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第0941部
佛說初分說經二卷
宋朝散大夫試鴻臚少卿傳法大師臣施護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爾時世尊。往詣優樓頻螺耆年迦葉所。到彼處已。時彼迦葉見佛世尊自遠而來。即白佛言。善來大沙門。諸有所須衣服飲食。我悉供給。是時世尊即謂迦葉言。我今于汝此舍之中。止息一夜。迦葉白言。此舍非我所止之處。是我事火之舍。有一大龍。見止其中。彼龍具大神通。有大威力。汝今若止其中。恐彼侵害。于是世尊第二第三。謂迦葉言。但令我今于此會中。止息一夜。時彼迦葉亦復再三。而白佛言。大龍居中。恐彼侵害。汝今宜應信受我語。

  爾時世尊即作是念。我今不應多與其言。起悲愍心。決定轉故。作是念已。即入火舍。以僧伽梨衣四疊。安置凈草之處。然后世尊加跌而坐。是時彼龍心生嗔恚。乃吐煙焰。充塞其舍。世尊即入火界三昧。亦出煙焰。周匝其舍。都成一聚大火熾焰。彼龍復出青黃赤白種種色相大惡火焰。世尊亦出青黃赤白種種色焰。

  爾時優樓頻螺耆年迦葉。與自眷屬。于其火舍。周匝旋轉已。作如是言。此大沙門。最上色相。先不聽我言。必為龍所害。是時世尊以神通力。于須臾間。彼龍威光。自然收攝。時彼迦葉知佛世尊亦得神通。盡其夜分。隨其所應。佛現神通。時即往觀察。乃見其龍。威光漸少。世尊光明。轉復熾盛。

  爾時世尊于明旦時。攝伏彼龍。入其缽中。持示迦葉言。此是火舍中龍。我已攝伏。迦葉。此龍有大威力。若諸凡夫。即不能入其舍。時彼迦葉即生嘆異。乃發凈信。我出家心。豈可止耶。

  復次優樓頻螺耆年迦葉。欲于日初分時作事火法。即作是念。此大沙門。有大威力。具大神通。乃至大威力。龍亦能攝伏。我今但于日初分時。作事火法。彼大沙門。于日后分時。應作神通事。是時世尊知彼迦葉信佛神通。世尊即為攝神通力而彼迦葉。于日初分。得作大事已。即生嘆異。乃發凈信。我出家心。豈可止耶。

  又復迦葉欲于日后分時作事火法。即作是念。此大沙門。有大威力。具大神通。乃至大威力。龍亦能攝伏。我今但于日后分時。作事火法。彼大沙門。于日初分時。應作神通事。是時世尊知彼迦葉信佛神通。世尊即為攝神通力而彼迦葉。于日后分時。得作大事已。即生嘆異。乃發凈信。我出家心。豈可止耶。

  又復迦葉別作然火法種種施作。皆不能然。復以干木。投擲其中。及以干草干瞿摩夷蘇油等物。所應用者。悉擲其內。復作不善相。出是咒言。

  伊梨薩哥多梨薩哥一切能燒此何不然。

  作是咒已。火亦不然。時彼迦葉即作是念。此大沙門。具大神通。有大威力。乃至大威力。龍亦能攝伏。我以何物。當為供養。是時世尊知彼迦葉信佛神通。世尊即為起神通力。其火乃然。時彼迦葉即生嘆異。乃發凈信。我出家心。豈可止耶。

  又復迦葉既作法已。欲滅其火。種種施作。不能息滅。乃取凈土。傾擲其中。復投以灰。乃灑以水。亦作不善相。出是咒言。

  伊梨薩哥多梨薩哥一切燒已此何不滅。

  作是咒已。火亦不滅。時彼迦葉。即作是念。此大沙門。具大神通。有大威力。乃至大威力。龍亦能攝伏。我以何物。當為供養。是時世尊。知彼迦葉信佛神通。世尊即為攝神通力。其火乃滅。時彼迦葉。即生嘆異。乃發凈信。我出家心。豈可止耶。

  復次迦葉于晝日分。而暫睡眠。世尊即化五百耆年。眾狀如迦葉。俱詣其所。化眾到已高出其聲。互相戲笑。迦葉由戲笑聲。乃從睡覺。作是思惟。我今何故耽著睡眠。同梵行者。來亦不知。時彼化眾咸贊是言。善哉善哉。是時迦葉普遍觀察。各各見其色相。乃作是念。豈非大沙門神力所化邪。彼大沙門。具大神通。有大威力。乃至大威力。龍亦能攝伏。我以何物。當為供養是時世尊知彼迦葉信佛神通。世尊即為攝神通力。彼諸化眾忽然不見。時彼迦葉即生嘆異。乃發凈信。我出家心。豈可止耶。

  爾時世尊離彼迦葉住處。往詣泥連河岸珂那聚落中阿惹播羅樹下。世尊行時。體具威儀。容相可觀。既到彼已。而暫止息。是時迦葉即作是念。我等今時。亦往泥連河岸。作潔凈事水法。而大沙門亦復在彼。作是念已。即與眷屬。詣泥連河岸。到已忽見其水逆流。復作是念。此水逆流。豈非大沙門神通所作邪。而此大沙門。具大神通。有大威力。乃至大威力。龍亦能攝伏。我以何物。當為供養。是時世尊知彼迦葉信佛神通。世尊乃為攝神通力。水即順流。時彼迦葉即生嘆異。乃發凈信。我出家心。豈可止耶。

  又復世尊漸次欲渡泥連河。往縛象聚落中。是時大云忽起。暴雨澍流。河聲泛漲。如角貝響。世尊爾時于急流中。徐緩而進。水分兩派。步步塵生。時彼迦葉乃作是念。此大沙門。方涉中流。河水迅急。將非漂沒。作是念時。乃見世尊。于急流中。水分兩派。步步塵生。漸至其岸。即生嘆異。希有難得。此大沙門名。我于諸世間。曾所未聞。迦葉爾時乃發凈信。我出家心。豈可止耶。迦葉見佛如是等神通事已。轉發最上清凈信心。深生愛樂。乃發是言。佛大沙門。能作如是神通事業。我以何物。當為供養。

  爾時世尊既至彼岸于縛象聚落中。而乃止息。即于是夜。東方持國天王。來詣佛所。恭敬禮足。彼身光明。廣大照耀。迦葉是夜睹斯光已。至明旦時。往詣佛所。到已白言。大沙門。夜中何故東方光來。廣大照耀。世尊告言。夜中所現東方光者。是彼持國天王。來禮我足。彼身光明。照耀如是。迦葉爾時即作是念。彼之名字。我等雖聞。而不能見。況復能來禮沙門足。我觀是事。希有難得。乃發凈信。我出家心。豈可止耶。第二夜中。南方增長天王。來詣佛所。恭敬禮足。彼身光明。廣大照耀。迦葉是夜睹斯光已。至明旦時。往詣佛所。到已白言。大沙門。夜中何故南方光來。廣大照耀。世尊告言。夜中所現南方光者。是彼增長天王。來禮我足。彼身光明。照耀如是。迦葉爾時即作是念。彼之名字。我等雖聞。而不能見。況復能來禮沙門足。我觀是事。希有難得。乃發凈信。我出家心。豈可止耶。第三夜中。西方廣目天王。來詣佛所。恭敬禮足。彼身光明。廣大照耀。迦葉是夜睹斯光已。至明旦時。往詣佛所。到已白言。大沙門。夜中何故西方光來。廣大照耀。世尊告言。夜中所現西方光者。是彼廣目天王。來禮我足。彼身光明。照耀如是。迦葉爾時即作是念。彼之名字。我等雖聞。而不能見。況復能來禮沙門足。我觀是事。希有難得。乃發凈信。我出家心。豈可止耶。第四夜中。北方多聞天王。來詣佛所。恭敬禮足。彼身光明。廣大照耀。迦葉是夜睹斯光已。至明旦時。往詣佛所。到已白言。大沙門。夜中何故北方光來。廣大照耀。世尊告言。夜中所現北方光者。是彼多聞天王。來禮我足。彼身光明。照耀如是。迦葉爾時即作是念。彼之名字。我等雖聞。而不能見。況復能來禮沙門足。我觀是事。希有難得。乃發凈信。我出家心。豈可止耶。第五夜中。上方帝釋天王。來詣佛所。恭敬禮足。彼身光明。廣大照耀。迦葉是夜睹斯光已。至明旦時。往詣佛所。到已白言。大沙門。夜中何故上方光來。廣大照耀。世尊告言。夜中所現上方光者。是彼帝釋天主。來禮我足。彼身光明。照耀如是。迦葉爾時即作是念。彼之名字。我等雖聞。而不能見。況復能來禮沙門足。我觀是事。希有難得。乃發凈信。我出家心。豈可止耶。第六夜中。四方四大天王。上方帝釋天主。俱詣佛所。恭敬禮足。四王身光。四方互照。帝釋身光。上方照耀。然彼諸光。悉于世尊三摩地光中之所收攝。迦葉是夜睹斯光已。至明旦時。往詣佛所。到已白言。大沙門。夜中何故四方光來。及彼上方光來照耀。世尊告言。夜中所現四方光者。是彼四方天王。上方光者。是帝釋天主。俱來禮足。彼諸身光。照耀如是。迦葉爾時即作是念。五方俱來。禮沙門足。我觀是事。希有難得。乃發凈信。我出家心。豈可止耶。

  復次世尊謂迦葉言。汝今為我。于庵摩勒林中。取彼果來。迦葉以佛威神力故。如言即取持以奉佛。世尊又言。汝于呵梨勒林中。取彼藥來。迦葉如言取以奉佛。世尊又言。汝于贍部樹。先取其果。次復可取隨應知者種種果來。迦葉如言取以奉佛。世尊又言。汝于北俱盧洲。取彼飯來。迦葉如言取以奉佛。世尊又言。汝于三十三天中。取彼曼陀羅華來。迦葉如言取以奉佛。爾時迦葉知佛世尊有如是等種種神通。轉復發起最上凈信。世尊知彼心已。于迦葉前。復以神力。以虛空中。別見身相。起三威儀。謂住威儀。行步威儀。加趺坐威儀。如是所現諸威儀相。皆悉迅疾。如履急流。是相亦然。又于空中。化現眾寶。所成樓閣。又復普現。黃金色相。世尊現如是等諸神通已。還攝神力。本相如故。

  爾時迦葉。常于年中。而擇一日。于自住處。作祀天會。所有摩伽陀國。王舍大城。頻婆娑羅王。及其國中。一切人民。咸來赴會。而彼迦葉。知設會時至。還本住處。乃作是念。我常所設祀天施會。今正是時。王及人民。咸悉來集。彼大沙門。面相平滿。遠離顰蹙。無復恚怒。出善語言。見者歡喜。此最上善人。若來我舍。我祀天會。何能施作。爾時世尊。知彼心念已。即現神力。往北俱盧洲。如常乞食。還詣雪山邊。安坐而食。食已于彼作草庵舍。止息一夜。時彼迦葉。祀天既畢。設會亦周。飲食所須。而尚豐溢。迦葉見已。即作是念。彼大沙門。今時若來。我當授食。世尊知其念已。從虛空中來現其前。迦葉見已。作如是言。善來大沙門。我昨設會。汝何不來。世尊答言。知汝起念。故我不來。世尊即為如念而說。迦葉復言。汝于今日。何故乃來。世尊答言。亦知汝念。欲授我食。故我斯來。是時迦葉即作是念。希有難得。此大沙門。知我心意。此必同我。亦得阿羅漢。世尊知其所念。即時謂言。迦葉。汝非阿羅漢。不知阿羅漢法。迦葉聞已。復作是念。希有希有。此大沙門。若心若意。若尋若伺。皆悉能知。作是念已。頭面著地。前禮佛足白言。世尊。我今歸佛。出家受具足戒。惟愿善逝。哀愍攝受。佛言。迦葉。汝今不應投佛出家。所以者何。摩伽陀國王及人民。皆悉宗敬。供養于汝。汝于親屬知識眾中。是最善人。宜應今時審自思忖。迦葉白佛言。莫作是說。莫作是說。我于世尊所。生極喜心。發勝愛樂。豈復審思。我今決定歸佛出家。何以故。世尊。我出家已。于沙門婆羅門外道眾中。摧伏一切譏毀過失者。執持勝幢。于王舍大城中。次第經行。表示我優樓頻螺耆年迦葉。能于世尊清凈法中。而得解脫。是故我今決定歸佛出家。惟愿世尊。哀愍攝受。佛言。迦葉。汝能決定歸佛出家者。斯為甚善。然汝今時。亦應與自眷屬而共評議。爾時迦葉如佛教敕。即與眷屬。而相議言。汝等當知。佛大沙門。具大神通。有大威力。一切見者。咸生歡喜。我于佛所。深發最上清凈信心。我今決定歸佛出家。諸眷屬言。我師圣者尚能如是。發輕利心。我等諸人。豈不出家。是故今時。亦各樂欲。歸佛出家。

  爾時優樓頻螺耆年迦葉。與五百眷屬。還詣佛所。到已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頂禮。而白佛言。世尊。我今歸佛出家奉持戒律。愿佛攝受。佛言善來。汝今于我法中。修持梵行。時彼迦葉。須發自落。袈裟被身。執持應器。成苾芻相。

  爾時尊者優樓頻螺迦葉。即以其發。奉上世尊。作如是言。世尊。此我之發。用拭佛足。愿佛慈悲。受我所獻。如是迦葉。既出家已。彼諸眷屬。亦各出家。復次迦葉即時取彼先事火具。所謂凈草虎皮牛皮果樹皮三杖凈水瓶珂哩哥潔凈器等。而悉棄擲泥連河中。

  爾時那提迦葉。在于彼河下流之側。與三百眷屬俱。見所棄擲事火之具流至彼已。乃作是念。我兄優樓頻螺耆年迦葉。豈非為彼人或非人所惱害邪。若不然者。何故棄擲所用之物。作是念已。即與眷屬。往詣其所。到已乃見兄及五百眷屬。俱在佛邊。而為苾芻。修持梵行。即作是言。我兄優樓頻螺。此摩伽陀國王及人民。尊重恭敬。供養于汝。汝于今時。何所見聞。乃于大沙門邊。而能出家。修持梵行。我觀是事。甚為希有。優樓頻螺迦葉言。佛世尊者。具大神通。有大威力。能作種種神變等事。我見是相。乃發凈信。于佛法中。出家修道。汝今宜應亦發凈信。歸佛出家。是時那提迦葉聞其語已。發出家心。即與眷屬。前詣佛所。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頂禮。而白佛言。世尊。我等歸佛出家。奉持戒律。愿佛攝受。佛言善來。汝今于我法中。修持梵行。時彼那提迦葉。須發自落。袈裟被身。執持應器成苾芻相。彼諸眷屬。亦各出家。

  復次那提迦葉即時取彼先事火具。所謂凈草虎皮牛皮果樹皮三杖凈水瓶珂哩哥潔凈器等。而悉棄擲泥連河中。

  爾時伽耶迦葉。亦在彼河下流之側。與二百眷屬俱。見所棄擲事火之具流至彼已。乃作是念。我兄優樓頻螺迦葉。那提迦葉。豈非為彼人。或非人所惱害耶。若不然者。何故棄擲所用之物。作是念已。即與眷屬。漸次前詣。詢問其故。乃見二兄并諸眷屬。俱在佛邊。而為苾芻。修持梵行。即作是言。我兄優樓頻螺。此摩伽陀國王及人民。尊重恭敬。供養于汝。汝于今時。何所見聞。乃于大沙門邊。而能出家。修持梵行。我觀是事。甚為希有。優樓頻螺迦葉言。佛世尊者。具大神通。有大威力。能作種種神變等事。我見是相。乃發凈信。于佛法中。出家修道。汝今宜應亦發凈信。歸佛出家。

  是時伽耶迦葉。聞其語已。發出家心。即與眷屬。前詣佛所。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頂禮。而白佛言。世尊。我等歸佛出家。奉持戒律。愿佛攝受。佛言善來。汝今于我法中。修持梵行。時彼伽耶迦葉。須發自落。袈裟被身。執持應器。成苾芻相。彼諸眷屬。亦各出家。復次伽耶迦葉。即時取彼先事火具。所謂凈草虎皮牛皮果樹皮三杖凈水瓶珂哩歌潔凈器等。而悉棄擲泥連河中。

  如是三迦葉。并諸眷屬。俱出家已。時尊者優樓頻螺迦葉于眷屬眾中。即謂一人言。汝往頻婆娑羅王所。如我詞曰。優樓頻螺迦葉告白王言。我今并弟眷屬俱。已隨佛出家修道。我先受王諸有信施。今日已還。愿王止息。使人受命。即往白王。

  爾時世尊化三迦葉已。與如是等苾芻眾俱。往詣象頭山。到已安止。即作是念。迦葉眷屬。雖復耆舊先事火天宗信火法。而不能知諸法無常。我今為說。世尊作是念已。即時踴身。于虛空中。現大火焰。光明熾盛如是現已。還復本座。告諸苾芻言。汝等當知。眼根無常。色境無常。眼識無常。眼觸無常。眼觸為緣所生。苦樂舍受。皆悉無常。耳鼻舌身意根無常。聲香味觸法境無常。耳鼻舌身意識無常。耳鼻舌身意觸無常。耳鼻舌身意觸為緣所生諸受。皆悉無常。諸苾芻。貪火無常。嗔火無常。癡火無常。生老死憂悲苦惱。皆悉無常。諸苾芻。是故汝等應如是知諸法無常。

  復次諸苾芻。汝等當知。眼根不受。色境不受。眼識不受。眼觸不受。眼觸為緣所生諸受。皆悉不受。耳鼻舌身意根不受。聲香味觸法境不受。耳鼻舌身意識不受。耳鼻舌身意觸不受。耳鼻舌身意觸為緣所。生諸受。皆悉不受。諸苾芻。由如是故。一切法不受。以不受故。即遠離塵垢。而得解脫。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后有。佛說是法時。會中有六十苾芻。不受諸法。得心解脫。余諸苾芻。亦悉知法。爾時世尊說是法已。與苾芻眾。往詣杖林山。到已安止。世尊乃為諸苾芻。現三種神通。所謂神境通。說法通。教誡通。以如是神通。而示利喜。佛言。諸苾芻。汝等應當如是作意。如是伺察。如是了知。當如是行。即獲利樂。時諸苾芻于是三種神通等事。而悉見聞。示利喜已。會中有得心解脫者。說是伽陀曰。

  象頭山與杖林山  世尊說法現神變
  攝伏外道歸正真  使彼邪心皆解脫

  爾時世尊謂苾芻眾言。我今欲入王舍大城。時頻婆娑羅王。初聞有如來應供正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十號具足。出興于世。于諸天人梵魔沙門婆羅門大眾中。以自智力。而成正覺。宣說諸法。初善中善后善。文義深遠。純一無雜。圓滿清白。梵行之相。彼佛會中。有優樓頻螺迦葉。那提迦葉。伽耶迦葉。并諸眷屬。歸佛出家。修持梵行。是佛世尊今日欲入王舍大城。其王即敕修治王城內外。街巷道陌。悉令清凈。燒眾名香。散諸妙華。張設珠瓔。樹立幢蓋。如是普遍處處嚴麗。乃至城中。一切人民。發歡喜聲。互相得聞。時頻婆娑羅王。被新妙衣。著眾寶履。嚴整四兵。與無數眷屬。前后導從。出王舍城。迎候世尊。其王與諸眷屬。出城向遠。漸近世尊。王乃下車。徒步而進。

  爾時世尊。與諸苾芻。前后圍繞。諸王舍城。王及眷屬。見佛遠至。肅恭前迎。從佛入城。佛入城時。城中人民。異口同音。說伽陀曰。

  世尊入此王舍城  出現師子光明相
  解脫耆年清凈眾  彼彼恭敬而圍繞

  爾時頻婆娑羅王前導。世尊往迦蘭陀竹林園中。到已世尊周遍觀察。王乃為佛敷設其座。佛處座已諸苾芻眾。各居佛后。是時王及眷屬眾中。有禮佛足者。有但合掌頂禮者。有發歡喜心者。有隨發歡喜心即生愛樂者。如是各各伸敬已。退坐一面。王乃復從座起偏袒右肩。右手執持上妙金瓶。出妙香水。灌世尊手。灌已白言。我此園林。奉上世尊并四方僧。安止受用此。是最初園林布施。惟愿世尊。為我納受。佛即為受。王禮佛足已。向尊者優樓頻螺迦葉前。歡喜合掌。作如是言。迦葉此摩伽陀國中。一切人民。宗敬于汝。我亦常所尊重供養。汝今何所見聞。歸佛出家。修持梵行。迦葉答言。大王當知。今佛世尊。具大神通。有大威力。能作種種神變等事。以是緣故。我發凈信。歸佛出家。時眾會中。有生疑念。此優樓頻螺迦葉。今在大沙門邊。修持梵行。何所求耶。此能歸心。佛能攝受。互見何相。致如是耶。又復眾中。有作是言。此優樓頻螺迦葉。今在大沙門邊。修持梵行。不復能得頻婆娑羅王恭敬供養。

  爾時世尊知眾疑已。即告尊者優樓頻螺迦葉言。迦葉。汝今知時。宜現神通。是時迦葉受佛敕已。隨其所應。即入三摩地。猶如鵝王。起現空中。以神通力。身上出火。身下出水。身下出火。身上出水。右邊出火。左邊出水。左邊出火。右邊出水。于其四方。現行坐臥相。現是神通已。從空而下。還住佛前。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頂禮世尊。作是白言。佛是我師。我是聲聞弟子。若我所知。若我不知。佛悉能知。如佛所了知。是為最上知。佛言。迦葉。汝先所作事火之法。汝見何義。為于其中得寂靜耶。能作染耶。如汝所作。皆不解脫。今問此義。汝隨應答。迦葉白佛言。我無智故。先所不知。世尊大龍。善為救度。令我今時見無上句。世尊。我先所作。以飲食供設。然火祀天。實不解脫。而飲食者。設使美味種種具足。終不能離三欲之數。今蒙佛開導。我如是見。佛言。迦葉。又如汝所作事火等法。于天人世間。不可愛樂。迦葉白佛言。我今于佛正法。見最上句。住寂靜意。畢竟不復墮于欲有。別異教中更不修習。是故棄舍事火等法。爾時尊者那提迦葉白尊者優樓頻螺迦葉言。佛世尊者。證涅槃法。離過無染。最上清凈。出世說法。廣大利益。而汝迦葉。亦能善說。

  爾時尊者伽耶迦葉為頻婆娑羅王說伽陀曰。

  善來大王聽我說  我大居止伽耶山
  正等正覺出世間  說涅槃句我得利
  佛最勝者大象龍  無上調伏最上尊
  無畏善御諸眾生  三摩呬多心寂靜
  我昔長夜心染污  起諸邪見不解脫
  佛今破我邪見心  一切纏結皆消散

  是時眾會疑念皆息。乃知尊者優樓頻螺迦葉。并諸眷屬。歸佛出家。修持梵行。甚為希有。

  爾時世尊知彼眾會已息疑心。乃為頻婆娑羅王等。宣說法要。如先佛世尊所說法式。謂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為染污。生諸過失。愛若不生心即離障。時王并諸眷屬。聞是法已。咸發凈信。歸依佛法僧。受持學句。即于世尊。起安樂心。柔軟心。最上心。離障心。無著心。善順心。是時世尊知王及眾心開意解。如先佛世尊所說法式。以無數方便。復為宣說苦集滅道四諦法門。時王并眾不起于座。悉能了知苦集滅道四圣諦理。見法知法。得白凈法。平等法。堅固法。安住法。無恚法。無壞法。無墮法。猶如白衣易受染色。王等獲利。亦復如是。時王并諸眷屬。蒙佛宣說法要。示利喜已。從座而起。頂禮佛足。是時有守空神。守種子神。守國界神。守事業神。守草神。守木神。守畜類神。守樹林神。守道路神。如是諸神。咸作人言。互相謂曰。世尊具大神通。有大威力。能作種種神變等事。即說伽陀曰。

  今日頻婆娑羅王  并諸眷屬歸依佛
  聞法獲利竹林中  我等諸神亦歸佛

  爾時頻婆娑羅王。并諸眷屬。右繞世尊。出離眾會。復次王舍城有一外道。名刪阇夜。與自眷屬。居止其中。而刪阇夜。后亡歿已。彼二弟子。一名舍利子。一名大目干連。是二弟子。棄舍彼眾已。互相謂言。我等二人。若先有所證。必相告語。后于一時。有尊者烏波西那。食時著衣持缽。入王舍城。次第乞食。時舍利子。見彼尊者自遠而來。諸根調寂。威儀整肅。即作是念。今此尊者威儀進止。希有最上。念已前詣問言。尊者汝師何人。復說何法。烏波西那答言。我師是大沙門。于大眾中。決定宣說無屈伏力廣大法門。舍利子言。汝今可能于彼法門。若少若多。為我宣說。烏波西那言。我師所說。緣生之法。緣生法者。謂一切法從因緣生從因緣滅。復以是義。說伽陀曰。

  若法因緣生  法亦因緣滅
  是生滅因緣  佛大沙門說

  時舍利子聞是法已。遠塵離垢。得法眼凈。即說伽陀曰。

  如是緣生妙章句  尊者為我善開示
  我于那庾多劫中  不見不聞令得遇

  說是伽陀已。又言。尊者世尊今在何處。烏波西那答言。世尊今在迦蘭陀竹林精舍。又言。我今得詣世尊處不。彼答言。汝當隨意。時舍利子憶念大目干連先所言約。今應往告。念已即往。時大目干連見舍利子進止威儀勝彼先時。知必證法。乃謂舍利子言。汝有所證耶。舍利子言。世尊所說緣生之法。烏波西那為我略說。我已證悟。如彼所說伽陀曰。

  若法因緣生  法亦因緣滅
  是生滅因緣  佛大沙門說

  大目干連聞是法已。遠塵離垢。得法眼凈。

  佛說此經已。迦葉等諸大聲聞。及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乾闥婆等。聞佛所說。歡喜信受。

乾隆大藏經·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佛說初分說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