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第1006部
佛說頂生王因緣經六卷
宋西天三藏朝散大夫傳法大師施護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佛世尊一時。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憍薩羅國主勝軍大王來詣佛所。到已頭面禮世尊足。退坐一面佛言。世尊世尊。往昔為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云何行施作諸福行。佛言。大王。且止過去久遠劫事。我念于此賢劫之中。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修布施行。其事因緣汝當諦聽極善作意。今為汝說。大王。此劫初時人壽無量歲。爾時有王名布沙陀。其王頂上忽爾肉生。如皰而軟如兜羅緜又如細氎。亦無痛惱。彼成熟已自然開裂生一童子。最上色相端正可觀。身如金色頭有旋文。猶如妙蓋。雙臂傭長額廣平正眉復延袤。鼻高修直。身分上下皆悉具足。有三十二大丈夫相莊嚴其身。童子生已乃入宮中。王有六萬宮女眷屬。見此童子乳自盈流。各作是言。我養太子。由是立名呼為我養。或有說言。今此太子從頂上生應名頂生。由是乃有呼頂生者。或號我養者。

  時頂生太子在童子位。嬉戲娛樂經六帝釋滅。在太子位復經六帝釋滅。太子一時出于王宮。人民肆里次第游觀。乃至后時布沙陀王而忽寢疾。侍臣奉以華果根苗藥餌治療。雖復勤力疾無瘳損。其王即敕諸臣佐言。汝等速為太子授王灌頂。臣佐受命即遣使人詣太子所。謂太子言。父王寢疾拯療無損。呼命太子。今可速來授王灌頂。使屆中途王身已謝。是時臣佐復遣使人。接踵而進謂太子言。父王已逝。太子速來授王灌頂。

  時頂生太子即自惟忖。父王已逝奔往何及。

  時諸臣佐眾議。一人近侍大臣詣太子所。白言。太子愿速來此授王灌頂。太子答言。若我應統正法王位。彼常來此為我灌頂。近臣復言。太子授灌頂者。多有法儀。謂應施設寶師子座繒蓋寶冠。是等所須此何能備禮法。又合于王城中作灌頂事。是故太子宜往宮中授王灌頂。太子答言。若我應統正法王位。一切所須今應自至。時頂生太子有一導翼夜叉神。名禰舞迦。即運神力追師子座。繒蓋寶冠一切所須乃至城邑聚落。皆悉置于太子之前。一切睹者怪未曾有。然后臣佐人民及勝力兵眾等。持妙繒帛依灌頂法。欲為太子授其灌頂作是白言。大子應授灌頂。時太子言。我今何用人間繒帛。為灌頂法系于我頂。若我應統正法王位。必有天妙繒帛而為系頂。乃至其后自然天降殊妙繒帛。為灌頂事統輪王位。即有七寶隨時出現。所謂輪寶。象寶。馬寶。摩尼珠寶。玉女寶。主藏神寶。主兵神寶。如是七寶皆悉具足及有千子最上色相。勇猛無畏能伏他軍。彼時有城亦號廣嚴。城中周匝皆有稠密樹林人所愛樂。于其林中有五百仙人。棲止修習五神通定。是時林間多諸飛鳥鷺[斯/鳥]等類。鳴噪喧煩妨所修定。中一仙人名曰丑面。生恚怒心。即以咒句咒。鷺[斯/鳥]群悉折其羽。是時折羽鷺[斯/鳥]循地徐進。咸詣頂生王門。王方出行適觀門左。乃問近臣言。何故此鷺[斯/鳥]群咸聚門側。近臣答言。天子群鳥棲林噪驚禪定。仙人恚怒咒折其羽。循地而來聚于王門。王言。此等仙人。何故于眾生中心無悲愍。今宜敕遣彼等仙眾速離我境。臣佐奉命于仙人所。具宣王敕。時諸仙眾即起是念。今此大王統四大洲最極自在。我宜從命往須彌山側棲止林間。

  爾時頂生王漸次思惟觀察。稱量人間所宜種種事業。隨所思惟觀察。稱量已。各各發起人間所有種類事業。其王出行初見人間耕植田里。見已乃問諸侍臣言。此人所作名為何等。臣白王言。天子。此人耕耨其田植諸種子。隨所滋長而為活命。王言。我為圣王。何假人間耕植滋養。自有天中種子生成。彼頂生王才言念時。有二十七類種子自天而降。其王即問諸人眾言。此由何人福力所致。人眾答言。此由天子福力亦兼我等。

  復次彼王漸行。又見農人種蒔氎衣種子。見已乃問諸近臣言。此人所作名為何等。臣白王言。天子。此人種蒔[疊*毛]華樹種結實。取綿可成[疊*毛]衣。王言。我為圣王。何假人間植[疊*毛]衣種。自有天中妙[疊*毛]種子。才言念時妙[疊*毛]衣種自天而降。其王即問諸人眾言。此由何人福力所致。人眾答言。此由天子福力亦兼我等。

  復次彼王漸行。又見農人紡氎衣線。見已乃問諸近臣言。此人所作名為何等。臣白王言天子。此人取綿紡線將成[疊*毛]叚。王言。我為圣王。何假人間如是造作。自有天中妙[疊*毛]所用。才言念時妙[疊*毛]衣緣自天而降。其王即問諸人眾言。此由何人福力所致。諸人眾言。此由天子福力亦兼我等。

  腹次彼王漸行。又見農人次第織氎衣段見已乃問諸近臣言。此人所作名為何等。臣白王言。天子。此人布設機杼織[疊*毛]衣段。王言。我為圣王。何假人間[疊*毛]衣被身。自有天中妙[疊*毛]衣飾。才言念時上妙[疊*毛]衣自天而降。其王即問諸人眾言。此由何人福力所致。諸人眾言。此由天子福力亦兼我等。

  爾時頂生王見是事已。乃起思念我之福力。今于此間未能顯發。我已統治須彌山南外大海中此贍部洲。其內廣闊外如車形。人民熾盛安隱豐樂。又復國土城邑嚴麗。所居人眾妙色可觀。我有七寶所謂輪寶。象寶。馬寶。摩尼珠寶。玉女寶。主藏神寶。主兵神寶如是七寶皆悉具足。及有千子最上色相。勇猛無畏能伏他軍。若我有勝力者快哉。今時愿我宮中雨金錢七日。乃至不使一錢墮于宮外。王才念時。即于宮中天雨金錢數滿七日。無一金錢墮于宮外。隨其所作善根福力。神通威德自受福果。其王即問諸人眾言。此由何人福力所致。諸人眾言。天子福力。王言。如汝向說兼汝等力。何故今時天不雨金滿贍部洲。使一切人民隨所欲者。悉能取之。故知汝等宿因微鮮。佛言。大王。彼頂生王正法治世。又經六帝釋滅。

  復次頂生王謂導翼夜叉神禰舞迦言。何處別有大洲為我所統禰舞迦答言。天子。須彌山東外大海中。彼有大洲名曰勝身。其內廣闊外如半月。人民熾盛安隱豐樂。又復國土城邑嚴麗。所居人眾妙色可觀。王應往彼隨宜化導。

  時頂生王即自思惟。我已統治此贍部洲。及有七寶千子圍繞宮中。又雨金錢七日。我又復聞須彌山東外大海中有勝身洲。我今往彼而為化導。王才念時舉身空中。與十八俱胝勝力兵眾。及千子圍繞七寶導從。剎那即到東勝身洲。大王。彼頂生王于其洲中。治化人民多百千歲。隨彼眾生各各所作福行善力。神通威德自受福果。如是又經六帝釋滅。

  復次頂生王謂導翼夜叉神禰舞迦言。何處別有大洲為我所統。禰舞迦答言。天子。須彌山西外大海中。彼有大洲名曰牛貨。內外周遍其相圓滿。人民熾盛安隱豐樂。又復國土城邑嚴麗。所居人眾妙色可觀。王應往彼隨宜化導。

  時頂生王即自思惟。我已統治彼贍部洲。七寶千子及雨金錢。我復至此東勝身洲。治化人民多百千歲。今又復聞須彌山西外大海中有牛貨洲。我今往彼而為化導。王才念時舉身空中與十八俱胝勝力兵眾。及千子圍繞七寶導從。剎那即到西牛貨洲。大王。彼頂生王于其洲中。治化人民多百千歲。隨彼眾生各各所作福行善力。神通威德自受福果。如是又經六帝釋滅。

  復次頂生王謂導翼夜叉神禰舞迦言。何處別有大洲為我所統。禰舞迦答言。天子。須彌山北外大海中。彼有大洲名曰俱盧。內外周遍其相四方。人民熾盛安隱豐樂。又復國土城邑嚴麗。所居人眾妙色可觀。又彼洲人無我系著無所攝屬。王應往彼隨宜化導。

  時頂生王即自思惟。我已統治彼贍部洲。七寶千子及雨金錢。又往東勝身洲。而復至此西牛貨洲。治化人民多百千歲。今又復聞須彌山北外。大海中有俱盧洲。我今往彼而為化導。王才念時舉身空中。與十八俱胝勝力兵眾。及千子圍繞七寶導從。往詣北俱盧洲剎那即到須彌山側。其王遙見彼地白色。見已即問夜叉神禰舞迦言。今此方處何故地白。禰舞迦答言。天子。此是北俱盧洲人所食香稻。其狀白色香味具足。不假耕植自然而生。稻長四指無芒無秕。清凈潔白依時成熟。彼洲人民不施其力取以食之。王今往彼亦取香稻而為其食。時王聞已謂臣佐言。汝等見此地白色不。臣白王言。唯然已見王言此是北俱盧洲人所食香稻。其狀白色香味具足。不假耕植自然而生。稻長四指無芒無秕。清凈潔白依時成熟。彼洲人民不施其力取以食之。汝等往彼亦取香稻而為其食。

  時頂生王又于須彌山北。遙見眾莊嚴樹。圓無缺減殊妙可觀。即問禰舞迦言。此是何等眾莊嚴樹。禰舞迦答言。天子。此是北俱盧洲人民所有四種劫波衣樹。謂青黃赤白。其樹所出四色妙衣。彼洲人民若男若女須其衣者。才起心時即彼樹枝。自然低垂恣其所取。王今往彼亦被其衣。

  時王聞已謂臣佐言。汝等見此眾莊嚴樹圓無缺減不。臣白王言。唯然已見。王言。此是北俱盧洲人民所有四種劫波衣樹。謂青黃赤白。其樹所出四色妙衣。彼洲人民若男若女思其衣者。才起心時即彼樹枝。自然低垂恣其所取。汝等往彼亦被其衣。大王。彼頂生王于北俱盧洲治化人民多百千歲。隨彼眾生各各所作福行善力。神通威德自受福果。如是又經六帝釋滅。

  復次頂生王謂導翼夜叉神禰舞迦言。別有方處為我統不。禰舞迦答言。天子。無別方處為王所統。有三十三天長壽色相多諸快樂。高廣樓閣久固安居。快哉天子宜往觀矚。

  時頂生王即自思惟。我已統治彼贍部洲。七寶千子及雨金錢。又往東勝身洲西牛貨洲。今又至此北俱盧洲。復聞有彼三十三天。長壽色相多諸快樂。高廣樓閣久固安居。我今宜應往彼觀矚。王才念時舉身空中與十八俱胝勝力兵眾。及千子圍繞七寶導從。往須彌山外七重金山。其王初至儞民達啰山其山嚴麗殊妙可觀。純金所成。彼有四大王天諸天子眾往復其間。王以勝力兵眾于彼化導。又經六帝釋滅。

  次至尾那[惺-生+土]計山。其山嚴麗殊妙可觀。純金所成。彼有四大王天諸天子眾往復其間。王以勝力兵眾于彼化導。又經六帝釋滅。次至馬耳山。其山嚴麗殊妙可觀。純金所成。彼有四大王天諸天子眾往復其間。王以勝力兵眾于彼化導。又經六帝釋滅。次至善見山。其山嚴麗殊妙可觀。純金所成。彼有四大王天諸天子眾往復其間。王以勝力兵眾于彼化導。又經六帝釋滅。次至佉禰啰迦山。其山嚴麗殊妙可觀。純金所成。彼有四大王天諸天子眾往復其間。王以勝力兵眾于彼化導。又經六帝釋滅。次至持軸山。其山嚴麗殊妙可觀純金所成。彼有四大王天諸天子眾往復其間。王以勝力兵眾于彼化導。又經六帝釋滅。

  復次持軸山后至持雙山。其山嚴麗殊妙可觀。純金所成。彼有四大王天諸天子眾往復其間。須彌山王高出眾山。此山王東有大天王名曰持國。所居宮城亦號持國。其城縱廣正等二百五十由旬。周匝千由旬內外嚴麗殊妙可觀。城有金墻高半由旬。金城之上有四女墻。金銀琉璃頗胝迦作。復有重墻通往來道亦四寶作。其城中地又復殊麗奇妙莊嚴。有百一種彩繪為飾。地復柔軟如兜羅緜及如妙氎。下足隨陷舉足隨起。有天曼陀羅華散布其地深可膝量。香風時來吹去萎華更雨新者。城中街衢長二百五十由旬。闊二十五由旬。金沙布地觸處遍灑旃檀香水。金繩交絡垂金鈴鐸。以界道側街衢左右。復有種種清凈池沼。金銀琉璃頗胝迦寶以布其底。池之四面有四梯陛。四寶所成底及層級亦四寶作又池沼中有四寶臺間錯莊嚴。若金為臺即銀為柱及以梁棟。若銀為臺即金為柱及以梁棟。若琉璃為臺即頗胝迦為柱及以梁棟。若頗胝迦為臺即琉璃為柱及以梁棟。清涼甘美水滿池中。優缽羅華缽訥摩華。俱母陀華。奔拏利迦華等。遍覆其內。復有種種水鳥。游戲池中出妙音聲。謂高遠聲悅意聲。美妙聲等。彼池周匝。復有種種華樹果樹。直生端立圓無缺減。如結鬘師取以妙線。妙巧安布盤結成鬘。華果樹林亦復如是。彼樹復有種種飛鳥。游止其上出妙音聲。謂高遠聲。悅意聲。美妙聲等。又彼宮中有青黃赤白四種劫波衣樹。其樹所出四色妙衣。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其衣者。才起心時而自至手。又彼宮中有其種種妙音樂樹。所謂簫笛琴箜篌等。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音樂者。才起心時其樂自鳴。又彼宮中有其種種妙莊嚴樹。彼樹所出手釧足環。及身莊嚴妙好之具。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莊嚴具者。才起心時而自至手。又彼宮中有四色蘇陀味食。謂青黃赤白。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其食者。才起心時而自至手。又有四種所飲之漿。謂末度漿。摩達網漿。迦譚末梨漿。播曩漿等。而彼宮中有妙莊嚴殿堂樓閣。諸天女眾或處其中安隱而坐。或觀視游行。悉有種種乘輿服飾莊嚴之具。天女軿隘擊鼓奏歌。爇眾名香豐諸飲食。彼持國天王與諸眷屬嬉戲快樂。隨自福力受斯勝果。

  復次須彌山南有大天王名曰增長。所居宮城亦號增長。其城縱廣正等二百五十由旬。周匝千由旬。內外嚴麗殊妙可觀。城有金墻高半由旬。金城之上有四女墻。金銀琉璃頗胝迦作。復有重墻通往來道亦四寶作。其城中地殊妙莊嚴。有百一種彩繪為飾。地復柔軟如兜羅緜及如妙氎。下足隨陷舉足隨起。有天曼陀羅華。散布其地深可膝量。香風時來吹去萎華更雨新者。城中街衢長二百五十由旬。闊二十五由旬。金沙布地觸處遍灑。旃檀香水。金繩交絡垂金鈴鐸。以界道側街衢左右。復有種種清凈池沼。金銀琉璃頗胝迦寶以布其底。池之四面有四梯陛四寶所成。底及層級亦四寶作。又池沼中有四寶臺間錯裝嚴。若金為臺即銀為柱及以梁棟。若銀為臺即金為柱及以梁棟。若琉璃為臺即頗胝迦為柱及以梁棟。若頗胝迦為臺即琉璃為柱及以梁棟。清涼甘美水滿池中。優缽羅華。缽訥摩華俱母陀華。奔拏利迦華等。遍覆其內。復有種種水鳥游戲其中出妙音聲。謂高遠聲。悅意聲。美妙聲等。彼池周匝。復有種種華樹果樹。直生端立圓無缺減。如結鬘師取以妙線妙巧安布盤結成鬘。華果樹林亦復如是。彼樹復有種種飛鳥游止其上出妙音聲。謂高音聲。悅意聲。美妙聲等。又彼宮中有青黃赤白四種劫波衣樹。其樹所出四色妙衣。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其衣者。才起心時而自至手。又彼宮中有其種種妙音樂樹。所謂簫笛琴箜篌等。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音樂者。才起心時其樂自鳴。又彼宮中有其種種妙莊嚴樹。彼樹所出手釧足環。及身莊嚴妙好之具。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莊嚴具者。才起心時而自至手。又彼宮中有四種蘇陀味食。謂青黃赤白。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其食者。才起心時而自至手。又有四種所飲之漿。謂末度漿。摩達網漿。迦譚末梨漿。播曩漿等。而彼宮中有妙莊嚴殿堂樓閣。諸天女眾或處其中安隱而坐。或觀視游行。悉有種種乘輿服飾莊嚴之具。天女軿隘擊鼓奏歌。爇眾名香豐諸飲食。彼增長天王與諸眷屬嬉戲娛樂。隨自福力受斯勝果。

  復次須彌山西有大天王名曰廣目。所居宮城亦號廣目。其城縱廣正等二百五十由旬。周匝千由旬。內外嚴麗殊妙可觀。城有金墻高半由旬。金城之上有四女墻。金銀琉璃頗胝迦作。復有重墻通往來道亦四寶作。其城中地殊妙莊嚴。有百一種彩繪為飾。地復柔軟如兜羅緜及如妙氎。下足隨陷舉足隨起。有天曼陀羅華散布其地深可膝量。香風時來吹去萎華更雨新者。城中街衢長二百五十由旬。闊二十五由旬。金沙布地觸處遍灑旃檀香水。金繩交絡垂金鈴鐸。以界道側街衢左右。復有種種清凈地沼。金銀琉璃頗胝迦寶以布其底。池之四面有四梯陛。金銀琉璃頗胝迦作。底及層級亦四寶作。又池沼中有四寶臺間錯裝嚴。若金為臺即銀為柱及以梁棟。若銀為臺即金為柱及以梁棟。若琉璃為臺即頗胝迦為柱及以梁棟。若頗胝迦為臺即琉璃為柱及以梁棟。清涼甘美水滿池中。優缽羅華。缽訥摩華。俱母陀華奔拏利迦華等遍覆其內。復有種種水鳥游戲池中出妙音聲。謂高遠聲。悅意聲。美妙聲等。彼池周匝。復有種種華樹果樹。直生端立圓無缺減。如結鬘師取以妙線妙巧安布盤結成鬘。華果樹林亦復如是。彼樹復有種種飛鳥。游止其上出妙音聲。謂高遠聲。悅意聲。美妙聲等。又彼宮中有青黃赤白四種劫波衣樹。其樹所出四色妙衣。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其衣者。才起心時而自至手。又彼宮中有其種種妙音樂樹。所謂簫笛琴箜篌等。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音樂者。才起心時。其樂自鳴。又彼宮中有種種妙莊嚴樹。彼樹所出手釧足環。及身莊嚴妙好之具。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莊嚴具者。才起心時而自至手。又彼宮中有四色。蘇陀味食。謂青黃赤白。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其食者。才起心時而自至手。又有四種所飲之漿。謂末度漿。摩達網漿。迦譚末梨漿。播曩漿等。而彼宮中有妙莊嚴殿堂樓閣諸天女眾。或處其中安隱而坐。或觀視游行。悉有種種乘輿服飾莊嚴之具。天女軿隘擊鼓奏歌。爇眾名香豐諸飲食。彼廣目天王與諸眷屬嬉戲娛樂。隨自福力受斯勝果復次須彌山北有大天王名曰多聞。所居宮城號阿拏迦嚩帝。其城縱廣正等二百五十由旬。周匝千由旬。內外嚴麗殊妙可觀。城有金墻高半由旬。金城之上有四女墻。金銀琉璃頗胝迦作。復有重墻通往來道亦四寶作。其城中地殊妙莊嚴。有百一種彩繪為飾。地復柔軟如兜羅緜及如妙[疊*毛]。下足隨陷舉足隨起。有天曼陀羅華散布其地深可膝量。香風時來吹去萎華更雨新者。城中街衢長二百五十由旬。闊二十五由旬。金沙布地觸處遍灑旃檀香水。金繩交絡垂金鈴鐸。以界道側街衢左右。復有種種清凈池沼。金銀琉璃頗胝迦寶以布其底。池之四面有四梯陛。金銀琉璃頗胝迦作。底及層級亦四寶作。又池沼中有四寶臺間錯裝嚴。若金為臺即銀為柱及以梁棟。若銀為臺即金為柱及以梁棟。若琉璃為臺即頗胝迦為柱及以梁棟。若頗胝迦為臺即琉璃為柱及以梁棟。清涼甘美水滿池中。優缽羅華缽訥摩華。俱母陀華奔拏利迦華等遍覆其內。復有種種水鳥游戲池中出妙音聲。謂高遠聲悅意聲。美妙聲等。彼池周匝。復有種種華樹果樹。直生端立圓無缺減。如結鬘師取以妙線妙巧安布盤結成鬘。華果樹林亦復如是。彼樹復有種種飛鳥游止其上出妙音聲。謂高遠聲。悅意聲。美妙聲等。又彼宮中有青黃赤白四種劫波衣樹。其樹所出四色妙衣。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其衣者。才起心時而自至手。又彼宮中有其種種妙音樂樹。所謂簫笛琴箜篌等。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音樂者。才起心時其樂自鳴。又彼宮中有其種種妙莊嚴樹。彼樹所出手釧足環。及身莊嚴妙好之具。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莊嚴具者。才起心時而自至手。又彼宮中有四色蘇陀味食。謂青黃赤白。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其食者。才起心時而自至手。又有四種所飲之漿。謂末度漿。摩達網漿。迦譚末梨漿。播曩漿等。而彼宮中有妙莊嚴殿堂樓閣。諸天女眾或處其中安隱而坐。或觀視游行。悉有種種乘輿服飾莊嚴之具。天女軿隘擊鼓奏歌。爇眾名香豐諸飲食。彼多聞天王與諸眷屬嬉戲娛樂。隨自福力受斯勝果。如是又經六帝釋滅。

  復次持雙山側向者。五百仙人棲止其間。遙見頂生王來。時丑面仙人忿恚而言。彼斗諍王又復來此。即舉雙手掬水灑彼導翼兵眾遮止前進。時主兵神謂仙眾言。修凈行者若生忿恚。于一切處所作不成。今此頂生王是大仁王。非汝向者咒力能加。

  時頂生王漸至其所。問言。何人遮止兵眾不令前進。主兵神答言仙眾遮止。王言。此諸仙眾于諸愛中何為最上。主兵神答言。仙尊所愛辮發為上。王言。今斷其發悉驅為我導翼之者。王才言已。時彼仙眾其發自斷。自然各各手持弓矢將侯前驅。時王女寶前白王言。天子。此等仙眾是修行者愿王放舍。王言隨意。時諸仙眾以精進力故證五神通。

  彼頂生王與自勝力兵眾。舉身空中漸復前進。其須彌山出水入水各八萬由旬。四面各廣八萬由旬。周匝三十二萬由旬。下踞金所成地。種種嚴麗四寶所成。彼須彌山有四方面。東面頗胝迦所成。西面白銀。南面琉璃。北面黃金。又山四角凡有四峰。彼東南峰縱廣正等一百二十五由旬。周匝五百由旬高四由旬半。琉璃所成。金剛手夜叉神止住其中。西南峰縱廣正等一百二十五由旬。周匝五百由旬高四由旬半。頗胝迦所成。金剛手夜叉神止住其中。西北峰縱廣正等一百二十五由旬。周匝五百由旬高四由旬半。黃金所成。金剛手夜叉神止住其中。東北峰縱廣正等一百二十五由旬。周匝五百由旬。高四由旬半。金剛手夜叉神止住其中。

  又須彌山有四層級。其第一層傍出一萬六千由旬四寶所成。有堅首天居止其中。去第二層高一萬由旬。其第二層傍出八千由旬四寶所成。有持鬘天居止其中。去第三層高一萬由旬。其第三層傍出四千由旬四寶所成。有常憍天居止其中。去第四層高一萬由旬。其第四層傍出二千由旬四寶所成。有四大王天居止其中。

  復次大王。其上即是三十三天所居之處。彼有龍王住于水際。所謂難陀龍王。烏波難陀龍王。阿說多哩龍王。母唧鄰那龍王。摩那斯龍王。伊羅缽怛羅龍王等。住壽經劫護持世間力無能敵。是諸龍王與堅首天持鬘天常驕天四大王天。同為守護三十三天。若阿修羅來斗戰時。即各對敵及為震警。

  爾時頂生王將復前進。為諸龍王遮止導翼兵眾。王乃問言。何不進邪。時主兵神答言。天子。此是龍王遮止兵眾。王言。而龍王者傍生之類非我所敵。今悉驅令為我導翼。言已諸龍即導王前至堅首天王所。彼天王問言。汝等何故奔馳來此。諸龍答言。人間有王名曰頂生。彼將至此故我導前。時堅首天王即復遮止不令前進。王乃問言。何不進邪。主兵神答言。天子。此有堅首天王遮止兵眾。王言。此堅首天亦使為我導翼之者。言已彼天即導王前至持鬘天王所。彼天王問言。汝今何故奔馳來此。天王答言。人間有王名曰頂生。彼將至此故我導前。時持鬘天王即復遮止不令前進。王乃問言。何不進邪。主兵神答言。天子。此有持鬘天王遮止兵眾。王言。此持鬘天亦使為我導翼之者。言已彼天即導王前至常驕天王所。彼天王問言。汝今何故奔馳來此。天王答言。人間有王名曰頂生。彼將至此故我導前。時常驕天王即復遮止不令前進。王乃問言何不進邪。主兵神答言。天子。此有常驕天王遮止兵眾。王言。此常驕天亦使為我導翼之者。言已彼天即導王。前至四大天王所。彼天王問言。汝今何故奔馳來此。天王答言。人間有王名曰頂生。彼將至此故我導前。爾時四大天王互相議曰。此人間王具大福德有大名稱。我等豈能與相違背。言已俱詣帝釋天主所具陳上事。時帝釋天主言。此大福德有大名稱。我亦不應與相違背。言已即持妙閼伽瓶前起承迎。

  爾時頂生王遙見須彌山上樹林蓊郁。其密如云聳直紺青色狀殊麗。乃問導翼夜叉神禰舞迦言。前有樹林斯名何等。禰舞迦答言。天子。此是三十三天中。波利質多羅樹及俱毗陀羅樹等。彼諸天眾夏四月中。于其樹下五欲娛樂嬉戲自在。天子。今時往彼亦受斯樂。時王聞已謂諸臣佐言。汝等前見樹林如云紺青不。臣佐答言。唯然已見。王言。此是三十三天中。波利質多羅樹及俱毗陀羅樹等。彼諸天眾夏四月中。于其樹下五欲娛樂嬉戲自在。汝等往彼亦受斯樂。時頂生王又復前進。見須彌山上白云高起聚若山峰。復問禰舞迦言。前有白云聚若高峰斯名何等。禰舞迦答言。天子。此是三十三天中善法之堂。彼天子眾與四大天王常共集會。思惟觀察稱量世間。若天若人諸所有事。天子。今時宜應往彼。其王聞已謂諸臣佐言。汝等前見白云高起聚若山峰不。臣佐答言。唯然已見。王言。此是三十三天中善法之堂。彼天子眾與四大天王常共集會。思惟觀察稱量世間。若天若人諸所有事。汝等今時宜應往彼。

  復次須彌山上三十三天中有善見城。其城縱廣正等二千五百由旬。周匝十千由旬。有七重城。彼一一城高一由旬半。純金所成。金城之上一一復有四種女墻。金銀琉璃頗胝迦成。復有重墻通往來道。亦四寶成。彼城中地有百一種采繪嚴飾。又復柔軟如兜羅緜及如妙氎。下足隨陷舉足隨起。有天曼陀羅華散布其地。深可膝量。香風時來吹去萎華更雨新者。彼善見城有一千一門。其一一門長二由旬半。闊半由旬。皆以牛頭旃檀香木所成。彼一一門金銀琉璃頗胝迦寶間錯莊嚴。狀如星象及半月相。又一一門各有五百青衣夜叉。身被甲胄而作守衛。又能護持三十三天。諸天子眾作諸善利。城中街衢長二百五十由旬。闊十二由旬。種種莊嚴金沙布地。觸處遍灑旃檀香水。金繩交絡垂金鈴鐸。以界道側街衢左右。復有種種清凈池沼。金銀琉璃頗胝迦等以布其底。池之四面有四梯陛。金銀琉璃頗胝迦成。彼池沼中有四寶臺。金銀琉璃頗胝迦等間錯莊嚴。若金為臺即銀為柱及以梁棟。若銀為臺即金為柱及以梁棟。若琉璃為臺即頗胝迦為柱及以梁棟。若頗胝迦為臺即琉璃為柱及以梁棟。清涼甘美水滿池中。優缽羅華缽訥摩華。俱母陀華奔拏利迦華等遍覆其內。復有種種水鳥游戲池中出妙音聲。謂高遠聲。悅意聲。美妙聲等。復有種種華樹果樹。直生端立圓無缺減。如結鬘師取以妙線妙巧安布盤結成鬘。華果樹林亦復如是。彼樹復有種種飛鳥。游止其上出妙音聲。又彼城中有青黃赤白四色劫波衣樹。其樹所出四色妙衣。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其衣者。才起心時而自至手。又有種種妙音樂樹。所謂簫笛琴箜篌等。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音樂者。才起心時其樂自鳴。又有種種妙莊嚴樹。彼樹所出手釧足環。及身莊嚴妙好之具。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莊嚴具者。才起心時而自至手。又有四色蘇陀味食。謂青黃赤白。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其食者。才起心時而自至手。又有四種所飲之漿。謂末度漿。摩達網漿。迦譚末梨漿。播曩漿等。復有種種殊妙莊嚴殿堂樓閣。諸天女眾或處其中安隱而坐。或觀視游行。悉有種種輿輦服用莊嚴之具。天女駢隘擊鼓奏歌。爇眾名香豐諸飲食。而彼天眾與諸眷屬嬉戲娛樂。隨自福力受斯勝果。

  復次善見城東二十由旬。有園名寶車。縱廣正等二百五十由旬。周匝千由旬。內外嚴麗殊妙可觀。園有金墻高半由旬。金墻之上有四女墻。金銀琉璃頗胝迦成。復有重墻通往來道亦四寶作。其園中地有百一種采繪嚴飾。又復柔軟如兜羅緜及如妙氎。下足隨陷舉足隨起。有天曼陀羅華散布其地深可膝量。香風時來吹去萎華更雨新者。寶車園中有大池沼。縱廣正等五十由旬。周匝二百由旬。金銀琉璃頗胝迦等以布其底。池之四面有四梯陛。金銀琉璃頗胝迦成。彼池沼中有四寶臺。金銀琉璃頗胝迦等間錯莊嚴。若金為臺即銀為柱及以梁棟。若銀為臺即金為柱及以梁棟。若琉璃為臺即頗胝迦為柱及以梁棟。若頗胝迦為臺即琉璃為柱及以梁棟。清涼甘美水滿池中。優缽羅華缽訥摩華。俱母陀華奔拏利迦華等遍覆其內。復有種種水鳥游戲池中出妙音聲。謂高遠聲。悅意聲。美妙聲等。復有種種華樹果樹。直生端立圓無缺減。如結鬘師取以妙線妙巧安布盤結成鬘。華果樹林亦復如是。彼樹復有種種飛鳥。游止其上出妙音聲。觸處皆有青黃赤白四色劫波衣樹。其樹所出四色妙衣。又有種種妙音樂樹。所謂簫笛琴箜篌等。又有種種妙莊嚴樹。彼樹所出手釧足環。及身莊嚴妙好之具。又有四色蘇陀味食。謂青黃赤白。若彼天男及天女等隨所思者。才起心時而皆自至。又有四種所飲之漿。謂末度漿。摩達網漿。迦譚末梨漿。播曩漿等。復有種種殊妙莊嚴殿堂樓閣。諸天女眾。或處其中安隱而坐。或觀視游行。悉有種種輿輦服用莊嚴之具。天女駢隘擊鼓奏歌。爇眾名香豐諸飲食。而彼天眾與諸眷屬嬉戲娛樂。隨自福力受斯勝果。園中道路長二十由旬闊半由旬。清凈嚴飾金沙布地。觸處遍灑旃檀香水。金繩交絡垂金鈴鐸。道路左右亦有種種華果樹林。飛鳥游戲出妙音聲。亦有四色劫波衣樹及音樂樹莊嚴樹等。復有四種莊嚴輿輦。謂象乘。馬乘。車乘。寶輿。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其乘馭往游戲者。才起心時隨思即至。乘已游行受諸快樂。此園何故名為寶車。謂此園中所有池沼華果樹林衣服嚴具及天女等。皆以眾寶所莊嚴故。又有寶車諸天子眾乘馭游戲。以是緣故名寶車園。復次寶車園東二十由旬。有寶嚴地縱廣正等二百五十由旬。周匝千由旬。有百一種采繪嚴飾清凈柔軟。其地中間有四寶臺間錯莊嚴。天曼陀羅華散布其地。道路長二十由旬。闊半由旬清凈嚴飾。華果樹林衣服音樂莊嚴等樹一一具足。亦有輿輦隨思即至受諸快樂。彼有天仙修習梵行。復次善見城南二十由旬。有園名粗堅。縱廣正等二百五十由旬。周匝千由旬。內外嚴麗殊妙可觀。園有金墻高一由旬。金墻之上有四女墻。金銀琉璃頗胝迦成。復有重墻通往來道亦四寶作。其園中地有百一種采繪嚴飾。又復柔軟如兜羅緜及如妙[疊*毛]。下足隨陷舉足隨起。有天曼陀羅華散布其地深可膝量。香風時來吹去萎華更雨新者。粗堅園中有大池沼。縱廣正等五十由旬。周匝二百由旬。金銀琉璃頗胝迦等以布其底。池之四面有四梯陛。金銀琉璃頗胝迦成。彼池沼中有四寶臺。金銀琉璃頗胝迦等間錯莊嚴。若金為臺即銀為柱及以梁棟。若銀為臺即金為柱及以梁棟。若琉璃為臺即頗胝迦為柱及以梁棟。若頗胝迦為臺即琉璃為柱及以梁棟清涼甘美水滿池中。優缽羅華缽訥摩華。俱母陀華奔拏利迦華等遍覆其內。復有種種水鳥游戲池中出妙音聲。謂高遠聲。悅意聲。美妙聲等。復有種種華樹果樹。直生端立圓無缺減。如結鬘師取以妙線妙巧安布盤結成鬘。華果樹林亦復如是。彼樹復有種種飛鳥。游止其上出妙音聲。觸處皆有青黃赤白四色劫波衣樹。其樹所出四色妙衣。又有種種妙音樂樹。所謂簫笛琴箜篌等。又有種種妙莊嚴樹。彼樹所出手釧足環。及身莊嚴妙好之具。又有四色蘇陀味食。謂青黃赤白。若彼天男及天女等隨所思者。才起心時而皆自至。又有四種所飲之漿。謂末度漿。摩達網漿。迦譚末梨漿。播曩漿等。復有種種殊妙莊嚴殿堂樓閣。諸天女等或處其中安隱而坐。或觀視游行。悉有種種輿輦服用莊嚴之具。天女駢隘擊鼓奏歌。爇眾名香豐諸飲食。而彼天眾與諸眷屬嬉戲娛樂。隨自福力受斯勝果。園中道路長二十由旬。闊半由旬。清凈嚴飾金沙布地。觸處遍灑旃檀香水。金繩交絡垂金鈴鐸。道路左右亦有種種華果樹林。飛鳥游戲出妙音聲。亦有四色劫波衣樹及音樂樹莊嚴樹等。復有四種莊嚴輿輦。謂象乘。馬乘。車乘。寶輿。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其乘馭往游戲者。才起心時隨思即至。乘已游行受諸快樂。此園何故名為粗堅。謂此園中所有池沼華果樹林衣服嚴具及天女等悉粗堅故。又此園中諸天子眾。若身若心皆悉粗猛而好斗戰。由是緣故名粗堅園。

  復次粗堅園南二十由旬有粗堅地。縱廣正等二百五十由旬。周匝千由旬。有百一種采繪嚴飾清凈柔軟。其地中間有四寶臺間錯莊嚴。天曼陀羅華散布其地。道路長二十由旬。闊半由旬清凈嚴飾。華果樹林衣服音樂莊嚴等樹一一具足。亦有輿輦隨思即至受諸快樂。彼有天仙修習梵行。復次善見城西二十由旬。有園名雜種。縱廣正等二百五十由旬。周匝千由旬。內外嚴麗殊妙可觀。園有金墻高一由旬。金墻之上有四女墻。金銀琉璃頗胝迦成。復有重墻通往來道亦四寶作。其園中地有百一種采繪嚴飾。又復柔軟如兜羅緜及如妙氎。下足隨陷舉足隨起。有天曼陀羅華散布其地深可膝量。香風時來吹去萎華更雨新者。雜種園中有大池沼。縱廣正等五十由旬。周匝二百由旬。金銀琉璃頗胝迦等以布其底。池之四面有四梯陛。金銀琉璃頗胝迦成。彼池沼中有四寶臺。金銀琉璃頗胝迦等間錯莊嚴。若金為臺即銀為柱及以梁棟。若銀為臺即金為柱及以梁棟。若琉璃為臺即頗胝迦為柱及以梁棟。若頗胝迦為臺即琉璃為柱及以梁棟。清涼甘美水滿池中。優缽羅華缽訥摩華。俱母陀華奔拏利迦華等遍覆其內。復有種種水鳥游戲池中出妙音聲。謂高遠聲。悅意聲。美妙聲等。復有種種華樹果樹。直生端立圓無缺減。如結鬘師取以妙線妙巧安布盤結成鬘。華果樹林亦復如是。彼樹復有種種飛鳥游。止其上。出妙音聲。觸處皆有青黃赤白四色劫波衣樹。其樹所出四色妙衣。又有種種妙音樂樹。所謂簫笛琴箜篌等。又有種種妙莊嚴樹。彼樹所出手釧足環。及身莊嚴妙好之具。又有四色蘇陀味食。謂青黃赤白。若彼天男及天女等隨所思者。才起心時而皆自至。又有四種所飲之漿。謂末度漿。摩達網漿。迦譚末梨漿。播曩漿等。復有種種殊妙莊嚴殿堂樓閣。諸天女等或處其中安隱而坐。或觀視游行。悉有種種輿輦服用莊嚴之具。天女駢隘擊鼓奏歌。爇眾名香豐諸飲食。而彼天眾與諸眷屬嬉戲娛樂。隨自福力受斯勝果。園中道路長二十由旬。闊半由旬。清凈嚴飾金沙布地。觸處遍灑旃檀香水。金繩交絡垂金鈴鐸。道路左右亦有種種華果樹林。飛鳥游戲出妙音聲。亦有四色劫波衣樹及音樂樹莊嚴樹等。復有四種莊嚴輿輦謂象乘。馬乘。車乘。寶輿。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其乘馭往游戲者。才起心時隨思即至。乘已游行受諸快樂。此園何故名為雜種。謂此園中所有池沼華果樹林。衣服嚴具及天女等種種雜故。又此園中諸天子眾。以雜種類嬉戲娛樂。由是緣故名雜種園。復次雜種園西二十由旬。有雜種地縱廣正等二百五十由旬。周匝千由旬。有百一種采繪嚴飾清凈柔軟。其地中間有四寶臺間錯莊嚴。天曼陀羅華散布其地。道路長二十由旬。闊半由旬。清凈嚴飾。華果樹林衣服音樂莊嚴等樹一一具足。亦有輿輦隨思即至受諸快樂。彼有天仙修習梵行。復次善見城北二十由旬。有園名歡喜。縱廣正等二百五十由旬。周匝千由旬。內外嚴麗殊妙可觀。園有金墻高一由旬。金墻之上有四女墻。金銀琉璃頗胝迦成。復有重墻通往來道亦四寶作。其園中地有百一種采繪嚴飾。又復柔軟如兜羅緜及如妙[疊*毛]。下足隨陷舉足隨起。有天曼陀羅華散布其地深可膝量。香風時來吹去萎華更雨新者。歡喜園中有大池沼。縱廣正等五十由旬。周匝二百由旬。金銀琉璃頗胝迦等以布其底。池之四面有四梯陛。金銀琉璃頗胝迦成。彼池沼中有四寶臺。金銀琉璃頗胝迦等間錯莊嚴。若金為臺即銀為柱及以梁棟。若銀為臺即金為柱及以梁棟。若琉璃為臺即頗胝迦為柱及以梁棟。若頗胝迦為臺即琉璃為柱及以梁棟。清涼甘美水滿池中。優缽羅華缽訥摩華。俱母陀華奔拏利迦華等遍覆其內。復有種種水鳥游戲池中出妙音聲。謂高遠聲。悅意聲。美妙聲等。復有種種華樹果樹。直生端立圓無缺減。如結鬘師取以妙線妙巧安布盤結成鬘。華果樹林亦復如是。彼樹復有種種飛鳥。游止其上出妙音聲。觸處皆有青黃赤白四色劫波衣樹。其樹所出四色妙衣。又有種種妙音樂樹。所謂簫笛琴箜篌等。又有種種妙莊嚴樹彼樹所出手釧足環。及身莊嚴妙好之具。又有四色蘇陀味食。謂青黃赤白。若彼天男及天女等隨所思者。才起心時而皆自至。又有四種所飲之漿。謂末度漿。摩達網漿。迦譚末梨漿。播曩漿等。復有種種殊妙莊嚴殿堂樓閣。諸天女等或處其中安隱而坐。或觀視游行。悉有種種輿輦服用莊嚴之具。天女駢隘擊鼓奏歌。爇眾名香豐諸飲食。而彼天眾與諸眷屬嬉戲娛樂。隨自福力受斯勝果。園中道路長二十由旬。闊半由旬。清凈嚴飾金沙布地。觸處遍灑旃檀香水。金繩交絡垂金鈴鐸。道路左右亦有種種華果樹林。飛鳥游戲出妙音聲。亦有四色劫波衣樹及音樂樹莊嚴樹等。復有四種莊嚴輿輦。謂象乘。馬乘。車乘。寶輿。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其乘馭往游戲者。才起心時隨思即至。乘已游行受諸快樂。此園何故名為歡喜。謂此園中所有池沼華果樹林衣服嚴具。及天女等彼諸天眾隨所受用嬉戲娛樂。隨自福力心生適悅歡喜快樂。以是緣故名歡喜園。

  復次歡喜園北二十由旬有歡喜地。縱廣正等二百五十由旬。周匝千由旬。有百一種采繪嚴飾清凈柔軟。其地中間有四寶臺間錯莊嚴。天曼陀羅華散布其地。道路長二十由旬。闊半由旬。清凈嚴飾。華果樹林衣服音樂莊嚴等樹一一具足。亦有輿輦隨思即至受諸快樂。彼有天仙修習梵行。復次善見天城東北有樹。名波利質多羅俱毗陀羅。其樹盤根五十由旬。一一樹枝出五十由旬。彼第一枝東出五十由旬。第二枝南出五十由旬。第三枝西出五十由旬。第四枝北出五十由旬。中枝上出高聳虛空五十由旬。其樹高一百五十由旬。徑五十由旬。周匝三百由旬。妙香順風聞百由旬。逆風五十由旬。色光明照八十由旬。枝葉華果開落依時。所有三十三天眾。若見此樹半努缽羅輸時心生歡喜。彼諸天眾游行戲樂。

  其樹非久又見尸蘭拏缽羅輸。彼諸天眾心生歡喜游行戲樂。

  其樹非久又見惹羅迦惹睹。彼諸天眾心生歡喜游行戲樂。

  其樹非久又見啰迦惹睹。彼諸天眾心生歡喜。游行戲樂。

  其樹非久。又見骨砧摩羅迦惹睹。彼諸天眾心生歡喜游行戲樂。

  其樹非久。又見迦迦寫葛惹睹。彼諸天眾心生歡喜游行戲樂。

  其樹非久。又見芳盛普遍開敷。彼諸天眾見是波利質多羅俱毗陀羅樹。遍開敷已心生歡喜。夏四月中于其樹下五欲娛樂嬉戲自在。隨自福力受斯勝果。

  佛言。大王福威力故。彼三十三天中波利質多羅俱毗陀羅樹勝異如是。復次三十三天波利質多羅俱毗陀羅樹下有雜飾地。縱廣正等五十由旬。周匝二百由旬殊麗可觀。有百一種采繪嚴飾。清凈柔軟如兜羅緜及如妙氎。下足隨陷舉足隨起。天曼陀羅華散布其地。香風時來吹去萎華更雨新者。其中布以純金所成最勝賢座。帝釋天主處于座上。彼三十三天諸天子眾。夏四月中游止其間。五欲娛樂嬉戲自在。

  又復雜飾柔軟周匝于地。復有種種華樹果樹。直生端立圓無缺減。如結鬘師取以妙線妙巧安布盤結成鬘。華果樹林亦復如是。有眾飛鳥游止其上出妙音聲。又有四色劫波衣樹。其樹所出四色妙衣。又有種種妙音樂樹。所謂簫笛琴箜篌等。又有種種妙莊嚴樹。彼樹所出手釧足環。及身莊嚴妙好之具。又有四色蘇陀味食。謂青黃赤白。若彼天男及天女等隨所思者而皆自至。又有四種所飲之漿。謂末度漿。摩達網漿。迦譚末梨漿。播曩漿等。復有種種殊妙莊嚴殿堂樓閣。諸天女等或處其中安隱而坐。或觀視游行。悉有種種輿輦服用莊嚴之具。天女駢隘擊鼓奏歌。爇眾名香豐諸飲食。而彼天眾與諸眷屬夏四月中。五欲娛樂嬉戲自在。隨自福力受斯勝果。

  復次三十三天有大象王。名愛啰嚩拏。守衛園苑身相可觀。純色絜白如俱母陀花七支拄地。象王頭相最勝妙好內赤外青。如帝青色具有六牙。身長二由旬半。前后平闊各一由旬。周匝七由旬。高一由旬半。又彼象王有八千象而為眷屬。身皆白色如俱母陀花七支拄地。一一象頭具足色相。亦如帝青。各有六牙。若彼天眾思出游賞諸園苑時。其愛啰嚩拏象王。即自知時應彼所欲。乃以神力出現三十二頭。其一一頭各有六牙。一一牙上有七七池沼。一一池沼有七七蓮花。一一花中有七七臺。一一臺中有七七樓閣。一一樓閣中有七七守衛者。一一守衛者有七七天女。一一天女有七七侍女。一一侍女鳴七七天鼓。而象王所有最勝頭相。帝釋御之。其三十二天于所化頭如次安處。余諸天眾隨應而住。象王行時迅猶風轉。天子天女皆悉不能瞻其前后。又復愛啰嚩拏象王。乘載天眾周行三十三天中。出一一城至一一園。皆以神通變化之力攝自本形。如諸天子天女神通威德之相。同彼天眾五欲娛樂嬉戲自在。隨應福力受斯勝果。佛言。大王。彼三十三天中守衛園苑者。愛啰嚩拏象王威力如是。

  復次善見天城西南有善法堂。長三百由旬。闊共三百由旬。周匝九百由旬。高三百五十由旬殊麗可觀。其善法堂以頗胝迦為地。樓閣梯陛亦頗胝迦所成。有四寶臺金銀琉璃頗迦漿等間錯莊嚴。若金為臺即銀為柱及以梁棟。若銀為臺即金為柱及以梁棟。若琉璃為臺即頗胝迦為柱及以梁棟。若頗胝迦為臺即琉璃為柱及以梁棟。

  又善法堂道路回環。清凈嚴飾金沙布地。觸處遍灑旃檀香水。金繩交絡垂金鈴鐸以界道側。復有種種華樹果樹。直生端立圓無缺減。如結鬘師取彼妙線。妙巧安布盤結成鬘。華果樹林亦復如是。彼樹復有種種飛鳥。游止其上出妙音聲。又有青黃赤白四色劫波衣樹。其樹所出四色妙衣。又有種種妙音樂樹。所謂簫笛琴箜篌等。又有種種妙莊嚴樹。彼樹所出手釧足環及身莊嚴妙好之具。又有四色蘇陀味食。謂青黃赤白。又有四種甘美之漿。謂末度漿。摩達網漿。迦譚末梨漿。播曩漿等。若彼天男及諸天女隨所思者。才起心時而皆自至。復有種種殊妙莊嚴殿堂樓閣。諸天女眾或處其中安隱而坐。或觀視游行。悉有種種輿輦服用莊嚴之具。天女駢隘擊鼓奏歌。爇眾名香豐諸飲食。而彼天眾與諸眷屬嬉戲娛樂。隨自福力受斯勝果。

  又善法堂側有七流渠。各各深廣一由旬量。金銀琉璃頗胝迦等。以布其底。渠水四面有四梯陛。亦四寶成。及四寶臺金銀琉璃頗胝迦等間錯莊嚴。若金為臺即銀為柱及以梁棟。若銀為臺即金為柱及以梁棟。若琉璃為臺即頗胝迦為柱及以梁棟。若頗胝迦為臺即琉璃為柱及以梁棟。而彼渠水清涼甘美充滿其中。優缽羅花。缽訥摩花。俱母陀花。奔拏利迦花等遍布其內。復有種種水鳥游戲出妙音聲。花果樹林衣服音樂莊嚴等樹一一具足。是七渠內復有種種殊麗亭臺。彼諸天眾游戲快樂。

  又善法堂其門崇麗。上有重閣傍列梯陛殊妙莊嚴。一一梯陛有十六柱。及有七重道路行列回環。于道路傍有八角柱琉璃所成清凈嚴好。上布如毛端量微妙樓閣不相觸礙。于善法堂中。有最勝賢座純金所成。帝釋天主安處其上。余諸天眾如次設座。最后安布頂生王座。

  爾時帝釋天主與諸天眾。持閼伽瓶。前起承迎彼頂生王。

  時頂生王大威德者。依次而入。余諸侍從各列于外。王乃惟忖。我今亦應處是座耶。又念帝釋天主若分半座命我同坐豈不快哉。佛言。大王。彼頂生王作是念時。帝釋即知乃分半座命其同坐。

  時頂生王與帝釋天主共處其座。大小身相容止威光音聲語言及莊嚴具悉無有別。唯王目瞬異于天主。佛言。大王。彼頂生王止于三十三天。如是又經六帝釋滅。

  復次后時。彼三十三天眾與阿修羅而共斗戰。若阿修羅兵力退敗。即入自宮扃鐍其門潛伏而住。若天退敗即入天宮扃鐍其門潛伏而住。

  復次三十三天。又有象王名曰善住。身相可觀。純色絜白如俱母陀花七支拄地。象王頭相內赤外青。如帝青色。具有六牙身長二由旬半。前后平闊各一由旬。周匝七由旬高一由旬半。有八千象而為眷屬。身皆白色如俱母陀花七支拄地。一一象頭具足色相。亦如帝青。各有六牙。其善住象王冬四月中與自眷屬。于阿修羅所居之處鄰近棲止。

  復次香醉山北二十由旬。近阿修羅所居之處。有一高阜。縱廣正等五十由旬。周匝二百由旬。高三由旬半。純金所成。其地嚴飾布以金沙。觸處遍灑旃檀香水。金繩交絡垂金鈴鐸。自然除去荊棘沙礫。于其四面復有八千諸小丘阜亦金所成。地布金沙觸處遍灑旃檀香水。金繩交絡垂金鈴鐸。自然除去荊棘沙礫。其中道路長二十由旬。闊一由旬半。皆悉清凈嚴麗可觀。若善住象王夏四月中于彼高阜之處隨棲止時。而彼八千諸象眷屬亦悉次第圍繞而住。為其象王密以守護。

  復次高阜之南二十由旬。有大娑羅樹王。名曰善住。七重行列。眾娑羅樹周匝圍繞。其善住樹王盤根十四磔手。第一行樹盤根十三磔手。第二行樹十二磔手。第三行樹十一磔手。第四行樹十磔手量。第五行樹九磔手量。第六行樹八磔手量。第七行樹七磔手量。善住樹王枝葉繁茂郁密垂覆第一行樹。第一行樹還復垂覆第二行樹。如是第三乃至第六次第垂覆。第七行樹枝葉扶疏高出寥廓。其地清凈嚴麗可觀。彼中道路長二十由旬。闊一由旬半亦悉清凈。

  若時善住象王從棲止處往彼善住娑羅樹王之所。或起本形隨意而往。或以神通威德之力。現天人相還乘一象。或御其肩。或御其頭。自然空中鼓樂歌音游戲而行。若復象王于樹王所隨棲止時。即彼八千諸象眷屬。于七重行列娑羅樹間內向而住。如其第一行樹內向而住。第二第三乃至第七內向亦然。為其象王密以守護。復次善住娑羅樹王之東二十由旬。有大池沼名滿陀吉儞。縱廣正等五十由旬。周匝二百由旬。清涼甘美水滿池中。優缽羅花。缽訥摩花。俱母陀花。奔拏利迦花等。遍布其內。水鳥游戲出妙音聲。謂高遠聲。悅意聲。美妙聲等。池中蓮花大若車輪。花莖復大如車之軛。葉妙而廣同牛王領。其藕傭圓如士夫[月*坒]。藕味最上其甘如乳。池之四面復有八千池沼。而悉嚴麗池水充滿。亦有妙花遍布其內。水鳥游戲出妙音聲。池中蓮花大若車輪。莖葉及根亦悉廣大。

  復次彼中道路長二十由旬。闊一由旬半。嚴麗清凈金沙布地。觸處遍灑旃檀香水。金繩交絡垂金鈴鐸。自然除去荊棘沙礫。

  若時善住象王從善住娑羅樹王之所。往彼滿陀吉儞池沼。或起本形隨意而往。或以神通之力。現天人相還乘一象。或御其肩。或御其頭。自然空中鼓樂歌音游戲而行。若復象王入彼池中娛樂之時。所有八千諸象眷屬。亦于其中圍繞而住。為其象王密以守護。

  復次善住象王于其池內。恣娛樂已憩于池岸。時八千象中最上首者。先入池內取以藕牙浣滌絜凈。奉象王前而供飼之。象王食已飽滿豐足。諸象眷屬次第還入彼池沼中。各各隨意共嬉戲已。亦取藕牙滌凈而食。佛言。大王。彼三十三天所有善住象王威力如是。

  復次其后彼阿修羅嚴整四兵。所謂象兵馬兵車兵步兵。而被四種堅固甲胄。金銀琉璃頗胝迦等間錯莊嚴。執持四種鋒銳器仗。謂弓劍鏘刀。從自宮出求與三十三天眾而共斗戰。時水居龍王見是阿修羅嚴四兵眾。被以甲胄執持利器出阿修羅宮求天斗戰。龍王見已亦整四兵被以甲胄。金銀琉璃頗胝迦等。四寶莊嚴執持器仗。與阿修羅而共斗戰。若龍王得勝。阿修羅眾退敗之時。其阿修羅即入自宮。若阿修羅得勝。龍王退敗之時。是即三十三天第一守護者兵力破散。乃從大海奔詣須彌山王第一層級。彼有堅首天王止住其間。

  爾時堅首天王乃與水居龍王。合集同力而共戰。彼阿修羅眾若二守護者得勝。阿修羅眾退敗之時。即入自宮。若阿修羅得勝。彼二守護者退敗之時。是即三十三天二守護者兵力破散。乃從須彌山王第一層級詣第二層。彼有持鬘天王止住其間。

  爾時持鬘天王堅首天王水居龍王三守護者。合集同力與阿修羅而共斗戰。若三守護者得勝。阿修羅眾退敗之時。即入自宮。若阿修羅得勝。三守護者退敗之時。是即三十三天三守護者兵力破散。乃從須彌山王第二層級詣第三層。彼有常憍天王止住其間。

  爾時常憍天王持鬘天王堅首天王水居龍王合集同力。與阿修羅而共斗戰。若四守護者得勝。阿修羅眾退敗之時。即入自宮。若阿修羅得勝。四守護者退敗之時。是即三十三天四守護者兵力破散。乃從須彌山王第三層級詣第四層。彼有四大天王止住其間。

  爾時四大天王常憍天王持鬘天王堅首天王水居龍王合集同力。與阿修羅而共斗戰。若五守護者得勝。阿修羅眾退敗之時。即入自宮。若阿修羅得勝。五守護者退敗之時。是即三十三天五守護者兵力破散。乃從須彌山王第四層級上起至于三十三天帝釋居處。迄至最后阿修羅眾戰敵破散。五護兵已復整四兵詣帝釋所以求斗戰。

  爾時四大天王即詣帝釋宮中。到已白言。天主。阿修羅眾嚴以四兵力來求戰。天中五護破散奔馳。于今還來至天主所。彼眾疆勝我等不加。天主。今時愿施戰力。

  爾時帝釋天主聞是語已。告三十三天眾言。仁等當知。阿修羅眾疆力斗敵。五護破散還復來此求戰于我。仁等。今時宜施勇力。

  爾時帝釋天主即起是念。善住象王所應乘御。時善住象王知天主念。譬如壯士屈伸臂頃。于贍部洲所居處隱詣三十三天。乃現三十二頭。其一一頭各有六牙。一一牙上有七七池沼。一一池沼有七七蓮花。一一花中有七七臺。一一臺中有七七樓閣。一一樓閣中有七七守衛者。一一守衛者有七七天女。一一天女有七七侍女。一一侍女鳴七七天鼓。而象王所有最勝頭相帝釋御之。其三十二天于所化頭如次安處。余諸天眾隨應而住。象王行時迅猶風轉。天子天女皆悉不能瞻其前后。時善住象王至三十三天已。出于南門詣粗堅園。以自神力現天人相。與諸天眾嬉戲娛樂。爾時帝釋天主乘御象王嚴整四兵。悉被四寶莊嚴甲胄。執持四種鋒銳器仗。與阿修羅眾而共斗戰。時頂生王見斯事已。白帝釋言。天主。汝今且置戰事。我欲與之較其兵力。天主答言。隨汝所欲今正是時。

  時頂生王與十八俱胝勝力兵眾。上升空中調弓振弦迅發其聲。阿修羅眾聞是聲已。問言。何人振弦之聲。知者答曰。是頂生王振弦之聲。時阿修羅心生驚異。又復法爾阿修羅眾與天戰時。兵力齊等無所增減。其頂生王才出兵眾。勇力疆勝過阿修羅升空而住。時阿修羅作是念言。我久聞其人中王者名曰頂生。勇猛正士具大福德。威德特尊無與等者。高出虛空踰于我等。作是言已。即懷怯怖退入自宮。

  時頂生王問臣佐言。今此兵眾孰為勝邪。臣佐答言。王今得勝。王輒思念而我勝此三十三天。我已統治南贍部洲。東勝身洲。西牛貨洲。北俱盧洲。具足七寶及有千子。最上色相勇猛無畏能伏他軍。又于宮中雨金錢七日。復至三十三天入帝釋宮。登善法堂處于半座。若帝釋天主于此座中即謝世去。我統天界亦為人王。天人中勝豈不快哉。其王才起念時。神通威力即便減失。還復墮于贍部洲中本居宮室。旋生病惱逼切其身。加復羸困近死邊際。是時臣佐之中有耆年上首者。前詣王所而白王言。天子。后或有人來發問言。頂生大王臨謝世時。有何言說。當云何答。王謂之曰。我謝世后或有人來發是問時。汝應答云。頂生大王威德特尊七寶具足。獨具人中四種神力。何等為四。頂生大王得壽命長久住世間。總經一百十一有四帝釋謝滅。是為第一壽命神力。又頂生王最上容儀殊妙可觀。超人狀貌具天色相。是為第二色相神力。又頂生王諸所受用皆悉具足。少病少惱色力康疆。飲啖味全食銷無患。不冷不熱時序合度。隨所資治悉獲安樂。是為第三無病神力。又頂生王一切人眾見者愛樂瞻仰無厭猶子戀父。又復王者撫育人民生喜樂心如父愛子。或時王出游觀園苑謂御者言。汝可徐徐駕車而進。使其容緩人獲觀瞻。又復眾人告御者曰。仁者。駕車幸當徐進。令我盤桓睹王相好。是為第四愛樂神力。又頂生王統四大洲為最勝主。后詣三十三天。帝釋分其半座。具如是事。復于五欲不生厭足。將謝世時說伽陀曰。

  苦哉世間貪欲境  金寶雖豐無厭足
  是中樂少苦還多  智者如應能覺了
  乃至天中妙欲樂  貪愛心故不解脫
  何人能盡于愛源  唯佛如來圣弟子
  假使廣積其真金  與須彌山量齊等
  無人能生厭足心  智者于斯而善覺
  若思所欲為苦因  彼于欲境何貪愛
  貪等是為世所憂  智者調伏應善學

  佛言。大王。彼頂生王以是緣故又作是說。諸世間人少能于其五欲境中。覺了知足。后趣命終。而世間人多于五欲境中。不能覺了不生厭足。后趣命終。

  復次頂生王廣為利益于后人故。復說伽陀曰。

  極惡生死流轉中  了知壽命隨減少
  應當速修諸福門  不修福行斯為苦
  是故修福為勝欲  隨應行施如法儀
  此世及于他世中  由修福故生歡喜

  爾時國中一切人民無數百千之眾。聞王寢疾。悉來奔詣瞻仰致問。時頂生王為諸人眾。以如是種貪欲等緣廣說對治。使諸人輩舍家學道。是時即有無數百千人眾。聞所說已而悉出家修四梵行。復有多人斷除欲貪生于梵世。

  佛言。大王。彼頂生王始自初居童子之位至太子位。及南贍部洲。東勝身洲。西牛貨洲。北俱盧洲。統輪王位。又于七金山住。乃至詣彼三十三天歷諸分位。于其中間總經一百一十有四帝釋謝滅。大王當知。帝釋壽量者。人間百年三十三天為一晝夜。三十晝夜而為一月。亦十二月乃成一年。天中千年是彼壽量。以彼千年校計人間。即三俱胝六百萬歲。

  復次大王。其頂生王。昔于三十三天起念欲。其帝釋天主分于半座。是時迦葉苾芻方為帝釋。又頂生王復起是念。若帝釋天主于此座中即謝世去。天上人間我為王者豈不快哉。是時迦葉如來為帝釋天主。其頂生王具大勝福有大名稱。于一念中起心過失。減沒神力還復退墮。疾惱所纏而謝世去。佛言。大王。彼頂生王者豈異人乎。即我身是。我于爾時廣施眾生利益安樂趣無上智。然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多諸魔障。由因緣力之使然故。

  爾時憍薩羅國主勝軍大王忽生疑念。前白佛言。世尊。彼頂生王久遠因中修何行業。而能感此。宮中自然雨金錢七日。佛言。大王。過去久遠有佛出世。號一切增上如來應供正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是時有長者子。于彼國中與一童女依世法儀媾夫婦事。其婦持以四寶所成妙華及甘美飲膳而奉于夫。其夫受已。持是寶華乘車而歸。于其中路見彼一切增上如來應供正等正覺。次第經游庠序而行。其長者子見佛世尊三十二相殊妙莊嚴。即起最上清凈信樂。下車肅恭持華奉獻。以佛世尊威神力故。即變其華大若車輪盤旋空中或飄或止。時長者子起清凈心。說伽陀曰。

  以此布施廣大因  得佛世間自然智
  愿我速越生死流  先佛未度者皆度
  一切增上佛大仙  我所奉上悅意華
  愿我以此廣大因  圓滿所求無上道

  佛言。大王。彼頂生王以是因故。于自宮中雨金錢七日。

  爾時勝軍大王復白佛言。世尊。彼頂生王又以何緣。于四大洲統輪王位。乃能至于三十三天。佛言。大王。過去久遠有佛出世。號毗婆尸如來應供正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是佛以其正法教化眾生。次第至于滿度摩帝城。一時如來入城乞食。時有商主名曰廣作。見于如來巡行乞食勝相希有。發清凈心持少綠豆。擲置缽內以奉世尊。時豆四粒入于缽中。一粒旋轉擊缽振聲然后墮地。余豆亦還流散于地。時彼商主見是相已起清凈心。即以伽陀發誓愿言。

  以此布施廣大因  得佛世間自然智
  愿我速越生死流  先佛未度者皆度

  佛言。大王。是時商主于毗婆尸如來所。雖以少物施佛世尊。由心清凈。彼時四豆入于缽中。后感報應于四大洲統輪王位。其有一豆擊缽振聲方墮地者。后感報應能至三十三天。又復大王。而彼一豆若不墮地得置缽中。后必報應為天中主。由墮地故。但統人間不為天主。大王。彼商主者即頂生王是。由于佛所種是善根。以彼世尊大悲攝受故。得大果報具大名稱有大威光。是故大王其有智者。于佛世尊隨力所應修諸施行。如其所說當如是學。

乾隆大藏經·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佛說頂生王因緣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