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第1043部
金剛恐怖集會方廣軌儀觀自在菩薩三世最勝心明王大威力烏樞瑟摩明王經三卷
唐北天竺國三藏阿質達霰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敬禮一切佛復次諸菩薩。爾時會中無量俱胝明仙之所圍繞。摩醯首羅天王大部多主。從座而起頭面著地。前禮金剛手菩薩摩訶薩足。作是言菩薩唯愿演說大威力者。不空無礙教令諸。無比力勇健者。金剛菩薩所愛樂者。諸天阿修羅梵王帝釋所歸仰者。夜叉羅剎毗多拏布單那所怖畏者。降怨敵者。辦諸事者。曼荼羅法所秘密者。時彼眾會同贊摩醯首羅言。善哉善哉作意善哉善哉大部多主。為我等類決定勸請。

  爾時金剛手菩薩。逶迤抽擲金剛杵已。便下金剛莊嚴蓮華之座。顧彼眾會。即入怖畏金剛大忿怒遍喜三摩地。然后無量百千俱胝所為報障有。皆大振懾悉見其身。為烏樞瑟摩所押伏。命將欲盡。如遇劫燒其意迷悶。俱發聲言唯愿哀憐施之無畏。

  爾時金剛手菩薩摩訶薩。從三摩地安詳而起。告徒眾言。大威德者大光明者大忿怒者如汝所言。如是薄伽梵大威德者大忿怒者大光明者。

  爾時薄伽梵金剛手菩薩摩訶薩。如師子顧作此瞻視唱如是言。大部多主我今說烏樞瑟摩秘密曼荼羅法。若暫聞者一切事業皆悉成就。不有非時夭橫。但諸惡事皆不及身。毗那夜迦伺不得便。一切眾生之所愛敬。一切怨敵常皆遠離。一切密言皆得成驗。諸金剛法任運當成。一切不祥即得解脫。一切吉慶常當加護。若持此明滿十千遍。即同登壇具足灌頂。如遇明師之所傳授。次復當陳烏樞瑟摩曼荼羅相。先應具受三歸八戒。發菩提心慈慧悲愍。其立壇地應當擇處。若于山間或在莊居。或于曠野或在寒林。或在凈室或河岸側。或獨樹下或閑宅祠宇。如法治地建曼荼羅。三肘四肘或復八肘亦十六肘。若降伏法三肘三角。作若寂災法四肘或八肘。若增益法及為國王十六肘作。用黑月八日。或黑月十四日。以心密言加持清水用灑其地。又以紫檀摩一圓壇。布以祥草上散赤迦啰尼啰花。以涂香眾花散于壇上。加持佉馱啰橛一百八遍。釘入大壇四角及中成結地界。乃作根本遍擲印誦密言七遍。取紫檀遍涂地。以五色線拼為界道。四角四門運以黃赤綠黑。乃于壇心畫佛。佛左傍畫金剛手菩薩。持杵。有諸使者及金剛鉤明蛇。捧杵瞻仰菩薩。次右烏樞瑟摩明王。持青難拏(唐言棒)以夜叉及阿修羅眾。并訶利帝母及其愛子等為侍從。皆瞻仰明王。于東北角大自在天王執三股叉。并妃。東方天帝釋執金剛杵。東南隅火天執了戾棒。南方閻羅王執那拏。西南方寧帝執劍。西方水天執赤索。西北方風天執緋幡。北方毗沙門執伽那。三面畫毗舍蛇眾。東門內畫三股叉守護。以新瓶皆滿盛凈水及寶物五谷等。以彩色纏項。取一口瓶置佛前。安紫檀杵于口上。余瓶皆以赤花或果木枝塞口。四角四門各置一瓶。佛前置兩段衣服充供養。金剛圣眾乃至天等亦用衣服。每尊皆置飲食香花。壇外道梵行界道(壇外正方遺灰)其瓶先加持一千八遍乃置之。請諸尊依法。引弟子誦金剛三昧耶密言。才令弟子耳聞。散花所至彼尊有緣如法灌頂。若登此壇即同入一切曼荼羅訖。一切天魔毗那夜迦皆悉順伏。命終生阿拏迦嚩典宮(毗沙門天王宮)

  復次重說無上秘密曼茶羅。以黑月八日或十四日。可稱贊地而建立之。四肘四門布以五色。或塼灰末于中畫佛。次右觀自在菩薩。次右馬頭明王大忿怒形。佛左金剛手菩薩。次左大威力烏樞瑟么明王大忿怒形。佛前摩么雞金剛部母。四角置一瓶佛前一瓶。以不截彩覆之名勝瓶。外壇東北隅。大自在天王執三股叉并妃。于余隅畫半杵或杵印。以香花飲食供養。如法引弟子灌頂。所用物充以心密言加持。

  復次契相。根本遍擲印。先正立極力引左足頓地。向左亞身。右手握大指成拳。申臂令豎。左手為拳約著心。舒頭指如針。眉間嚬蹙目當專注。此遍擲印乃能怖畏諸障難者。阿修羅門所有關鍵亦能摧破。

  大忿怒印。并雙手。中名小指等互以面相著。其大指捻其三指甲。便相握成拳。舒頭指合如針。此契能作一切事業。縛撲請召辟除卒忤。又令遠離能殺枯瘁護身。

  普焰印。手背相著指頭垂下。名下合掌。乃深交諸指。二小指如針大開掌。二大指互捻頭指甲側。此契能成一切事業。

  杵印雙手內相叉為拳。舒左中及頭指。右中頭指亦然。二中指相合。微屈頭指各近中指傍。大指相并押無名側。

  打車捧印右手握大指成拳。

  剪刀印結次前印。舒頭中指如剪刀股。徐動之。

  大墻院印結前棒印。極開二頭指。

  頂印結次前大墻院。屈右頭入掌如余指。

  頭印如大墻院屈左頭指入之。

  甲印準墻院。屈二頭指相拄如環。此印有大威力能作一切事業。

  復次畫像法。用氎徑方兩肘。依口酬價。乃以牛糞摩壇。豎紲于內。以赤花飲食供養。因食食良工圖如來像。坐師子座手作說法相(以左手大指頭指頭相捻。并舒中名小三指右手亦然。及以左手仰掌。橫約著心。以右手腕著左手名小指等頭。以掌向外散其三指也)

  如來左畫金剛手菩薩。右手執杵左作問法相(并其五指微屈之如仰[金*敖]形。引手向前掌向如來也)

  次左畫大威力烏芻瑟么明王。大忿怒形。目赤色通身靘黑色。舉體焰起而有四臂。右上手執劍。次下罥索。左上打車棒。下三股叉。器仗上并焰起。如來右金剛部母么么雞。多發美貌通身靘色。胡跪合掌恭敬白佛。部母右行者。胡跪兩手執香爐供養。其紲勿經打污。無毛發者。勿用臭色及有命之色。其畫匠每日受三歸八戒。長齋具大善心新衣清潔(行者亦爾勿離其傍。速成為上。后有畫像亦準此也)

  復次于此像前。面東誦根本密言。乞食禁語兀如枯木。當印制底。如是相續滿六十萬。遂即登山建立前秘密曼茶羅。持劍作大壇。用阿伽嚧(沉香也)充柴。郁金華和白檀香燒之晝夜。成持明仙之首得一切悉地。有大威力壽齊日月。命終生阿拏迦啰典宮。

  若置訶哩多攞(雌黃)或安善那(眼藥)或么曩始攞(雄黃)或捧。準前作火壇。功力同劍。若乞食于一月內無間念誦。取白月十五日畢。其日。布像敷阿說他葉(廣府有之)于像前加持三金(金銀赤銅)娜拏七遍。置上加持持之。焰起劫壽有大威力。一切阿修羅一切夜叉羅剎鬼神諸天皆大順伏。若三金娜拏一月內加持之日滿。準前加持焰起持之。劫壽身等大威力明王。

  若人以三金杵。代娜拏焰起。身同金剛手菩薩。若以三金輪代杵焰起。身如日輝成明仙中輪王。

  若又絕食三日。黑月八日布羊躑躅葉。葛塔葉是。于像前補沙鐵鉤長八指。于葉上右手而加持。焰起執之洞視土地。位同帝釋游戲三十三天。天龍鬼神欽伏。

  若絕食一日。黑月八日或十四日。布阿說他樹七葉。于像前置雄黃于上加持。焰起涂之持明仙。煙隱。暖熱善行。

  若于山頂誦十萬遍。天大威力烏芻瑟么明王現。甚可怖畏執心勿懼。云須何作白言。薄伽梵成就一切事。但乞一愿持明仙。或降阿修羅或召諸天皆悉隨意。

  若于吉祥門首布像。誦三十萬遍訖。阿修羅女自出迎之。可將五百人同入。彼輩作障身便干枯。

  復次畫像法。取兩肘紲彩畫大威力烏芻瑟么明王。身赤色怒形狗牙露出。密目(如貍眼即是)發黃色上沖。左持杵右娜拏。行者食不食凈與否。像前誦三十萬遍所作皆辦。

  若于吉祥門首。面北布像。行者面南。苦練薪作火壇。進毒藥末芥子己血。滿一千八修羅女子身如火燒。獻長生及點化藥。不受藥者。諸女攜手同入其宮。先有明者我當王彼。不畏娜羅延業。輪壽多劫。尊貴快樂身有光明。種種神變命終生天。

  若于吉祥門首布像。作火壇燒紲華子。一千八滿三日。乃結根本遍擲印。彼門即開無障而入。

  若有龍水岸布像。作火壇燒鹽滿一千八。龍出受命隨意驅使。

  若先絕食三日。置像審銘柴(唐言茍杞)作火壇。芥子油和芥子燒滿一千八。能召一切人天。

  若以鹽成悉底哩置像。作火壇片片割進火中。日三時令盡滿七日。稱名百由旬內至。

  若以諸天空祠廟中布像。阿說他薪作火壇。苦練葉和芥子油。進其中一千八遍日三時。經七日即有天神來現。云作何事隨意驅使。若先絕食三日。以黑月八日或十四日。于大自在天王前石陵伽南。以右手掩上加持。須臾有大聲者。三天王現受驅使。不現彼身干枯。若準前先三日絕食。黑月八日或十四日。布像作火壇。進羊躑躅花一千八遍。又執其花加持一遍。擲打夜叉女膝。即相敬。

  若要長生藥眼藥金銀寶玉等。悉皆從命。若以佉馱羅木作三股叉。絕食三日以日月蝕時。寒林中布像。以香花飲食廣以供養。右手持叉加持之。叉焰起止。后于夜分豎叉于地。七寶堂宇現是人前。天女繽紛充滿其處。云欲何所作。歌舞音樂種種驅使。將曉去叉如故。若取一尸無[病-丙+盤]痕者。洗浴之置大河側。首東仰臥。日正午四面各令一丈夫執刀而立。行者尸心上坐。取雄黃內尸口中加持之。藥若變熱。一切貴敬。煙隱。光升空。

  若絕食三日。黑月八日或十四日。布像廣陳供養。以阿樞迦木合。盛素嚕(二合)但(引)戰曩藥(此是藥名帶赤黑色。重比金出天竺。末涂目中仰視日能奪其光。見日中有者為真耳)置像前加持之。熱貴敬。煙生遁形。焰起持明仙。身光如日圓滿可愛壽七千歲。

  若絕食三日。黑月十四日。寒林中取無[病-丙+盤]痕尸。以香湯洗浴之。以頭向東臥著。香花供養。行者裸形被發。尸心上坐。取白凈髑髏。滿盛白色芥子。置尸口上加持之。芥子盡隱。執髑髏騰隱自在。為一切騰空隱者之首。

  復次不擇凈穢食與不食。先誦三十萬遍。又以應肘量紲(一肘或二肘或三肘或四五等肘后言應肘量準此)畫大威力烏芻瑟么明王。作大怒形。左持杵。右娜拏。左視。龍為瓔珞(龍作蛇形)明王左畫大寒林及行者。于明王右畫山座。以赤花飲食供養。黑月八日于制帝布像。廣設供養。作大壇。以烏曇波羅充薪。進赤色未開花。滿一千八其日三時。即成驗。能作一切事法人天貴敬。

  若眼藥法。取尾避多迦木(毗梨勒木)合子。盛素嚕(二合)但(引)戰曩。月蝕置像前加持之。得熱煙焰生三種驗功力同前。若取犬舌以三金鍱裹。月蝕時加持。煙生口含藏形。

  若口含嚩極(菖蒲根也)持密言。取三種成驗。熱得一切總持不忘。煙生藏形。焰起作持明仙。若于山頂誦九十萬遍。為持明王。

  若乞食禁語誦四十萬遍。絕食一日。黑月十四日于制帝前布像。廣設此供養。并作火壇進安悉香丸一千八。其日三時作小持明王。若食乞食安悉香伴紫礦汁進火中滿十萬遍。見用。

  若取么戶保怛哩迦(唐云天門冬根)進火中一千八遍。迦那至。

  若水中立至臍誦十萬遍。一切伏藏盡現。能開枷鎖止業輪。起死人勝冤敵。

  若月蝕牛糞作壇布像。以赤銅碗盛赤[牛*因]牛蘇置中加持。執食之總持不忘。煙生長生。焰起藏形。

  若以烏曇跛啰薪作火壇。芥子黃芥子么沙(天竺云毒藥)以血和之。進火中一千八伏藏自現。結根本遍擲印。又執佉羅木杵向前降之。寶物涌出。

  若絕食于恒河側誦三十萬。阿修羅門開。若稱吽字降山山碎。禁諸江海能令枯竭。

  若絕食于寒林中誦四十萬遍。梵羅剎及諸鬼神作美貌而現受命。若驅使遲違稱吽字打地一下。彼當殞絕。稱莎嚩賀再生。大自在天王廟中。絕食誦十萬遍。大自在天王現以香華供養問訊。從天王乞其一切道術如意成驗。若于大自在天王妃前。絕食誦十萬遍妃現。隨心乞愿。不現彼死或干枯。

  若依前法誦密言。欲令梵天夜摩兜率及天帝釋等一切天王現。并得如意。

  若取一尸稱吽字。以足加尸首。令聲足齊下。尸當起大叫。持劍斷其首成黃金。不者尸叫。告之有舍睹嚕某甲持始羅來如意。

  若以補沙鐵作劍。月蝕時加持。焰起持之身同大自在天王。

  若補沙鐵作斧。月蝕時加持。焰起持之為毗舍者王。

  若補沙鐵作刀子。月蝕加持。焰起持之為明仙王。功用最勝壽命尤多。

  若以蟻墳土塑成形。行者以足加心上。作壇。白芥子毒藥及血置于左手中。以右手捻燒。經七日日一千八。王貴敬族亦爾。

  若食乞食誦四十萬遍。一制帝前布像供養。以密栗嚩薪作火壇。并取其果進一萬顆。為持明王。天龍順伏。

  若加持華或果七遍贈人貴敬。

  若一日不食。黑月八日布像。阿說他薪作火壇。進黑油麻一千八。王臣貴敬。

  若三日絕食。進酥蜜酪白芥子于火中。一日三時二千八滿七日。為持明王。

  若燒酥滿一千八。經三日王貴敬。

  若取舍多華(唐云回香花)酪蜜酥相和。進火中一千八。滿七日即得金錢一百 若燒粳米乳粥一千八。日三滿月。五谷盈溢用之不竭。

  若紫檀末加酥。內華于中。進火一百八遍。日三滿七日迦那至。

  若從黑月一日起布像。遏迦薪作火壇。烏麻油和酥。迦瞻摩樹華。一內一燒一千八。滿七日得金錢八文。

  若乳和蜜相和以青蓮葉。一內一燒滿三十萬。伏藏盡現。

  若召人。大寒林中布像。香華供養。紫檀末成彼形。佉馱啰木作火壇。男從右女從左足起。一割一燒令盡。百由旬外一月而至。若大寒林中布像。紫檀摩壇。水和王蹤下土一把。塑成形。從右足割進火中令盡。敬重。

  若寒林中布像。香華飲食供養。進虞么娑于火中。滿一千八貴敬。

  若進阿底目迦多華于火中十萬遍貴敬。

  若大寒林中。尾避多迦木作火壇。進么訶么娑晝夜。一切毗舍遮眾梵羅剎等敬重。若舍睹嚕。今梵羅剎為病。

  若悉馱薪作火壇。初生犢子糞和紫檀末。作丸進之日三時。時一千八。滿二十七日得牛千頭。若截白檀香內杉木脂。進火中日三時。時一千八。滿二十一日得大莊五所。

  若截杉木進摩咄啰火中一千八。滿七日得金錢一千文。

  若食麨及水。布像供養坐吉祥草。十五日念誦勿間。絕食三日。黑月十四日布像供養以白芥子油然燈。乃截黑阿迦嚧(唐云沉香)進缽啰奢薪火中一千八。像形動或目動或作吽聲。若形動為持明輪王。若名香和牛酥。進火中一千八。得群羊。牛不走失疫病 若酥蜜相和。又內炒稻谷華于中。進遏迦火中滿十萬。五谷盈溢。

  若取紅蓮葉進河中流入海者。滿六個月。次絕食三日。白月八日布像供養。烏麻油和名香。截紫檀木杪進火中晝夜。大吉祥天現。以白檀閼伽供養。天云須何愿。白言持明輪王。天從行者口入無礙。即得如意無有天龍鬼神為怨敵者。

  若酥蜜酪相和。一內名華。進遏迦火中一千八。妻妾貞潔。

  若黑月八日酥蜜相和。內炒稻華于中。進火中一千八。日三時滿七日得千戶大莊。

  若供養像。黃芥子和郁金。進嚩吒薪火中。一日三時時一千八。滿七日國王貴敬。

  若供養像。阿底目迦多薪作火壇。進其華于中滿十萬。大臣貴敬。

  若供養像。進夜合華于火中一千八。妃貴敬。

  若取眾名香蜜和。作迦那形。充七日割進火中。日一千八貴敬。

  若海鹽和芥子油。燒日三時時一千八。經一月族姓人貴敬。

  若寒林中坐髑髏上。寒林薪作火壇。進血于中晝夜。茶吉現。以血充閼伽供養之。云有何事。隨意乞大愿天神貴仰。

  若大寒林中。黑月十四日取裸形尸。肉進火中。從日入至夜半。梵羅剎作忿怒形而為奉教。后日得衣兩事金錢一百文。若取寒林華鬘。進火中一千八首陀貴敬。

  若以蠟作毗舍遮形。割進火中。毗舍遮眾現為奉教。后日得衣服。

  若截阿樞迦(無憂也)抄愔愚多油。進火中經一月為持明王。

  若進薰陸香于阿樞迦火中。日三時時一千八。經一月得大莊。

  若以飲食華供養像。以其華一誦一散像前。滿一百萬遍。為持明王。

  若取摩勒迦華飲食供養。散其華十萬見用。

  若常持念此密言者無眾諸衰難。

  若酥烏麻油。一日三時時一千八。進火中滿七日得大莊。

  若加持佉馱羅木橛一百八釘。入怨人家內彼善心相向。

  若龍華須進佉馱火中。日一千八經一月迦那至。

  若酥蜜相和。一內回香華。進阿波末哩迦(唐言牛膝)火中。滿十萬家內七寶自涌。

  若酥蜜酪和阿波末迦子。進屈嚩迦薪火中。滿十萬王貴敬。

  若黑月一日。阿樞迦樹下。庾體迦木敷華。一內酥蜜酪中進火中。滿十萬得金錢一千文。

  若制底前布像供養。進俱羅吒迦華于佉馱羅火中。滿七日大威力烏芻瑟么現滿愿。

  若進阿杜華于佉馱啰炭火中一千八。七日伏藏現。

  若進阿伽悉地華于苦練火中一千八。經七日得金錢一文。

  若以內摩勒地華酥蜜酪中。進瞻卜迦火中。經一年共誦一十萬。得金錢十萬文。

  若以泥塑嚩啰呬。紫檀供養持密言盡夜。彼當長喘與行者黃金千斤。

  若流入海河立。其水至骻用阿迦羅充燒香。以名華一熏進水中滿十萬。為大持明王人天歸命。若截阿說他樹枝。一內酥蜜酪中。燒之十萬遍為小持明王。

  若油麻酥蜜酪相和。進火中滿十萬見用。若截松木進火中十萬遍見用。若酥蜜相和。截蜜栗嚩樹根。一內一進火中滿十萬大富。

  若黑月八日供養像華。和郁金華。進火中一日三時。時一千八滿七日大富。

  若有龍水邊。白月五日布像。供養龍腦香龍華須。和進火中滿十萬。其龍貴敬得寶珠十萬顆。

  若黑月八日大自在天王廟中。一內阿底目迦多華于酥蜜酪中。進火中日三時時一千八。滿七日得大莊五所。若進訥嚩草(骨路也)若進火中。滿十萬長壽。

  若進屈野迦欲敷華于審銘火中滿十萬王女敬重。

  若粳米和烏油麻柤。進脂俱吒火中一千八饒奴婢。

  若粳米和牛蘇。進火中十萬遍生有相之子。若杉木脂和酥。進火中十萬遍增七寶財。若以飲食香華供養像。像前地上畫人或王。行者形心上坐誦十萬遍彼并族貴敬。

  若白芥子郁金華和。進迦赦若火中。日三時時一千八滿七日王族貴敬。

  若么沙末芥子油和。塑為啰形。從初夜割進缽啰奢薪火中令盡。彼貴敬。

  若烏油麻粳米和煮。又以烏麻油和。進火中日三時時一千八滿七日首陀貴敬。

  若烏麻柤進火中一千八迦那貴敬。

  若粳米粉成舍睹嚕。取脂俱吒枝為橛。加持一千八遍釘口不能語。

  若寒林炭盡梵羅剎。誦一萬令舍睹嚕么羅寧。若解彼咒法者。以香華飲食供養像。像面向北人對之。芥子毒藥血和。進味達迦多薪火中一千八。彼當失驗。

  復次羯磨壇。先對像面東念誦畢。便作此壇。于大河海側或大寒林中或高山上。如法摩地訖。準前畫院。開一門正方八肘。當中畫大威力烏芻瑟么明王。于右畫若棱多者哩嚀明王。怒形斜目。右于左畫阿吒吒僧伽明王。入門門右角。內畫大自在天王并妃。又于門左角內。畫那羅延天王。四臂皆執器杖。又于北方畫伽那。一角內金剛杵。西方赤索。一角阿跛邏攞龍王印(畫一小階。階上畫一蛇頭。蒙出項以來)南方一口黑色劍。壇內諸尊并坐。以心密言加持灰。于壇外正方作梵界道。以飲食香華供養。凡入壇物皆以心密言加持之。取雄黃以石研成粉。牛乳和為丸。五布阿說他葉于壇中。以藥丸置上。行者以忿怒形加持之。焰起取一丸施與諸天。以一丸施與先成持明者。以一丸施給侍者。余丸研涂額上喉及心。成天明仙身生瓔珞。其發右旋婉轉紺色。異常貌同諸天壽一千歲。若煙生王諸隱形仙。若熱能令一切眾生喜見柔伏。供給財寶壽年百歲。若三相不現涂額眾人貴敬。

  若以雌黃或牛黃。代雄黃亦得驗。

  若黃丹和己身血。置凈髑髏中安前壇上加持。焰起取少涂額。王一切天仙余相準前。

  若沐浴衣。邏結差啰細曩紲熏香。壇中坐持明。身上焰或起煙生熱等功力準前。

  若取紅蓮須龍華須末之。酥蜜和之。金碗盛置壇中加持焰起藥成甘露。服之成自在天。身壽遠劫不復饑渴。煙生藏形。熱總持不忘。壽千歲無病一切眾生貴敬。

  若月蝕時立壇。赤銅碗盛羖羊乳加持之。焰起服之王一切天仙壽如日月。焰不起壽一百歲得大勝。

  若補沙鐵作三股叉。或佉馱啰木長十二指作。行者澡浴遍體涂灰禁語。加持叉三十萬。候月蝕以置壇中加持。焰起持叉身成大自在天王。面有三目威力亦等。煙生之王諸隱形仙熱有大威力。

  若補沙鐵作杵長十六指。以紫檀遍涂之。黑月八日或十四日。月蝕時。立前壇。于道路取少凈草布中。置杵于草上。取黃牛酥一加持一澆杵上。滿一千八諸鬼神及毗那夜迦。并阿吒吒訶僧見。勿畏。結那拏印持明彼皆退散。然執之加持。焰起持之得帝釋位。具足千目王三十三天。阿修羅眾皆來頂禮。納其女子力伏魔王。煙生王隱形仙。熱壽百年天龍順伏。若作三金輪。大寒林中立前壇。準前置輪。澆酥一千八。壇中右手執輪加持。焰起成諸仙輪王。威力倍勝首羅及帝釋。神仙歸仰命終生阿拏迦嚩典宮。若佉馱啰木作劍。以三金鍱裹三處。山頂布前壇。以右手持之加持之。加持令劍作青色。便住立其地。先布少凈灰。以劍頭當灰中拄之。一切隱身諸仙并現作禮旋繞而去。取其灰少少分布與人。彼得灰者皆成天仙。

  若佉馱羅木作伽那。以赤色華鬘掛于伽那上。準前置執加持。焰起成毗沙門天王大力夜叉之主。無量鬼神而為給侍。便往阿拏嚩典宮壽一大劫。若素嚕(二合)但(引)戰曩末。以么啰(二合)頷銘(二合花及葉掌中和末候乾和搗津又泮滿一千遍)和之(又搗為末)以金碗盛之。又以金碗蓋之。準前澆酥滿千。乃置碗于掌中加持。焰起末涂目中。飛騰自在諸天圍繞給侍壽遠劫。

  復次阿毗遮嚕迦法。大寒林中立壇。以心密言加持己血。一遍灑其地。候干又灑清水。又以寒林灰涂之。寒林灰界壇院。三角三肘開北門。門外畫羅剎發上豎怒形。以人骨莊嚴之。右手掌一髑髏盛血。作向口飲勢。壇心晝娜拏印。焰起。三角各畫佉吒望伽及毗舍遮眾。以犬肉祀羅剎毗舍遮。前置酒。行者裸形被發以頭中無名三指。涂己血于額兩肩心喉。大怒心左繞壇行一匝立。稱烏芻瑟么名。更灑己血于壇。以華鬘繞壇院一匝。粳米飯和血。置髑髏中安壇中。人骨和發為焚香。又一髑髏滿盛血。赤華鬘纏之。又以三髑髏壇前支纏華者煎之。行者蹲踞坐。持人脛骨攪血。仍咬牙嚙齒大怒形持密言。血中焰起有無量聲喧空。必不損人慎勿怖。其阿吒吒訶僧及諸鬼神。身皆焰起以種種惡形來現。云須何愿隨意乞之。若國家有大陣敵。或惡人毀除三寶。令系之皆大喪敗。

  若不擇時日。依前作三角壇。唯除華鬘纏髑髏并支者。以建吒迦(唐言棘也)薪作火壇。髑髏末毒藥末和血。進火中一千八舍睹嚕摩啰寧。

  復次寒林衣應肘量者。寒林中或路上作壇。以血灑之壇北布之。以己血畫之。發上豎怒形四臂。一手掌髑髏。第二手娜拏。第三手人頭。第四手杵衣虎皮裈。黑月八日大寒林中布像。以黑飲食赤花供養。行者蹲踞坐。以灰畫舍睹嚕。血和芥子置一髑髏中。行者于舍睹嚕上蹲踞坐。以建吒迦薪棘也作火壇。進血芥子于中晝夜。非支么啰寧。三夜作一家。七夜作七族。一月夜尾曬也。

  若墓田或殯宮布之。蹲踞坐。進鹽和血于建吒迦火中。一千八摩啰寧。

  若布像。像前以灰或炭或稻糠灰。畫彼形。心上坐。進血和灰于寒林殘薪火中。晝夜。家摩啰寧惹七夜。

  若寒林中布像。取其炭末和水。作舍睹嚕。佉馱羅木橛長兩握涂血。于釘花仡哩娜。乃坐橛上持明一千八。日三時滿三日摩羅寧。

  若行者內衣于血中披之。水立至臍。持明血干。披亦然。

  若寒林中布像。犬肉芥子油和。進火中一千八經十五日摩啰寧。

  復次扇底迦壇。于凈室或河岸作方四肘。準前壇樣圖之。當中畫金剛部母。右畫金剛拳明妃。左畫金剛鎖明妃。部母前一角內。大威力烏芻瑟么明王。一角內金剛手菩薩。四角內及壇心。皆布阿樞迦葉。葉上各安一水瓶。以香花飲食供養。用缽羅奢薪作火壇進酥。稱么雞明滿一千八。又進牛乳。每遍稱烏芻瑟么莎嚩訶一千八。官事散病愈矣。

  若準前七日作。國內疫差。若壇前油麻油酪蜜酥和進前火中。日一千八七日病差事散。

  若依前立壇布像。取像內牛乳中。出之又布。進牛酥于前薪火中一千八。瓶盛少香水加持七遍。將瓶就彼病人處以灑彼面。云愿汝即差。其瓶滿盛清水置壇中。持一千八令浴之差矣。若烏曇跛羅木作匙。先三誦三策酥。乃進阿說他薪火中。次一誦一進稱彼病者名一千八差矣。

  若加持粳米飯和乳。與食經七日差矣。

  若依前布壇像。截烏曇跛羅枝一內乳。進審銘薪火中一千八經七日彼差。

  若布像。取油麻油酥蜜酪和。進審銘薪火中。一日一千八經七日摩啰寧。

  若進乳于審銘薪火中滿萬摩啰寧。

  若內像于乳或酥布之。進乳審銘火中。又加持香水灑彼面差。

  若酥煎美餅及酪蜜酥乳等供養像。以粳米飯和酪。或酥乳蜜和。進阿說他火中。日三時時一千八滿七日致富。

  若佛殿或神廟中。依前供養像。進龍腦香于谷木火中。日三時時一百八。滿七日七寶六畜增長。

  復次以白檀香木。刻本尊長六指。行者頂戴水中立至項。盡日持密言。家內行疫鬼死。三日作。城內疫差鬼去。七日作。境內差鬼去。若以阿說他木。與前壇像作座。以牛糞于路上作壇安像供養。然牛酥燈。像面向西行者面東。坐草團上捧白檀香水以奉請。密言加持七遍。迎本尊降入像中。惹底華(一名蘇末那)一內乳中。進火中晝夜。當莊內疫差。七夜作。國內差。

  復次以郁金畫本尊。行者受八戒持齋。頂戴像設幡花燒香供養。引之右繞莊一匝疫差。

  復次按俱咤木或阿說他木刻本尊。于四衢路以香花飲食供養。人發并骨末之。進按俱咤火中。日三時時一百八遍當莊疫差。

  復次補沙宿直日(唐云鬼宿)飲食香花供養。阿說他樹用取其北引根。牛五凈和少清水。持莖草揩洗之。或鬼宿直日市紫檀木依前洗之。日日初摩一方壇。置木及所刻像刀斧等。于中以根本密言加持紫壇木。香水七遍洗之。行者八戒十善。壇西進酥于火中七遍。結根本及娜拏印。令匠于壇中速刻本尊。左手持杵右執娜拏。怒形右視如立勢。如立根本印行者在側持明勿絕。令白月畢。以檀香水浴之。以飲食香花供養。以彩色嚴之。像額間點赤或黃至來月一日開目立壇。以飲食安悉香花供養三寶。其日于壇像前起首持明十萬。乃候月蝕立壇布像。像面西。飲食紫檀香花供養之。燒安悉香結娜拏印加持之。印焰起入行者頂。持明王有聲見用。若或河側供養本像。作佛手一磔量(佛手一磔今人之三磔以二尺四寸準也)制帝十萬。誦密言三十萬遍。乃以黑月八日或十四日供養加持。焰起為明王。

  復次黑月八日。依儀供養按俱咤樹。取其根本尊。右手舒五指以掌拓心。左手持杵。左足踏毗那夜迦。右足踏娜拏。令娜拏一頭押毗那夜迦。取按俱咤花和芥子油。進按俱咤火中。晝夜令滿一萬遍。夜半作大聲現。候至午。佉馱羅木和芥子油中。進按俱咤火中一千八。滿七日毗那夜迦死。若進乳于火中一千八寂災。

  若以蟻墳土作毗那夜迦形。應肘量。大寒林中立壇。置形于佉馱羅木長十指。和毒藥及血。進佉馱羅木火中。滿萬遍。夜半形作大聲得其悉地。后作毗那夜迦法皆成就不被惱亂。

  復次于應肘量紲上。畫大威力明王。左上手掌髑髏。下手豎頭指擬勢。右上手持那拏。下手執杵。像前畫一毗那夜迦胡跪合掌。左足下踏一毗那夜迦。立壇布像。以赤花飲食紫檀香供養。取一內進苦練火。當乃諸惡鬼神以種種形。見作吒訶吒訶聲。慎勿懼。毗那夜迦啟言。有何事喚我。勿與語。得毗那夜迦悉地。后無畏難。若被毗那夜迦作障難者。像前誦一千八。難止。若水立至項。結娜拏印誦一千八彼眾退散。

  若取五谷及新果并名香。置一瓶中。滿盛清水以庵羅葉塞口。牛糞摩壇。置瓶于中加持一百八遍。若毗那夜迦為病。或遭鬼魅。或年十六已下人。諸鬼神所中者。浴差。婦人過月不生。浴之即產。薄福之人浴之罪滅致富。

  若加持菖蒲根一千八。口含訴訟得理。

  若進阿缽羅指多花火中。滿一萬辟兵。若誦密言七遍。以頂上少發作一結辟兵若童女合紲花作七結。系臂不為諸毒所中。

  若鬼魅所中加持水灑其面。結娜拏印持明差矣。

  若治毒加持清水灑彼面差。或加持苦練葉七遍掃彼身差。

  若為諸龍所傷者。加持清水一百八令服之差。

  若惡瘡丁瘡加持土七遍。和水涂之差。

  若遇怨敵結娜拏印明一百八。彼發善心相向。若止惡官亦爾。

  若為人抵犯者。結娜拏印彼不能語。

  若恒憶念此密言者。本尊隨逐眾魔不近。止盜賊水火辟五兵延年。

  若欲食先加持之七遍服之辟眾毒。

  若人患心狂或為人厭令爾者。結娜拏印彼耳邊誦七遍。

  若療前狂病。以二瓦碗相合結娜拏印。彼耳邊誦七遍撲破其碗差。

  若療痃癖。加持烏麻油七遍涂腹差。

  若加持凈水散于十方。一誦一結練線滿七系臂自護護他。

  若自經穢但誦之解矣。

  若加持右大母指七遍。以其印額誦一遍次右肩次左肩次心次喉成護身。辟師子虎狼及諸怖畏。

  若晨朝沐浴以華供養本尊。誦一百八辟兵災橫見歡喜。

  若有官事或怖畏。依前供養持明止矣。

  若國家大兵敵者。布像內阿波末哩迦(牛膝)子。酥蜜酪中進阿波末哩迦薪火中。滿萬敵退。

  若療藥毒牛糞作壇布像。截佉馱羅木二十一枚加持七遍點芥子油進火中。

  若中鬼魅。加持一瓶清水一百八。令浴差。

  若被禁系。持密言枷鎖解脫。

  若療癩。加持紫檀香一千八涂之差。

  若菖蒲根末和蜜。加持一千八服之療冷癥。

  若患瘧。加持恒山花一千八令頂戴差。

  若患癩癇或及惡風者。進萎花于佉馱羅木火中一千八差。

  若令童子沐浴涂紫檀香。衣以新衣瓔珞。牛糞涂壇。遍散赤花令頭戴赤花鬘。加持赤花七遍令捧而掩目。焚安悉香結娜拏印加持。本尊降問事。

  若步多鬼中者。素啰娑藥和香燒。結娜拏印加持彼。被縛赦之差。

  若芥子末塑彼形。割進火中。令形支七日摩啰寧。

  若寒林灰于髑髏上畫彼人。寒林柴火炙之。持明如火七日內摩羅寧諸術不解。

  若寒林炭和水塑彼形。或以其炭畫之。以釘釘口加持二十一遍或一百八不能語。

  若依前塑畫。口上燒苦練火。心上坐。毒藥血鹽芥子和進火中一百八同前。

  若準前塑畫。頭上坐心上燒火摩羅寧。

  若依前塑畫。釘心腳上坐。澆水于釘上滿一百八。水病摩羅寧。若去釘加持乳一百八與之浴復。

  若加持素尾爛戰(此藥青色似鐵生)末一百八涂目見者貴敬。

  若加持清水一百八洗面。謁王貴敬。

  若加持清水一百八洗面。訴訟得理。

  若蛇皮進苦練根火中。或佉馱啰木火中。日三時亦一千八滿七日摩啰寧。

  若于凈室或四衢路中或寒林中。日午截鴉翅進摩訶迦羅火中一千八如鴉飛。

  若進乳于火中一千八復。

  若離合三日絕食。午時進蛇肋骨于迦赦惹火中。一千八滿七日。

  若已血毒藥。夜半進寒林薪火中一千八。經七夜摩啰寧。

  若誦部母密言。進酥火中一千八。又誦根本密言。進牛乳于火中一千八。

  若先三日不食。大自在天王廟中(有名相處)布像。先廣設供養。便眠夢本尊告諸。某處有伏藏可取之。

  若黑月八日夜半。凈室或寒林中。血和毒藥。一內摩咄啰子。進摩咄啰火中一千八滿七夜。烏嗟娜曩若進酥于火中一千八復。

  復次像前先誦十萬遍三日勿食。第四日二時入水中立至喉。結娜拏印或打車棒印。或杵印或罥索印或劍印。持明王至夜半出于岸側。以莽度迦薪(唐云甘草)充火壇先以莽度迦木刻其印。一內木印于酥蜜中燒之。至止后以印。印山山碎印海海竭。

  若蛇咬印之彼求哀赦之瘥。

  若印人彼被縛。

  若印枷鎖即得解脫。

  若印毒藥服之無苦。

  若欲作一切法以印助之速驗。

  若惡人相向。作嗔心印之。彼吐血或失心。

  若患鬼魅及風癇。加持黃芥子七遍打面差。

  若進虎爪火中七遍不被虎傷。

  若加持苦練根一千八系臂無一切畏。

  若加持摩訶迦羅根一千八。置門頰上一切鬼病不入。

  若加持頂上少發作一結。一切處無怖畏。

  若絕食一日。黑月八日或十四日。制底立壇安像供養。于金剛部母前燒安悉香誦一千八。便敷草根吉兇具告。

  復次止雨。以紫檀作壇。布像香花飲食供養。持明止矣。

  若惡雨雪雷雹。結杵或娜拏印。持明止矣。

  若祈雨黑月十四日。大河側以蟻墳土塑龍。籠葉芥子油和遍傅之。以足加龍首。結娜拏印加持之。盡日止雨足。

  若以牛皮白月五日。寒林炭末和水傅皮。白土作龍籠前一日三時時一千八。進苦練葉于火中。經七日雨足。

  若前法不驗者。寒林中以其炭畫作四肘方壇。開南門。于中畫大威力明王。前畫三五頭龍。龍皆首北。次南畫一池。池中青蓮華。次池南又三五個龍。龍亦首北。四角內各畫一池。池內青蓮華并三兩個。龍門內畫一龍。七首首北。以毒藥末和血。內紲花子于中。進火中滿一千八。諸龍以蛇形而現宛轉于地。語令急下雨。加持水七遍灑龍赦去雨足。

  若誦金剛部母密言一千八。白月七日于制帝布根本像。以飲食香花供養。芥子和酥進火中一千八。罪障清凈。

  若以穢處土和水成彼形。行者每小遺。其上一遺。加持一百八滿七日。彼貧賤。若勃哩孕迦花摩勒迦末及清水置瓶中。勃哩孕迦葉塞口。加持一千八今浴復。

  若加持花或果一千八贈人貴敬。

  復次應肘量紲。畫夜叉女勿用膠美白凈色瓔珞鐺釧天衣嚴飾。右手施愿左手執阿樞迦葉。布此像于阿樞迦樹下。面北立壇。以惹底花或勃哩孕迦花并飲食供養。心密言加持香燒之。行者面南。草團或花葉上坐加持。阿樞迦花一遍。擲像上。滿七日。以第七日夜半。于像前一內阿樞迦花酥蜜酪中。進阿樞火中一千八。現獻紫檀閼伽如愿(母打額姊妹打喉婁打心)

  若一日不食。黑月八日或十四日午時。寒林中芥子末成彼咒師所尊形。遍涂毒藥于刀子刃。加持一千八遍。稱彼尊名。因截形為兩段彼失驗。

  若準前成形。加持乳一千八俗之如故。

  若寒林中以生酥成彼尊形。加持五釘各一百八。稱彼尊名。于額及兩肩喉心各釘一釘。彼失驗。去釘如故。

  若瓦碗中以寒林炭畫彼形尊形。又以一瓦碗蓋之。取黑羊毛線纏碗。加持一千八遍。彼咒師身如被縛失驗。

  若有諸咒師能為大神通者。寒林中寒林炭和毒藥末之。進其薪火中一千八遍。稱彼名失驗。

  若誦金剛部母密言。進酥于火中一百八。稱彼名如故。

  若先三日不食。寒林中或凈室或四衢中。紫檀香青木香末和水。塑迦那。以寒林炭和毒藥。充火炙形加持一百八。相親彼。障患癩。依前加持水瓶令浴差。

  若旗旛上寫密言持之入陣辟兵。

  若以樺皮寫密言置髻中入陣。刀箭及身猶如散花有何患也。

  若紫礦末和水。一內勃羅得迦子于中。進竹火中一千八諸咒師欽伏。

  若以人骨代勃羅得迦紲準前行者身安寧。

  若紙或樹皮寫密言頭戴辟兵。

  若加持土塊一百八。擲于水中然涉之。水性之屬不能傷人。

  若加持紲花線一百八。次誦一結滿七系臂。路行辟劫盜。

  若以木刻金剛杵一千八。先一日不食進火中令盡。一切金剛部法成驗。

  若霹靂木刻作三股杵。有大雪雷雹降。右手持杵降山或他境雪等移往其處。

  若以摩咄羅莖刻杵。立壇置中。人發供養之。取一樹果一千八顆。以其樹充薪進果令盡。炬瑟吒。

  若以貓糞。代進摩咄羅花于草麻火中。一千八去白佃風。

  若鹵土酪和置槍。用摩娜那薪火煮之。去槍進粥于槍下火中一千八。留殘粥后取少分和食。與之同前。

  復次求心密言成驗法。行者不拘凈穢。食與不食持滿十萬當得悉地。

  若取線一加持一結一千八遍。戴之自護護他。若加持黃芥子或灰或水。散十方辟魔。若加持頂上發作髻。所至之處皆獲勝利。若加持衣角。七遍作一結訴訟得理。

  若遭囚閉枷鎖。心誦真言即得解脫。若良田土及灰。以蜜和之加持。涂一切瘡生肌。

  若梵羅剎中人至困者。結心印持明差。

  若旃陀羅家灰滿盛缽中。毒藥末和水加持。灑灰上置地加持之旋轉捕盜。

  若黑月八日魚肉及血。祀摩醯首羅右邊夜叉面。執人骨橛加持一千八遍稱彼名。搗紅藍花汁涂橛。用釘入地烏蹉娜曩。

  若加持鴉脛骨一百八遍。釘彼門下如鴉飛。

  若絕食三日。黑月八日或十四日。寒林中以其灰布彼形。佉馱羅木橛五枚。各加持一百八遍。釘額喉心及兩肩摩啰寧。不者以一橛釘支節。少沙。

  若離合黑月八日日方午或夜半。進寒林灰于苦練樹皮火中一千八遍。若夜半蛇脫皮鼠狼肉。一內芥子油中。進摩阿迦羅火中。經七夜尾娜末沙曩。

  若離合進俱奢得雞果于勃羅得迦火中。一日三時時一千八遍至滿七日。

  若寒林中或凈室中。進勃羅得迦果于冰拏迦火中。一千八遍辟大力鬼神。

  若勃羅得迦子青木香和油麻油。進勃羅得迦火中一千八遍。至滿七日矩瑟吒加持紫檀香一千八遍涂之復。若灰鹽毒藥末和。進火中一千八遍痃辟。

  若一日不食。黑月八日寒林灰和魚膽作人形。割進佉馱羅火中。夜半起貴敬。

  若三日不食。黑月十四日寒林立壇以香赤華赤飲食供養。以己血于髑髏上畫迦那。寒林炭火炙之仍加持一千八遍自至。

  若夜半進稻谷末于火中。一千八遍烏柘吒曩。

  若寒林中花鬘蛇皮和。進火中一千八遍入嚩啰。

  若進胡椒于火中一千八遍悉多哩貴敬。

  若微赦迦及摩那果。內芥子油中。黑月八日寒林中進其火中。日以三時時一千八遍。至滿七日彼即貴敬。

  若夜半被發。苦練葉并子和牛尿。進火中一千八遍三遍烏柘吒曩。

  若黑月八日。寒林灰塑人形。本尊前割。進佉馱啰火中即至。加持果七遍贈之轉貴敬矣。

  若么沙己血和鹽。進經用齒木火中一千八遍啰拏貴敬。

  若每晨誦一千八遍常得安寧。

  若芥子鹽血和。進經用齒木火中一千八遍啰拏貴敬。

  若午時薰胡翅和芥子油。進苦練木火中一千八遍烏柘吒曩。

  若寒林中禁語。誦十萬遍訖。三日不食白月八日或九日。以人左肋骨。用紅藍花汁畫彼形。寒林火炙之加持彼自空而來。

  若凈室或寒林。已指甲蛇皮薰胡毛和作香。燒供養跛吒寫。誦經七日烏柘吒曩。

  若水中立至膝或腰。一內薰胡毛于人脂中。日時三千八遍。經一七日烏柘吒曩。

  若芥子脂遍己身涂之。以芥子末拭取成彼形。寒林中割進其火中。經一七日矩瑟吒。

  若缽羅奢子及么娜子和。進火中一百八遍矩瑟吒。

  若得莽啰葉嚩啰伽得嚩稱。及咄嚕瑟劍(蘇合香也)為末。和芥子油。進火中一千八遍令眾人貴敬。

  若于寒林中以紫檀作壇供養。行者坐髑髏上。犬肉和芥子油。進寒林火中一千八遍。毗舍遮眾見隱。及長生藥一切所索。

  若寒林灰和犬脂成形。一髑髏中著犬脂置形頭上。行者坐髑髏上。進尸發于火中一千八遍摩啰寧。

  若一切大怖畏逼身。憶念此密言止之。若日誦一千八遍者。辟官事及大力鬼神虎狼師子。

  若路行日誦一百八遍。免劫盜。若遭官事。誦一萬遍枷鎖解脫長吏相容。若被囚禁。但誦此密言即得解脫。若疫病以粳米飯和酥。進火中一千八遍止。

  若加持牛黃一千八遍。涂額見者貴敬。

  若進安悉香火中十萬遍。羅剎貴敬所求皆遂。

  若安悉香和松膠。進火中十萬遍。大圣金剛手菩薩隨心所愿。

  若紅蓮華須青木香酥蜜和。于獨樹下進火中滿十萬遍。大威力明王現其人前隨心滿愿。

  若寒林中犬骨和犬脂。進火中一千八遍摩啰寧。

  若鴉翅薰胡翅和。進火中一千八遍尾娜末沙曩。

  若摩怛曩子和蛇脂。進火中一千八遍烏蹉娜曩。

  若供養本尊黃芥子和烏油麻。進火中一日三時時一千八遍。經一七日即貴敬。

  若鹽和芥子。進火中日三時時一千八遍。經一七日國王貴敬。

  若髑髏末和寒林灰作形。割進火中入嚩啰。

  若髑髏末薰胡毛和。進火中每日一千八遍。經一七日尾娜末沙曩。

  若髑髏末郁金香和芥子油。進火中一千八遍入嚩啰。

  若鴉肉和雌黃。進火中一千八遍烏蹉娜曩。

  若內缽啰奢子于滿拏迦脂。進火中一千八遍矩瑟姹。

  若獨樹下。進回香花于烏曇缽啰火中十萬遍。得金錢一千文。

  若以惹底花準前燒。為持明王。

  若燒萆麻子一千八遍啰拏貴敬。

  若審銘花和酥蜜酪。進火中一千八遍當家疫散。

  若勃哩孕迦花和酥蜜。進火中一千八遍當家疫散。

  若截杉木進火中成扇底迦。

  若進迦羅尾花于大河水中。滿十萬遍。候月蝕時布像。以飲食迦羅尾花供養。又進其花于水中月復止。其夜勿睡至曉后。

  有蛇傷。縱已終者但加持之再生益壽。若令其蛇轉傷人不得。

  若月蝕時于本尊前。加持么沙令焰起。若人中毒。以么沙于病者前。掉三兩遍病差延年。

  若鬼瘧時氣等。依前掉么沙差。

  若取眾名花和清水置瓶中。加持一千八遍。浴之增福破魔護身。毗那夜迦為障者差。

  若以紫檀香涂壇。加持童子本尊降問事。若白芥子以身血相和。進火中一日三時時別一千八遍。稱彼名貴敬。

  若以鹽作彼形。后右腳稔。進火中一日三時時一千一百八遍。滿一七日王者貴敬。

  若但稱彼名。一日三時時一千八遍滿一七日。欲召帝釋猶尚得至。

  若鹽和己身血。進火中一日三時時一千八遍遍。稱彼名滿一七日貴敬。若進油麻于火中。一日三時時一千八遍。遍稱彼名滿一七日貴敬。

  爾時薄伽梵金剛手菩薩摩訶薩。告諸眾言。我此廣大壇法。三世諸佛皆所傳說。我今復陳此法。能利益人天及諸有情。若登其壇皆成大驗。不擇時日任建立之。

  爾時天龍八部人及非人。咸皆嘆言。此壇功力量等虛空。難可籌量無以比喻。唯愿慈悲為我等說。

  爾時薄伽梵知眾樂聞。告言欲立此壇。其阿阇梨相身須清潔柔和質直。具忍辱行深信大乘及陀羅尼。戒珠無缺聰明利智。起慈悲心仍好供養。乃于山林或大海側。或泉或河大池等側。牛欄獨樹或寒林制帝及花林中。若在城隍近東南角或西北隅。如是等處取便而作。以牛五凈和灑其地。或用香水又以牛尿和糞摩之。其壇四肘或八十四或二十肘。作四門。西門北門是往來道。階高四指。四角內畫金剛杵皆焰起。壇中首東畫佛。當結跏趺處蓮花座。兩肩及光皆有焰起。左手大指頭指把少袈裟。余三指微拳。其掌向外以手近脅。右手揚掌。佛右畫大力烏芻瑟么明王。四臂。右手佛。下手執娜拏。左上手并舒五指。側手近額。微低其頭作禮佛勢。不手赤索。目赤色。次右金剛手菩薩。次右素婆明王。于菩薩左阿蜜哩多軍茶利明王。次金剛劍明妃次金剛鎖明妃。于素婆明王左磨么雞。于金剛手后畫明王等心。心即半月也。所謂計里吉攞明王。娜啰尾拏明王。啰迦當伽明王。嚩日啰尾娜啰明王。嚩日啰嚕娜啰明王。波啰摩纈哩乃耶明王。摩訶戰拏舍者明王。佛左觀自在菩薩。次右波拏啰嚩細寧。次后多啰及毗俱胝明妃菩薩。左馬頭王大怒形。次左大吉祥天女。次左摩訶濕吠帝繞佛住畫諸大菩薩。西門里左右各畫一忿怒。南邊者一手執打車棒。北邊者一手杵一手娜拏。東門內北邊青金剛一手豎擬之。南邊阿吒吒訶索笑勢。南門內東邊惹瀾多者嚕。西邊波娜寧估廁波。北門內東邊訥馱啰沙。西邊訥惹庾。此門內并是忿怒者。外壇東北角伊舍那天王以伽那眾圍繞。東方日月天及提頭賴吒并帝釋等。東南隅火天以苦行仙圍繞。南方閻羅王及那羅延。西南隅寧李帝羅剎圍繞。西方龍王以諸龍眾圍繞。西北隅風天以風天眾圍繞。北方毗沙門天王以藥叉眾圍繞。于佛前置灌頂瓶。阿阇梨洗手訖。三度抄水向口。又以名香涂手。結請佛印并密言。又請諸尊。以飲食香華。供養寧李帝。通用么娑。壇西以乳木作火壇。阿阇梨先請火天。于火爐中安置訖。乃以蘇蜜酪和油麻。一加持一進火中。供養二十一遍或一百八遍。心念火天。于火壇側東南。方坐乃請佛于火爐中坐。進準前物二十一遍或一百八遍。次請佛卻歸本位。佛部畢。次供養蓮華部眾。

  一請尊。次金剛部一一請尊。次大自在天王。次一一諸天依次而請。燒準前物而供養之。又請火天就爐供養。乃請火天歸其本位。其行者當先洗沐衣新凈衣。受戒懺悔發菩提心。以帛掩目。阿阇梨加持香水灑行者頂。引入西門令結金剛三昧耶印。置華于印上。阿阇梨誦金剛三昧耶密言七遍。令行者耳聞。便使散花。華所至處阿阇梨告言。著某尊。汝與彼尊有緣。阿阇梨準法為請行者本尊。就火爐。令行者在阿阇梨右跪坐。執其手令以右手。進酥等于火中七遍充供養。阿阇梨奉送本尊歸本位。以行者擬授密言。加持灌頂瓶一百八遍。令行者結本尊印。印頂口誦密言。阿阇梨與灌頂告言。灌頂已畢各依本法而作事業。乃示之種種印契及諸法要。阿阇梨乃贊嘆諸佛菩薩功德。又以飲食香華供養諸尊。發愿懺悔。次依前先請火天。燒準前物供養。次供養佛部二圣眾。次蓮華部次金剛部次諸天。乃奉送佛部。次蓮華部次金剛部次諸天。阿阇梨舉燭。引諸行者照壇內示佛菩薩及天等位。乃泥掃之。凡作壇日未出前畢住。若登此壇即如入一切灌頂壇訖。同功罪滅福生辟諸業輪。降伏人天所作皆驗。

  時薄伽梵說此大威力明尾[馬/衣]多銘壇已。一切大眾咸共贊言。善哉善哉威德無過饒益我等故今說斯要。

  復次薄伽梵金剛手說大威力密言相。大威力根本密言曰。

  唵(一)吽吽吽(二)頗吒(半音下同)頗吒頗吒(三)鄔仡啰(二合)戍攞播寧(四)吽[合*牛][合*牛](五)頗吒頗吒頗吒(六)擾羝寧啰曩(二合一)娜(七)[合*牛][合*牛][合*牛](八)頗吒頗吒頗吒(九)沙嚩(二合引)訶(十)

  心密言曰。

  唵(一)吽(二)頗吒(吒字半音與頗字合呼諸準此)頗吒頗吒(吒半音呼三)鄔仡啰(二合)戍攞播寧(四)[合*牛][合*牛][合*牛](五)頗吒頗吒頗吒(吒半音呼六)唵(七)優羝寧啰曩(二合)娜(八)[合*牛][合*牛][合*牛](九)頗吒(吒半音呼下同)頗吒頗吒(十)唵唵唵(十一)摩訶么攞(十二)娑嚩(二合引)訶(引十三)

  此密言凡五唵七吽九頗吒梵文十七字娑嚩訶不入數。

  復陳教法能作一切事。以三金作蓮華。往山頂加持三十萬遍當得悉地。手持其悉地蓮華。身成大威力。若作輪或杵或三股叉或加那。準前加持七十萬遍。能游四天下。加持一百萬遍游三十三天。二百萬遍成持明輪王。夜摩兜率及與諸天皆大順伏。能作一切事法有大威力。

  復次畫像。市紲勿經截割者。不用皮膠。于中畫像佛。處師子座手說法相。其右金剛手左持杵。右問法相通身青色。佛左威力一手執拂。其次施愿。于下畫行者。右執香爐左持華籠。瞻仰大威力。于此像前每日誦二十一遍。經六個月遂成先行。悉地所愿皆遂。

  復次薄伽梵金剛手無比勇健前密言相。所謂頭頂甲胄頂髻坐等。奉請密言曰。

  歸命三寶及金剛手。

  唵(一)縛日啰(二合)俱路(二合)馱(二)摩訶戰拏(三)訶曩娜訶跛者(四)尾馱望(二合)娑也(五)曀系曳(二合)呬(六若除曀系曳呬安[薜/女]車[薜/女]車成奉送密言)薄伽嚩(引七)訶曩訶曩(八)娜訶娜訶(九)跛者跛者(十)尾馱望(二合)娑也(十一)苨嚩乃殿(睹見反)娜啰(二合十二)布爾多(十三)薩嚩(引)多么(二合)耳多(十四)薩嚩(引)多么(二合)惹(十五)蘇(上)嚕蘇(上)嚕(十六)矩嚕矩嚕(十七)母嚕母嚕(十八)屈嚩屈嚩(十九)摩訶屈嚩摩訶屈嚩(二十)矩曩知矩曩知(二十一)曩知曩知(二十二)賜儞賜儞(二十三)吉儞吉儞(二十四)佉佉(二十五)佉(去)奚佉(去)奚(二十六)區(上)啰區(上)啰(二十七)睹吒睹吒(二十八)訶曩訶曩(二十九)步多跛帝(三十)阿蘇(上)啰補啰(三十一)尾馱望(二合)娑曩迦啰(三十二)烏樞瑟么(二合)俱路(二合)馱(三十三)摩訶么攞(三十四)馱么馱么(三十五)迦羅迦羅(三十六)矩嚕矩嚕(三十七)吽頗吒(三十八)蘇(上)嚕蘇嚕(三十九)[合*牛]頗吒(四十)訶曩訶曩(四十一)[合*牛]頗吒(四十二)娜訶娜訶(四十三)[合*牛]頗吒(四十四)跛者跛者(四十五)[合*牛]頗吒(四十六)纈哩(二合四十七)[合*牛][合*牛][合*牛](四十八)頗吒(四十九)娑嚩(二合引)訶(引五十)

  心密言曰。

  歸命畢。

  唵(一)嚩日啰(二合)俱路(二合)馱(二)摩訶么攞(三)訶曩娜訶跛者(四)尾馱望(二合)娑也(五)烏樞瑟么(二合)俱路(二合)馱(六)吽(七)頗吒(八)

  甲胄密言曰。

  唵(一)薩望伽髯(二)摩訶帝髯(三)嚩日啰(二合)舍寧(四)嚩日啰(二合)播舍(五)么那缽尾蛇(六)薩嚩弩瑟堿(二合七)娑擔(二合)娑擔(二合八)婆也婆也(九)吽(十)頗吒(十一)

  器仗密言曰。

  唵(一)蘇(上)嚕蘇(上)嚕(二)烏樞瑟么(二合)俱路(二合)馱(三)訶曩訶曩(四)吽(五)頗吒(六)

  頂髻密言曰。

  唵(一)始哩始啰(二)摩里寧(三)始儞(四)始儞始儞(五)始儞(六)吽(七)頗吒(八)

  頂密言曰。

  唵(一)入嚩(二合)攞(二)入嚩(二合)攞(三)薩嚩努瑟堿(二合四)婆擔(合)波也(五)娑擔(二合)婆也(六)努啰柘羅(七)努瑟堿(二合八)寧嚩啰也(九)啰訖叉(二合)啰訖叉(二合十)滿(引十一)馺嚩(二合)訶(十二)

  坐密言曰。

  歸命畢。

  唵(一)娜難(上)多尾惹也(二)摩訶戰拏(三)吽(四)頗吒(五)

  心中心根本明曰。

  唵(一)嚩日啰(二合)俱[口*路](二合)馱(二)摩訶摩攞(三)訶曩娜訶跛者(四)尾馱望(二合)娑也(二合五)尾馱望(二合)娑也(二合六)惹智攞濫耄娜啰(七)烏樞瑟么(二合)俱路(二合)馱(八)吽(九)頗吒(十)唵(十一)地哩迦(迦字半音以上三字合呼之十二)

  復次薄伽梵無量廣大力難踰越契相。薄伽梵根本印。先以手背相著乃交指。小指及大指自相合如針。大開掌。根本印二大指雙招之。奉送印改請印大指向外彈。剪刀印先并二手。屈小指。以大指押甲上如環。乃二環乃相拘握之。頭中指并舒。右中指押左頭指側。如剪刀股形。徐動其股右轉三遍。并誦密言成結界。若左轉三匝成解界。用大心真言。

  制止印右手作拳直豎大指。若有忿怒者。誦密言以印降之彼被制止。用大心真言。

  棒印二手各以大指押中名小甲成環。二環極力相握。舒頭指如針用大心真言。

  頭印次前棒印。舒二頭指屈中節。乃以頭相拄。

  頂印如前頭印。舒開二頭指用大心真言。

  甲印準前頂印。各屈頭指用印五處即同被甲。

  墻院印次前甲印舒二頭指。即同以墻院繞。鉤印次前墻院印各屈二頭指如鉤。徐招之。此印能呼召二足四類用大心真言。

  驚怖印如鉤印乃舒左中指。一切鬼魅悉皆驚恐用大心真言。

  頂髻印次前驚怖印二頭指相交入掌。二中指微屈第一節頭相拄。此印持誦時用之。能除難調伏者用心中心真言。

  普焰印外交指。以小指相合如針。微屈大指各捻頭指甲側。微舉余指如焰形。

  杵印雙手內相交為拳。舒左中指。右頭指如針用大心真言。

  打車棒印右手掘大指為拳。徐步右轉以左足頓地。向左亞身忿怒顧視。一切卒忤退散。阿修羅關鍵開辟用大心真言。

  重杵印外交指合掌。頭名指各為股。散舒大小指如五股重杵形。置頂即同灌頂。亦令貴敬亦能攝召。亦可舉印于頂以水灌之。能滿一切欲用大心真言。

  罥索印右手左拳。以大指與頭指相捻如環。以左手握右腕。

  鉞斧印舒二手五指。覆左掌仰右掌。以右小指拘左小指。其無名中指亦然。乃轉腕向合拳。左大指入右虎口中。以右大指押左大指側。正立以右足頓地。向右亞身。辟一切卒忤開阿修羅關鍵。

  復次畫像法。用應肘量紲。畫大威力明王。通身黑色焰起忿怒形。左目碧色。發黃色上豎。咬下唇狗牙上出。衣虎皮裈蛇為瓔珞。四臂。左上手持杵。下罥索。右上手并屈豎頭指擬勢。下手施愿。眉間顰蹙其目可怖。置象黑月八日或十四日。以赤華飲食供養。置雄黃等藥加持。取三種驗功力同前。

  若于山頂布像誦十萬遍。后有業輪稱吽字止矣。關鎖開解。摧山竭海。

  若于吉祥門首布像。芥子和己血。進火中一千八遍修羅女出。執行者入其宮。

  若以牛五凈洗么沙。月蝕勿看月。口含持明。復止。么沙生牙。后以擲人相敬。不生牙擲人尾娜末沙曩。

  若黑狗舌搗安悉香和丸。以三金紲裹之。勃羅得迦木(天漆此漆通)合子盛之。黑月八日或十四日。持金剛像前加持一千八遍。藥有佉吒聲。后口含藏形壽千歲。

  若油麻素悉多哩形。從左足割進火中令盡貴敬。

  若鹽為彼形。從右腳割進火中貴敬。

  若加持華或果或香贈人貴敬。

  若加持眼藥一千八遍涂目見者貴敬。

  若進遏伽華于火中一千八遍。日三時滿七日能召夜叉女。

  復次素皤明王密言門及諸法要密言曰。

  曩慕啰 怛曩(二合)怛啰(二合)夜也(一)曩慕室戰(二合)拏嚩日啰(二合)播拏曳(二)摩訶藥乞叉(二合)細曩(引)跛多(上)曳(三)唵(四)素(蘇嚕反下同)婆(上五)儞素婆(上六)仡哩(二合)恨拏(二合七)吽(八)仡哩(二合)恨拏(二合引)播也(九)[合*牛](十)阿曩也(十一)縠(十二)薄誐鑁(十三)尾儞也(二合)邏惹(十四)[合*牛](十五)頗吒(十六)娑嚩(二合引)訶(十七)

  若人于此密言求成驗者。依求大威力明悉地法。用功當獲成驗。

  若人為鬼神所忤。行者到彼當即自差。

  若加持灰黃芥子或清水二十一遍可以護身。若取十一塊土各加持二十一遍。擲十方余一成護身。路行作此法者盜賊不劫。

  若加持紲線作結。滿二十一帶之護身。小男女為鬼魅所中作此法差。

  若七色種子名香和水。盛瓶中加持一百八遍。浴之增福眾人樂見。

  若療鬼魅立方壇。以香水灑之。燒安悉香坐病人加持之。又加持水七遍灑彼面。彼大叫彼撲如不語。又灑之語矣。如誑即蟻墳土塑病者形。加持七遍以杵擊形首。實說。若言不舍此人。即小五金之類和作刀子。從形腳段段割令盡。空中血下鬼死病差。或進鹽于火中一百八遍。稱病者名鬼死病差。或苦練木截進火中一百八遍鬼死病愈。或芥子油和芥子。進火中一百八遍鬼族滅。

  若七色種子和。進火中每日三時時二十五遍加那貴敬。

  若加持迦羅尾莖七遍。擊伏藏七下寶自涌出。

  若人門上骨或泥作杵。以辟惡及業輪者。準前莖擊之杵成微塵。

  若一切怖畏逼身。誦一千八遍止矣。

  若遏伽華和酥密酪。進火中每日三時時一百八遍王及大臣貴敬。

  若進苦練葉于火中一百八遍。尾娜末沙曩。

  若油麻稻谷華酥蜜酪和。進火中一百八遍貴敬。

  若除油麻余依前。一切迦那見者貴敬。

  若大敵來伐此國者。阿嚕奚得迦杖。截內酥蜜酪中。進火中一千八遍兵敵退散。若一一依前。稱己名夜半起論訟得理。

  若進么蹉于火中一百八遍。尾娜末沙曩。

  若進鼠狼薰胡毛于火中。一百八遍離合。

  若進猴毛于稻谷[禾*會]火中。一百八遍家斗。

  若鴉毛野豬或鹿毛。和進火中一百八遍美女失容。

  若三日不食。步多木合子盛白芥子。寒林中掌而加持芥子。涌出土落地者。不涌出別貯之。后以涌者擲打人縛撲。以不涌者擊之如故。

  若進阿啰嚕。迦華或灰于火中。一百八遍摩啰寧。若童子合紲線。一加持一結一百八結。縛彼咒師悉地。

  若依前線作十一結。又一加持稱彼名。一截滿十一段彼七生不成悉地。

  若一日不食。旋覆華餉迦華白胡椒和末之。制帝前加持二十一遍。和蜜服之得大聰明利智。

  若先亡日不食。于制帝供養。乃凈室中獨坐誦一百遍。先亡來現如生。

  若三日不食。于制帝布金剛手像。誦一百八遍。夜靜草上首東而睡。金剛手見種種身滿愿眾人貴敬。

  若加持菖蒲根二十一遍。口含論訟得理。若迦羅尾羅末敷華。和酥蜜酪。進火中每日三時時一百八遍。經七日得好婚。

  若安悉香和酥蜜酪。進火中一百八遍。當家飲食谷麥無竭。

  若大河中立水至腰。進華于火中象其華色得衣一事。

  若欲知三世未然。心念而睡。本尊夢中為說。

  若孕過月加持水一百八遍令服產矣。

  若蟻墳土塑杵。摩訶么娑二十一臠。臠一加持燒熏杵。烏蹉娜曩。以炒稻谷華酥蜜酪。和進火中一百八遍復。

  若進寒林灰于火中。稱毗那夜迦名一百八遍。夜迦死。

  若截審銘枝。進火中一百八遍增福得財。

  若截勃羅得迦枝。進火中一百八遍大富。

  若患熱。進紅蓮華須于火中一百八遍差。

  若龍作病以龍華須進火中一百八遍差。

  若有咒師被奪卻悉地者。畫彼尊于金剛手像前室中。以香華供養一日夜得本驗。

  若加持華一百八遍。依前供養同上。若遭霜雹雨雪。心念此密言止矣。

  若加持素嚕(二合)但(引)戰曩末一百八遍涂目中隱。

  若月蝕加持酥或劍或雄黃復止。又加持一百八遍貯之憶食即至。

  若酥蜜酪油麻油相和。內惹底華。進火中每日三時時一百八遍。滿七日人天夜叉或阿修羅女呼名即至。

  若三金杵于山頂加持三十萬遍。持之大威力。若六十萬遍游四天下。一百萬遍游于諸天。二百萬遍為持明輪王。六百萬遍進本尊宮。

  若誦此密言。作諸家事法皆驗。

  復次以應肘量紲。畫佛像。處師子座手作說法相。以觀自在及金剛手為侍者。金剛手通身青色。右持杵左作問法相。對此像前每日三時時誦二十一遍。滿六個月得成就。

  復次烏芻瑟么明王教法。不拘凈穢恒示忿怒相。誦滿三十萬遍得驗。

  若進炒稻谷華于火中。一千八遍王及大臣貴敬。

  若進芥子于羅惹火中(唐云皂莢)一千八遍彼人貴敬。

  若將帥足下土。左手持進火中一千八遍。大將大師并軍人貴敬。

  若鹽塑彼形。左手持刀割進火中一千八遍人天貴敬。

  若粳米末捻彼形。割一百八段進火中一切迦那貴敬。

  若胡椒蓽茇末進。寒林火或旃陀羅家火中一千八遍啰拏貴敬。

  若進婦人萎華鬘火中。一千八遍一切迦那貴敬。

  若加持牛黃或雄黃一千八遍。涂身惡人貴敬入陣辟兵。

  若制帝前置素嚕但戰曩。或牛黃于阿說他葉上。加持一千八遍涂目中。見者貴敬所至勝利。

  若大麥龍華須。和進火中一千八遍丈夫貴敬。

  復次不拘凈穢誦三十萬。烏油麻和酥。進火中一千八遍得驗。

  若鹽塑彼形。從右足割進火中。令盡丈夫貴敬。

  若芥子和其油。進火中一千八遍國王大臣貴敬。

  若加持華果或香七遍贈人貴敬。

  若加持眼藥涂之見者貴敬。

  若進苦練葉于火中一千八遍烏柘吒曩。

  若進油麻于火中一千八遍尾娜末沙曩。若寒林灰伴水。進火中一千八遍烏蹉娜曩。

  若截俱吒迦和油。進火中一千八遍烏蹉娜曩。

  若水濕衣披之而日中立。持密言衣干步沙曩。

  若自在天王廟中以手覆石陵加持明摩啰寧。

  若于圣金剛手菩薩前持密言。仍彈指勿絕摩啰寧。

  若怨敵相向。先誦密言乃稱吽或頗吒。彼失心或碎首。

  若芥子毒藥及血。進火中一千八遍烏柘吒曩。或尾娜末沙曩。或烏嗟曩。或小曩或摩啰寧。

  若安悉香末和黑狗舌為丸。三金鍱裹。勃羅得迦木染木是合子盛之。黑月八日或十四日。金剛像前加持一千八遍。藥有佉吒佉吒聲。口含藏形壽千歲。

  若于山頂誦十萬遍。復有一切枷鎖及業輪但稱吽或頗吒皆開止之。亦摧山裂地竭海。

  若吉祥門首己身血芥子和。進火中一千八遍阿修羅女出。執行者手同入其宮。

  若加持素嚕但戰曩一千八遍置瓦碗中。以一瓦碗蓋之。進酥于碗上月復止。涂目藏形壽千歲。

  若誦一萬遍彼如僮仆。欲令摩啰寧亦隨意。

  復次密言曰。

  曩慕啰怛曩(二合)怛啰(二合)夜也(一)唵(二)嚩日啰(二合)俱路(二合)馱(三)摩訶么攞(四)訶曩娜訶跛者(五)尾馱望(二合)娑也(六)烏芻瑟么(二合)俱路(二合)馱(七)吽(八)頗吒(吒半音呼之九)娑嚩(二合)訶(十)

  復次畫像法。用應肘量紲。畫大威力明王。通身黑色露出狗牙。發黃上沖。忿怒舉身焰起。左持杵右擲拏。黑月八日或十四日布像。以赤華赤食飲供養。加持雄黃新紲披神線(天竺凈行以紲線循環合為繩粗如三指名神線絡膊之)或木屧杵輪鉞斧劍等類。若焰起成就持明仙。煙生藏形。變熱當善行。

  復次大威力明王守護密言曰。

  曩慕啰怛曩(二合)怛啰(二合)夜也(一)曩慕室戰(二合)拏嚩日啰(二合)播拏裔(二)摩訶藥乞叉(二合)細曩(引)跛多(上)裔(三)怛儞也(二合)他(引四)唵(五)嚩日啰(二合)俱[口*路](二合)馱(六)摩訶么攞(七)訶曩娜訶跛者么他(八)尾吉羅拏尾馱望(二合)娑也(九)烏芻瑟么(二合)俱路(二合)馱(十)吽(十一)[合*牛](十二)[合*牛](十三)頗吒(十四)頗吒(十五)頗吒(十六)馺嚩(二合引)訶(十七)

  若以凈器盛牛乳。加持一華一擲于中滿二十一遍成驗。

  復次觀門法。以指拄額。想唵字在中作赤色。次拄心吽字在中作青色。后拄足發吒字在中作潔白色。想己身同本尊。誦守護密言二十一遍。隨意至處為界。成護持魔眾不近。欲眠為之夢想清凈。此三字觀門亦通諸金剛部念誦時用。

乾隆大藏經·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金剛恐怖集會方廣軌儀觀自在菩薩三世最勝心明王大威力烏樞瑟摩明王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