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第1054部
金剛薩埵說頻那夜迦天成就儀軌經四卷
宋西天三藏朝散大夫明教大師法賢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爾時金剛薩埵。說此最上第一儀軌。能于一切眾生。作種種成就利益之事。乃至息災增益敬愛調伏等無不成就。于意云何。此大金剛薩埵秘要法門。有大威德。志心依法必得成就。金剛薩埵言。若持明者降伏設咄嚕。造頻那夜迦天像。用芥子油涂彼天像。以羊毛合繩。系彼像項。持明者以身裸形。于木架上懸彼天像下焚尸柴火。炙彼天像。即誦大明稱設咄嚕名。午時作法至日沒。彼冤速得禁縛。一切所為隨行人意若欲止息。解下天像彼得如常。

  復用前像。以尼俱陀樹乳浸過。復用阿[口*栗]迦樹乳。涂彼天像。即誦大明及稱設咄嚕名 彼冤不久速患疥癩疾病。若欲除病。用漿水凈洗像身。以酥涂之燒安悉香薰彼天像速得除差。

  復次成就法。用[寧*頁]摩木作頻那夜迦天像。長三指二臂三目。頂戴冠發髻清潤坐于蓮華。用生產衣裹彼天像。將往大自在天祠內。幡竿上以索系懸。持明者稱彼人名。即誦大明已。彼人速離本國。乃至百歲更不還家。首至命終。若欲令歸。用酥蜜洗彼天像即得如故。

  復用前像。持明者依觀自在教法先作觀想。然后用摩度迦花粖涂天像身。復用毒藥芥子鹽及曼陀羅花等。和合一處燒薰彼像已。埋設咄嚕舍內或彼聚落之中。持明者即誦大明。彼設咄嚕悉得身心迷悶若欲救彼。用金剛凈水沐浴彼像。即得如故。

  復用前像。持明者往大自在天祠前。作一坑以像合面埋之。即誦大明稱設咄嚕名已。彼得喑啞。若欲救彼。取出天像彼復如故。

  復用前像。用脂麻粳米[寧*頁]摩樹葉。同入酒內細研。涂彼天像。以五凈水灑凈。用毛繩系于天像。將往空舍中。持明者裸形被發。即誦大明稱彼人名。用左手牽拽天像。彼設咄嚕速得系縛。枷鎖在身作大怖畏。若人如是作法。假使帝釋天主亦須驚怖。何況常人。若欲止息。以酒潠像復得如故。

  復用前像。用樺皮纏于像身。持明者密藏身中。往彼啰惹處。得大供養及財寶等。若密戴身中常日受持。于一切之處經行往來如捧王敕。見者恭敬承事供養。復用前像。于白月八日對天像前。依本法受三昧法。以飲食供養已。持明者左膝著地合掌供養。即誦大明求一切事隨意成就。如是天像行人頂戴。入于啰惹仡哩賀時。彼啰惹及與眷屬。恭敬瞻仰生大敬愛。

  復次成就法。用燒尸柴作頻那夜迦天像。長十二指二臂三目。頂戴頭冠觸髏嚴身。以齒咬唇作忿怒相。著人皮衣。右手執利劍左手作奇克印。復用必隸多萎花鬘纏天像身。持明者以尸灰涂自身中。于臥床頭邊。用摩賀啰訖多作曼拏羅。燒摩賀滿娑香。即誦大明時。彼天人現于人前。持明人獻閼伽酒。天人歡喜即說過去未來現在之事。行人告曰于某甲人令生重病。如是言已。于三日內彼得疾病。乃至殺害發遣句召降伏等。隨行人意皆得成就。若欲止息。用酥涂像燒安悉香薰。復得如故。

  復用前像掘地坑深至膝。以像面合下埋之。持明者著黃色衣及黃絡腋。持誦大明稱設咄嚕名。彼處聚落人皆斗戰。若欲止息。取出天像斗戰自止。

  復用前像安置于酒肆幡竿之上。若人遙見彼竿其酒悉壞。持明者于幡竿上書彼人名。執往聚落次第循行。竿到之處其酒皆壞。若欲止息用羖羊角。洗彼天像復得如故。若欲求端正童女。以彼天像埋童女門。前彼之童女不樂嫁于別人。

  復用前像以芥子油涂彼天像。以尸火燒佉儞啰柴炙于天像。時彼童女生大熱病夢嫁彼人。行人以乳汁沐像而得成就。

  復用前像以俱舍草繩系像。安彼牛欄內。以繩牽拽。所有牛畜悉皆生病。若欲止息用一器物滿盛乳汁。安像在中復得如故。

  復用前像以繩系像。于市肆牽行。所有街市人民。悉皆裸形被發作舞。

  復用前像。持明者以左手密持。見負水女人。時自作舞旋轉。彼女見之裸形負水及作舞旋。轉經兩個月。若欲止息用水浴像。即得如故。

  復用前像以尸衣纏裹。用尸火炙。稱彼人名及誦大明。彼人速得大病無人救得。若以金剛凈水沐浴天像。即得平復。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用佉儞啰木。作頻那夜迦天像。四面八臂。右第一手執利劍。第二手執鉞斧。第三手執金剛杵。第四手執箭。左第一手執三叉。第二手執契吒迦。第三手執拏摩嚕迦。第四手執弓。如是作此像已。于二陣交戰之時。以水沐浴天像兵戰自止。

  復用前像以佉儞啰木粖。為埿彼天像已。用羖羊乳煮彼天像。即誦大明告所求之事。而彼天像于城邑聚落一切人民。悉皆托夢。有某甲持明人今來此處。宜應迎待恭敬供養。如是言已悉皆承迎如法供養。

  復用前像用蘿卜枝葉搗如泥。涂彼天像已。復用漿水浸彼天像。即誦大明。得一切婆羅門敬愛。

  復用前像用脂麻粖白粳米訥哩嚩草。同和合如泥涂彼天像已。用缽羅舍木燒火炙。即誦大明。得剎帝利及啰惹等。皆生敬愛尊重供養。

  復用前像用沙糖涂像。以火炙即誦大明。復用魚煙薰。即得吠舍首陀等悉皆敬愛。

  復次成就法。用[寧*頁]摩樹上寄生木。作頻那夜迦天像。長如大拇指。四臂三目。右第一手執利劍。第二手執鉞斧。左第一手執罥索。第二手執歡喜摶食。蛇作絡腋口出千牙。如是作已。用黑豆粖為泥涂彼天像。即誦大明已。以此像密埋他人門前。所有二足四足等見于大惡之相。蹴蹋驚怖無人可止。持明人得大財利即與止住。

  復用前像持明者加持已。密埋寺門外。令苾芻眾作大惡夢悉皆驚怖。若取天像以漿水洗凈即得如故。

  復用前像加持已。密埋牛欄內。令彼牛畜等見怖畏相終不入欄內。取出彼像即得如故。

  復用前像懸木架。下用蕎麥稈火。炙彼天像。即誦大明。令諸寡女皆生敬愛。

  復次成就法。用吉祥果樹上寄生木。作頻那夜迦天像。二臂三目安牛角內。用毒藥鹽芥子及五種甘露藥涂之。以帛纏裹。誦大明加持已密埋于淫舍門前。一切人民并皆不入。

  復用前像加持已。密埋于酒肆門前。并無一人入彼酒肆。乃至油醋店等一切行鋪門首。埋此天像。頓無買賣人皆不來。若取出天像即得如故。

  復次成就法。用簽木作頻那夜迦天像。用毒藥鹽芥子及五種甘露藥。同和如泥涂彼天像即誦大明已復用尸衣。上畫八葉蓮花安天像于蓮花內。于他人舍下安置已。持明者未還本處。彼人速來敬愛。

  復用前像以尸衣裹。用佉儞啰木火炙彼天像誦大明加持。經須臾間起大風雨。若欲止息用金剛水沐浴彼像燃于酥燈。即復如故。

  復用前像以毒藥涂之。持明者裸形被發。于木架上懸掛天像。以麥糠火炙已。用佉儞啰木橛釘彼天像。即誦大明稱彼人名。須臾之間彼人速來。隨行人意所欲成就。

  復用前像用殺羊毛為繩。系彼像項。持明者以繩牽像。或行或坐稱彼人名。誦大明一百八遍。彼人速得熱病。復以火炙彼天像于八時中經一時間即得命終。

  復用前像以俱舍草為繩。系彼天像懸于木架下。以煎油炙彼天像。即誦大明稱彼人名。至一時已來。彼人速得禁縛身心驚怖。以水洗像即得如故。

  復用前像持明者用牛骨為橛。橛上作穴。以毒藥芥子及天像同入橛內。或出行時系于臂上。即誦大明。得一切人見者歡喜。若入軍陣禁彼器仗皆無作用。若有諍訟論其公理常得勝他乃至諸惡之人見者適悅。

  復次成就法用蘇伴惹曩木根。作頻那夜迦天像。以胡椒粖為泥涂彼天像。用末羅木津及芥子油灌于像口。以尸火炙已。用三辣味及芥子鹽尸灰曼陀羅花果。同和如泥涂彼天像。于四衢道路深埋彼像。持明者觀想焰鬘得迦明王。立作右舞勢。用芥子油涂自身左足。蹋像誦此大明曰。

  唵(引)仡哩(二合引)瑟致哩(三合引)尾訖哩(二合)多(引)曩曩阿母迦摩(引)啰野吽瘧。

  誦此大明已復誦大明曰。

  唵(引)迦(引)嚕波吽發吒(半音)

  誦此大明已。于七日至半月內發遣。彼冤速得大病不久命終。持明者運慈悲心。取出彼像復得如故。

  復用前像安置枯髑髑內。復用毒藥填滿已。用一枯髏髏蓋之。以繩系縛懸木架。下用火炙像。持明者入于河內即誦大明。以前髑髏欿水。所有設咄嚕等。或自走去或得重病。悉皆除滅并無蹤跡。誦此大明曰。

  唵(引)迦(引)羅努帝吽發吒(半音)

  誦大明已。時持明者志心依法必得成就。或持明者用燒瓦器灰涂自身。以尸衣裹頭。往入海者江河內。以右手持前天像左手持人骨數珠。誦大明一阿庾多持明者得為地主。或為啰惹或為軍主等。

  復用前像。持明者用俱舍草作指環。安像于環中。復坐俱舍草。持大明一阿庾多。得啰惹迦儞也敬愛或與大富貴。若彼不依。用葦繩系彼天像。煎漿水淋之。持誦者觀想自身作焰鬘得迦明王。得啰惹驚怖與前迦儞也隨行人意。如未成就。用黃臘裹彼天像。以針釘像。用佉儞啰木火炙彼像身。三日之內王與迦儞也同獲快樂。

  復次成就法。用華鐵作頻那夜迦天像。用芥子油毒藥和如泥。涂彼天像。以鉗挾像于枯木火上炙。即誦大明。令彼冤人得大疾病。若持明者將于天像往他舍中。經須臾時卻還本舍。于一日中供養。句召彼人速來現前。承事供給一切隨意。

  復次成就法。用衢摩夷作頻那夜迦天像。持明者安于枕而睡之。所有城隍聚落過去未來現在之事。悉能說之。若持明者以手持像入大軍陣。槍劍器仗等悉不能傷。乃至一切惡人皆不能害。

  復用前像安于尸灰中。持明者以金剛水。灑凈己身及飲彼水已。即誦此大明曰。

  唵(引)迦(引)羅嚕波吽發吒(半音)

  誦此大明已及稱所求之事。時彼聚落人民一切心亂。如患風瘨罔知善惡。持明者若取出彼像。即得如故。

  復次成就法。用騷伴惹曩木。作頻那夜迦天像。十二臂四足。手執種種器仗。粗忖捺哩蟲皮為衣。以齒咬唇作大惡相。作此像已用水牛肉于尸火內誦大明。作護摩一萬遍已。持明者食五種甘露藥及涂自身。以左手持酒。右手持水。牛肉。觀想自身如甘露軍茶利明王。諸相具足交足而立。以利劍截斷彼像。即時設咄嚕等身皆兩段。此成就法亦能于彼交戰之處。托夢和勸速令息諍。

  復用前像。持明者以繩系像左足。懸于木架之下即誦大明。亦能降伏設咄嚕等隨行人意若解前像即得如故。

  復用前像用鐵索系縛。密埋啰惹門前。彼舍仆從皆如繩縛而不能動。取出彼像即得如故。

  復次成就法。用菩提樹上寄生木。作頻那夜迦天像。長八指四臂三目頂戴頭冠。右第一手執金剛杵。第二手持數珠。左第一手摸捺迦。第二手執建捺迦。作此像已。用瞿摩夷作四方曼拏羅。于曼拏羅內覆面安置天像。持明者以左足蹋像。一日三時持誦大明。至一月已復取天像安庫藏內。能令庫藏財寶盈滿。復用左足蹋像。稱名持誦。得成無盡藏永世受用無所乏少。若不用足蹋作于災難。持明者即告像言。若不依我教。令焰鬘得迦明王大金剛杵破碎汝頭。如是言已。復于庫藏內一日三時。獻閼伽香花等如法供養。復告像言休三昧住。此如劫火不得超越。如是言已行人持此天像。往田野中谷麥場內。乃至市肆行鋪等所到之處。常念焰鬘得迦明王。一切財寶悉皆豐足受用無盡。

  復用前像。持明者若隨身受持。將往諸處城邑聚落。乃至乘船江海經營求利倍獲財利。無諸障難一切隨心。如還于本舍常以香花飲食。及閼伽等如法供養。保護敬重如父母等。若不供養敬重必作災難。

  復用前像。以繩系像懸木架。下用豆箕火炙。持明者裸形被發。作大忿怒相用毛繩打像。所求之事必得成就。

  復用前像用麥[(麥-大+十)*戈]火炙。從此后日日能得上味飲食。乃至所有眷屬悉得充足。若不隨意必為災難。越于三昧成就之法。

  復次成就法。持明人用佉儞啰木作彼天像。長十指身有一十二臂。手執種種器仗立作舞勢。二手持蘇啰摩娑。如是作已。持明者往尸陀林。或空舍內或大自在天祠內。用左足蹋彼天像。一日三時持誦大明曰。

  唵(引)紇哩(二合)瑟窒哩(三合引一)尾訖哩(二合)多(引)曩曩(二)阿目崗(三)摩(引)啰野(四)滿馱野(五)輸沙野(六)烏蹉(引)那野(七)誐啰(二合)娑(八)誐啰(二合)娑野(九)唵(引)吽吽瘧(十)

  持明者誦此大明。加持天像滿三個月。所有百由旬外設咄嚕速令除滅。持明者所作成就。

  復用前像。用毒藥芥子。鹽曼陀羅子。同和如泥涂于像身。持明者用尸灰涂自身。飲酒少許。作忿怒明王大無畏相。以青石兩片合像石中。行人如甘露軍拏利明王安住其身。誦大明滿三個月。所有設咄嚕等。如帝釋威力者亦須滅亡。

  復用前像用毛繩系彼像項。以物蓋像頭目已覆面。埋于尸灰之內。持誦大明稱設咄嚕名。持明者觀想自身。如焰鬘得迦明王立于像前。剎那之間四大洲界。所有人民默然如啞。禁閉眼目都無所見。乃至啰左所有惡人殺其妻子。亦不能言如被禁縛。若欲止息取出天像即得如故。

  復用前像。于黑月十四日或八日。持明者往尸陀林中。用一髑髏滿盛酒。以口潠像一日三時。即誦大明至第七日。啰惹及與眷屬悉來。供給種種供養及財寶等。

  復用前像用樺皮纏裹。以像揾于乳蜜即誦大明。彼啰惹等作大敬愛如父無異。

  復用前像用米粉涂像。入酥內煎已。用佉儞啰木燒火。炙彼天像。得啰惹女承事供給。

  復用前像持明者 用鐵針遍針像身。以芥子油灌彼像。懸一竿上誦大明已。持明者以此像竿立于他軍陣前。彼軍眾等見大煙霧罔知方隅。

  復次成就法。用娑羅多迦木作一臼盛滿乳汁。用佉儞啰木作杵。于杵頭作童女相端正裝嚴。以杵搗乳即誦此梵贊曰。

  阿三摩佐羅(引一)薩摩多(二)娑啰達哩弭(二合)拏(三)迦嚕拏(引)怛摩(二合引)迦(引四)惹誐底耨佉賀(引)哩拏(五)阿三滿多(六)薩哩嚩(二合)虞拏(七)悉地那(引)曳儞(八)阿三摩(引)左羅(引九)薩摩嚩啰(引)誐啰(二合)達哩弭(二合)拏(十)

  誦此贊已。即搗乳至一日二日。降大風雨晝夜不絕滿七日。若欲止息。燒安悉香其雨自止。

  復次成就法。用前天像令童女合線。用系天像頭髻。以乳灌像及涂像身。持明者以其梵音。誦缽邏羅龍王得叉迦龍王等名已。用水乳毒藥一處和合復令數人童男童女。涂藥身上入江河內。手執鐵棒打于水面。稱前龍王名。即誦大明每日三時。如是作法十方世界聞大雷聲。降澍大雨充滿國界。若欲止息解彼天像發髻。用灰涂之須曳即止。

  復次成就法。用阿波摩哩誐木。作頻那夜迦天像。長如拇指二臂三目。右手執稈捺迦。左手執謨捺剛。用阿羅訖多迦葉裹彼天像。以漿水煮。即誦大明已。持明者于道路行時。見有人來即自下路。以手旋轉天像。彼路上人速得迷惑。罔知天地至于七日。若欲止息。沐浴彼像即得如故。

  復用前像。以牛皮裹之擲于井內。一切聚落皆有大水悉皆漂沒。若欲止息。取出天像其水自止。

  復用前像。埋于酤酒家酒甕之下。忽有水入漂流酒甕人救不及。若取出彼像其水自止。

  復次成就法用。白檀香作頻那夜迦天像。長四指八臂三目六足。右第一手執劍。第二手執金剛杵。第三手執箭。第四手執劍。左第一手作奇克印。第二手執弓。第三手執朅樁誐。第四手執拏摩嚕迦。如是天像用上好色裝畫。持明者以左手持像。往流至海者江河內水。至項頸已。即誦大明一洛叉。得見祥瑞復誦吽字。能引河水隨行人流。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或見聚落內。及山野中有大火起。持明者作奇克印即誦大明。彼火速移別處。

  復次成就法。所有諸惡象馬等。傷害于人難以禁止。持明者作奇克印克于彼舌。彼惡象等速自馳走。如鼠入穴更不可見。

  復次前像系于猿猴項上。即誦大明已。放往州城之內及彼野外。如是一切人民。各見沒啰賀摩羅剎。皆悉馳走作大驚怖。若解下天像即得如故。復用前像系粗惡人項上。游行城邑一切人民。皆見必舍佐遍于舍宅。若解下彼像即得如故。

  復次成就法。用水牛角作頻那夜迦天像。長四指四臂三目。右第一手持數珠。第二手執捍難迦。左第一手執三叉。第二手執謨那剛。面如滿月白色。如法裝畫已。用豬毛為繩穿天像鼻。選一旃陀羅童子。以像系童子右足上。令彼經行城邑。所有人民悉皆禁口。如彼啞人扃戶不出。經八日后方得出門皆作悲泣。

  復用前像安于船頭。其船旋轉猶如水輪終不前行。若去彼天像即得如故。

  復用前像以繩系于象馬項上。乃至有千里腳者悉不能動。如彼塑像。若解去彼像即得如故。

  復用前像。如兩陣交戰之時。以像系于馬項擊大鼓聲他兵聞者皆不能動如彼癡人。

  復用前像。用芥子油涂像。持明者收不落地瞿摩夷。作四方曼拏羅。于曼拏羅內燒猛火。炙彼天像已。用熱水灑像。即誦大明稱彼人名某甲速得熱病。如是言已速得重病。若取天像以水沐浴即得如故。即誦此大明曰。

  唵(引)呬囕摩娑嚩(二合引)弭儞(引一)摩賀(引)誐拏缽多曳(引二)酷酷(三)尾酷酷(四)仡啰(二合)悉仡啰(二合五)悉瘧吽發吒(半音六)紇哩(二合引)瑟窒哩(二合七)尾仡哩(二合)多(引八)曩曩(九)吽發吒(半音)娑嚩(二合引)賀(引十)

  如是誦大明已悉得息災。若誦發字當作殺冤法。誦吽字當作驚怖及禁冤。求雨止雨等悉皆同用。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用吉祥木。作頻那夜迦天像長四指三目頂戴頭冠。右第一手執金剛杵。第二手持數珠。左第一手執謨捺剛。第二手執蘿卜。如是作已用貓兒皮。系像懸于木架上。用水牛血涂彼天像。至黑月八日或十四日。于四衢道中掘土一肘。深埋彼天像即誦大明。所有女鬼行過此路悉皆禁住。若欲止息取出天像復得如故。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于尸衣上。畫四方曼拏羅。分為九位。每一位上書一誐字。中位書一誐字。及書彼人名。外畫揭摩杵以為結界。外復畫須彌盧山圍繞。用黃色粉填于像腹。持明者依法。觀想摩呬捺啰摩拏羅已。埋像于四衢道中。若他軍至此悉能禁住。所有隨身器仗并不能用。

  復次成就法。用米粉為摶。作頻那夜迦天像。以水牛生酥填于像腹。復用[口*爾]踰(二合)底瑟摩油煎彼天像。即誦大明已。持明者食彼天像。誦此大明曰。

  唵(引)瘧摩摩目契底(一)摩摩嚕儞底(二)摩摩嚩舍摩(引)曩野(三)阿目剛瘧娑嚩(二合引)賀(引)

  若依此法志心持誦。能殺一切魔冤決定成就。

  復次成就法。用蕎麥及三種蜜。同作頻那夜迦天像。以芥子油煎彼天像取仆從腳下土。與像同埋于四衢道中。所有百由旬外或男或女。句召速來永不還于住處。持明人如是依法。亦能去除虎狼惡獸等難。

  復次成就法 用紅粳米作頻那夜迦天像。用蜜灌于像腹 復用紅粳米作自妻形已。即誦大明。用水牛生酥涂彼天像及自妻形已。持明者即食彼二像。常得自妻愛敬親近。承事而不暫離。

  復用前像用進唧迦果。填滿像腹。即誦大明已。用油煎像亦自食之。或與他人論義常得勝他。

  復用前像以酥煎。復用米粉作一瓠子。用芥子油煎已。誦此大明。即用米粉像入瓠子內。埋于灰中稱彼人名。經須臾間得大腹痛。若欲止息取出彼像即得如故。

  復次成就法。用薩惹啰娑藥。作頻那夜迦天像用沙糖涂彼像已。于瓦器內畫八葉蓮花。于蓮花上書大明。連一吽字及誐字。書彼人名。用前天像安于蓮花器內。復用一瓦器蓋覆天像。持明者持此天像入于水內。至項頸已來。于泥下埋彼天像。所有彼人或在本國或在外方。悉禁彼口而不能言。如彼啞人。

  復用前像及鹽。搗羅為粖。以芥子油煎。所有男子女人等狂亂放逸。用前藥粖入于飲食內令彼食已。即寧靜身心調柔。

  復次成就法。用白俱枳羅叉藥根。迦羯惹伽藥。啰惹樹皮及白粳米。同搗羅為粖。用肉裹以酥煎已。持明人自食其藥。若有啞者令彼能言。乃至羅剎部多毗舍佐等。所作執魅。亦能去除令彼遠離一切所作。隨行人意。

  復次成就法。用一人尸腳腨骨作一穴。入前四味合和之藥。即誦大明。用左手執此腨骨之藥晝夜經行。以藥于自頭上旋轉。得隱身法無人能見。

  復次成就法。用尾毗多枳滿惹藥。酥嚩啰拏祖拏頗羅滿惹藥及噏鐵。同搗羅用蝦蟆脂和。作頻那夜迦天像如一藥丸復用蛇血和前藥粖。別作一頻那夜迦天像。亦如藥丸持明者用二手各執天像一丸。復用瞿摩夷相并作二曼拏羅。廣闊四肘或五肘。第一曼拏羅于四隅。各安劍一口。第二曼拏羅內安四劍鞘。持明者手執二像。漸漸起立作左舞勢已。漸漸相并。二手所有第一曼拏羅四劍飛入第二曼拏羅內劍鞘之中。以像藥為香燒薰[巾*(穴/登)]像。像乃震動法既成就。持明者能作廣大希有之事。此成就法有大威力。一切所為皆得隨意。

  復用前藥及用毒柴藥。依法句召無不來者。乃至江河大水亦須逆流而來。何況常人。

  復次成就法。用稗子作頻那夜迦天像。于彼像腹填三辣藥。以鐵簽簽像用火炙熱。以進佐藥。重裹塑前像。即誦大明稱彼人名。令彼有情聞于自身大臭穢氣。或用芥子油煎彼天像。稱名某甲我當食汝。言已即食。至一時之間。彼人速自降伏供給承事。若不降伏速得命終。

  復次成就法。用粟米或蕎麥或稗子。作頻那夜迦天像。即誦大明以利劍切斷。于尸火內作護摩稱彼人名。速得身分疼痛。此名下品成就法。

  復次成就法。用缽羅舍木燒火。以阿濕嚩他樹枝。兩頭揾于三蜜作護摩一千八遍得啰惹敬愛。乃至轉輪圣。亦生敬愛尊重供養。

  復次用阿哩瑟吒樹枝燒火。以白芥子白粳米作護摩一百遍。亦得剎帝利降伏及敬愛等。

  復次用阿波摩哩誐藥樹枝燒火。以蕎麥鹽同作護摩一萬遍。得吠舍降伏。

  復次用惹衍帝藥樹枝及粳米鹽。同作護摩一萬遍。得首陀降伏。

  復次成就法。持明人于白月一日起首持誦。至白月八日。用五種甘露作曼拏羅持明者觀想。自身在曼拏羅中間睡。即持誦大明至七日內。時頻那夜迦天現身而來告持明人言。汝起與汝成就法。時持明人尋時起已。用五種甘露藥獻閼伽。后第二日以上味飲食齋同三昧。持誦者三五人已求于成就。先擇鬼宿直日或太陽太陰直日。用獨牙象豗出白阿[口*栗]迦藥根。作頻那夜迦天像。長如拇指節二臂三目蛇為絡腋。右手執蘿卜。左手執碗器。身作金色鼻赤色坐寶蓮華。頂戴頭冠發髻青潤。腹形廣大諸相具足。安前曼拏羅內。持明者堅持齋戒。即誦大明六洛叉。如是精熟。得一切所愿皆獲成就。

  復用前像。持明者以自頂戴。入啰惹舍中速得敬愛。或奉王事遠出往來。一切所為常得已勝。乃至道路所有狼虎賊盜等。見此行人悉皆驚怖避路遠去。如是持明者。能離一切怖畏。得啰惹等一切敬愛。供給承事悉皆豐足。若持明者依法儀軌。令法精熟必得成就。若不精熟終不能成。

  復次成就法。用殺羊肉作頻那夜迦天像。用三辣藥涂像以酥煎。即觀想觀自在菩薩已。食彼天像復飲于酒。所有閻浮提內一切人民悉皆狂亂。若用此法經剎那之間。一時止住至十二年。

  復用前像用鹿肉豬肉。以三辣藥揾過。用芥子油煎已。作八大龍王。用人脂細研涂彼龍王。復用芥子油煎已。書彼名入像腹內。持明者用云母石貼己身上。觀想己身如大力明王。即食彼天像及飲甘露藥。不久之間降澍大雨。

  復依前法。持明者選于旃陀羅女。往尸陀林中如前食像。亦降大雨。

  復用前像。持明者往龍潭內。或山中有龍神居處。先觀想自身。如焰鬘得迦明王已。即稱彼龍名。我今食汝。如是言已不久之間即降大雨。

  復用前像以水牛肉作一龍王。入天像腹內。持明者往深山寂靜之處。鋪俱舍草安坐持誦已。觀想自身如甘露軍茶利明王。即食天像及飲甘露藥。不久之間降大風雨。

  復用前像用嚕呬魚肉。裹阿波邏羅龍王像。入天像腹內用酥煎。持明者于舍利塔前或佛像。用五種甘露藥作曼拏羅。以彼天像安曼拏羅中。用香華飲食如法供養。恭敬旋繞至七日內。降大風雨摧山拔樹等。若依此法及誦吽字。能枯竭江海。如是頻那夜迦天像秘密儀軌能成一切事。乃至那羅延天大自在天。悉能禁縛令彼降伏。若持明者于斯儀軌。寡識虛謬不善法教。設用志誠供養持誦。終不成就復生災難。是故持明之人通達秘密。持法精熟依教修習無不成就。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于白月八日或十四日。收不到地瞿摩夷。作四方曼拏羅。以香華供養已。用白阿[口*栗]迦根。作頻那夜迦天像。安曼拏羅內。復安閼伽瓶插華果綠枝。復獻上妙飲食種種名華。持明者敷俱舍草座持齋三日。誦大明三洛叉。然后不食。誦大明四洛叉。如是精熟必得現前所求成就。若彼行人無我人分別。依法所作無不滿愿。

  復次成就法。用赤檀香作頻那夜迦天像。長如拇指節。用樺皮裹。密藏身內志心受持。得大敬愛眾人恭敬。乃至彼人親眷悉皆歸仰。持明者觀想自身如太虛空。觀想虛空即是我身。我與虛空不一不異。凡所作法無諸魔難。于意云何既觀色空平等。離諸分別無我無著。是名真持明者。成就一切微妙之法。純一無雜不缺不剩。于最上道究竟解脫。如此行人設不依法及持誦印相。亦得一切所欲滿愿。如佛說言無為大智。體離分別無有二法。若分別取相即為外法今此儀軌引發觀智。能與眾生出生勝行。是故行人依法儀。則作曼拏羅[巾*(穴/登)]像及彼護摩。二種圓滿皆獲成就。

  復次成就法。用尸骨作頻那夜迦天像。長八指四臂三目。右第一手作施愿印。第二手執滿髑髏血。左第一手執朅樁誐。第二手執人頭。如是作像已。用三辣毒藥芥子鹽曼陀羅子。同和如埿涂彼天像。作三角護摩爐。燒佉儞啰木火。以人肉作護摩。于此火上炙彼天像。不久之間所有他軍。自各馳走悉皆除滅。

  復用前像用毒藥涂像。以尸火炙稱彼名字。得吠多拏鬼執魅。彼人受大苦惱。

  復用前像用猿猴皮。裹于尸火中炙。稱彼名者即得執魅。

  復用前像以沙糖芥子油涂。懸木架上。持明者稱彼名字。令得大怖而自降伏。若欲止息取像用乳及水洗浴。即得如故。

  復用前像用人脂油涂已。燒天祠內萎華薰彼像。或男或女等速得敬愛。

  復用前像用雞肉裹。煎脂麻油薰彼像已。于彼人門前埋于天像。彼人于舍內裸形被發。東西馳走如風狂人。復取出像即得如故。

  復用前像用黑鴟梟肉裹。燒人尸薰。持誦者于紙上書彼名字及書大明。然后裸形被發。以左手執彼天像稱彼人名。用稗草稈打于天像已。至半夜中金剛拏吉儞。于設咄嚕。身作大災害。令彼驚怖受大苦惱。至明旦時未能除愈。若沐浴天像即得如故。

  復次前像以繩系彼像項。用三辣藥涂已用油煎。持明者于黑月內。以皂帛皂線纏裹天像。用左手持像往詣諸處得隱身法。令一切人不能得見。

  復用前像于白月內。用白檀香粖涂彼天像。持明者身著白衣隨意經行。亦得隱身無人能見。乃至天像不蓋衣服亦不能見。持明者依頻那夜迦天。如是作法必得成就。

  復用前像用五種甘露沐浴及涂像身。復用象馬牛驢馲駝五種肉為香。燒薰彼天像或用狗肉為香亦得。如是香薰已。安像于曼拏羅內。持明者用左足蹋。即誦大明。稱彼人名某甲為我作如是如是事。三稱述已。隨行人意作一切事。

  復次成就法。用人骨作頻那夜迦天像。以八大龍王為嚴飾。復用不落地瞿摩夷及吠嚕左曩。裹塑彼像。次用七處白蟻土裹塑。后用凈土裹塑。以金剛凈水灑凈。用干吠嚕左曩燒薰天像。以旃陀羅萎華獻閼伽。即誦大明。于龍潭前作大音樂。用天像擲于潭內。經須臾間潭內出大音聲猶如雷震。空中贊言善哉善哉。持明人聞是語已即還本處。未至之間降大風雨充滿大地。時彼龍女化作人形。來問持明者善解妙法。有何所欲我當隨意。持明者言如我所欲愿施成就。龍女復言滿汝所愿。言已不現。

  復用前像用尸陀林中土涂彼天像。以逆刺棘針打于彼像。稱彼人名所有象馬等當生疾病。如是言已彼象馬等即生疾病。若以酥人肉作護摩即得如故。

  復用前像用蜜涂像。于木架上倒懸以猛火炙。稱彼人名而能息災。若用乳煮得大增益。若用堿水煮得愛別離。用蜜沙糖煮得降伏敬愛。

  復次成就法。用人肋骨作頻那夜迦天像。長八指八臂三目四足。右第一手執鉤。第二手執髑髏。第三手執拏摩嚕剛。第四手作施愿印。左第一手執朅樁誐。第二手執髑髏。第三手執鉞斧。第四手執惹誐羅。如是作像已。持明人用五種藥涂自身上。即誦大明一洛叉。隨意所欲無不滿愿。若持明者口誦大明。心冥真理依理起行離諸法相。能作一切出世間事。何況世間之事。所有眾生見者恭敬。尊重承事猶如仆從。如是真實最上甘露廣濟有情。諸持明者如實了知。

  復次成就法。用人肋骨作頻那夜伽天像。二臂一足一目髑髏為嚴飾。右手執三股金剛杵。左手作奇克印。如是作像已。持明者以右手持像。觀想自身如虛空界。即誦誐字。能令大海離此岸地五牛吼遠。持明者復往彼海誦于賀字。彼海轉離遠處。依如是法或遇狂象。即誦誐字象作惡聲怖畏馳走。或遇虎狼賊難當誦誐字。亦復恐怖自然遠去。復依前法持明者入江河內。觀想空想大智想無盡智。作此觀時彼河上面有水。于水下面廣五由旬地無水流。持明者復入河內如前作觀河即干枯水流別處。

  復用前法持明者入大自在天祠中。以左足蹋于天像。作大惡聲誦于吽字。時彼天像即離本位。如蝦蟆竄馳走而去。

  復次如前依法。持明人入于母鬼舍中作奇克印。于母鬼頭上旋轉已作奇克相。彼母鬼等即離本舍馳走十方。如前依法持明人入那羅延天祠中。用左手作奇克相。以左足蹋彼天像。像之身分自然破裂。如前依法。持明人入于佛殿內。作觀想法已。佛及菩薩各自轉身相背而坐。

  復次持明者。入頻那夜迦天祠內。不得速出。至得成就。以手持天像出于舍外。入啰惹舍誦呬呬字。彼啰惹及其眷屬胡跪合掌恭敬承事如仆從等。持明者言啰惹諦聽。自從今后歸依三寶信重佛法。于苾芻僧莫生輕慢。啰惹白言我依教旨。凡有所作隨行人意。

  復次持明者如前作法。或遇大雨手持天像。于自頭上旋轉已顧視虛空。所降大雨忽然頓止。

  復次持明者欲要降雨。作龍王像。以五種甘露藥及五種三昧藥白蟻子土。作百頭龍王。亦是頻那夜迦天化。以此龍王安自臥床頭邊。燒人肉薰。剎那中間即降大雨。持明者作是念言。請龍王于某處地中降大風雨流澍漂溺。作是念已。是時龍王即往彼處。降大風雨隨行人意。如是南閻浮提作法。余三洲中皆得降雨。此成就法能作一切事。頻那夜迦天變化甘露軍拏利明王。行菩薩行見諸有情。少聞小智少福少慧。于大秘密持明法門未能曉了。以慈悲利益故。說最上成就法真實不虛。不得越此三昧。此大明法亦不得于愚癡邪見人中為他宣說。彼得聞已心生疑惑而懷輕慢。彼人不久得大疾病。盲聾喑啞不可醫救。

  復次成就法。用五種甘露藥五種三昧藥。同和一處用涂自身。餐五味食。然后持明者觀想自身本尊已。至黑月八日或十四日。用前天像入于酒器內。將往尸陀林中。三度白言尸陀林中諸鬼神等當來買酒。如是言已。時彼林中所有鬼神必舍佐羅剎及羅剎女等。各現本形悉來買酒。持明者見彼惡相不得驚怖。于酒內取出天像羅剎鬼等見此天像。一切倒地而即問言。持明者有何所欲。行人即問過去未來現在之事。或言隨我所欲皆得成就。羅剎等言滿汝所愿。

  復用前像以芥子油涂及用灑凈。用佉儞啰木火炙。稱彼人名即誦發吒字。除佛像功德。其余所有一切廟宇鬼神。及大自在天祠等。悉皆下淚遍身出汗。乃至龍神尼干天等塑畫之像。作大哭聲不住本舍。往彼修像施主處。托夢而言有某甲持明人。今來我舍破壞于我。我今馳走遠避大難。

  復次用前像于國城中間。掘坑深至膝。以像覆面埋之。經一時之間。持明者得為城邑之主。若取埋像長為彼主。

  復用前像持明者。作一地坑安蓮華座。用彼天像仰面安蓮華上。如是天像常在坑內。持明者子孫等常為城邑之主。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以樺皮裹于天像。于啰惹門外掘坑埋之。時啰惹所有國事。不問他人唯問持明者。如是一切人間天上。悉為行人作成就事。持明者如是依法持誦。所有夜叉女等獻閼伽已。當日即得成就法。若持明者了知頻那夜迦天本像成就法。不久即得大持明天。

  復次成就法用前天像。持明者面向天像。持誦滿一洛叉心念一洛叉。是名洛叉數。持明者先須冥契真理入秘密門。于一切明無不成就。長得作為世間之主。是故持明人了知出世真法。依頻那夜迦天最上儀軌出世妙法行大乘行必得成就。若有毀本三昧謗阿阇梨。少聞少智心不真實輕慢三寶。如是下劣人等不得為說此法。若復有人持本三昧。達無相際持戒堅固喜舍慈悲。除小根聲聞及闡提補特伽羅。依法修習無不成就。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用瓦師輪上泥。作頻那夜迦天像。十二臂十二目六足。髑髏為裝嚴人皮為衣。乘必隸多作大惡相。右第一手執輸羅。第二手執鉞斧。第三手執拏摩嚕迦。第四手執剛迦羅。第五手執人頭。第六手執劍。左第一手執劍。第二手執三叉。第三手執人肉。第四手執髑髏。第五手執骨朵。第六手作奇克印。如是頻那夜迦天像。用六種色裝畫。諸天睹之怖畏。如來見之歡喜。持明者至黑月八日或十四日。用五種三昧藥及五種甘露藥。持明者即觀想諸法。唯一真理體離分別。然后以此藥作大供養。安像于自臥床頭邊。以飲食獻于天像已。即自之決定成就而無虛謬。

  復次成就法用人骨作頻那夜迦天像。四臂三面面各三目。頂戴頭冠發髻青潤。人皮為衣現大惡相奇克十方。持明者于彼像前。用吠嚕左曩藥作曼拏羅。用羖羊肉以芥子油煎已。而自作念。我今當食某甲及彼眷屬血肉。如是念已即食羖羊肉等一日三時。如是作法三日之內。彼人速得身分干枯不久命終。如是成就之法。諸持明者志心修習所求隨意。

  復次成就法。若有狂惡象馬等奔沖傷人。及他軍兵欲來侵害。用前頻那夜迦天像懸掛竿上。即得禁止不敢傷害獲得安隱。

  復用前像。持明者見彼國城聚落。有大災難人民不安。用一器物滿盛其乳。以三蜜涂像入此乳器內。用尸灰外畫羯磨杵圍界。以香華供養如法持誦。至第二日國城聚落。所有諸惡災難悉得消除。

  復用前像持明者。以酥涂像用乳內煮。彼啰惹及其眷屬皆生敬愛。

  復用前像持明者。用缽羅舍木為臼滿盛酥蜜。復用阿羅羯多葉裹彼天像安此臼內。經一宿已取彼天像。稱啰惹名。埋像泥中時啰惹及彼眷屬。常作恭敬種種供養。

  復用前像持明者。用尸衣及人皮裹彼天像。入于軍陣作奇克相他軍見己心生恐怪。四散馳走無所禁止。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作于二象用頭相對心自作念。今令二象斗戰。令此象斗退彼象作念之間。象自相斗彼象即退隨行人意。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令二童男或二童女使彼斗戰。持明者心自作念。令彼童男為二啰惹相對斗戰。愿此啰惹斗退彼人。作念之間。彼人即敗此人得勝隨行人意。

  復次成就法。用前天像以脂麻油涂。用末度梨蟲皮纏裹天像。以麥[(麥-大+十)*戈]火炙。當稱名者得必舍左執魅。

  復次成就法。持明人用水牛肉作油餅子。以酥煎。稱設咄嚕名而作心念。令拏吉儞母鬼食彼設咄嚕。如是念已食于油餅及飲于酒。所有百由旬外設咄嚕等。至半月內必得命終。

  復次成就法。用雞肉作天像如烏形。以芥子油煎。稱設咄嚕名。第一日彼得熱病。第二日作喘息大哭聲。第三日即彼命終。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用人肉。作頻那夜迦天像。如鷲鳥形。用芥子油煎已。持明者先食像右手。時設咄嚕雙手自落。次食像頭腹臍輪等。彼人速得命終。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用雜肉。作頻那夜迦天像八個。皆如雀形。至黑月八日或十四日。持明者食彼天像及少飲酒。至七日內彼設咄嚕。有大勢力如天帝釋。亦須命終。若欲止息。用沙糖水灑設咄嚕身即得如故。

  復用前像以素摩啰油涂。用猛火炙所稱名者即得癩病。若欲止息用乳洗像即得如故。

  復用前像以貓兒血涂。用童子衣系像。安漿水器內懸掛架上。彼人即得鬼魅所執。若欲止息。以乳洗像即得如故。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用沒啰憾摩野瑟致藥根。作大自在天像。四臂二目頂戴天冠垂。發髻右第一手。持數珠第二手執滿髑髏血。左第一手執三叉。第二手執朅樁誐。作此像已。用前頻那夜迦天像。乘大自在天背。用三辣藥涂之。持明者以迦啰尾啰樹枝。打彼天像。稱設咄嚕名。令彼得大疾病。

  復次成就法。用孔雀肉作頻那夜迦天像。如鯉魚形。用鹽及三辣藥填像腹內。用芥子油煎。持明者裸形被發涂芥子油。獨往四衢道中。食前天像飲酒少許。觀想虛空大智遍滿。如是作法至三日內。所有百由旬外設咄嚕速得命終。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用人肉。作頻那夜迦天像如魚形。用酥煎以芥子填滿像腹。持明者裸形被發。食前天像飲酒少許稱名者。至二日內速得命終。

  復次成就法。用鴿肉作頻那夜迦天像。如貓兒形。作二十一摶。用芥子油煎持明者當自食之。隨摶飲酒少許所稱名者。速得破壞。

  復次成就法。用鳩肉作二十一頻那夜迦天像。如雀形。用紅色麻油煎彼天像。至黑月八日或十四日。持明者往旃陀羅舍中。裸形被發行繞旃陀羅。食彼天像及飲酒所稱名者。即自馳走不能還于本處。于三日內速得命終。

  復次成就法。用馬肉作頻那夜迦天像。至黑月八日或十四日。持明者著青色衣及青絡腋。往設咄嚕門前左脅而臥。食前天像及飲酒所稱名者。經須臾之間速得命終。

  復次成就法。用旃陀羅等下賤人肉。作頻那夜迦天像。長一磔手。用苦辣藥填彼像腹。持明者于黑月八日或十四日。用尸灰涂身。裸形被發往尸陀林中。觀想一切眾生如彼虛空。然后食彼天像。五百由旬內所有設咄嚕。經須臾間速得命終。持明者若作此法。乃至設咄嚕。居大海底深山中隔大恒河。亦須命終勿生疑惑。

  復次成就法。用染師肉及皮作人肉。作頻那夜迦天像。長一磔手。用辣油涂像以芥子油煎。于黑月八日或十四日。持明者以吠嚕左曩藥涂于自身。往皮作人舍內。左手持天像。于口左腮食彼天像。稱設咄嚕名而作是念。我今食某血肉。作念已即食彼像。所有設咄嚕須臾之間即得命終。

  復次成就法。如前人肉作頻那夜迦天像。長一磔手四臂如狗形。持明者用左手小指甲。掐破天像臍輪。以三辣藥填像臍中。于黑月八日或十四日。往尸陀林中。用紅麻油煎彼天像。持誦大明及稱大惡設咄嚕名。持明者漸漸食天像及飲酒。所有輕慢三寶謗阿阇梨。斷善根滅佛法者。須臾中間速令命終。此無解法。

  復次成就法。用邊方人肉作頻那夜迦天像。長八指。用鹽芥子涂像。以辣油煎。持明者往四衢道中。裸形被發。用辣油涂身而作是念。我今食彼某甲設咄嚕血肉。作是念已。即食天像及飲血。經一夜內彼設咄嚕。身血肉都盡唯有骨鎖。至日出時即得命終。彼設咄嚕在一由旬外當作此法。

  復次成就法。用前肉作七個頻那夜迦天像。如油餅形。第一像用沙糖芥子涂。第二像用水牛生酥涂。第三像用羖羊生酥涂。第四像用黃牛生酥涂。第五像用郁金自然汁涂。第六像用酥糖滓涂。第七像用阿羅訖怛迦藥自然汁涂。復次第一像用辣油煎。第二像用麻油煎。第三像用黃牛生酥煎。第四像用熟酥煎。第五像用羖羊生酥煎。第六像用紅麻油煎。第七像前酥油內隨取一般煎彼天像。持明者往四衢道中而自作念。我今當食某甲設咄嚕。作是念已即食第一像。彼設咄嚕經一時中命終。持明者裸形乘象。以二足展舒手持第二像。顧視設咄嚕方位。作是念云。我今令彼設咄嚕怖畏馳走。作念已食第二像。經七日內彼設咄嚕怖畏馳走。持明者于月四日或五日八日。以一足而立作念云。我今當食某甲設咄嚕。作念已即用二足立地。食第三像。至三日內能破壞設咄嚕。持明者復作念云。我今當食某甲設咄嚕令得大病。如是念已往彼舍中。裸形被發食第四像。于當日內得大疾病。持明者往四衢道中。并足正立作念云。我令禁縛某甲設咄嚕。作是念已。剎那中間即得禁縛。持明者用不到地瞿摩夷。于淫女門前作曼拏羅。持明者作曼拏羅步。作是念云。我今當與某甲人作于息災。如是念已即食第六像。當日即得息災。持明者用吠嚕左曩藥及五種三昧藥。作曼拏羅。用香華等。供養曼拏羅賢圣已。持明者發寂靜心作念云。我今一日內作降伏敬愛法。如是念已食第七像及飲酒已。當日得一切見者。降伏敬愛供給供養。

  復次頻那夜迦天持明者。隨意作息災增益等法。內心觀想護摩無性之火。有大勢力。是故教中所說內心護摩。能禁他軍。

  復次持明者。先觀想他軍象馬人物甲仗等。然后以右手無名指與拇指。安自舌尖上。復想彼軍人馬等入自腹內。如是想已。彼軍人馬等悉皆禁止。一無施勇。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欲破他軍。用髑髏滿盛尾謨怛羅室隸沙摩僧賀拏及酒肉等。持明者裸形被發乘獨牙象。用右手持此髑髏。往奔他軍處面向軍住。以左手取髑髏內物。擲自舌上。以舌上物唾向他軍。不過二十五唾。彼軍人馬等。各見五股金剛杵來打己身悉皆倒地。

  復次成就法。用象馬牛驢及人肉等。持明者食此肉已及飲酒。復用前肉涂于自身。往彼陣前面向他軍作舞。彼軍見已悉皆禁止不能征戰。自軍獲勝還。歸已持明者復更作舞。以二手不住相拍彼軍。自相交戰馳走遠去。

  復次成就法。用甘露藥及缽啰他摩布瑟鞞多贊拏隸迦啰設多。畫頻那夜迦天像。四臂右第一手作施愿。第二手持啰訖多。左第一手執三叉。第二手執髑髏。復用凈行人啰訖多。畫一天像二臂三目。與前天像同掛竿上。立彼陣前。彼軍見者悉皆驚怖四散馳走。經六個月不能歸還本國。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見二軍列陣將欲交戰。如前作法。畫二[巾*(穴/登)]像用頭發為繩以二[巾*(穴/登)]相背縛之掛一竿上。于兩陣中間掘坑深一人量。埋立[巾*(穴/登)]竿。彼軍若見此竿。可一箭地悉皆驅走。或持明者執[巾*(穴/登)]竿右旋轉之。時彼二軍自然斗戰。[巾*(穴/登)]竿若住二軍亦止。

  復次成就法。用前藥法畫頻那夜迦天像。一頭四身各有四臂。四手執設咄嚕頭。余手執種種器仗作破壞相。持明者于黑月十四日。如前用甘露藥及三昧藥等。涂自身已。用物裹此[巾*(穴/登)]像。持明者手持[巾*(穴/登)]像。隨意經行得隱身法乃至諸天亦不能見。何況凡人。持明者于此法中勿生疑惑。若生疑者是人破金剛薩埵敕。此成就法是頻那夜迦親說有大威力。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用貓兒肉雞肉。同作頻那夜迦天像。依前法煎已。食彼天像。于竟夜中思惟所作善惡之事。復觀想自身作甘露軍拏利。頻那夜迦天依金剛薩埵敕。能作一切事。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于[巾*(穴/登)]像前用尸灰辣油。涂自身兩乳。用尸火熨。當稱名者即得瘧病。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用吠嚕左曩藥涂于自身已。取前[巾*(穴/登)]像用帛裹已。稱啰惹名。心念句召于彼。復用尸火熨二十二遍。至須臾時得啰惹等。速來供給隨行人意。

  復次成就法。依法如前用牛血畫頻那夜迦天像。持明者用甘露藥及三昧藥。涂于自身手。持[巾*(穴/登)]像食于牛肉。次以手旋肉夜至明旦。所有見者悉皆敬愛。

  復次成就法。用牛肉及五種甘露藥三昧藥。同和作曼拏羅。用前[巾*(穴/登)]像鋪展曼拏羅內。持明者[巾*(穴/登)]像上坐。食獯狐及烏肉已。稱童女名顧視十方心作觀想。從夜至旦法得成就。彼之童女不欲事于他人。愛敬持明者。

  復次持明者用人血。于尸衣上畫頻那夜迦天像。八臂四面四足。面各兩目被頭發。于天像一邊。畫啰惹形天像。右第一手執金剛杵。第二手執劍。第三手睹摩啰。第四手作無畏印。左第一手執髑髏。第二手執弓。第三手執罥索。第四手執契吒迦。如是畫已用童女血出眼光。持明者于寂靜處安彼[巾*(穴/登)]像。如法供養已。裸形被發加持紅華。以華打像。得啰惹等尊重敬愛。持明者如前作法。用白華打像速得息災。用黃華打像能作禁法。用青華打像能作調伏。用煙色華打像能作發遣。用黑色華打像能作觀想。若以前法殺冤。乃至有大威力如帝釋天亦須命終。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用羊肉安悉香及五種甘露藥。同和作丸。持明者口含藥丸手持[巾*(穴/登)]像隨意經行。他人見者皆得魑魅。眼不見物耳不聞聲。心無分別如憨癡者。乃至自家妻子男女。他人取去亦不顧錄。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作頻那夜迦天像。十二臂六足獨髻。右第一手執拶嚕迦。第二手執鉞斧。第三手執輸羅。第四手執箭。第五手作施愿。第六手執拏摩嚕迦。左第一手執三叉。第二手執劍。第三手執朅樁誐。第四手執人頭瀝血。第五手執髑髏。第六手執人皮。如是畫已。持明者安寂靜無人處。乃至父母妻子男女及一切人。皆不得令見方得成就。持明者觀想。食于人肉及火已。復言我令于某處聚落舍宅等悉皆焚燒。如是言已彼人舍宅悉皆焚燒。

  復次持明者于[巾*(穴/登)]像前。食于人肉牛肉已。及飲酒二十口。稱設咄嚕舍以火焚燒。言已即作哭聲。經須臾間即得焚燒此名火難成就法。

  復次水難成就法。持明者令旃陀羅童女合線。凈去除毛發等。織成匹帛長三肘闊一肘半具茸頭者。當作[巾*(穴/登)]像。用旃陀羅童女血。于[巾*(穴/登)]四邊畫三重金剛杵為界。中間畫頻那夜迦天像。六臂六面。一面如焰鬘得迦明王作大忿怒相。一面作甘露軍拏利明王相。一面作大黑神相。一面作頻那夜迦天相。余二面作頭明王相口出利牙復作一[巾*(穴/登)]。亦用童女血。畫呬嚕迦相。如是二[巾*(穴/登)]內書名字。相并懸掛持明者于[巾*(穴/登)]像前。觀想十方有大水漂溺。如是想已。食水牛肉及人肉飲酒。如是此法于黑月八日起首。至后月八日法成。能作大水漂溺人物。水不能竭。

  復次成就法。用羖羊肉及雞豬兔肉等。作頻那夜迦天像。或二個或四個。持明者同前。肉及乳同研涂于自身。以辣油洗于手足。及涂頭上。至黑月八日或十四日。持明者行次食前天像。至七日內。所有大水悉皆干枯。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于黑月十四日。持一狗頭往尸陀林中埋之。于埋狗地上種白芥子。候熟收子。及曩泥左子紅華子。麻羅缽怛啰藥母娑多藥。后用哩睹嚩底踰泥多。同合為眼藥。若人得此藥點眼速得隱身。能作種種事有大勢力。猶如王子隨意自在。所欲句召一切皆來見者歡喜。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用牛肉人肉。同和為第一分。雞肉羖羊貓兒馲駝等肉為等二分。象馬驢狗鷲狐狼鼠牛肉等為第三分。弩摩贊拏拶哩摩迦羅肉等為第四分。如是等肉得周備已。持明者觀想。自身即作五如來之體。或四親近菩薩身。若依頻那夜迦天法。我身即是一切如來之體。心離二相如虛空界。持明者無復疑惑。如是觀想真實空法。人法俱無絕諸戲論。是名善作法者。若持明人樂大乘法心身寂靜。三業相應無二智相。所作之法無不成就。依諸佛如來大智教相。用前四分藥及吠嚕左曩藥。同作頻那夜迦天像為四面。以酥煎。持明者著白衣。于其舍內就一隅坐。食此天像。當稱名者速得息災。若用前藥作一人形長一磔手。于舍內經行之次。即食彼像。當稱名者速得增益。復用前藥別入一分金剛水。作于天像用麻油三辣藥。同和涂彼天像。復用三辣油煎。持明者當稱國城聚落人民婆羅門等名已。持明者作是念云。我今當食啖彼等。作是念已。以右揌牙嚼啖天像。如是一切所欲隨持明人意。

  復次用前藥。別入一分血同作天像如雞形。后用干姜及蓽茇粖填于像腹。用芥子油煎。持明者對佛像前。食彼天像及飲酒。所稱名者得阿波娑摩啰病。若欲止息。令童男童女飲此乳。即得如故。

  復次用前藥及甘露藥。同和作男子女人二像。長一磔手。一像用酥煎。一像用辣油。煎持明者作念云。我今于某甲二人作愛別離苦。作是念已。從頭食啖彼像。未食一半即得愛別離苦。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先作觀想。觀自心為匹帛想。帛為八幅輪。于輪中間有毗盧遮那如來及八大明。能作一切事。如是想已。然后依觀畫輪[巾*(穴/登)]像。持明者用街道中人棄故帛。及生產衣。或尸陀林中依。得此衣已作八幅輪。同啰惹娑嚩[口*(隸-木+士)]啰訖多。用吠嚕左曩及甘露。于前帛上畫毗盧遮那如來及八大明。如是畫已。能作一切事。若用此[巾*(穴/登)]安曼拏羅南方作法。能除設咄嚕。若安西方能作息災。若安北方能發遣設咄嚕。若安東方能作愛別離苦。若安東南隅能作一切事。若安西南隅能作魑魅于此曼拏羅方隅等。安前輪像。持明者所作之法決定成就。諸持明者隨儀作法。須要了知二種曼拏羅。內心觀空為出世法。外畫作法即世間法。如是二諦真俗等觀。是則善解如來最上大乘儀軌。能作一切方便利益之事。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用摩蹬伽女尸。行人于黑月十四日。往尸陀林中作八個佉儞啰木橛。以油及牛皮裹于木橛。打于八方。用尸坑內瓦礫尸灰尸炭。作三角曼拏羅。每角上畫一三叉豎立。于曼拏羅中間畫必[口*(隸-木+士)]多主。三面六臂眉赤黃色。眼目瑩凈利牙咬唇。作驚畏十方相。復于曼拏羅中。依法安前摩蹬伽女已。持明者以五如來三昧藥。及吠嚕左曩等藥涂自身已。起首作成就法。持明者用五個魚羖羊肉人肉。于曼拏羅前安坐。食魚肉等及飲酒已。即誦大明求隨意成就法。時摩蹬伽女經一時間作于大笑。時有鬼等所化鷲鳥野狐獯狐及鼠等。圍繞曼拏羅作種種惡聲持明者。見聞如是大惡祥瑞。不得怖畏即告彼言。善來汝女。持明者用五種三昧藥及五甘露。獻閼伽。彼女受閼伽已。現本相而住。持明者告彼女言。施我一切成就。所有圣劍圣鉞斧。罥索骨朵頻尼波羅輪。羯拏野槍搗杵旗幡。華鬘圣藥眼藥吠嚕左曩藥涂足藥及啰惹位。乃至降伏夜叉夜叉女。部多部多女巘馱哩嚩女。天女龍女及羅剎女等。如是一切愿得成就。

  爾時持明者復獻閼伽已。所欲之事悉得隨意。諸持明人得成就已。勿為自身利益安樂一切眾生。如是持明者清凈勇猛心無畏者。于諸佛前安慰稱贊唯發菩提心。諸佛見已贊美行人。善哉善哉汝能得于最上成就之法世間無有能破汝者。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先收一端正福相不捐壞者人尸。然后于黑月八日。或十四日。往尸陀林中或寺院內。用尸炭尸灰瓦礫人骨同為粉畫一曼拏羅。作四方四隅安四門樓用必[口*(隸-木+士)]多鬘為嚴飾。以人肉為幢。安前人尸以紅色華供養。然后求最上成就。持明者于黑月八日或十四日。裸形被發。用油及前藥等涂于自身。即內觀空智。不生不滅離于取舍。外觀儀軌依法具足。如是于黑月八日或十四日起首作法。持明者手執利劍作大無畏相。以左足蹋前尸脅上專心顧視。如前持誦已食于酒肉。內心志求成就或半時一時二時中。于曼拏羅四門次第出現。必隸多及必隸多鬘內。亦有諸必隸多各各現自本形。作大惡賀賀等聲。白持明者言。汝于此處求何成就當為我說時。持明者聞是語已作念。所求中間時諸必隸多悉皆起立。身長百千多羅樹高作大惡相。持明者見此惡相不得恐怖。但依三時而住告彼頻那夜迦天言。汝今善來依我所愿當施成就。所有十方夜叉羅剎鬼神等。降伏承事皆隨我意。乃至啰惹之位。及彼圣劍寶棒箭鉤種種圣藥隱身。通入大龍宮降阿蘇啰女。巘馱哩嚩女夜叉女天女持明天女等。種種所求之事與我成就。作是語已。時持明者所愿圓滿。悉能句召降伏。阿蘇啰等一切鬼神。一切天女及圣藥等。皆得自在無有難作。如金剛薩埵而無有異。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先擇作法成就之地。或尸陀林中斗戰之地。或努摩舍旃陀羅舍。或四衢道三衢道。或大自在天神祠內。如是等處當須寂靜。持明者畫一最上曼拏羅已。求一無損壞摩蹬伽女尸。裝嚴其身。用尾目怛啰涂彼女尸。安于曼拏羅中心。于曼拏羅東西二方安拶嚕迦。南北二方安賀娑多。周匝安烏那啰鬘。外畫金剛界。圍四隅安立四箭。持明者如是作曼拏羅已。食五種三昧藥及飲酒已。獨自作法。若用同伴人依法揀擇。心無怖畏斷除疑惑言行真實。樂行布施堅固不退。具大智慧明了秘密。先受灌頂住此三昧者。可得同作成就之法。若不具前行非三昧住者終不成就。譬如食風而無所濟。因行既虧。果報寧有。是故持明者依此軌儀。持法精熟必得成就。時持明人于摩蹬伽女前起首作法。先用葷辛飲食。為十方鬼神出生已。即用毗盧遮那五如來等五種三昧藥。以為飲食及涂自身已。發清凈心勇猛無畏裸形被發。于摩蹬伽女左邊而坐。食人肉羖羊肉飲酒。持明者于此飲食。心無二相離妄分別。食如非食作成就法。彼摩蹬伽女心思馳走。時持明者知此法成復作儀法。彼摩蹬伽女忽然而立。告持明者言。善哉善哉善解妙法。持明者聞已不得共語。時同作法人作大無畏相。問彼女言汝作何事。彼女答言持明者未有教旨我無所作。時摩蹬伽女。見彼默然作大戲笑。所有十方必隸多鬘一切亦作大笑。告持明者言。何不與意旨。如是言時同伴作法者。手執人骨劍亦作大笑。作金剛步經行十方。以劍盤旋。時一切鬼神等見大圣劍。滿虛空界從空來下。各斷本身作大怖畏。時持明者即誦發吒。當食人肉及羖羊肉飲酒。已前一切鬼神等告持明者言。救護我等。時持明者面向鬼神。以左手撫背而作安慰。如前復食。時摩蹬伽女言。汝得成就法。一切所欲隨行人意。持明者即誦三吽字已。復食如前。時摩蹬伽女歡喜親近推拓行人。持明者發菩提心。安住三昧心無二相。作此法已告同伴人言。汝持座來。彼人聞已誦紇哩紇哩字。而作歡喜之間。現自本身帶甲騎馬以手執劍。即取劍出鞘。作大忿怒利牙咬唇。誦三吽字時。持明者即舒右手向前接劍劍既入手具大神通。騰空往復一切自在。所有眷屬及同伴人俱得神通。隨持明者往諸天界。入彼八十俱胝持明天女宮中。彼諸天女與同伴人為眷屬承事。當得灌頂王位。及其眷屬當受快樂。騰空自在。于瞬息間從閻浮提界。往西瞿耶尼北俱盧洲東勝身洲已。復過七重大海及七金山。日宮月宮至妙高山上。乃至他化自在天那羅延天。如是復至昆侖山中。入補陀落迦山。見觀自在菩薩。于菩薩處聽聞妙法因緣成熟。得于世間最上成就。所有世間虛空界內圣劍持明天中。此持明人得為彼主。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用佉儞啰木為劍。或人骨為劍。以手執劍及婆哩也同三布吒已。于黑月八日或十四日。選風雨日作成就法。令持明者速得成就。若復有人殺十婆羅門。及屠殺牛羊等。乃至獵師種種殺害。如是罪惡之人。或遇善緣見聞佛教回心向善。依法儀軌作成就者。于半時中即得成就。除小根眾生。不見佛不聞法。邪魔外道少智寡聞。不受佛敕不受灌頂。妄言我受灌頂及得師旨。不樂大乘毀謗真理。如是等人于此一切智智甚深秘密成就之法。不得見聞及隨喜等。

  復次說成就法。持明者于黑月八日或十四日。起首作法。用染家女或皮作家女。或旃陀羅家女或拏摩等女。所用皆得。持明者往摩蹬伽舍中。用吠嚕左曩等五種藥。及酒人肉狗肉豬雞等肉。復用啰惹莎隸啰訖多。如是同和作曼拏羅。闊五弓量形如圓月。用前具相摩蹬伽女。安曼拏羅中。令彼女手執利刀。及滿髑髏血。于曼拏羅周匝作人肉幢。于四方各安一酒瓶。復用前肉安曼拏羅五處。持明者裸形被發。誦于吽字繞曼拏羅。次食于前肉。及飲酒潠彼女口。高聲唱言。此地國城聚落所住鬼神等。我今請召飲食供養。如是三召已。持明者作舞時國城聚落所有部多及部多女。唧吒唧致羅剎羅剎女。剛冒[口*爾]儞必舍唧夜叉女等。悉來告言。童女汝今速起食此飲食。如是言已。童女即起與彼眾會。同食飲饌皆生歡喜。告持明人言。呼我何作。復言汝為驚怖耶。求童女耶。汝即小根。無上品成就法。即得下品法。時持明者即作是念。我身即是頻那夜迦天。依法承事作成就法。云何與我下品法。作是念已即誦吽字。獻彼閼伽即皆驚怖。所有夜叉女巘馱哩嚩女。部多及部多女。必舍左。如是鬼神等。悉皆施與持明行人成就之法。各還本位已。持明者發大無畏心。坐摩蹬伽女身上。食于酒肉。至須臾間聞空中言。當求何事。持明者聞已觀想所求之事。用左手小指按彼女身。時頻那夜迦天白持明者言。汝得成就法。時持明者聞是語已。用左手抱彼女身。即得騰空神通自在。往巘馱哩嚩城。彼有無數百千那由多巘馱哩嚩。持明者得為彼王。此成就法若有不持齋戒。福德鮮薄作大罪業不得師教者。但能了知三昧通善儀軌者。作頻那夜迦天成就法所作皆成。何況受持禁戒達師教旨豈不成耶。

  復次成就法。持明者用產衣。于衣上畫頻那夜迦天像。八臂三目頂戴冠發髻青潤。右第一手持金剛杵。第二手執金剛鎖。第三手執箭。第四手執鉤。左第一手執輸羅。第二手執弓。第三手執鉞斧。第四手執罥索及骨朵。坐必隸多身上。食于冤家作驚怖三界大惡相。能守護諸佛三昧。能施行人一切成就。除小根眾生不得成就。非此大乘儀軌之器。若持明者畫前像已。于此像前依本法儀軌。著紅色衣以紅香涂身。獻紅色花。先于內心作護摩。求降伏敬愛。然后用阿缽摩哩誐木燒火用阿羅訖多迦葉八百。以酥揾過。作護摩八百遍。所稱名者至三日內。速得降伏敬愛。若用缽羅舍木如前作護摩。所稱名者即得熱病。若要止息。用蜜作護摩速得如故。若用燒尸柴揾芥子油。作護摩八千遍。所稱名者速自馳走不久除滅復用酥作護摩復得如故。

  復次用[寧*頁]摩木燒火。以獯狐烏及曼陀羅子辣油。同和作護摩所稱名者。即得心風身分干枯。東西馳走不久命終。

  復次用尸柴燒火。以酥滿杓作護摩一百遍。后用毒藥鹽芥子曼陀羅子[寧*頁]摩樹葉。同和作護摩至七日滿。所稱名者得愛別離苦。

  復次用骨揾芥子油作護摩。至七日內彼得命終。

  復次用阿說他木燒火。以油麻蕎麥。用毒藥水同和已。作護摩八百遍。彼設咄嚕速得惡瘡疾病。若用象皮為粖。以酪同和作護摩亦得前病。此護摩儀是中成就法。諸持明者欲作此法。以慈悲為本利樂為先。饒益有情方便攝化可作成就。若用冤親之見取舍之情而作此法。定不成就復招重罪。

  復次護摩成就法。為持明者出世之行。持明者先受五如來五種三昧藥。當自食及涂身已。用前藥于尸火內作護摩。所稱名者速來敬愛。若用羖羊肉。持明者自食及涂身已。復用余肉作護摩。所稱名者乃至啰惹。與其眷屬及人民等。皆悉降伏尊重敬愛。復用人肉。持明者自食及涂身已。余者為香燒及作護摩。所稱名者當得敬愛。

  復次持明者。食象肉及作護摩。所稱名者得于魑魅。家財墮散。人物別離都無顧視。

  復次持明者食于馬肉及涂身。余為香燒及作護摩。所稱名者速得敬愛。如是作法若滿七日。得設咄嚕速離本國永不得還。

  復次持明者用驢牛等肉。自食涂身及作護摩。心所求愿悉得滿足。

  復次持明者。用豬血雞肉及五種三昧藥。同和作護摩。所稱名者得大怖畏。來求意旨欲作何事。隨行人意。

  復次持明者。用孔雀雞鴿頭及指爪。及馬膽水牛舌。同以尸柴燒為灰當用涂身。得天人夜叉等降伏敬愛。

  復用松脂必哩焰虞香。雄黃娑哩惹啰娑香象脂酥。以羖羊尿和合。陰干為香燒熏瘧病者。所有隔一日二日三日四日。乃至隔一月者瘧。及常發者瘧速得消除。如是等香。是頻那夜迦天秘密儀法作大利益。睹聞之者勿生疑惑。

  復次隱身成就法。用蘇嚕多惹曩藥。侃惹哩吒及頻婆果兔眼馬汗沫。同和為香用尸火燒。香煙初起而得隱身。乃至天眼亦不能見何況凡人。

  復次隱身法。于黑月內用黑水牛胎衣。黑沉香黑牛馬膽。用漿水和為香。以尸火燒。于黑月內游行。即得隱身如前無異。

  復次白月內隱身法。于白月內用白水牛膽及衣。及白沉香。亦用漿水和為香。如前法燒。持明者于白月內。而自游行速得隱身。

  復次成就法。用黃牛胎衣陰干。以麻油和為五丸。復用五種三昧藥。揾彼五丸藥。后用旃陀羅迦儞也切缽啰他摩布瑟波啰訖多。以燕脂揾過。復用三鐵裹前藥丸。持明者含藥一丸隨意游行。所在之處而得隱身。無人能見唯聞語聲。若以藥丸戴在身邊。得啰惹心生敬愛。

  復次持明者。此頻那夜迦天成就之法。若人不依儀軌受持我法。自非了知而生謗毀。非是上法得不成就。此是愚癡寡學根器淺劣。非法器者。我于千界所說經法。種種性相皆歸一義。一義湛然入真實際。非世間心思量所及。是無上法與一切諸佛所說妙法。不增不減本來無二。是故佛說無上金剛薩埵頻那夜迦天成就儀軌。

乾隆大藏經·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金剛薩埵說頻那夜迦天成就儀軌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