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第1016部
阿唎多羅陀羅尼阿嚕力經一卷
唐特進試鴻臚卿三藏沙門大廣智不空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是我聞。一時婆伽梵在悉羅跋城給孤獨園。與無量菩薩眾俱。爾時觀自在菩薩。于大眾中從座而起。正衣服已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頂禮佛足而白佛言。世尊我今欲說能成一切三世勝法。唯愿世尊慈悲聽許。爾時世尊贊言善哉善哉摩訶薩埵。為大利益一切有情故。欲說如是秘密法藏。我今聽許任為廣說。

  爾時觀自在菩薩即說真言曰。

  唵阿嚕力迦(半音呼之)娑嚩(二合引)訶(引)

  爾時觀自在菩薩說此真言已。而白佛言世尊此真言是一切蓮花部心。我今說是悉地法則。若每日晨朝于我像前。作曼荼羅散種種花。誦八千遍。復不與人語更誦多少。漸為強記。若依此法能滿六月。即大聰明。凡所聞言皆領不忘。若清凈洗浴。而于佛前造三圓壇。一佛二法第三為僧。各作如法供養花香。若手執香爐燒香獻已。誦滿八千遍。應墮地獄四重五逆一切重罪無不消滅。必不疑也。若滿六月每誦一千五百遍。所求悉地皆得成就。

  又法凈洗浴已。坐三棱草座。誦三十五萬遍。一切悉地無有不獲。仍離自身一切病必無橫疾。若于觀自在菩薩前連誦一萬。所求善愿皆得成就。

  又法白月八日或十五日。清凈洗浴誦八千遍。能離一切世界橫難。及諸魔障皆悉消滅。

  又從白月一日至十五日受八戒。日誦一萬遍能離一切毗那野迦所障礙難。

  又正月一日起首至十五日。于佛前凈治曼荼羅。以香花供養。誦滿三萬五千遍。能得悉地一切所求。

  又于晨朝香湯洗浴。誦三千五百遍。能令一切人所敬愛。凡所求事皆得隨意。

  又先于佛前誦一萬遍。然從一日起首乃至十四日誦十萬遍。遠離一切惡障難事。

  又若有善男女等。于佛前及觀自在等諸菩薩前。作曼荼羅。以涂香燒香花燈供養。誦三千五百遍。舍身必生觀自在菩薩足下。

  又先造十萬塔。于一一塔前誦一萬遍如法供養者。所求悉地皆得。舍身已任意往生極樂世界。

  又以蟻封泥作十萬小塔。一一塔前誦三千五百遍。所求悉地最上最勝。心所念處皆得。其人先造四重五逆大罪。依此無不滅。命終任意往生極樂國土。

  又以前泥于佛前作曼荼羅。燒沉水香。別取好花每一誦一擲佛足。日三時乃至七日。能滅一切決定墮地獄罪。仍獲一切所求悉地。

  又不問日月好惡。但取中夜香湯洗浴著新凈衣。誦三千五百遍。一切惡夢悉得消滅。心所求事夢中皆說一一分明必不錯謬。

  又于我前作曼荼羅。如牛皮(法師云大小如牛皮)或方或圓二肘三肘作之然牛酥燈八盞。每一萬遍乃至一月。每日如前不與人語。一月已即讀佛大乘經得成不忘。極大聰明。仍見觀自在恒聞說法。

  又欲得見觀自在菩薩者。于舍利塔中誦二十五萬遍。然作大供養然牛酥燈坐三棱草。一夜誦真言乃至中夜。圣者即現其身。行人見已即從座起供養恭敬。爾時菩薩即為說法。得聞法已。此人常不離圣者。得不退菩薩地乃至成佛。

  又于直向海泉水岸。聚沙造一俱胝塔。每塔前誦一洛叉有難滅重罪應墮地獄悉滅無余。仍見圣者命終生極樂國土速得成佛。

  又每日造一百塔。乃至六月日日持誦者。于其國土一切災難消滅。

  又若造俱胝塔。誦一俱胝遍。即見觀自在聽聞說法。此人隨所行處有人見者。即得解脫一切苦海。

  又不語。造眾多塔誦三十五萬遍。即得悉地。隨所言說恒為法音無不稱意。

  又每日造三千五百塔。一一塔前各誦七遍。以此功德回施一切受苦有情。如是愿言應墮惡道受苦業者皆悉消滅。如是此人凡所見者。如仆隸恭敬。命終生安樂國。

  又于塔中限十五日無數密誦。以此功德回施一切眾生者。此人所求大愿皆得成就。

  又先受八戒。不語誦一俱胝。得禪地悉地又法于圣者足前誦。一切悉地皆得。

  又恒起悲心。以檀香磨涂一圓壇。如荷葉。乃至一落叉。一一壇前誦三千五百遍。如是已讀大乘經。即得聰明智慧。心所欲誦多少皆得自在。

  又不語于本尊前誦三十五萬遍。即得聰明最上最勝。

  又不語起大慈悲。食大麥飯或唯食菜或乞飲食。字別誦十五萬遍。心所求愿皆得成就。唯除淫欲。若如法供養圣者已。含香誦一萬遍。隨所行處見聞皆喜。

  又早起凈浴著新凈衣誦千遍者。忽有饑儉無飯食時。此人在處恒為豐足。又半夜晨朝掬水散身。隨分誦多少。得離一切怖畏。

  又加持齒木千遍然嚼用。即得辯才令一切人敬愛。

  又加持好花先自嗅。隨與前人。悉珍敬隨意。

  又能端坐誦隨分多少。常得安樂。

  又于寢處端坐誦八千遍。隨求何事所愿皆得。唯除色欲。

  又凡誦八千遍能護自他。

  又取未墮地瞿摩夷。和水作泥。于佛法僧及本尊前磨作壇。以有香氣之花散上。然牛酥燈。面東坐誦一萬遍已。便于其處三棱草上眠。心所求事皆具說之一不謬忘。

  又白月一日如前取瞿摩夷作壇。以有香之花散上。然三盞燈誦三千五百遍。明早得四個迦利沙半那。

  又于舍利塔中或佛前。以檀香末磨作四小壇。各置酥燈誦三千五百遍。隨為何人除厄難及惡事皆得消滅。

  又承取瞿摩夷。先和水涂地。即為佛法僧及本尊。以白檀香水作四小圓壇。于上散花日誦一萬。乃至七日已即得種種衣服。

  又以香花供養本尊。然四盞酥燈誦萬遍。第二十一日如上。

  又于直入海河泉水岸上。面西安本尊像。以瞿摩夷涂地供養香花。行人面東誦三十五萬遍。從此已后此國土風雨順時五谷成熟更誦一萬遍燒涅摩落花。于此境界惡猛風雨停息(獻殘花也)

  又隨在何國忽起厄難。將本尊于城門前如法安置。禮拜供養種種香花飲食。災厄即息。

  又以獻圣者殘花。加持八千遍蓋于彼極患壯熱病人頭。上及以和酥燒薰其病者。即猛熱即得除愈。

  又于像前然酥燈加持八千遍。取其燈煙點于眼中。能除一切眼病。

  又于國內忽然起死災。于諸城門中門門畫我像奉獻水中所生諸花。即于半夜取杉迷夜樹葉(以拘杞代)揾酥護摩乃至十五日。一切死災停息。

  又若種種毒蟲災起。先于本尊前如法供養。往好泉水無烏鳥污處。水入及臍。取左置蘇末那花一千葉。每花加持一遍一投泉中。乃至花盡一切毒蟲災滅。

  又若起半夜誦萬遍。必無惡夢。

  又于午時。入向海泉水中誦萬遍一切。惡夢消滅。

  又加持手掌八百遍。以摩熱病者身。臥于凈處即愈。

  我今說畫像之法。取凈氎未曾割截。童女織者最上。中畫阿彌陀如來。長六坼手。住說法印于蓮花臺結加趺坐。身純金色作白焰光。佛右畫觀自在菩薩。左畫大勢至菩薩。皆純金色作白焰光。二菩薩右手各執白拂。左手各執蓮花。大勢至身梢小于觀自在。皆種種寶莊嚴其身。著寶瓔珞手釧。皆衣白衣。發并上結不得披下。于日在之右。畫圣者半拏羅婆悉儞菩薩(白衣觀自在母也)發亦上結。寶冠種種寶衣以為莊嚴。著白色衣天衣為黑。左手持棒或持罥索。右手執于般若梵夾。于大勢至近下。應畫行人。手執花冠或紅蓮青蓮。瞻佛尊顏。佛座正下為蓮花池。中畫寶蓮。蓮之右廂畫難陀龍王。左畫跋難陀龍王。皆立而半身出水。各出一手捧佛座。托蓮花。面貌忻悅以寶嚴身。身作赤色。池之左右各為天女。身服寶衣。二手執花仰奉如來。佛后應畫如意寶樹。樹上掛種種寶衣及諸珍寶。乃至音樂作舞歌鳥。當于樹上畫諸天等。以手散花雨于佛上。畫像畢。于凈處面西安置。每受八戒。于一切有情起大慈悲。猛發菩提心至誠供養。每于佛前自作小塔亦讀般若經。或白月八日或十四日。布施眾僧隨力多少。如不能辦乃至極少一升麨許。于此像前涂香末香燒香種種飲食如法供養。及獻花燈幡蓋音樂。自常心念阿彌陀佛。誦其真言三十五萬遍。即得悉地。已后任運心念皆成。

  我今復說刻像法。取一白檀木。中央刻阿彌陀佛。右觀自在左大勢至。各執白拂。衣裳瓔珞等并如法。唯除池等。于此像前造護摩爐。爐中先下五谷及五寶。以阿說他木然火。以酥蜜乳酪及種種花相和。安金銀及銅器中。誦二千五百遍。便作護摩。從白月一日起首乃至七日。每日如是作三千五百遍護摩者。隨求何事必稱本愿而得悉地。已后任所作法皆得自在。

  又以苾婆木然火。粳米三甜護摩二千五百遍。啰阇以下悅順。

  又如上以波羅娑木然火。粳米酪護摩二千五百遍。國內敬重隨口即順財寶任求。

  又以阿拔唎末迦木(牛膝也)然火油麻三甜護摩。一切輸馱羅深敬順。

  又以阿輸迦木(無憂木也)如上用三甜護摩乃至七日。啰惹隨意。

  又以啰阇伐唎(二合)枳沙(二合此云王樹即婆羅門皂莢也)如上用阿輸伐馱(以夜合代)木三甜護摩七日亦如前。

  又以乳汁木如上。亦以是木護摩至二十一日。一切重病皆遠離。于一生中更不復發。

  又以波羅奢木如上。用五谷及蘇護摩乃至三月。五谷豐熟足(已上皆二千五百遍也)又以烏曇跛羅木如上。用大麥酥。日三時護摩三千五百乃至一月。得上乳牛。

  又波羅奢木如上。用赤大豆煮為羹。白粳米酥蜜。日三時護摩三千五百得財寶庫盈所用無盡。

  又伽陀羅木如上用。尾蠟么果護摩三千五百遍乃至七日。得蘇伐唎(二合)那千兩。

  又波羅賒木如上。亦以是木三甜護摩三千五百遍。隨所念人應時而至珍重供養。

  又烏曇跛羅如上。以粳米飯酥護摩三千五百。即財寶五谷隨意無窮。

  又波羅賒木如上。以黃米黍谷油麻大麥及酥。護摩三千五百。啰惹隨意所求皆得。

  又以乳木如上。粳米酥護摩三千五百。即得辯才無礙人中獨勝。

  又阿摩羅如上。以阿輸缽多(三合)三甜。護摩乃至七日日八千遍。隨念即至如仆隸見主。

  又波羅賒木如上。以大麥三甜。護摩日三千五百乃至三七日。隨念多少人如前。

  又以上木如上。以粳米飯三甜。日護摩三千五百乃至一月。即婆羅門隨念而至不違所使。

  又阿波末唎迦木如上。以油麻大麥和酥。護摩三千五百乃至三七日。得一切剎底利貴人來珍敬如意(已上牛膝)

  又伽陀羅木如上。以黃黍米油麻和酥。護摩三千五百。毗舍種姓人如前。

  又烏曇波羅木如上。大麥三甜準上數得。輸多羅姓人如前。

  又阿輸迦木如上。以波羅賒木三甜。準上數乃至七日。啰惹珍敬隨意。

  又婆羅門皂莢木如上。以波羅賒木揾三甜。準上數乃至七日。王子等隨念至而珍敬。

  又阿輸伐馱木如上。油麻粳米和酥酪準上。五谷任意無窮。

  又閃彌木(以茍紀代)如上準用阿輸伐馱木(夜合代之)準上乃至二十一日。遠離一切橫災重病。

  又波羅賒木如上。油麻和酥準上乃至三月。得五谷無量。

  又波羅賒木如上。以粳米赤小豆羹黃黍米谷大麥三甜相和。日時準上。得珍寶無數無盡。

  又波勒乞沙木如上。以波羅賒木和三甜。準上乃至三七日。得衣裳隨意無盡。

  又苾唎(二合)波木如上。以回香葉和粳米三甜。日三時準上乃至一月。得莊田五所。

  又迦唎(二合)尼迦啰木(牡丹代之)如上臥多(二合)那安(二合)藥和酥日三時準上乃至一月無量蘇拔啰那。

  又以波羅賒木如上。以伽陀羅木和蜜酪。準上乃至三七日得名馬任乘。

  又阿輸伐馱木如上。以波羅賒木和二甜。日三時時別準上乃至一月。得富貴果。

  又波羅賒木如上。以三甜和安悉香。準上乃至三七日得莊田。

  又苾利婆木如上。以白芥子和酥。日三時準上凡三七日。即得身與門徒遠離重病。

  又微那地迦多迦木如上。以回香草和酥蜜。準上時數凡七日。離一切惡障難消滅。

  又波勒乞沙木如上。以烏曇波羅木果子和三甜。日三時準上凡一月。得名莊一百八所。

  又波羅賒木如上。以蓮花子和三甜。日三時準上。隨所求皆如意。

  又杉摩(二合)也木如上。以波羅娑果子和三甜。日三時準上凡一月。隨所求愿皆悉圓滿。

  又秣多木如上。以石榴果子日三時和三甜。準上凡一月。得二十所田園。

  又悉利娑(三合夜合也)木如上。以犢子糞。日三時準上凡一月得一百上好牛。

  又遏迦木如上。以種種谷三甜。日三時準上凡一月。隨所求事皆得如意(但言準上即每日三千五百遍有用三時即時別三千五百遍)

  我今更說別畫像法。令童子受八戒織氎。廣狹大小或二三肘。去毛發護凈香薰。更作種種香水凈洗之。取最上畫人先受八戒。畫時以帛掩口鼻勿令氣觸。正中畫阿彌陀如來。或坐蓮臺或師子座。結跏而坐作說法印。右自在左勢至。執拂嚴身等如上像法。但佛及菩薩等上各畫白傘蓋。以種種寶網莊嚴。于蓋正上畫作明仙。持諸寶花散而供養。花如雨腳。亦作種種音樂奉獻。畫訖安于舍利塔內或于舍利瓶前。半夜晨朝如法持誦。足滿俱胝遍即得悉地。于真言王最上斫訖啰底啰惹。

  又波羅賒木然火。以輸悉波羅(二合)拏藥和三甜。護摩二千五百乃至七日。啰惹已下珍敬。

  又阿師伐多(二合)木如上。沉香三甜日時準上凡一月。貴人自來珍敬。

  又遏迦木如上。以白檀木折切三指。時數準上凡一月。啰惹珍敬。

  又伽陀羅木如上。以真酥合香準上時數月。大官如上。

  又伐利(二合)馱木如上。安悉香和薰陸。以三甜準上時數月。諸近臣敬順所求皆得。

  又波羅賒木如上。以蓮花三甜。護摩一萬得大官職。

  又伽陀羅木如上。以安悉香為丸如山棗許大和三甜。護摩三洛叉半。得最大官職。

  又迦利(二合)毗羅木如上。以三甜二洛叉半。亦然如上。

  又于本尊前不與人語。誦一俱胝即如上。

  又于此像前然千盞燈。用千蓮花千拘勿馱花。更取水中生花。隨得一類五百莖已上。是三色花各加持八百遍。供養其像畢即得如上。

  又于像前每日誦二千五百。如是滿六月如上最尊。

  又阿利(二合)迦木然火。以荷葉揾三甜。日三時各二千五百凡六月如上。

  又波羅賒木如上。青蓮花和三甜。日二千五百凡三月。得輔相之位。

  又阿輸迦木如上。以萬蓮萬遍護摩獲最大官位。

  又秣馱木如上。以瞿摩夷和三甜。日二千五百如上。

  又紫檀木如上。以迦(二合)毗啰花和三甜。日如上數凡一月即阿地底羯啰訶不發。

  又波羅賒木如上。以阇智婆末(二合)那花。日三時如上數一月已。即應迦利迦(二合)羯啰(二合)訶不發。

  又伽陀羅木如上。用摩哩(二合)迦花。日三時如上數月。布羅羯啰訶不得發。

  又秣馱木如上。用波跢羅(二合)花和三甜。如上時數月。即伐利訶悉伐底羯啰訶不得發。

  又阿伐哩(二合)摩哩(二合)迦木如上。用由底迦(二合)花三甜。如上時數月。即輸迦啰(二合)羯啰訶不得發。

  又波勒乞沙木如上。用多迦羅(二合)花三甜。日如上數凡三七日。一切羯啰訶一切拏吃娑(二合)多啰皆不得發。

  爾時觀自在菩薩。重白佛言我今更說別畫像法。取無毛發不割截白氎。治護如前。畫人受八戒。中央觀自在菩薩。左手執紅蓮花。右手直下與餓鬼水。發上結身著白衣。如前珍寶瓔珞莊嚴。天衣為黑。于蓮花上結跏趺坐。左廂畫大勢至菩薩。右廂畫普賢菩薩。各執白拂。畫已于舍利塔內安置。面應向西。隨得香花任為大小供養。中間不斷誦一俱胝。行人所有橫死及惡障難皆除。或為現說辟除之法。

  又此像前用阇智娑末(二合)那花。各加持一遍供養已。便于像前臥三棱草上。即于夢中見圣者一切所求一切行事一一具說。

  又用一俱胝迦利(二合)毗啰如法供養。得大官位隨所處分有大威力(梵本不誦真言準上法各一遍應不失也)

  又以阇智娑末那花一俱胝供養。得見圣者聽聞說法。仍離諸毒所害之難。凡一切毒皆不著身。命終生極樂國土。

  又于三七日用勿利(二合)迦花二十五莖供養。及用拘勿陀花二千五百供養。即獲上將位。

  又以余地迦花萬枚葉乃至七日得大官位親附國王。

  又用屈利(二合)跛迦花二千五百葉。如是三七日。得最上職命。

  又日用二千五百葉遏迦花供養。如是一月。亦如上又得主情。

  又于夜中以阇智娑末那花二千五百葉。供養其像。于捔勝所必勝。

  又至初夜分于像前取瓦壞碗。滿盛種種谷。用阇智娑末那花覆蓋之。加持二千五百遍。如是三時謂。初中后夜。至平明時凈漱口已。先加持楊枝八千遍然嚼。嚼已取壞碗中谷口含。即得辯才一切論議之處皆勝。

  又于像前以瓦壞碗滿盛胡椒。于初夜中加持八。千遍至平明時以香水洗其椒。更加持一千即含之。隨所言語一切人皆敬不敢違。

  又法于此像前。瓦壞碗盛牛黃。取有香氣花蓋之。至夜分加持一千遍。至明時先洗漱。取凈水加持八百遍。以洗牛黃點自額上。一切人見敬發善心。

  又于像前以瓦壞碗。盛娑多(二合)布娑婆及伐唎(二合)孕迦。以有香之花蓋之。于夜三時各加持二千五百遍。平明取涂身上。所至之處皆得發善忽有嗔人見即歡喜。

  又像前用那伽(二合)計薩(二合龍花蕊中有)及菖蒲根伐唎(二合)孕迦悉利(二合)弊娑多迦(二合)多揭。已上五味相和。盛碗中以有香之花蓋之。至夜分中加持二千五百遍。至平明時別遣童女純著白衣。于凈滑石上研其藥。即取涂身自上及下。見行人者如前。

  又于像前取郁金沉香白檀香龍腦四物。和置瓦壞碗中。以阇智娑末那花蓋之。至夜分中加持二千五百遍。至平明取涂身上即準前。

  又像前以嘻利(二合)馱啰(二合郁金根)及摩拏多(二合)室羅(雌黃也)牛黃三物。安碗中。至夜分中加持二千五百。平明取點額上見皆敬愛。

  我今更說別畫像法。取不割截無毛發氎。如前治凈或木板平凈治。于中央畫觀自在菩薩。坐蓮花臺以七寶嚴身。或衣纈衣或白衣。左邊畫作罥索。及畫怛跢迦悉(二合)地右邊畫作須彌盧山。山根畫大海水繞之。菩薩上畫作彩云。云中畫諸仙天。雨種種花而以供養。畫已。于直入海名泉岸上。面向西安之。如前誦一俱胝。即得一切明仙中啰惹。若更誦三俱胝。即成一切明仙中斫羯啰啰惹。

  又于前但誦三洛叉半。得成尊位。誦一洛叉得大將位。

  又于前日日誦二千五百。每日得四枚迦利娑半那。

  又于前白月十二或十三日。受八戒齋誦萬遍。得近習大官。

  又十字街中然四盞燈。以乳酪飲食供養。誦二千五百遍已。即于比近樹下寢。夜夢中有藥叉女來白言。尊者有何要事。遣我何所作。行人應報言。作母或姊妹等。是女即隨處分。

  又先受八戒。于阿師伐(二合)馱樹下張像。誦三洛叉半然獻香花乳酪粳米飯果子等。布列訖作無限念誦。不得停歇。

  爾時有藥叉鬼如一婆羅門。來白行人言。今遣我欲作何事。行人報言為我使者。即奉受使。從此已后每于日西來取進止。即應令作事業。若行人不如法者反為所嗔。乃至致損。如不伏處分者即為降伏。法凡役使者以降伏法使之。

  又張像安于毗梨勒樹下。于前用蔥滓貓兒糞糠油麻黑豆黃炒末已。上五物和燒誦萬遍。即一鬼來。行人不得驚怖。向云汝為我使者。縱令作一切難事苦事。必不敢違。

  又張像于阿修羅窟門前。如法誦一俱胝。即阿修羅女出請行人入。入已于阿修羅王中得自在位。壽一劫見慈氏下生。

  我今更說刻雕像法。或用金銀或用香木。已六指量刻觀自在像。左手執蓮花右手施無畏。刻畢安舍利塔中。于前先持二洛叉半然取阿輸迦樹枝。作小筐子。取么那多(二合)悉啰(二合)及取素伐利(二合)盞儞(二合)隨得一色安筐子中。于像前如法供養結界護身作無限念誦乃至筐子中出聲。出聲已即其藥點于眼中。即身凈壽一劫。于諸明仙中得啰若自在。

  又先覓黃牛有牘子者。取此牛酥亦取其乳。于銅器中盛。用嘻利(二合)多啰安阇都摩那多(二合)尸羅。及用金末鋀石末銅末。六物相和搗篩便丸之。于銅器中盛。加特是藥乃至火出。即出一丸安口中。便身凈吐出乃見壽萬年。一切事皆得自在。唯除淫欲。命終生極樂國土。

  又以金銀或好鐵。如法作刀或輪或瓔珞等寶具。或復作缽。以是物等置阿師伐馱樹葉上。作無限念誦。乃至其物動搖。見動已手執之。即成明仙壽命一劫。即見圣者于彼聞法已便得解脫。

  又以牛黃安阇那(二合)共多利(二合)嚕訶相和為丸口含。于像前無限念誦。乃至像眼睛動搖。即得人中自在眼亦明凈。

  又先于像前誦三洛叉。供養十萬莖蓮花。然更誦一俱胝。即于念誦處眠。夢中得見阿彌陀佛及菩薩眾。聽說法音得不退地菩薩位。

  我今更說捏塑像法。以凈黃泥作觀自在像。若一肘二肘像法如前。于像前作圓爐。爐前以種種香作小圓壇子取未墮地瞿摩夷作彼人形。持利刀割此糞人。一片一投火中護摩乃至形盡。如是日三時至一月隨念何人即得珍敬如仆隸見主。

  又以一切諸香作人形。然阿輸迦木火。男從右腳女從左腳。以利刀片片割護摩。如上時月。一切人見聞者皆得如意。

  又以黃黍米糠作人形。用波羅多迦木然火。割護摩。日時月如上。即一切鬼神隨得應念珍重供養。仍與一切財寶五谷等所索不違。

  又以油麻滓作人形。然婆羅門皂莢木火。余如上三七日已。一切啰乞沙(二合)娑隨念珍重。

  又粳米作人形。然秣馱木。余如上三七日準前。

  又生酥作形。然阿師伐木。余如上一月已一切準前。

  又以粳米飯和酥作形。然波羅賒木。如上一月已一切天準前。

  又酪和飯作人形。然阿輸迦木如上一月一切。迦嚕拏如上。

  又黃黍谷和作人形。然伽陀羅木。如上一月一切乾闥婆如上。

  又豌豆酪蜜和作人形。然杉摩夜木。如上一月。摩醯首羅并眷屬如上。

  又油麻滓或油麻。和蕎麥面。作人形。一如上一切猛惡損害。鬼神等皆降伏不違教命。我今更說余法。于舍利塔誦二千五百。得成伐嚕(二合)尸婆。如上所說法者。皆得具作成也。

  又但心誦不出音。能滅一切前身中所作一切惡業罪障。出聲誦滅現在一切罪障。即見好相。

  又直入海泉水中至腰下。誦二洛叉半即圣者現說一切功德諸善法門。

  又如上以阇智素勿利(二合)那花二十五萬莖。一誦一投泉中。即圣者為說滅諸罪障法門。

  又以日日供養圣者。心念二十一遍。一切罪障悉滅無余。

  又心念誦。觀想心作塔形乃至八百。此人命終生極樂國土。

  又造一肘塔。塔前誦八百。一切罪障消滅命終如上。

  又食前食后。若坐若臥若行若住。但心念誦即得菩薩不退地位。臨終親見圣者。

  又若不能造塔。但心念塔。于前各誦萬遍已。亦以心念種種供養者。一切應墮地獄重罪悉滅無余。

  又若為利益一切眾生故念誦。一切善法隨身而集。

  我今更說余法。若于塔前或于山頭。大設供養于觀自在菩薩前自受八戒食大麥飯及乳食。誦三洛叉半。即成浮利婆(二合)尸婆法。

  又正月一日。或二月十五日。受八戒供養圣者誦八千。即悉地。后所作事皆得自在。

  又若正月一日供養圣者。燒沉香以有香之花八千葉。每葉一誦一投打菩薩心上。乃至花盡一夜念誦。得見圣者。若不得見即得五百兩素伐啰那。

  又以牛酥八千遍護摩七日已。啰惹珍敬。

  又摩那羅樹枝作小筐子。以種種寶莊嚴其筐。以婆羅門皂莢木然火。取摩羅那木八百遍護摩。隨喚何人無問遠近即到。

  又以阿輸迦木。長六指作骨撾子。上山頂吃大麥乳食。加持三洛叉。然自白月十五日三日不食。以阿輸伐多樹葉蓋骨撾子。更誦多少。乃至其處有一仙女來已。行人即起問訊便乞所愿。或作姊妹母妻等。是仙女必不敢違。常為供承十二人分及與金釘。仍延命千歲。

  又月蝕之時用上牛酥盛于凈器。取阿輸波多樹葉蓋之。加持不絕。比至月生如故已。現三種相。所謂沸煙火焰。若沸服之。壽五百歲日行五百里。于不現形仙中為尊。若煙出服之。即隱形去地二十四指。日行千由旬壽千歲。火出而服得大神力明仙壽三劫。

  又以紅蓮花和三甜。護摩一萬從此火中吉祥天現。姝妙殊特手執蓮花。隨所求愿即與。或與為母姊妹等事亦與金釘。

  又受八戒用大麥食。及和乳吃。坐三棱草席誦八千遍。一切饑渴之苦皆消滅。

  又入水至臍誦一俱胝。能見地中一切伏藏。亦開一切阿修羅門。能破一切日月宮殿。任為降伏。或任追召一切那誐。亦能令死活。一切諸毒無不消滅。亦能作扇底迦。亦能取伏藏。亦能攝取一切眾生。亦能令本無男女者而有男女。

  又誦八百遍。能護己身捔勝之處而不墮負。

  又于王宮之內如上護身。一切怨家惡人所皆獲勝。

  又塔前誦六洛叉。然以不割截白氎。蓋覆像作無限不間誦。比至[疊*毛]上火出已。行人得將三千人乘空。能作種種不思議事。

  我今更說別法。準前像上加持摩訶稅門(二合)馱像。作白檀色。珍寶瓔珞種種如法莊嚴。其發上結不得披下。天衣白色。畫已設大供養。如法誦三洛叉得悉地。

  我今更說別事法。先受八戒。或于凈處或泉水邊造一舍利塔。中安十二因緣偈。晨造一塔持誦八千。日中亦然。得一切明仙中輪王。恒與圣者同住。亦向西方見阿彌陀佛。延壽一劫。無量明仙前后圍繞。大梵天王自來供養隨意自在。

  又阿伐利(二合)末羅(二合)迦木然火。亦以此木和三甜護摩八千。即與眷屬隨意珍敬。

  又阿娑安(二合)戰那藥。摩那多(二合)悉羅藥。及取自身血女人身血波利(二合)摩羅花。已上藥皆等分搗篩為末。三日不食。直入海泉水中至臍立。手執上藥作無間斷念誦。比至火焰出。此藥一切天龍藥叉啰乞娑娑等八部鬼神皆來使喚。亦能令誑。亦能得一切真言悉地。及諸刀仗器具皆令誑惑。乃至過去未來被誑。何況現在。

  又獻圣者。萎蓮花和己血及上酥。先像前作小壇子。設大供養。取遏迦木然火。用其藥護摩。如是三度。隨念何人任意所使如仆人見主。仍得一百錠金必不敢違。

  又任然雜木柴。以墓中土護摩。隨念何人稱其名為之八千遍。即得隨意敬重。

  又以赤芥子油。并取芥根莖及花和自身血。用遏迦木然火。護摩其藥。隨念何人稱其名如上。若加持其七遍其人火急即至。

  又先受八戒誦八千遍已。令好手畫人亦受八戒先教持誦阿唎多啰真言。畫作弊羅娑像。像前安四枚阿悉伐(二合)樹葉。取象牙及豌豆。

  又以摩那那。悉羅藥。或取三兩或取八兩。已上三味安前葉上。

  又用三葉蓋其藥。或用八日十五日或月蝕時。加持其藥中無間念誦。比現三相隨得上中下悉地。

  我今更別說法。先受八戒以為乞食。日時香湯洗浴著新凈衣。發大菩提心斷除貪愛。于一切有情起慈悲心。或于塔中或于佛前誦三洛叉。然凈氎上畫觀自在菩薩。手執蓮花。于蓮花上立應為黑色。以寶莊嚴。發髻向上。以細白[疊*毛]博著二肩。畫已安舍利塔中。三日不食像前設大供養。用體悉(二合)多木和酥蜜。護摩二萬四千。即像放光。或地動或聞鼓聲。或燈焰漸長或花動。若見如是相即知以悉地。能滅一切諸惡已蒙本尊恒為護持。所求大愿皆得自在。此人所在見者愛敬。

  又以阿師伐(二合)馱樹葉。著蘇嚕(二合)馱安阇那。于像前加持不間息。比現三相得三悉地。

  又日三時香湯洗浴。及換凈衣乞食而食。如法供養誦三洛叉。然或二十三日或二十九日。以烏油麻和三甜。護摩八千。得一千迦利沙半那。

  又口含菖蒲根無限念誦。比現三相得三悉地。暖聰明。煙隱身。火乘空次第應知。

  又以紫檀木。長六指或十二指作齒木。先持三洛叉。即白月十五日像前無間念誦比三相現得三悉地。

  又正月一日受八戒。日三洗浴誦一洛叉。然畫阿唎馱啰像。色如檀木坐蓮花。以種種寶莊嚴發上髻。左手執蓮右手把果。著白天衣戴華冠。以慈悲顏看行者。畫已安舍利塔中。以白蓮花護摩一洛叉。即得一切明仙中王。常與圣者同住。亦能游行極樂世界。亦能降伏大梵天王從座而下。亦得為四天下主。隨所念至皆得自在。亦得親見一切諸佛延壽一劫。

  又欲得速悉地。乞食日時洗浴香湯如法洗已。誦五十洛叉必得悉地。心所求事皆得圓滿。

  又以白牙作筒子。以金裝其表。于內盛摩那多(二合)悉啰(雄黃)藥。安像前無限念誦。加持此藥筒子。比現三相得三悉地。

  又先像前誦十六洛叉。即安像舍利塔中。以白氎覆作無間誦。比像火然。得將千余人乘空。

  又不語于像前坐三棱草誦十六洛叉。白月取烏曇婆羅木護摩八千。能療一切病無不愈。

  又入水至臍誦一洛叉。能見一切地中伏藏能破一切阿修羅宮。能縛一切火神。能結界能召諸龍。能令已死者更生。亦能作舍安(二合)馱。亦能作烏阇阿(二合)多那(二合)陀也亦能攝喚亦能令諸毒消除。凡毒惡有情皆得降伏。亦能與彼生男女。加持八千一切戰陣皆勝。亦能令外賊降伏。

  又以多唎(二合)路訶(三金即金銀銅)長六指許作蓮華。日三時香湯洗浴。不與一切人語。于塔中誦五洛叉。然供養三日不食。持其蓮花無間斷誦。比花火然。得將三千人乘空。得往生極樂國土。與一切圣者等一切菩薩同住。

  又食大麥食日三浴三換衣誦一俱胝。得心中悉地。

  又畫觀自在像如前法。右廂加畫阿唎多[口*梨]菩薩。立于蓮花臺上身色如檀木。以寶莊嚴發向上結。戴蓮花冠著白天衣合掌恭敬作禮自在狀。畫已設大供養誦三洛叉。得心中一切悉地。

  爾時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說此微妙秘密甚深法已。于是會中大菩薩眾。天龍八部一切金剛。聞是法已皆大歡喜禮佛而退。

乾隆大藏經·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阿唎多羅陀羅尼阿嚕力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