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乘律·第1132部
出家授近圓羯磨儀軌附苾芻習學略法一卷
元帝師苾芻拔合思巴集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原夫贍部嘉運。至四佛釋迦文如來遺教利見也。大元御世第五主。憲天述道。仁文義武。大光孝皇帝登極也。天資福慧。諦信內乘。普使萬邦。咸歸一化。雖敷天垂拱。而至治無垠。眷支那弘道。而在躬不息。欲以自佛相承。師資繼踵。迄今不替。正戒儀范。為拳拳從善之行人。俾一一恒持于凈戒。精練三業。堅守四儀。此實圣皇匡正佛法之睿旨也。昔因善逝與人天眾。普說無諍聲聞藏教。一切有部別解脫經。依此采拾。未得令得。律儀方便羯磨儀范。此乃圣光德師之總集也。始從天竺。次屆西番。爰有洞達五明法王大士薩思迦扮底達。名稱普聞。上足苾芻拔合思巴。乃吾門法主。大元帝師。道德恢隆。行位叵測。援茲儀范。衍布中原。令通解三藏比丘。住思觀演說正本。翻譯人善三國聲明。辯才無礙。含伊羅國翰林承旨彈壓孫傳華文。譯主生緣北庭都護府。解二種音。法詞通辯。諸路釋門總統。合臺薩哩都通。暨翰林學士安藏。總以諸國言詮。奉詔譯成儀式。序本帝師之親制。繪為華跡以編陳。始末粗彰。聊記歲月。時庚午歲至元七年冬至后二日序。

  敬禮一切智。

  凡有欲求出家者。隨意詣一師處。師即應問所有障法。應如是問。汝非外道否。汝非年不滿十五否。汝雖年滿十五非不能驚烏否。雖能驚烏非年不滿七歲否。汝非奴等否。汝非負債否。汝非父母不聽許否。汝雖父母不聽許非不遠鄉所否。汝非有疾病否。汝非污苾芻尼否。汝非賊住否。汝非別住否。汝非不共住否。汝非蠲割人否。汝非黃門否。汝非化人否。汝非傍生否。汝非趣外道否(曾作外道先已出家還歸外道更復重來)。汝非殺母否。汝非殺父否。汝非殺阿羅漢否。汝非破和合僧否。汝非惡心出佛身血否。汝不于四他勝中隨有犯否。汝非因有所犯為不悔過故眾所驅擯否。汝非瘸手等否(支節不具)。汝非黃發等否。汝非獨指甲等否。汝非王所揀別等否。汝非王不聽許否。汝雖王不聽許非不遠鄉所否。汝非強盜名稱否。汝非毒害人否。汝非皮匠人否。汝非屠膾人非。汝非鄙賤種族人否。汝非非人趣否。汝非北俱盧洲人否。汝非再三轉相人否。汝非似男子婦人否。汝非疏陋人否。汝非別州異貌人否。問障法時若言是者。便可答言。隨汝意去。若遍凈者即應攝受。可授鄔波索迦律儀戒。如是授時先教求出家者。最初令禮敬佛三遍已。次令禮敬軌范師三遍。在前蹲居合掌。教作是說。

  大德存念。我某甲。始從今時乃至命存。歸依佛陀兩足中尊。歸依達磨離欲中尊。歸依僧伽諸眾中尊。大德證知。我盡形壽。是鄔波索迦。如是三說至第三番。應言阿遮利耶證知。師云好。答云善。此是授鄔波索迦律儀竟。

  次授鄔波索迦五學處教云。汝隨我說。

  阿遮利耶存念。如諸圣阿羅漢乃至命存。棄舍殺生。遠離殺生。我某甲亦如是。始從今時乃至命存。棄舍殺生遠離殺生。此第一支。是諸圣阿羅漢之所學處。我當隨學隨作隨持。又如諸圣阿羅漢乃至命存。棄舍偷盜邪淫妄語。果實酒醞造酒令醉亂性。放逸之處。乃至遠離果實酒醞造酒令醉亂性放逸之處。我某甲亦如是。始從今時乃至命存。棄舍偷盜邪淫妄語。果實酒醞造酒令醉亂性放逸之處。此五支學處。是諸圣阿羅漢之所學處。我當隨學隨作隨持。師云好。答云善。此是鄔波索迦儀范竟。

  次差一苾芻作白眾。彼應問本師云。所有障難并已問未。答言已問。若問者善。若不問而白者。得越法罪。次為白眾。一切僧伽當須盡集。或巡房告知。次將至眾中致禮敬已。在上座前蹲居合掌。作如是說。

  大德僧伽存念。此某甲從鄔波馱耶某甲。希求出家。在俗白衣未落須發。愿于善說法律出家。此某甲愿欲出家剃除須發。披染色衣起正信心。舍家趣于非家。從鄔波馱耶某甲。求出家。言無遮難遍凈。僧伽許某甲出家否。眾咸言。若遍凈者。應與出家。俱問者善。如不問者。得越法罪。此是為出家白眾僧儀范竟。

  次請為五波馱耶者。禮親教師已蹲居合掌。作如是說。

  阿遮利耶存念。我某甲今請阿遮利耶。為鄔波馱耶。愿阿遮利耶為我作鄔波馱耶由阿遮利耶為鄔波馱耶故。我當出家。如是三說。至第三番。應言由鄔波馱耶為鄔波馱耶故。師云好。答云善。此是請鄔波馱耶儀范竟。

  次為請苾芻看剃發者。彼便盡剃。其人后悔。佛言。應留頂上少發。問曰。除爾頂髻不。若言不者。應言隨汝意去。若言除者。應可剃除。次與洗浴。若寒與湯熱授冷水。

  次親教師應與缽器。并與染衣。彼接師足至自頂已可授缽衣。

  次親教師可與著衣與著裙時。當須檢察。恐是無根二根及不全等。此是初作儀范竟。

  次授三歸依。并出家者。先令禮敬佛。次令禮親教師已。蹲居合掌。教作是說。鄔波馱耶存念。我某甲始從今時乃至命存歸依佛陀兩足中尊。歸依達磨離欲中尊。歸依僧伽諸眾中尊。彼薄伽梵如來應供正等覺釋迦牟尼釋迦師子釋迦帝王我等至尊。彼既出家。我當隨出。棄舍俗容出家形相。我正授持。我今正趣。如是三說。至第三番。應言我因事至說名。鄔波馱耶名某甲。師云好。答云善。此是出家儀范竟。

  次親教師應付一苾芻。與授沙彌律儀護者。彼即應問親教師。此人如何是遍凈否。若遍凈者。應作沙彌。次禮敬佛禮軌范師。蹲居合掌。應如是說。

  大德存念。我某甲始從今時乃至命存。歸依佛陀兩足中尊。歸依達摩離欲中尊。歸依僧伽諸眾中尊。愿大德證知。盡形壽我是沙彌。如是三說。至第三番。應言愿阿遮利耶證知。盡形壽我是沙彌。師云好。答云善。此是授沙彌律儀軌范竟。

  次除阿遮利外隨一苾芻。即當量影作商矩指。并晝夜分時等法。皆如苾芻戒中作。

  次授十學處教云。汝隨我說。阿遮利耶存念。如諸圣阿羅漢乃至命存。棄舍殺生遠離殺生。我某甲亦如是。始從今時乃至命存。棄舍殺生遠離殺生。此第一支。是諸圣阿羅漢之所學處。我當隨學隨作隨持。又如諸圣阿羅漢乃至命存。棄舍偷盜淫欲妄語。果實酒醞造酒令醉亂性放逸之處。歌舞作樂香鬘瓔珞涂彩。高床大床非時食。畜金銀乃至遠離畜金銀。我某甲亦如是。始從今時乃至命存。棄舍偷盜淫欲妄語。果實酒醞造酒令醉亂性放逸之處。歌舞作樂香鬘瓔珞涂彩。高床大床非時食。畜金銀乃至遠離畜金銀。此十支學處。是諸圣阿羅漢之所學處。我當隨學隨作隨持。師云好。答云善。此是授沙彌戒儀范竟。

  若彼年滿二十者。鄔波馱耶師應與求缽及三衣等。為請羯磨師屏教師。并入壇場。諸苾芻眾若共集時。其半月間。于防護懺悔守持內。各各思尋。知已過犯。應以防護懺悔守持熏修。然后方坐。若中國者可集十眾等。若邊國者共律師。可集五眾等。令受戒者。初禮敬佛三遍。次眾僧處一一各須禮敬三遍。然敬有二種。一謂五輪至地(謂是額輪二手掌輪二膝輪)。二謂兩手執師腨足任行。于一既致敬已。應請鄔波馱耶。先以禮敬置一磚或壞以草敷上。受戒者。其上蹲居合掌。若先是鄔波馱耶。或是阿遮利耶者。隨時稱說。若先非二師者。應云大德。或云尊者。若請軌范師者。類此應為。當具威儀。作如是說。

  大德存念。我某甲今請大德為鄔波馱耶。愿大德為我作鄔波馱耶。由大德為鄔波馱耶故當授近圓。如是三說至第三番。應言由鄔波馱耶為鄔波馱耶故。當授近圓。師云好。答云善。此是請鄔波馱耶儀范竟。次鄔波馱耶師。應可加持三法衣。若是割截縫刺衣者。應如是加持。將三法衣。令各各疊共搭彼人左肩上。后親教師共受戒人同起。其受戒人兩手持把僧伽胝角(譯為重復衣)應如是說。鄔波馱耶存念。我某甲已作成衣。是堪可應受。用此法衣。為僧伽胝。我今守持。如是三說。師云好。答云善。次兩手持把嗢怛羅僧伽角(譯為內衣)。應如是說。

  鄔波馱耶存念。我某甲已作成衣。是堪可應受用此法衣為嗢怛羅僧伽。我今守持。如是三說。師云好。答云善。次兩手持把安怛婆娑角(譯為內衣)。應如是說。

  鄔波馱耶存念。我某甲已作成衣。是堪可應受用此法衣為安怛婆娑。我今守持。如是三說。師云好。答云善此是守持截割縫刺三衣儀范。

  若無割截縫成衣服。應以守持段匹應加持。時二人俱起。將三件物。令各各疊共搭彼人左肩上。持作僧伽胝物角。應如是說。

  鄔波馱耶存念。我某甲此衣為僧伽胝法衣。我今守持。若無障難當作九條衣等。及作兩長一短等。我當浣洗展張割截裨砌絣縫染。或就上貼補。隨堪使用此衣。是堪可應受用。如是三說。師云好。答云善。次持作嗢怛羅僧伽物角。應如是說。

  鄔波馱耶存念。我某甲此衣為嗢怛羅僧伽。我今守持。若無障難。當作七條兩長一短條象法衣。我當染浣洗展張割截裨砌絣縫或就上貼補。隨堪使用此衣。是堪可應受用。如是三說。師云好。答云善。次持作安怛婆裟物角應如是說鄔波馱耶存念。我某甲此物為安怛婆娑。我今守持。若無障難。當作五條安怛婆娑法衣。兩長一短。我當染浣洗展張割截裨砌絣縫。或就上貼補。隨堪使用此衣。是堪可應受用。如是三說。師云好。答云善。此是守持。未曾割截。三衣儀范竟。

  次將缽可示眾僧。次一苾芻左手掌缽。張右手掩缽口上。從上座一一僧處。躬身應如是說。或云大德。或云具壽存念彼具壽某甲。有此波怛羅。非小否。非大否。非白色否。應如是問。若無障難。大眾可皆言好。若言好者善。若不言者得越法罪。此是示缽儀范竟。

  次鄔波馱耶應自加持波怛羅。應如是作。共受戒人同起。二人左手共持缽。各各右手掩缽口上。教如是說。

  鄔波馱耶存念。我某甲此波怛羅。應可用食。是堪可器。是大仙器。是乞食器。我今守持。如是三說。師云好。答云善。此是守持波怛羅儀范竟。

  次應授坐具濾水羅。次后與披僧伽胝衣。教禮眾僧三遍。應安在見處離聞處。教其一心合掌向眾虔誠而立。其羯磨師應問眾中。誰先從彼鄔波馱耶某甲受請。當于屏處為教示某甲故。彼受請者答云。我某甲。次羯磨師應問。汝苾芻某甲。某甲為鄔波馱耶。能于屏處教示某甲否。彼應答言。我能。次羯磨師將屏教師為問障難。作單白羯磨。次羯磨師坐已。應如是說。

  大德僧伽存念。此苾芻某甲。某甲為鄔波馱耶。能于屏處教示某甲。若僧伽時至聽者。僧伽應許。此苾芻某甲。某甲為鄔波馱耶。與屏處教示某甲。此是白。此是差。屏教師儀范竟。

  次屏教苾芻將至屏處。教禮敬已蹲居合掌。作如是說。具壽汝聽。此是汝真誠時實語時。我今少有問汝。汝應以無畏心。若有言有。若無言無。不得虛誑語。汝是丈夫否。答言是汝具男根否。答言具。汝年滿二十未。答言滿。汝三衣缽具否。答言具。汝父母在否。答言在在者聽汝出家否。答言聽。若言死者。更不須問。汝非奴否。汝非偷來人否。汝非為求利養來否。汝非有爭競人否。汝非是他賣人否。汝非王家揀別人否。汝非王家恐懼人否。汝非王家毒害人否。汝非自與王家作害教他作害人否。汝非強盜名稱否。汝非蠲割人否。汝非黃門否。汝非污苾芻尼否。汝非賊住否。汝非別住否。汝非不共住否。汝非外道否(現是外道)。汝非趣外道否(曾作外道先已出家還歸外道更復重來)。汝非殺父否。汝非殺母否。汝非殺阿羅漢否。汝非破和合僧伽否。汝非惡心出佛身血否。汝非化人否汝非傍生否。應如是問皆答言非。汝非負他人或少或多些少債否。若言有者。應可問言。汝能授近圓已還彼債否。言能者善。若言不能者。汝可問彼許者方來。汝非先出家否。若言我曾出家者。應問。汝不于四他勝中隨有犯否。汝歸俗時善舍學處否。答言犯重。隨汝意去。若無犯者汝現是出家人否。若言是者。汝行梵行否。答言行。問言。汝名字何。答云。我名某甲。問汝鄔波馱耶名字何。答云我因事至說鄔波馱耶名。鄔波馱耶名某甲。具壽應人身中有如是病。謂癩病癭病蟻漏皰瘡。白癜疥癬。串皮腳瘡。干瘦病忘魂。饑病寒腫。腳氣陰漏。時氣病極時氣病。或一日二日。三日四日。風黃痰癊。總集病日減日發病。長時病暫時病。癰疽黃肨病噎噦病。欬嗽喘氣瘤。手足刺痛諸塊血病。疽病痔漏嘔逆。淋瀝困病。遍體熱病。脅痛骨節煩痛。汝無如是等病。及余諸病否。答言無。具壽汝聽。如我今于屏處問汝。然諸苾芻于大眾中亦當問汝。汝于彼處以無畏心。若有言有。若無言無。還應實答。汝且住此。未喚莫來。此是屏處教授儀范竟。

  次屏教苾芻前行半路。向眾合掌而立。應如是說。大德僧伽聽。彼某甲我于屏處已正教示。問其障法。某甲為鄔波馱耶。唯言遍凈為聽來否。合眾咸言若遍凈者。應可喚來。咸言者善。如是不言者。得越法罪。次應遙喚來。既至眾中先禮眾僧三遍。為乞授近圓。禮敬佛三遍。又禮眾僧三遍。于甎草座上蹲居合掌。教作是說。

  大德僧伽存念。我某甲今因事至說名。某甲為鄔波馱耶。今從僧伽求受近圓。我某甲因事至說名。某甲為鄔波馱耶。今從僧伽乞受近圓。大德僧伽。愿與我授近圓。大德僧伽。愿濟拔我。大德僧伽。愿隨持我。大德僧伽。愿教示我。具哀愍心。大德僧伽。能哀愍故。愿哀愍我。如是三說。此是乞求近圓儀范竟。

  次羯磨師于僧伽中為問障難作單白羯磨。

  次羯磨師坐已。作如是說。大德薄伽存念。此某甲。某甲為鄔波馱耶。今從僧伽求受近圓。此某甲。某甲為鄔波馱耶。今從僧伽乞受近圓。若僧伽時至聽者。僧伽應許。我于眾中某甲為鄔波馱耶。檢問某甲所有障難。此是白。此是內中問障難羯磨儀范竟。

  次羯磨師于僧伽中應問障難。彼受戒人禮羯磨師。蹲居合掌教如是說。具壽汝聽。此是汝真誠時實語時。我今少有問汝。汝應以無畏心。若有言有。若無言無。不得虛誑語。汝是丈夫否。答言是。汝具男根否。答言具。汝年滿二十未。答言滿。汝三衣缽具否。答言具。汝父母在否。答言在。在者聽汝出家否。答言聽。若言死者更不須問。汝非奴否。汝非偷來人否。汝非為求利養來否。汝非有爭競人否。汝非是他賣人否。汝非王家揀別人否。汝非王家恐懼人否。汝非王家毒害人否。汝非自與王家作害教他作害人否。汝非強盜名稱否。汝非蠲割人否汝非黃門否。汝非污苾芻尼否。汝非賊住否。汝非別住否。汝非不共住否。汝非外道否(現是外道)。汝非趣外道否(曾作外道先已出家還歸外道更復重來)。汝非殺父否。汝非殺母否。汝非殺阿羅漢否。汝非破和合僧伽否。汝非惡心出佛身血否。汝非化人否。汝非傍生否。應如是問。皆答言非。汝非負他人或少或多些小債否。若言有者。應可問言。汝能受近圓已遍彼債否。言能者善。若言不能者。汝可問彼許者方來。汝非先出家否。若言我曾出家者應問。汝不于四他勝中隨有犯否。汝歸俗時善舍學處否。答言犯重。隨汝意去。若言無犯者。汝現是出家人否。答言是。若言是者。汝行梵行否。答言行。問言。汝名字何。答云。我名某甲。問汝鄔馱波耶名字何。答云。我因事至。語鄔波馱耶名。鄔波馱耶名某甲。具壽應聽。人身中有如是病。謂癩病癭病。蟻漏皰瘡。白癜疥癬。串皮腳瘡。干瘦病忘魂。饑病寒腫。腳氣陰漏。時氣病極時氣病。或一日二日。三日四日。風黃痰癊總集病。日減日發病。長時病暫時病。癰疽黃肨病噎噦病欬嗽喘氣瘤。手足刺痛。諸塊血病。疽病痔漏嘔逆淋瀝。困病遍體熱病。脅痛骨節煩痛。汝無如是等病及余諸病否。答云無。此是授近圓戒初作儀范竟。

  次羯磨師應作白四羯磨。坐已作如是說。

  大德僧伽存念。此某甲某甲為鄔波馱耶。今從僧伽求受近圓。此某甲某甲為鄔波馱耶。今從僧伽乞受近圓。是丈夫亦具男根。年滿二十。三衣缽具。某甲自言。遍凈無諸障難。此某甲。某甲為鄔波馱耶。今從僧伽乞受近圓。若僧伽時至聽者。僧伽應許。今某甲。某甲為鄔波馱耶。今從僧伽與授近圓。此是白次作羯磨。

  大德僧伽存念。此某甲。某甲為鄔波馱耶。今從僧伽求授近圓。此某甲。某甲為鄔波馱耶。今從僧伽乞受近圓。是丈夫。亦具男根。年滿二十。三衣缽具某甲自言。遍凈無諸障難。此某甲。某甲為鄔波馱耶。今從僧伽乞受近圓。是故僧伽今為某甲。某甲為鄔波馱耶。與授近圓。若諸具壽。與此某申。某甲為鄔波馱耶。付授近圓。若許者默然。若不許者說。此是初羯磨。如是三說。至第三番。應言僧伽已聽許。僧伽與某甲。某甲為鄔波馱耶。已授近圓竟。由其默然故。今如是持。此是授近圓根本儀范竟。

  次除羯磨師外。隨一苾芻。即應量影可取細籌。長許四指。豎置日中度影。長短影與籌齊。名為一人。此中一指是名一足。若有增減。準此應思量影。訖時即應告彼。次或在夜或在晝陰。即可準酌告之。謂是清旦日中日暮。或夜中時者。初夜初半。中夜中半。后夜后半。未明天明。日未出日已出。或八分初一。四分初一。日中時。或四分余一。八分余一。日未沒日已沒。星未現時。星現時。此二十二時中隨其一時。宜應告知。又依時節差別有五。一冬時。二春時。三雨時。四終時。五長時。言冬時者。有四月。謂從九月十六日。至正月十五日。言春時者。亦有四月。謂從正月十六日。至五月十五日。言雨時者。有一月。謂從五月十六日。至六月十五日。言終時者。謂從六月十六日一日一夜是。言長時者。有三月缺一日一夜。謂從六月十七日。至九月十五日。于此五中隨一時節。宜應告知。

  次羯磨師當為說四依法。具壽某甲汝聽。此四依法是諸世尊如來應正等覺所知所見。為諸依。如是法出家受近圓。作苾芻者。說是依法。所謂依此善說法律。出家近圓成苾芻性。云何為四。

  一諸衣中糞掃衣是清凈物。易可求得。苾芻依此。于善法律。出家近圓成苾芻性。汝某甲。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用糞掃衣而自支濟生欣樂否。答言。欣樂。若得長利絁絹大白氎。或毛白[疊*毛]羅。或縵國絹。或大毛白[疊*毛]紅毛[疊*毛]。兜羅綿紅羅細迦尸[疊*毛]。中平色卑下色。或毛子衣。或舍那衣。或胡麻衣。或劫貝衣。或睹拘羅衣。或嬌曇波國衣。或日下國衣。若更得余清凈衣者。若從眾得。若從別人得。汝于斯等隨可受之。知量受用。愿能持否。答言。愿能持。

  某甲汝聽。二諸食中常乞食是清凈食。易可求得。苾芻依此。于善法律。出家近圓成苾芻性。汝某甲。始從今日乃至命存。以常乞食而自支濟生欣樂否。答言。欣樂。若得長利供大人米沙水飯粥飲等。若五日八日十四日十五日作節會食。若僧次請食。若別請食。若偶逢請食。若故請食。若更得余清凈食者。若從眾得。若從別人得。汝于斯等隨可受之。知量受用。愿能持否。答言。愿能持。

  某甲汝聽。三諸住處中。居于樹下。是清凈處。易可求得。苾芻依此。于善法律出家近圓。成苾芻性。汝某甲。始從今日乃至命存。于樹下敷具而自支濟生欣樂否。答言。欣樂。若得長利房店樓閣涼房。寨籬敵樓諸好宅舍。門上樓屋房上帳幕。露地帳幕板屋坎穴。石窟山巖茅庵稍屋。或有院墻。或無院墻。或有虛廈。或無虛廈。若更得余清凈處所。若從眾得。若從別人得。汝于斯。等隨可受之。知量受用。愿能持否。答言。愿能持。

  某甲汝聽。四陳棄藥是清凈物。易可求時。苾芻依此。于善法律。出家近圓成苾芻性。汝某甲。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用陳棄藥而自支濟生欣樂否。答言。欣樂。若得長利酥油蜜乳糖沫。宜時藥宜更藥。或七日若至愈。根藥莖藥葉藥華藥果藥。若更得余清凈藥者。若從眾得。若從別人得。汝于斯等隨可受之。知受用。愿能持否。答言。愿能持。此是四依法竟。

  次說四墮落法。

  某甲汝聽。有此四法。是諸世尊如來應正等覺所知所見。為諸依。如是法。出家受近圓。作苾芻者。說墮落法。苾芻于此四中。隨一一事。若有犯者隨當犯時。便非苾芻。非沙門。非釋迦子。失苾芻性。破沙門法。此便損減摧壞墮落。為他所勝不可重收。譬如斬截多羅樹頭。更不能生增長高大。苾芻亦爾。云何為四。諸欲戀欲以欲潤澤及染著欲。是諸世尊以無量門種種毀責。斷欲棄欲。除欲盡欲。離欲滅欲。息欲沒欲。稱揚贊嘆是勝妙事。具壽。汝從今日不應輒以染心視諸女人。何況兩相交會行不凈行事。具壽。如佛世尊如來應正等覺所知所見說。若復苾芻與諸苾芻同德學處。不舍學處。不犯學處。作不凈行。乃至共傍生作不凈行事。彼苾芻便墮落不可共住。于如是事苾芻犯者。隨當作時。便非苾芻。非沙門。非釋迦子。失苾芻性。破沙門法。此便損減摧壞墮落。為他所勝不可重收。譬如斬截多羅樹頭。更不能生增長高大。汝從今日于此不應作事。不可作事非所作事。應當可斷。可作事中可以正念作不放逸。殷勤防護自心。汝于是事。能不作否。答言不作。

  具壽汝聽。他不與取。世尊以無量門種種毀責離不與取。稱揚贊嘆是勝妙事。汝具壽。始從今日不以賊心乃至麻糠。他不與物而故竊取。何況五磨灑。若過五磨灑。具壽。如佛世尊如來應正等覺所知所見說。若復苾芻若在聚落。若空閑處。他不與物以盜心取。如是盜時。若王若大臣若捉呵責言。咄男子。汝是盜賊。癡無所知。作如是盜。若殺若縛。若驅擯者。苾芻。若如是作此不與取。彼苾芻便墮落不可共住。于如是事。苾芻犯者隨當作時便非苾芻。非沙門。非釋迦子。失苾芻性。破沙門法。此便損減摧壞墮落。為他所勝不可重收。譬如斬截多羅樹頭。更不能生增長高大。汝從今日。于此不應作事不可作事。非所作事。應當可斷。可作事中可以正念作不放逸。殷勤防護自心。汝于是事能不作否。答言。不作。具壽汝聽。殺害生命。世尊以無量門種種毀責。遠離殺生。稱揚贊嘆是勝妙事。汝具壽。始從今日乃至蚊蟻不應故心而斷其命。何況于人若人胎。具壽。如佛世尊如來應正等覺所知所見說。若復苾芻。若人若人胎故自手斷其命。或持刀授與令人送刀。若教令死贊死語言。咄男子。何用此罪累不凈惡活為。汝今寧死死勝生。隨自心念。以余種種言說勸贊令死。彼因死者彼苾芻便墮落。不可共住。于如是事苾芻犯者。隨當作時。便非苾芻。非沙門。非釋迦子。失苾芻性。破沙門法。此便損減隨壞墮落。為他所勝不可重收。譬如斬截多羅樹頭。更不能生增長高大。汝從今日于此不應作事。不可作事。非所作事應當可斷。可作事中可以正念作不放逸。殷勤防護自心。汝于是事能不作否。答言。不作。具壽汝聽。說虛妄語。世尊以無量門種種毀責。遠離妄語。稱揚贊嘆是勝妙事。汝具壽。始從今日不應故心乃至戲笑而為妄語。何況實無上人法說言己有。具壽。如佛世尊如來應正等覺所知所見說。若苾芻實無現前證。無遍知自知。不得上人法寂靜勝者。殊勝證。悟智見得獲。而言我如是知我如是見。即為墮落。欲自清靜。彼于異時若問若不問。作如是說。具壽。我不知不見。言知言見。虛誑妄語除增上慢。彼苾芻便墮落。不可共住。言知何法者。謂言我知苦知集滅道。言見何法者。謂言我見諸天。我見諸龍。我見夜叉。我見迦樓羅。我見乾闥婆。我見緊那羅。我見摩睺羅伽。我見餓鬼。我見毗舍阇。我見鳩槃荼。我見部哆那。我見羯吒部哆那。我見旋風鬼。或言。諸天見我。諸龍見我。夜叉見我。迦樓羅見我。乾闥婆見我。緊那羅見我。摩睺羅伽見我。餓鬼見我。毗舍阇見我。鳩槃荼見我。部哆那見我。羯吒部哆那見我。旋風鬼見我。或言。我聞天聲龍聲。夜叉聲迦樓羅聲。乾闥婆聲緊那羅聲。摩睺羅伽聲餓鬼聲。毗舍阇聲鳩槃荼聲。部哆那聲羯吒部哆那聲。旋風鬼聲。或言。天聞我聲。諸龍夜叉。迦樓羅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餓鬼毗舍阇。鳩槃荼部哆那。羯吒部哆那旋風鬼聞我聲。或言。我往觀天諸龍夜叉。迦樓羅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餓鬼毗舍阇鳩槃荼。部哆那羯吒部哆那。我往觀旋風鬼。或言。天來觀我。諸龍夜叉。迦樓羅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餓鬼毗舍阇鳩槃荼。部哆那羯吒部哆那旋風鬼來觀我。或言。我共諸天語言談論。共相歡樂。長時共住。或言。我共諸龍夜叉。迦樓羅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餓鬼毗舍阇鳩槃荼。部哆那羯吒部哆那。旋風鬼語言談論。共相歡樂。長時共住。或言。諸天共我語言談論。共相歡樂。長時共住。諸龍夜叉。迦樓羅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餓鬼毗舍阇鳩槃荼。部哆那羯吒部哆那旋風鬼。共我語言談論。共相歡樂。長時共住。或不得而言。我得無常想。無常中苦想。苦中無我想。厭食想。一切世間不可樂想。過失想。斷想。離愛想。滅想。死想。不可意想。青淤想。膿爛想。胮脹想。蛆壞想。啄啖想。異赤想。離散想。骸骨想。別異空觀想。或不得而言。我得初靜慮二靜慮三靜慮四靜慮。慈悲喜舍。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預流果一來果。不還果阿羅漢果。神境智神通。天耳智神通。他心智神通。宿住智神通。死生智神通。漏盡智神通。或言。我是阿羅漢八解脫中定善解脫。俱善解脫。苾芻。若如是說。彼苾芻便墮落。不可共住。于如是事。苾芻犯者隨當作時。便非苾芻。非沙門。非釋迦子。失苾芻性。破沙門法。此便損減摧壞墮落。為他所勝不可重收。譬如斬截多羅樹頭。更不能生增長高大。汝從今日。于此不應作事。不可作事。非所作事應當可斷可。作事中可以正念作不放逸。殷勤防護自心。汝于是事能不作否。答言。不作。此是四墮落法竟。

  次說沙門四種所應作法。

  具壽汝聽。此四沙門法諸佛世尊如來應正等覺所知所見。為諸依。如是法出家受近圓。作苾芻者。說沙門四種所應作法。云何為四。具壽汝聽。始從今日若他罵者。不應返罵。他嗔不應返嗔。他打不應返打。他調不應返調。有如是等惱亂起時。汝能攝心不返報否。答言。不報。此是沙門所應作法竟。

  次摽滿心希望勝愿。

  具壽汝聽。汝先摽心有所希望。作如是念。我當何時得于世尊善說法律。出家近圓成苾芻性。汝今已得汝已出家。今授近圓。得好如法親教師。及軌范師等。和合僧伽秉白四羯磨。文無差舛極善安住。摽滿心希望勝愿竟。

  次明同得學處法。

  具壽汝聽。如余苾芻雖滿百夏。所應學者汝亦修學。汝所學者彼亦同然。有此因緣。同得尸羅同得學處。同說別解脫經。汝從今日當于是處。起敬奉心。不應厭離。明同得學處法已竟。

  次依世間喻說儀范。

  汝從今日于親教師。應生父想。師于汝處亦生子想。乃至命存侍養瞻病。共相看問。起慈悲心。至老至死。依世間喻說竟。

  次住調伏法。

  汝從今日于同梵行所上中下座。常生敬重隨順恭勤。而為共住。住調伏法竟。

  次成辦所須法。

  汝從今日受持教法。讀誦思惟修諸善業。于蘊善巧。處善巧。界善巧。緣起善巧。處非處善巧。未得求得。未解求解。未證求證。弗舍善軛。成辦所須法竟。

  次說儀范中未曾說防護法。

  我今為汝舉其大綱。余未知者。于半月說別解脫經時。自當聽聞。又當于軌范師并親教師。及同學親友。善應咨問準教勤修。說儀范中未曾說防護法竟。

  次說發至信偈。

  汝最勝智教  具足受尸羅
  無障身難得  志心當奉持
  端正者出家  清凈者圓具
  正覺之所知  實語者所說

  說發至信偈竟。

  次略說勸修方便法。

  具壽。汝已受近圓竟。勿為放逸。當謹奉行。略說勸修方便法竟。

  次新受戒苾芻禮。親教師軌范師。并諸僧伽三遍已。謝恩奉持授近圓。作苾芻儀范已竟。若受羯磨時。應作守持除罪。令僧伽于授羯磨處。次第坐已作羯磨。苾芻在眾前坐。應作是說。大德僧伽存念。今是僧伽作授近圓儀范之時。一切僧伽有犯律儀戒。為除所犯。于此僧中然無一人能向余住處。對清凈苾芻如法除其罪名。若僧伽時至聽者。僧伽應許。僧伽今時守持自罪而作授近儀范后。向余處對清凈苾芻當如法除罪。此是單白羯磨。

  次僧伽為住處。應作同意作羯磨。苾芻在僧眾前坐。已應如是說。大德僧伽存念。營造已成。界外周繞一尋地畔。于此房中僧伽為授近圓故。可共同意。若僧伽時至聽者。僧伽應許。僧伽。營造已成。界外周繞一尋地畔。于此房中僧伽為授近圓。共同一意。此是白二羯磨。

  次當作羯磨。大德僧伽存念。營造已成。界外周繞一尋地畔。此房僧伽授近圓處。同意愿求。是故僧伽營造已成。界外周繞一尋地畔。此房僧伽為授近圓。聽許故。若諸具籌。營造已成。界外周繞一尋地畔。此房僧伽為授近圓。同一聽許者默然。若有不聽許者。說僧伽聽許。僧伽營造已成。界外周繞一尋地畔。此房僧伽為授近圓。默然聽許故。是事如是持此是說營造已成。房舍儀范余外營造未成房者。應言營造未成房。或在露地者。應言未曾營造地。同前作羯磨儀范。

  凡有求出家者。須當次第受律儀戒。最初欲授鄔波索迦戒時。先應問其障難。問障難已。次教作是說。南無佛馱耶。南無達摩耶。南無僧伽耶。世尊如來應供正等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調御丈夫無上士天人師佛世尊。善說妙法。初善中善后善。義妙文巧無雜圓滿。清潔凈白。近觀智者內證。世尊聲聞僧者。善行如理行。質直行同行。隨法成就。彼既出家。我當隨出。如是說已。應授三歸鄔波索迦律儀戒。

  敬禮一切智。

  教示增上戒學律藏有三種。

  第一未得令得儀范。

  第二已得律儀不犯護持方便。

  第三若有犯者令修補法。

  第一未得令得儀范者有四種。

  能為得律儀作障 能為安住律儀作障 能為增長德業作障 能為端嚴眾作障。

  若俱無此四種違緣。復以歸處形相身體思念儀范。若全有此五種順緣者。方得律儀。此差別義如儀范中應知。

  第二已得律儀不犯護持方便者。有五種。

  一依依止師護持 二以對治想護持 三了知應舍相違護持 四凈自戒律護持 五依安樂住緣護持。

  第一依依止師護持者。

  若受近圓已滿足十年。二十一種五德法中具十五法。解律比丘求為依止師。應作不應作。一切事業應問彼師。如師教示隨教所行。自受近圓。滿十年等。三種德業圓滿已來。應依彼師。

  第二以對治想護持者。

  于一切時中念知不放。逸具此三種法。除一切相違法。成就一切善法。

  第三了知應舍相違護持者。

  總集為五篇二百五十三。應舍法中具清凈戒。或具應修補戒。有心有念。復非初緣不舍學處。不犯學處。第一波羅夷篇者。苾芻于三道中。隨一一道行不凈行者。犯第一波羅夷罪。若盜非屬己身他人物者。犯第二波羅夷罪。除己身外人或人胎斷其命者。犯第三波羅夷罪。妄說過上人法者。犯第四波羅夷罪。此四波羅夷罪。皆能斷絕正戒根本。說第一篇竟。

  第二十三僧伽婆尸沙篇者。若故泄精者。若染心觸女人身者。若共女人說淫欲粗惡名者。若于女人前贊嘆自身。可持淫欲法供養者。若為人成夫婦事者。若三不堪處。從他人乞地并材物造房者。若不堪處。建僧伽藍者。若無根謗苾芻犯波羅夷法者。若無根以小因緣。謗說苾芻犯波羅夷法者。若破和合僧者。若助破和合僧者。若因污他家以為僧擯毀謗僧者。若自戒中他比丘。以憐愍心欲令勸時。言說諸僧伽因我一切戒法。莫論說我。而違拒者。此十三法從僧伽應修補。故名為僧伽婆尸沙。第二篇竟。

  第三波逸底迦篇有二種。

  第一三十泥薩只波逸底迦者。

  初篇十種者。若未曾加持衣畜過十宿者。若已加持三衣。過一宿離者。若三衣物不足望他。足過三十宿畜彼物者。若使非親尼浣洗衣者。若從比丘尼取衣者。若有三衣從在家人乞衣者。若自無三衣從他人乞時。過分乞者。若他欲與物未與索者。若他人各各欲與物。未與索者。若已送到不堪作衣物。若過三語索。或過三默索者。初遍十種竟。

  第二遍十種者。

  若蠶綿作新敷具者。若純黑羊毛作新敷具者。若合黑白羊毛作敷具者。若減六年作第二敷具者。若作新坐具不以故者。縱廣佛一張手貼新者。上用敷者。若無持負羊毛人。自持負羊毛。過三由旬者。有持負人自持負過一里者。若使非親比丘尼擘羊毛者。若畜自己珠寶目觸教人觸者。若以資財出納求利者。若買賣者。第二遍十種竟。

  第三遍十種者。

  若應量器不加持畜過十宿者。若自有缽更求余者。若使非親織師不與工錢。織作成衣者。若他人為己使人織作衣間。為自利益教長織者。若與比丘衣或缽已后還奪取者。若夏安居中所得利養安居內取要。或安居中分散。或安居竟自恣后。彼利養不分者。若住阿蘭若苾芻。聚落村舍內留法衣過六夜。后不到留衣處。或自阿蘭若處者。若雨浴衣安居一月前求者。或安居后過半月畜者。若欲與眾僧物。或欲與一僧物。自回入己者。若應堪取舍四種藥。各各過限畜者。此是第三遍十種三十泥薩只波逸底竟。

  第二九遍十種波底逸迦者。

  初遍十種者。若苾芻故妄語者。若說他苾芻過失者。若兩舌令二苾芻等離間者。若有諍競苾芻和合已后。再發舉諍者。若與在家婦人無男子時說法者。若與未近圓人同聲讀誦教示法者。若知他苾芻有犯墮落法。或僧殘法。隨一一與在家人說者。若向未近圓人。未證圣諦人實說所得上人法者。若眾僧執事苾芻無過失而毀說。言以僧物人事與知識者。若布薩日誦微碎戒時。輕呵而言。何須說如是雜碎戒。令他苾芻聞者。初遍十種竟。

  第二遍十種者。

  若壞種子斷青草木者。若嫌毀輕賤僧伽執事苾芻者。若同學法人教利益語而違惱者。若將僧伽敷具。以放逸心安置露地者。若于僧房內敷草。或葉用已不除掃者。若從僧伽藍遣苾芻出者。若僧住處后來苾芻欺凌先住苾芻者。若僧住處不堅固。重房棚上坐臥脫腳床者。若為他使用有蟲水等者。若壘寺僧伽藍墻時。除許量外。過量壘者。第二遍十種竟。

  第三遍十種者。

  若僧伽不曾差。自意往教誡苾芻尼者。若教誡苾芻尼至日暮者。若實無此念而毀說他。為此小飲食教誡苾芻尼者。若苾芻與苾芻尼衣者。若苾芻與苾芻尼縫衣者。若苾芻與苾芻尼作伴道路行者。若苾芻與苾芻尼同乘船者。若苾芻共女人屏處坐者。若苾芻與女人屏處立者。若因苾芻尼贊嘆受在家食者。第三遍十種竟。

  第四遍十種者。

  若一時食中無利養受再食等者。若于外道住處經一宿住受再食等者。若苾芻足食竟。不作余食法更食者。若乞食苾芻從在家人。受過兩三缽食者。若苾芻足食竟勸令更食者。若苾芻離眾僧常食處。各無己食。共三苾芻等別食者。若自洲日斜至明相出食。非時食者。若食或自或他。苾芻經畜食者。若食不與不受食者。若從施主索美食食者。第四遍十種竟。

  第五遍十種者。

  若有蟲水等為己身用者。若在家人行不凈行時。同房坐者。若在家人行不凈行時。同房立聽者。若與裸形外道食者。若觀欲戰嚴整軍者。若無因緣軍陣中過二宿住者。若混亂排定軍陣者。若打苾芻者。若以擬手向苾芻者。若知他苾芻有粗惡罪覆藏者。第五遍十種竟。

  第六遍十種者。

  若施主欲與苾芻食以冤酬故。遮不令與當日絕食者。若觸火者。若因苾芻作羯磨時。與他欲已而后悔者。若苾芻與未近圓人。近一尋地內。宿過一宿者。若說淫欲不為障礙執事惡見。若僧諫時不舍者。若共眾僧所遣比丘而作伴者。若知是被擯沙彌。而收攝而作眷屬饒益共住者。若受用不染色白衣敷具等者。若屬他寶及以寶好物。自觸教人觸者。若從四月初一日。至六月十五日。除此兩個半月。其余時中。若未至半月而洗浴者。第六遍十種竟。

  第七遍十種者。

  若故斷畜生命者。若言苾芻汝非苾芻。令須臾不樂者。若以指擊歷苾芻者。若水中戲者。若獨自共在家女人。一室同宿至明者。若苾芻但一因由恐怖苾芻者。若藏苾芻衣者。若與苾芻衣不回還復取受者。若苾芻無僧殘罪無因。或以小因謗說犯僧殘罪者。若共在家女人更無男子同道行者。第七遍十種竟。

  第八遍十種者。

  若共盜賊或匿稅商旅同道行者。若知年未滿二十。與授近圓者。若堅實地中掘一抄土者。若受在家人請。住過四月者。若不依僧伽制而反毀謗。告白苾芻言。汝愚癡無所知者。若共有斗諍苾芻欲令斗諍往彼聽其所說者。若從僧伽所作羯磨處。不問一苾芻從坐而起。遠去離聞聲地者。若應敬信僧伽處僧伽執事等處。不敬信不隨順者。若飲諸酒等者。若不問苾芻等。向暮入聚落者。第八遍十種竟。

  第九遍十種者。

  若苾芻受食家請。午時前去行詣入余三家等。或向暮時。除僧伽集處。入余四家等者。若日沒之后。紅相已滅。至明相未出。入灌頂王宮內。或后妃宮內者。若布薩日誦別解脫戒經時。于雜碎戒中。言我今始知如是雜碎戒。是應可學而輕呵者。若用象牙等作針筒者。若坐臥足過量床者。若將僧伽敷具。以木綿等沾污者。若作坐具。應長三肘廣二肘六指。過此量作者。若作覆瘡衣。應長六肘廣三肘。過此量作者若作雨浴衣。應長九肘廣三肘一十八指。過此量作者。若同佛衣量作衣。或教他作者。犯波逸底迦。如來衣量者。長中形。人一十五肘廣九肘是也。第九遍十種竟。總九十波逸底迦竟。

  第四四種波羅底提舍尼者。

  若聚落或聚落外。或在道中或近道外。從苾芻尼受食者。若于白衣家內有苾芻尼。趣次指授食不止而食者。若眾僧所制白衣家內。反取食者。若差看守怖難道。卻不看守。受食坐者。四波羅底提舍尼竟。

  第五一百一十二應當學者。

  齊整著安陀會。不太高不太下。衣角不象鼻。不多羅葉。不谷團形。不蛇頭齊整披法衣。不太高不太下。乞食行時善護身語行。齊整披法衣。行不作聲行不亂視。行當觀一尋地量行。若入聚落不得用衣覆頭行。不得抄衣行。不得收衣附。肩行。不得兩手交項上行。不得兩手交腦后行。不得跳行。不得探腳行。不得蹲行。不得足指行。不得叉腰行。不得搖身行。不得掉臂行。不得搖頭行。不得磨肩行。不得連手行。若不請不得在白衣家敷具上坐。不善觀察不應坐。不得放身重坐。不得交足坐。不得交腿坐。不重內外踝坐。若床上坐時。不得曲腳入床下。不得叉腳坐不得寬腳坐。應正意受食。不得滿缽受食。不得菜食齊等受。應依坐次受食。應視缽受食。行食未至不得預伸缽為更望重受。不得以食覆菜。不得以菜覆食。若受食時不得安缽在食上正意而食。不得作極小摶而食。不得作極大摶而食。應作中摶而食。若食未至不得張口待食。不得含食語。不得皺眉而食。不得[口*專][口*集]口食。不得呵氣食。不得吹氣食。不得舒舌食。不得一粒粒取食。若受食時不得叱笑他。若受食時不得換頰嚼食。不得彈舌食。不得嚙半食。不得舐手。不得振手。不得刮缽舌舐。不得振缽內食食壘作塔形。不應損壞而食。不得輕笑比坐苾芻缽。不得污手捉凈水瓶。不得有飯水灑近坐苾芻。不問房主有飯水。不得棄白衣家內。應棄殘食。不得置于缽內。若地上無替不應安缽澗邊。不得置缽危崄處。不得置缽峻崖處。不得置缽。不得立洗缽澗邊。不得洗缽危崄處。不得洗缽峻崖處。不得洗缽迎暴流。不得以缽酌水。應當學。人坐己立。不應為說法。人臥己坐不應為說法。人在高座己在下坐。不應為說法。人在前行己在后行。不應為說法。人在道行己在非道行。不應為說法。不應為覆頭人說法。不應為抄衣人說法。不應為收衣拊肩人說法。不應為兩手交項人說法。不應為兩手交腦后人說法。不應為以發作頂髻人說法。不應為戴帽人說法。不應為戴冠人說法。不應為戴華鬘人說法。不應為纏頭人說法。不應為乘象人說法。不應為乘馬人說法。不應為乘輿人說法。不應為乘坐諸物人說法。不應為著靴人說法。不應為持杖人說法。不應為持刀人說法。不應為持蓋人說法。不應為持劍人說法。不應為持兵器人說法。不應為披鎧人說法。不得立大小便。不得水中大小便及涕唾嘔吐等。不得青草上大小便及洟唾嘔吐等。從說法為首。此三十九應當學。中除有病苾芻無犯。除難緣。不得上樹過人頭。應當學。一百一十二種應當學突吉羅竟。

  已上四波羅夷篇。十三僧伽婆尸沙篇。三十尼薩只波逸底迦。并九十單波逸底迦。共為一百二十波逸底迦篇。四波羅底提舍尼篇。一百一十二應當學篇。總為二百五十三律儀法。受近圓苾芻精進護持者。此是第三了知。應舍相違護持。

  第四凈自戒律護持者。

  為凈自戒故作布薩法。又為除滅自他身命惡災難等。結夏安居三月安居竟。作自恣。此三種者是第四凈自戒律護持。此廣差別義應看余律。

  第五依安樂住緣護持者。

  衣服飲食住處醫藥。于此四中遠離奢樂極苦二邊。應以處中而住。此是第五依安樂住緣護持。此有差別義。余略羯磨儀范文中。或廣毗奈耶中應看。

  第三若有所犯令修補法者。

  欲除覆藏罪應須發露。欲除所犯罪。應須懺悔。身語未作意中。所有微細罪業。應須防護。為欲羯磨中不作障難。應須守持為令不復更犯。應須治罰。此是第三。若有犯者。再修補法。此廣差別義。百一羯磨中應看。若作此受戒護持修補法時。應慎護諸惡。不令損害一切有情。愿獲涅槃果。應須護持。

  根本說一切有部苾芻習學略法。

  恭惟略本之始。乃大元世主今上明君。睿智日新。鴻慈天賦。萬機之暇。釋教是遵。爰有帝師。智慧備足。名稱旌顯于十方。教理洞明。威德普洽于萬匯。能引三聚薩埵。徑至三種菩提。復設近圓令正滿覺。帝師盛德。心口匪窮。既具種種圣能。致使燈燈傳授。有三藏苾芻法救。奉圣主出綸。蒙帝師揮麈集成略本。庶廣流通。令含伊羅國人解三種聲明。通法詞二辯。翰林承旨彈壓孫譯成畏兀兒文字。宣授諸路釋教都總統合臺薩哩都通。翻作華言。至元八年上元有五日云。

乾隆大藏經·小乘律·出家授近圓羯磨儀軌附苾芻習學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