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第1032部
佛說最上根本大樂金剛不空三昧大教王經七卷
宋西天三藏朝奉大夫明教大師法賢奉詔譯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高明肇分三辰方乃序其次。厚載初定萬匯於以發乎端。清濁之體既彰善惡之源。是顯然后以文物立其教。以正典化其俗。利益之功同歸於理。於是乎像法來於西國。真諦流於中夏。洞貫千古真實之理。無以窮囊。括九圍玄妙之門。莫能究言乎。妄想則五蘊。皆空現乃真容。則一毫圓滿廣大之教豈能紀述者哉。伏睹太宗神功圣德。文武皇帝法性周圓。仁慈普布。化蠻貊則萬邦輻湊。躋丞民於仁夀之鄉。崇教法則四海云從。惠蒼生於富庶之域。見尊經之浩汗。設方便以救沉淪。知法界之恢宏。行精進而攝懈怠。乃擇其邃宇校彼真文。命天竺之高僧譯貝多之佛語。象管翻成於金字。珠編復置於瑯函。龍宮之圣藻。惟新鷲嶺之比丘仰嘆由是。三乘共貫。四諦同圓。盡苦空真正之言。顯秘密精研之義。贊相相乎實相。論空空乎盡空。華嚴之理。合軌轍金像之教同規矩。朕纘嗣丕構恭臨寶圖。常翼翼而撫兆民。每兢兢而守先訓。以至釋典尤未精詳。諒其幽深曷能探測。有譯經西域僧法賢奏章。懇切致意。專勸以先皇帝大闡真風高傅佛旨。興前王之墜典。振覺路之頹綱。欲旌天造之功。庸用廣圣文之述作。請予制序。繼圣教馬自圣考上仙追號罔息。政事之外何暇經心。今已禫除思臻微奧。雖幼承慈誨。奈夙乏通才焉窮乎。法海之津涯莫造乎。空門之聞域略敷大意。以徇輿情蹄涔不足。擬浴日之波。尺箠豈能量昊昊天之影。聊述短序以紀圣功者焉。

  如是我聞。一時世尊大毗盧遮那佛。在他化自在天宮。而彼天宮眾寶所成。懸鈴瓔珞幢幡珠珍種種寶蓋。如是莊嚴遍滿虛空。是佛世尊安住諸佛金剛三昧智眾圣之尊。戴諸佛冠受三界法王灌頂。成就諸佛一切智智。是最相應自在無礙。具諸佛平等印。善作種種事業。盡諸眾生界圓滿一切愿。三界平等究竟法身。攝諸如來金剛三業諸佛稱贊。是大慈悲大毗盧遮那如來。與八俱胝大菩薩俱。其名曰金剛手菩薩摩訶薩。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虛空藏菩薩摩訶薩。金剛拳菩薩摩訶薩。妙吉祥菩薩摩訶薩。同心生轉法輪菩薩摩訶薩。誐誐那巘惹菩薩摩訶薩。降諸魔菩薩摩訶薩。如是諸大菩薩眾而共圍繞。宣說一切清凈法門。初中后善文義深遠。純一無雜具足圓滿。所謂妙樂清凈句是即菩提句。貪欲清凈句是即菩提句。親法清凈句是即菩提句。一切富樂清凈句是即菩提句。見清凈句是即菩提句。愛樂清凈句是即菩提句。染法清凈句是即菩提句。莊嚴清凈句是即菩提句。悅意清凈句。是即菩提句。明照清凈句是即菩提句。身清凈句是即菩提句。色清凈句是即菩提句。聲清凈句是即菩提句。香清凈句是即菩提句。味清凈句是即菩提句。觸清凈句是即菩提句。所以者何。諸法自性清凈亦復如是。諸法自性清凈故。般若波羅蜜多亦清凈。佛告金剛手菩薩。若人得聞此一切清凈法門般若波羅蜜多者。是人即得銷除諸障。謂煩惱障法障業障。諸障道法悉皆銷滅。設造地獄之業亦不復受。所有苦惱于剎那頃滅盡無余。速能至于菩提道場。若人受持讀誦記念思惟。是人現世得一切法平等三摩地。得一切法自在。獲一切愛樂適悅。歷十六大菩薩生而成正覺。

  爾時世尊大毗盧遮那佛。欲令宣說諸佛最上大乘三昧法。金剛界等一切曼拏羅最上之法。一切有情最勝法。盡無盡調伏法。一切義成就法。金剛手大三昧法。無量秘密眾妙法。如是等法。是般若波羅蜜多清凈法門。

  爾時大毗盧遮那佛。先現微笑。左作高舉勢。戲擲金剛杵。復以金剛杵作鉤召勢。安于本心。說大樂不空金剛本心真理三昧明曰。

  吽(引)

  說此明時。所有三界一切佛剎。一切如來及諸菩薩悉皆悅樂。鉤召入大毗盧遮那佛大曼拏羅中。住佛三昧皆悉敬愛。所有一切成就法皆令成就。

  爾時世尊大毗盧遮那佛。結大樂金剛印已。即入一切如來秘密金剛三摩地。從定出已。告金剛手菩薩言。汝今宣說曼拏羅法。是時金剛手菩薩受佛旨已。即入大秘密金剛三昧出生曼拏羅安想智印三摩地。從定出已。說大三昧真實之理金剛安想大曼拏羅法。即說頌曰。

  我今依佛旨  略說曼拏羅
  三昧真實理  金剛安想法
  四方與四隅  寶裝四門樓
  尾提熾盛光  曼拏羅周圍
  四隅門左右  安置半月相
  種種寶嚴飾  懸鈴珠瓔珞
  寶蓋及幢幡  明鏡眾花鬘
  安外曼拏羅  內置八輻輪
  分列八尊位  中位金剛手
  是名金剛輪  于此曼拏羅
  依法安尊像  月色及月相
  熾盛光普照  手持金剛杵
  而現高舉勢  處于蓮華座
  周匝金剛圍  熾盛光焰照
  持本尊心明  想起曼拏羅
  乃至諸賢圣  亦持本心明
  依金剛出生  寶像及畫像
  安本尊周匝  先于中尊前
  安金剛薩埵  身相紅白色
  頂戴諸佛冠  手執金剛杵
  現大鉤召勢  于右邊安置
  枳里枳羅尊  身色如大日
  眾寶嚴身相  于后復安置
  念金剛大尊  其身青白色
  手持摩竭幢  于左邊安置
  金剛拳大尊  身如紫金色
  二手金剛拳  四隅安四尊
  執持花幖幟  蓮缽與佛頂
  外曼拏羅隅  安禰嚩建拏
  四門各中間  或像或幖幟
  內曼拏羅位  安金剛手等
  盡彼金剛輪  遍滿佛世尊
  復外曼拏羅  安欲界天眾
  前置三界主  謂釋梵自在
  依如是等儀  作曼拏羅法

  復入曼拏羅儀軌。當依法選擇。是大金剛阿阇梨入于道場。夫阿阇梨者。須善一切曼拏羅儀。知一切三昧法。于諸法相善能了知。于諸軌儀悉能成就。常自安想金剛手尊。備受一切灌頂法。通達一切智。了種種供養事。善知世出世間曼拏羅法已。成諸密印。結印皆成就。設誤有過。常在三昧所作現前。不經師受而自了知一切供養。如上諸相今略說之。

  若金剛阿阇梨心所愿求。最上成就法現世皆得。乃至菩薩及一切智智皆能成就。所以者何。是大阿阇梨。觀想金剛手尊常在本心。復從于心鉤召入曼拏羅。安住三昧歡喜悅樂。自圓滿已召入曼拏羅。現身愛敬所作皆成。時阿阇梨結金剛印已。作金剛觀視。常持誦心明。作大曼拏羅成就法。后結金剛嬉戲印。持誦心明作頂禮相。阿阇梨先須潔凈。著紅色衣種種莊嚴作金剛合掌金剛舞勢。手持香花安心入曼拏羅中。又復作嬉戲相持誦心明。然后以金剛視。瞻仰于金剛手。敷座而坐。依法求金剛手成就。是時金剛手作大歡喜而現瑞相。眉間微動身遍紅色。面門出大光明。復現種種神通。現神通已。方現本身施最上成就。從是已后日日得一切法成就。是人若坐若行。諸天不能見。不受諸禁制。具足諸成就。獲一切富樂。通達無上智。如是等事。是金剛手皆令成就。然后自作供養。作供養已。以金剛灌頂法自受灌頂。次當觀想求請。金剛手菩薩金剛杵。既求請已。金剛手菩薩即現本身親授與之。是阿阇梨持此金剛杵。求諸最上成就。于一剎那中皆悉獲得。若自持金剛杵。持誦作最上成就者。經其六月方得成就。然后亦受如前金剛灌頂。即作供養隨意所求。當依此儀。應如是常持此大曼拏羅成就法。

  又復宣說弟子入曼拏羅儀。金剛智阿阇梨。先須結妙樂金剛三昧印。引弟子入曼拏羅而作禮敬。有所愿求應當思念。求金剛手成就法。當結大印而作成就見其祥瑞。諸成就法皆令得成。如是弟子入曼拏羅已。所得成就與阿阇梨等無有異。然后如前持金剛杵。是名金剛弟子。當得受印法諸佛三昧法入諸賢圣法。是時持以種種供養出生諸天食等。入曼拏羅中。如是隨力而獻供養。及獻戲鬘歌舞。依法晝夜絕于睡眠志心專注求法成就。起平等心發大誓愿。普為一切眾生令證菩提。

  又復宣說金剛手成就法。行人當從十五日起首。于金剛手菩薩前。結妙樂金剛印。隨意結界。以金剛語持誦一月而得精熟。從是已后所作成就法。皆得成就。如金剛手真實之語。時行人依法造[巾*((ㄇ@人)/登)]像。如曼拏羅儀。當畫金剛手菩薩及八大菩薩。行人于[巾*((ㄇ@人)/登)]像前。從十五日起首。先結大印持誦精熟。滿十五晝夜不解其印。持誦相續心心不斷。至明旦時金剛手菩薩現其本身。作大笑容身如月色。住行人前施所求愿。

  復說成就法。當于[巾*((ㄇ@人)/登)]內畫佛世尊及金剛手菩薩與八大菩薩。周匝復畫諸佛如來。還依前法持誦。即得一切成就。

  又復[巾*((ㄇ@人)/登)]內。以妙香畫金剛手菩薩。行人于[巾*((ㄇ@人)/登)]像前。結印持誦一洛叉數。得數滿已。行人即成金剛薩埵。

  又復如前儀式。唯畫佛世尊持誦。即得佛成就。

  又復行人入曼拏羅。持誦中間。一切意愿悉皆成就。

  又復行人依法持誦本心明。天人皆愛敬。持誦數滿一洛叉已。身得擁護。加持白芥子與他作擁護法。加持金剛杵而作旋轉。即一切人皆得擁護。

  又法作觀想如前曼拏羅想法。結印現金剛視。亦用芥子。令一切魔眾皆被禁縛。

  若不出息持誦者。諸魔迷亂皆悉制伏。

  若依金剛堅固法持誦者皆令鉤召。

  若閉目持誦一切魔眾自然除滅。

  若結金剛鎖印持誦。一切魔眾皆悉印之。

  若結金剛拏吉儞印持誦。鉤召諸魔之心。

  若速疾持誦。魔眾皆怖畏。

  若結金剛陪啰嚩印持誦。即得一切義成。

  若欲求大財寶者。當結金剛瑜儗儞印。

  若欲一切有情皆適悅者。當作微妙音聲持誦。即一切有情皆得適悅。

  若求十方諸佛如來作忻樂愛敬者。當結金剛箭印持誦心明。

  若欲親愛堅固者。當作堅固拳安本心持誦。

  若欲解諸恚怒者。當作高舉勢結印持誦。

  若欲有情悅意者。當作金剛拳安心持誦。

  若欲去除昏闇者。當面東以金剛輪旋轉。

  若欲身安樂者。當加持己身。

  若欲現諸色像者。當結金剛色相印。

  若欲聞諸聲音者。當加持金剛琴。

  若欲聞諸妙香者。當想于香加持。

  若欲了最上味者。當加持金剛杵。

  若欲作入寤法者。當用加持二手。或撫掌或彈指。

  若欲解除諸執曜者當結金剛沒訥誐啰印。

  若欲令諸星曜作執持者。當于頻那夜迦天像前。作忿怒相高聲持誦。

  若欲解諸虐病者。當現金剛視。

  若欲解諸毒者。當用孔雀拂。

  若欲解諸毒藥者。當用甘露印。

  若欲滅除諸惡魔者。當現忿怒勢。持誦相續不令間斷。

  若欲解除諸鬼魅者。當用金剛戲擲印。

  若欲破諸邪印者。當作忿怒勢。

  若欲召集一切拏吉儞者。當用金剛朅樁誐印若欲破母鬼及曼拏羅諸邪三昧咒法者。

  當用金剛忿怒明王足下之塵。

  若欲使諸鬼神作仆從者。當于神祠中現大忿怒相持誦。

  若欲降諸魔軍者。當作金剛大忿怒相復現大笑相。

  若欲破他軍者。當加持金剛杵擲之。

  若欲入軍陣求勝者。當用金剛計睹印。

  若欲作禁縛者。當用加持衣服系之若要解除當稱其名。

  若欲破吠多拏鬼城者。當用金剛畔惹[寧*也]印。

  若欲解諸枷鎖者。當用金剛卜羯娑印。

  若欲出生火者。當加持金剛日精寶。

  若欲枯涸處令出水者。當加持金剛月精寶。

  若欲求種種飲食衣服等者。當觀視虛空持誦一洛叉數。

  若欲見諸佛如來遍虛空者。當須憶念諸佛一心持誦。

  若欲空中現文字相見三世事者。當書阿字持誦一洛叉。即見三世之事。眼得見已。意法所知亦復如是若持一洛叉加持于眼。即能觀于三世色像。若加持于耳。即聞三世之聲。若加持于鼻。即能分別三世之香。若加持于舌。即善說三世之事。若加持于意。即能了別真實妙理。

  若欲成就諸佛像及見希有事者。當加持一洛叉數。

  若欲見幻化事者。當用孔雀拂。

  若欲求一切受用之具者。當往大自在天祠中持誦一洛叉數。

  若欲見諸圣跡處者。當用降三界之印。

  若欲成就一切法者。當用金剛智印。

  若欲見五通仙者。當用金剛定印。

  若欲自身成就佛菩薩果位。及四威儀中現種種事者。當用金剛戲通印。

  若欲覺悟諸天者。當用金剛力印。

  若欲降諸龍者。當往龍潭中持誦。

  若欲令諸夜叉無仆從者。當用金剛旨印。

  若欲令諸部多調伏者。當以足蹋大自在天像。現大忿怒勢持誦心明。

  若欲止雷雹者。當用金剛他嚩拏印。

  若欲息除災火者。當用顰眉菩薩印。

  若欲降雨者。當往龍潭中持誦。

  若欲止雨者。當用萎花于水中作護摩。

  若欲起風云者。當畫龍形以香薰之。

  若欲求晴者。當用金剛虛空佛眼印。

  若欲令枯涸處出泉水者。當用究竟金剛龍印。

  若欲出現伏藏者。當用金剛朅[寧*吉]多印。

  若欲求諸伏藏者。當用金剛義印。

  若欲成就一切曼拏羅者。當用金剛輪印。

  若欲成就諸印法者。當用大樂金剛三昧印。

  若欲成就諸三昧法者當用妙樂金剛印。

  若欲成就諸持明天者當用金剛印。

  若欲成就金剛部菩薩者。當用最上根本金剛印。

  若欲成就諸菩薩者。當用金剛心印。

  若欲成就金剛菩薩者。當用金剛大印。

  若欲求成就諸佛者。當用金剛智拳印。

  如上諸法皆須以心明加持。

  爾時大毗盧遮那佛。復自說此般若波羅蜜多教諸佛菩提法門。所謂金剛平等菩提故。是即菩提。金剛堅固義平等菩提故。是即菩提。第一義平等菩提故。是即菩提。自性清凈諸法平等菩提故。是即菩提。諸法無分別亦復如是。此四法門若人聽聞受持讀誦。所有諸障皆悉銷滅。乃至道場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時世尊大毗盧遮那佛。說此真理法門已。復作智拳現大笑容。說諸法平等心明曰。

  阿(引)

  說此心明中間。所有諸佛如來悉皆云集。圍繞大毗盧遮那佛。依金剛薩埵曼拏羅位。次第而坐。復有八大菩薩。在外曼拏羅八方而坐現大笑容。

  爾時大毗盧遮那佛。入一切如來曼拏羅安想三摩地。從定出已。即說諸佛如來金剛真實理大曼拏羅法。依前金剛薩埵曼拏羅儀。當作外曼拏羅。于此曼拏羅內。畫金剛輪。于其輪內畫眾色蓮。于彼蓮上安佛世尊。于世尊周圍復安八佛。各坐日輪持金剛杵。又復外曼拏羅四方四隅。依法安置八大菩薩。于其四門各安閼伽瓶。其瓶須依法選擇滿盛香水。以妙花果插于瓶內。及以五寶五谷五藥等安于瓶中。以上色繒帛蓋覆瓶上。然后結諸佛金剛印。獻于諸佛已。方以其瓶置于四門。時阿阇梨依法觀想。己身同諸佛之身。自謂我成金剛阿阇梨。從是已后于諸佛教中。得一切成就銷除諸障。然后令其弟子入曼拏羅。依法以金剛杵灌頂五處。是名金剛灌頂。即說此三昧誓頌曰。

  汝受灌頂已  當普為眾生
  增長諸佛法  住于平等心

  然后隨其根性與四種幖幟。當依法而作如是。說此三昧曼拏羅已。復說成就[巾*((ㄇ@人)/登)]像法。于其[巾*((ㄇ@人)/登)]內畫大毗盧遮那佛。光明照曜二手結諸佛智拳印。余佛菩薩皆依前曼拏羅儀畫。然后于此[巾*((ㄇ@人)/登)]前。隨意作成就法。悉得最上成就。

  又說[巾*((ㄇ@人)/登)]像法。于其[巾*((ㄇ@人)/登)]內唯畫大毗盧遮那佛。于此[巾*((ㄇ@人)/登)]前隨意持誦。然后以二手結智拳印盡夜持誦即得般若波羅蜜多成就。證菩薩位轉生。即成正等正覺。如上皆為已成就曼拏羅者作如是說。若為未成就曼拏羅者。今復說之。

  若欲求受佛供養者。當施一切樂。

  若欲如菩薩受供養者。當以妙華供養三寶。并須持誦心明。

  若欲求一切眾生作供養者。當以慈心持誦。

  若欲攝一切法者。當持誦般若波羅蜜多四句之偈。

  若欲降魔者。當以堅固定心持誦。

  若欲求諸佛灌頂者。當舍己身莊嚴之具。

  若欲具足諸法者。當用金剛蓮觀視印。

  若欲求諸佛羯磨成就法者。當用諸金剛羯磨印。

  若欲求成就諸佛者。當用金剛智拳大印。

  如上諸法皆須持誦心明。

  爾時釋迦牟尼佛。說一切法平等最勝攝般若波羅蜜多法門。謂貪無性故。嗔亦無性。嗔無性故。癡亦無性。癡無性故。諸法亦無性。諸法無性故。般若波羅蜜多亦無性。若人于如是般若波羅蜜多法門。聽聞受持讀誦記念者。是人設造殺害三界一切眾生。所有之業亦不復受。不墮諸惡趣。速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金剛手菩薩。聞佛說此真實理法門已。即現顰眉利牙喜怒之相。于蓮花上立。如張弩勢。結降三界印而說心明曰。

  吽(引)

  說此心明時。三界諸天主及三界主乃至大自在天。悉皆鉤召入于曼拏羅中。以調伏法皆令調伏。與作安慰令住三昧復現大忿怒相。于是大自在天及三界天主并諸眷屬。見金剛手菩薩作大忿怒相降伏三界。皆悉驚怖發聲告言。金剛手菩薩救護我等。我等歸依于佛受佛圣旨安住三昧。所有諸摩怛哩等。見菩薩現忿怒相。皆大驚怖苦惱迷悶。彼邪明邪印咸皆破壞。乃至宿曜執持及諸病苦。一切毒藥皆令銷除。是時諸摩怛哩等。亦發聲告言。金剛手菩薩救護我等。從今已后歸依于佛愿賜加被。

  爾時金剛手菩薩現微笑相。引諸天等入曼拏羅令住三昧。以寶部法授與灌頂。復以金剛部法授其灌頂。令盡眾生界作大饒益事。安外金剛部中。是時金剛手菩薩。化一明王作忿怒降三界相。具種種莊嚴作大威猛。利牙咬唇須發赤豎。執金剛杵鉤劍刀杖芻哩迦等。是大明王依金剛手曼拏羅儀法而住。彼諸天等安置于外曼拏羅。此曼拏羅外安諸宿曜。

  爾時金剛手菩薩。即入一切如來大悲方便金剛三摩地。從定出已。說此降三界最勝安想金剛大曼拏羅儀法頌曰。

  我今略說此  最勝曼拏羅
  名降伏三界  能調難調者
  依前說法儀  畫外曼拏羅
  而于內輪中  分列八尊位
  中安忿怒尊  身如青蓮色
  具種種莊嚴  顰眉出利牙
  作忿怒微笑  立如張弩勢
  是降三界相  而于兩足下
  左蹋自在天  右蹋于天后
  熾盛光普照  內畫八輻輪
  光明普照耀  依前外壇儀
  畫外曼拏羅  四門各安置
  大忿怒之相  弓箭與劍輪
  是為四幖幟  于外曼拏羅
  安諸曜幖幟  種種上味食
  滿缽為出生  安置青色鈴
  并眾色幢旛  是時阿阇梨
  當著青色衣  而現忿怒相
  即結三昧印  入于曼拏羅
  阿阇梨當須  依法作佛事
  從是日已后  諸天不能見
  能成壞一切  得其諸最勝
  所有成就法  皆令得成就
  是時引弟子  入于曼拏羅
  當結金剛印  授金剛灌頂
  即授金剛杵  而施與誓愿
  此金剛手杵  能調難調者
  汝當常受持  成就最上法
  施其誓愿已  出于曼拏羅

  說是頌已復說拏像法。當依金剛曼拏羅儀。畫金剛忿怒尊。及畫大菩薩諸天與摩怛哩眾等。是為最上成就[巾*((ㄇ@人)/登)]像法。然后于[巾*((ㄇ@人)/登)]前依法供養。敷座而坐結根本印持誦百千遍。如是持誦所有世間出世間一切之法皆悉成就。設復于法未得精熟。但常持誦者是人能作敬愛鉤召入寤禁縛解除等種種之法。復說諸成就法若欲破壞諸惡者。當依金剛忿怒明王法。若欲破諸邪印者。當現忿怒顧視而持誦之。

  若欲滅壞諸魔者。當持金剛杵現大忿怒相持誦。

  若欲作禁制者。當現忿怒相持誦。復以金剛杵打其方位。

  若欲作諸離散者。當依微妙金剛尾提[寧*也]尊法。

  若欲鉤召諸惡宿曜者。當現忿怒調伏相旋轉金剛杵。

  若欲令他憎恚者。當以鐵末作護摩法。

  若欲發遣諸藥剎者。當依大笑尊法持誦。

  若欲降諸龍者。當以金剛杵打于地面持誦。

  若欲調伏諸天者。當依金剛儞波多尊法持誦。

  若欲鉤召諸天及降伏破壞者。當依降三界尊法持誦。

  若欲求毗沙門天王成就法者。當以手按毗沙門天像。而作忿怒相持誦。

  若欲求增長天王成就法者。當依金剛補嚕沙法持誦。

  若欲成就欲天者。當于欲天像前作忿怒相持誦。

  若欲成就大梵天者。當用妙樂金剛印。

  若欲成就那羅延天者。當用金剛輪鎖印。

  若欲成就大自在天者。當用金剛戍羅鎖印。

  若欲成就諸魔怛哩眾者。當依金剛眾啰剎法。

  若欲破壞諸外道邪壇咒法等者。當依金剛大忿怒畔惹那尊法。

  若欲摧折一切山林乃至天祠者。當現忿怒明王而顧視之。若欲令復如故者。當依金剛忿怒明王法。

  若欲壞滅諸魔者。當依金剛忿怒明王拳法若欲令生諸怖畏者。當依金剛忿怒明王法現大惡相。

  若欲壞滅他軍者。當依金剛忿怒藥剎法。

  若欲破散他軍者。當依金剛忿怒啰剎法。

  若欲破壞諸天者。當用釘諸天像。若成就天主者亦依此法。

  若欲令三界驚怖者。當用金剛缽啰羅印。

  若欲三界中勝者。當依金剛忿怒明王法。

  若欲令三界作入寤禁縛敬愛者。當用金剛忿怒明王印。

  若欲令三界作鉤召敬愛成就者。當依大樂金剛忿怒明王法。

  爾時世尊釋迦牟尼佛。復說一切法平等觀自在智印般若波羅蜜多法門。謂煩惱清凈故。諸垢亦清凈。一切垢清凈故。一切罪亦清凈。諸法清凈故。一切眾生亦清凈。一切智清凈故。般若波羅蜜多亦清凈。若人于此清凈法門。受持讀誦記念思惟。是人雖常處貪欲法中。離諸煩惱譬如清凈蓮花不染諸垢。當速得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觀自在菩薩。聞釋迦牟尼佛說此真實理清凈法門已。即現微笑。說此觀照諸法無染一切清凈法門眾色蓮花心明曰。

  紇哩(二合引)

  說此心明時出現一切如來。皆如觀自在相手持蓮花。咸依觀自在菩薩本曼拏羅儀安住。是時觀自在菩薩。即入觀照諸法智自在印三摩地。從定出已。說此調伏一切世間曼拏羅法。若人作此大曼拏羅成就法者。當于外曼拏羅中畫內曼拏羅。四方四隅列八尊位。依法具足。于其中間畫紅色蓮花。其花八葉。于其花上畫觀自在菩薩。于菩薩前畫大蓮色天。如天魔相其色紅赤。手持蓮花俱穌摩花并持弓箭。右側畫大蓮忿怒自在天。色相如大自在天。于其后面畫大蓮黑天。如那羅延天色相。于左側畫大蓮娑婆主。如梵天王色相。東南隅畫大蓮持世天。如持世天色相。西南隅畫大蓮水天。如大海龍王色相。西北隅畫大蓮日天。如大日天色相。東北隅畫大蓮風天。如風天色相。又復外曼拏羅四隅。畫四天像謂。紇哩(二合)室哩(二合)儗(引)提(引)如是諸天。皆以左手持蓮花。右手持本幖幟。于其四門各安幖幟。一者悉帝哩尾屹啰賀。二者薩哩嚩尾屹啰賀。三者穌葛啰尾屹啰賀。四者缽訥摩尾屹啰賀。如是畫曼拏羅已。阿阇梨當令弟子著白衣。以凈帛覆面。即持妙花而結蓮花印。引入于曼拏羅中。令其弟子當至心鄭重以花散擲。花所墮處即是本尊。得本尊已。依蓮花部灌頂之法當作灌頂。然后誡其弟子曰。汝觀諸法當如蓮花。諸染煩惱清凈如此。即說伽陀曰。

  譬如妙色蓮  處泥常清凈
  貪嗔癡本性  無染亦如是
  所有一切法  應如是觀察
  諸法本清凈  當滅諸煩惱
  常在諸三昧  成佛一切智
  證如是法已  是名觀自在

  說是伽陀已又復告言。從是已后汝身清凈。所求成就皆隨意愿乃至成佛。如是弟子欲成就智曼拏羅者。亦依[巾*((ㄇ@人)/登)]像法皆得成就。

  復說未精熟求成就法者。若欲令悅樂一切人者。當加持蓮花八千遍。

  若欲滅散諸惡者。當用大忿怒王蓮花印。

  若欲令魔魅迷亂者。當用大蓮花嚩啰賀印。

  若欲凈諸煩惱者。當用大蓮花觀想印。

  若欲降雨者。當畫龍形。行人坐其龍上持誦一洛叉數。

  若欲去除冥暗者。當用大蓮花日光印。

  若欲起風及止息者。當用蓮花摩嚕多印。

  爾時世尊釋迦牟尼佛。復說一切如來灌頂出生智藏般若波羅蜜多教。若施灌頂者。獲證三界法王位。若施珍財者。獲滿一切愿。若施妙法者。得諸法平等。若施飲膳者。得一切身口意快樂。

  爾時虛空藏菩薩。聞佛說此真理法門已。現大笑容。于自頂上結寶金剛灌頂鬘印。結是印已。說此一切灌頂三昧寶心明曰。

  怛囕(二合引)

  說此心明時。出現一切灌頂義句等相。如是出已。依寶部曼拏羅儀。現于菩薩像各處本位。

  爾時虛空藏菩薩。入一切灌頂寶金剛三摩地。從定出已。說圓滿一切愿大摩尼寶三昧大曼拏羅。若人成就此曼拏羅者。當依外曼拏羅法畫內曼拏羅。于其中間畫八角寶柱。如八曼拏羅相。寶鬘為嚴飾寶金剛作圍。置種種莊嚴幢幡傘蓋等。然后于曼拏羅中畫虛空藏菩薩。乘車駕馬現大笑容。身深紅色二手結灌頂印。于菩薩前安諸如來及寶灌頂菩薩。頂戴寶冠。右側安持諸寶藏菩薩。于后面復安持法寶藏菩薩。左側安持諸飲膳菩薩。于其四隅安供養菩薩。寶蓋幢幡種種妙樂等。于外曼拏羅四門四隅。依法安置閼伽瓶及灌頂幖幟供養等。如是畫曼拏羅已。阿阇梨當結寶印。依法引弟子入曼拏羅。以寶灌頂法。授與灌頂及印相幖幟等。從是已后所求成就皆得圓滿。如上所說引弟子入曼拏羅法儀。其寶金剛部中所作成就法亦應如是若未精熟法欲受諸灌頂者。當授寶金剛灌頂印。

  若欲圓滿意愿者。當于日出時持誦。

  若欲了諸法義智者。當觀諸法清凈皆如虛空而持誦之。

  若欲求種種上味者。當想本身如虛空日誦千遍。

  若欲圓滿大愿者。當執寶蓋持誦百千遍。

  若欲求最勝者。當用寶幢金剛印。

  若欲求大名稱者。日常持誦。

  爾時釋迦牟尼佛。得諸佛智印持諸佛智拳。是諸佛究竟者。復說一切如來智印安想金剛般若波羅蜜多教。謂攝一切如來身印故。即是一切如來身。攝一切如來語印故。即得一切法自在。攝一切如來心印故。即得一切三摩地。攝一切如來金剛印故。即得金剛三業最上成就。

  若人于此法門。聽聞受持記念思惟。及為他宣說者。是人得成就一切法。通達一切智。圓滿一切事。乃至金剛三業得最上成就。速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金剛拳菩薩。聞佛說此攝大三昧金剛印真實法已。即現歡喜相。即說一切堅固金剛印成就三昧心明曰。

  惡。

  說此心明時。一切如來及諸眾會。化如金剛薩埵。皆結金剛薩埵印。以諸佛如來最上成就印印之。依金剛拳菩薩金剛三業及大印三昧等。依此曼拏羅安住。爾時金剛拳菩薩。入一切如來智印三摩地。從定出已。說此一切印金剛三昧大曼拏羅法。若人建此曼拏羅者。依前曼拏羅儀法。畫外曼拏羅。于此中間畫八輻輪。于其輪中分列八位。于中位安金剛拳菩薩。現歡喜相結三昧拳印。于此菩薩前。安最上金剛身菩薩。手持金剛杵。于金剛拳菩薩右。安金剛舌菩薩。于金剛拳菩薩后面。安金剛定菩薩。手持金剛杵。于金剛拳菩薩左。安最上金剛菩薩。持金剛杵。復于曼拏羅東南隅。安印拳菩薩。西南隅安義拳菩薩。西北隅安智拳菩薩。東北隅安羯磨拳菩薩。如是菩薩皆結本印及持自幖幟。復于四門安金剛香等四菩薩。如是畫曼拏羅已。設復有人未成就此法者。入此中已得具一切印成就阿阇梨。從是已后決定得一切法成就。速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若阿阇梨當傳授弟子者。即結金剛拳印。引弟子入曼拏羅中。以金剛灌頂法當授灌頂。授灌頂已。為說伽陀曰。

  金剛身口意  當觀如影像
  諸印亦如是  此名三昧誓

  如上所說弟子入曼拏羅儀。所有此部印相及成就曼拏羅法。皆亦如是。復為未精熟者說成就法。若欲成就諸印相者。當結金剛拳安心持誦。

  又復欲成一切印者。當結大金剛拳印。

  若欲得一切眾生愛敬者。當結金剛大樂拳印。

  若欲降諸眾生者。當結金剛大拳印。

  若欲成就一切三昧者。當結金剛吒枳印。

  若欲禁縛諸惡者。當結金剛縛印。

  若欲禁縛一切者當結金剛索印。

  若欲令昝婆那者。當結金剛隸波拳印。

  若欲令卑拏那者。當結金剛縛拳印。

  若欲滅壞諸惡者。當結金剛忿怒拳印。

  若欲跋叉那者。當結金剛藥剎拳印。

  若欲破壞諸魔者。當結金剛[寧*吉]卑拏那拳印。

  若欲開通一切者。當用金剛鎖拳印。

  若欲令一切入寤者。當結金剛阿吠舍拳印。

  若欲令作[寧*吉]哩爹者。當結金剛[寧*吉]哩爹拳印。

  若欲令一切語言者。當結金剛語拳印。

  若欲禁伏一切者。當結金剛定拳印。

  若欲令他軍母枳羯啰那者。當結大金剛語拳印。

  若欲解諸邪印者。當結金剛解脫拳印。

  若欲解諸拏吉儞印者。當結降三界金剛拳印。

  若欲破諸惡印者。亦結降三界金剛拳印。

  若欲禁制諸印者。當結金剛散提拳印。

  若欲令一切印堅固如金剛者。當結金剛拳印。

  若欲令印一切者。當結金剛摩怛哩拳印。

  若欲摧破諸魔者。當結妙金剛拳印。

  若欲破諸惡者。當結大惡忿怒金剛拳印。

  若欲入水行住者。當結金剛禁拳印。

  若欲現種種色像者。當結眾羯磨金剛拳印。

  若欲求隱身法者。當結不可見金剛拳印。

  若欲成一切行住所作事者。當結虛空金剛拳印。

  若欲騰空自在者。當結金剛縛拳印。

  若欲成就持明天者。當結金剛劍拳印。

  若欲成就諸如來供養者。當結金剛羯磨拳印。

  若欲通達一切智者。當結金剛智拳印。

  若欲成一切義者。當結金剛義拳印。

  若欲求成一切印主者。當結金剛拳印。

  若欲成就一切事者。當結諸金剛拳印。

  若欲成就一切曼拏羅者。當結金剛手拳印。

  若欲令說三世事者。當結金剛舌拳印。

  若欲成就金剛手者。當結金剛高舉印。

  若欲求成就佛者。當結諸佛金剛拳印。

  爾時釋迦牟尼佛。復說諸法無性轉字輪般若波羅蜜多教。所謂諸法空無自性故。諸法無相。以無相故生一切法。諸法無愿故。從無愿生一切法。諸法自性清凈故。般若波羅蜜多清凈。

  爾時妙吉祥菩薩。聞佛說此真理法門已。即現笑容。以智慧劍表示諸佛。說此最上般若波羅蜜多心明曰。

  阿。

  說此心明時。一切如來皆悉云集。依前曼拏羅儀安住。爾時妙吉祥菩薩。入一切法自性無性劍三摩地。從定出已。說轉字輪三昧曼拏羅法。若建此曼拏羅者。當于外曼拏羅中。依法畫八輻輪。于此輪圍中。次第書心明。后四方四隅分列八位。于其中位安妙吉祥菩薩。如童子相。身色瑩凈猶如虛空。有其四臂。以智慧劍作表示法。光明普照。于菩薩外安諸佛如來。四隅依法安四般若波羅蜜多經。四門安四幖幟。謂劍爍吉帝寶缽經。然后阿阇梨結劍印或經印。依法引弟子入曼拏羅中。授與智劍而作灌頂。作灌頂已。為說法誓頌曰。

  汝當受智劍  等般若真理
  觀佛如虛空  所表示速成
  護持于佛法  廣度諸眾生
  以劍斷業障  令永盡無余

  說此頌已又復告言。由是妙法令汝成就般若波羅蜜多。速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若欲成就法曼拏羅者。亦如前儀。

  復說成就法。若欲證空三摩地者。當觀諸法如虛空故。

  若欲證無相三摩地者。當觀諸法皆無相故。

  若欲證無愿三摩地者。當觀諸法皆無愿故。

  若欲證自性清凈智法者。當觀想般若波羅蜜多理趣故。

  若欲斷一切煩惱者。當觀想正法故。

  若欲得一切文字真實智者。當觀想無性法故。

  若欲于一切處不著文字觀法身者。當依摩字等自性。觀想于空故。

  若欲證諸佛菩提者。當結金剛劍印。

  爾時釋迦牟尼佛。復說攝一切如來輪入大輪中般若波羅蜜多教。所謂入金剛平等故。是即入一切如來輪。入義平等故。是即入大菩薩輪。入法平等故。是即入妙法輪。入一切平等故。是即入一切輪。

  爾時同心生轉法輪菩薩摩訶薩。聞佛說此真理法門已。即現笑容。而說轉金剛輪入一切金剛三昧心明曰。

  吽(引)

  說此心明時。所有一切如來。及三界一切有情。皆悉云集曼拏羅中。復從菩薩心。出生一切曼拏羅三昧。是時諸佛菩薩依法安住。

  爾時同心生轉法輪菩薩。入一切輪印三摩地。從定出已。說此入一切三昧輪大曼拏羅法。建是曼拏羅者。當于外曼拏羅中畫金剛輪。于其輪中畫同心生轉法輪菩薩。所有諸佛如來及金剛手等菩薩眾。亦依前曼拏羅儀畫。其曼拏羅四隅。畫金剛部四大菩薩。謂金剛薩埵菩薩。金剛忿怒明王菩薩。觀自在菩薩。虛空藏菩薩。于四門畫四幖幟。如是畫曼拏羅已。然后阿阇梨依法結金剛輪印。引弟子入曼拏羅。授以金剛輪令受灌頂。傳與四種曼拏羅及本部所有三昧等法。弟子儀法既爾。金剛輪曼拏羅所作成就亦應如是。

  復說成就法。欲入一切曼拏羅者。當結金剛輪印安于面門。

  若欲入大曼拏羅者。當結大輪印。

  若欲入諸印曼拏羅者。當結一切如來金剛印。

  若欲入三昧曼拏羅者。當結大三昧輪印。

  若欲入羯磨曼拏羅者。當結諸金剛輪印。

  又復作敬愛法降伏法印法破壞法入一切處法供養法調伏諸惡法等。皆結八大菩薩印。或結輪印。

  爾時釋迦牟尼佛。復說最上供養般若波羅蜜多教。所謂發生菩提心故。是即一切如來廣大供養。救度一切眾生界故。是即一切如來廣大供養。攝一切法故。是即一切如來廣大供養。若人于般若波羅蜜多教。書持讀誦記念思惟者。是即一切如來廣大供養。

  爾時誐誐那巘惹菩薩。聞佛說此真實法門已。即現微笑。說此一切羯磨不空三昧心明曰。

  唵(引)

  說此心明時。所有一切供養遍滿虛空界。復從空中化菩薩相。還于誐誐那巘惹菩薩前。依曼拏羅而住。

  爾時誐誐那巘惹菩薩。入一切供養安想三摩地。從定出已。即說最上羯磨金剛不空三昧曼拏羅。作是法者。當于外曼拏羅中間畫八角寶柱。于此中間畫誐誐那巘惹菩薩。身如月色現微笑容手持器仗。

  又復依法畫諸菩薩。謂金剛手菩薩觀自在菩薩等八大菩薩。各具本相印法具足。復于四隅畫四供養菩薩。四門畫四幖幟及種種寶具。如是畫已。阿阇梨當結羯磨金剛印。依法引弟子入曼拏羅中。以眾羯磨金剛灌頂法。當授灌頂。授灌頂已作四種供養。一者身業禮拜。二者語業稱贊真實妙理。三者意業觀想法界之內皆成供養。四者手結金剛印。是名弟子入羯磨曼拏羅儀軌。

  復說成就法。若欲以菩提心供養者。當觀想心金剛故。

  若欲以三摩地供養者。當觀想諸法清凈故。

  若欲以灌頂供養者。當觀想眾羯磨金剛故。

  若欲以印供養者。當觀想眾金剛故。

  若欲以虛空供養者。當以阿字觀想故。

  若欲供養一切曼拏羅者。當以眾金剛輪觀想故。

  若欲以一切具供養者。當以眾金剛觀想故。

  若欲調伏諸惡成供養者。當現忿怒相加持。以花擲之。

  爾時釋迦牟尼佛能調難調者。作大智拳印。復說調伏一切有情藏般若波羅蜜多教。所謂一切有情平等故。是即忿怒平等。一切有情調伏故。是即忿怒調伏。一切有情依法故。是即忿怒依法。一切有情自性堅固故。是即忿怒自性堅固。所以者何。如是一切調伏是即菩提故。

  爾時降諸魔金剛藥剎菩薩。聞佛說此調伏法門已。即現笑容。復現金剛藥剎相。結金剛利牙印。即說金剛忿怒大歡喜心明曰。

  郝。

  說此心明時。所有諸惡皆悉調伏。一切有情從菩薩心出。依曼拏羅儀住。

  爾時金剛藥剎菩薩。入一切方便調伏忿怒金剛三摩地。從定出已。說此調伏諸惡安想金剛藥剎曼拏羅法。若成就此法者。當依前外曼拏羅儀畫曼拏羅。于其中間。以五色畫四方曼拏羅。四門四隅畫八寶柱。光炎熾盛。于曼拏羅中。依法畫金剛藥剎菩薩。身大青色作大怖畏復大笑相。利牙外出光明照耀。于菩薩周匝。畫金剛藥剎眾。亦現大惡相。及畫金剛部眾幖幟。復于外曼拏羅隅。畫金剛利牙印。于其四門各畫金剛幖幟。如是畫已。阿阇梨結金剛利牙印或大笑印。依法引弟子入曼拏羅。當以金剛利牙灌頂法授其灌頂授灌頂已。阿阇梨即作金剛藥剎勢。以金剛杵打之。即時金剛藥剎畫像作大笑聲。若見此瑞相時。阿阇梨定知得成金剛手菩薩大藥剎主。阿阇梨即作成就法。依法結印持誦。獻種種供養。及讀誦般若波羅蜜多教。如是依法作供養已。出于曼拏羅。

  復說成就法。如金剛手菩薩曼拏羅儀。所作成就法亦應如是。

  若欲調伏諸惡者。當結金剛利牙印。

  若欲調伏一切有情者。當作忿怒勢現大笑聲持誦心明。

  若欲印于一切者。當結金剛拳印。

  若欲破壞諸惡者當作彼形加持已即能破壞。

  若欲破諸邪壇者。當手持金剛杵入其壇中。

  若欲壞彼供養者。當現忿怒勢持誦。

  若欲驚怖諸惡者。當以陪啰嚩目顧視之。

  爾時釋迦牟尼佛。復說一切法最上般若波羅蜜多教。所謂一切行平等故。是即般若波羅蜜多行平等。一切義平等故。是即般若波羅蜜多義平等。一切法平等故。是即般若波羅蜜多法平等。成就一切事業故。是即般若波羅蜜多事業成就。

  爾時金剛手菩薩。聞佛說此真實法門已。即入一切佛菩薩不空曼拏羅安想三摩地。從定出已。說此一切不空三昧心明曰。

  吽(引)

  說此心明時。所有一切如來諸曼拏羅法。從心而出依于大三昧真實理大曼拏羅住。是時金剛手菩薩。頭面禮世尊足。復說大三昧曼拏羅法儀。

  若欲成就此法者。當畫大曼拏羅內分列八位。安降三界尊等諸菩薩。如是畫已。然后依法獻諸供養。此名三昧曼拏羅法。

  金剛手菩薩。又復宣說一切三昧金剛安想大曼拏羅儀法。當畫外曼拏羅已。于此中間畫金剛輪。分列八位依法安諸尊像。復于外曼拏羅四隅。依法安金剛部諸菩薩。四門各安本部幖幟。如是畫已。然后依大三昧法。獻種種供養。

  爾時釋迦牟尼佛。復說安樂一切有情般若波羅蜜多教。所謂一切有情如來藏故。是即普賢菩薩。一切有情金剛藏故。是即金剛藏灌頂。一切有情法藏故。是即轉一切語輪。一切有情事業藏故。是即成一切事。

  爾時外金剛部眾。聞佛說此真理法門已。俱發大聲。即說此金剛大自在心明曰。

  訥哩(二合引)

  說此心明已。復說曼拏羅法儀。當依本法畫大曼拏羅。四方四門。四隅分量圓滿。于其中間依法畫大自在天。外四方四隅畫八會主。謂東方摩賀哥羅。南方難禰計說啰。西方摩賀健吒。北方乃哩爹說啰。東南隅嚕捺啰葛波羅。西南隅贊尼說啰。西北隅朅樁誐播尼。東北隅仵割啰拏。復于東門畫難提說啰。南門畫捫尼說啰。西門畫健吒葛啰拏。北門畫摩賀勞捺啰。于此外畫諸部多眾。如是畫曼拏羅已。阿阇梨當灌沐著新凈衣。入曼拏羅獻種種供養。手持三叉持誦心明。然后依法引弟子入曼拏羅。授與三叉為說三昧法頌曰。

  汝持此幖幟  當利益眾生
  諸欲中自在  所作皆成就

  說是頌已。阿阇梨即以智印及出生供養等法。授其弟子。從是已后弟子當離諸怖畏。獲本部中一切成就。得大富貴獲諸適悅安隱快樂。是時外金剛部眾。說此摩呬說啰天三叉曼拏羅已。復有諸摩怛哩眾。各以頭面禮釋迦牟尼佛足。異口同音。即說鉤召一切成就三昧心明曰。

  毗踰(二合引)

  說此心明已。復說曼拏羅法。當畫四方曼拏羅。四門四隅依法列諸分位。于其中間畫摩賀哥羅主。如作舞勢。于其像外四方四隅。畫八摩怛哩。所謂東方勞捺哩手持三叉。南方沒啰吽彌手持數珠。西方吠瑟弩尾手持輪。北方憍摩哩手持鈴。東南隅哥哩手持刀。西南隅摩賀哥里手持芻哩。西北隅薄叉尼手持能瑟吒啰。東北隅啰剎細手持朅樁誐。復于外曼拏羅四隅。畫四嚕捺啰拏吉儞。所謂東南隅室嚩。西南隅毗嚕尼。西北隅贊尼。東北隅跋焬葛哩。復于四門畫四幖幟。謂東門缽訥摩婆惹那。南門遏悉帝商羯羅。西門屹哩特啰。北門尾啰攞。如是畫曼拏羅已。阿阇梨當沐浴香潔著新凈衣。入曼拏羅依法獻諸供養。即結室嚩訥帝印。持誦心明。時若聞毗踰(二合)字大聲。即是諸賢圣皆已云集。阿阇梨即解前印。復結摩賀哥羅三昧印。即令弟子手持妙花凈帛覆面。當引入曼拏羅中阿阇梨近弟子前。高呼毗踰(二合)字之聲。是時弟子即生警悟。遂將花散擲。花所墮處即是本尊。得本尊已除其覆面之帛。令遍觀視于曼拏羅。即獻香花而伸供養。阿阇梨然后傳授。與本尊心明印相幖幟等法。復為說三昧誓曰。

  當審諸眾生  勿妄傳心明
  精進者成就  壞法者除滅
  違是三昧者  須臾即破毀

  說此頌已。然后依法以飲食伎樂等而獻供養。如是法事畢已當出曼拏羅。是時諸摩怛哩眾。說此一切成就諸印曼拏羅已。復有摩度迦啰眾。即于佛前頭面禮世尊足。異口同聲說自心明曰。

  莎。

  說此心明已。復說曼拏羅法。當畫外曼拏羅。四方四門。于其中間復畫半月相曼拏羅。于此曼拏羅內。畫摩度迦啰三尊之像。各現喜怒相。身被甲胄手持器仗。復以種種莊嚴處師子座光明熾盛。于其四門畫四會主。一悉馱沒哩提。二摩賀剎怛啰。三贊拏嚕沙屹啰。四摩啰拏。于四門外依法安置鈴幢幡閼伽瓶等。復置飲食香花伎樂種種供養。如是安布已。阿阇梨入于曼拏羅中。依法獻諸供養禮拜。復以梵音而伸贊曰。

  底哩(二合)路哥悉底哩(三合)婆嚩悉底哩野(四合)屹哩野(三合一句)悉底哩野(四合)播(引)野悉底哩野(四合引)摩呬悉底哩(三合)馱(引二句)仵必都婆誐鑁悉[亭*也](三句)薩哩嚩(二合)悉提數[寧*吉]爹舍(四句)

  阿阇梨作是贊已。依法引弟子入曼拏羅中。授與三昧印法等。即為說誓頌曰。

  越此三昧者  如殺父母罪
  當墮惡趣中  無由得解脫
  常近善知識  遠離諸惡者
  精進求成就  勿妄傳心明

  說此頌已。弟子以飲食香花伎樂等而獻供養。作供養畢。從是已后所作成就。是時摩度迦啰眾。說此曼拏羅法已復有四賢圣。異口同聲說自心明曰。

  薩鑁(二合引)

  說此心明已。復說曼拏羅成就法。當畫曼拏羅。圓滿如月輪。分其四門列于四位。畫彼四賢圣。東位啰帝其身紅色手持弓箭。南位摩啰尼其身黑色手持利劍及契吒哥。西位嚩啰呬其身金色手持寶藏。北位悉提迦尸其身白色手持拶沙迦及刀。于其四門各畫幖幟。如是畫已。阿阇梨右手執鈴左手持朅樁誐。入于曼拏羅持誦心明。當獻飲食香花伎樂等種種供養。即得所求成就獲如意事。受諸供養感大富貴。乃至所作敬愛成法之種。及取伏藏等皆悉獲得。其弟子入曼拏羅儀法亦應如是。

  爾時釋迦牟尼佛。復說無量無邊不可盡如來真實之義諸法平等金剛般若波羅蜜多教。所謂般若波羅蜜多無量無邊故。一切如來亦無量無邊。般若波羅蜜多無量無邊故。一切法自性堅固亦無量無邊。般若波羅蜜多無二故。諸法亦無二。般若波羅蜜多究竟故。一切事業亦究竟。若人于此法門。聽聞受持讀誦記念者。是人所修諸佛菩薩行愿。未圓滿者即得圓滿。諸業障累滅盡無余。即證如來正等菩提。是時釋迦牟尼佛說是法時一切如來皆悉云集。為欲顯發此正法不空愿力作成就故。咸皆稱贊金剛手菩薩而說頌曰。

  善哉金剛手  善哉大樂尊
  善哉大乘理  善哉大智者
  常住金剛界  能說此大教
  諸佛真實法  善調諸有情
  最上大教王  若能受持者
  諸天不能見  諸魔所稱贊
  獲最上成就  乃至佛菩薩
  如佛真實語  不久咸成就

  諸佛稱贊已。金剛手菩薩即生大歡喜。

  爾時世尊大毗盧遮那佛。復說一切法無性大樂金剛不空三昧決定般若波羅蜜多教最上根本無性法門。所謂最上大樂成就故。是即諸菩薩最上大樂成就。諸菩薩最上大樂成就故。是即一切如來最上菩提成就。一切如來最上菩提成就故。是即諸菩薩摩訶薩降伏眾魔最上成就。諸菩薩摩訶薩降魔成就故。是即三界主最上成就。三界主最上成就故。是即盡無盡眾生界清凈。如是眾生界清凈故。菩薩常處輪回發大精進。于無盡眾生界作大救護。令得安樂最上成就。是時世尊大毗盧遮那佛復說頌曰。

  菩薩無數劫  處在輪回中
  皆為利眾生  令證寂靜地
  智慧方便力  發起真實智
  了諸法清凈  諸有亦清凈
  貪欲使調伏  所造業無性
  彼既清凈故  三有自調伏
  譬如妙色蓮  清凈性無染
  智者亦如是  妄想不能染
  貪欲清凈故  諸法亦清凈
  諸佛真實智  具圣財富樂
  為三界中主  堅固利眾生

  爾時世尊說此頌已。復告金剛手菩薩言。若人聞此最上根本般若波羅蜜多正法已。常于清旦時能讀誦受持思惟者。是人即獲一切適悅快樂。見世得大樂金剛三昧最上成就。又復得一切如來金剛秘密最上成就。乃至諸大菩薩法皆得成就。亦復圓證此大樂金剛不空三昧根本一切如來般若波羅蜜多法門。

  爾時金剛手菩薩。聞佛說此真理法門已。即現笑容作大自在相。擲金剛杵如鉤召勢安于本心。即說此大秘密最上成就大樂金剛不空三昧等一切儀軌。及滅諸障法。降伏諸魔法。敬愛成就法。最上成就大秘密法如是無性最上根本大教王。是一切法中最勝無比大自在法。是時金剛手菩薩復說頌曰。

  此大安樂天  是圣曼拏羅
  安住若虛空  金剛寶常照
  嚴凈而無垢  四方與四門
  具四禰踰賀  尾提殊妙相
  諸天等恭敬  微妙寶莊嚴
  具足半月相  金剛普照耀
  懸種種寶鈴  珠纓與明鏡
  光照無窮盡  種種妙花鬘
  幢幡并傘蓋  大樂金剛等
  諸菩薩稱贊  是諸佛境界
  金剛眾所居  號摩尼勝寶
  于此寶宮中  大樂而安住
  薩埵性清凈  是金剛大樂
  即是普賢身  金剛手大主
  常住三摩地  決定金剛性
  如是眾方便  勤行菩薩道
  為利眾生故  號金剛薩埵
  亦名降魔主  亦名一切智
  是金剛贊拏  亦名金剛手
  亦名如來部  亦名金剛部
  蓮花及寶部  大樂羯磨部
  亦名諸解脫  了三時無礙
  亦號三有尊  亦為勝三世
  三界中最勝  一切處為最
  具圣財堅固  心所愿所行
  諸作皆如是  從初大菩薩
  施根本大樂  處妙蓮花上
  跏趺坐三昧  即現勇猛勢
  戲擲金剛杵  眾賢圣圍繞
  成就大樂故  清凈諸煩惱
  調伏有情界  一切法圓滿
  最上尊三昧  諸佛所護持
  印法清凈故  成金剛薩埵
  行諸大方便  大福所增長
  攝平等智印  最上大心明
  是為大福聚  阿阇梨所行
  亦復皆如是  所作諸成就
  決定皆獲得  最上大樂法
  金剛大秘密  堅固三昧法
  能成一切事  一切義亦然
  無初無后故  是名為根本
  如心之所欲  隨諸境界生
  皆受而不著  歸于勝義智
  即諸佛境界  圓融法性故

  爾時金剛手菩薩說是頌已。即說自心明曰。

  吽(引)

  說此心明時。所有一切諸佛及諸菩薩摩訶薩諸明王等。于剎那時皆悉云集。遍滿三界俱發聲言。金剛手菩薩云何世間得成就法。是時金剛手菩薩即說明曰。

  嚩曰啰(二合)特哩(二合)俱(一句)

  此即世間得自成就。善能成壞一切事業。說此明已又說頌曰。

  離欲調世間  未為清凈法
  云何清凈法  謂大欲大樂
  是時諸如來  及諸明王等
  聞菩薩語已  俱發聲告言
  汝善設方便  菩提心為主
  是究竟清凈  真調伏之法
  菩薩無數劫  常處輪回中
  為利益眾生  令證寂靜地
  若起諸分別  菩提是三有
  菩薩饒益故  說金剛大樂
  盡法界邊際  是大曼拏羅
  初后而相應  以金剛三昧
  依法作成就  由是諸如來
  求成于大樂  諸欲清凈故
  勸請金剛手  說大欲大樂
  此大心明王  能成大妙樂
  于是金剛手  復白諸如來
  我今說大樂  金剛曼拏羅
  阿阇梨先須  受三種三昧
  然結金剛印  持金剛鈴杵
  入其三摩地  安想曼拏羅
  三種三昧印  當用作成就
  一切成就中  最勝成就法
  當振金剛鈴  警發諸賢圣
  設或于儀軌  誤有所違缺
  不生諸過咎  皆悉得圓滿
  作是曼拏羅  依法得成就
  以香花伎樂  隨意而供養
  此最上根本  遍無量無邊
  無上無與等  盡諸虛空界
  悉化微妙字  前后際究竟
  諸佛所出生  不增亦不減
  一切平等故  無中亦無邊
  離相如虛空  離中邊相已
  是為作成就  建想曼拏羅
  盡法界為量  法線作絣界
  內生眾色蓮  四方與四門
  寶莊四樓閣  具四禰踰賀
  尾提殊妙相  四隅并四門
  四禰踰賀側  安置半月相
  及安種種寶  四方表四智
  四門四念處  樓閣四禪定
  尾提為定門  金剛柱總持
  所有眾寶飾  表圓滿諸愿
  羯磨杵表示  諸佛之律儀
  寶鈴幢幡蓋  為諸妙法藏
  明鏡大圓智  妙花七覺支
  珠瓔及花鬘  是成就心明
  如是表諸法  大樂曼拏羅
  依法而建立  最上解脫門
  根本無性法  一切處平等
  復外曼拏羅  內分八尊位
  表其八解脫  發起菩提心
  轉此最勝輪  善施諸成就
  法線絣界道  想畫金剛輪
  眾色蓮花中  安想金剛手
  或安本心明  或置本標幟
  或安諸寶像  雕鏤或畫像
  五色光晃耀  如是安布已
  即時阿阇梨  潔凈莊嚴身
  入于曼拏羅  而結跏趺坐
  手執金剛杵  現大高猛勢
  然以本心明  安置金剛手
  而彼心明曰

  唵(引)穌啰多薩怛鑁(三合一句)。

  復以四菩薩  圍繞金剛手
  前大樂菩薩  身遍深紅色
  持金剛器仗  金剛手之右
  枳哩枳羅尊  二手結智印
  金剛手之后  安念金剛尊
  手持摩竭幢  金剛手之左
  安欲自在尊  手作金剛拳
  如是四菩薩  以心明安置
  而彼心明曰

  [口*弱]嚩日啰(二合)嚩日啰(二合)涅哩(二合)瑟致(二合一句)娑(引)野計(引)末吒(二句)

  吽(引)嚩日啰(二合)枳里枳里(引)吽(引一句)

  鑁嚩日哩(二合)尼三摩(二合)啰啰吒(半音一句)呼(引)嚩日啰(二合)哥(引)彌說哩(引)怛囕(二合引一句)。

  于四隅安置  四供養菩薩
  妙樂與大樂  佛眼及吉祥
  手持四供養  謂香花燈涂
  如是四菩薩  以心明安置
  而彼心明曰

  呬(引)嚩日啰(二合)啰底(一句)

  摩賀(引)啰多嚩日哩(二合)呼(引一句)

  唵(引)嚩日啰(二合)路(引)左儞(一句)

  摩賀(引)室哩(二合引)嚩日哩(二合)系(引一句)。

  外四隅復安  戲鬘及歌舞
  如是四菩薩  以心明安置
  而彼心明曰

  系(引)啰底(一句)嚩日啰(二合)尾邏(引)洗儞怛啰(二合)吒(半音)(二合)

  系(引)啰底(一句)嚩日啰(二合)賀(引)細(引)郝郝(二句)

  系(引)啰底(一句)嚩日啰(二合)儗(引)帝(引)帝(引)帝(引二句)

  系(引)啰底(一句)嚩日啰(二合)儞哩(二合)帝(引)吠(引)波吠(引)波(二句)。

  四門安四尊  謂鉤索鎖鈴
  如是四菩薩  以心明安置
  而彼心明曰

  嚩日朗(二合引)酤室[口*弱](一句)

  嚩日啰(二合)播(引)尸(引)吽(引一句)

  嚩日啰(二合)商葛梨(引)鑁(引一句)

  嚩日啰(二合)健致(引)呼(引一句)。

  如是最上尊  依法而現前
  由是金剛眾  獲大成就法

  如是安布賢圣位已。然后阿阇梨入曼拏羅。依法以明召請金剛部諸賢圣眾。召請明曰。

  [口*弱]吽(引)鑁(引)呼(引)缽啰(二合)嚩哩多(二合)煬(一句)

  召請賢圣已。復以大明請召本尊。明曰。

  吽(引)摩賀(引)穌珂嚩日啰(二合)薩埵(引)野(引)呬(引)尸竭啰(二合一句)摩賀(引)穌珂嚩日啰(二合)阿目伽三摩野(二句)摩耨播(引)攞野(三句)缽啰(二合)沒[亭*也]缽啰(二合)沒[亭*也](四句)穌啰多薩怛鑁(三合五句)阿耨啰訖都(二合引)彌(引)婆嚩(六句)穌都輸(引)彌(引)婆嚩(七句)穌補輸(引)彌(引)婆嚩(八句)那那(引)儞禰達那薩埵(九句)薩哩嚩(二合)悉提彌(引)缽啰(二合)野蹉莎(十句)薩埵摩(引)訖里(二合)設缽啰(二合)吠(引)舍(十一句)三摩曳哩嚩(二合)特嚩(二合引)嚩尸(引)葛嚕彌(十二句)壹味哩母(二合)捺啰(二合)缽乃(十三句)[口*弱]吽(引)鑁(引)呼(引十四句)

  此大明召請本尊降曼拏羅已。是時本尊即施歡喜。而現祥瑞及希有事。金剛阿阇梨先獻閼伽凈水。后作金剛合掌獻眾妙花。復以寶鈴及紅色幢幡。如是獻已置于四隅。又復依法獻五閼伽瓶。盛五寶五藥五谷插妙花果。以明加持香水充滿。其瓶獻已即置四隅。唯以一瓶置本尊前。說此加持香水大樂金剛不空三昧明曰。

  唵(引)摩賀(引)穌珂嚩曰啰(一句一合)阿目伽三摩踰(引)捺哥(二句)悉[亭*也]毗詵蹉(三句)薩哩嚩(二合)穌珂騷摩那寫嗚咄播(二合引)捺野(四句)酤嚕酤嚕(五句)[口*弱]吽(引)鑁(引)呼(引)阿(引六句)

  以此大明。加持所獻閼伽瓶香水二十一遍。若阿阇梨以此閼伽香水灌自頂者。即得清凈一切苦。若用灑凈或飲用者。即得增長一切快樂。設復有人未成就阿阇梨法者。得入此曼拏羅已。自然獲具金剛阿阇梨法。復說阿阇梨入曼拏羅頌曰。

  復次阿阇梨  出于曼拏羅
  沐浴而潔凈  著于新凈衣
  以眾寶嚴身  依法持妙花
  復入曼拏羅  獻種種供養
  若或阿阇梨  入曼拏羅時
  迷誤不審知  懈怠及忘失
  驀越金剛界  名破于三昧
  是故須至心  專注于等引
  此大曼拏羅  倍復加精進
  何謂破三昧  為此金剛界
  皆是諸佛印  違越于境界
  是墮諸佛法  如是了知已
  方入曼拏羅  依法而供養
  旋繞禮敬已  復還于本座
  即以妙伽陀  至誠伸贊嘆
  贊嘆伽陀曰

  大欲大樂法  金剛妙圣財
  大智事業主  愿成金剛手

  阿阇梨以此伽陀。伸贊嘆已散花禮敬。復以金剛手菩薩根本百八名贊。而稱嘆曰。

  波啰摩(引)[寧*也]摩賀(引)薩埵(一句)摩賀(引)啰多摩賀(引)啰底(二句)三滿多跋捺啰(二合)薩哩嚩(二合引)怛摩(二合引三)(句)嚩日啰(二合)誐哩嚩(二合引)缽帝缽帝(四句)唧多薩埵薩摩[亭*也]屹啰也(三合五句)嚩日啰(二合)嚩日啰(二合)摩賀馱啰(六句)三滿多跋捺啰(二合)左哩野(二合引)屹啰野(三合七句)摩(引)啰摩(引)啰缽啰(二合)摩哩捺(二合)哥(八句)薩哩嚩(二合)冒地摩賀(引)沒馱(九句)沒馱(引)屹啰(二合)惹納摩(二合)惹(十句)嚩日啰(二合)吽哥(引)啰吽哥(引)啰(十一句)路吉說啰摩尼缽啰(二合)捺(十二句)摩賀(引)啰(引)誐摩賀(引)騷契(十三句)哥(引)摩目叉摩賀(引)馱那(十四句)帝哩(二合)哥(引)羅帝哩(二合)跋嚩廝爹啰(三合)屹啰野(三合十五句)廝怛哩(三合)路哥(引)屹啰野(三合)廝怛哩馱(引)睹哥(十六句)塞他(二合)(引)嚩啰缽啰(二合)跋鑁咩葛怛(二合十七句)蘇速叉摩(二合)廝吐(二合)羅薩散拶野(十八句)穰誐摩缽啰(二合)嚩啰缽啰(二合引)補姤(二合十九句)跋嚩散娑(引)啰戍馱哥(二十句)阿那(引)禰儞馱那(引)[寧*也]多(二十一句)干(引)多缽啰(二合引)薩哩嚩(二合)僧悉體多(二十二句)屹哩(二合)母捺啰(二合引)踰誐三摩野(二十三句)多埵薩爹摩賀(引)摩郝(二十四句)怛他(引)誐多摩賀(引)悉地(二十五句)達哩摩(二合)葛哩摩(二合)摩賀(引)沒馱(二十六句)薩達哩摩(二合)薩葛哩摩(二合)拽他(二十)(七句)冒地唧多蘇冒達葛(二十八句)嚩日啰骨嚕(二合)馱摩賀(引)骨嚕(一合)馱(二十九句)入嚩(二合引)羅(引)缽啰(二合)羅野捺(引)摩葛(三十句)摩賀(引)尾那野耨瑟吒(二合引)屹啰(二合三十一)嚕捺啰(二合)勞捺啰(二合)叉焬葛啰(三十二句)薩哩嚩(二合)戍地摩賀(引)缽訥摩(二合三十三句)缽啰(二合)倪踰(二合)播野摩賀(引)那野(三十四)啰(引)誐戍地薩摩(引)[亭*也]屹啰野(三合三十五)尾說啰(引)誐摩呬說羅(三十六句)阿(引)哥(引)舍難多儞怛踰(二合)吠(三十七)薩哩嚩(二合)普多摩賀(引)羅野(三十八)尾普帝室哩(二合)哩尾(二合)睹啰(引)惹(三十九)薩哩嚩(二合引)舍缽哩布啰葛(四十)那莫悉帝(二合)窣睹(二合)那謨悉帝(二合)窣睹(二合四十一)那謨那莫(四十二句)跋骨姤(二合)[亢*欠]怛網(二合)缽啰(二合)缽[寧*也](引)彌(四十三)嚩日啰(二合)薩埵(引)[寧*也]悉[亭*也]忙(四十四句)野伊忙窣睹(二合)怛啰(二合)啰(引)惹難(四十五)缽啰(二合)爹[亢*欠]缽啰(二合引)缽啰(二合)嚩哩多(二合)野(四十六)達哩摩(二合)嚩(引)在薩訖哩(二合)捺誐(二合引)難(四十七句)悉地羅具多啰(引)跋尾(引四十八)阿體砌悉馱踰儞(引)那(四十九句)缽啰(二合引)怛哩(二合)散達焬(二合)禰儞禰儞(五十句)窣睹(二合)捶(引)薩哩啰(二合引)伽儞目訖多(二合五十一句)戍馱叱怛哩(二合)數悉[亭*也]底(五十二句)薩哩嚩(二合)耨珂喝囕儞怛焬(二合五十三句)薩訖哩(二合)挼(引)啰缽啰(二合)嚩哩多(二合)那(引五十四句)薩哩嚩(二合)悉地數騷婆誐焬(二合五十五)室哩(二合)三缽捺鼻嚩哩馱(二合)那(五十)(六句)。

  是時阿阇梨  以最上秘密
  一百八名贊  如是稱贊已
  然以秘密具  嬉戲歌舞等
  而供養菩薩  伸此供養已
  以寶灌頂法  自受其灌頂
  灌頂已作禮  即持誦本明
  或誦大心明  乃執金剛杵
  誦灌頂明曰

  [口*弱]吽(引)鑁(引)呼(引一句)摩賀(引)穌珂嚩日啰(二合)薩埵(二句)阿鼻尸(引)計(引)拏埵(引)摩(引)鼻洗左(引三句)薩哩嚩(二合)嚩日啰(二合引)地缽底怛尾(二合四句)捺哩(二合)除彌婆嚩悉[亭*也](五句)那莫悉帝(二合)婆誐鑁摩賀(引)嚩日啰(二合)達啰(六合)酥啰多薩怛網(三合七句)摩賀(引)嚩日啰(二合)薩埵(八句)唵普哩普(二合)嚩莎(九句)。

  誦如是明已  當復作此念
  我從金剛手  親受灌頂法
  今成阿阇梨  所作皆成就
  隨所求意愿  當作最上法
  金剛歌舞等  供養皆得成
  從是日已后  于金剛部中
  德如金剛手  如是阿阇梨
  速成一切法  金剛手善成
  一切印自在  一切智金剛
  已盡諸業障  其相不可見
  善于一切法  所作皆成就
  三界諸有情  皆令得成壞
  亦一切愛敬  正智斷諸疑
  受一切妙樂  具圣財自在
  諸天及世人  令證一切智
  常見金剛手  見獲成就法
  常起清凈心  信樂真實理
  本尊施歡喜  成就阿阇梨

  金剛手菩薩說此入曼拏羅儀已。復說弟子入曼拏羅儀法。阿阇梨令弟子發大菩提心。發菩提心已。即當授與諸佛菩薩發菩提心明曰。

  唵(引)薩哩嚩(二合)怛他(引)誐多(一句)波啰摩摩賀(引)瑜誐(二句)冒地唧多母怛波(二合)捺夜(引)藐(三句)阿尸(引)沙(引)那嚩尸(引)沙(四句)薩哩嚩(二合)薩埵馱(引)睹(五句)缽哩怛啰(二合引)拏醯多(六句)穌庫多摩悉地儞彌多(七句)摩爹多婆(引)嚩三悉地(八句)摩咍室左(二合)哩也(二合引)地缽帶也(二合九句)野(引)嚩薩哩悔(二合)多摩摩賀(引)悉地(十句)摩咍室左(二合)哩也(二合引)地缽爹(引)野濟多野底(十一句)。

  當以此大明  發大菩提心
  弟子恭敬師  等同諸如來
  欲入曼拏羅  令弟子依法
  凈帛覆其面  即舉金剛步
  入于曼拏羅  師舉金剛步
  當如金剛手  登此殊勝壇
  一切皆成就  弟子入壇界
  若迷惑無知  懈怠或忘失
  踰越金剛界  是名破三昧
  當須專注心  安想金剛步
  智者應精進  依大法儀軌
  況復曼拏羅  萎花與壇界
  是諸佛印藏  若驀越足步
  是不成三昧  阿阇梨復須
  結其閼伽印  入于曼拏羅
  信心禮本尊  繞壇界三匝
  以妙頌贊嘆

  頌曰。

  大欲大妙樂  成就諸世間
  愿我于今時  成就亦如是
  然后以眾具  供養大樂尊
  當引其弟子  入于曼拏羅
  如阿阇梨儀  隨意獻供養
  依于金剛部  求受灌頂法
  是時其弟子  求請本尊曰

  摩賀(引)啰多穌涅哩(二合)茶(一句)穌睹舍也(二合)薩穌枯(引二句)嚩日啰(二合)薩埵(引)[寧*也]悉[亭*也][牟*含](引三句)。

  如是求請已  即散擲妙花
  隨花所墮處  是弟子本尊
  是時阿阇梨  與去其面帛
  依五部法中  授弟子灌頂
  傳諸灌頂明  諸灌頂明曰

  唵(引)薩哩嚩(二合)嚩日啰(二合引)地缽底(一句)埵(引)摩鼻詵左(引)彌(二句)摩賀(引)嚩日啰(二合)達啰(三句)呬嚩日啰(二合)那莫(四句)悉[亭*也]三摩野薩怛鑁(三合五句)普哩普(二合)嚩莎(六句)。

  傳授此明已  復傳諸密印
  具足如是法  所作皆成就
  諸求成就法  皆依金剛手
  及弟子本尊  成其三昧法
  乃至入壇儀  并諸世間法
  及于出世間  悉皆得圓滿
  依如是儀軌  入此壇場者
  即證不退地  具大菩薩行
  成就大樂故  如是阿阇梨
  及灌頂弟子  隨意作供養
  及與成就法  所作速圓滿

  爾時金剛手菩薩說此曼拏羅已復說頌曰。

  此普遍成法  所說如虛空
  無喻大樂理  根本最上輪

  爾時金剛手菩薩復說成就法頌曰。

  今說成就法  是最勝究竟
  由此最勝故  見獲究竟法
  是以諸菩薩  悉遠離輪回
  得成就自在  能成一切義
  修諸菩薩行  而成正等覺
  廣習諸余法  莫能越此教
  世間諸有情  無福難度者
  雖遇佛菩薩  而不能度脫
  此教最勝故  過諸佛菩薩
  見聞者獲益  廣大如虛空
  清凈出三有  得大欲大樂
  利益廣無邊  所作皆成就
  設復諸有情  無福懈怠者
  見世得圓滿  此最上成就

  金剛手菩薩說此法已。復說不空最勝成就法頌曰。

  若欲作成就  當作金剛手
  塑像及畫像  金銀諸寶等
  雕鏤及彩畫  作如是像已
  行人于像前  依法作成就
  當于清旦時  以眾秘密具
  依法獻供養  然后想己身
  如彼金剛手  即時結大印
  持誦吽字明  即成金剛手
  其法欲成時  尊像現祥瑞
  或聞大笑聲  放光或動搖
  隨愿皆成就  以此成就法
  所作皆圓滿  諸持明自在
  最上最無礙  具一切圣財
  是大欲大樂  能調難調者
  善化度有情  成就中最勝
  一切印自在  是金剛成就
  一切大智海  其相不可見
  善攝一切法  勝出于三界
  能作諸成壞  一切愛敬首
  通達一切智  能施諸成就
  一切世界中  以神通變化
  所作皆大勝  圣財得自在
  色力等堅固  無比金剛手
  世間咸恭敬  諸菩薩稱贊
  若或諸有情  得遇金剛手
  脫老病死苦  成佛菩薩道
  隨欲而成就  見世獲安隱
  世間出世間  所作諸儀軌
  自作若他作  速成一切法

  金剛手菩薩說此法已。復說一切儀軌不空大明印相成就法。

  若依法結大根本印。安于本心而誦明曰。

  涅哩(二合)茶素(引)都(引)舍(一句)薩啰訖多(二合)蘇布(引)輸(引)彌(引)婆嚩(二)

  此名根本印成就。誦此明者。速成就根本印故。

  若依法以眾香花妓樂等。隨力供養而發誓愿。志心持誦吽字大明者。速得一切成就。

  若復依法當結金剛手印。發大精進令作成就速得如意。是名金剛手一切印成就法。

  若復依法結三昧印。而誦明曰。

  三摩野薩怛嚩(三合)彌底(一句)

  此大明能成就三昧印。是名一切三昧成就法。

  若復以金剛歌舞等。起大精進而作成就。是名一切羯磨最上成就。所有一切供養事。見世得圓滿德如金剛手。乃至成就諸佛菩薩。及諸余法皆速圓滿。

  金剛手菩薩說此如上法已。復說一切儀軌。及一切智成就法。

  若欲作敬愛法者。日日依法結大印。而作成就決定如意。

  若欲鉤召作成就者。當依大樂金剛視法若欲得一切悅樂增長成就法者。當依大樂金剛法。

  若欲增長色力壽命者。當依根本金剛啰娑野那法。

  若欲求吉祥大富貴者。當依根本金剛成就法。

  若欲具大勢力者。當依金剛摩賀咄摩法。

  若欲常成就一切法者。當依根本金剛尾俱哩尾多法。

  若欲一切文字。及形像出見。聞語言等者。當依不空金剛真實法。

  若欲諸根圓滿聞正法者。當依根本金剛不空真實三昧法。

  若欲圓滿勝義者。當依出生金剛法。

  若欲出見伏藏者。當依根本金剛禰波法若欲圓滿諸根發五神通者。當依金剛化藥剎法。

  若欲令谷稼豐稔雨澤不[億-音+(夫*夫)]。令諸有情獲大饒益者。當依金剛自在法。

  若欲一切處行住作諸法者。當依根本金剛不空羯磨法。

  若欲見諸佛菩薩者。當依根本金剛高舉勢法。

  若欲身如金剛手菩薩現種種相。乃至騰空自在者。當依金剛羯磨法。

  若欲為三界主。而作種種事業者。當依根本降三界法。

  若欲出見諸天調伏敬愛。令作種種事者。當依根本金剛薩埵法。

  若欲救護一切有情調伏敬愛。令作種種利益事者。當依根本金剛禰缽多法。

  若欲鉤召諸藥剎調伏敬愛者。當依根本金剛缽啰婆調伏法。

  若欲作諸善法。入曼拏羅供養成就者。當依根本金剛薩埵法。

  若欲鉤召諸印法。禁縛法。堅固成就等法者。當依金剛成就法。

  若欲鉤召一切三昧。入曼拏羅作成就者。當依金剛最上三昧法。

  若欲成一切事業令破魔冤。得己身堅固具大名稱者。當依根本最上金剛羯磨法。

  若欲一切金剛部賢圣鉤召入曼拏羅。安置堅固作敬愛成就者。當依根本金剛法。

  若欲大金剛薩埵鉤召入曼拏羅。安置堅固敬愛作成就者。當依金剛薩埵法。

  若欲請召諸佛如來入曼拏羅。安住敬愛作成就者。當依根本金剛如來法。

  若欲召請金剛手菩薩入曼拏羅。安住敬愛作成就者。當依金剛手菩薩法。

  說此成就法已復說頌曰。

  若復有行人  未入曼拏羅
  設造諸罪業  志心求所作
  最上不空法  一切皆成就

  爾時金剛手菩薩。復說不空心明法。決定作一切事。此金剛手菩薩是大毗首羯磨。善作諸法與諸佛等。所作成就剎那圓滿。

  若欲廣為救護一切眾生。息災安樂增長壽命者。當依金剛舞金剛薩埵頂法。

  若欲作曼拏羅結界。安住三昧堅固擁護者。當依金剛舞隨求法。

  若欲解除諸瘧及風黃痰癊等疾者。當依金剛舞入嚩啰法。

  若欲滅諸煩惱憂愁等苦者。當依金剛舞耨枯缽扇爹法。

  若欲解除諸毒令如甘露者。當依金剛舞解毒法。

  若欲令諸宿曜入寤及禁縛。令受三昧法作擁護者。當依金剛舞宿曜解脫法。

  若欲脫諸禁縛。破壞一切令起伏者。當依金剛舞金剛忿怒法。

  若欲破一切拏吉儞印。及脫宿曜執持。令死者還命。及救護國城者。當依金剛舞隨印法。

  若欲銷除一切罪業。及惡夢不祥等事者。當依金剛舞真實法。

  若欲令一切有情入寤。及語言敬愛發心成就者。當用金剛舞一切入寤印。

  若欲令一切魔冤起伏。及成壞等事者。當依金剛舞大拏吉儞法。

  若欲令一切魔冤禁縛迷惑起伏者。當依金剛舞大惡啰剎娑法。

  若欲令他軍降伏愛敬者。當依金剛舞訖哩爹法。

  若欲息諸恚怒令作喜悅免諸怖畏。及論義戰陣皆得勝者。當依金剛舞幢莊嚴法。

  若欲起云降雨及止息雷電風雹。去除寒熱等者。當依金剛舞主法。

  若欲求種種色聲香味觸等者。當依金剛舞欲自在法。

  若欲一切處行住。令作愛敬鉤召及降伏等事者。當依金剛舞法。

  若欲作一切成就法。謂出見一切賢圣降伏諸龍。乃至息除一切藥剎部多摩怛哩等者。當依金剛舞最上金剛身法。

  若欲堅固成就一切供養。及調伏諸魔禁縛一切邪印。乃至盡無盡最上成就法者。當依金剛舞不空毗首羯磨最勝法。

  金剛手菩薩說此法已。復說一切印成就儀。行人當于清旦時面東而坐。依法結大印持誦本心明即成一切印。然后依法作成就所作決定。此大金剛手印能成一切印。

  設復有人未入曼拏羅者。結此大印亦皆成就。

  若復阿阇梨欲傳此大印。當觀根性而傳授之。何以故傳此印已即成菩薩。設不依法而無諸過。設作諸罪業者。結大印時諸業銷除。有所愿求皆得圓滿。

  爾時金剛手  大秘密主尊
  以大樂堅固  令有情清凈
  攝諸有情界  皆令得清凈
  以平等心化  令入如來部
  無量無邊剎  一切諸如來
  充滿如胡麻  皆廣利眾生
  令世間清凈  以眾生之業
  有種種差別  竟不能清凈
  佛為彼眾生  自業清凈故
  哀愍而不舍  金剛手菩薩
  以大秘密教  轉大舍法輪
  此大金剛手  最上大樂尊
  利益諸有情  令剎那覺悟
  堅固菩提心  欲轉大法輪
  盡諸有情界  令菩提堅固
  時諸佛如來  以金剛語言
  告彼金剛手  以大悲方便
  當說菩提心  是時金剛手
  受諸佛勸請  即發如是言
  我今說大樂  最上曼拏羅
  其量等三界  是根本大輪
  能清凈諸有  說如是語時
  三界諸有情  諸業皆清凈
  悉得成就法  即時皆云集
  亦如諸如來  勸請金剛手
  宣說如來部  最上大舍輪
  由是諸眾生  住金剛三業
  金剛手菩薩  以自性三業
  平等為眾生  說是大明曰

  唵(引)部(引)亢。

  說此大明時  復有諸如來
  即時皆云集  住菩提道場
  爾時金剛手  即說曼拏羅
  利益有情故  諸法中大樂
  其大舍輪者  依外曼拏羅
  畫八輻大輪  于此大輪中
  當安佛尊像  用此大明曰

  三摩野薩怛鑁(三合)呼(引一句)悉[亭*也][牟*含](引二)。

  于佛尊像前  復安佛尊像
  降伏諸魔相  于佛右安置
  灌頂大菩薩  佛后復安置
  轉法輪菩薩  于佛左安置
  成最勝菩薩  各說心明曰

  嚩日啰(二合)薩埵(一句)

  嚩日啰(二合)啰怛那(二合一句)

  嚩日啰(二合)達哩摩(二合一句)

  嚩日啰(二合)羯哩摩(二合一句)。

  而于四隅位  安四金剛寶
  用四大心明  而彼心明曰

  薩埵嚩日哩(二合一句)

  嚩日啰(二合)啰怛儞(二合一句)

  嚩日啰(二合)缽納彌(二合)儞(一句)

  尾說嚩日哩(二合一句)。

  復于外四隅  安禰嚩建拏
  鉤索鎖鈴等  如次安四門
  畫此大輪已  先當起心業
  出生及香華  志心而供養
  手持眾妙華  結佛三昧印
  而安于本心  頂禮本尊已
  然以華散擲  次旋繞三匝
  當召請賢圣  其召請明曰

  唵(引)阿哥(引)嚕(引)目亢薩哩嚩(二合)達哩摩(二合)拏(引一句)阿(引)[寧*也]阿耨怛半(二合)那埵(引二)。

  誦此大明已  復以華供養
  依法以妙言  志心而誦曰

  惹誐那(引)他沒馱冒提蘇悉馱曳(引一句)。

  以此普召集  一切諸如來
  以諸無生法  施一切成就
  入此曼拏羅  善得諸成就
  如是法圓滿  現種種瑞應
  若傳授弟子  令入此壇者
  其儀亦如是  作諸供養已
  然后出道場  可求成就法
  復說成就法  依法造[巾*((ㄇ@人)/登)]像
  當畫佛世尊  降伏諸魔眾
  行人于像前  依法結智印
  以金剛語業  誦明百千遍
  其數滿足已  隨意皆成就
  見諸佛菩提  無復諸疑惑

  復次金剛手菩薩。說此諸三昧最上成就儀法。而說頌曰。

  當想金剛手  專注于本心
  即誦三昧明  其三昧明曰

  三摩野薩怛嚩(三合一句)。

  誦滿洛叉數  善獲諸成就

  又復宣說一切羯磨成就法。頌曰。

  佛降眾魔軍  轉大妙法輪
  廣利益眾生  羯磨印成就

  復說一切如來金剛三業諸佛最上成就法。所謂能除諸障累憂惱病苦。惡瘡諸毒瘧疾重病。復能破諸邪咒。辟除諸惡夢寐不祥魔嬈等事。無其中[乏-之+(犮-乂+又)]之難。解諸宿曜執持及拏吉儞。如是災害皆悉除滅。能令具善三業。獲大威力色相圓滿。名稱吉祥人所恭敬。增長智慧精進勇猛。諸見聞法記念不忘。具修善行住三摩地。長養殊勝三業。圓滿十波羅蜜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慧方便愿力智。滿足十地行入堅固出生陀羅尼門。具諸佛大樂印。通達四智十八不共法。作毗首羯磨。明了諸義性。成就諸佛金剛三業。得諸佛最上成就。以大菩提心。遍修普賢行。令諸有情獲大利益。復現童真住出生嬉戲。以難勝行坐菩提場。證佛十力降伏魔軍。轉大法輪摧諸外道。勝出三界現諸神通。作大集會調伏諸惡。住柔順地凈諸惡趣。演妙法義說三密藏。示其儀軌作一切諸成就法。如是等事。皆依一切如來毗首羯磨印法所成。即說頌曰。

  如是羯磨印  速證菩提道
  諸修菩提行  不越此法印
  具足大圣財  能作諸事業
  難成義能成  所作皆無礙
  諸佛最上教  當授諸有情
  有能信解者  為傳此法印
  設未入壇場  剎那亦成就

  金剛手菩薩  善作眾事業
  降諸有情界  使令得調伏
  如來部所生  常住如來定
  以最上成就  寂靜于諸有
  塵沙諸如來  皆起大悲愿
  欲廣利眾生  令居安樂地
  以眾生諸行  有種種差別
  不善之果報  隨業無定止
  縱經無數劫  度脫難窮盡
  是故諸如來  勸請金剛手
  為作調伏故  宣說最勝法

  爾時金剛手菩薩。即說大明曰。

  烏底瑟吒(二合)三摩野骨嚕(二合引)馱(一句)儞遜婆入嚩(二合)羅嚩日啰(二合)吽(引二)。

  金剛手菩薩  說此大明時
  以金剛三業  出生大明王
  住金剛手前  而結跏趺坐
  光明普照曜  如劫火熾盛
  現大威猛勢  手持金剛杵
  亦現大光明  猛焰如火聚
  戲擲金剛杵  變化于三界
  猶大劫火中  出現忿怒相
  以金剛語業  說金剛部明

  唵(引)嚩日啰(二合)特哩(二合)俱(半音一句)怛帝哩(二合引)曩摩賀(引)嚩日啰(二合)入嚩(二合引)攞(引)那攞(引)哩哥(二)紇哩(二合)那煬吽(引三)。

  說此大明時  息除諸業障
  如盛火焚薪  大千皆振動
  是時諸天眾  及大自在天
  光明皆洞然  而不能安隱
  聲聞及緣覺  皆求入涅盤
  三界諸天眾  亦皆求救護
  諸佛菩提力  不動而堅固
  唯佛大慈悲  為有情方便
  是時大明王  出金剛利牙
  立如張弩勢  忿怒大惡相
  發髻如螺文  頂冠半月相
  風火焰交熾  內現諸事業
  結印作舞勢  出生大秘密
  最上曼拏羅  相應拏吉儞
  安住于周匝  諸佛各依位
  皆是金剛部  諸圣之軌儀
  為成毗首行  復有諸圣眾
  是時皆出現  亦光明熾盛
  安住如諸佛  無量無邊界
  所有諸有情  悉皆令覺寤
  利益而召集  令成最上教
  時三界天主  迷悶而擗地
  不復還本心  金剛手菩薩
  最上大自在  哀愍諸天故
  為說最上法  還命大明曰

  唵(引)母底瑟吒(二合)摩賀(引)禰缽多(二合)嚩日哩(二合)尼(引一句)尸(引)竭啰(二合)母他(引)缽野吽(引二)。

  說此大明已  諸天即能起
  皆復得本心  死者還其命
  佛未調伏者  金剛手菩薩
  悉令調伏之  復現忿怒相
  戲擲金剛杵  即敕于諸天
  令住我三昧  諸天受命已
  而未能復知  告白金剛手
  圣者不思議  我等咸驚懼
  觀此忿怒尊  敕住于三昧
  不知三昧法  云何而安住
  是時金剛手  而白諸天曰
  諸佛之所化  汝所不能知
  故號金剛手  為汝作依怙
  汝歸命諸佛  及法與圣賢
  然后歸于我  當依我三昧
  是時諸天主  及彼諸天眾
  聞如是言已  而白金剛手
  依菩薩圣言  愿垂哀愍故
  爾時金剛手  復現顰眉相
  作大忿怒威  以高舉威勢
  而以大音聲  降伏于三界
  說最勝明曰

  呬(引)。

  說此心明時  所有三界主
  及其諸天眾  皆以降伏心
  而住于三昧  授本部灌頂
  受灌頂法已  勸請金剛手
  說心明儀軌  是大壇場法
  金剛手菩薩  即當為說之
  于外曼拏羅  內畫金剛輪
  具光明熾盛  中安降三界
  其身大青色  而現喜怒相
  出金剛利牙  當結跏趺坐
  戲擲金剛杵  光焰普照曜
  而復于四方  安金剛賢圣
  手各持標幟  謂大金剛杵
  三叉及寶藏  眾色蓮華等
  于四隅安置  箭及朅樁誐
  輪并眾色幡  金剛部賢圣
  依此大輪儀  各依位安置
  先安七種圣  一謂金剛印
  二號金剛明  三名金剛王
  并余諸眷屬  四持明歌舞
  五護門明王  六金剛訥多
  七謂藥剎王  于外曼拏羅
  依法安諸天  摩度等三尊
  亦安置本位  四隅及四門
  安諸天女眾  鉤索等明王
  各安于本位  畫此曼拏羅
  如是安布已  是時阿阇梨
  而作忿努勢  戲擲金剛杵
  入于曼拏羅  即誦吽字明
  作大高舉勢  調伏忿怒者
  得本尊歡喜  忿怒者成就
  然后阿阇梨  手持眾妙花
  結金剛鉤印  請召于本尊
  及金剛賢圣  其請召明曰

  唵(引)摩賀(引)嚩日啰(二合)攞(引)那攞(引)哩哥(二合)夜(引)呬[口*弱](一句)薩哩嚩(二合)嚩日啰(二合)酤攞(引)儞缽啰(二合)吠(引)舍野吽(引二)薩哩嚩(二合)母捺啰(二合引)誐赦鑁馱那怛啰(二合)吒(半音三)薩哩嚩(二合)三摩煬(引)娑(引)達野摩吒(半音四)薩哩嚩(二合)訥瑟啖(二合引)賀那捺郝缽左跋悉銘(二合)骨嚕(五)摩賀(引)骨嚕(二合)馱(引)屹儞(二合)嚩日哩(二合引)拏吽(引)發吒(半音六)阿阿阿阿(七)。

  如是召請已  明王即降臨
  及金剛賢圣  施一切成就
  是時曼拏羅  即現諸瑞相
  或聞吽字聲  或復有警覺
  時彼阿阇梨  結降三界印
  引弟子入壇  而授諸大明
  金剛鉤明曰

  吽(引)吽(引)嚩日啰(二合)缽啰(二合)賀啰尾(引)摩吒(半音一句) 三叉大明曰。

  吽(引)嚩日啰(二合)戍邏(引)屹儞(二合)頻捺摩吒(半音一句)

  金剛藏明曰。

  吽(引)嚩日啰(二合)酤(引)尸(引)親捺摩吒(半音一句)

  蓮花大明曰。

  吽(引)嚩日啰(二合)阿摩羅缽訥彌(二合引)摩吒(半音一句)。

  復說密印明  而有大威力
  善印諸眾生  所作成就法
  決定皆成就  而說大明曰

  吽(引)嚩日啰(二合)玉呬也(二合)悉馱缽啰摩瑜(引)詣(引)說哩訥彌(二合一句)

  吽(引)嚩日啰(二合)贊尼(引)說哩朅樁誐阿悉摩賀(引)嚩日啰(二合)葛播(引)羅摩(引)邏(引)末酤致(引)嚕盧嚕梨(引)恨泥(二合一句)

  吽(引)嚩日啰(二合)那(引)啰(引)野拏[口*爾](一句)

  吽(引)嚩日啰(二合)缽多(引)計(引)[口*爾](一句)。

  此四拏吉儞  最勝心印明
  各以此本明  安置曼拏羅
  說諸大明已  然以三昧誓
  誡示于弟子  使之令諦聽
  廣利益眾生  增長于佛法
  調伏令得度  作金剛成就
  說三昧誓已  當令其弟子
  誦吽字大明  加持于頭指
  使彼諸有情  及彼惡魔者
  由是大明力  皆悉令調伏
  然后當依法  授弟子灌頂
  明王四種法  次第而傳授
  印及印所用  壞滅并還命
  當以此印明  而為作擁護
  如是調伏已  諸惡不復生
  既從是已后  諸善法增長
  見成就諸法  復說成就法
  行人于像前  戲擲金剛杵
  誦明洛叉數  持誦其數滿
  德如金剛手  忿怒大明王
  離老病死苦  善調一切惡
  于一切世間  無復諸怖畏
  欲成就大明  于四威儀中
  誦一洛叉數  所作成就法
  現世得圓滿  諸成就自在
  遠離諸苦惱  堪受妙供養
  難調者能調  行住無所畏
  若欲印成就  當結最上印
  隨意誦大明  行人見世中
  成大忿怒王  所作皆成就
  若欲成三昧  行人當面東
  結彼三昧印  持誦三昧明
  隨意作諸法  皆速得圓滿
  若欲求成就  最上羯磨法
  誦明利樂故  速成諸事業

  復次宣說最上成就法。所謂發遣諸魔禁伏邪法。印諸有情調伏眾惡。解脫枷鎖差諸瘧病。解諸毒藥散諸宿曜。欲作此等諸法者。皆依降三界尊儀法。

  又復若欲作一切入寤。及動搖嬉戲歌舞書寫旋轉。乃至鉤召三界等。皆依金剛忿怒明王印。

  若欲鉤召一切入于曼拏羅。及破他軍見幻化事。改易時節開敷花果。或令谷稼滋茂。及解諸惡病毒藥宿曜拏吉儞。令戰陣得勝。結界擁護解脫系縛。乃至敬愛等法。皆依金剛忿怒明王毗首羯磨印。

  若欲成就諸天降伏龍眾。遣諸藥剎而為仆使。令一切啰剎生大驚怖。調伏拏吉儞眾及摩怛哩哥。宿曜執持魔魅軍眾。邪壇咒術悉令破滅。使諸勇猛皆令怖畏。及能成就四大天王帝釋大梵那羅延天大自在天等。及成就菩薩諸佛敬愛等事。鉤召有情令住三昧。如是等種種之法。皆依金剛忿怒明王最上成就法。即說頌曰。

  如是最上法  若欲成就者
  當持誦心明  而見忿怒相

  爾時觀自在  復說三摩地
  最上清凈法  是即金剛手
  調伏于諸惡  而現蓮花部
  諸佛方便力  利益眾生故
  忿怒大明王  清凈諸三有
  以眾生性欲  未遠離諸染
  諸佛無礙力  起大悲愍心
  尚未能救度  是故觀自在
  說此三摩地  是三世諸佛
  大三摩地王  諸法之自性
  名金剛智明  由是三摩地
  諸佛所觀照  令一切有情
  皆得大自在  菩薩摩訶薩
  以大智悲愍  自在度眾生
  現作自在相  左手持妙蓮
  右手開蓮葉  觀照于自性
  住此三摩地  猶眾妙色蓮
  自性無諸染  無染清凈故
  不著諸煩惱  三界貪欲生
  貪欲亦清凈  一切眾生類
  當隨其所應  此三摩地門
  得諸佛自在  金剛手菩薩
  及與諸菩薩  皆依勝定力
  起大總持教  即說觀想明

  紇哩(二合引)。

  當想此心明  即自性清凈
  所有金剛手  至于觀自在
  觀想此心明  清凈如寶山
  次觀眾色蓮  出生諸賢圣
  遍清凈法界  成調伏大輪
  眾業調伏已  三界皆清凈
  為利諸有情  說曼拏羅法
  為大法儀軌  安置佛圣賢
  得如上清凈  成就無量法
  時諸佛菩薩  勸請觀自在
  說本蓮花部  金剛大法王
  最勝自在者  即說曼拏羅
  于外曼拏羅  內畫八葉蓮
  于此蓮華中  安其觀自在
  左持金蓮華  作大自在相
  以眾寶嚴身  頂戴五佛冠
  于菩薩周回  畫八佛世尊
  妙定及大蓮  定與觀照等
  復于八佛外  當畫八賢圣
  大力自在天  大梵與欲天
  大蓮與馬頭  鉤兼妙法語
  即說蓮華部  諸賢圣心明

  薩哩嚩(二合)怛他(引)誐多缽訥摩(二合)[口*弱]吽(引一句)

  嚩日啰(二合)缽訥摩(二合)系(引一句)

  嚩日啰(二合)缽訥摩(二合)鑁(引一句)

  呼(引)缽訥摩(二合)摩尼啰(引)惹(一句)

  吽(引)缽訥摩(二合)贊尼(引)說啰吽(引)發吒(半音一句)

  系(引)摩賀(引)缽訥摩(二合)尾說蘭拏(二合)悉[亭*也]吽(引)發吒(半音一句)

  紇哩(二合引)缽訥摩(二合)缽訥摩(二合)吽(引)阿(引一句)

  呼(引)缽訥摩(二合)室作(二合)訖啰(二合)摩(引)訖啰(二合)摩吽(引)[口*弱](一句)。

  復于其四門  用鉤索鎖鈴
  四心明如次  依大曼拏羅
  儀法而安置  入曼拏羅已
  觀彼開敷蓮  想心而頂禮
  當以此大明  安置于本尊
  即說大明曰

  唵(引)尾輸(引)達野戍提(引一句)薩埵馱(引)都(引)薩哩嚩(二合)啰(引)誐(引)禰散左曳(引二)唧旦彌(引)薩哩嚩(二合)達哩彌(二合引)數嚩日哩(二合)尼(引三)。

  聞此大明已  觀自在歡喜
  所求諸成就  皆悉得如意
  然后結鉤印  誦此最上明

  唵(引)薩哩嚩(二合)怛他(引)誐多(引)啰路吉帝(引)說啰(一句)缽捺摩(二合)賀娑多(二合引)野(二)醯尸伽啰(二合)彌昧嚩日啰(二合)母捺啰(二合引)缽乃(三)啰(引)訖哩(二合)沙也(二合)缽啰(二合)尾(引)設也(二合四)三摩曳哩嚩(二合)馱(引)嚩尸葛嚕彌(五)[口*弱]吽鑁呼(六)輸馱野薩哩嚩(二合)薩達野(七)缽捺[牟*含](二合)摩賀(引)嚩日啰(二合)達啰薩怛鑁(三合八)。

  如是召請已  即時觀自在
  降赴曼拏羅  所作皆成就
  然后依儀法  引弟子入壇
  傳授秘密教  善施諸成就
  此三昧印明  根本圓滿故
  速成觀自在  行人求此法
  于隨所住處  乃至四威儀
  想大蓮華尊  隨時以自力
  而作成就法  任意之所欲
  見世皆圓滿  及大勝欲樂
  遠離老病苦  當證佛菩薩
  與金剛手等  皆依觀自在
  即得悉圓滿  若求印成就
  當結印入定  成就三昧者
  當結三昧印  求諸羯磨法
  當結羯磨印  若諸成就法
  有所難成者  皆依三摩地
  依法得成就

  若有一切業障惡夢不祥。及諸災害憂悲苦惱。散失財寶貧窮所逼。斗諍觸嬈疾病纏綿中[乏-之+(犮-乂+又)]之難。如是等事欲遠離者。皆依大蓮華真實三摩地法。

  又復欲除風黃痰癊及諸瘧病。疥癩癰疽水腫干痟。乃至宿曜拏吉儞等。令滅除銷散者。當依大蓮華印明法。

  若欲堅固一切者。當依被甲佛頂印。

  若欲擁護己身結界曼拏羅作金剛圍等。及置飲食衣服莊嚴等具者。皆依大蓮華印法。

  若欲擁護一切增長色力壽命。勇猛精進吉祥無病。求財寶豐盈有大名稱一切愛敬。通達三摩地有大智慧等者。當依大蓮華最上成就法。

  爾時金剛手  現大文字相
  遍滿于虛空  施灌頂勝義
  變化于寶部  安住三摩地
  觀照清凈故  覺寤于諸法
  根本諸勝義  盡空界有情
  如水見星象  入寶三摩地
  觀彼虛空界  如凈琉璃色
  金剛寶菩薩  從虛空藏生
  是時以堅固  依本相而住
  觀想三摩地  成就有情故
  依諸佛軌儀  及與金剛手
  欲以寶金剛  而作灌頂法
  授賢圣灌頂  令滿一切愿
  諸賢圣灌頂  誦此灌頂明
  即說大明曰

  唵(引)薩哩嚩(二合)嚩日啰(二合引)地缽底埵(引一句)摩毗詵左(引)彌部(引)哩部(二合)嚩莎(二)。

  說此大明時  本部最上法
  從寶金剛尊  出生諸賢圣
  依寶金剛法  灌頂諸世間
  授諸灌頂已  安住曼拏羅
  佛菩薩隨喜  寶金剛部主
  說最上儀軌  于外曼拏羅
  內畫大月輪  其色如虛空
  依法畫宿曜  于其月輪中
  畫虛空藏尊  凈如琉璃色
  以眾光普照  左手持寶珠
  安心如鉤召  右手作施愿
  于此尊四面  畫四親近尊
  而復于四隅  當畫四菩薩
  灌頂及寶藏  供養與吉祥
  各持本幖幟  四親近明曰

  嚩日啰(二合)薩埵[口*弱](一句)

  嚩日啰(二合)啰怛那(二合)吽(引一句)

  嚩日啰(二合)達哩摩(二合)鑁(一句)

  嚩日啰(二合)羯哩摩(二合)呼(引一句)

  四菩薩明曰。

  嚩日啰(二句)阿毗試(引)計(引)[口*弱](一句)

  摩賀(引)嚩日啰(二合)儞馱(引)泥(引)吽(引一句)

  嚩日啰(二合)摩尼啰怛那(二合一句)

  特嚩(二合)惹阿屹啰(二合)計(引)喻(引)哩鑁(一句)

  摩賀(引)嚩日啰(二合)摩系(引)呼(引一句)

  如是諸所作法。皆依大曼拏羅儀已。然后阿阇梨持眾寶花入于曼拏羅。依法獻供養敬禮本尊。而誦三昧明曰。

  唵(引)悉[亭*也]部(引一句)悉[亭*也]部嚩(二)悉[亭*也]莎(三)悉[亭*也]摩賀(引)嚩日啰(二合)啰怛那(二合四)嚩左吒吒怛囕(二合引五)

  誦此大明時。虛空藏菩薩施一切成就。然后阿阇梨依法結摩尼拳鉤曰。而作請召虛空藏菩薩請召明曰。

  唵(引)部(引)阿(引)夜(引)呬[口*弱](一句)部嚩缽啰(二合)尾舍吽(引二)莎屹哩(二合)恨拏(二合)鑁(三)嚩嚩誐誐悉[亭*也]呼(引)怛囕(二合引四)

  誦此大明時。虛空藏菩薩速降曼事羅。阿阇梨所求法皆悉得成就。然后令弟子持眾妙花結如前印。引入曼拏羅傳諸真實法。弟子從是已后。得諸富樂所作皆成。乃至出世間法如佛菩薩皆速成就。

  復說成就法  是金剛寶印
  行人作成就  欲利益世間
  由此大印故  一切皆如意
  寶自在印力  遠離老病苦
  如世大寶聚  能隨意欲成
  三昧印亦然  能成種種事
  當結三昧拳  獻眾妙供養
  依法作成就  所作悉圓滿
  復說成就法  諸儀軌中最
  難成者能成  如是令當說

  若欲鉤召諸部多令入三昧。安住堅固敬愛隨所愿求。凈諸惡趣成就最上法等。皆依金剛寶灌頂印明。

  若欲鉤召作諸吉祥。安住堅固敬愛等法。皆依金剛寶吉祥印明。

  若欲鉤召求諸富樂。安住堅固等諸成就法。皆依金剛寶富樂印明。

  若欲鉤召作諸供養。安住堅固乃至敬愛等法。皆依金剛寶供養印明。即說頌曰。

  金剛手哀愍  利益諸有情
  說此成就法  行人當受持

  爾時金剛手  三界最上尊
  欲凈貪等法  為說此成就
  滅此三毒已  世間成甘露
  復為攝諸龍  而說曼拏羅

  說此心明曰。

  普。

  當作曼拏羅  四方與四門
  畫八大龍形  門各畫其二
  龍首皆向門  引尾至壇隅
  曼拏羅中畫  阿難陀龍王
  其龍王八首  于外曼拏羅
  畫八族龍王  如是安布已
  即時阿阇梨  作大忿怒相
  當想于己身  即為大龍王
  速入曼拏羅  誦鉤召大明
  鉤召諸龍王  而彼大明曰

  唵(引)紇哩(二合引)阿儞羅惹嚩吠(引)誐(一句)必哩(二合)體尾埵啰試(引)沙(引)夜(引)呬普(二)

  薩哩嚩(二合)那(引)誐酤邏(引)[寧*也](引)那野普(一句)

  三摩曳(引)缽啰(二合)吠(引)舍夜(引)吠(引)誐野普(一句)薩哩鑁(二合)娑(引)達野普(一句)

  薩哩嚩(二合)那(引)誐補怛啰(二合)哥(引)普(一句)。

  誦召請明已  諸龍皆云集
  入于曼拏羅  阿阇梨所有
  三毒諸煩惱  即時皆銷滅
  當為彼諸龍  說三昧誓曰
  世間貪嗔癡  為汝等三毒
  安住于三昧  三毒即銷滅
  爾后阿阇梨  諸惡不能害
  設服諸毒藥  而亦成甘露
  具大力勇猛  如和修吉龍
  一切諸毒法  亦皆能銷滅
  復次金剛手  為利有情故
  說降諸宿曜  諸惡宿曜等
  以三毒所惱  不能利眾生
  為執持等害  諸罪業皆生
  降伏惡曜故  即說心明曰

  吽(引)。

  當畫曼拏羅  四方安四門
  于曼拏羅中  依法畫宿曜
  如是安布已  然后阿阇梨
  入其曼拏羅  作法而鉤召
  召已設供養  而作忿怒相
  金剛手立勢  持誦此心明
  所有諸惡曜  即時皆調伏
  爾后阿阇梨  得盡一切苦
  眾惡不能侵  諸善皆增長
  金剛手菩薩  于法大自在
  為利益有情  復說曼拏羅
  先說此明曰

  吽(引)阿(引)呬(引)紇哩(二合引)怛覽(二合引一句)。

  說此大明時  最上大自在
  一切最勝者  以五秘密法
  為作調伏故  調伏世最上
  我今當宣說  是大毗首法
  最上曼拏羅  諸法中自在
  依法畫壇場  內畫金剛手
  及金剛部眾  四邊四菩薩
  各持本幖幟  前謂那羅延
  手持金剛輪  右贊尼說啰
  手執于三叉  左金剛蓮華
  手持金色蓮  后安虛空藏
  手持金剛杵  復于其四隅
  當畫四賢圣  謂金剛吉祥
  與金剛偶梨  及金剛多羅
  虛空金剛等  各有本心明
  諸賢圣明曰

  唵(引)嚩日啰(二合)那(引)啰(引)野拏親捺親捺(一句)阿缽啰(二合)底賀多嚩日啰(二合)嚩訖哩(二合)拏呼(引二)婆誐鑁嚩日啰(二合)怛他(引)誐多[口*弱]吽(引)鑁呼(引三)嚩日啰(二合)怛他(引)誐多吽(引一句)嚩日啰(二合)骨嚕(二合)馱摩賀(引)瑜(引)詣(引)儞(引)誐尼(引)說啰(二)摩賀(引)嚩日啰(二合)戌邏阿屹啰(二合)播(引)尼(引)呼(引三)婆誐鑁嚩日啰(二合)贊尼說啰阿(四)賀賀賀賀系(引五)

  嚩日啰(二合)達啰紇哩(二合引一句)嚩日啰(二合)缽訥摩(二合引)訥婆(二合)嚩呼(引一)婆誐嚩鑁日啰(二合)阿嚩路(引)吉帝(引)說啰摩賀(引)沒啰(二合)吽摩(二合三)悉[亭*也]唵(引)部哩部(二合)嚩莎(四)莎悉帝(二合)那莫莎賀(引五)

  嚩日啰(二合)酤穌摩(引)欲馱(一句)薩哩嚩(二合)哥(引)摩(引)彌(引)娑(引)達野呼(引)婆誐鑁嚩日啰(二合)阿哥(引)舍誐哩婆(二合三)嚩嚩吒吒怛囕(二合引四)

  那謨曳那薩帝也(二合)那婆誐嚩帝(引)缽啰(二合)倪也(二合引)播(引)啰彌多(引一句)薩怖(二合)吒(引)親捺嚩日哩(二合)尼作訖哩(二合)拏(二)帝那薩帝也(二合)那播缽剛(引三)唵(引)地室哩(二合)輸嚕(二合)底薩蜜哩(二合)底尾惹曳(引)莎(引)賀(引四)

  唵(引)嚩日啰(二合)偶哩摩賀(引)尾儞踰(二合一句)怛哩(二合)路哥尾惹曳說哩(二)嚩日啰(二合)骨嚕(二合)馱(引)儗儞(二合)三摩曳(三)嚩日啰(二合)馱(引)哩那謨窣睹(二合)帝(引四)怛[寧*也]他(引五)醯隸彌隸(六)隸(引)隸羅隸啰(引)隸(七)嚩日啰(二合)哥(引)哩母(二合)哥曳莎(引)賀(引八)

  那謨曳那薩帝也(二合引)那婆誐嚩帝(引一句)沒馱冒地啰耨多啰(引二)嚩日啰(二合)達哩摩(二合)缽啰(二合)踰儗拏帝那薩帝也(二合)那悉[亭*也][牟*含](四)唵(引)多(引)哩睹多(引)哩(引)睹哩(引)莎(引)賀(引五)

  唵(引)哥(引)摩嚩日哩(二合)尼悉馱(引)悉(一句)尾戍馱(引)悉(二)誐誐怒訥婆(二合)嚩踰儗那悉[亭*也][牟*含](引三)缽啰摩(引)叉哩(引四)怛[寧*也]他(引五)誐誐怒訥婆(二合)尾(引六)誐誐那尾輸提(七)薩哩嚩(二合引)鼻缽啰(二合引)野缽哩布啰尼(引)莎(引)賀(引八)。

  于外曼拏羅  依位安幖幟
  天及摩怛哩  并護世天等
  各依位安住  四隅及四門
  安其十會主  各持歌樂具
  皆以本心明  各安于本位
  如是曼拏羅  安諸賢圣已
  然后阿阇梨  依法入壇場
  請召諸賢圣  當結鉤召印
  誦召請明曰

  唵(引)摩賀(引)蘇珂嚩日啰(二合)薩埵悉[亭*也]吽(一句)薩哩嚩(二合)怛他(引)誐旦薩摩(引)哥哩沙(二合)野[口*弱](二)薩哩嚩(二合)嚩日啰(二合)俱攞地半(三)捺摩曳埵(引)缽啰(二合)尾(引)設野吽(四)薩哩嚩(二合)路計說囕缽啰(二合)尾設也(二合五)三摩拽哩嚩(二合)馱(引)那野鑁(六)薩哩嚩(二合)啰怛那(二合引)地半摩尼啰(引)惹(引)難(七)嚩尸(引)俱嚕呼(八引)吽惡醯紇哩(二合)咄籠(二合九)。

  誦召請明時  五大秘密主
  最上金剛手  并余諸賢圣
  即降曼拏羅  令堅固安住
  于是諸賢圣  施最上成就
  然后阿阇梨  當依前儀法
  作成曼拏羅  及作諸成就
  圓滿一切事  盡無量無邊
  調伏無與等  以如上章句
  一切義清凈  諸佛善宣說
  甚深如來部  善獲諸妙樂
  是最上寂靜  諸佛之隨喜

  金剛手菩薩  復說甚深法
  微妙不思議  廣大最上明
  清凈本無相  無作而無盡
  是真實究竟  最勝無有上
  大適悅妙樂  以真凈法界
  而利益眾生  最上義妙字
  施一切成就  善施安樂法
  以金剛入寤  而覺寤眾生
  是秘密勝義  決定金剛具
  為第一儀軌  最上無能勝
  諸佛大三昧  而此大樂界
  不思議所成  眾寶王莊嚴
  依妙寂靜地  大牟尼所居
  大適悅妙樂  自然天樂音
  是最上愛樂  具種種供養
  是最上適悅  無比寶宮殿
  是最上安住  度無量眾生
  是最上成就  演說微妙字
  即金剛薩埵  修習普賢行
  而引道眾生  證諸佛菩薩
  最上諸成就  金剛手大主
  所有妙欲樂  悉圓滿自在

  金剛手菩薩即說最上心明曰。

  吽(引)。

  說是大明時  金剛手菩薩
  五秘密出生  真實印賢圣
  常施諸欲樂  最上大自在
  四大賢圣眾  皆化利眾生
  此法于世間  最勝諸成就
  勝義增長故  富有大圣財
  能作大成就  施廣大利樂
  無數諸賢圣  即金剛薩埵
  令說諸賢圣  最上秘密明

  怛[寧*也]他(引)摩賀(引)啰多室哩(二合)嚩日啰(二合引)謨伽啰底(一句)三摩野(引)那(引)莫嚩日哩(二合)尼(引二)摩賀(引)啰多室哩(二合引)嚩日啰(二合引)謨伽啰底(三)三摩野嚩日羅(二合)計隸(引)吉攞摩賀(引)啰多(四)室哩(二合引)嚩日啰(二合)謨伽啰底三摩野(五)尾惹野嚩日啰(二合引)摩賀(引)多啰(六)室哩(二合引)嚩日啰(二合引)謨伽(引)啰底三摩野(七)嚩日啰(二合)哥(引)彌說啰(引)彌底(八)。

  如是秘密明  若有人受持
  是人獲諸印  及成一切法
  復說此究竟  是上成就法
  由如是法故  所作得究竟
  若有諸行人  誤犯諸罪業
  亦未曾成就  于諸秘密法
  若依此法行  即得皆圓滿
  欲作成就者  一日或一月
  乃至于一年  但隨分隨力
  先當依法儀  畫金剛手像
  其身如月色  于大蓮花上
  而結跏趺坐  作大高舉勢
  種種莊嚴身  眾色光熾盛
  如佛灌頂儀  左手持寶鈴
  右執金剛杵  于前蓮華上
  復畫四賢圣  左右各安二
  皆作高舉勢  此名四親近
  一作白蓮色  余三如青蓮
  金剛手后面  枳哩枳羅尊
  而復于右邊  畫大金剛尊
  右手捻箭勢  左手持寶幢
  而復于左邊  畫波哩賀娑
  如是諸賢圣  如寶灌頂相
  畫此[巾*((ㄇ@人)/登)]像已  或復作觀想
  或復作供養  或能隨喜者
  得究竟解脫  所作皆如意
  如是金剛手  [巾*((ㄇ@人)/登)]像秘密法
  是最上大樂  若有愛樂者
  當得最上樂  成就清凈法
  以此清凈法  是真秘密義
  復說曼拏羅  當擇清凈處
  或上好園林  或伽藍精舍
  擇如是處已  以眾寶莊嚴
  懸鈴及瓔珞  幢幡并傘蓋
  香花眾伎樂  依法而嚴飾
  然后作成就  秘密曼拏羅
  作成就法已  諸賢圣皆成
  入此曼拏羅  大秘密中者
  成金剛阇梨  諸所欲愿樂
  皆速得圓滿  阿阇梨先當
  沐浴而潔凈  以妙香涂身
  著新凈上衣  以寶鬘嚴身
  手持眾妙花  誦金剛歌明
  入于曼拏羅  即說歌明曰

  缽啰(二合)尾舍婆誐鑁(一句)摩賀(引)穌珂謨(引)叉補囕(二)薩哩嚩(二合)悉提穌亢啰咩(三)缽啰摩穌枯(引)怛摩悉[亭*也](引四)[口*弱]吽(引)鑁(引)鑁(引)呼(引)缽啰(二合)悉[亭*也]莎(五)。

  入曼拏羅已  手持眾妙花
  而結佛眼印  即誦此心明
  擲花而禮拜  其禮拜明曰

  唵(引)波啰摩穌珂(引)舍野(一句)薩啰哩多尾邏(引)娑那彌帶(引二)那摩(引)彌婆誐嚩當(三)[口*弱]吽(引)鑁(引)呼(引四)呬呬呬呬(五)缽啰(二合)帝(引)蹉酤穌[牟*含](引)惹里那(引)他(六)。

  擲華作禮已  依金剛薩埵
  如作灌頂勢  持金剛鈴杵
  誦灌頂三昧  其灌頂明曰

  唵(引)薩哩嚩(二合)沒馱嚩啰啰怛那(二合)散左野(一句)缽啰(二合)怛踰(二合)缽多(二合)禰咩摩酤吒(引)野那摩(二)阿毗詵左[牟*含](引三)缽啰(二合)嚩啰啰日啰(二合)達囕(四)室哩(二合引)嚩日啰(二合)薩埵三摩野薩怛鑁(三合)摩[亢*欠](呼郎切五)。

  杵表真實理  振鈴為法音
  三昧是大印  安住誦心明
  持此鈴杵者  即成金剛手
  是大阿阇梨  金剛手無異
  此最上秘密  三種三昧法
  成就曼拏羅  最勝無倫比
  復說成就法  最甚深究竟
  由究竟法故  得決定成就
  若復有行人  三業不清凈
  未得成就者  皆悉得圓滿
  行人當依法  先作菩薩像
  塑畫或雕鏤  于菩薩像前
  獻種種供養  執金剛鈴杵
  以三種三昧  諸鉤召大明
  依儀軌作法  所有三三昧
  諸鉤召大明  皆以鉤召印
  亦用最上明  而彼大明曰

  薩哩嚩(二合)怛他(引)誐多烏多摩悉[亭*也](引)哥哩沙(二合)拏(一句)缽啰摩啰喝寫三摩野(二)嚩日啰(二合)儗睹缽賀(引)啰[口*弱](三)缽羅摩[寧*也]嚩日啰(二合)達啰(四)嚩日啰(二合)薩埵薩穌亢缽羅(二合)沒[亭*也](五)穌啰多薩怛[亭*也](三合)摩[亢*欠](六)缽啰(二合)底沒[亭*也]沒馱呬吽(七)嚩啰嚩日啰(二合)哥哩摩(二合)缽啰摩(引)叉啰(八)惡叉焬婆嚩(九)缽啰(二合)悉地穌珂騷摩那寫(十)三摩野(引)[寧*也]悉[亭*也][牟*含](引)鑁(十一)缽啰摩(引)薩母哩底(二合)達啰(十二)薩哩嚩(二合)踰誐尾惹踰蹉啰(二合)野(十三)缽啰(二合)嚩啰戍地穌契婆嚩(十四)缽捺摩(二合)啰(引)惹呬呼(引十五)缽啰(二合)嚩啰缽囕缽啰摩(十六)薩哩嚩(二合)悉地缽啰彌說啰(十七)缽啰(二合)婆嚩呬珂誐哩婆(二合十八)薩多旦薩蜜哩(二合)[亭*也]彌(十九)[口*弱]吽鑁呼(引二十)虎盧虎盧(二十一)悉[亭*也]薩摩(引)哥哩尸(二合)睹(二十二)摩賀(引)三摩拽(二十三)薩哩嚩(二合)怛他(引)誐多三摩野(二十四)蘇啰多薩怛鑁(三合)摩[亢*欠](二十五)。

  根本大秘密  三種三昧法
  然當依本尊  成就諸供養
  以供養大明  而作歌舞等
  即說諸如來  圣最上成就
  大供養儀軌  大秘密三昧
  金剛歌舞等  最上大明曰

  薩哩嚩(二合引)耨啰(引)誐蘇珂三摩那三(引一句)怛鑁(二合)嚩日啰(二合)薩埵蘇啰多(二)三摩焬婆嚩彌(三)摩賀(引)蘇珂擔哩(二合)除蹉啰(二合)野捺(四)缽啰(二合)底缽[亭*也]悉[亭*也]左(五)羅虞缽啰(二合)拏多(六)。

  最上大秘密  三種三昧法
  安住諸成就  此大法儀軌
  如彼本尊法  用印亦皆然
  持誦于心明  即說諸如來
  安住成就法  最上真實義
  大秘密三昧  金剛歌舞等
  諸大勝法明  而說彼明曰

  唵(引)阿(引)哥(引)輸怛波(二合)捺唧賀那(二合)埵(引一句)捺那(引)禰儞馱那缽囕(二)摩賀(引)嚩日啰(二合)三摩野薩怛侮(二合引三)嚩日啰(二合)薩埵缽啰(二合)悉[亭*也]彌(四)薩哩侮(二合)怛摩摩賀(引)悉地(五)摩咍說哩也(二合引)地乃嚩多(六)薩哩嚩(二合)嚩日啰(二合)馱嚕啰(引)惹(引七)悉[亭*也]彌缽啰摩(引)叉啰(八)儞哩禰(二合)設設(引)說多室左(二合)悉(九)薩哩嚩(二合)啰(引)誐(引)耨啰(引)誐拏(十)怛怛尾(二合引)那悉[亭*也]婆誐鑁(十一)摩賀(引)啰(引)誐摩賀(引)啰多(十二)阿爹焬(二合)怛戍戍馱哩嚩(二合十三)誐啰阿禰目訖多(二合)薩怛(二合)他誐多(十四)三滿多婆捺啰(二合)薩哩嚩(二合引)怛摩(二合)(引十五)冒地薩埵缽啰(二合)悉[亭*也]禰(引十六)薩哩侮(二合)怛摩摩賀(引)悉地(十七)哩摩(二合)咍說哩也(二合引)誐啰(二合)母捺啰(二合)野(引十八)悉[亭*也]嚩日啰(二合)摩呼(引)怛哥(二合)哩沙(二合十九)嚩日啰(二合)誐哩嚩(二合)阿缽底摩摩(二十)。

  此根本大明  真實之理法
  若人依法誦  是人成諸圣
  得圣財自在  能成諸難事
  此金剛薩埵  成最上秘密
  攝諸大成就  依勝法儀軌
  速召金剛手  所成就諸法
  而集大富樂  此勝法當就
  即見眾色光  或出余祥瑞
  阿阇梨見已  即獲大富樂
  諸儀軌成就  皆隨心所作
  此名為根本  三種三昧法
  作此成就事  諸賢圣降臨
  依此本尊法  諸賢圣亦然
  歌舞等諸儀  亦同前本尊
  本尊生警寤  當以根本明
  振鈴及歌舞  而以羯磨印
  或用三昧印  如是諸儀軌
  以金剛入寤  皆當令警覺
  成一切三昧  出過本尊法
  此最上秘密  三種真實法
  金剛歌舞等  是為最成就
  行人作法者  當隨意隨力
  選擇殊勝地  宮殿及園林
  或寶或眾花  嚴飾其勝地
  行人當沐浴  著新凈妙衣
  然后安尊像  彩畫或塑像
  敷設布壇場  依法嚴佛事
  行人于像前  以本尊儀法
  持金剛鈴杵  而作于警覺
  鉤召各安置  供養作成就
  既作成就已  于四威儀中
  語言及戲笑  處處皆隨意
  最上秘密輪  隨所欲皆成
  諸成就自在  脫老病死苦
  即如金剛手  是金剛部王
  一切印自在  其相不可見
  解脫諸禁縛  攝一切有情
  能作大主宰  善為諸成壞
  作一切愛敬  諸成就最勝
  世間大自在  最上第一樂
  如清凈蓮海  若能修習者
  是即建法幢  高顯出三界
  皆得善勝利  如是金剛手
  說根本最上  三種三昧法
  供養成就儀  及諸鉤召等
  秘密大安樂  諸佛皆隨喜
  金剛手心印  攝諸眾生心
  是金剛薩埵  廣修普賢行
  自在若虛空  從自性真理
  一法生無邊  如清凈蓮海
  此最上妙樂  甚深大秘密
  能作諸成就  是建妙法幢
  獲如是成就  最上妙法樂

  爾時金剛手菩薩摩訶薩。復說諸佛大三昧法弟子灌頂儀軌。凡當欲受諸佛大三昧秘密灌頂法者。先須發起諸佛最上秘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等。同諸佛自性清凈。

  阿阇梨先授弟子此最上秘密心明曰。

  唵(引)薩哩嚩(二合)踰(引)詣哥(引)野嚩(引)訖唧(二合)多母怛波(二合引)[打-丁+柰]夜(引)彌(一句)

  授此菩提心明已。即得諸佛不退轉地。降伏一切邪魔外道。即成諸佛菩薩次授此明曰。

  鳥怛波(二合)[打-丁+柰]曳埵波啰[牟*含]冒地唧多摩耨多啰(一句)嚩日啰(二合)摩[亭*也]寫缽啰(二合)底瑟吒(二合引)必煬(二合二)紇哩(二合)[打-丁+柰]曳(引)紇哩(二合)[打-丁+柰]曳(引)那睹(三)穌啰帝(引)三摩野薩怛嚩(三合)呼(引四)嚩日啰(二合)悉[亭*也]野他(引)穌亢(五)

  授此大明已。欲求最上成就法者。金剛手菩薩皆悉施之。阿阇梨當依法傳授弟子。令其弟子以凈帛覆面。手持種種妙花。然后引入曼拏羅內。弟子當一心懇切發大誓愿。將所持花任意散擲。隨花墮處即是本尊。得本尊已乃去其面帛。時阿阇梨即依佛部灌頂法。以金剛凈水灌弟子頂。次授三種三昧法。然后授其三昧誓曰。

  汝受灌頂已  常住于三昧
  即成一切法  此金剛鈴杵
  當執持信受  住堅固三昧
  發起真實行  今此所傳授
  秘密灌頂法  諸佛之密印
  若生輕慢心  即墮于地獄

  說此誓已。即以金剛杵授其弟子。為說持金剛杵明曰。

  唵(引)薩哩嚩(二合)怛他(引)誐多(一句)摩賀(引)三摩野(二)怛埵(引)地缽底埵(引)摩鼻詵左(引)彌(三)摩賀(引)嚩日啰(二合)達啰(四)伊捺旦薩哩嚩(二合)沒馱怛鑁(二合五)嚩日朗(二合)嚩日啰(二合)達啰寫咄(六)埵野(引)畢醯薩捺(引)馱哩煬(二合七)摩賀(引)嚩日啰(二合)達囕沒啰(二合)多彌底(八)多禰難多薩哩嚩(二合)怛他(引)誐多(九)缽啰摩摩賀(引)冒地唧多(十)摩寫(引)缽哩爹(引)誐(引十一)捺寫薩奈(引)馱(引)啰拏彌底啰喝薩煬(二合十二)醯(引)嚩日啰(二合)誐哩嚩(二合引)地缽底(十三)室哩(二合引)呬嚩日啰(二合)那(引)莫悉[亭*也]三摩野薩怛鑁(三合十四)普哩普(二合)嚩莎(十五)

  傳此明已。當隨弟子本尊灌頂而為立名。立其名已。至于菩提道場。不退轉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所以者何。但由受此三種三昧法故。此三昧法者。實無所有不可得知。大樂金剛薩埵普賢之行。根本最上所出生故。為說此最上真實五種秘密法已。復誡其弟子曰。此法最上是三有主。一切自在首無上真實道。諸佛如來清凈自性。了一切眾生自性清凈故。三有自性亦清凈顯真實理。此最上秘密法即是金剛鈴。而能覺悟諸佛如來及諸賢圣。是法供養復能覺悟一切法。復以此法覺悟諸有情。銷除一切諸業障。此名金剛覺悟法。能作成就敬愛等事。清凈三有最妙方便。汝當于此最上秘密三昧諸儀軌中深生信受。此法于三有中。能盡諸苦際令獲諸妙樂。是大方便教而利益世間。信受行之決定真實。行人修習此勝法者設在五欲受諸樂境。但能依法修行而無障礙。何以故一切如來無比秘密最上大乘妙三昧法。是故應當勤修行之。若不違此諸佛如來密印三昧者。是人必住堅固地生不退心。是名金剛薩埵得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即說頌曰。

  菩薩住世間  無量無數劫
  為諸有情故  作廣大利益
  住方便三昧  成就大福業
  持明大自在  欲利益眾生
  以此三昧法  隨意皆得成
  設有罪業者  亦無諸障礙
  當得成所欲  是金剛部王
  最上自在者  盡成諸密法
  若依此法行  能利益自他
  善印于諸法  及作諸成就
  決定皆圓滿  作諸相應法
  得盡苦邊際  而獲無量樂
  如是金剛手  秘密金剛杵
  若能手持者  獲諸成就事

  復次阿阇梨。當為弟子授記。依諸佛金剛灌頂授記儀。及用諸佛大印法。弟子得記已。即離諸有趣入諸佛境界。即說授記明曰。

  唵(引)伊數(引)[亢*欠]咩(引)哥嚕彌怛鑁(二合引一句)嚩日啰(二合)薩埵薩怛(二合)他(引)誐多(二)婆誐鑁(引)訥哩誐(二合)多踰(引)特哩(二合)爹(三)遏典多婆嚩悉馱曳(引四)系(引)嚩日啰(二合)那(引)摩怛他(引)誐多(五)悉[亭*也]三摩野薩怛鑁(三合六)普哩普(二合)嚩莎(七)

  若人得此諸佛授記大明印。尊重信受。是人即得諸佛如來諸大菩薩金剛手等。皆悉降于曼拏羅。授與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是人得受記已。諸佛如來大菩薩眾。皆悉敬愛施諸成就法。諸佛如來安住法界。猶如虛空廣大無邊。是時諸佛同時安慰。咸皆稱贊作如是言。此阿阇梨得諸佛三昧同諸如來。若人得此最上秘密安慰稱贊者。所有一切罪業應時銷散。滅盡無余永離苦惱。諸天不能見所行無畏。盡三有苦成最上法。而此最勝調伏之法。常當護持安于三昧。是即諸佛平等宣說。不應舍離菩提之心。金剛密印定成菩提。此諸佛法勿暫棄舍。設有迷惑縱舍己身。不得暫舍諸佛最上之法。金剛鈴杵及諸密印。亦勿舍離而生輕慢。敬阿阇梨等同諸佛。若輕阿阇梨者是輕諸佛。當受眾苦無有威德。被諸瘧病惡毒拏吉儞魅。宿曜執持及諸魔眾。如是災害常所嬈亂。命終之后當墮地獄。是故當知阿阇梨者是為大師。常當尊重愛敬供養。如前所說眾苦惱等皆不能侵。應當恭敬供養阿阇梨。何以故此阿阇梨。經阿僧祇俱胝劫數實難值遇。由此阿阇梨開發菩提道得成佛果。是故弟子依本法儀而常供養。是即供養諸佛如來故。成最上法見獲善果。與諸賢圣等無有異。見受灌頂證法王位。作三界主降伏魔軍。住寂靜地佛果菩提定無疑惑。金剛手菩薩。如是說此一切如來及諸菩薩灌頂曼拏羅已。復作是言如先所說一切如來最上秘密。安慰住一切如來三昧。阿阇梨及弟子令發大菩提心即住不退地。應當觀想如佛最上究竟。所以者何。謂阿阇梨及弟子。能發諸佛最上大菩提心。由此發大心故。即住不退地。無復退轉。由不退故決定證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由是見在證菩提故。未來決定平等證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又復阿阇梨及弟子。所有金剛薩埵相應之法皆悉具足。所以諸佛如來。以最上秘密而作安慰。

  又復如先所說。住諸佛如來三昧者。即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所謂諸佛如來根本三昧。是最上成就法。若住此三昧者。即證諸佛如來。是故若欲盡諸苦惱。應于阿阇梨生貴重心。常作護持信奉稱贊愛敬供養。盡其形壽無暫懈退。復令他人轉生信重承事供養。當知此阿阇梨。已具金剛三業。常住諸佛三昧最上究竟。此大秘密法。唯除邪魔外道及聲聞緣覺等勿令傳授。金剛手菩薩。說此諸佛及諸菩薩真實法已。復說頌曰。

  當于阿阇梨  起大信重心
  其阿阇梨者  是無盡三昧
  最上大樂本  諸佛等無異
  由阿阇梨故  獲最上究竟

  復次阿阇梨。但當受諸富樂。及種種飲食上味。乃至歌舞戲笑等事。而依法持誦用根本印。作秘密供養。得所求成就即說金剛薩埵秘密歌舞等供養明曰。

  吽(引)

  諸佛如來秘密供養明曰。

  阿。

  降三界尊秘密供養明曰。

  呬(引)

  蓮花藏尊秘密供養明曰。

  怛覽(二合引)

  虛空藏尊秘密供養明曰。

  朅。

  如是等供養。以此五心明得成秘密供養法。

  復說最上秘密毗首印供養。及金剛薩埵等諸賢圣儀軌幖幟印法。所有幖幟。皆以金銀及吉祥木等。各依本法而作安于曼拏羅。是時弟子依毗首印法當作供養。由此毗首儀故。弟子所有苦惱瘧等。諸疾惡毒拏吉儞魅。惡曜執持諸魔災害。惡趣等業皆悉銷滅。增長善業得究竟相應諸佛無上菩提。依此金剛薩埵最上秘密毗首印供養儀。所有諸賢圣各以入三昧歌而作供養。是名一切毗首三昧最上成就供養即說根本金剛薩埵羯磨部入三昧金剛歌曰。

  薩哩嚩(二合引)耨啰(引)誐穌珂素(引)摩那散怛鑁(二合一句)嚩日啰(二合)薩埵穌啰多三摩野婆嚩彌(二)摩賀(引)穌珂涅哩(二合)除(引)卒野捺(三)缽啰(二合)底缽[亭*也]悉[亭*也]左羅具缽啰(二合)拏多(四)

  復說一切如來部最上秘密入三昧金剛歌曰。

  嚩日啰(二合)薩埵僧屹啰賀(一句)

  嚩日啰(二合)啰怛那(二合)摩努多啰(一句)

  嚩日啰(二合)達哩摩(二合)誐(引)野乃(一句)

  嚩日啰(二合)羯哩摩(二合)羯嚕婆嚩(一句)

  復說一切金剛部最上秘密入三昧金剛歌曰。

  吽(引)嚩日啰(二合)哥(引)哩母(二合)哥設啰(引)野那摩(一句)

  室哩(二合引)嚩日啰(二合)啰(引)誐三摩夜野那摩(一句)朅樁誐(引)嚩日啰(二合)補羅夜野那摩(一句)

  室哩(二合引)嚩日啰(二合)健吒葛羅婆(引)野那摩(一句)復說一切蓮華部最上秘密入三昧金剛歌曰。

  聒唧捺鼻嚕捺啰(二合)嘮捺啰(二合)多耨(一句)母誐啰(二合)惹那(引)穌喝哩(引二)缽啰(二合)缽[寧*也]西聒唧鼻帝叉拏(二合)作訖啰(二合)達啰母哩底(二合二)惹誐地儞野散多多(四)聒唧捺鼻騷摩也(二合)扇(引)多嚩布啰叉啰難(五)哥摩攞摩那寫吠(六)聒唧捺鼻禰(引)缽多(二合)哥(引)摩三摩野(引)缽啰(二合)悉[亭*也](七)摩摩缽捺摩(二合)啰(引)惹呬(八)

  復說一切寶部最上秘密入三昧金剛歌曰。

  薩哩嚩(二合引)鼻尸哥缽啰彌說啰多(一句)僧悉[亭*也]左(引)叉野儞地(二)缽啰摩薩哩嚩(二合引)誐啰(二合)計睹(三)尾惹踰蹉啰(二合)野多(四)室哩(二合引)嚩日啰(二合)啰怛那(二合)婆嚩彌蘇珂捺(五)

  復說摩度迦啰三尊歌曰。

  普哩普(二合)嚩莎(一句)

  復說四賢圣歌曰。

  紇哩(二合)吽室哩(二合)毗踰(二合一句)

  復說諸龍王歌曰。

  普普。

  復說金剛手大藥剎主諸閼伽供養金剛歌曰。

  薩哩嚩(二合引)哩伽(二合)曼拏羅禰難(一句)嚩日啰(二合)達啰(引)訖啰(二合)摩(二)尾摩哩捺(二合)尾吉啰尾吉啰(三)伴儒(仁祚切)蹉(引)捺野那(引)設野(四)喝那捺喝缽左(五)婆悉彌(二合引)俱嚕骨嚕(二合)馱(六)吽哥(引)啰摩(引)怛哩(二合)拏盎(七)

  復說最上自在大曼拏羅最上秘密入三昧金剛歌曰。

  聒唧捺摩朗耨曼拏羅薩喝薩啰(二合)嚕左(引)嚩布沙(引)尾啰(引)惹西(引一句)缽啰(二合)羅野那羅(引)哩哥(二合)酤致哥啰奔惹摩賀婆野禰(引)必底(二合)那(引)聒唧(二)聒唧捺尾哥(引)底禰必底(二合)穌珂扇(引)多摩那(引)禰惹那嚕缽馱(引)哩拏(引三)薩哩嚩(二合)惹誐蹉摩(引)哩閉(二合)多穌嚕缽勃哩(二合)多(引)達啰播(引)尼那(引)聒唧(四)誐誐那彌嚩薩哩嚩(二合)僧悉體睹惹誐旦尾那踰[寧*也]睹尾戍達那(引)野(五)怛鑁(二合)嚩日啰(二合)薩埵悉[亭*也]摩拽尸沙尾那野尾捺誐馱(二合)薩穌契毗藥(二合六)

  復說最上秘密儀中最上秘密三種三昧金剛歌曰。

  唵(引)缽啰(二合)尾設婆誐鑁(一句)摩賀(引)穌珂謨(引)叉布囕(二)薩哩嚩(二合)悉提穌珂波啰摩囕摩煬(二合三)波啰摩穌枯(引)怛摩悉[亭*夜](引四)[口*弱]吽(引)鑁(引)呼(引)缽啰(二合)悉[亭*也]莎(五)

  以如是等最上甚深秘密三種三昧真實理金剛歌而作供養。所求成就皆得圓滿。此一切如來最上秘密諸儀軌中大毗首三昧供養。以此供養者。金剛薩埵即時降赴。得毗首相應自在成就。即說頌曰。

  此根本儀軌  善作諸事業
  大秘密神通  能建大法幢
  得無盡義味  果決成就事
  獲具足圣財  圓滿究竟法
  毗首大秘密  難成者能成
  所有三摩地  靜住自在樂
  得心之所欲  一切無掛礙
  設或世間人  不修諸福業
  無其勝善力  以罪業障故
  入此曼拏羅  求所作成就
  依根本儀軌  隨意所愿樂
  皆悉得圓滿  此法殊勝力
  諸法無能勝  設復越三昧
  及造諸罪業  或宿曜加臨
  若諸魔嬈事  入此曼拏羅
  所作皆成就  依法得大利
  若或未曾入  成就曼拏羅
  若作此壇法  而實勝數倍

  爾時金剛手菩薩。復說一切如來三種大三昧最上秘密成就法。三種大三昧者。所謂佛寶法寶僧寶。是大妙樂是大究竟。最上寂靜平等安住諸法出生。若有行人依法造[巾*((ㄇ@人)/登)]像。內畫三寶。如菩薩相被金剛甲。執金剛器仗持眾妙寶。以此畫像即成最上曼拏羅。然后選擇勝處宮殿精舍。嚴飾其地香花羅列行人依法而作成就即得圓滿。

  即說一切如來三種大三昧最上心明曰。

  唵(引)部(引)亢(一句)

  說此明已復說此大明曰。

  怛堆那婆誐嚩睹醯(一句)冒地薩埵薩怛(二合)他誐多(二)耨捺哩(二合)瑟致(二合)難醯多(引)哩他(二合引)野(三)儞哩蜜哩(三合)釘捺哩設(二合)煬爹彌(四)阿尸沙尾那踰女誐(五)禰哩(二合)茶儞室左(二合)野嚩哩彌(二合)多(引六)阿顛多婆嚩嚩(引)薩(引)誐啰(二合七)儞嚩馱哥嚩左(引)捺野(八)怛哩(二合)啰怛那(二合)多(引)目缽誐多(引九)沒馱達哩摩(二合)誐拏(引)伊底(十)阿顛多婆嚩僧悉馱(十一)尾戍馱室哩(二合)哥啰(引)缽啰(引十)(二)伊底薩哩嚩(二合)怛他(引)誐多缽啰摩虞呬也(二合)嚩日朗(二合十三)阿他缽啰摩虞呬也(二合)達哩摩(二合)多(引十四)健吒(引)阿(引)哥(引)舍洛叉赧(十五)薩哩嚩(二合)摩(引)哥(引)商左(引)必也(二合)洛叉赧(十六)阿(引)哥(引)舍三摩多(引)踰(引)誐(引十七)薩哩嚩(二合引)誐啰(二合)三摩多(引)塞普(二合)致(引)底(十八)缽啰(二合)倪也(二合)播(引)啰蜜多(引十九)阿他摩賀(引)三摩野嚩啰彌底(二十)薩哩嚩(二合)部(引)仵(引)缽部礙薩睹(二合)細(引)咩摩(引)乃莎摩(引)咄摩(二合)那(二十一)底哩(二合)啰怛那(二合)布(引)惹(引)波囕摩(引)葛嚕彌(引)底嚩捺(引)摩賀彌底(二十二)

  如是諸佛心明能作成就法。以此方便設諸儀軌。依法而作隨意成就。若人設受五欲樂。建此曼拏羅隨其所愿皆得成就。

  又復此諸佛最上秘密三種三昧心明及印相等法。當傳諸弟子亦令隨意而求成就。若時弟子依此秘密儀。當設種種微妙供養于佛法僧及阿阇梨。以殷重心求諸成就。若自作若為他作。皆令得成。

  復說金剛手忿怒明王最上秘密儀。行人依本法畫忿怒明王。色如金剛火大日輪。坐眾色蓮華。于蓮華上明王左右。畫四親近菩薩。其左一作綠色。第二作金色。其右一作紅白色。第二青白色。復于左右畫四菩薩各持本幖幟。謂金剛杖輪鈴幡等。各作喜怒相安住本法。即說彼心明曰。

  吽(引一句)烏波紇哩(二合)捺野呬(引二)

  行人當手持金剛鈴杵誦此心明。安置賢圣時。即得[巾*((ㄇ@人)/登)]像法圓就。如是安置已。即成最上秘密曼拏羅。然后依儀法當誦三昧明曰。

  [寧*也]爹啰(引)瞿捺婆(二合)嚩骨嚕(二合)馱(一句)嚩日啰(二合)(引)儗儞(二合)塞健(二合)馱母哩多(二合)野(二)缽啰(二合)禰(引)缽多(二合)嚩日啰(二合)摩賀(引)喻誐(三)拏(引)吉儞也(二合引)薩哩嚩(二合)睹入嚩(二合)攞伊底嚩日朗(二合)(四)阿他達哩摩(二合)阿(引)哥(引)舍洛叉赧(五)薩哩嚩(二合)摩(引)哥(引)商左(引)鱉洛叉拏(六)摩(引)哥(引)舍三滿多踰儗(七)薩哩嚩(二合)彌嚩(引)怛啰(二合)娑(引)達曳(八)薩哩嚩(二合引)哥(引)舍(引)誐啰(二合)踰儗那(九)薩哩嚩(二合引)哥(引)舍彌底沒嚕(二合)鑁(十)母捺哩(二合)旦嚩日啰(二合)母捺啰(二合引)鼻(十一)怛哩(二合)路哥摩畢婆叉曳禰底(十二)

  此金剛賢圣最上秘密三昧明誦已。然后依如來部儀軌而用本印。獻金剛歌舞等供養。行人依法作此成就者。悉得如意。

  復說觀自在菩薩最上秘密調伏儀。行人當作[巾*((ㄇ@人)/登)]像內畫觀自在菩薩。如閃電光輪作金剛舞勢。具足百臂圓如輪相。手持蓮華等諸幖幟。于菩薩周匝畫顰眉等賢圣。皆作忿怒相。亦持蓮華并諸幖幟。如是依法畫已。即成曼拏羅。然后于像前誦此一切法金剛三昧明曰。

  怛堆那婆誐鑁(引)沒馱(一句)阿嚩路吉帝說啰(二)哥嚕底尾那踰播(引)野(三)戍地訖哩(二合)拏(引)缽啰(二合)那哩底(二合)多(四)彌底缽啰忙嚩日朗(二合五)拽他(引)啰葛旦(二合)醯哥摩朗(六)啰(引)誐奴曬哩那(二合)隸鱉帝(七)哩嚩(二合引)薩奴曬哩嚩(二合)虎尾臺(八)薩怛(二合)他(引)戍唐怛哩(二合)馱(引)睹(引)哥(九)彌底缽啰摩虞呬也(二合)達哩摩(二合)多(十)健吒(引)曳那曳乃嚩尾地那(十一)惹誐地那野摩(引)嚩呬缽捺摩(二合)戍[亭*也]誐啰(二合)踰誐(引)怛摩(二合引十二)帝那帝乃嚩輸達曳禰底(十三)

  如是一切法金剛三昧大明誦已。依蓮華部法作種種供養。所作皆成就。

  復說虛空藏菩薩成就一切儀軌[巾*((ㄇ@人)/登)]像法。當于[巾*((ㄇ@人)/登)]內依法畫大日輪。于輪中畫虛空藏菩薩。身如琉璃色。而坐眾色蓮華。于其華上菩薩左右。畫四親近菩薩。謂灌頂菩薩。寶藏菩薩。寶幢菩薩。大供養菩薩。如是畫已。即成最上曼拏羅。此微妙金剛大日輪普照如來虛空藏菩薩。善滿一切愿法寶秘密鈴。善施一切欲。所有勝義意愿最上成就等。皆由此法。獲諸解脫妙樂遂諸意欲。若自作或為他作。悉皆圓滿此最上三昧。以此法故速能成就金剛薩埵。此法于諸儀軌中成就最勝故。

  復說一切成就金剛薩埵最上大印三昧儀軌。若有下根眾生。造諸罪業作不饒益行者。見此法已罪業銷滅。得成大菩薩而能饒益眾生起大方便。如金剛薩埵住堅固真實三業。不越于三昧安住金剛界。然后當傳大印。受大印已獲得一切成就。此大印法。至如諸佛亦不敢越于三昧。諸求金剛薩埵乃至求成佛者。縱經俱胝劫而不能得。若以此最上大印力故。速能得成就諸佛菩薩。而能隨其所化眾生所有意愿。當為說諸成就法。此大印者是大方便。善能圓滿諸法故。所以者何。結此大印時。諸佛菩薩皆悉云集。于剎那間施諸所欲。如是施已復贊嘆言。金剛薩埵是最上善巧微妙甚深。廣大清凈無所有性。無盡無竭最上至極。出生盡虛空界大樂適悅。決定不空盡諸眾生。最勝成就是大自在。以微妙字出生一切義。以金剛覺悟法令諸眾生悟最上大樂。以金剛秘密具令諸眾生安住第一法。即說一切如來三昧成就最上秘密儀。行人常于清旦時。依法結大印持誦心明。即得成就一切印。

  又復最上秘密成就法。行人依法執金剛鈴杵。當誦三種三昧明。所求成就皆得圓滿。

  又復依法執持金剛鈴杵。當結毗首印持誦明者。即得諸印相成就。其身得如金剛薩埵。所有大自在成就法。皆悉施之。其諸印相速得圓滿。乃至諸成就法皆亦得成。隨其意愿無不成者。

  復說最上秘密一切相應儀軌法門。所言相應者謂諸法之用。謂從相應法出生諸界故。云何出生。謂從本尊正念出生故。又復云何名為相應。謂即語也。語體即聲。聲者即大相應理也。相應理者即是本尊正念。由是相應是即本尊出生。本尊出生故是名相應成就。又此相應者。所謂聚集相應一切印法相應等。言聚集相應者。謂諸法和合是名聚集相應。譬如世間多財聚集。諸法和合亦復如是。聚集一切印法三昧等。是名聚集相應。

  又復一切印法相應者。謂十方諸佛如體如相名一切印法。此用者即最上成就故。謂諸賢圣所有本印。由此本印當各用故。從是出生大相應法最上秘密成就。行人當觀如本尊印法相應。次想己身亦復如是。即得圓證諸佛菩薩位故。諸最上秘密成就儀。是甚深最上成就法。當如本尊相應攝大毗首印。行人當觀己身亦復如是。得成微妙字。此諸法中最勝。是大毗首三昧最上相應攝諸悅樂法。又此最上秘密成就儀法中最上成就法。當如金剛薩埵根本相應如體如相。行人當想己身亦如是。得成微妙字義。由是獲諸佛清凈三昧。即成一切相應主。諸成就中最如是相應法。諸有所作無不成者。設受五欲樂但想如本尊相應。此即一切如來最上秘密無上大乘清凈大三昧。所有諸如來大樂根本相應。即是金剛決定三昧。此相應法是大良藥。有最勝功能故。是成就中一切得自在。行人當知若修此相應者。即得如金剛薩埵精進悅樂而能增長。色力壽命。所有一切成就儀法。于剎那間皆悉圓滿。何以故修如是相應大印。住如是相應。即依本尊相應成就儀。而作相應三昧成就事故。又復行人當知。心如幻化而無定止。身如器具造作所成。身非覺知與心相離故亦非相離故。此印法相應亦復如是。譬如色心之法本非一故。身心合和作諸事業。印法相應和合亦爾。如是三昧及此相應互作成就。若諸行人以無我法。修諸相應成就事者。此諸行人即是如來。

  又復一切印相應者。謂印體具大樂堅固。由是大樂堅固。成就諸樂相應事。若諸行人勤求此最上秘密成就法者。但當精進發菩提心至意專勤。勿以苦節加行。而令疲極則生退轉。但以悅樂心與大樂相應當作成就。是名一切印相應法。

  又復樂相應者。能作成就事。謂諸樂法隨宜而受。如本尊相應大樂法故。一切如來最上秘密無上大乘大教王。是金剛薩埵最上大樂相應法故。

  又復一切適悅相應者。謂一切三昧相應成就故。行人修此法者。當與適悅心相應。何以故若勤苦加行。即于自體而生困苦。由是于法而生散亂。不能專注作諸成就。是故修相應行者。隨意隨力而于飲食受用。乃至四威儀中戲笑語言。于一切處無復掛礙。設有未入曼拏羅及有諸障惱。但當依本尊相應行修成就法者。于剎那間。皆悉圓滿此大欲樂三昧自在主諸金剛部王。若求證諸佛及諸大菩薩。由此相應法尚得成就。何況求諸成就事。此決定成就法。一切皆得成。能成諸密印能盡苦邊際。以此相應微妙。是名金剛薩埵最上適悅法。

  又復一切堅固相應者。謂一切法自性堅固。原始至終唯一真智。自性堅固自體無別故。

  又復一切堅固授記相應者。謂依本尊相應大智方便。當作一切法求諸成就事決定圓滿。是為堅固授記相應。又最上秘密堅固授記相應者。即金剛薩埵大相應法。作諸供養求種種事皆得圓滿。是名授記相應。即說頌曰。

  此真理最上  微妙相應法
  甚深秘密中  最尊勝無比
  若大阿阇梨  及上智弟子
  有大菩提心  授此相應法
  若遇無智人  雖愛樂成就
  于法無信解  勿得傳授之
  此法非難成  非勤苦加行
  但依法軌儀  而善作成就
  起精進所修  是人獲大利
  解脫諸魔事  諸天不能見
  是金剛薩埵  成佛菩薩道
  此最上相應  皆悉得圓滿

  爾時金剛手菩薩。宣說此決定不空最上善巧微妙廣大不可思議甚深之法。所有盡無盡成就法。皆悉能成。行人當隨意隨處。結跏趺坐心意調柔。然后以左手結堅固一切智印。安于左胯之側。右手戲擲金剛杵。以金剛三業成就故。是即金剛薩埵。依如是法儀。速成堅固不退。乃至諸大菩薩及如來地。于諸成就得大自在。如是金剛薩埵一切處堅固。行人設復未入曼拏羅。修此大印者。得諸佛恭敬供養。獲一切圣財大樂自在。此大秘密印三界中最上。成就此大印。與金剛薩埵等無有異。所有諸成就及種種事業大妙樂等。以此大印故皆悉圓滿。所求之法無不成就。

  復說金剛薩埵根本大印。以此印故。于一切曼拏羅。所有三昧鉤召入寤敬愛等。種種成就法皆得圓滿。亦名金剛秘密三昧印。其印當十指相合。名為金剛合掌。又復十指相交如拳。名為金剛縛。以此金剛縛。展二頭指及二拇指。復屈二中指入于掌內。與二拇指相捻。二頭指平正如金剛杵。是名金剛薩埵根本大印。即此根本大印。復二中指如鉤。安于本心如作鉤召勢。是名金剛鉤印。此金剛鉤印。與金剛薩埵作大愛樂。若用此鉤印及心明作鉤召時。金剛薩埵生大愛敬。速降曼拏羅。當得金剛薩埵大欲大樂。如是鉤召已。所有一切如來及諸菩薩乃至一切有情。悉皆平等速得鉤召。若鉤召不降赴者速得破壞。

  復說大樂金剛三昧心閼伽印。先當二手作如金剛缽相。然結前金剛印。后以二中指如花枝。當以心明加持。以此三昧閼伽印。若授灌頂者。是人得一切自在。此印功用亦如前印。于一切法皆得用之。

  復說入曼拏羅幡印。當右手豎三指如幡。拇指與小指頭相捻。作嬉戲歌舞。入于曼拏羅而先頂禮本尊。若結此印入曼拏羅者。即成金剛阿阇梨定成供養事。然后隨力隨意。以香華幖幟等當獻供養。復用結幡印。頂禮于本尊而發是言。我今頂禮本尊。言已即作金剛合掌安于頂上。頂禮金剛薩埵及諸如來而伸稱贊。然后二手作金剛縛。拇指相交。各屈頭指。安自頂上如戴寶冠。復改金剛拳。于頂左右而作系鬘相。復如垂帶勢。作是印法已。當想如金剛薩埵授已灌頂。然后以大樂金剛甘露水自灌其頂。作灌頂已。所有金剛阿阇梨法皆得成就。

  又復若為弟子授灌頂者。當以金剛合掌作頂禮印。以眾妙花授與灌頂。如是印法及諸曼拏羅儀。即成一切成就自在。是名金剛薩埵印成就儀。

  復說印法。若欲召請金剛薩埵者。行人當跏趺而坐。結大樂秘密金剛鉤印。及誦心明而作鉤召。然后依法獻種種歌舞等供養而伸稱贊。復結嬉戲印作禮持誦。以金剛歌舞等供養故。所作之法即得成就。即說最上秘密金剛歌曰。

  薩哩嚩(二合引)努啰(引)誐穌珂素(引)怛摩(二合)那娑(引一句)怛鑁(二合)嚩日啰(二合)薩埵波啰摩穌啰多(二)婆嚩彌(引)摩賀(引)穌珂涅哩(二合)除(引)薩啰(二合)野捺(三)缽啰(二合)底缽爹悉[亭*也]左羅具缽啰(二合)拏多(四)

  如是金剛歌。若常贊詠者。得大樂尊堅固愛敬作諸成就。此大秘密歌常持于本心。若于贊嘆時令唇齒相合。依諸儀軌不離金剛語。善成諸部法詠吽字等歌。隨力而作隨其所欲。以調順語業微出其聲。令梵音和雅歌詠金剛薩埵法。此最上成就歌。當于一切處隨意持誦。當用金剛薩埵大印。其印左手作智拳。右手持金剛杵。以此印明當作成就法。

  如是等印皆依本尊法。及用心明所作皆成復說一切如來印相。其印以二手。先作一切如來金剛智拳。如金剛寶灌頂法而作灌頂。灌于五處。復作合掌如供養勢。磔開其手卻作二拳。左拳向外豎立頭指。右拳向內安于本心。成印。此一切如來智拳大印。是決定不空。結此印時獲不退地。當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人不可見遠離諸禁縛。乃至諸魔軍亦不能嬈亂又復結此印者。當觀如佛。若供養此人。當如供養諸佛菩薩。如是大印儀。所有三昧印蓮華印金剛印。皆亦如是所謂羯磨印者。先二手平仰。二拇指舒向于頭指。安于本心已。復作如寶灌頂成印。

  又復如前二手平仰各微屈頭節。二中指相結如金剛蓮華。即成法印。即說此印明曰。

  阿(引)呼(引)怛囕(二合引)紇哩(二合引)吽(引一句)

  又復改羯磨印。以左手作金剛拳。屈拇指入拳內。此成一切如來智拳大印。

  又復以右手如捻衣角。鉤于本心。而復展手作觸地相。此成降諸魔軍印。

  又復不改此印。而復仰手成印。是名出生印。亦名施愿印。亦名授記印。復以此印作捻衣角。如開蓮華勢成印。是名出生法印。亦名清凈諸法印。復以此印。豎三指如幡即成幡印。結此印。時所有愿求決定成就。

  復說一切如來智拳大羯磨印成就。若用此印安病人身其病即差。若安于心諸毒銷除。乃至邪印法等悉皆滅壞。即說明曰。

  唵(引)吽(引一句)

  用此明同前羯磨印法。功能成就。若結印持誦此明。旋轉于身獲大辯才。所有一切如來最上大密印。悉得堅固。如是若安于諸根得諸根圓滿。若稱念諸佛已。旋轉諸方復安于本心。或自求成就或為他作。皆悉得大悅樂。乃至證佛菩提。若結此印觀想諸佛。當了五蘊如陶師輪。然后身作禮敬口誦大明一心正念觀想。住于舍念戒精進慈定智慧方便力。堅固出生陀羅尼門。滿足十地行四無礙解十八不共法。以毗首羯磨法廣饒益眾生。以金剛三業作大佛事。即說諸大明曰。

  唵(引)冒地唧多嚩日哩(二合引一句)

  唵(引)三滿多跋[打-丁+柰]啰(二合)左哩曳(二合一句)

  唵(引)進多(引)摩尼(一句)

  唵(引)阿[寧*也]嚕提(一句)

  唵(引)惹(引)底尾嚩哩帝(二合引一句)

  唵(引)薩哩嚩(二合)尾倪也(二合)儞(引一句)

  唵(引)尾啰(引)誐達哩摩(二合)帝(一句)

  唵(引)尾(引)哩也(二合)葛嚩濟(引一句)

  唵(引)薩哩嚩(二合)誐(引)彌儞(引一句)

  唵(引)嚩日啰(二合)[打-丁+柰]哩(二合)茶唧帝吽(一句)

  唵(引)薩哩嚩(二合)怛他(引)誐帝(一句)

  唵(引)莎婆(引)嚩戍馱達哩摩(二合)多(引)倪也(二合引)那尾戍地(一句)

  唵(引)達哩摩(二合)尾輸馱[寧*也](一句)

  唵(引)尾遜婆嚩日哩(二合)尼發吒(半音一句)

  唵(引)哥(引)摩啰(引)儗(引一句)

  唵(引)[口*弱]嚩日哩(二合引一句)

  唵(引)吽薩哩嚩(二合)[打-丁+柰](引)摩[寧*也]。

  唵(引)紇哩(二合一句)

  唵(引)阿哥(引)啰目契(引一句)

  唵(引)缽啰(二合)倪也(二合引)播(引)啰彌帝(引一句)阿鑁吽唵(引)阿(引一句)

  唵(引)薩哩嚩(二合)怛他(引)誐多哥(引)野(引)儗哩(二合引一句)

  唵(引)薩哩嚩(二合)怛他(引)誐多嚩(引)儗尾(二合)戍地(引一句)

  唵(引)薩哩嚩(二合)怛他(引)誐多唧多嚩日哩(二合引)

  阿(引一句)

  如是一切如來語印法鼓。出微妙之音有微妙之義。是大法語是諸佛心。能決定成就所作事業。當依法持誦念諸佛已。然后以一切如來正念及一切如來印。而作成就。

  復說金剛火焰日輪印相。先結金剛大印。復改作三昧印。后復作金剛縛已。諸指皆如火焰輪。二中指如金剛杵成印。此印能調伏三界。亦能作敬愛金剛薩埵。

  又復不改前印。左手作拳。頭指豎立如期克相。右手如鉤成印。是名降三界印。此印能鉤召一切。

  又復二手作忿怒拳已。復作金剛鉤。如期克相成印。是名金剛鉤印。此印善作一切事。能作諸成就。

  又復作金剛合掌。十指如火焰成印。是名顰眉菩薩印。此印善作種種事。善調伏諸惡。

  又復作金剛合掌。復左手如鉤勢成印。此印能鉤召一切。亦能作入寤法。悉得成就。

  又復左手作金剛拳。右手如三叉成印。此印能脫一切枷鎖禁縛。

  又復二手如開敷蓮華成印。此印能斷一切煩惱。

  又復二手作金剛縛。二拇指相并成印。亦名降三界印。此印善作鉤召調伏最上成就。

  又復右手頭指。鉤左手頭指。如挽弓勢成印。此印善作鉤召。亦能作諸敬愛。

  又復如降三界印。右手作金剛拳展臂。以小指安左手背成印。此印善破諸惡邪印。善作諸成就。

  又復二手作金剛縛。柔軟緊密成印。是名金剛成就印。

  又復二手作金剛縛。二拇指與頭指。如金剛杵成印。此印能破壞諸惡。所有幡印與鈴印。皆作最勝法。亦能破壞諸惡。三界中殊勝。是金剛薩埵灌頂印。

  又復金剛部賢圣印。二手作金剛拳。依此法儀本部賢圣。以金剛寶作灌頂。作金剛合掌。以凈帛覆面。二拇指如金剛。當作金剛灌頂已。然后依法作禮。受持金剛杵。乃隨力獻阿阇梨供養。即得成一切法。

  如是等諸部印相。皆依法結同大明用。即得所作成就。

  爾時諸如來  及大菩薩眾
  金剛賢圣等  共異口同音
  發如是問言  金剛手菩薩
  如仁者所說  最上羯磨法
  善作諸成就  其所說儀軌
  微妙真實理  從無相之法
  而現諸儀軌  是儀軌云何
  何名最上教  復何為根本
  何名本無有  復名金剛手
  以何為大欲  復何名大樂
  何名為善賢  何名高舉勢
  何名諸法中  自在金剛手
  內外大心明  云何而出生
  根本微妙歌  何說復何義
  大金剛三昧  此法名何等
  云何菩提心  云何三摩地
  云何菩提行  以何降魔軍
  云何證菩提  云何本部生
  云何欲解脫  何者三種名
  云何一切處  大金剛大樂
  何不空三昧  何八曼拏羅
  當有何果利  及成就儀軌
  大秘密真理  以何而演說
  云何本尊法  諸部復云何
  云何灌頂理  云何賢圣眾
  云何五秘密  何名虛空藏
  如何幖幟法  一切鉤召法
  云何諸供養  云何見前法
  云何成就儀  云何非勤苦
  如是諸秘密  最上真實理
  為成微妙字  而廣利眾生
  如上為宣說  是時金剛手
  受諸佛勸請  為利眾生故
  而說如上法

  所言儀軌者  謂諸法儀軌
  是無儀軌法  饒益諸眾生
  而現諸儀軌  由如是儀軌
  清凈諸法故

  言最上教者  謂攝一切法
  出生佛菩薩  秘密真實理
  是名最上教

  所言根本者  謂即真實智
  遍滿虛空界  如金剛堅固
  是大欲大樂  最上微妙字
  即金剛薩埵  諸儀軌實理
  所言本無者  如虛空本性
  謂金剛薩埵  是大堅固身
  是名本無有  言金剛手者
  是即大自在  善施諸成就
  是金剛部主  愛樂微妙字
  所言大欲者  謂離諸過失
  了達究竟法  是名為大欲
  所言大樂者  謂真實妙理
  即金剛薩埵  出生所依故
  所言善賢者  謂清凈法界
  解脫諸如來  遍滿普賢身
  其高舉勢者  謂所有成就
  最上自在印  鉤召諸成就
  是名高舉勢

  所言諸法中  自在金剛手
  謂即根本教  真實微妙理
  若至心誦持  獲一切功德
  是名諸法中  自在金剛手
  所言菩提心  謂不可思議
  廣大甚深法  成就諸妙樂
  能變化一切  清凈菩提心
  由是而堅固  作諸殊勝業
  安住三摩地  即此三摩地
  金剛智出生  從金剛所生
  名金剛薩埵  此即諸佛身
  是名菩提心

  所言大金剛  謂攝諸有情
  令修我教法  秘密真實理
  若常修習者  即成大金剛
  所言菩提行  謂觀諸有情
  染著諸煩惱  為利益彼故
  常行普賢行  是名菩提行
  所言降魔者  謂即諸魔心
  是心即如來  若能調伏心
  無復諸魔嬈  是即降魔軍
  所言證菩提  謂解悟本心
  堅固菩提智  了真實妙理
  即成等正覺  是名證菩提
  又言金剛手  謂調伏諸惡
  令迷者悟解  諸佛金剛杵
  堅固菩提心  諸佛所付授
  是法界真理  受持為器仗
  成就諸法故  是名金剛手
  所言本部生  謂智度為母
  方便解為父  從金剛手法
  出生諸部法  是名本部生
  所言欲解脫  謂大欲大樂
  善獲諸成就  諸成就樂句
  是即大樂法  是名欲解脫
  所言三種名  謂三世無邊
  而悉能調伏  而作三界主
  復名為三寶  復名為三界
  能作諸成壞  是為三種名
  所言一切處  大金剛大樂
  謂一切有情  欲廣大利益
  其心無定止  若于一切處
  安住堅固心  了達真實義
  是名一切處

  所言根本歌  及內外心明
  謂三有最勝  成就大自在
  菩薩利有情  是大欲大樂
  秘密微妙句  吽字歌心明
  乃至外心明  皆真實理智
  以外秘密心  而生悅樂故
  所作皆成就  名根本歌等
  其不空三昧  謂作成就法
  以微妙大樂  所作獲成就
  非勤苦而得  此大三昧法
  諸佛不能越  名不空三昧
  八曼拏羅者  謂隨其處所
  但以隨分力  各稱彼根性
  隨時作諸法  即現賢圣眾
  其所得果報  獲大究竟福
  作此曼拏羅  先觀察十方
  當從北起首  而乃絣四線
  分列八壇相  皆依本儀法
  依本尊相應  想成曼拏羅
  作諸成就法  即此曼拏羅
  是大真實理

  所言大秘密  謂諸秘密法
  而本無所有  是大樂金剛
  即同普賢身  金剛眾大主
  是名大秘密
  所言本尊法  謂根本最勝
  曼拏羅之主  是最上大欲
  是大適悅心  而常現笑容
  其身如月色  眾寶嚴身相
  光明普照耀  是三有最勝
  施諸妙樂境  善成微妙句
  故號為本尊

  所言灌頂理  謂佛寶功德
  三界無比法  唯此寶最勝
  受佛灌頂者  而證法王位
  是名灌頂理

  所言三摩地  當結跏趺坐
  而結禪定印  以左手押右
  觀想金剛手  是名三摩地
  所言賢圣眾  謂金剛賢圣
  是真實義智  善悟解一切
  諸成就最勝  一切大吉祥
  具諸法圣財  一切法中最
  所有成就法  皆賢圣印相
  即金剛薩埵  秘密大主宰
  所言五秘密  謂毗盧遮那
  及不動如來  寶生無量壽
  不空成就等  是名五秘密
  所言諸部者  謂一切如來
  真實之妙理  成金剛薩埵
  毗盧遮那佛  不動如來部
  寶生無量壽  不空成就等
  真理亦如是  又金剛部主
  善調諸惡者  以純善方便
  如日而普照  此金剛部尊
  饒益諸有情  善成諸教法
  毗首金剛部  是攝大方便
  觀自在菩薩  依眾蓮華部
  獲最上成就  觀自在菩薩
  即金剛薩埵  蓮華部真理
  攝三摩地智  蓮華部清凈
  能凈諸有情

  所言虛空藏  謂即大圣財
  遍滿于虛空  虛空藏菩薩
  是大灌頂法  所有寶生部
  是無盡寶藏  大灌頂法幢
  善攝一切愿  即金剛薩埵
  于諸曼拏羅  常施真實理
  金剛部灌頂  寶生無量壽
  真理亦如是

  根本諸幖幟  是最上成就
  以妙真實理  是自在器仗
  五種大秘密  即是金剛杵
  其諸部幖幟  謂真實理智
  諸佛毗首行  即證大菩提
  而彼金剛部  寶部蓮華部
  善攝一切義  成就秘密法
  所言鉤召法  謂諸秘密儀
  以金剛鉤鈴  而作于鉤召
  所言諸供養  謂諸秘密儀
  適悅而供養  種種歌舞等
  所言見前法  謂諸秘密儀
  各用于本印  然后當一心
  持誦真實理  又復諸如來
  諸成就見前  以大三昧法
  真實微妙理  是根本真空
  金剛薩埵性  是即普賢身
  亦為金剛主

  所言成就法  謂諸儀軌中
  所作成就事  當依本尊法
  而作諸成就  但隨所住處
  諸儀軌皆成  依法持鈴杵
  覺悟于世間  欲成就諸法
  速成根本教

  所言非勤苦  謂所作成就
  而不須加行  隨意隨處所
  隨欲隨飲食  乃至四威儀
  語言及戲笑  但發至誠心
  住等引相應  依本尊儀法
  如是相應理  速成一切法
  此根本大教  是甚深秘密
  若依法修習  所愿皆圓滿
  所有諸如來  及諸大菩薩
  常受持此法  是最上大樂
  真實微妙句  大欲大妙樂

乾隆大藏經·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佛說最上根本大樂金剛不空三昧大教王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