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第1025部
佛說無二平等最上瑜伽大教王經六卷
宋西天三藏朝奉大夫傳法大師施護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是我聞。一時世尊。在他化自在天宮。與九十九須彌山量微塵數菩薩摩訶薩眾俱。此諸菩薩一一皆是金剛薩埵金剛眷屬。其名曰金剛手菩薩摩訶薩。普賢菩薩摩訶薩。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虛空藏菩薩摩訶薩。金剛拳菩薩摩訶薩。起平等心轉法輪菩薩摩訶薩。虛空出生菩薩摩訶薩。破諸魔菩薩摩訶薩。如是等大菩薩摩訶薩而為上首。時彼天宮由諸如來威神加持。具足種種最勝嚴飾。幢幡傘蓋殊妙珍寶。懸鈴珠瓔交絡垂布。大摩尼寶出現光明。有種種色廣大照耀。猶如月輪清凈圓滿。而佛世尊常所安住。一切如來金剛加持三昧正智。受一切如來金剛灌頂。頂戴寶冠處三界法王位。證一切如來一切智智相應自在。圓滿一切如來平等印契。成就一切如來最勝事業。安住大悲大毗盧遮那如來。常住三世平等金剛身語心業。盡諸有情界。能滿一切愿。為一切如來共所稱贊。受一切如來勸請說法。

  復有殑伽沙數等諸佛如來。從十方界來集此會。猶如胡麻滿閻浮提。是諸如來各于彼彼佛剎。亦常說此無二平等秘密法門。

  爾時金剛手大執金剛者。安住一切如來心。修習一切如來行。隨一切如來身所行。順一切如來心所作。如是總攝本部相應依本法住。于此會中隱身不現。是時十方所集一切如來。既于會中不見金剛手菩薩。即時異口同音說伽陀曰。

  大哉金剛手  如我等父母
  不現此會中  大士今何往

  彼諸如來作是說已。各各于其大金剛寶加持法中。默然而住。

  爾時金剛手大執金剛者。即從一切如來五處而出。以自身相現大毗盧遮那佛相。復從一切如來心。現大月曼拏羅。有百千種圓光照耀。如是現已。復從一切如來心。現大日曼拏羅。量廣無數百千世界。還復本身。于其中間安詳而坐。

  爾時所集一切如來。即時各各向金剛手菩薩。合掌頂禮勸請說法。說伽陀曰。

  善哉金剛最上法  善哉金剛清凈眼
  善哉金剛最勝智  普攝諸佛一切智
  我等勸請金剛手  普為諸佛作利樂
  宣說自他智所生  最上大乘秘密法

  爾時金剛手大執金剛者。白諸如來言。諸佛如來不應勸請。令我宣說秘密法門。諸如來言何因緣故而汝不說。金剛手言諸佛當知。今此大會諸菩薩摩訶薩眾中。或有聞說如是大乘第一義諦秘密法已。乃有多種破壞等相。諸如來言。我等各以神力加持會眾。復令悉成大金剛眾。汝今但當施作佛事。

  爾時金剛手大執金剛者。熙怡微笑瞻仰諸佛。贊諸佛言善哉善哉。即入一切如來大輪光明普照一切如來心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于其四方現四大日曼拏羅。東方名持無盡色大日曼拏羅。南方名如意寶金剛大日曼拏羅。西方名無量金剛大日曼拏羅。北方名不空三昧金剛大日曼拏羅。如是現已。乃為一切如來一切菩薩眾會。宣說無二平等最勝大儀軌王秘密法門。其所宣說與一切菩薩如理相應。令一切菩薩成就一切如來最勝功德神通事業。普遍眾會。乃至盡十方界一切佛菩薩如理而住。譬如虛空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一切日輪光明。隨量而照亦悉周遍。所有一切如來光明金剛手菩薩光明亦復如是。光光混融平等照耀。如實觀者如理而住。

  爾時一切如來。即以一切如來普賢出生供養云海。供養金剛手菩薩。作供養已。彼諸如來默然而住。

  爾時金剛手大執金剛者。即入觀照一切菩薩心智部出生一切如來最上秘密破諸暗因自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己。宣說智部三摩地法門。

  當住禪定心  觀清凈乳海
  中有大蓮華  如水精月光
  觀自心種子  與自法相應
  由是觀想成  自心曼拏羅
  而此曼拏羅  縱廣一肘量
  四方及四隅  四寶勝莊嚴
  依法而想成  住心不散亂
  周匝有光明  熾盛普照耀
  彼中依法儀  觀自身清凈
  離我等分別  即想成佛身
  如是觀想已  成就曼拏羅
  次依智部儀  大明如是稱

  唵(引一句)薩哩嚩(二合)怛他(引)誐多(二)倪也(二合引)那莎婆(引)嚩(引)怛摩(二合)酤(引)[亢*欠](呼郎切三)

  大明所用印  并依智部儀
  而此大明力  能滅一切罪
  觀想有百千  無垢最上光
  復依智部儀  觀想明王等
  微妙白凈光  依法想安布
  所作依此說  異此非觀想

  此名一切如來金剛灌頂法門。

  住自心堅固  出相應光明
  觀想佛影像  及金剛手相
  諸求悉地者  依金剛手法
  彼依法相應  悉地不難得
  若依此法者  如理而觀想
  自影像不動  即成金剛手
  諸有知法者  依法而觀想
  乃至彼虛空  亦無過越罪
  佛相與自相  同一相應相
  彼定心相應  諸所作成就
  自影像佛相  智者五處觀
  依相應法門  想金剛薩埵

  此名一切如來主法門。

  想自心大明  出焰鬘部光
  中現金剛杵  摧破一切惡
  自心心所作  想成菩提心
  出現五光明  供養一切佛

  此復名一切如來主法門。

  觀五曼拏羅  周匝焰光明
  普遍佛影像  想大明成就
  定心觀自身  離取相分別
  諦想自影像  等諸佛無異
  自心菩提心  想相應出生
  金剛手莊嚴  出生諸儀法
  若住相應觀  觀金剛手者
  但當依法儀  想諸佛影像
  欲觀佛影像  當諦觀文字
  觀文字真實  即見佛影像
  然于文字中  觀影像離相
  若如是觀時  成相應觀想
  先住心一處  想日曼拏羅
  觀自身清凈  在曼拏羅中
  次想遍虛空  普現曼拏羅
  依法如是觀  即觀想成就
  彼日曼拏羅  若觀想相應
  即彼金剛手  觀想而成就
  若彼金剛手  依法相應者
  即諸佛影像  觀想得相應
  又日曼拏羅  若觀想相應
  四印曼拏羅  亦觀想成就
  若住心一處  或復遍世界
  乃至盡虛空  依法無過越
  四印曼拏羅  即觀想相應
  彼日曼拏羅  觀想亦成就
  若日曼拏羅  觀想相應者
  即諸佛影像  觀想亦相應
  由如是依法  觀諸佛影像
  亦如是觀想  四印曼拏羅
  若如是相應  四印曼拏羅
  即如是觀想  彼諸佛影像

  此名金剛手菩薩法王法門。

  觀一切儀軌  想蓮華相應
  攝觀想等法  異此非相應
  當觀想自身  善住堅固心
  從菩提心生  想現佛影像
  此最上秘密  金剛寂靜教
  大利智慧光  平等而照耀
  若依法觀想  能滿一切愿
  想金剛薩埵  是名金剛法

  此名普賢持金剛法門。

  爾時普賢菩薩摩訶薩。觀察眾會。即雨一切菩薩供養云海。滿虛空界。供養金剛手大執金剛者。作供養已。又復至誠頂禮歸命依法而住。

  爾時所集一切如來。復于會中雨一切如來供養云海。供養普賢菩薩摩訶薩。作供養已。從金剛菩提心。出現照一切如來相圓滿光明。普遍照耀。是時普賢菩薩摩訶薩即現自影像光明。其光名為一切如來堅固用智部破暗因。于是光中隱自身相。現毗盧遮那佛相。即說一切如來三昧真實智部三摩地法門。

  知法者了知  彼一切所作
  禪定相應相  真實清凈法
  想日曼拏羅  最上千肘量
  內有月輪壇  中觀想嚩字
  字周匝復觀  四方曼拏羅
  縱廣一尺量  有種種色光
  彼焰光普遍  想諸佛影像
  四方及四隅  各觀想唵字
  彼字一一現  種種微妙色
  次當依法儀  于曼拏羅中
  如理而諦想  毗盧遮那佛
  及曼拏羅中  所有諸賢圣
  日曼拏羅中  想月曼拏羅
  中復想自身  大喜樂法生
  從微妙心現  凈月曼拏羅
  大明文字相  復想于心現
  次當想唵字  普遍焰光明
  從是光明中  出生諸儀軌
  然想佛影像  及諸賢圣相
  彼即成觀想  四印曼拏羅
  自身諸所作  皆諸佛法生
  五鈷金剛杵  依法想于心
  四印曼拏羅  大明想于額
  即想成佛相  周匝焰光明
  想過此世界  復入別剎中
  觀想一肘量  妙月曼拏羅
  中觀想自身  金剛薩埵生

  此名普賢智部最勝三摩地法門。

  當依法觀想  日輪曼拏羅
  想自身清凈  現曼拏羅中
  次于其四隅  想毗盧遮那
  后復想自身  成金剛薩埵

  此名金剛薩埵法門。

  復次當依法  分別十六尊
  作四分觀想  各依位而住
  自余諸賢圣  各想心大明

  此名持金剛法門。

  復次當依法  觀想于自身
  有微妙吽字  左旋而住心
  出現光明相  能破諸魔惡

  此復名一切如來主法門。

  復想剎那中  出生諸賢圣
  現影像光明  普遍而照耀
  諸有文字相  其量廣無邊
  想依法相應  成金剛影像
  是中諸文字  出生大明句
  此無數大明  成就一切法
  從額至臍輪  觀想大明字
  此觀想相應  一切觀無異

  復次伽陀曰。

  次想白色大蓮華  量如車輪妙清凈
  中有日輪曼拏羅  依法相應而觀想
  復想自身于中現  羯磨金剛所出生
  即成羯磨金剛身  金剛薩埵等無異

  此名金剛薩埵法門。

  當觀清凈大乳海  自身想現乳海中
  智觀自身即佛身  故現佛身滿空界
  又觀清凈大乳海  有種種色妙光明
  月曼拏羅現其中  于中復想日輪相
  次觀自身即佛身  相應出生諸儀法
  由想自身遍一切  周廣一切世界量
  又想大海于心現  日曼拏羅在海中
  依法觀想諸佛相  周匝光明輪圍繞
  彼光明中現文字  周廣一切世界量
  吠泥邪等所作用  依法相應而觀想
  復次依法而觀想  月曼拏羅一肘量
  于中出現金剛劍  能作世間成就法
  次想焰光白蓮華  表示菩提心莊嚴
  中想本部賢圣相  左右安布踰始多
  如是依法而攝受  自金剛法皆成就
  普遍一切世界中  如是供養一切佛

  此名普賢秘密法門。

  又想日輪曼拏羅  其量等一多羅樹
  中想漸略大明字  乃至一切相應生
  堅固安住自影像  然當觀想賢圣等
  心大明字各安已  普用供養一切佛
  次想四印曼拏羅  量各等七多羅樹
  曼拏羅中諸賢圣  各想心明字安布

  此名金剛三昧法門。

  次當觀想曼拏羅  其量等一俱盧舍
  中想自身成佛身  及彼佛眼菩薩等
  一切皆從自心想  大智所觀而成就
  彼心如是得相應  即成大士相應觀
  又想自心曼拏羅  量復等一俱盧舍
  觀自影像無所生  乃至虛空無過越
  自相應門堅固住  觀想于佛即相應
  佛相應門堅固住  佛佛觀想即相應
  觀想相應菩提心  其量廣大遍一切
  一切賢圣從是生  依法觀想大明字
  觀想相應妙蓮華  其量廣一多羅樹
  自心安住而不動  想成自心曼拏羅
  又想自心曼拏羅  其量廣一多羅樹
  想自影像現其中  一切所作善堅固
  又想焰鬘白凈光  五六依次而觀想
  想自影像處其中  左右踰始多安布
  廣大光明依法現  自心白等余七色
  如是光明遍虛空  于中想現諸佛相
  想自影像遍虛空  一切皆從自心現
  自身佛身本相應  一切相等依法用
  次當觀想諸菩薩  周匝遍滿虛空界
  自相如理而相應  諸佛菩薩同觀想
  依法想召諸賢圣  安住虛空曼拏羅
  自相真實理相應  即成菩提心觀想
  大明文字等相應  如實觀彼文字相
  從菩提心所出生  熾盛光明而嚴飾
  從光出現諸儀法  自影像與諸佛等
  自他影像悉相應  焰鬘光明等照耀
  次想依法而出現  佛眼菩薩等賢圣
  以彼彼心大明字  月曼拏羅中安布
  金剛薩埵真實相  遍入微妙光明中

  此名持金剛法門。

  又想金剛薩埵生  自心影像曼拏羅
  是相如理觀相應  異此而觀非成就
  又想金剛薩埵生  日輪曼拏羅中現
  金剛鉤索等諸相  攝受弟子入壇場
  又想金剛薩埵生  一切法從自心現
  以文字等假施設  是故墮于文字數
  持誦乃至所作事  一一住于禪定心
  若如是修即成就  彼持明者名最勝

  此名一切如來三昧法門。

  從自影像而出生  本部法中諦觀想
  由想自心依法住  一切魔怨皆破散
  此中如是求悉地  諸觀想等依儀軌
  日輪曼拏羅相應  觀想現諸明王相
  焰鬘部中所現光  皆當觀想忿怒相
  彼所說相依法儀  是名決定真實語
  應當如是如理觀  異此而觀非成就

  此名一切如來普賢法門。

  想自影像曼拏羅  中有熾盛大光明
  其光廣照諸世界  皆從真實智心現
  自身復現蓮華中  清凈光明所照耀
  是身雖現有相身  自性平等而無著
  依法觀想心文字  是即金剛薩埵相
  金剛薩埵相平等  是即觀想諸佛相
  了知大明教出生  當獲一切悉地法
  是故大明最尊勝  離大明教無有上

  此名一切如來堅固勇猛法門。

  當想日輪曼拏羅  中現毗盧遮那佛
  思念彼佛心大明  彼明成就一切法
  從此大明復出生  希有最上秘密儀
  一切從心如理現  猶月清凈而照耀
  復想從自影像生  金剛劍等成就相
  而彼出生依法儀  想現廣大光明聚
  具種種色甚微妙  普照世界無邊量

  此名一切如來三昧眼法門。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復入一切如來妙月曼拏羅。而復以自身相。現大毗盧遮那佛相。安住法界大曼拏羅中。如是安住已。還復自相。說真實攝部三摩地法門。

  當想清凈大乳海  最上四寶所莊嚴
  優缽羅華現海中  諦心想彼大明字
  智部曼拏羅相應  此觀想法復最上
  從忿怒相而出生  相應光明善觀照
  即彼光明遍一切  想現金剛薩埵相
  依法復觀自影像  亦于光明中安住

  此名攝部三昧金剛法門。本部大明曰。

  唵(引一句)薩哩嚩(二合)怛他(引)誐多(二)僧屹啰(二合)賀倪也(二合引)那莎婆(引)嚩(引)怛摩(二合)酤[亢*欠](三)

  此大明王。從本部儀軌王出生。依本部儀軌觀想。此中自影像者謂吽字相。一切觀想法當依此而想。彼如是法儀皆吽字出生。此字微妙不可思議。于一剎那中出生諸賢圣。從自影像等現平等光明。自心種子成曼拏羅。彼心正思惟即諸法相應。彼文字相即法智相。是故如理相應觀想。此名一切如來三昧金剛法門。

  依法五處若相應  觀想五鈷金剛杵
  從彼大明文字生  觀想金剛薩埵相
  依法出現大光明  普遍佛剎而照耀

  此名金剛手最上子法門。

  自相金剛手相應  即想金剛手幖幟
  當知諸佛影像生  廣大光明照世間

  此名自影像智法門。

  自心金剛手相應  焰鬘熾盛所莊嚴
  從菩提心而出生  廣大光明照世間

  此名自相利法門。

  想此佛剎現光明  焰鬘普遍而照耀
  從自相想金剛鉤  依自影像而安布
  依法鉤召諸如來  一切來入光明中

  此名一切如來主法門。

  于自影像眾相應  想彼大明諸文字
  依法出現大光明  觀想金剛薩埵相
  菩提心生自影像  定心觀想真實理
  由觀真實理相應  一切魔怨皆破散
  若有一切魔怨起  作諸忿怒怖畏事
  當想菩提心出生  廣于世界現變化
  想日輪中現自相  廣大利光所莊嚴
  由是出生諸儀法  羯磨金剛妙清凈
  諸法本從相應生  而善安住堅固心
  如理宣說諸法儀  本來相應自平等
  優缽羅華中現相  種種色光而普遍
  一切賢圣相相應  如是應當最上觀
  遍三界中大明句  乃至虛空曼拏羅
  皆從諸佛影像生  白色光明妙清凈
  清凈妙月曼拏羅  于中依法而觀想
  沒捺誐啰相相應  依法應常如是觀
  想于[巾*(穴/登)]像亦如是  金剛薩埵光明照
  自影像光極熾然  摩摩枳等莊嚴相
  又想金剛薩埵生  廣諸世界變化事
  一一堅固智所現  忿怒相應而諦觀
  依法出現大光明  與自影像光明合
  是故日曼拏羅中  智觀自相而無礙
  想五鈷大金剛杵  廣于世界現變化
  忿怒影像所出生  本部大明字莊嚴
  依法觀想大輪相  于其輪中想佛身
  相應光明而普遍  如是名為相應觀

  此名金剛自性法門。

  復于輪中想自身  寶劍莊嚴光相現
  菩提心即光明鬘  普遍出現神通相
  次于心想妙蓮華  梵光熾盛而嚴飾
  從菩提心所出生  大明文字廣安布
  優缽羅華想心現  有種種色妙光明
  依法安住菩提心  定中觀想大明字
  又想于自心出現  微妙帝青大光明
  大智相應所出生  于中觀想佛影像
  又復想自影像中  現諸微妙熾盛光
  于心想現文字相  彼文字中觀影像

  此名堅固智法門。

  又當觀想一肘量  最上微妙曼拏羅
  中想自影像文字  金剛焰光而普遍
  又當觀想一肘量  最上大智曼拏羅
  中想自影像出生  定中持念大明句
  又當觀想一肘量  清凈日輪曼拏羅
  中想金剛手出生  定中持念大明句
  又當觀想一肘量  成就羯磨曼拏羅
  中想降伏諸魔怨  定中持念大明句
  又想一多羅樹量  最上大智曼拏羅
  于中觀想自影像  即成毗盧遮那佛
  又想蓮華曼拏羅  其量等一多羅樹
  想自影像于中現  左右復觀諸佛相
  又想微妙曼拏羅  其量等一俱盧舍
  想自影像于中現  普遍世界現變化

  此名金剛大士法門。

  又想凈月曼拏羅  其量等一俱盧舍
  想佛影像于中現  左右踰始多安布
  應當想彼踰始多  常現五種妙光明
  光中復現悅意華  種種微妙香云等
  如是最上供養具  觀想供養諸如來

  此名金剛眼法門。

  依法觀想踰始多  其相黃色妙莊嚴
  佛座周匝各安布  想從相應而出生
  如彼出生如所作  觀想金剛薩埵相
  金剛薩埵出生故  依彼部法而觀想
  又想一俱盧舍量  大智微妙曼拏羅
  自他影像悉相應  諦心觀想于中現
  自依最上金剛法  應觀五色分五相
  白色當知大智部  黑色表真實攝部
  紅色名為蓮華部  黃色是名迦摩部
  左嚕妙色為最上  眾莊嚴中表莊嚴
  妙色開敷大蓮華  即自金剛所作事

  此名金剛大秘密主法門。

  如是相應秘密法  不相應者勿表示
  自相若住堅固門  乃至他法亦成就
  作此相應觀想者  想現踰始多身相
  妙色最上眾莊嚴  見應愛樂勿生怖
  又想金剛薩埵相  滿此佛剎而遍現
  諸佛影像堅固事  大金剛法而普攝

  此名三金剛破法門。

  爾時金剛手大執金剛者復說法部三摩地法門。

  一切所作依此說  大曼拏羅即相應
  此中如是依法儀  法部成就當觀想
  取相分別應舍離  乃住諸法相應相
  一切相應觀想門  法部大明如是稱

  唵(引一句)薩哩嚩(二合)怛他(引)誐多(二)達哩摩(二合)倪也(二合引)那莎婆(引)嚩(引)怛摩(二合)酤[亢*欠](三)

  此明依法想念誦  大三昧邪即相應
  從一切性所出生  此中非性非無性

  此名觀自在法門。

  當想清凈妙蓮華  是華以表貪清凈
  清凈即成曼拏羅  自清凈相想中現
  又想大明王出生  廣大熾盛光明聚
  彼焰光明悉周遍  光中想現觀自在

  此復名觀自在法門。

  自相想現月輪中  種種色光而周遍
  其光一切悉照明  乃至遍滿虛空界
  次當于其自心中  觀想最勝大明相
  自相觀想彼相應  即諸佛智所莊嚴
  又想法曼拏羅中  出現明王最勝相
  從觀自在所出生  廣于世界現變化
  又于法曼拏羅中  諦心觀想觀自在
  彼從金剛薩埵生  廣于世界現變化

  此名普賢法門。

  又于法曼拏羅中  想現最勝觀自在
  金剛薩埵真實生  五處相應依法觀

  此復名觀自在法門。

  復次于心想微妙  最上大法曼拏羅
  從凈蓮華所出生  諸變化事如應現
  又復于心想微妙  無垢大法曼拏羅
  中現妙色凈蓮華  華中諦想諸佛相
  又于自心當諦想  最上大法曼拏羅
  于中想現觀自在  是即觀想五佛相
  又于臍輪當諦想  最上大法曼拏羅
  于中想現觀自在  是即觀想五佛相
  于法曼拏羅中想  自相等一多羅樹
  想從自相所出生  曼拏羅中諸儀法
  其所出生諸儀法  廣作一切供養事

  此名持蓮華法門。

  又想大法曼拏羅  其量等一俱盧舍
  于中諦心想自身  是即觀自在身相
  又想蓮華曼拏羅  其量等一俱盧舍
  左右想現踰始多  以諸印作供養事
  自心曼拏羅相應  即法曼拏羅觀想
  普遍一切世界中  廣現供養諸儀軌
  自心曼拏羅相應  即想大輪曼拏羅
  依日曼拏羅儀軌  想自影像入其中
  頂上觀想大明字  乃至虛空無過越
  觀想五種妙蓮華  蓮華無垢光明現
  應當依法而了知  中方觀想自影像
  東方想于佛影像  從是出生而觀想
  南方即彼攝部等  所作平等而相應
  西方最上法所作  北方迦摩部出生
  金剛輪于智部用  金剛劍用法部中
  金剛杵作攝部法  三叉通彼三部儀
  當知遍滿虛空界  隨彼諸部所作法
  皆從圣劍金剛杵  最上法等所出生
  迦摩焰光極熾盛  乃至廣大遍法界
  從金剛杵三叉生  于自影像不破壞
  自心曼拏羅相應  當知即于智部轉
  大智曼拏羅相應  當知即于攝部轉
  妙法曼拏羅相應  當知即于法部轉
  妙月曼拏羅相應  即于迦摩部中轉
  日輪曼拏羅相應  當于一切部中轉

  此復名持蓮華法門。

  爾時金剛手大執金剛者。以一切如來大金剛杵。安于智部等諸秘密部中。入彼大智相應曼拏羅。建立所作事。于其大曼拏羅中。安自影像相及諸佛菩薩賢圣等相。依法相應已。即說迦摩部三摩地法門。

  一切所作依此說  大曼拏羅即相應
  依法想者得成就  異此而觀非觀想
  所有迦摩部法儀  本部大明如是稱

  唵(引一句)薩哩嚩(二合)怛他(引)誐多(二)迦(引)野倪也(二合引)那莎婆(引)嚩(引)怛摩(二合)酤[亢*欠](三)

  如是微妙大明句  于法平等而相應
  從大蓮華所出生  清凈光明悉周遍
  依此法想曼拏羅  于中復想自影像
  迦摩焰光影像生  廣于世界現變化
  自相迦摩法相應  乃至虛空無過越
  梵王影像所出生  種種焰光普嚴飾
  從迦摩焰生影像  廣于世界現變化
  如是一一依法儀  三種影像當觀想

  此名迦摩焰光法門。

  又當觀想妙蓮華  縱廣可其一肘量
  于蓮華中想光明  梵王影像光中現
  又當觀想大蓮華  最上一百八肘量
  從迦摩焰影像生  觀想三佛影像相
  又當觀想大蓮華  最上一百八肘量
  那羅延天影像生  華中觀想諸佛等
  當知從佛影像生  梵王影像變化事
  從法影像所出生  那羅延天影像相
  金剛手相堅固用  迦摩焰相從是生
  如應所作相應法  普遍世界而出現
  又想大梵王影像  其像廣彼千肘量
  從是梵王心出生  諸佛影像想中現
  諸佛影像依法現  那羅延天相亦然

  此復名迦摩焰光法門。

  又想迦摩焰光生  那羅延相千肘量
  從是心中所出生  諸佛影像想中現
  所有一切佛影像  迦摩焰法悉相應
  隨所出生依法儀  梨羅莊嚴而最勝
  乃至影像法相應  彼踰始多即成就

  此名最勝迦摩焰光法門。

  爾時金剛手大執金剛者復說此法門。

  諸求悉地者  于本部法中
  曼拏羅相應  自影像出生
  依法想日天  如本部儀軌
  住三摩呬多  即相應成就
  大智觀影像  遍滿虛空界
  想諸色相等  住三摩呬多
  彼諸天等相  當依法了知
  是即希有法  非諸惡能破
  大印如是法  此如理而說
  四種大明句  依法而所作
  彼一切所作  與三昧相應
  諸觀想不離  三摩呬多門
  而諸所起心  為眾生普利
  自相所觀想  內心而廣大
  若于三昧法  起疑惑心者
  佛說彼等人  具下劣種性
  若了此法者  應具大福德
  如是依法知  異此非觀想
  如泥中出生  優缽羅華等
  彼一切應知  即心相無垢
  菩提心堅固  諸佛所攝受
  從金剛手生  異此而非生
  地等諸大種  隨所依出生
  此清凈亦然  智部最上法

  此名普賢法門。

  爾時金剛手大執金剛者。于一切如來堅固妙月曼拏羅相中。加持而住。是時普賢菩薩摩訶薩。即入一切金剛三昧出生大智加持三摩地。即于此三摩地中。轉入一切相應三昧智加持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說一切三昧相應秘密成就智出生無生法門。

  佛影像出生  種種色光明
  曼拏羅相應  輪等成就法
  住三摩呬多  想左拏迦量
  普遍曼拏羅  住定心觀想
  大明字安額  依法一月中
  觀想求成就  或于兩月內
  見華滿空現  是華甚殊妙
  想成曼拏羅  此華為幖幟
  即表成就相  想金剛薩埵
  如小麥分量  焰鬘光莊嚴
  此出生相應  五鈷金剛杵
  想現于鼻端  帝青等相應
  想如是色相  優缽羅華等
  想成曼拏羅  此一切所說
  皆智部法儀  從法界法中
  出生而觀想  現廣大光明
  遍滿虛空界  想相應蓮華
  其華有八葉  如棗之分量
  清凈光普遍  依法住定心
  勿起異思惟  離初中后分
  平等而觀想  妙色蓮華等
  想遍十方現  依迦摩部法
  想現凈光明  又想彼三叉
  如小麥分量  焰光明莊嚴
  表迦摩部相  日曼拏羅現
  隨應諸供養  施戒忍辱等
  堅固義亦然  是諸大明法
  悉平等加持  自心大明光
  如月而普照  入自心大明
  金剛杵平等  余一切方隅
  非所作觀想  彼所說平等
  是即智部法  彼三部和合
  金剛手德生  依彼所出生
  所作住禪定  不破羯磨法
  說諸相莊嚴  彼優缽羅華
  智部攝部用  迦摩部法部
  用缽訥摩華  當依秘密法
  十十二十六  于智部攝部
  法部如次用  二十依法儀
  迦摩部中用

  此名一切如來秘密三昧法門。

  又依秘密法  作莊嚴等事
  從佛所出生  作平等供養
  栴檀香莊嚴  即成羯磨法
  若疑惑心生  破曼拏羅法
  一切平等事  疑惑即不生
  若起疑惑時  佛說不成就

  此名一切如來心法門。

  修行者依法  沐浴而莊嚴
  于諸相分中  無破無闕減
  若依此三昧  即成就相應
  若越三昧門  而不得成就
  此秘密法門  是最上真實
  若通達無礙  無疑怖成就
  當依法而畫  四肘曼拏羅
  依本部大明  誦五洛叉數
  依法求成就  異此而不成

  此名一切如來光明法門。

  從金剛薩埵  真實所出生
  畫勝曼拏羅  縱廣一肘量
  大忿怒明王  甘露軍拏利
  彼依法平等  施最上成就
  壇中依法儀  安金剛鉤等
  以香華供養  彼即得成就
  又于大海邊  或山間靜處
  依法隨力畫  本部曼拏羅
  以諸寶供養  供養金剛手
  及觀自在尊  諦心而作法
  當于夜二時  謂初夜中夜
  作法者入壇  求真實悉地
  如是經半月  所作得相應
  設極重罪者  求此法亦成
  此法平等門  離取相分別
  金剛手加持  咸得勝成就
  秘密主出生  諸世界平等
  得彼阿僧祇  踰始多成就
  變現諸佛身  等須彌山量
  從金剛手生  作眾生利益

  爾時十方來者一切如來。又復勸請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言。金剛手愿當宣說一切如來智證三昧。大明三昧。一切如來成就師子變化三昧。速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大智平等法門。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聞諸如來如是言已。先以金剛杵安于自心。作加持已發如是言。諸佛不應重復勸請。令我宣說諸三昧法門。何以故。此法甚深最上秘密。是一切如來真實智印成就法門。有諸下劣根性者若聞是法。當有千種破壞等相。諸如來言。我等諸佛所共加持。汝今但當隨應宣說。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安住一切如來心頂最上妙月曼拏羅中。宣說一切如來智證三昧大明三昧等法門。

  所有阿僧祇諸佛  不破真實相應門
  行者現生得佛身  一切所作皆決定
  所有俱胝數諸佛  不破諸佛智相應
  行者現生獲悉地  得成金剛薩埵身
  總攝一切眾生聚  如一廣大蓮華量
  三摩地等諸法門  一切皆能獲悉地
  總攝一切悉地法  如一廣大蓮華量
  智者應當真實觀  悉從迦摩焰光生

  此名自性清凈法門。

  觀想遍滿虛空界  諸佛普現種種身
  不破如是真實相  行者現生獲悉地
  諦想自心真實法  一切所作皆清凈
  不破三昧本無生  異此即非相應行
  自及一切眾生類  心本清凈復光明
  雖種種性悉無染  諦想心等真實門
  所有諸佛勝事業  一一依法真實修
  一切大明清凈生  異此而修非成就
  是故大明最尊勝  能成最上秘密法
  金剛薩埵清凈生  異此而修非大喜
  彼勝事業自在義  所作所行悉平等
  智者如是如實知  異此即名愚癡者
  行者應當如實知  行住乃至飲食等
  不破諸佛三昧門  即當速獲悉地法
  所有供養香華云  一切如義而所作
  九沒啰拏門出生  供養一切賢圣等
  常持本部秘密明  即得金剛薩埵法
  此即一切佛世尊  真實智證三昧門

  此名一切如來智法門。

  行者善住堅固心  依彼曼拏羅法儀
  如常所用所作事  一切隨應離疑惑
  所作應當依此法  如別所作非相應
  自成就法甚廣大  依彼智金剛所說
  若自若他諸法用  乃至虛空所出生
  若于真理不相應  彼于佛法不成就
  世間苦樂貪嗔癡  離我相故悉平等
  了知貪嗔癡性空  不離貪等自清凈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復說一切如來大智因金剛薩埵一切秘密三昧法門。

  修習瑜伽勝行者  不應禮敬諸聲聞
  但當禮彼諸如來  即得相應成就法
  行者當于自影像  依法定觀真實理
  于自心輪等所作  一切相應供養事
  若彼一切眾生中  有違越此秘密者
  即當頭破作七分  而復退失菩提心
  若于秘密門安住  持誦所用秘密明
  金剛薩埵所出生  于自影像諦觀想
  佛為最上阿阇梨  一切最勝常善護
  了知秘密真實者  此阿阇梨佛無異
  觀想諸佛阿阇梨  從菩提心所出生
  我自影像觀相應  真實事業悉成辦
  諸持明者當了知  真實三昧而出生
  如是三昧等相應  越三昧者不成就
  又當觀想自影像  從金剛手秘密生
  大印成就等相應  所欲應修先行法
  若時若用等依法  而此三昧為最上
  此常所作悉相應  乃至善獲諸悉地
  所欲應修先行法  若時若用等相應
  而此三昧為最上  于一切處常善護

  此名大菩提心法門。

  從自影像所出生  于自影像住一相
  而自心量廣無邊  具修大明先行法
  當知此三昧大智  一切所作離諸過
  專注作彼擁護法  所求悉地善堅固
  依法諦想諸如來  定心思惟悉地相
  金剛薩埵出生門  自心相應法成就
  行者常依此法儀  日三時中作觀想
  若異此法持誦者  而彼所作非悉地
  影像影像無差別  忿怒莊嚴熾盛光
  想從寶手而出生  最上廣大金剛寶
  依法平等作觀想  乃至得見悉地相
  若異此者即愚癡  彼于秘密不成就
  最上大智妙寶冠  眾妙莊嚴善清凈
  除此最上悉地門  無復余法為勝上
  安住金剛手大輪  于三有中無染著
  我已成就智金剛  常宣清凈法智句
  甘露軍拏利等法  依彼加持而安住
  虛空無量無邊際  我從賢善法中出

  此名持金剛法門。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復說一切如來身語心大智大明清凈真實金剛加持一切如來三昧法門。

  復次此說心金剛  觀想金剛薩埵生
  彼心如是觀想已  即能入彼智金剛
  金剛自性清凈義  應善觀察語金剛
  觀想清凈大智門  大智隨彼語業轉
  金剛堅固不壞身  金剛加持妙光照
  而彼諸佛自性身  如是依法加持住
  依如是法得菩提  金剛界中加持住
  于六月中依法修  即獲諸佛成就法
  貪法無生亦無染  一切從彼金剛生
  如是真實儀軌修  一切悉地皆圓滿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復說一切如來大智阿阇梨三昧。

  應知三種智等生  諸不正語非如義
  依正法儀如理行  得佛阿阇梨成就
  應當想彼諸佛等  周匝遍滿虛空界
  想從大明所出生  三摩呬多心愛樂
  所有愛樂法相應  佛阿阇梨常觀想
  微妙最上曼拏羅  本部大明諦心念
  影像遍滿虛空界  于心觀想現佛身
  此如是說如理行  安住諸佛真實智
  又想妙月曼拏羅  從影像相而出現
  依法持念本部明  五處相應而觀想
  住菩提心依法想  諸分圓滿悉愛樂
  入彼法曼拏羅中  自心大明當持念
  所有最上妙寶冠  想作廣大供養事
  佛阿阇梨大樂門  真實相應而供養
  依法持誦本尊明  遠離一切怖畏事
  此法剎那若相應  于現生中得成佛

  此名一切處平等利法門。

  爾時十方來者一切如來。復從一切如來身語心智莊嚴。出諸供養云。供養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如是供養已咸作是言。大士愿說一切三昧智成就禪定真實最上曼拏羅。

  爾時金剛手菩薩。受一切如來勸請已。即入一切如來平等金剛加持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一切三昧智成就禪定真實最上大曼拏羅。

  今說三昧智成就  最上廣大曼拏羅
  金剛大智所出生  諸佛菩提如理說
  定心觀想乳海中  清凈微妙蓮華現
  種種瓔珞遍莊嚴  專注系念而觀想
  曼拏羅量十六肘  如佛阿阇梨法住
  其相四方及四隅  四門依法想安布
  中想月輪曼拏羅  復有閻浮樹出現
  依法于其外四隅  想布五鈷金剛杵
  而彼五鈷金剛杵  想于五處作加持
  復當于彼月輪中  依法想布諸佛位
  東方如彼本部儀  安布阿閦如來等
  南方亦如本部儀  安布寶生如來等
  西方無量壽佛等  北方不空成就等
  隨方色相依法儀  住心真實而觀想
  中方毗盧遮那佛  觀想出生諸法儀
  曼拏羅中諸法用  依法次第當觀想
  復次于其內四隅  想布佛眼菩薩等
  甘露軍拏利明王  及諸明王四門想
  如是賢圣色相等  觀想各各依法儀
  方位次第想周圓  并依金剛薩埵法
  當知從五光明出  五法如意而具足
  佛阿阇梨三昧門  所作并依三昧法
  又當想彼虛空界  遍滿一切佛世尊
  以秘密法普供養  觀想秘密依法說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復說不空三昧大禪定曼拏羅。

  一切所作依此說  佛阿阇梨大智門
  日輪曼拏羅相應  一切依法而觀想
  東方一切法最上  安想金剛薩埵法
  南方究竟勝大明  安想金剛薩埵法
  西方最上正覺智  安想佛阿阇梨法
  北方諸散怛啰娑  安想金剛薩埵法
  中方三界廣平等  安想大金剛影像
  諸方普想白色已  中方復想于黑色
  觀想踰始多妙相  如金剛法所作事
  大自在金剛薩埵  觀想所有諸色相
  金色如應依法儀  諦心觀想佛影像
  一切如是依法儀  觀想忿怒明王相
  本部大明及五法  普以大明作供養
  乃至遍滿于虛空  想現金剛薩埵相
  以諸大明供養已  復用秘密法供養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復入一切如來三昧生金剛加持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復說妙樂法如來曼拏羅。

  妙法曼拏羅相應  一切依法而觀想
  安住禪定相應心  諦想諸法皆無我
  東方持妙法光明  南方大智法廣大
  西方妙法大自在  北方勝上法聲生
  中方妙法自在主  如應觀想依法儀
  諸方普想白色已  復于中方想赤色
  本部法中法自在  諦心四隅而觀想
  馬頭忿怒明王等  依法安想于四門
  五法一切想具足  秘密供養法相應
  中心想現妙蓮華  周匝復想妙樂法
  滿虛空界現珍寶  想遍自法秘密門
  秘密供養三相應  法阿阇梨如儀軌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復入一切如來三昧金剛生堅固加持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復說一切染法清凈大禪定曼拏羅。

  迦摩曼拏羅相應  一切依法而觀想
  東方帝釋大光明  觀想種種凈妙色
  南方開華大自在  諦想自性即無性
  西方大法智清凈  諦心想于寂靜相
  北方最勝復最上  觀想清凈依儀軌
  中方迦摩焰相應  依法觀想自影像
  迦摩自在本部儀  諦實觀想心無我
  所有最上蓮華手  依法想安于四隅
  想彼五法皆具足  如其所應作供養
  金剛薩埵所出生  周匝依儀而觀想
  迦摩秘密法相應  出生最上諸供養
  迦摩阿阇梨作事  攝受秘密供養等
  佛阿阇梨常所作  彼曼拏羅賢圣尊
  金剛阿阇梨想已  彼曼拏羅一切勝
  迦摩阿阇梨如義  不復別說曼拏羅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復入照一切如來心頂加持三昧金剛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照金剛薩埵心頂大禪定曼拏羅。

  定心觀想大乳海  中有清凈大蓮華
  華中有水精寶山  種種莊嚴甚殊妙
  山頂現法曼拏羅  依法諦心而觀想
  四方四隅及四門  如次依法想具足
  中心大明妃出生  依法觀想轉輪相
  東方諦心當觀想  依毗盧遮那佛儀
  南方堅固心觀想  依彼無量壽佛儀
  西方依法亦如應  觀想光聚王佛頂
  北方如理而諦想  最上出生如是法
  想從法影像所生  殊妙踰始多色相
  想彼善施成就法  一切同一金剛相
  所有佛眼菩薩等  四隅安想依法儀
  無能勝忿怒明王  四門各各想安布
  觀想金剛薩埵尊  一切相應彼成就
  五法一切悉具足  是即智相應供養
  從自秘密法出生  所生供養等無異
  如是遍滿虛空界  想現一切頂輪相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復入一切欲界平等歸命金剛加持出生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說一切部平等師子變化大禪定曼拏羅。

  先想清凈大乳海  次復變現種種色
  于眾色中有大山  四寶莊嚴甚微妙
  山頂復想曼拏羅  四方四隅及四門
  周匝現優缽羅華  清凈莊嚴而觀想
  曼拏羅中想月輪  輪中復有眾寶座
  佛阿阇梨處其上  入于相應禪定門
  彼日輪曼拏羅中  明妃出生賢圣等
  依法諦心當觀想  各于四隅而安布
  彼甘露軍拏利等  忿怒明王熾盛光
  以忿怒相作莊嚴  依法周匝想安布
  月輪曼拏羅明妃  五處相應而出生
  金剛竭訥誐莊嚴  焰鬘部光而照耀
  蓮華妙樂主清凈  白色熾盛光明鬘
  最上清凈甚微妙  寶冠莊嚴想遍滿
  金剛薩埵所出生  佛阿阇梨最勝相
  種種妙寶所莊嚴  依法諦心而觀想
  金剛薩埵所出生  眾寶焰鬘大光明
  光中現優缽羅華  依法當于東方想
  勿起異心當觀想  從金剛法所出生
  缽訥摩華平等光  依法當于南方想
  迦摩金剛所出生  赤色光明妙傘蓋
  焰光周遍表莊嚴  依法當于西方想
  廣大金色智光明  依法當于北方想
  本部明妃自在主  四隅如應當觀想
  所作應想秘密相  種種妙寶表莊嚴
  愛樂適悅法相應  觀想如應生喜樂
  彼無能勝阿阇梨  依法觀想于四門
  如秘密作金剛步  想從是門出三界
  所有一切影像相  悉想金剛薩埵生
  佛阿阇梨常所行  五法具足皆清凈
  依法承事常作用  此法是即生大喜
  又想自秘密出生  常作最上供養事
  影像遍滿虛空界  觀想如應作供養
  所有劫樹大珍寶  及彼如意寶清凈
  依諸部法而分別  如應觀想彼色相
  彼彼影像如所說  依法得受于灌頂
  彼相若當依法儀  觀想賢瓶而最上
  佛影像等同一相  諦心想作諸供養
  行者若如理作法  是即住于相應相
  是人現生得成佛  所說決定無疑惑
  本部大明忿怒王  如應善施成就法
  行人即于剎那間  最上悉地得圓滿
  諸三昧門秘密行  佛阿阇梨法性門
  所說真實復一心  隨如是部出生相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復入一切虛空界智光照明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大三昧大士出生諸大明法門智部大明曰。

  唵(引一句)倪也(二合引)努(引)訥婆(二合)嚩(引)野莎(引)賀(引二)

  說此大明已。阿僧祇百千佛剎皆大震動。又此大明若有聞者。即得廣大記念辯才智慧。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復入普遍光明三昧金剛加持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攝部大明曰。

  唵(引一句)僧屹啰(二合)賀倪也(二合引)努(引)訥婆(二合)嚩(引)野莎(引)賀(引二句)

  說此大明已。所有一切虛空界。自然出現廣大熾盛。光明照耀普遍一切。互相映徹照見無礙。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復入自性清凈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法部大明曰。

  唵(引一句)達哩摩(二合)倪也(二合引)努(引)訥婆(二合)嚩(引)野莎(引)賀(引)(二)

  說此大明已。自然出現廣大光明。遍照無邊一切佛剎。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復入自性清凈集吉祥生金剛加持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迦摩部大明曰。

  唵(引一句)迦(引)摩倪也(二合引)努(引)訥婆(二合)嚩(引)野莎(引)賀(引)(二)

  說此大明已。自然出現廣大光明。遍照無邊一切佛剎。諸持明者各于諸部。當如是知起相應心住真實理。以自影像加持而住。一切所作諦心觀想。復次當知諸部諸印隨應相異。謂二臂合及指相合。是諸部通用印相。金剛相合是智部印相。寶相作縛是攝部印相。蓮華相生是法部印相。羯磨部與法部無異。三叉相作縛是迦摩部印相。此名大明菩提心法門。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復入圓滿一切愿三昧出生金剛加持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大三昧成就曼拏羅。而此曼拏羅最上廣大。猶如虛空廣大無量。此大成就等無有異。若欲畫此曼拏羅者。當依本部法儀如理而作。應先布畫[巾*(穴/登)]依法。加持五色線絣量界道。依次分布界道周正。隨應大小依法而畫。其曼拏羅作三重。四方四隅四門四樓閣莊嚴具足。四門各以禰踰賀而為嚴飾。畫作空中雨珍寶相。如是安布畫曼拏羅三重諸分位已。次當依法畫賢圣相。內第一重曼拏羅中心畫本部尊。東方畫智部尊。南方畫攝部尊。西方畫法部尊。北方畫迦摩部尊。如是四方畫已。所有四隅并依常法如次而畫。復次外第二重。東方畫最勝佛頂大白傘蓋菩薩。南方畫持金剛菩薩。西方畫持蓮華菩薩。北方畫顰眉菩薩。于其四隅當畫佛眼菩薩。摩摩枳菩薩。白衣菩薩等。如是諸菩薩等。各結本部印如本法畫。復次外第三重。東方畫帝釋天主。與欲界天子眾及凈居天子眾。東南隅畫諸五通大仙及火天眾。南方畫必隸多主七母鬼眾。西南隅畫必隸多主諸部多眾。西方畫水天主及諸龍眾。西北隅畫風天主及諸持明天眾。北方畫俱尾啰天大財主及諸夜叉眾。東北隅畫部多主及諸部多眾。如是諸天等。應當各各依彼法畫。復次于其四門。各畫金剛鎖菩薩。于第三重曼拏羅外四隅。各畫五鈷金剛杵。如是安布畫賢圣已。當依法儀安置賢瓶。及香華燈涂等而作供養及獻秘密供養。依法加持請求本尊賢圣歡喜。依法于其四門安置秘密供養具。作是秘密供養已。依大明教于須臾間。即得本尊善施歡喜。其持明者應當先為必哩焬迦啰。作出生供養。次為訶利帝母。后為一切部多眾。作出生供養已。復以本部大明作護摩法。此曼拏羅最上勝妙如真實語能作成就。乃至與弟子授灌頂法。及種種事業悉得成就。此即金剛薩埵相應之法。諸佛最勝作用法門。佛阿阇梨如理宣說此三昧門。一切佛于三世道轉。能作大灌頂。乃至虛空出生。如如意寶出生無礙。所有灌頂法我真實生。依止無礙亦復如是。若人得聞金剛薩埵名字及見身者。于七生中得最上地。若欲安住佛阿阇梨加持智海。其持明者應常供養諸佛大牟尼尊。即得佛阿阇梨攝受為本部弟子。如常所說五種三昧。應當一心如實觀想。即得于大三昧曼拏羅中作成就行人。是即名為大如意寶真實出生。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安住一切如來心加持已。欲令一切修瑜伽行者。安住一切如來身語心業。勸請世尊大遍照如來。宣說最上成就法門。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即說一切如來三昧最上成就明教最初事業法門。

  今說廣大曼拏羅  三十由旬為分量
  其相四方焰光明  帝青大光復周遍
  虛空無礙遍一切  禪定相應而觀想
  又此閻浮大洲量  想遍清凈大乳海
  海中出現大蓮華  其華量如彼車輪
  華中想焰鬘得迦  忿怒明王大笑相
  依法觀想彼影像  色相幖幟如常法
  或現顰眉忿怒容  焰鬘部光極熾盛
  所有出生依法儀  觀想于彼等無異
  禰羅難拏大明王  想忿怒壞三界相
  于一切佛法所攝  安住諸佛真實智
  三種影像如所說  觀想遍滿虛空界
  色相依法而出生  自心觀想離諸相
  自心及彼諸影像  諦想皆是賢圣相
  復次漸略大明字  彼中安想諸賢圣
  劫火大光依法儀  住禪定心普觀想
  月光清凈復熾盛  觀想自身依常法
  皆從賢圣所出生  彼中諦心而觀想
  自心即現自影像  依法觀想無別異
  此中一切大明句  善能圓滿一切愿
  最初禪定如是說  行者一心當觀想
  劫火大光想熾然  部主本尊常出現
  所有大明文句相  當住禪定諦觀想
  諸佛影像悉相應  妙月曼拏羅中想
  復想從自心出生  身諸毛孔現化佛
  一切遍滿虛空界  三種大明應觀想
  五種光明相應現  安想本尊依法儀
  大明王相法相應  一切如理而安布
  想虛空界一切佛  現身遍滿無空缺
  先想本尊賢圣已  一切觀想悉周遍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說一切秘密大明分別教相法門。

  又當于其虛空中  想現四方曼拏羅
  量廣阿僧祇由旬  最上廣大而周遍
  應住禪定如理心  想自影像于中現
  即是毗盧遮那佛  五處相應如理住
  次想日輪曼拏羅  普想賢圣現其中
  金剛薩埵自心現  依法出生而觀想
  又想日輪清凈光  熾盛遍滿虛空界
  諸賢圣相悉相應  依法次第想安布
  智者當知此部法  是即真實清凈教
  異此而非成就門  遠離秘密禪定行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說一切如來一切真實教持念法。

  虛空無際無方隅  當知自心亦如是
  外曼拏羅觀想已  自曼拏羅想無異
  自華隨處即本尊  觀想真實相應法
  大印如理觀想已  不應觀想別異法
  于自心中想微妙  清凈大智曼拏羅
  自影像現白色光  表從大悲相安立
  所有大明文字句  觀想最初秘密法
  五鈷金剛杵幖幟  彼亦依法如是想
  從自影像出生法  智者五處善安住
  而諸文字隨相門  想從禪定所出生
  文字章句如儀軌  想以數鬘為記念
  隨諸部法用差別  智者應當如實知
  觀想大智所出生  一心持念即圓滿
  彼一切佛所攝持  于圓滿法善宣說
  一字大明真實法  自影像相應觀想
  三字大明真實法  想本部主所出生
  五字大明等攝持  乃至文字出生法
  普現白色熾盛光  焰鬘明照悉周遍
  從初依法而分別  諸部所作諸事業
  青優缽羅華葉相  普現帝青大光明
  隨本部現廣大光  定心觀想彼成就
  蓮華妙樂主色相  赤色焰光明普遍
  所現光明依法儀  普遍世界而照耀
  黃色黃光極熾盛  一切普現于黃色
  如應觀想諸色相  彼能成就皆決定
  從自影像而生起  真實出生如所說
  觀想自心現妙華  即復想成曼拏羅
  彼中應當依法儀  真實大印而諦想
  如正法句所出生  真實大智當觀想
  如應想從根本生  一切諸佛供養等
  依法現諸變化事  普遍一切世界中
  復次漸略諦觀想  無初中后皆如實
  妙月光明此相應  如應觀想大印法
  如理了知三部儀  此即真實清凈教
  所作事業悉和合  觀想所應依儀軌
  別法觀想若未成  當想妙樂法最上
  行者應入寂靜舍  安住相應禪定相
  一心于此諦觀想  諸佛身語心成就
  成就行人此真實  專注求是悉地法
  諦想諸佛影像已  寶冠莊嚴作供養
  佛阿阇梨出生相  當于自心而安想
  本部大明最上印  諦想于心而安住
  依法飲食等作用  悉住相應自在相
  乃至色香等諸事  皆是廣大真實心
  佛阿阇梨自妙樂  常與賢圣法相應
  此中一切依法作  異此而修非成就
  所說一切大明句  而能圓滿一切愿
  大明善作諸成就  真實秘密諸智門
  若破諸佛三昧門  自他俱破法亦然
  一切所行所作事  當知皆如不正語
  諸法皆從一切佛  佛智出生而成就
  金剛薩埵相出生  金剛薩埵法成就
  若于四行得相應  普攝諸賢圣根本
  依法如理持本法  此說名為持明者
  此法皆是一切佛  真實秘密善無動
  此即最勝大明體  觀想如應而平等
  如實分別諸部法  觀想諸佛影像已
  如應觀想彼輪相  皆從自法真實生
  行者應當常觀想  金剛薩埵等賢圣
  三部平等依法儀  乃至盡壽無退壞
  金剛薩埵所加持  一切佛諸成就法
  一切大明大喜門  三昧成就如實說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一切如來如意寶平等金剛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一切如來出生金剛曼拏羅。

  一切所作依此說  當畫三昧曼拏羅
  東方畫彼阿閦尊  本印現前當依法
  南方當畫寶生尊  一切依彼本部儀
  西方畫無量壽尊  如應亦依本部法
  北方依本部儀軌  當畫不空成就尊
  中方如實依法儀  應畫佛阿阇梨相
  次畫五鈷金剛杵  焰鬘光明所莊嚴
  依法安布求成就  如佛阿阇梨所作
  一切所作依本印  青優缽羅華光明
  復畫十一鈷大杵  依金剛法而安布
  于內曼拏羅四隅  各各畫優缽羅華
  當知四種大印者  轉輪王相此無異
  復于曼拏羅中畫  四寶四色表莊嚴
  隨應復畫諸天眾  及曼拏羅中賢圣
  四門各畫諸明王  色相皆依本部法
  所謂白黑及赤黃  如次一一應當畫
  安布諸賢圣相已  行者當住禪定心
  各以賢圣本心明  善成諸法破諸惡
  于其四門依法儀  常作秘密供養事
  乃至飲食等所作  皆住曼拏羅界中
  當知[口*爾]字為佛部  [口*爾]惹字為金剛部
  惹阿字為蓮華部  阿惡字為迦摩部
  如是諸部根本字  曼拏羅中常所作

  此名一切如來金剛大曼拏羅。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說成就近成就大成就等諸法門。

  若欲修習成就者  隨應飲食秘密行
  彼心安住大明心  是即相應三昧法
  若欲得近成就者  當于一月依法修
  諸佛善施諸成就  此即智金剛所說
  欲得大明大成就  當于三月中修習
  最初平等行相應  此即金剛手所說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說智部等成就三昧寶藏法門。

  行者當觀于己身  即是毗盧遮那佛
  本部所用金剛輪  得金剛輪持明成
  行者當觀于己身  即是毗盧遮那佛
  本部大明金剛劍  得金剛劍持明成
  行者當觀于己身  即是毗盧遮那佛
  三叉大明本部華  得三叉等持明成
  行者當觀于己身  即是毗盧遮那佛
  本部大明金剛鉤  得彼金剛鉤成就
  行者當觀于己身  即是毗盧遮那佛
  本部大明金剛索  得金剛索持明成
  又想從自影像生  秘密大印等諸相
  如是持彼如意寶  了諸部法善分別
  此三昧法欲成就  應成就于成就事
  彼于現生得成就  大明相應主宰法
  于三昧法不成就  彼即不能得見佛
  若依四種法儀修  觀想相應住真實
  當知從自身所生  自心影像相應相
  于影像中諦想已  速得成就無別異
  優缽羅華甚清凈  本部大明亦復然
  月影像中依法觀  大智持明得成就
  復想心金剛出生  大智持明得成就
  于其月影像光中  諦心觀想金剛手
  當知諸欲我清凈  如彼虛空凈亦然
  于其月影像光中  金剛蓮華想出現
  次想清凈蓮華眼  一切地中得自在
  于其月影像光中  五佛如來想出現
  五種光明甚微妙  周匝廣現于佛身
  光中復出日光明  羯磨金剛想心現
  本部大明至心念  即得堅固金剛身
  于其月影像光中  觀想本部金剛杵
  觀想五鈷金剛杵  即得不壞金剛身
  于其月影像光中  現金剛焰莊嚴相
  金剛手即自影像  觀想持最上色相
  于其月影像光中  現蓮華焰莊嚴相
  觀自在即自影像  想持妙法大色相
  于其月影像光中  現白色焰莊嚴相
  迦摩焰即自影像  想持迦摩焰色相
  一字大明種智門  出現大力明王相
  所有本部主印契  及自印等當觀想
  身語心諸大印門  一一如應依法想
  當住真實三昧中  諦想金剛手影像
  于其日影像光中  自印如應當觀想
  又于日曼拏羅中  諦心觀想自影像
  大明文字安于心  依法所生離疑怖
  又想金剛薩埵生  能生禪定出生法
  近成就法依本儀  即得最上諸成就
  依法隨宜于方處  六月中作供養事
  如彼金剛薩埵儀  即得三界勝成就
  行者隨處作成就  金剛薩埵所加持
  天人乃至諸部多  所欲鉤召皆來集
  行者應擇寂靜處  或于曠野或山間
  所應鉤召悉來已  秘密供養依法作
  依彼金剛薩埵法  若作所應鉤召時
  持誦本部所用明  當結本部大印契
  依法結本部印已  一心持誦求相應
  行者當于中夜時  如應所作皆成就
  想金剛鉤安于心  依本部法作相應
  劫火大光極熾然  金剛鉤想光中現
  想金剛鉤安于心  依法諦心而鉤召
  焰鬘得迦忿怒王  及彼馬頭明王等
  所有金剛杖明王  及彼不動忿怒尊
  威光廣現三界中  作顰眉相而顧視
  大力忿怒大明王  及彼甘露軍拏利
  三界中起敬愛心  勇猛復具大威力
  彼金剛香大明主  與金剛手威力等
  而常稱念佛如來  安住三金剛不壞
  金剛那契大使者  及彼金剛贊拏尊
  悉依金剛薩埵法  普令三界阿吠舍
  假使諸毒滿虛空  一剎那間悉能壞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一切三昧金剛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焰鬘得迦大忿怒明王大明曰。

  那謨(引)嚩日啰(二合)倪也(二合引)那(引)野(一句)三摩野薩埵(引)野(二)唵(引)羯啰羯啰(三)俱嚕俱嚕(四)摩摩迦哩焬(二合)(五)伴惹伴惹(六)薩哩嚩(二合)尾覲那(二合引)捺賀捺賀(七)嚩日啰(二合)尾那(引)野崗(八)母(引)哩馱(二合)吒迦(九)[口*爾](引)尾旦(引)多羯啰(十)摩賀(引)尾訖哩(二合)多嚕必尼(引)(十一)缽左缽左薩哩嚩(二合)訥瑟吒(二合引)那(十二)摩賀(引)誐拏缽底爾(引)尾旦(引)多羯啰(十三)滿馱滿馱(十四)薩哩嚩(二合)屹啰(二合)賀(引)(十五)殺捺目(二合)珂殺捺部(二合)惹殺吒左(二合引)啰拏(十六)嚕捺啰(二合)摩(引)那野(十七)尾瑟弩(二合)摩(引)那野(十八)沒啰(二合)賀摩(二合引)捺也(二合引)禰嚩(引)摩(引)那野(十九)摩(引)尾藍末摩(引)尾藍末(二十)虎盧虎盧(二十一)曼拏羅末提(引)缽啰(二合)吠(引)舍曳(二十二引)三摩野摩耨三摩(二合)啰(二十三)吽(引)吽(引)吽(引)吽(引)吽(引)吽(引)(二十四)發吒(半音)發吒莎(引)賀(引)(二十五)

  說此大明已。世尊大遍照如來。即時安住如微塵數諸佛如來心月曼拏羅。乃現種種色遍滿虛空界。復現自影像。亦遍虛空說是伽陀曰。

  大哉一切大明法  最上金剛不可壞
  一切如來堅固門  得無等比甘露聚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自性堅固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最上金剛心大明曰。

  唵(引一句)嚩日啰(二合)窟啰尾訖哩(二合)多(引)那那吽(引)發吒(半音二)

  說此大明已。一切如來亦悉怖畏。時彼持妙法者說是伽陀曰。

  大哉一切大明法  我三昧門真實說
  乃至諸佛亦不破  是即建立金剛幢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光照一切虛空界金剛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說此大明曰。

  唵(引一句)嚩日啰(二合)骨嚕(二合引)馱摩賀(引)末羅(二)賀那捺賀缽左摩他(三)尾枳啰尾特網(二合)娑野(四)嗢粗澀摩(二合)骨嚕(二合引)馱吽發吒(半音五)

  說此大明已。彼一切如來出現大輪光明。遍滿虛空廣照一切。爾時持金剛者說是伽陀曰。

  大哉一切大明法  是我最上金剛教
  諸佛因此證菩提  我亦由斯得成佛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一切虛空界自性光明金剛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不動尊大忿怒明王大明曰。

  那莫三滿多嚩日啰(二合)赧(引一句)阿左羅阿左羅(二)賀那賀那(三)底瑟吒(二合)底瑟吒(二合)(四)阿(引)尾舍阿(引)尾舍(五)摩賀(引)滿怛啰(二合)迦播(引)羅迦度弩度弩(六)珂(引)捺珂(引)捺(七)尾伽那(二合引)摩(引)啰野耨瑟啖(二合引)(八)犖(力角切)叉犖叉[牟*含](引)(九)俱嚕俱嚕(十)枳哩枳哩(十一)摩賀(引)尾沙摩嚩日啰(二合)(十二)薩普(二合引)吒野薩普(二合引)吒野(十三)唵(引)帝哩(二合)末里多囕昂多迦(十四)盎(引)[亢*欠](呼郎切反)[亢*欠](引)[亢*欠](引)(十五)阿左羅濟(引)吒濟(引)吒吽(引)吽(引)(十六)阿三滿底迦怛啰(二合引)吒(半音)(十七)阿薩賀那莫莎(引)賀(引)(十八)

  說此大明已。于是持眾色者。安住一切三昧無生法一切如來心曼拏羅中。說是伽陀曰。

  大哉一切大明法  是我堅固真實生
  金剛自性不可壞  諸法因生無生相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一切如來金剛加持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大金剛顰眉菩薩大明曰。

  那謨(引)婆誐嚩多曳(二合引)勃哩(二合)俱吒也(二合引)曳(引一句)唵(引)勃哩(二合)俱致多囕誐(二)尾日林(二合)毗多嚩日啰(二合)(三)摩賀(引)末朗吽(引)發吒(半音四)

  說此大明已。于是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出現一切如來大法光明。安住一切如來清凈法中。說是伽陀曰。

  大哉一切大明法  最上妙樂法所集
  金剛大智三昧門  大明成就此無異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普遍變化金剛加持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大力大忿怒明王大明曰。

  唵(引一句)嚩日啰(二合)骨嚕(二合引)馱(二)摩賀(引)末羅(三)賀那捺賀缽左尾特網(二合)娑野(四)嗢粗澀摩(二合)骨嚕(二合引)唐吽(引)發吒(半音五)

  說此大明已。于是大持秘密者。安住一切如來秘密心。說是伽陀曰。

  大哉一切大明法  無上大智不破壞
  大士三昧正成就  金剛如意寶無異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一切如來不壞自性金剛加持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金剛甘露軍拏利大忿怒明王大明曰。

  唵(引一句)朅朅(二)珂(引)呬珂(引)呬(三)底瑟吒(二合)底瑟吒(二合)(四)屹哩(二合)賀拏(二合)屹哩(二合)賀拏(二合)(五)滿馱滿馱(六)賀那賀那(七)誐哩惹(二合)誐哩惹(二合)(八)尾薩普(二合引)吒野尾薩普(二合引)吒野(九)度那度那(十)入嚩(二合)羅入嚩(二合)啰(十一)缽啰(二合)入嚩(二合)羅缽啰(二合)入嚩(二合)啰(十二)屹啰(二合)娑屹啰(二合)娑(十三)薩哩嚩(二合)尾伽那(二合)尾那(引)野崗(引)(十四)尾[寧*也](切身引)馱啰(十五)枳哩枳羅(十六)入嚩(二合)羅入嚩(二合)哩多(十七)虎多嚩賀室啰(十八)摩賀(引)陪(引)啰嚩(十九)尾禰哩踰(二合)沙桑親那親那(二十)桑頻那頻那(二十一)摩賀(引)嚩日啰(二合)馱羅(二十二)底瑟吒(二合)底瑟吒(二合)(二十三)滿馱滿馱(二十四)尾那(引)野迦紇哩(二合)捺焬(引)薩普(二合)吒野(二十五)巘馱哩嚩(二合)紇哩(二合)捺焬(引)薩普(二合)吒野(二十六)那(引)誐紇哩(二合)捺焬(引)薩普(二合)吒野(二十七)藥叉紇哩(二合)捺焬(引)薩普(二合)吒野(二十八)沒啰(二合)賀摩(二合)犖(引)叉娑紇哩(二合)捺焬(引)薩普(二合)吒野(二十九)薩哩嚩(二合)屹啰(二合)賀紇哩(二合)捺焬(引)薩普(二合)吒野(三十)薩哩嚩(二合)佐(引)睹哩他(二合)迦紇哩(二合)捺焬(引)薩普(二合)吒野(三十一)吽(引)吽(引)吽(引)吽(引)(三十二)發吒(半音)發吒(三十三)賀那賀那(三十四)捺賀捺賀(三十五)缽左缽左(三十六)尾俱哩嚩(二合)尾俱哩嚩(二合)(三十七)阿(引)尾舍阿(引)尾舍(三十八)摩賀(引)嚩日啰(二合)馱嚕(引)倪也(二合引)缽野底莎(引)賀(引)(三十九)

  說此大明已。于是大持金剛者生大歡喜。說是伽陀曰。

  大哉一切大明法  真實堅固無有上
  一切三昧從是生  集真實法不破壞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清凈堅固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大金剛香菩薩大明曰。

  唵(引一句)伊呬曳(二合引)呬婆誐嚩底(二)摩賀(引)嚩日啰(二合)巘(引)馱(引)哩(三)怛啰(二合)野(引)赧(引)啰怛那(二合引)曩(引)薩多曳(二合引)那(引)(四)葛茶葛茶(五)末朗禰網(六)摩呬(引)說囕(七)誐嚕赧(八)尾瑟赧(二合)(九)俱摩(引)囕(十)沒啰(二合引)賀摩(二合)赧(十一)印捺囕(二合)(十二)贊捺囕(二合)(十三)阿(引)禰多焬(二合十四)曳[牟*含](十五)嚩嚕赧(十六)俱尾(引)囕(十七)特哩(二合)多啰(引)瑟吒囕(三合)(十八)尾嚕姹崗(十九)商俱迦蘭赧(二合二十)尾迦蘭赧(二合)(二十一)帝哩(二合)迦蘭赧(二合)(二十二)虞迦蘭赧(二合)(二十三)薩吐(二合)啰迦蘭赧(二合)(二十四)難禰計說囕(二十五)勃凌(二合)儗哩致(二十六)那野崗(二十七)尾那野崗(二十八)播唧崗(二十九)捺摩崗(三十)路賀崗(三十一)沙瑟禎(二合)禰(引)尾(引)珰(引)(三十二)室零(引)訥哩誐曩(三合三十三)迦(引)多也(二合引)以[寧*頁](引)(三十四)贊拏迦(引)多也(二合引)以[寧*頁](引)(三十五)摩賀(引)迦(引)多也(二合引)以[寧*頁](引)(三十六)翳(引)舍(引)[寧*頁](引)(三十七)乃哩鼎(引)(三十八)迦(引)陵(三十九)嚩日啰(二合)迦(引)陵(四十)野舍說[寧*頁](引)(四十一)蘇迦(引)陵(四十二)婆捺啰(二合)迦(引)陵(四十三)阿(引)儗禰(二合引)曳焬(二合引)(四十四)嚩(引)野咩焬(二合引)(四十五)賀哩迦(引)嚩哩鼎(二合)(四十六)爍訖鼎(二合)(四十七)設多(引)稱(四十八)印捺啰(二合)[寧*頁](引)(四十九)沒啰(二合)賀摩(二合)[寧*頁](引五十)俱摩(引)零(引)(五十一)摩呬(引)說零(引)(五十二)吠瑟拏(二合)微(引)(五十三)蘇蘇婆誐(引)(五十四)佐(引)門拏(引)(五十五)勞捺哩(二合引)(五十六)嚩(引)啰(引)馨(引)(五十七)矯吠零(五十八)曳(引)佐(引)禰(引)三摩曳那底瑟啖(四合)底(五十九)旦(引)那(引)那曳舍(引)彌(六十)尸(引)竭啰(二合)屹哩(二合)賀拏(二合)屹哩(二合)賀拏(二合)(六十一)虎盧虎盧(六十二)祖盧祖盧(六十三)母盧母盧(六十四)達摩達摩(六十五)囕誐囕誐(六十六)布(引)啰野布(引)啰野(六十七)阿(引)尾舍阿(引)尾舍(六十八)婆誐嚩底摩賀(引)嚩日啰(二合)巘(引)馱(引)哩(六十九)悉馱室贊(二合)拏嚩日啰(二合)播(引)尼(七十)啰(引)倪也(二合引)缽野底(七十一)呬(引)(七十二)[亢*欠][亢*欠][亢*欠][亢*欠](七十三)吽(引)發吒(半音)莎(引)賀(引)(七十四)

  說此大明已。彼一切如來即現大金剛相應云。遍滿虛空。異口同音說伽陀曰。

  大哉一切大明法  廣大秘密真實藏
  我等聞此勝金剛  諸佛皆住阿吠舍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一切如來妙善金剛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馬頭大忿怒明王大明曰。

  伊呬(引)呬摩賀(引)嚩日啰(二合)那契(一句)嚩日啰(二合)目契賀那賀那(二)捺賀捺賀(三)缽左缽左(四)囕誐囕誐(五)惹臘波(二合)惹臘波(二合)(六)阿(引)尾舍阿(引)尾舍(七)喝野屹哩(二合引)舞(引)倪也(二合引)缽野底莎(引)賀(引)(八)

  說此大明時有大惡毒者。悉皆驚怖將至破壞。即時頂禮歸命一切如來已。說是伽陀曰。

  大哉一切大明法  善能破壞一切毒
  我聞使者最上明  得住諸佛清凈法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三金剛不壞金剛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無能勝大忿怒明王大明曰。

  [口*爾]那[口*爾]俱(半音一句)吽(引)吽(引)發吒(半音)莎(引)賀(引)(二)

  說此大明已。于是世尊大遍照如來。雨一切眾生種種樂具。廣大周遍說是伽陀曰。

  大哉一切大明法  從大生法而出生
  為求成就佛菩提  我故現處三有海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法界變化金剛加持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金剛烏咄羯吒明王大明曰。

  唵(引一句)嚩日嚕(二合引)咄羯(二合)吒(引)野吽(引)發吒(半音二)

  說此大明已。于是持蓮華者。化現一切如來最上寶冠。滿虛空中說是伽陀曰。

  大哉一切大明法  從大明尊所出生
  我住一切佛靜寂  現是寶冠作供養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一切輪作怖畏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金剛顰眉大明曰。

  唵(引一句)婆野那(引)設禰(二)怛啰(二合引)娑禰(三)怛啰(二合引)娑野怛啰(二合引)娑野(四)勃哩(二合)俱致(五)怛致(六)吠(引)怛致(七)稅(引)帝(引)(八)稅(引)多惹致禰莎(引)賀(引)(九)

  說此大明已。于是持大寂靜者。化現一切如來諸供養具。供養一切如來已。說是伽陀曰。

  大哉一切大明法  悉從諸佛秘密生
  法母成就最上義  當知生法如是說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智眼金剛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本部心大明曰。

  唵(引一句)[口*爾]那[口*爾]俱(半音二)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一切三昧真實金剛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蓮華部心大明曰。

  唵(引一句)阿盧力俱(半音二)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一切大士金剛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佛眼菩薩大明曰。

  唵(引一句)嚕嚕薩普(二合)嚕(二)入嚩(二合)羅底瑟吒(二合三)悉馱路(引)左禰(引)(四)薩哩嚩(二合引)哩他(二合)娑(引)達禰莎(引)賀(引)(五)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自性清凈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說此大明曰。

  唵(引一句)商葛哩(引)(二)扇(引)底迦哩(引)(三)瞿吒瞿吒(四)瞿致禰(五)伽(引)多野伽(引)多野(六)瞿致禰吽(引)發吒(半音)莎(引)賀(引)(七)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一切如來智生金剛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白衣菩薩大明曰。

  唵(引一句)稅帝(引)(二)半拏啰嚩(引)悉禰(三)惹吒(引)摩俱吒馱(引)啰尼莎(引)賀(引)(四)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諸佛變化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說此大明曰。

  唵(引一句)吽(引)(二)遜婆禰遜婆吽(引)(三)屹哩(二合)賀拏(二合)屹哩(二合)賀拏(二合)吽(引)(四)屹哩(二合)賀拏(二合引)波野吽(引)(五)阿(引)那野呼(引)(六)婆誐鑁尾[寧*也](引)啰(引)惹吽(引)發吒(半音)莎(引)賀(引)(七)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大法變化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說此甘露生大明曰。

  唵(引一句)阿蜜哩(二合)睹(引)努婆(二合)嚩(引)野莎(引)賀(引二)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滅諸煩惱金剛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說此滅諸煩惱大明曰。

  唵(引一句)訖哩(二合引)舍(引)薩那(三)尾惹野郝(三)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大三昧輪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說此大法頂大明曰。

  唵(引一句)親那親那(二)賀那賀那(三)缽左禰缽多(二合)作訖啰(二合)吽(引)(四)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一切如來最上光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說此光聚大明曰。

  唵(引一句)入嚩(二合)羅入嚩(二合)羅(二)馱迦馱迦(三)馱啰馱啰(四)尾馱啰尾馱啰(五)親那親那(六)吽(引)吽(引)發吒(半音)莎(引)賀(引)(七)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最勝金剛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說此最勝頂大明曰。

  唵(引一句)親那(二)賀那(三)捺賀(四)缽左(五)禰缽多(二合)作訖啰(二合)吽(引)(六)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最上最勝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說此最勝佛頂大明曰。

  唵(引一句)入嚩(二合)羅惹踰(引)瑟尼(二合)沙(二)入嚩(二合)羅入嚩(二合)羅(三)滿馱滿馱(四)捺摩捺摩(五)訥籠(二合引)訥籠(二合引)(六)郝郝(七)賀那賀那(八)吽(引)發吒(半音九)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白色光明生金剛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說此白傘蓋大佛頂大明曰。

  唵(引一句)摩摩吽(引)禰(二)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一切如來生金剛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說此最上金剛多羅菩薩大明曰。

  唵(引一句)多(引)哩多(引)哩(引)(二)睹哩(引)莎(引)賀(引)(三)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入一切如來吼音金剛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說此作忿怒事鉤召三界大明曰。

  唵(引一句)迦尼度禰吽(引)發吒(半音二)

  說此大明已即說伽陀曰。

  此明能作忿怒事  乃至余法亦能成
  觀想真實法相應  三種事業悉能作
  不動大忿怒明王  焰鬘得迦三出生
  普遍諸佛剎土中  不壞三界而善住
  馬頭大忿怒明王  出現忿怒顰眉相
  若越金剛手法者  此忿怒王能破壞
  大力大忿怒明王  及彼甘露軍拏利
  廣大無比如虛空  能調一切難調者
  諸忿怒王諸大明  若人持誦一洛叉
  悉能鉤召諸如來  及作一切敬愛事
  顰眉一髻尊大明  能作廣大怖畏事
  金剛禰帝等勇猛  能作相應最勝事
  迦尼忿怒大明句  若人持誦一洛叉
  當起忿怒相應心  速作忿怒破壞事
  光聚佛頂大明句  相應觀想彼最勝
  若人持誦三洛叉  如勇健軍善摧伏
  諸部秘密最上法  彼一一法悉相應
  行者安住禪定心  觀想三摩地真實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說一切大明隨應三昧。

  若作息災增益等  自影像相應諦想
  諸法皆從心智生  最上智冠法自在
  自心圓滿若相應  諸佛影像當觀想
  諸佛影像觀想已  出現種種寶光明
  所有忿怒大光明  想從金剛薩埵生
  所有諸部大光明  彼彼自性當觀想
  觀想法及觀想心  如次相應當觀想
  依法觀想本尊已  彼五種色善清凈
  部主本尊大明句  應當觀想最上頂
  今此一切大明句  喜愛相應法無異
  一切成就如所作  金剛智等供養事
  一切羯磨大明句  自影像相當觀想
  今此一切大明句  大明三昧所出生
  諸佛利益悲愍心  金剛無畏善宣說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說一切大明遣魔法。

  所有一切遣魔法  諸佛真實智所生
  三種忿怒平等門  金剛出生善宣說
  焰鬘得迦智部法  馬頭明王大忿怒
  最上出生攝部法  法部同彼智部儀
  隨應持誦諸大明  百千乃至阿庾多
  自心安住諸佛想  依法當作遣魔事
  作者當用多羅葉  以棘刺書彼大明
  尸陀林中依法儀  如應當作遣魔事
  或于國城聚落中  或于大自在天祠
  依法所用依法作  一切魔惡皆除遣
  于七晝夜依法作  諸魔若不調伏者
  忿怒金剛速破壞  彼當頭破作七分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依金剛薩埵法。說弟子承事阿阇梨儀。

  謂若見自阿阇梨  與佛阿阇梨無異
  金剛加持所出生  乃至盡壽常恭敬
  弟子所作應堅固  不應處師床坐臥
  隨師所住如所應  若衣若履常安布
  不應師前作戲笑  勿出無義利語言
  若時若法有所違  此即不名為弟子
  若見一事極微小  彼無利故不應行
  作者名為大愚癡  當墮阿鼻大地獄
  若有毀謗阿阇梨  及違秘密甚深法
  定墮阿鼻地獄中  若干劫數受諸苦
  弟子隨受師指訓  應如佛敕等無異
  若苦若樂悉當行  乃至盡壽不違越
  弟子常生歡喜心  聞師所說勿驚怖
  為欲趣學甚深門  乃至盡壽當承事
  師前常作恭敬相  不應以手置腰側
  若求成就作法時  不應稱其師名字
  違者當墮地獄中  若干劫數受諸苦
  想師同彼佛如來  此即名為真弟子
  想師名字從佛生  乃至盡壽無忘失
  如佛觀想于師已  彼一切罪皆解脫
  弟子若具如是德  即能生長諸福聚
  聞師言說悉無疑  所說皆同寶生佛
  聞異說者即愚癡  當墮號叫大地獄
  若生歡喜聽師說  隨所聞已能親近
  請問如是大明等  此甚深義云何學
  問已諦聽師所宣  不應正目觀師面
  應當一心而諦受  尊重阿阇梨儀法
  若違越者即愚癡  當墮號叫大地獄
  常須承事阿阇梨  如其所欲悉隨順
  違背師者破三昧  六十劫中墮地獄
  于地獄中受諸苦  如是輪轉極長時
  于三昧法不能成  是即名為愚癡者
  所有廣大成就法  金剛薩埵所宣說
  若欲修學求成就  應具如是弟子相
  應當依彼阿阇梨  隨應所說諸儀法
  如是即得我清凈  真實法儀如理住
  彼阿阇梨所宣說  速得成就無別異
  如佛所行如是行  弟子應當常承事
  金剛薩埵最上法  速得成就無別異
  即得成就一切佛  最上真實承事法
  此即三界勝成就  諸佛大智所出生

  爾時世尊大遍照如來。復說一切事成就行。

  一切秘密大明句  能施一切眾生樂
  執金剛王持明者  一切最上尊自在
  無缺減法所出生  所說亦離諸過失
  彼一切執金剛王  一切最上尊自在
  以菩提心為自體  最初稱贊秘密行
  若越秘密三昧者  彼當頭破作七分
  所有貪法本無邊  能施一切大利樂
  彼執金剛大法王  一切最上尊自在
  所有嗔法本無邊  金剛大智所宣說
  彼執金剛大法王  一切最上尊自在
  所有癡法本無邊  從一切智所宣說
  最上寂靜大法王  遍照如來清凈藏
  苦法樂法悉無邊  是中平等無分別
  如是寂靜持明王  遍照如來清凈藏
  諸法本來無有邊  乃至盡壽常親學
  彼執金剛最上王  宣說一切最上法
  諸眾生界亦無邊  假使盡壽不可說
  彼執金剛最上王  一切最上尊自在
  于一切事若厭離  乃至盡壽破所作
  彼持妙法最上王  一切最上尊自在

  爾時十方來者一切如來。聞大遍照如來宣說如是等一切如來智輪法性文字真實法門已。咸皆歡喜生希有心。即謂金剛手菩薩言。希有善男子。此諸法門名為一切智智主。若有不知此法者。于余法門豈能知邪。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安住大遍照如來心已。白諸如來言。我今樂欲宣說一切如來大明如意寶三摩地法門。諸如來言。秘密主普為悲愍利樂一切。應善宣說。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安住一切如來五處加持已。即說一切如來大明如意寶三摩地法門。

  所有加持大明等  當想諸法真實性
  最上依彼本法儀  四相如應當觀想
  行者先當于己身  自影像相如應想
  廣大遍滿依法儀  從自心義所生起
  清凈妙月曼拏羅  水精月光想周遍
  依法所作獲成就  于現生中得成佛
  又于日輪曼拏羅  如應觀想四種色
  本尊大明想其中  現唵字相作黃色
  本部五種光明現  想從我法所出生
  吽字相應現光中  觀想自影像清凈
  從自影像相應出  周遍閻浮檀金光
  諸相妙好悉周圓  觀想悅意中最上
  復想從彼佛影像  出現五種凈光明
  遍照如來影像光  廣大遍滿虛空界
  依法定心觀想已  復于自心而安想
  出生妙色無等比  如月清凈諸相具
  遍照如來影像相  想現種種凈妙光
  無上寂靜自寶髻  戴五佛冠莊嚴相
  觀想入于曼拏羅  本部大明諦心想
  復想本尊佛影像  及彼金剛薩埵相
  佛頂大明秘密法  及諸明王等大明
  一切本部法相應  出生持念依儀法

  此名三金剛相應大遍照如來三摩地。復次世尊大遍照如來。宣說三金剛智金剛薩埵三摩地法門。

  先想心月曼拏羅  出現大明文字相
  唵字想即遍照尊  種種光明悉周遍
  吽字金剛薩埵相  焰鬘種種相莊嚴
  頂戴遍照如來冠  手執本部金剛杵
  復想帝青大光明  周匝廣大而照耀
  一切所作依法儀  如應觀相求成就

  復次金剛手菩薩。宣說無量壽如來圓滿一切愿三摩地法門。

  先當想心曼拏羅  出現大明文字相
  中心應觀想珰字  即是本尊無量壽
  手持八葉妙蓮華  出現蓮華妙樂光
  左右本部自影像  應當觀想金剛愛
  一切所作依法儀  如應觀想求成就

  復次金剛手菩薩。宣說迦摩焰三摩地法門。

  如先所說曼拏羅  一切所作依儀法
  于中觀想娑字相  是即迦摩焰影像
  觀想手執于三叉  出現閻浮檀金光
  周匝想賀字相應  心曼拏羅各安布
  法主影像觀想已  然后如應而作事

  復次金剛手菩薩。宣說秘密護摩法門。

  當知佛影像平等  如應觀想依法儀
  所有佛頂大明句  忿怒明王諸大明
  一切羯磨大明等  至心持誦作先行
  次當自心起相應  想成妙月曼拏羅
  于中觀想本部尊  左右安布諸賢圣
  大明文字觀想已  諸相如應作觀想
  金剛輪及金剛杵  金剛蓮華與三叉
  如意妙寶等諸相  如應觀想速成就
  又于妙月曼拏羅  中想自心大明等
  左右妙月相相應  中想黃色如應現
  自心圓滿相應已  次當安想于本尊
  此最上法作降伏  一切如來共宣說
  日曼拏羅等安想  依阿閦佛諸法儀
  于一切時觀想成  決定住壽經一劫
  妙月曼拏羅想已  當想本部主大明
  最初住此禪定心  乃想四種成就事
  而彼成就三界勝  當獲最上帝釋寶
  本部印相及大明  依法出生成就事
  復次當于虛空中  觀想清凈曼拏羅
  中想日輪光明相  大蓮華復光中現
  于其曼拏羅周匝  遍想妙月清凈光
  本尊影像依法儀  如應想彼不動相
  四寶莊嚴護摩爐  依法當用護摩物
  隨應想念于大明  起寂靜心護摩作
  五種曼拏羅相應  中想吽字悉遍滿
  出現羯磨部光明  廣大變化亦周遍
  于中安想諸賢圣  從三三昧生影像
  彼最勝頂依法儀  頂輪亦當如是想
  本尊大明所出生  三摩呬多心觀想
  八葉大優缽羅華  縱廣三十二指量
  又于法曼拏羅中  依法觀想彼無異
  想五鈷大金剛杵  青優缽羅華光現
  其量依法十六指  想已決定得成就
  三叉二十六指量  依法觀想作黃色
  大輪蓮華羯磨杵  及如意寶依法想
  想已依法作加持  速得成就無別異
  本尊大明所出生  速得成就無別異
  大輪蓮華及杵等  依金剛法而觀想
  觀想最上成就法  無別成就勝于此
  想獨鈷大金剛杵  焰鬘光明周遍現
  一切羯磨大明句  所說皆是真實語
  朅訥誐出焰鬘光  羯磨部中所變化
  又想金剛曼拏羅  其相縱廣一肘量
  弩多唧吒等大明  依忿怒儀而作法
  日輪曼拏羅相應  依法想最上幖幟
  難拏沒訥誐啰等  觀想相應作成就
  依法如是觀想已  復想持金剛色相
  此中一切大明句  相應身語心觀想
  大智所說作成就  是即秘密金剛智

  此名金剛薩埵法。

  若欲成此勝悉地  當知護摩諸大明
  秘密真實三摩地  種種護摩儀軌事
  四種曼拏羅相應  了知諸部諸事業
  唵字大明等分別  依法觀想得成就
  息災護摩爐相圓  作增益法應四方
  敬愛爐相如弓形  降伏法用應三角
  爐中所燃火善相  觀想出生妙甘露
  諦心觀想自色相  及彼賢圣影像等
  所有部主本尊相  從此金剛教出生
  如其所說作觀想  羯磨部作變化事
  依法當于其舌端  想現吽字大明相

  此名金剛薩埵法。

  若作息災護摩法  應用蜜及乳等物
  若依智金剛部說  摩賀帶羅為最上
  行者當住善寂心  觀想金剛阿阇梨
  手執如意寶莊嚴  此即清凈最上教
  遍照如來大影像  出生一切金剛眾
  彼蓮華部尊影像  及迦摩焰金剛等
  安布大明文字已  四種事業應分別

  此名大執金剛尊秘密護摩法。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復入一切如來無緣三昧智金剛加持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一切三摩地集諸大明精妙法門。

  諸佛金剛廣大法  從三昧門所出生
  一切大明無所緣  此說名為禪定法
  所有一切佛三昧  智部真實無所緣
  智曼拏羅法相應  佛影像光普遍現
  唵字出現法光明  此金剛法大堅固
  頂戴寶冠相相應  白色最上妙清凈
  四臂廣目依法想  羯磨部中變化事
  所有最上相應智  曼拏羅生莊嚴相
  金剛薩埵眾寶冠  最上妙相諸佛藏
  妙法自在彼相應  此即最上禪定法
  迦摩金剛相應等  五種智通如所說
  迦摩藏攝彼勝上  佛二足尊真實智

  此名一切佛三昧智部三摩地。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復入執金剛三昧真實加持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一切金剛三昧精妙真實金剛三摩地。

  金剛曼拏羅相應  于中分別彼影像
  黑色復想忿怒容  出現大惡可怖相
  四臂如應依法想  二處平等而相應
  此金剛教大堅固  安住金剛心成就
  能成就諸成就事  金剛妙樂法所說

  此名一切執金剛相應三摩地。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復入一切法最上三昧加持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一切法最上普遍吉祥三摩地。

  妙法曼拏羅相應  于中影像當安想
  持赤蓮華大光明  種種妙寶為嚴飾
  四臂亦依本部法  如應觀想彼色相
  二處平等悉相應  此妙樂法大堅固
  語金剛等得成就  自悲愿等亦成就
  一切金剛相應等  如應觀想皆成就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復入一切三昧部真實加持金剛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宣說金剛三叉最上三昧三摩地。

  迦摩禪定曼拏羅  于中影像當安想
  黃色復現寂靜光  觀想現于三目相
  水精色光甚清凈  磨羯部中變化事
  所有四種勝儀軌  依法觀想作成就
  金剛安怛陀那法  而能安住成就事
  此中一切大明句  說名三摩地莊嚴
  所有金剛薩埵相  而身語心善觀想

  金剛薩埵總說頌曰。

  乃至一切境界中  一切賢圣普稱贊
  如是諸法悉相應  出生儀軌得成就

  此名金剛薩埵法。

  分別自心大明字  及本部諸賢圣明
  部主本尊大明句  并本部中明王等
  一切羯磨大明法  佛頂大明當觀想
  此中一切大明句  皆是秘密真實心
  若作息災成就法  應明本部中大明
  增益亦用本部明  觀想決定得成就
  若作敬愛當依法  應當觀想大佛頂
  此中一切大明句  皆是秘密真實心
  若作息災成就法  應用本部中大明
  增益亦用本部明  觀想決定得成就
  若作敬愛當依法  觀想忿怒諸明王
  若作降伏諸事業  想用降伏法大明
  若欲遣魔當依法  觀想本部大佛頂
  金剛橛等大明句  觀想金剛使者等
  若作息災成就法  應用本部中大明
  增益亦用本部明  觀想決定得成就
  若作敬愛當依法  觀想諸忿怒明王
  若作降伏觀想法  當用羯磨諸大明
  若欲遣魔當依法  亦觀想彼大佛頂
  金剛橛等大明句  觀想金剛使者等
  五種清凈大光明  于中依法當觀想
  如所觀想如實生  異此即非成就法
  諸部事業若相應  諸曼拏羅當觀想
  分別大明文字相  如應觀想得成就
  依法當于自心中  想諸微妙曼拏羅
  次第觀想至頂輪  此禪定法名最上
  白赤黑等色相應  于一切處善分別
  一切大明所出生  異此即非成就法
  彼吽字等諸大明  莎賀發吒字圓滿
  此中出生諸儀軌  所作決定得成就
  三部法用吽字明  唵字智部為最上
  大明文字等安布  于額及心而觀想

  普賢菩薩持金剛者。即說頌曰。

  依法四時而相應  想金剛甘露影像
  近成就法此能成  此成就法為最上
  本尊影像相應已  大成就事悉能成
  佛頂影像若相應  能成相應成就事
  本部賢圣相相應  羯磨部中現變化
  分別微小金剛杵  于三世佛善安想
  依法所作得成佛  一切成就皆如意
  此諸成就無有上  廣大成就功德生

  爾時十方來者一切如來。即現一切如來出生妙樂大莊嚴云供養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作供養已。從語金剛出妙法音。稱贊所說大金剛教秘密法門。

  秘密清凈大乘法  智中勝智功德藏
  普遍大智無我門  歸命稱贊秘密智
  秘密真實清凈義  無上行法如大海
  從普賢身而出生  歸命稱贊金剛智
  最勝大智如所乘  安住三金剛不壞
  已到彼岸大法門  歸命稱贊菩提行
  一切眾生勝上生  悉令趣入諸佛智
  諸佛無上自性凈  歸命稱贊救眾生
  清凈法身大解脫  如如意寶大自在
  一切眾生解脫門  歸命稱贊清凈行

  爾時會中有菩薩摩訶薩。名如意寶三昧金剛。前白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言。大士若有菩薩。于如是大功德法。樂欲求者當云何求。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告如意寶三昧金剛菩薩言。善男子若有菩薩。起離疑想當如是求。起離疑想者當求佛法。起離疑想者當求一切法。起離疑想者當于一切行中如實觀想。善男子譬如住法云地菩薩。于一切如來法身一切如來報身一切如來化身。遠離一切分別一切疑惑。于一切法中住如實見。此諸秘密大功德法。如實知者亦復如是。以要言之此秘密法。是即菩薩金剛大智。爾時一切如來聞是說已嘆未曾有。即時出現一大人相。于眾會中頂禮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作如是言。大士如是第一義諦秘密大明諸行法門。于是法中。有生信者有不信者其義云何。金剛手言。譬如三千大千世界如微塵數一切眾生。悉能證得無上菩提。是事可信為不可信。大士此秘密法門亦當如是見。如是見者離分別見。爾時一切如來所化大人。生大歡喜嘆未曾有。即說伽陀曰。

  大哉智大智  出現大金剛
  世間諸盲人  得智眼清凈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復入一切金剛無二平等三昧金剛三摩地。于是三摩地中。出現殑伽沙數百千俱胝那庾多光明。照東南方不可說不可說微塵數佛剎。是諸佛剎中諸大菩薩蒙光照者。悉得圓滿三身大智。所有一切如來悉住菩提心。一切眾生得入菩提自性無畏行門。安住如虛空平等金剛菩提諸法無相離戲論無所生清凈最上金剛自性大智法門。

  爾時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從三摩地安詳而起。普告大眾言。諸大士當于一切眾生。起平等見如諸佛想。是時所化大人。還攝一切如來身語心寶藏中忽然不現。彼十方來者一切如來諸大菩薩。各各于其自心秘密相應法中如理而住。金剛手菩薩大秘密主。亦復于自身語心秘密相應真實法住。

乾隆大藏經·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佛說無二平等最上瑜伽大教王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