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第0946部
佛說尼拘陀梵志經二卷
宋朝散大夫試鴻臚少卿傳法大師臣施護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是我聞。一時世尊。在王舍城迦蘭陀竹林精舍。時彼城中。有一長者。名曰和合。于一日中。飯食事訖。出王舍城。詣迦蘭陀竹林精舍佛世尊所。瞻禮親近。是時長者。其出未久。作是思惟。今日已過清旦。佛及苾芻各處自房。宜應且止。勿詣佛所瞻禮親近。我今當往尼拘陀梵志聚集之所。時彼梵志。在烏曇末梨園中。與諸梵志圍繞而住。高舉其聲。發諸言論。所謂王論戰論盜賊之論。衣論食論婦女之論。酒論邪論繁雜之論。如是乃至海等相論。此等言論。皆悉系著世間之心。是時尼拘陀梵志。遙見和合長者自外而來。即告眾言。止止汝等。宜各低小其聲。此所來者。是沙門瞿曇聲聞弟子。為大長者。處王舍城。名曰和合。此人本性少語。其所傳受。亦復寂靜。是故汝等。小聲言論。彼既知已。乃可斯來。時梵志眾。聞是語已。咸各默然。

  爾時和合長者。來詣尼拘陀梵志所。到彼會已。時尼拘陀。相與承迎。歡喜言論。彼言論已。各坐一面。時和合長者。白尼拘陀梵志言。汝此眾會。有所別異。向聞汝等。高舉其聲。發諸言論。所謂王論戰論。如是乃至海等相論。此等言論。皆悉系著世間之心。有異于我世尊如來應供正等正覺。佛世尊者。于曠野中。隨自所樂。坐臥居止。遠離憒鬧。絕于人跡。寂守是相。身住一處。心不散亂。專注一境。隨應所行。時尼拘陀梵志。告和合長者言。長者。彼沙門瞿曇。我今云何相與議論。若我以事發其問端。彼種種慧而不能轉。以沙門瞿曇處于空舍。慧何能轉。既于空舍慧不能轉。乃于曠野坐臥居止。遠離憒鬧絕于人跡。寂守是相。身住一處。心不散亂。專注一境。隨應所行。長者。譬如一目之牛周行邊際。當知彼牛其何能行。沙門瞿曇亦復如是。處于空舍。慧何能轉。長者。若或沙門瞿曇。來此會中。我時必當相與議論。建立勝義。發一問端。而為叩擊。我應得勝。彼必墮負。如擊空瓶。易為破壞。

  是時世尊。處于自房。寂默宴坐。以清凈天耳。遙聞和合長者與尼拘陀梵志所共集會如是言論。

  爾時世尊。于日后分。從自房出。是時天雨方霽。晴光煥若。漸次行詣善無毒池。到池岸已。徐步經行。時尼拘陀梵志。遙見世尊在彼池岸。即告眾言。沙門瞿曇。即今在此善無毒池岸。徐步經行。彼或來此會中。汝等云何為起承迎邪。或相與言論邪。或但離座邪。或復輟己所坐而召命邪。作是言時。自然有來為佛世尊敷設其座。復聞是言。尊者瞿曇來此有座。隨自所樂當就是座。

  爾時世尊。于善無毒池岸。經行事已。來詣尼拘陀梵志之所。時彼梵志。遙見世尊自外而來。即告眾言。沙門瞿曇來此會時。我當發問。而汝瞿曇。法律之中。以何法行。能令修聲聞行者到安隱地。止息內心。清凈梵行。

  爾時世尊。到彼會已。諸梵志眾。自然咸生踴躍歡喜。各從座起。前向承迎。時尼拘陀梵志。合掌向佛。頂禮白言。善來瞿曇。汝具遍知。是汝所座。汝應就座。佛告尼拘陀梵志言。汝但就座所應。為我施設之座。而我自知。我自當坐。

  是時諸梵志眾。高聲唱言。希有難有。此沙門瞿曇。今此會中。無人說示。以神通力。自知其座。時尼拘陀梵志。與佛世尊。歡喜言論。彼言論已。退坐一面。佛告尼拘陀梵志言。如來今到此會。汝等有何言論分別。尼拘陀梵志白佛言。我向見汝自遠而來。見已我時輒告眾言。沙門瞿曇來此會時。我當發問。而汝瞿曇。法律之中。以何法行。能令修聲聞行者到安隱地。止息內心。清凈梵行。瞿曇汝既到此。我以是事。便為問端。是即與汝言論分別。

  爾時世尊。告尼拘陀梵志言。尼拘陀。汝于是事。而實難知。何以故。異法異見異師異行。但應于汝自法教中隨應發問。是時諸梵志眾。高聲唱言。希有難有。沙門瞿曇。此所問事。不以自教而為見答。返能于他教中。令發問端。隨問當遣。時尼拘陀梵志白佛言。若我異法異見異師異行。于汝法律。我難知者。我今于其自法教中請問。于汝云何修行。能得出離清凈。得最上潔白。及得真實。得清凈真實中住。佛告尼拘陀梵志言。如汝尼拘陀法中所修行者。我今略說。汝謂能得四戒具足。謂能修行。能得最上增勝。于前修行出離。不減諸欲。尼拘陀。云何是汝修行。所持四戒。謂不自殺生。不教他殺。不隨喜殺。不自偷盜。不教他盜。不隨喜盜。不自妄語。不教他妄語。不隨喜妄語。不自邪染。不教他邪染。不隨喜邪染。汝尼拘陀。以如是等。謂我能得四戒具足。尼拘陀。云何是汝能得修行。汝所修行。謂高處游止。施設座位。或翹足而立。以為法行。或常受苦澀粗惡飲食。而為法行。或寂止空地。而為法行。或不去須發。而為法行。或偃臥棘刺。或臥編椽。而為法行。或居止常處凌云高顯。而為法行。或系著一處。而為法行。乃至一日三時。沐浴其身。如是多種逼切苦惱。治療于身。而為法行。如是等事。是汝尼拘陀修行之法。云何是汝尼拘陀修行者。計為出離。尼拘陀。如汝所修出離行者。謂裸露身體。計得出離。又于飲食事訖。舐手取凈。不受顰蹙面人及嗔恚面人所施飲食。不于街巷中食。不于刀杖兵器中住。周行城邑。杜默不語。不說所從來。不說所向詣。不說所住止。不出違順語。不出多種語。亦無所說授。或受一家食。或受二家三家乃至七家食。或但受一家。不受余家食。或一日不食。或二日三日乃至七日。或復半月一月不食。或于食中。不食其麨。不食其飯。不食豆及魚肉牛乳酥酪油及蜜等。不飲酒。不飲甘漿。不飲醋漿。但飲糠秕清潔之水。而為活命。又常食菜。或食稊稗。或食瞿摩夷。或食藥苗藥根。或食干生米谷。或食諸余粗惡草菜。或但著一衣。或著草衣。或著吉祥草衣。或著樹皮衣。或柴木為衣。或果樹皮為衣。或以棄尸林中亂發為衣。或以羊毛鹿毛鹿皮為衣或以底哩吒鳥翅為衣。或以鵂鹠翅為衣。如是等事。是汝尼拘陀修行者。計為出離之行。尼拘陀。此等所行。而還實得出離清凈邪。得最上潔白邪。得真實邪。得清凈真實中住邪。時尼拘陀梵志白佛言。如是如是。沙門瞿曇。我此修行。是得出離清凈。得最上潔白。及得真實。得清凈真實中住。

  佛告尼拘陀梵志言。尼拘陀。汝所修行。如是等事。非為出離。非得出離清凈。非得最上潔白。非得真實。非得清凈真實中住。但于修行法中。而得少分。尼拘陀梵志白佛言。沙門瞿曇。如汝所說。雖為甚善。然我此修行。是得最上出離。是得真實。是得無上。

  佛告尼拘陀梵志言。復次汝所修行。謂我能得四戒具足。謂能修行。謂得最上增勝。于前修行出離。不減諸欲。持四戒時。與慈心俱。先于東方起慈心。觀具足所行。廣大周普。無二無量。無冤無害。然后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一切世界。與慈心俱。具足所行。亦復如是。尼拘陀。汝作是意。謂我能如是修行。得出離清凈邪。得最上潔白邪。得真實邪。得清凈真實中住邪。時尼拘陀梵志白佛言。如是如是。沙門瞿曇。我此修行。實得出離清凈。得最上潔白。及得真實。得清凈真實中住。

  佛告尼拘陀梵志言。尼拘陀。此如是等汝所修行。非得出離清凈。非得最上潔白。非得真實。非得清凈真實中住。汝謂有所得。此亦非真。尼拘陀梵志白佛言。沙門瞿曇。如汝所說。雖為甚善。然我修行。是得出離清凈。是得真實。是得無上。

  佛告尼拘陀梵志言。尼拘陀。復次如汝修行。謂我能得四戒具足。我能修行。我得最上增勝。于前修行出離。不減諸欲。謂以宿住通。能知過去一二三生乃至百生之事。尼拘陀。汝作是意。謂我能如是修行。得出離清凈邪。得最上潔白邪。得真實邪。得清凈真實中住邪。

  時尼拘陀梵志白佛言。如是如是。沙門瞿曇。我此修行。實得出離清凈。得最上潔白。及得真實。得清凈真實中住。

  佛告尼拘陀梵志言。尼拘陀。此如是等汝所修行。非得出離清凈。非得最上潔白。非得真實。非得清凈真實中住。雖有所得。而非真實。尼拘陀梵志白佛言。沙門瞿曇。如汝所說。雖為甚善。然我此修行。是得出離清凈。是得真實。是得無上。

  佛告尼拘陀梵志言。尼拘陀。復次如汝修行。謂我能得四戒具足。我能修行。我得最上增勝。于前修行出離。不減諸欲。能以清凈天眼。觀見世間一切眾生。若生若滅。若好若丑。或生善趣。或生惡趣。若貴若賤。隨業報應。悉能觀見。尼拘陀。汝作是意。謂我能如是修行。得出離清凈邪。得最上潔白邪。得真實邪。得清凈真實中住邪。

  時尼拘陀梵志白佛言。如是如是。沙門瞿曇。我此修行。實得出離清凈。得最上潔白。及得真實。得清凈真實中住。

  佛告尼拘陀梵志言。尼拘陀。如是等事。以汝所修。雖為清凈。然我所說。如汝修行。未離種種煩惱隨增。尼拘陀梵志白佛言。沙門瞿曇。云何我所修行。雖為清凈。汝瞿曇說未離種種煩惱隨增。

  佛告尼拘陀梵志言。尼拘陀。汝等修行。為欲彰其修行功業。以我修成如是行故。彼國王大臣。剎帝利婆羅門等。必當尊重恭敬供養于我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雖修行。恃己所修。起貢高相。凌篾于他。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起我慢心及增上慢。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于余沙門婆羅門輕毀凌辱。作如是言。汝諸沙門婆羅門。以多種食。而為活命。普食世間五種種子。所謂根種子。身種子。虛種子。最上種子。種子中種子。如是五種。以資其命。汝尼拘陀。如是周行。出輕辱言。伺求諍論。迅疾快利。其猶電轉。摧伏破壞。又如霜雹。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或見余沙門婆羅門為他同類等眾之所尊重恭敬供養。乃生種種憎嫉之心。即作是言。汝諸沙門婆羅門。貪多種食。而為活命。返為他眾之所尊重恭敬供養。我常但以苦澀虛淡之物。而為活命。何故他眾。不作恭敬供養于我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若于如來。或于如來弟子之所。方伸請問。嫌恚旋生。嗔惱既興。障礙斯作。以障礙故。起諸過失。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若于如來。或于如來弟子之所。詢問正法。時佛如來。正以一心。善為開說。決定如應。除遣所疑。而汝等輩。乃以外論。而來指說。互相違背。欲奪其理。返謂所問不正分別。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知佛如來。或如來弟子。實有最上增勝功德。所應敬仰。而不敬仰。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有修行者。于饒益事。或生厭離。或損害事。不起厭離。汝等以是二事中。若于損害事。不生厭離者。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謂起慢相。有所表示。我能修行。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或得珍妙飲食。耽著其味。而生簡別。我此所樂。我此不樂。若所樂者。我即可受。由是取著。隨生耽染。以耽染故。隱覆過失。是故勝慧。不得出離。所余飲食。若不樂者。猶故貪惜。俯仰而舍。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于深隱處。以如善相。寂然而坐。有來問言。汝于何法。而能解了。復于何法。而不解了。而汝等輩。于處了處。言我不解。于不了處。而言我解。如是多種。皆謂正知。起諸妄語。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常時發起忿恚尤蛆。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于一切處。無慚無愧。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常起懈怠及劣精進。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而常失念。及不正知。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其心散亂。諸根減劣。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起于損害。堅固前心。不求出離。一向自見。于此等法。實生取著。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邪見深厚。行顛倒法。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于無邊際。計為有邊。起見亦然。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常起貪愛及嗔恚心。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于諸所行。愚癡暗鈍。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不能聽受。既如聾者。無所說示。又類啞羊。尼拘陀。比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樂作罪業。又樂親近作罪業者。為他惡友之所系屬。及為攝伏。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

  復次尼拘陀。汝等修行。起增上慢。計有得想。未見謂見。未作謂作。未得謂得。未知謂知。未證謂證。尼拘陀。此即是為汝所修行煩惱隨增。尼拘陀。于汝意云何。如上所說。諸煩惱法。彼有一類修行之者。具是事邪。尼拘陀梵志白佛言。沙門瞿曇。豈獨一類修行之者。具是煩惱。如我意者。其數甚多。

  佛告尼拘陀梵志言。如我上說。汝等修行。為欲彰其修行功業。以我修成如是行故。令彼國王大臣。剎帝利婆羅門等。尊重恭敬。供養于我。尼拘陀。汝等若或如是為欲彰其修行功業。令彼國王大臣等。恭敬供養。乃至起增上慢。計有得想。未見謂見。未作謂作。未知謂知。未得謂得。未證謂證。此如是等。皆不清凈。一切悉為煩惱隨增。當知皆是染分所攝。尼拘陀。于汝意云何。如我上說。如是等事。如是修行。謂得出離清凈邪。得最上潔白邪。得真實邪。得清凈真實中住邪。尼拘陀梵志白佛言。如是如是。沙門瞿曇。如我等輩。如是修行。是得出離清凈。是得最上潔白。是得真實。是得清凈真實中住。

  佛告尼拘陀梵志言。我今為汝。如實而說。如汝向者問于我言。沙門瞿曇。法律之中。以何法行。能令修聲聞行者到安隱地。止息內心。清凈梵行。如是所問。乃為真實。當知聲聞止息處者。上中最上。極為高勝。是諸圣者止息之所。

  爾時諸梵志眾。咸共贊言。奇哉奇哉。沙門瞿曇。法律之中。所作清涼。

  爾時和合長者。聞是言已。知彼在會諸梵志眾。于佛世尊。少生向慕。即告尼拘陀梵志言。尼拘陀。汝向所言。與佛世尊。互相議論。建立勝義。發一問端。而為叩擊。我應得勝。彼必墮負。如擊空瓶。易為破壞。汝今何故。不發問邪。佛告尼拘陀梵志言。于汝意云何。汝實曾發斯語言邪。尼拘陀梵志白佛言。沙門瞿曇。我實曾說如是語言。佛告尼拘陀梵志言。尼拘陀。汝豈不聞古師先德耆年宿舊智者所說。諸佛如來應供正等正覺。亦如汝等。今時集會。高舉其聲。發諸言論。所謂王論戰論盜賊之論。衣論食論婦女之論。酒論邪論繁雜之論。如是乃至海等相論邪。尼拘陀。或復曾聞古師所說。諸佛如來應供正等正覺。如我今時。于曠野中。坐臥居止。遠離憒鬧。絕于人跡。寂守是相。身住一處。心不散亂。專注一境。如應所行邪。尼拘陀梵志白佛言。如是瞿曇。我亦曾聞古師先德耆年宿舊智者所說。諸佛如來應供正等正覺。非如我等。今時集會。高舉其聲。發諸言論。所謂王論戰論盜賊之論。衣論食論婦女之論。酒論邪論繁雜之論。如是乃至海等相論。我復曾聞古師所說。諸佛如來應供正等正覺。如汝今時。于曠野中。坐臥居止。遠離憒鬧。絕于人跡。寂守是相。身住一處。心不散亂。專注一境。如應所行。佛告尼拘陀梵志言。尼拘陀。汝等昔聞古師說時。豈不作是思惟。彼諸佛世尊。能隨宜說法。自覺悟已。復為他說覺悟之法。自解脫已。復為他說解脫之法。自安隱已。復為他說安隱之法。自得涅槃已。復為他說涅槃之法。尼拘陀。汝等爾時而返謂言。沙門瞿曇。作如是說。于師法事業。有所分別。又復說言。沙門瞿曇。作如是說。于寂靜住。善事業有所分別。又復說言。沙門瞿曇。作如是說。彼尼拘陀師法之中。罪不善法。有所合集。又復說言。沙門瞿曇。作如是說。彼尼拘陀師法之中。多種善法。有所離散。又復說言。沙門瞿曇。作如是說。為欲宣示彼因緣事。此如是等多種言說。不應如是見。尼拘陀。何故不應如是見邪。謂以彼諸師法。彼諸所行乃至彼諸因緣事等。皆悉有異。尼拘陀。是故我不說彼師法事業。亦不說彼寂靜住事業。亦不說彼師法之中罪不善法有所合集。亦不說彼師法之中多種善法有所離散。亦不欲說彼因緣事。尼拘陀。我常作是說。或有正士。不諂不曲。及不虛誑。正修行者。我即為彼說法教示。如應開導。令彼正士。如我正說及正教示。于七年中。或復六年。五四三二一年之中。一向不亂。離諸熱惱。清凈身心。專注趣求。我說是人。見法知法。超初二果。直進第三有余依位阿那含果。

  復次尼拘陀。我常作是說。或有正士。不諂不曲。及不虛誑。正修行者。我即為彼。說法教示。如應開導。令彼正士。如我正說及正教示。于七月中。或復六月。五四三二一月半月。一向不亂。離諸熱惱。清凈身心。專注趣求。我說是人。見法知法。超初二果。直進第三有余依位阿那含果。

  復次尼拘陀。我常作是說。或有正士。不諂不曲。及不虛誑。正修行者。我即為彼。說法教示。如應開導。令彼正士。如我正說及正教示。于七日中。或復六日。五四三二一日半日。乃至食前食后。一向不亂。離諸熱惱。清凈身心。專注趣求。我說是人。見法知法。超初二果。直進第三有余依位阿那含果。

  爾時世尊。作是說時。會中所有。諸梵志眾。障累深重。無所曉悟。身心惑亂。沉迷昏懵。彼諸辯才。不能施設。俯首寂然。憂思而住爾時世尊。知是事已。顧謂和合長者言。長者。今此等輩。誠為癡者。既味見聞。復絕言說。如人以物自杜其口。罪垢斯深。是大魔事。彼等不能于佛如來發是問言。而汝沙門。法律之中。以何法行。能令修聲聞行者。到安隱地。止息內心。清凈梵行。

  爾時世尊。乃為和合長者。隨應說法示教利喜已。身放光明。廣大熾盛。普遍照耀。即于會中。踴身虛空。還迦蘭陀竹林精舍。

乾隆大藏經·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佛說尼拘陀梵志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