因故。次后剎那亦應如是。若異此者熏習之法理不成故。由斯道理。其父用功而得解脫。或復多聞。子不施勞應同其父。或時如子父亦應然如斯等類過失轉多。悉皆招得。

  若言不由熏多種功能自起。若轉救云。為無染凈。同生滅故。依彼作因。有如前過。而今但取能屬著者。因緣合故。為增上緣。為無根源彼得生起。此義固無不生果失。若爾功能與果滅。猶若業功能。彼諸貪等所有功能。既酬果已并皆息滅。如異熟業自有功能。既生果已隨即淪喪。若異此者。便成無盡之愆。此亦如是。縱爾何失以不許投余種解脫不勞勤故。貪等功能既其滅已。離此所有貪等功能。望自自果更不許其投新種子。由種斷故。縱不修習圣道便成圓寂。此便符順。善見天言。茍出私懷贊揚非法。如彼言曰。

  我觀群眾類  彿心并彿身
  離諸歡樂欲  別求除苦因
  但須耽妙樂  何勞作余見
  即將貪染心  便招涅槃理

  轉復生過業無用故。如略詮云。有三種福業事。所謂施性戒性修性。于此發起勤勞修習。誠無用耶。何故如是。以和合功能果自起故。若諸福事將欲滅時。于阿賴耶識置異熟熏。后時此熏隨其自用得助生因。和合當生未來異熟。爾者所用劬勞營彼福事果不虛也。若也于先不修善業。藉彼屬者為其緣故。異熟功能忽然生起。從此能生現法。生后所有異熟苦身勤修同前無用。

  又二種業思及思作善不善及以無記。如斯等類并成虛設。若言已后熏。及除阿陀那識最初剎那。乃至違緣未生已來。于自相續熏其貪等。如是便無所征諸過。若如是者。先時熏亦爾將其自熏習此并盡成陳。若不爾者如何與彼作生因耶。出世之智雖不曾得。但以墮在自相續中。所有似說二無性智。共許從此熏習之處而作生因。此聞之熏是極清凈。法界等流之體性故。法界即是如來法身。我法二無性解。是法界所流果。法謂法身。界即因也。是出世間諸法之界。謂能持彼熏習性故。及斷煩惱所知二障所有余習。名極清凈。其聞熏習。是似彼果。彼為增上緣而得生起故。同彼體性故。如有說云。諸初發心菩提薩埵所有正聞熏習種子。雖曰世間。應知即是法身所攝。室羅縛迦缽羝迦佛陀應知即是解脫身攝。是故定知。雖是世間而能親作出世間心之種子也。說法之義似相分識。雖現是無。而從其章依其句義。顯彼所有相屬道理。示以一篇類諸余頌咸亦同耳。于此斷章雖無支分為令解了。若爾何過此并成陳。如于其后先亦同然。但是墮在自相續中。以其貪等而熏著之。若如是者即從先生種子而得生起。彼復從先。彼更由先。斯乃薩婆石揭。盡從陳種而生。所執新生便成無氏。據此便能立有先世。

  天授初眼識  定從余識來
  識性故應知  猶如于后識
  假令滅定起  心彼亦攝居
  宗內以理性  同無不定過
  諸心心起法  共許四緣生
  爾立最初心  何謂等無間

  心心起法從四緣生。阿毗達磨理成決定。爾者汝之所許最初起心。何者是其同無間緣。亦非在他相續之中。所有心聚與自心聚。為緣應理。少多不同故。更有定理。諸生有染論自地煩惱。今汝所許生有染心。便非自地煩惱。縱于三世境生理不能成。且非過去。不曾經故。亦非未來。由想曾經起愿求故。復非現在。由其意識自在而起。便成無有聾盲等故。復為五根及諸趣命根皆是異熟。汝便非異熟。奇異善談經。然而說云。內五有熟養。故知眼等五根異熟性成五趣。亦是異熟體性。略詮為量故。有說。具壽諸那洛迦。由其漏惱現前力故。遂便造作生捺洛迦業。令數增長。具壽謂身語意曲穢濁業。命終便于可惡賤處令其異熟色受想行識被極煎煮。異熟生已名那洛迦具壽。此中離彼法外。無別那洛迦而可得也。言彼法者。即是異熟生塞建陀義。此處聚言。非無差別。此義即是遮其實。我能馳諸趣義準應知。意但攝取別異聚也。所云異熟生者。有情名體。雖不差殊為明有異熟者。謂五聚內善惡無記不是趣性。非是熟報。若彼亦是趣體者。即應現造生捺洛迦。諸不善業或數增長。此即應名那洛迦。為此諸識趣之體性。但是無覆無記。名為有情。于對法中亦如是說。又云。命根是毗播迦。思擇命根必定但唯是其異熟。然瑜伽論要立諸法皆異熟識。曾無一法越異熟性故。然汝新起有情論者。便成根等不是異熟。彼新有情生受后受所有諸業。先非有故。現法受業。當爾之時弗容有故。由殊勝等因乃無故。亦復便成余所作業令他招報故。奇異善談經者。將斯戲調意欲道渠。不善經論呈自胸臆。違阿笈摩故。

乾隆大藏經·大乘論·手杖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