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論·第1185部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破取著不壞假名論二卷
功德施菩薩造中天竺國沙門地婆訶羅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稽首能悟真實法  離諸分別及戲論
  欲令世間出淤泥  無言說中言說者
  一切異道之所作  不能壞于諸想見
  彼難壞見金剛斷  故我歸心此法門
  諸句義中秘密義  世間智慧莫能測
  開喻我等及群生  彼菩薩眾今敬禮

  佛所說法咸歸二諦。一者俗諦。二者真諦。俗諦者。謂諸凡夫聲聞獨覺菩薩如來。乃至名義智境業果相屬。真諦者。謂即于此都無所得。如說第一義。非智之所行。何況文字。乃至無業無業果。是諸圣種性。是故此般若波羅蜜中說不住布施。一切法無相。不可取不可說。生法無我無所得。無能證無成就。無來無去等。此釋真諦。又說內外世間出世間。一切法相及諸功德。此建立俗諦。如是應知。

  如是我聞者。顯示此經是世尊現覺而演。非自所作。一時者。說此經時。余時復說無量經故。在舍衛城等說處也。辯處何義利益眾生。云何利益。令知此地佛曾游止。心凈尊崇種福因故。一切經首列眾者。何示現。如來大威德故。又結集者證已所傳無異說故。諸大乘經中廣說。世尊菩薩功德。須菩提于彼已生凈信。是故言希有等。此中世尊者。謂何能永蠲夷四魔畏故。善逝者。于第一義一切法皆無所得。自證知故。如來者。三無數劫福智圓滿。如是而來成正覺故。應者。諸煩惱怨已永害故。正者。不顛倒義。等者遍及滿義。故名正等覺。護念有二種。如來攝受令悟真實護念也。又令轉化無量眾生。第一護念也。已知護念。何故付囑。為有未能見真實者。此亦有二。彼諸菩薩普于世間當成如來獨尊體相。如是贊美付善知識俾其瞻護。令已生佛法住及增長付囑也。為未生勝法付之令生。第一付囑也。復以何因。舍見真者贊于未見。哀彼未得勝智善品。誘勸其心令勇進故。善男子善女人發菩薩乘等者。謂所護念付囑菩薩趣向佛乘。應云何住等。云何住者。于何相果心住愿求。云何修行者。當修何行而得其果。云何降伏其心者。降何等心使因清凈。諸法先因而后果。何故先說果先贊果德。令彼欣求而修因故。諦聽者。心專一境。善者于如理義生信無疑。思念者。敬持不忘。應如是住等者。如其次第于如是果而住其心。修如是行克證彼果。降如是心即因清凈。

  此中顯示菩薩果四種利益相應之心。何者為四。一無邊。二最上。三愛攝。四正智。云何無邊心。經曰所有一切眾生之類。如是等言眾生類。謂稟息風含情覺者。此復云何。所謂卵生諸鳥等。胎生諸人等。濕生諸蟲等。化生諸天等。如是四種各多族類。此諸眾生住于何處以何為體。經曰若有色若無色。有色者。謂有形。無色者。無有形。三界眾生此皆攝盡。有形者。謂欲界二十依止處。色界十七依止處。無形者。謂無色界。此復幾種。經曰。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有想者。謂空無邊處識無邊處。起空想識想故。無想者。謂無所有處離少想故。名為無想。非有想非無想者。謂有頂所攝。眾生之聚。如是一切我皆攝受。云何最上心。經曰。我皆令入無余涅槃而滅度之。無余涅槃者何義。謂了諸法無生性空。永息一切有患諸蘊。資用無邊希有功德。清凈色相圓滿莊嚴。廣利群生妙業無盡。云何愛攝心。經曰。如是滅度無量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此義云何。菩薩慈愛一切眾生同于己故。眾生滅度即我非他。是名愛攝。若第一義入初地等。諸菩薩無眾生想。以眾生不可得。如預流人不起身見。非彼菩薩見一眾生是我所度。云何正智心。經曰。若有眾生想即不名菩薩等。名何等耶。所謂凡夫。何以故。以必迷于第一義。起我想眾生想命想取者想故。若證真實第一義者。眾生等想決定不生。此中以般若力證第一義。一切眾生皆不可得。大悲心故恒逐眾生。處于生死隨宜誘度。如是四種利眾生果。應以俗諦而住其心。此四種心圓滿果因。次應顯示。是故經言。復次須菩提。菩薩不住于事行于布施如是等。此布施名中具六波羅蜜。施有三種攝于六故。何等為三。一者資生施。二者無畏施。三者法施。此中資生施。攝檀那波羅蜜。無畏施攝尸羅羼提二波羅蜜。于未作已作惡不生怖畏故。法施攝余三波羅蜜。精勤不倦引諸神通。如無所得為人說故。或彼一切諸波羅蜜為他開演。皆成法施。事等是何。云何不住事者。自身此身常有苦樂等無邊事故。不住者謂于是中心無愛著。無所住者不望報恩。不住色等者心不悕求可意諸境。復以何義不住彼耶。心存于己不能惠施故。若有悕求退失菩提故。復次不住于事者。依資生施說。謂惠施者于所施財不應愛著。愛而行施心必生苦。或復施已還追悔故。無所住者。依無畏施說。謂諸菩薩修戒忍時。不應生心求彼果報。不住色等者。依法施說。法施有二果。謂現生他生。于此二中不應貪著。現生果者。謂所資用色等五境。此復云何。說法之人眾所瞻敬。以妙色等妓樂香花飲食衣服而供養故。他生果者。依法境說。云何此中而亦不住。若諸菩薩證真實時。乃至法身亦無得故。云何修行六波羅蜜因得清凈。經曰。須菩提菩薩應如是布施不住于相想如是等。此義云何。謂諸菩薩第一義中。施者受者及以施物。名義智境諸想不生。是即伏心因以清凈。或曰有施者等可生福聚。三事并妄福于何有禍哉斯言第一義故不住于想。俗諦故行施。如是福聚難可度量。如十方虛空廣遍無盡。前因行處應贊其福。此說者何降伏于心。想不生故。不生于想施方凈故。由清凈因福無邊故。

  自下一切修多羅問答遣疑。持正法福德威力。此威力成就一切法修行。修行任運果因清凈相。一切眾生如來藏性佛境界。見佛法身法界相。無住涅槃觀察有為。世尊說已。

  圣者須菩提疑曰。若菩薩施時法亦不住。云何以相好故行于施耶。百福相等功德法聚名為世尊。若不住法云何得成諸佛體相。為遣此疑經曰須菩提于意云何。可以相成就見如來不不也世尊如是等。相成就者是無常故。如經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諸相非相即非虛妄。非虛妄者所謂真實。以真實故名曰如來。諸相若存是虛誑矣。如經應以諸相非相而見如來。即相征求無所得故。若能遠離眾果悕望。乃至法身亦無所得。然恒如是行不住施。即于佛身速致成滿。

  須菩提復疑曰。若三種施皆無所得為清凈因。了相空性為真實果。于后世中誰其信樂。將無空說同乎石女。是故問言。頗有眾生于未來世。后五十歲。法欲滅時聞此等經生實想不。為遣此疑經曰須菩提莫作是說。如是等后五十歲者。人壽百齡開為二分。初分五十教力增強。后漸衰減。佛涅槃已名未來世。此中正法將滅之時教力漸微。是故說為后五十歲。菩薩摩訶薩其義云何。于菩提處有決定心菩薩也。于一切眾生誓興利益摩訶薩也。云何復名有尸羅者。過去生中見無量佛咸供養故。供養有三種。一者給侍左右。二者嚴辦所須。三者詢承法要。能守護故名曰尸羅。謂能善守六情根故。彼復有三。一能離尸羅。離于十不善業故。二能作尸羅。作于菩提分業故。三能趣尸羅。趣于第一義諦故云何復名有功德者。種無貪等三善根故。質直柔和及智悲等。是名功德。云何復名有智慧者。了知生法二無我故。如是了知離于八想生法。各有四種想故。離生想者。經曰是諸菩薩無我想無眾生想無命想無取者想。此義云何。有主宰用名之為我。諦觀諸蘊無彼體相故。無我想安住常性名曰眾生。諸蘊無常相續流轉。無有一法是安住性故。無眾生想。如有經說。汝今剎那亦生亦老亦死故無命想。諸蘊循環受諸異趣名為取者。是中無人能取諸趣。舍于現蘊而受后蘊。如去故衣而著新衣。然依俗諦。譬如因質而現于像。質不至像而有像現。由前蘊故后蘊續生。前不至后而后相續。是故菩薩無取者想。此謂了知生無我性離法想者。經曰無法想亦無非法想。無想亦無非想。此復云何。第一義法本不生故無法想。以不生故亦無有滅故。無非法想。法非法分別離故無想。此言無想但顯想無。非謂有法而名非想。復次雖第一義離一切想。而隨世間言語想說。是故菩薩亦無非想。此謂了知法無我性。云何但說有尸羅等持戒種善。能起深信智慧見真生于實想。一切功德此俱攝故。復以何義言知見。彼令諸菩薩心勇勵故。彼作是言。我今信解如來知見。應更專勤修諸善法。何故知見二俱說耶。為欲開顯一切智故。此復云何。一切智者于諸境界朗然現覺。非如比智見煙知火。不能照了諸相差別。亦非如肉眼見粗近物。細障遠處則不能知。但隨說一或如彼故。若諸菩薩起我等想及法等想。有何過失。因此生于我等執故。云何我等想生我等執。若生此執有其想故。云何法等想生我等執。我我所蘊中起法非法想。非于無我土木等故。經曰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此何義耶。舍二邊故。法有性相尚不應取。何況非法本無性相。復次無分別者。善如法尚不取。況不善非法。或念言不善不應取。何故不取善。若善法亦不取者。佛何故三無數劫積集資糧。是故經言。以是義故如來常說如筏喻者。法尚應舍何況非法。此義云何。如欲濟川先應取筏。至彼岸已舍而去之。世尊亦爾。欲度苦流假資糧筏。超一切果登涅槃岸。樂因尚離何況苦因。如象脅經說。若出生死證涅槃界。愛非愛果法非法因一切皆舍。

  復次疑曰。若證時法非法皆舍。何故世尊以一念相應正智。現覺諸法有所說耶。為遣此疑經曰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如來有所說法耶。如是等此明何義。顯示世尊證于真實無法可取。言諸法者。順俗名言非第一義。若法非法皆無所取。即依俗諦說名菩提非有實物。如說大梵諸佛如來證菩提者。謂無所得。若無所得。云何世尊有諸能事。如來本愿普利群生。我成正覺離諸分別不由作意。乃至眾生生死未盡。隨其種類欲樂不同。形相言音差別應現。于諸法性皆無所得。是得菩提亦名法身。菩提法身無所得故。雖無動念仍先誓力。無邊色像以嚴其身。十方國土周行不礙。凡有見聞靡不蒙益。圣者須菩提。以菩提無生故。密意答言。無有少法如來所得。非于無生而不現證。如經如來所說法。皆不可取不可說。非法非非法。此義云何。無生者。非是法亦非非法。法非法分別境故。不可取不可說者。無能取說故。證無所得故。如經以無為相說名圣人。無為者。無所得義。無為相者。無所得自性義。圣人者。見真實義。

  須菩提復念言。有尸羅等于經深信其福幾何。是故廣明持法威力。經曰須菩提于意云何。若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乃至為他人說。如是等為他說者。謂于二諦有所得無所得。理善能開演不顛倒故。其福勝彼。無量阿僧祇者。非心所量無量也。六十位數所不能及阿僧祇也。福德聚即非福德聚者。財施雖多比持經福即為少故。持經福多二門成立。謂教及理。云何為教如有經言。施中最者所謂法施。今此寶施是財施攝。云何為理。財施雖獲富饒之果。住于生死無常敗壞。法施能成究竟功德。永斷一切生死苦因。如經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從此經出。諸佛如來從此經生。云何出生。依此法門心無所得。證無生理妙菩提故。又說諸法無生等義。是語律儀。從此生于眾德身故。由身律儀相圓滿業生化身故。復以何義。則施唯得大財位果。非諸佛因。經曰佛法者。即非佛法是名佛法。其義云何。諸法體性空無所有。此若開顯是佛法身。見有性者于法未悟。依此密意說非佛法。若知法無性覺故名佛。此法佛有余人無。是名佛法。由持正法了法無性行于財施。不能如是法施福多。以斯義故。

  復次疑曰。若所證法無有性者四圣果云何得成。不見世間無物有果。為遣此疑。經曰須菩提于意云何。須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須陀洹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如是等。何故名為須陀洹。以預于無得流故。云何無得。于色等境皆無得故。十有五念為見道。乘此向果名彼果向。第十六念說為住果。人天二別極七返生。何故七生余七結故。七結者何。謂欲貪及嗔色無色愛掉慢無明。從此復斷欲界中修所斷惑。乃至五品名斯陀含向。是中復說二種家家。謂天及人。天家家者謂于天趣或于一天。或二三天。諸家流轉而般涅槃。人家家者。謂于人趣或于此洲。或余洲中。諸家流轉而般涅槃。盡第六品名住此果。更一來生此世間故。如是次第復斷二品一生為間。當般涅槃。是即名阿那含向。九品永離名住此果。更不還生于欲界故。如是復斷初禪地欲。乃至有頂第九品無間道時。一切說名阿羅漢向。此無間道亦名金剛喻定。以能永壞諸惑隨眠。至解脫道名盡智。與漏盡得同時生故。如是名住阿羅漢果。應作自他利益事故。應為一切有貪著者所供養故。如是四人皆不作念我能得果。何以故。在證時無所得故。如經實無有法名須陀洹。乃至實無有法名阿羅漢。何故不欲得果念耶。若是念生有我等取。離身見者無彼取故。是故先說以無為相說名圣人。無為相者。空性相義。須菩提述己所得證無是念。曰如來說我無諍行第一我是離欲阿羅漢。我不作是念如是等。此義云何。若須菩提行于無諍不悟即空。何故如來贊言第一。言第一者悟即空故。如經以須菩提實無所行。諍者是何。所謂煩惱。離彼煩惱名無諍定。須菩提住于此定。障及諍皆不與俱故。隨俗言無諍行無諍行也。復次疑曰。若預流等不得自果。云何世尊遇燃燈佛獲無生忍。為遣此疑。經曰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昔在然燈佛所。于法有所取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如是等。此明何義。顯示昔遇然燈佛時。以悟無生無法可取。言獲忍者。以俗諦故。如說得菩提者謂無所得。復有經說。文殊師利我坐道場。無得而起金剛場。經又作是說。我所有法皆不可得。若聲聞獨覺及以如來。或曰。言語不能取于證法。非智不取。此說違經。經說第一義非智之所行。何況文字故。復次智所知境名所詮境。是二差別智之所證。名初不行。何義須說語不能取。斯或太簡應具說。牙齒手足諸身分等不能取故。復次有余經中世尊自釋。然燈佛所得無生智不取于法。如彼經言海慧當知。菩薩有四。所謂初發心菩薩。修行菩薩。不退轉菩薩。一生補處菩薩。此中初發心菩薩見色相如來。修行菩薩見功德成就如來。不退轉菩薩見法身如來。海慧一生補處菩薩。非色相見。非功德成就見。非法身見。何以故。彼菩薩以凈慧眼而觀察故。依凈慧住依凈慧行。凈慧者無所行非戲論不復是見。何以故。見非見是二邊遠離二邊。是即見佛。若見于佛即見自身。見身清凈見佛清凈。見佛清凈者。見一切法。皆悉清凈。是中見清凈智亦復清凈。是名見佛。海慧我如是見然燈如來。得無生忍。證無得無所得理。即于此時上升虛空高七多羅樹。一切智智明了現前。斷眾見品超諸分別。異分別遍分別。不住一切識之境界。得六萬三昧。然燈如來即授我記。汝于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是授記聲不至于耳。亦非余智之所能知。亦非我惛蒙都無所覺。然無所得亦無佛想。無我想無授記說授記想。乃至廣說。言無想者。顯是智證而無所取。想者心法非是語故。當知此中說智之境。是故言以凈慧眼而觀察故。復次無生忍者是心法。非語法故。復次證于無得無所得者。以法無性無能取得。此無得理有可得耶。都無所得豈智能取。復次斷眾見品。超諸分別見品分別智法非語。復次不住一切識之境界。不言不住一切語境故。無所取是智境界。云何余師固謂遮語。

  復次疑曰。若智亦不能取諸佛法。何故菩薩以智取佛土功德而興誓愿。為遣此疑。經曰須菩提。若菩薩作是言。我成就莊嚴佛國土。是人不實語如是等。眾妙珍綺悅可于心名為莊嚴。彼有體相色等性故。第一義中斯不可得。說非莊嚴也。而依俗諦以智成就是名莊嚴也。菩薩應如是不生。有住心者我作我成就。如是住心不應生故。不應住色等生心者。于色等果不應求故。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者。以智成就而不住。彼如是心應生故。復次疑曰。若不取一切法。云何諸佛取遍滿自在身耶。為遣此疑。經曰須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須彌山王如是等。此喻顯示彼相似法自在之身。其義云何。如須彌山由共業力。雖無分別而生大體。如來亦爾。于無量劫修諸福行。雖獲大身不由分別。如來何故。同須彌山無分別耶。第一義中山及色身無體性故。是形相者。皆有為故。如經何以故佛說非身是名為身。非謂有身名為大身。

  復次顯示受持正法。其福甚多。是故此中重說譬喻。經曰如恒河中所有沙數如是沙等恒河。于意云何。是諸恒河沙寧為多不如是等此之勝喻何不先舉。以諸凡夫未見真實。先為廣說不生信解。漸次聞之乃生信故。

  復次受持福多。以十三種因而得成就。所謂處可恭敬故。人可尊崇故。一切勝因故。彼義無上故。越外內多故。勝佛色因故。超內施福故。同佛出現故。希能信解故。難有修行故。信修果大故。信解成就故。威力無上故。世尊何故。殷勤說此諸因相耶。以諸眾生行資生施求財位果。不持正法斷諸苦因。此中處可恭敬者。經曰復次須菩提。隨所有處說是法門。乃至一四句頌。當知此處即是支提如是等。人可尊崇者。經曰當知是人成就最上希有之法如是等。一切勝因者。經曰當何名此法門。乃至名為般若波羅蜜如是等。此義云何。諸佛菩薩以般若波羅蜜。于世出世最勝了知。今此法門如是教故。云何知然。如經即非波羅蜜故。此復云何。智功德岸無能量者。復次非彼岸者。謂三界法智能稱量知不堅固第一義本性無生。是故說言非波羅蜜。彼義無上者。即如是義無有上故。如經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有所說法不如是等。此義云何。以般若波羅蜜中無法可得。是故如來亦不能以文字而說。唯此分量說名菩提。如有經言空中鳥跡不可得。菩提性亦復如是。言菩薩者。于無得中能覺了故。越外多者。經曰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塵是為多不如是等。此中舉大千界微塵數多。為欲對顯受持之福。云何顯耶。比持經福即非多故。如經是諸微塵如來說非微塵。非微塵者顯非多義。若以非多名非微塵者。云何復說是名微塵。依自分限。是一大千微塵數故。越內多者。經曰所有世界如來說非世界等。此中世界者。謂眾生界。大千界中一一眾生。出息入息微塵剎那皆亦多故。非世界等如微塵說勝佛色因者。經曰可以三十二相見如來不如是等。此明何義。顯示法身無相為體。如經三十二相即是非相非相者。非法身相是名相者。是佛色身丈夫之相。受持等福是法身因。非諸相因。是故此福最為殊勝。超內施福者。經曰若善男子善女人。以恒河沙等身布施。乃至其福勝彼無量阿僧祇。此何所因是財施故。舍身尚爾況外物耶。云何名為同佛出現。佛興于世薄福難逢。此經亦然。預聞者少。如經爾時須菩提。聞此法門深生信解。悲泣雨淚捫淚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是等。須菩提阿羅漢人。隨佛覺悟于此正法。昔尚不聞。是故希有同于佛現。希能信解者。經曰若復有人。得聞此經生于實想。當知成就最上希有如是等。實想者。謂聞此法門是無邊福因。以為實故。復次謂聞難得同于佛興。以為實故。復次謂聞此說一切法無生無所得等。以為實故。若一切法無生。何故言當生實想。雖生實想不壞無生。如經實想者。即是非想。是故當知生實想者。依俗諦說第一義。即非實想。復次俗諦名實想者。俗諦之想。是人雖信諸法無生。而不舍俗諦法故。以是當得最上希有。難有修行者。經曰我今得聞如是法門信解受持不足為難如是等。信修果大者。經曰是諸眾生無復我想眾生想命想取者想如是等。此義云何。以于此經信及行故。了生無我性。不生我等想。何以故。有所取我是中乃生能取想故。彼能取想。隨俗言說第一義即是非想。何以故。諸佛世尊證法無我。遠離一切分別想故。諸佛體相名為大果。信解成就者。經曰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不驚不怖不畏如是等。此中不驚者。謂于諸法無生之理。心不驚愕趣生道故。不怖者。謂于諸法無和合相心不怖懼。而于世俗和合相中。相續分別執為實故。不畏者。心不如是永決定故。復次不驚等者。如其次第。謂聞法時思惟時修習時心安不動。眾生等想已遠離故。威力無上者。經曰須菩提如來說第一波羅蜜。須菩提此第一波羅蜜。如來說彼無量諸佛亦如是說如是等。云何名第一。無與等者故。云何無與等一切佛法中威力最勝故。一切諸佛同演說故。以如是等十三種因。持經之福多于寶施。復次疑曰。若一切佛法中般若波羅蜜最為上者何用勤苦行余度耶。為遣此疑。示現般若攝持余度。經曰須菩提如來忍辱波羅蜜即非波羅蜜如是等。非波羅蜜者。遠離此分別心故。云何無分別。經曰。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支體我于爾時無我想無眾生想無命想無取者想。如是等此義云何。若有我等想。即見有自他。他來犯己必生嗔恨。若謂無分別想是愚癡心。癡心作因嗔念還起。于彼王所孰能不校。以不校故證知無想。亦非無想。無想者所謂無我等想。無自他想及嗔恨想。非無想者。謂非愚癡。何故愚癡名為無想。不能觀察是應作是不應作故。復次無想亦非無想者。離于想無想染著分別故。此已說被虐害時攝持忍辱。復欲顯示余時攝持。經曰。又念過去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如是等。此顯往昔未遇惡王。已于多生斷我等想。皆由般若攝持力故。復欲顯示攝持菩提。經曰。菩薩應離一切想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以離諸想得菩提故。如說坐于菩提座永斷一切想。云何離想耶。經曰。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若生無所住心者。云何住菩提而發心耶。以住菩提故無所住。如經何以故如是住者。即為非住。此義云何。如是住者俗諦故。非住者第一義故。復次言住菩提即是非住。如有經說。菩提無住處是故非住。是住菩提之異名也。已說般若攝持忍辱。攝持余度其相云何經曰。是故佛說菩薩心不住色布施。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三施攝六如前說故。五波羅蜜離于施物施者受者。三種分別。即是般若波羅蜜相故。持余度其義得成。如說五波羅蜜。若離般若如闕目者而無導師。為顯示彼方便故。經曰。菩薩為利益一切眾生應如是布施。或念言若不住法而行施者。云何為利益眾生。是故經言。一切眾生想即是非想為利益者。俗諦言說第一義即是非想。何以故。以眾生想取諸眾生。計與蘊異或不異等。第一義中皆不可得。如經是諸眾生即非眾生。此顯遠離智及所知二種分別。言非想者顯智無性。非眾生者。所知無性彼二無性。如來證了諸想永除。證無性故。

  須菩提復念言。諸佛離一切想。證法無性。世間以何相故而信知耶。是故經言。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異如語者。何故但以如是四句。顯示諸佛證實離想。以世間中求名利者。于上人法未證言證。佛異彼人故說真語。復有貪鄙情多矯妄。曾獲神通自知已失。有人來問。但云先得遠離是心說于實語。又有修得世間之定。心暫不生相同寂滅。而向人說我證涅槃。永除此謬故說如語。此言如取如是義。所隨如字應可比知。必同行故。如說義時相同行相違。乃至廣說。是中同行者。如母牛來子亦隨至。如與如是應知亦然。此顯如來斷一切障。如彼明證如是而說。不同學得世間禪者。言證涅槃尋復退失。何為復說不異如語。以諸凡夫于乾闥婆城夢幻響像熱時之焰旋火之輪。如其所對如是取著名為異如。諸佛不然。是故說不異如語。此復云何。諸凡夫人所取城等非城等。有名為異如。如來所證非虛妄。有不誑性故。名不異如。是故所言未嘗虛妄。云何知然。佛已凈除一切障故。有證及教可辨明故。云何為證。譬如說色是無常等。色法現是無常等故。云何為教。如有經言。童子我一切知一切見也。復次真等四諦之名。如來證知此四深理。是以能說。說而不知。無是處故。此中真語者。說于苦諦色等諸蘊。真是苦故。實語者說于集諦愛實苦因。非自在等能為因故。如語者。說于滅諦無為涅槃。有為虛妄無為反是。如說無為之法。非虛妄性名之為如。不異如語者。說于道諦。離八支道言得涅槃虛誑不實。此道能得實非妄故。或念言。若諸佛離一切想。云何于法現證。而說言八支道是實。入水火等為妄。說實妄故有分別想。是故經言。須菩提如來所得法。所說法無實無妄。此義云何。如來證第一義。一切法本性無生。無生故不曾是有。云何名實。既無生豈有滅。是故非妄。實妄二境皆不可得。于何而生彼分別想。所說之法是文字性。文字有為故非實依。而證實故非妄。

  復次疑曰。若所證法無生無性非實非妄。是即諸佛第一義身。從此為因二身成滿。菩薩何故舍所證法。住于事等而行施耶。為遣此疑。經曰。須菩提。譬如有人入闇即無所見。若菩薩心住于事而行布施如是等。此闇明二喻。示有住無住過失功德。其義云何。如人闇中舍平坦路行于非道。顛墜艱險受諸苦難。于所樂處近而不達若諸菩薩住事行施舍無得性平疾之道。行于有得險難之路。于生死中受諸困厄。涅槃之所何時可至。如人有目者。得無生忍也。夜分已盡者。舍于果愛也。日光明照者。決定了知諸法無性。見種種色者。悟一切法不滅不生不斷不常不一不異不來不出無所得等。菩薩如是行不住施。速成正覺得大涅槃。

  此一切法修行中有自他二利。自利復有教義修行。教修行者。謂受持讀誦。義修行者。聽聞思惟。利他者。謂為人演說。如經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此法門受持讀誦修習演說。如來悉知是人悉見是人。生如是無量福德聚。取如是無量福德。此中受者作心領納故。持者溫記不忘故。讀誦者披諷其文故。修習者謂聽聞及思惟故。無量福聚其相云何。經曰。若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乃至于此法門信心不謗如是等。此布施福轉勝于前。以事與時二種大故。事大者。如經以恒河沙等身布施故。時大者。如經百千億那由他劫故。

  修行任運果今說云何名為任運果。謂修行者從初乃至未成正覺。此生余生獲諸功德。本所期者是佛果故。功德是何。所謂魔及異道不能沮亂。功德大故。殊勝無等堅牢福果。最上法器圓滿資糧。能荷難勝深大信解福因之處。拔一切罪速疾證地。此中魔及異道不能沮亂者。經曰。此法門不可思議。其義云何。以法威力不思議故。斯人福慧超諸智境。是故邪徒莫能沮亂。功德大故。殊勝無等者。經曰。不可稱量以能受持。不可量法功德威力余無與等。是故此人最為殊勝。堅牢福果者。經曰。無量果報邪莫能沮故。功德廣大故。于天人中受諸勝福無能逼奪令其不受。最上法器者。經曰。此法門如來為發大乘者說。為發最上乘者說。法豈虛行授之以器。圓滿資糧者。經曰。若有人受持讀誦修習演說如是等。此中受持讀誦為他說故。福德增長。聽聞思惟故。智慧增長。示何增長。如經皆成就不可思不可稱無有邊無量功德聚。言無量者。顯此功德非是一切心量之境。是故思所不能知不可取。而稱無邊際可得。能荷難勝者。經曰。如是人等。即為荷擔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此義云何。如佛成就難思妙法。慱濟群苦無復遺余。持經之人當如是故。廣大甚深信解者。經曰。若樂小法者。即于此經不能受持讀誦如是等。此中廣大信解者。無小意樂故。甚深信解者。無我等見故。福因之處者。經曰。在在處處。若說此經如是等。集福舍罪故名支提。人能演法功與之等地。雖無思持說者。故拔一切罪者。經曰。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此經。為人輕賤如是等。受持此經方致成佛。反被輕賤。其故者何。經曰。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即為消滅。如來品說。若復有人受持此經。乃至演說。是人現世或作惡夢。或遭重疾。或被驅逼強使遠行。罵辱鞭打乃至殞命。所有惡業咸得消除。復有頌言。

  若人造惡業  作已生怖畏
  自悔若向人  永拔其根本

  怖心悔過尚除根本。何況有人受持正法。此豈不與余教相違。如說。

  業雖經百劫  而終無失壞
  眾緣會遇時  要必生于果

  非有相違。此復云何。且十不善惡趣之業。由持正法及悔先罪。惡趣果雖永不生。然于現身受諸苦報。現受諸苦豈失壞耶。不生惡趣非拔根耶。若有無間決定業者。命終之后定生彼故。應住劫受須臾出故。如阿阇王等。是故無違。速疾證地者。經曰。我念過去無量阿僧祇劫。乃至若復有人。于后末世能受持讀誦此經。廣為人說。我所供養諸佛功德。于此百分不及一如是等。此義云何。無邊佛所供養之福。不證真實。持此法門速疾能證。是故受持功德威力。設為百分彼前福聚不及其一。如是千分百千分數分不及。取類應知。數者謂六十位。過斯已往數不能及歌羅。不及校計。不及者此依歌羅微細義說。謂受持福最微細性功德已多。非前所及。窮于校計終無與等。微細尚爾況一切耶。優波尼沙者因也。其義云何。此少分福于最勝果即成因性。總前福聚亦不成因。不能得真實果故。譬喻不及者。如有童女稱為月面。女面豈能全類于月。以有光潔少分相同。彼前福聚即不如是。無少相似可為譬喻。此復云何。謂但受持文字之福。前福于此無相似性匪薄福人。而能聽受此文字故。如經若我具說者。或有人聞心則迷惑而生輕賤。謂聞此功德威力思惟時不信時也。如經此法門不可思議。果報亦不可思議。二俱難思威力勝故。

  須菩提何故復言發菩薩乘。應云何住等。欲具顯因清凈相故。何者不具云何具顯。謂所修因非但離于三事相想即名清凈。要當遠離我住我修我降伏心。如是諸想方得凈故。如經應生如是心。乃至實無有法名為發菩薩乘者。此復云何。第一義無有眾生得般涅槃。亦無有法名為菩薩。發心住果修行降伏。于無有中而起有想。是顛倒行非清凈因。復次疑曰。若無菩薩發趣大乘。則無有因證于佛果成滿四種利益之業。云何世尊燃燈佛所。而得授記。汝于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能成四種利眾生事。為遣此疑。經曰。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昔在然燈佛所。頗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如是等。此中意說。佛于往昔證真實義得授記時。不見少法而是無上菩提。因體以無所得得授尊記。此即證知一切法皆無所得。如經須菩提。言如來者以真如故。真如者無所得義。須菩提心念我于此說雖復無疑。然有人言。然燈佛所不見有法。能得菩提升于覺座。豈亦如是。是故經言。須菩提若有人言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人不實語。乃至如來所得法。是中無實無妄。此義云何。夫實妄者生于有得。有時言實壞時知妄。無所得中此二俱遣。復有念言。若如來但證無所得者。佛法即一非是無邊。是故經言。如來說一切法皆是佛法。佛法謂何。即無所得。未曾一法有可得性。是故一切無非佛法。云何一切皆無所得。經曰。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云何非耶。無生性故。若無生即無性。云何名一切法。于無性中假言說故。一切法無有性者。即是眾生如來藏性。是故世尊垂次開顯。經曰。須菩提。譬如有人其身妙大如是等。妙大身者。謂空性身。云何妙大。隨于所在而不異故。一切眾生咸共有故。如說此一眾生空性。彼一切眾生空性。如來有之。眾生亦有。何故但說如來藏一切眾生有。不說眾生藏如來有耶。以諸眾生未證空理。如來證故。如有經說。眾生身內有如來藏具相莊嚴。豈不同于妄計神我。雖如是說。然了空性名為法身。法身為因乃生色相。非與外道所說我同。如楞伽經。大慧菩薩白佛言。世尊。修多羅中。說如來藏本性清凈。具三十二相。在于一切眾生身中常住不變。為貪嗔癡妄分別垢蘊界處衣之所纏裹。如無價寶垢衣所纏。世尊。此說云何。不同外道邪論。外道說我是常作者。體非求那周遍無盡。佛言。大慧。我所宣說如來藏義不同外道所說之我。如來藏者。即是空性實際涅槃。不生不滅無相無愿。如是等義。如來為欲止息愚人無我怖畏。說無分別無虛妄境如來藏門。大慧。現在未來諸菩薩摩訶薩。不應于此計著生于我見。乃至廣說。須菩提為欲闡明妙身大身是空性義。經曰。如來說人身妙大即是非身。非身者。謂以色身依實義說。無生性故。說無生性為妙大身。非色身也。

  上所說因清凈相義未圓滿。為滿足故。經曰。須菩提菩薩亦如是。若作是言。我當滅度無量眾生。即非菩薩如是等。以要除能度所度一切分別。菩薩修因方得凈故。復為成就無分別心。經曰。頗有法名為菩薩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乃至佛說一切法無我無眾生等。第一義無菩薩無凡夫故。我當莊嚴佛國土不名菩薩者。染著因故。于色等聚所成佛土。如是取故。即非莊嚴者。實義無生故。是名莊嚴者。俗諦言說故。通達無我法說名菩薩者。離一切想因清凈故。

  復次疑曰。若清凈因離諸想者。有境可得為無有耶。是故此中說佛境界。經曰。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有肉眼不。須菩提言。如是世尊。如來有肉眼。乃至如來有佛眼不。須菩提言。如是世尊。如來有佛眼如是等。何故世尊說具五眼。示于境界無不了知。此中有眾生數境非眾生數境。如經所有眾生若干種心住等。顯示了知眾生數境。恒河沙數世界等。顯示了知非眾生數境。若干種心者。欲樂不同故。住者相續而轉故。或作是念。心若能住斯應有體。是故經言。如來說諸心住皆為非心住。非心住者第一義。無相續故。如經何以故須菩提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此復云何。過去心已滅故。未來心未生故。現在心不住故。無形故。寶積經言。迦葉。一切佛不見過去心。不見未來心。不見現在心。乃至廣說。經曰。若福德聚有實如來即不說福德聚。此意云何。聚者蘊義。假名不實。實即非蘊。于何說聚。云何知假名不實。第一義無積聚故。俗諦中有言說故。如是五眼都無所得。是佛境界。以是應知。離想凈因無境可得。是故大般若波羅蜜中如是言。須菩提。如來五眼。于第一義都無所得。若言有得愚人謗我。

  復次疑曰。若第一義佛境界是無所得。色相如來豈亦非有。為遣此疑。經曰。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可以具足色身見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如是等。此顯示見佛法身。云何見耶。如經如來說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等。此依實義。即于色相而見法身。非具足者。是法身故。如說無生性是常住如來乃至廣說。

  復次疑曰。若第一義佛境界及色相身皆無有體。豈具足眾德。言說相身亦復非有。遣此疑故。經曰。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作是念。我有所說法耶如是等。欲使定除有說執故。經曰。若人言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乃至無法可說是名說法。此義云何。說無體故。不見內外漏無漏法少有真實而可說故。

  須菩提復欲顯示于此所說信受者難。是故言。頗有眾生于未來世。聞說是法生信心不。乃至彼非眾生非不眾生等。云何非眾生。第一義即蘊異蘊。推求其體不可得故。如經說。非眾生云何非不眾生。以俗諦依于五蘊業果相應而施設故。如經是名眾生。復次疑曰。若第一義佛境界色身言說身皆不可得。法身體性豈亦然耶。為遣此疑。經曰。

  須菩提。于意云何。頗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須菩提言。不也世尊。如是等。此義云何。佛證真實不見少法是所得故。以無所得。是故說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故無所得。經曰。是法平等無有高下。何故平等。經曰。以無我無眾生無命無取者。如生無我中平等故。無所得法無我亦如是。此無得理以何因證。經曰。一切善法云何善法有體可得。而能證無所得理法不相似豈得成因。經曰。善法者。如來說為非法。云何非法。第一義無生性故。當知此因即無所得。善法者。俗諦言說非真實義。

  何故復以須彌塵量寶施之福而校量耶。令修行者心勇進故。

  復次疑曰。若如來說非眾生者。云何不與余教相違。如有經言。無量眾生以得我為善知識故。生等諸苦并皆解脫。為遣此疑。經曰。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作是念我度眾生耶。乃至實無有眾生如來度者如是等。無眾生者第一義故。復次以大悲心攝同己故。若實有眾生異于如來是所度者。如來即有我等四取。何以故。若見有己能度眾生。是我取故。何故不欲我等取耶。經曰。我取者。如來說為非取。非者何義。所謂不善。云何不善。縛諸眾生住生死故。復次非者。無體性義。此復云何。以無所取我亦無能取故。若我等取無體可得。何用遣我言非取耶。以諸凡夫顛倒妄取。言非取者令彼解故。如經但無智凡夫生之所妄取如是等。未得圣者各封于我差別而生名凡夫生。彼即非生不善生故。如不善人說為非人。復次法從緣起。無我造作故名非生。是故說名凡夫生者隨俗言故。

  以諸眾生于佛色身多生取著。是故復說色身無性。經曰。須菩提于意云何。可以相成就見如來不。乃至轉輪圣王應是如來如是等。佛欲令于色等身見法身義。受持時易。故說頌言。

  若以色見我  以音聲求我
  是人行邪道  不能見如來
  如來法為身  但應觀法性
  法性非所見  彼亦不能知

  以色見我等。其義云何。謂有見光明相好。言見于佛及有聽受經等文字。言我隨逐而得如來。彼作是言。于相好身及言說身。攀緣修習當斷煩惱。為除此見。經曰。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此義云何。色及文字性非真實。于中取著是邪道故。行于此道何能見佛。云何見耶。經曰。如來法為身但應觀法性。法性者。所謂空性無自性無生性等。此即諸佛第一義身。若見于此名為見佛。如有經說。不生不滅是如來故。十萬頌經復作是說。慈氏以見空性名見如來。薩遮經中又作是說。無取著見名為見佛。若無取著名見佛者。攀緣法性將非取著。以凈智心了知法性。法性豈是所了知耶。是故經言。法性非所見。彼亦不能知法性之處。無有一物可名所知。由是彼智亦不能知。如有經言。大王。一切法性猶如虛空。等與眾物為所依止。而其體性非是有物亦非無物。能于此中寂然無知名為了知。名為知者。隨俗言說。

  復次疑曰。若智亦不能知法性者。云何諸佛具丈夫相而證菩提。以見具足丈夫相者。得菩提故。為遣此疑經曰。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諸相成就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如是等。此中顯示法界相。其義云何。若相成就是真實有。此相滅時即名為斷。無有菩薩見法斷故。何以故。以生故即有斷。一切法是無生性。所以遠離常斷二邊遠離二邊是法界相。是故于此說能信解無生之福多于寶施。如經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恒河沙等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菩薩得無我無生法忍如是等。但于無生愛樂修習福多彼故。如有頌言。

  若人持正法  及發菩提心
  不如解于空  十六分之一

  或念言。若一切法無生者。云何而有福德生耶。是故經言。須菩提菩薩不應取福德如是等。不應取福者。非第一義中有福可取故。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薩不取福德者。菩薩于福應圓滿故。佛言。須菩提菩薩應取者俗諦故。不應貪著者第一義諦故。

  復次疑曰。若第一義無福可取。何故余經作如是說。如來福智資糧圓滿。坐菩提座趣于涅槃。為遣此疑。經曰。須菩提。若有人言。如來若去若來若住若坐若臥。是人不解我所說義如是等。涅槃無有真實處所。而至于彼。名之為去。生死亦無真實處所。而從彼出。名之為來。不去不來是如來義。此即顯示無住涅槃。雖生死涅槃無有一異。而于三界牢獄引喻眾生。盡未來際而為利益。

  復次疑曰。若生死涅槃不可得故無去來者。如來豈如須彌山等積聚一合而安住耶。為遣此中是一是常無分有分一合見故。經曰。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碎為微塵。是微塵眾寧為多不如是等。此中微塵眾多者。遣無分一合見。非微塵眾者。遣有分一合見。是名微塵眾者。非有分物說之為眾。復為遣積聚見故。經曰。如來說三千大千世界即非世界如是等。何故復說非世界耶。經曰。若世界實有即是一合見。何故不欲一合見耶。經曰。即為非見。云何非見。于非有中而妄見故。如經一合者即是不可說。但我見凡夫而取其事。此義云何。一合者。是俗諦相非真實有。何以故。第一義一切法本性無生。無生故不可得。不可得故離于言說。而我執凡夫于中妄取。若不欲我見與教相違。如有頌言。

  我以己為依  詎以他為依
  智者能調我  生天受安樂

  為遣此疑。經曰。須菩提若有人言如來說我見眾生見命見取者見為正語不如是等。佛何故說見我耶。為誘攝信樂者故。此于五蘊隨俗名言。非謂真實。是故諸佛所見我者是遠離性。如經即非我見等。世尊以離生死涅槃我等合見。而得菩提。復愍諸含識欲令同證。是故言。須菩提發菩薩乘者。于一切法應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不生法想知見者。謂證時。信解者。修學時。信解之人法想尚不生。況非法想。此云法想非法想者。謂如法分別不如法分別法想。如法何故不生。經曰法想者。如來說為非想。此復云何。一切法無生性故。若無生即非有。于何知見。以俗諦故。如經曰。是名法想。何故復說受持之福。欲令眾生畢竟信故。經曰。如無演說是名為說。此何謂耶。第一義無世出世。若法若物少有可說。能如實義如是說者。乃名為說。此無住涅槃觀察有為然后方證。云何觀察。經曰。爾時世尊。而說頌言。

  一切有為法  如星翳燈幻
  露泡夢電云  應作如是觀

  今此頌中。觀察有為九種體相。何謂為九。所謂觀察自在。觀察境物觀察遷動。觀察體性觀察少盛。觀察壽觀察作者。觀察心觀察有無。此中觀察自在如星。譬如星等著象于空隨方運行。光色熾盛假令久住終隨劫盡。如是人天受諸福報。豐財重位眾所瞻仰。雖久自在會亦歸空。觀察境物如翳。譬如翳目于凈空中見有毛輪飛花二月。無明翳識亦復如是。于真實理無物之處。而見內外世出世間種種諸法。觀察遷動如燈。譬如燈焰即生處滅不至余處。然因此焰余處焰生。念念相續如有遷動。眾生亦爾。前趣諸蘊即前趣滅不往余趣。然因前蘊后趣蘊。生以相續故。狀如遷動。言諸凡夫數往余趣。觀察體性如幻。如因幻力變作女人容貌可觀體性非有。不了之者取為真實。一切法亦復如是。從妄緣生初無實體。未了實者生有體見。觀察少盛如露。譬如朝露見日即晞。盛年容色亦復如是。一遇無常已從衰謝。觀察壽如泡。譬如水泡或有始生未成體相。或才生已或暫停住即歸散滅。壽亦如是。或始托生在于胎藏。正生生已從作嬰兒。少年中年乃至衰老歸于壞滅。觀察作者如夢。譬如夢中隨先見聞。憶念分別熏習住故。雖無作者種種境界分明現前。如是眾生無始時來。有諸煩惱善不善業熏習而住。雖無有我是能作者。而現無涯生死等事。觀察心如電。譬如電光生時即滅。心亦如是。剎那必謝。觀察有無如云。如空中云。先無后有須臾復滅。有為諸法亦復如是。體性本空從妄緣有。有緣既散還復歸無。復次先依俗諦。以星等九喻安立有為。后依中論第一義。一切法不滅不生不斷不常不一不異不來不出。及般若波羅蜜中一切法非積住性。解釋此頌其義云何。譬如星光自體常滅。有為亦爾。性恒遷謝。如人目翳。雖無作者病緣故生。有為亦然但從緣起。譬如燈焰念念恒斷。有為如是剎那不住。如幻所作。不了之者取為實常。愚夫迷實取有為法亦復如是。譬如泫露在物雖繁體唯是一。所謂滋潤有為內蘊生生。有別本性亦同咸資愛故。如因積水雨渧成泡。各別而生各別而滅。眾生諸行亦復如是。八萬四千別生別滅。如夢中境來無所從。而彼夢心妄見來處。有為亦爾來不可得無明夢識妄見為來。譬如奔電性非遷動。前處前滅后處后生。以相相似說之為去。有為諸法去亦如是。譬如空云非恒積住。有為之相類此應知。如是名為依俗諦故安立有為。如中論中成立真實不生等義。于有為法應如是知。此復云何。彼論中以自他共無因。觀察諸法本無生義。如是似翳有為生法。應知不生。以不生故星光有滅違于道理。有為亦然應知不滅。復次不生故。彼燈自體。尚不可得。何有剎那而說為斷。有為不斷類此應知。復次不生故似幻所作。有為之法無有常義。應知不常。復次不生故似于朝露。有為諸法一義不成。愛能潤生不契理故。應知不一。復次不生故似泡。差別有為之法異性不成。應知不異。復次不生故似夢中境。有為之法本無來義。應知不來。復次不生故似于電光。生滅之法以相似故說為去者。理不相應。應知不去。復次不生故。如云之法體尚非有。豈積住耶。如是應知頌曰。

  我今功德施  為破諸迷取
  開于中觀門  略述此經義
  愿諸眾生類  見聞若受持
  照真不壞俗  明了心無礙

乾隆大藏經·大乘論·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破取著不壞假名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