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第1049部
文殊師利菩薩根本大教王經金翅鳥王品一卷
唐北天竺三藏沙門大廣智不空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爾時釋迦牟尼佛。復觀凈居天宮。告文殊師利童真菩薩言。文殊師利于汝大教中。一切如來之所稱贊隨喜。順大真言行。令一切有情入三昧耶壇故。通學地水火風空五種由知此故。通達一切有情語言不思議境界。成得金翅鳥王真言行。以神通悟此通達方便。一切世間出世間法皆得成就。乃至一切傍生及諸金翅鳥王身法悉皆通達。是故于菩薩大眾中。金翅鳥王與無量金翅鳥圍繞。從座而起往詣于文殊師利大菩薩前。頭面禮足長跪合掌。而白文殊師利言。我住大菩薩位。于此教王利益安樂諸有情故。說過去百種法。唯愿大菩薩隨喜許說。文殊師利菩薩言。為有情利益故汝今說之。時金翅鳥王以佛威神力故。從座而起歡喜踴躍。文殊師利言。汝應宣說過去百種法并其深密法要。

  爾時金翅鳥王即說真言曰。

  曩莫三滿多沒馱(引)南(引一)阿缽啰(二合)底(二)賀多(三)舍薩那南(引四)怛儞野(二合)他(五)唵舍句娜(六)摩賀(引)舍句娜(七)尾旦多(八)跛乞叉(二合九)薩嚩跛曩(十)誐那迦(十一)佉佉佉呬佉呬(十二)三摩野(十三)摩奴薩摩(二合)啰(十四)吽底瑟姹(二合十五)冒(引)地薩怛舞(二合十六)枳娘(二合)跛野底(十七)娑嚩(二合引)賀(引十八)

  爾時金翅鳥王說真言已。次當宣說過去百種法。召龍調龍捉龍。或有被龍嚙及不嚙者。皆令神著說過去未來一切事。召蛇罰謫蛇取毒戲劇。不為毒中召一切毒。或才稱意念。或意作法。持誦者受齋戒三日不食。或不食十二日。于河岸側。五色粉建立六肘曼茶羅。畫八枚八葉蓮花。中央畫佛作說法相。佛右以粉畫大圣文殊師利菩薩。作合掌瞻仰佛相。佛左畫那羅延天。四臂持四種幖幟器仗。近那羅延。畫金翎鳥王。作極可畏恐怖形。近金翅鳥王。畫阿盧拏天。于大圣文殊后。畫無慧菩薩及善財童子須菩提。合掌而住。如是名為中壇。次壇東外院。以白灰捻畫金剛杵。左邊以炭末畫劍。北邊以黃畫棒。西邊以赤畫罥索。如是外院置曼茶羅。畫已。四邊應以三甜食而供養之。于其壇上散種種花及種種涂香末香。及置閼伽賢瓶滿盛香水。燒安悉香。誦根本真言請一切圣眾。對此壇前應作護摩爐。以無煙炭燃火以佉陀羅木投之。于一切有情起大慈心。作龍座而坐(帖膝坐也)用蛇刺木[桿-干+皿]三甜(酪蜜酥也)投于爐中一千八遍。即成就相見即有眾蛇來集。即獻閼伽。當知真言法成。應誦真言作是愿言。愿真言法得悉地。即誦根本真言發遣。以閼伽水隨誦真言。濺灑所有供養食飲花香。擲于河水中。從此已后所作。鉤召禁止一切毒類。隨誦成就。

  又法欲令兩人相憎。取白氎花和毒藥。護摩二十一遍彼即相憎。

  又法欲摧毀怨家。取蛇皮一枚誦真言一遍。投于火中二十一遍即彼怨摧滅。

  又法取鳥翅護摩二十一遍。彼怨人狂走猶如烏跳。

  又法若令男女互相敬愛者。以白芥子和酥護摩二十一遍即相敬順。

  又法欲令王敬愛者。以乳粥護摩二十一遍即得隨意。

  又法加持土塊投于火中火即不熱。若欲解加持草投火即解。

  又法誦真言七遍加持江河泉。一切魚不被網。

  又法彈指誦真言。能召諸魚。

  又法若一切患疾病者。加持水二十一遍。灌于頂上病即得瘥。

  又法加持棒二十一遍。擊一切門門即自開。

  又法即以棒盛于青色袋中。當軍陣前遙示他敵。彼軍即散。

  又法加持衣襟二十一遍。閃爍他敵。彼軍所有一切刀杖弓弩。悉自破壞皆禁止不能動。若欲解誦真言一遍解之即解。

  又法取蛇頭加持灰塞其口。稱彼人名誦真言二十一遍彼人即啞。

  又法若被毒箭中者。加持水遙濺其箭即出。

  又法欲得破他真言。誦此真言彼即無效。若欲得解即解。

  又法加持塼二十一遍。擲彼枷杻禁縛者。即解枷杻破。

  又法若欲降雨。依前壇法建立作供養。及作護摩爐取苦練木燃火。以白芥子護摩一千八遍即降甘雨。若要多即更作護摩。乃至千億皆得隨意。

  又法取蓽茇加持二十一遍。手執隨方揮處。諸惡霜雹即移他處。

  又法若屋宅被火燒。作前法火災即移諸處。

  又法若雨雪。亦作此法準前知之。

  又法以泥蛇加持二十一遍。作是言嚙某乙。即隨處分嚙彼人也。

  又法以炭粉作蛇亦準前法。若解彼。誦真言云令解即解。

  又法若欲召蛇。以白芥子加持七遍。擲于四方蛇即來應結界。以水灑之即成發遣。

  又法加持土塊二十一遍。擲于龍池中即龍來。

  又法加持土擲于水中。龍即涌出。持誦者立于龍背上皆得自在。

  又法若被蛇毒中者。以泥作四個金翅鳥。誦真言以水灑彼身上。擲金翅鳥于四方。彼即各銜蛇將來。修行者作是言。汝飲彼人毒。即消散便能起立。

  又法以小豆加持一百八遍。散擲四方即龍來化作蜂形。語云螫某人。其蜂即螫。一切持誦者無能解。其本作法人加持水灑之。即解其毒消散。

  又法取弓加持箭射四方。即有蛇纏箭卻來。行者作是言。飲此毒。其被嚙人即起立。其箭不應用鐵鏃者知之。

  又法若有被毒箭中者。加持水箭上其箭即出。

  又法以蟻封泥作四個鼠狼。加持水灑彼身上。其鼠狼即去銜蛇來。行者作是言飲其毒。毒即解被嚙人即起立。

  又法加持炭。于地上畫蛇。以閼伽木為杖鞭之。其畫蛇即去銜蛇而來。即自飲其毒。被嚙人死者即起。

  又法加持幢蓋。拂被毒中死者即卻活。

  又法加持樂器彈擊吹之。所有被毒中死者即活。

  又法若欲召龍蛇者。以土染為五色畫曼茶羅。拍掌誦真言。即龍蛇從四方來入壇中。不應怖畏。護身結頂髻不敢為害。

  又法用此真言加持眼。視嗔忿人。剎那頃即倒地。彼即變為蛇。欲令解則解。

  又法如是誦真言。若有中毒人及不著毒者。皆使神驗而得自在。

  又法取供養那羅延天萎花。誦真言加持一百八遍。擲于四衢路或擲人家。花化為蛇便能嚙人。若加持水灑之。其被嚙人毒即解。

  又法加持自手。經六月不被諸毒所傷。

  又法加持自身作是言。蛇嚙彼人即嚙。

  又法加持頭冠瓔珞諸具。帶在身上能護己身。不被一切毒中。

  又法若被毒中死者。于彼身邊誦真言。或以泥涂或以水灑。或以扇扇或意誦真言。其中毒死者即活。

  又法若羸瘦者。加持大莽嬰和酥。燒薰彼人即得肥充圓滿。

  又法以摩奴沙骨作末。烏鴟及梟。燒誦真言。句中加彼名即彼喪亡。

  又法誦真言。加持摩難那藥(于上藥中用者是也)和糠燒。令彼癲狂。

  又法以白芥子和。燒誦真言加彼人名。即被難治瘧所困。

  又法以薏苡人和貓兒糞。燒誦真言加持。令彼人互相憎。

  又法以髑髏末干蝦蟆末干魚末。知蜜。燒誦真言加持令彼人斷命。

  又法以牛膽人骨。和酥燒摧怨家。

  又法以魚卵酒氎花中子。相和誦真言加持。若人離別在遠。稱彼名不久即歸來。

  又法以蓽豆硙破作末。以雞肉及雞子。和搗為丸如酸棗大。燒稱彼名即成鉤召。

  又法以蘿卜子搗。和油麻油燒。此是鉤召速疾香法。

  又法以安悉香和酥。燒稱彼人名治一切病。

  又法以油麻和白芥子。護摩七夜。稱彼人名即得敬愛順伏。

  又法鹽芥子相和。護摩一千八十遍。日三時滿七日得大人敬愛。

  又法取髑髏細搗為末。加持一千八十遍。涂手觸前人即得敬愛。

  又法取尸陀林灰。加持一百八遍。散彼人身上即患重瘧。后若發心懺悔。以此真言加持即解。

  又法以鼠狼毛白芥子蛇皮。相和作末。稱前人名加持一百八遍燒。一切人共憎彼人。若欲解加持油麻燒。卻令成敬愛獲得財寶。

  又法以油麻粳米酥相和。燒誦真言加持。得女人敬愛。

  又法以大麥油麻蝦蟆膏脂也。于龍池側作護摩三夜。天即降大雨。

  又法泥作金翅鳥形。安自手合掌中。入水可至胸。于中夜時稱彼人名。念誦一百八遍即成敬愛。

  又法以粳米于尸林中散卻拾取。每取一粒誦真言一遍。打金翅鳥心上。即得官榮祿并眷屬總得。

  又法以鼠狼毛及鼠毛氎花中子。和燒念誦。一切鬼神皆敬愛。隨意驅使悉能成辦。

  又法以毒婆羅得。和蜜燒皆得敬愛。

  又法以赤雞子髑髏末。以赤芥子油和燒即成敬愛。

  又法以波羅奢蘭香子摩難那藥花。和燒即成敬愛。

  又法以茴香子天木蝦蟆糞等。和燒即成敬愛。

  又法以大麥油麻茅屋蔞草。和牛尿燒即成敬愛。

  又法以雌黃烏舌自身嚕地啰。和燒稱彼人名即成啞。

  又法以人發牛肉和油麻燒。令他有病。

  又法以烏翅梟翅苦練油。相和燒稱彼惡人名。即成驅擯。彼不自由即當遠去。

  又法以安悉香酥。和三果漿。燒念誦。一切人皆敬愛。

  又法以零陵香天竺桂蘇合香。此三種和燒念誦。令一切人隨順皆奉教命。

  又法以酥合白檀龍腦并安善那藥。燒念誦貴人歡喜。

  又法于那羅延像前。坐摩訶莽娑。先設八遍護摩奉獻。然后誦真言一千八遍。三夜作法所求皆得。

  又法于尸林中。以尸林灰作彼人形。燒大蟲肉為香。坐茅薦上誦一千遍。所求皆得求者皆將來。所處分皆行。

  又法以氎花和糠烏翅。護摩剎那令彼驅逐。

  又法于尸林中以優曇缽木然火。致劫波羅為座。燒蛇皮其家食無有盡也。

  又法以尸林中骨搗為末。和白芥子護摩一千八遍稱彼人名。百由旬內皆令召來。于諸色欲染觸過。

  又法以白檀香。刻作展翊金翅鳥王形。一切龍瓔珞嚴具。其嘴及爪極令銳利。作恐怖可畏形。立于蓮花臺上。作向下視勢。或以別木或于墻壁上畫亦得。其匠須受八戒。倍酬其價直。當令歡喜。其大小可一搩量。對此像前作一切事業。一切所求無不成就。

  又法欲求增益者。以尾嚩木作金翅鳥王像。對前念誦所求皆得。

  又法欲求敬愛者。以優曇缽木作像。對前念誦即成敬愛。

  又法欲求子及牛群者。以夜合木作像。

  又法欲求財者。以末度迦木作像。

  又法以豬肉護摩。果報成就。

  又法若求官位。以馬肉護摩。

  又法以黑娑羅鳥肉。護摩求吉祥福。

  又法求聲名普聞。并求女人求田地。燒大蟲肉護摩。

  又法求論理得勝者。亦同大蟲肉莽娑護摩。即成就。

  又法求斗戰得勝。以大蟲肉護摩。決定克勝。

  又法求大力王敬愛。以象肉護摩便得敬伏。

  又法若有憍寵傲慢有勢及宰臣。以馬香草(此云婆羅門參)護摩即得敬伏。

  又法令彼斷命。燒象毛稱彼名護摩。

  又法以珠么那木。刻作金翅鳥像。于此像前念誦即彼斷命。

  又法于金像前念誦。成增益法。

  又法于銀像前念誦。求名稱普聞。

  又法以烏翅護摩。能損害彼。

  又法以雕翎護摩。能作殺害。

  又法以梟翅護摩。能令相憎。

  又法以孔雀羽護摩。足財寶。

  又法以野雞翎護摩。多饒妻妾。

  又法以雀兒翅護摩。多子息。

  又法若求金。應燒鳥翎。

  又法以鴟翅護摩。能令彼昏迷。

  又法以狗肉護摩。能令他斷命。

  又法以水牛肉護摩。成鉤召。

  又法欲損害彼。用大蟲肉護摩。

  又法欲息災。以鹿毛護摩。

  又法欲摧壞城。燒羖羊毛護摩。

  又法欲令人相憎。以人上毛護摩。

  又法欲令損害彼。亦用人毛護摩。兼能摧壞怨家。

  如是等法三時七日護摩。若才憶念我。能除一切毒。若常念誦能作一切事。世尊若有于此大教王。修此真言時三時念誦。我常為除一切災禍。常當隨彼人后。爾時金翅鳥王說自手印。

  以二大母指相縈繞。二手如屈翅勢。結此印即成身印。此是大摩醯首羅先已曾說。一切諸龍若見此印。悉皆消融不敢違命。此即印低下余指來去招。即成召龍印真言曰。

  唵弱。

  此印真言能調伏龍。亦能調伏難調伏者。又以二手合掌如未敷蓮華。二大母指入。便各握為拳相合。此印名調伏天上人間諸龍印。能成辦一切。又說印二手合掌。二無名指外叉在中指背。二大指相并微屈如口。二頭指各鉤無名指。二小指相并豎。用根本真言。此名金翅鳥王通光印。亦名驚怖諸龍印。

  我所說一切真言中修行法。世間金翅鳥經中軌則。皆用此真言印。成助辦事。愍念一切有情故。說此根本教王。常當于此勝教求成就。皆于有情作殊勝利益事。當于未來末法時。用此護持佛法。擁護國王及國界。令諸有情皆得安樂。此法門應須揀擇法器。凈信三寶者。住菩提心深愍有情者。孝順父母忠敬國王。尊重和上阿阇梨。諸根圓備深信真言法。現世成就無疑者。深生渴仰勤求此法。不惜身命者。阿阇梨若見如是等人殷勤求請。則令辦曼茶羅資具。則為建立如前所說曼荼羅。令弟子清凈齋戒。授與三歸菩提心戒。引入曼茶羅。擲花著佛菩薩及那羅延金翅鳥王諸天等。是人堪為法器。應合得聞。合受此法。若擲花不著圣眾。于此法亦無成就分。既得著已。則于此壇前以根本真言。加持香水三遍。作是誓言。受此法后。輒不得向未入曼茶羅者說。于阿阇梨不應輕慢背恩。若能今生不趣此誓。悉地現前。來生當得生大圣文殊宮中。若漏泄背恩。則必夭壽多招災難。當來墮于惡趣。既發如是誓已。令飲誓水。從阿阇梨一一決擇受持讀誦。不應以少過愆作損害法。凡所作法。為多人利益匡護國界護持佛法。發如是心者。少用功力速疾成就。獲得無量廣大功德。此法甚深極須珍敬。此法一切金翅鳥法中。為王最為殊勝。

  若欲調伏一切豎子。用鹿肉燒火。

  若欲令人相憎。以[薰*鳥]鶘翅毛燒火。

  若欲調伏豎子。取雉翅毛燒火。

  若欲喚遠人。燒水牛肉即得。一日三時時別一千八遍即得成就。

  

乾隆大藏經·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文殊師利菩薩根本大教王經金翅鳥王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