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第0929部
佛說發菩提心破諸魔經二卷
宋朝散大夫試鴻臚少卿傳法大師臣施護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王舍城迦蘭陀竹林精舍,與大苾芻眾千二百五十人俱,并諸菩薩摩訶薩眾而共集會。
  是時,王舍大城有迦葉氏大婆羅門住在彼城。而忽一時,于夜夢中見此閻浮提世界,有其千葉廣大蓮華,七寶莊嚴清凈可愛。而彼華中有大月輪,潔白圓滿,周匝光明熾盛照耀。彼婆羅門,于其夢中得見是相,心大歡喜適悅慶快。從夢覺已,作是思惟:“我聞沙門瞿曇是大智者,諸有智人無能過上,善巧方便大慧具足。我宜往彼請問其相。”
  時,婆羅門作是念已,過于夜分至明旦時,詣迦蘭陀竹林精舍佛世尊所,到已頭面禮世尊足,合掌恭敬,如夢所見具以白佛。
  爾時,世尊告婆羅門言:“如汝所夢是吉祥相。婆羅門,汝今當知,若人夢中見四種相者,皆是最上吉祥勝相。何等為四?一者、白蓮華,二者、白傘蓋,三者、月輪,四者、佛像。若見如是四種相者,當知必得最上大利。”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曰:

  “夢中若見蓮華相, 及白傘蓋皆吉祥,
   或見清凈大月輪, 夢者當獲最上利!
   又復若見佛形像, 是相最上中最勝,
   斯人一切所愛敬, 當能成就諸功德。”

  爾時,婆羅門復白佛言:“世尊,何等名為最上大利?佛以何緣作如是說?”
  爾時,世尊即以伽陀,答婆羅門曰:

  “我今為說彼大利, 汝婆羅門當諦聽!
   若人能發菩提心, 成二足尊名大利。
   轉輪圣王位尊勝, 統四大洲而自在;
   若有眾生樂成就, 應當發起菩提心。
   帝釋天主勝福報, 三十三天中自在;
   若有眾生樂成就, 應當發起菩提心。
   欲色無色三界中, 彼彼福報皆增勝;
   若有眾生樂成就, 應當發起菩提心。
   所有眾生界無邊, 如其所應善化度;
   若有廣為利樂者, 應當發起菩提心。
   世間所有大醫王, 普能療治一切病;
   若有眾生樂成就, 應當發起菩提心。
   作大光明現世間, 一切暗冥皆照耀;
   若有眾生樂成就, 應當發起菩提心。
   雖復生于三界中, 斷除一切顛倒行;
   若有眾生樂出離, 應當發起菩提心。
   所有煩惱等諸障, 及余一切不善法;
   若有眾生樂除斷, 應當發起菩提心。
   所有三界諸結使, 隨所造作為魔攝;
   若有眾生樂除斷, 應當發起菩提心。
   若能調伏于無明, 一切愛網悉能斷;
   若有眾生樂出離, 應當發起菩提心。
   彼貪愛法若斷除, 一切垢染皆清凈;
   若有眾生樂出離, 應當發起菩提心。
   所生族氏及色力, 愚人持彼生憍倨;
   若有眾生樂除斷, 應當發起菩提心。
   愚執我見壽者見, 于自善利生憍倨;
   若有眾生樂除斷, 應當發起菩提心。
   于諸色法生憍倨, 從染愛生過失大;
   若有眾生樂除斷, 應當發起菩提心。
   多聞持戒及修行, 愚人恃以生憍倨;
   若有眾生樂除斷, 應當發起菩提心。
   住阿蘭若行乞食, 于如是事生憍倨;
   若有眾生樂除斷, 應當發起菩提心。
   應供自在具神通, 恃己尊勝生憍倨;
   若有眾生樂除斷, 應當發起菩提心。
   愚癡執著我人相, 恃彼我相生憍倨;
   若有眾生樂除斷, 應當發起菩提心。
   現在未來佛世尊, 尊重恭敬而獲福;
   若有眾生樂斯利, 應當發起菩提心。
   諸佛出興于世間, 轉大法輪普化度;
   若有眾生樂聽受, 應當發起菩提心。
   一切惡法斷所斷, 一切善法修所修;
   若有眾生樂成就, 應當發起菩提心。
   諸修道者修梵行, 由是得證無漏道;
   若有眾生樂成就, 應當發起菩提心。
   我所宣說無常法, 各各于身自觀察;
   若有眾生樂了知, 應當發起菩提心。
   我說有漏行皆苦, 智者見苦而生厭;
   若有眾生樂出離, 應當發起菩提心。
   我為有情廣宣說, 當知一切法無我;
   若有眾生樂通達, 應當發起菩提心。
   宣說涅盤寂滅法, 證悟無上大菩提;
   若有眾生樂成就, 應當發起菩提心。
   我所稱贊菩提心, 汝婆羅門恭敬聞;
   如聞深信能發心, 乃名修行菩提者。”

  爾時,婆羅門聞佛宣說是伽陀已,即白佛言:“世尊,若有人發菩提心者,是人當得幾數福蘊?”
  爾時,世尊復以伽陀,答婆羅門曰:

  “正使一切眾生類, 普集此佛世界中,
   一一修持凈戒行, 悉能安住戒學地,
   而彼福蘊量無邊, 于諸福中為最上;
   若人能發菩提心, 十六分中不及一。
   正使一切眾生類, 普集此佛世界中,
   一一發生凈信心, 悉能安住信行地,
   而彼福蘊量無邊, 于諸福中為最上;
   若人能發菩提心, 十六分中不及一。
   正使一切眾生類, 普集此佛世界中,
   一一修習妙法門, 悉能安住法行地,
   而彼福蘊量無邊, 于諸福中為最上;
   若人能發菩提心, 十六分中不及一。
   正使一切眾生類, 普集此佛世界中,
   廣修須陀洹行法, 悉住須陀洹果位,
   而彼福蘊量無邊, 于諸福中為最上;
   若人能發菩提心, 十六分中不及一。
   正使一切眾生類, 普集此佛世界中,
   廣修斯陀含行法, 悉住斯陀含果位,
   而彼福蘊量無邊, 于諸福中為最上;
   若人能發菩提心, 十六分中不及一。
   正使一切眾生類, 普集此佛世界中,
   廣修阿那含行法, 悉住阿那含果位,
   而彼福蘊量無邊, 于諸福中為最上;
   若人能發菩提心, 十六分中不及一。
   正使一切眾生類, 普集此佛世界中,
   廣修阿羅漢行法, 悉住阿羅漢果位,
   而彼福蘊量無邊, 于諸福中為最上;
   若人能發菩提心, 十六分中不及一。
   若人于此佛世界, 廣集上妙旃檀香,
   造佛塔寺勝莊嚴, 高廣等彼須彌量,
   如是福蘊亦無邊, 于諸福中為最上;
   若人能發菩提心, 十六分中不及一。
   又若造立諸佛塔, 如是分量所應作,
   隨所作已廣莊嚴, 是諸眾生勝果報,
   而彼福利廣無邊, 于諸福中為最上;
   若人能發菩提心, 十六分中不及一。
   又若一切眾生類, 假使住壽滿一劫,
   以諸樂具施眾生, 隨眾生意使圓滿,
   如是福蘊量無邊, 于諸福中為最上;
   若人能發菩提心, 十六分中不及一。
   我所宣說如是等, 一一皆為最上法,
   若有眾生忻樂者, 當求菩提寂靜果,
   住是果者得大利, 無比無等最尊勝。
   是故若人聞此法, 應當尊重正慧行,
   廣修如是福蘊者, 速證無上大菩提。”

  爾時,婆羅門聞佛世尊如是稱贊菩提心已,即白佛言:“世尊,我于菩提心中無少法可轉。”
  佛告婆羅門言:“如是,如是。婆羅門,若人發菩提心者,實無法可轉。何以故?婆羅門,當知菩提有其三種。何等為三?所謂聲聞菩提、緣覺菩提、無上菩提。
  “此中何名聲聞菩提?婆羅門,謂若有人雖發菩提心,但樂自利不樂利他,于利他心不能發起,不能修持,不能趣入,不能安住,于此經法不樂聽受,亦復不能為他宣說;于后生中而不受身斷去來想,亦不能得平等正智;于現生中樂求解脫。婆羅門,以是義故名為聲聞菩提。
  “又復何名緣覺菩提?謂若有人雖發菩提心,于大乘法不樂修習而不記念,亦復自利趣求果證不樂利他,于利他心不能修持,不能趣入,不能安住,于此經法不樂聽受,亦不為他宣說教示,不能安住平等正智;但起心念觀諸緣法,隨所觀察而得解脫。婆羅門,以是義故名為緣覺菩提。
  “又復何名無上菩提?謂若有人,自能發生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已,復勸他人發如是心;于此經法自所聽受修習記念,復為他人廣說其義;于輪回身不生厭倦,樂欲利樂一切眾生;住平等智自解脫已,欲令一切眾生皆得解脫;自利利他得安隱樂,以己善利普施一切天人大眾。婆羅門,以是義故,名為無上菩提。修是行者,名為菩薩乘人。
  “婆羅門,汝今當知,佛語諦誠無有虛妄。如我所說,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是最上義。若離此大菩提心而發聲聞、緣覺心者,不能利他,終不得至大涅盤界。何以故?而彼聲聞、緣覺自所利己,不復生起利他勝行,以是緣故,不能具足諸佛法分;雖發菩提心而自謂解脫,彼菩提心亦不能得利他果報。婆羅門,若人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于自于他皆悉平等,以自所利歡喜布施,即以此心普攝世間一切眾生,乃為世間最上大利,亦名世間善調御者,如是即能住平等智,最上最勝不可思議。婆羅門,此即名為大菩提心,汝當如是如實了知。”
  爾時,婆羅門白佛言:“世尊,佛說解脫云何有其種種相耶?”
  佛言:“婆羅門,聲聞、緣覺、如來解脫無種種相。婆羅門,譬如有人乘三種獸欲詣寶所,雖所履道隨有差別,彼所向處而無有異。其三獸者謂驢、馬、象。彼驢乘者,力勢羸劣;由此因緣,是人雖至寶所,不能以其珍寶廣施眾生,但樂自利取證涅盤。彼馬乘者,輕利快捷;由彼力故,是人雖至寶所,亦復不能以其珍寶廣施眾生,但與眾生作凈福田。彼象乘者,行步平正,勇健多力;由彼力故,是人得至一切寶聚廣大城中,至彼城已即作是念:‘三乘珍寶皆于此出!我當以此無量珍寶,普施無邊一切眾生,廣為眾生作大利樂。’婆羅門,三乘行人修三乘法,亦復如是。彼驢乘者即聲聞乘,彼馬乘者即緣覺乘,彼象乘者即是大乘。汝今當知,彼三乘道雖種種相,所證涅盤、所得解脫,無種種相亦無差別。
  “婆羅門,又如世間有三士夫,俱欲過渡一深大河。彼第一人,依一小葉浮水而渡。彼第二人而勝于前,依其板木浮水而渡。彼第三人又復勝前,乘以大船與多人眾,安隱而渡得至彼岸;此復猶如世間長子,使其父母無所防護,于一切處離諸憂惱。婆羅門,彼第一人依葉而渡者,當知即是聲聞乘人。彼第二人依其板木而得渡者,當知即是緣覺乘人。彼第三人乘船得渡者,當知即是菩薩乘人,自所得度復度他人。婆羅門,是故當知。彼三乘人所修行法雖種種相,而聲聞、緣覺及彼如來所證涅盤無種種相。”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曰:

  “三乘證涅盤, 同一涅盤法;
   證道雖差別, 涅盤無二相。
   三世一切佛, 得最上解脫,
   如是等法眼, 正覺尊所說。
   是最上法智, 出生諸方便,
   諸有修行者, 應當如是學。”

  爾時,大婆羅門白佛言:“世尊,諸修大乘法者,當行何行?”
  佛告婆羅門言:“如我今說,當如是行。婆羅門,汝今當知,若有修大乘法者,自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已,復勸他人發如是心,于此經法廣為他人宣說教示,如是等人應當親近尊重恭敬。是人以四攝法普攝眾生。何等為四?所謂布施、愛語、利行、同事。
  “此中何名布施?所謂于財施中若少若多,隨其自力起廣大心,以此所施攝彼慳貪,如是名為修大乘者布施所攝。
  “何名愛語?所謂于一切處見諸眾生,應當面目熙怡,語言柔順,以諸方便安慰善來,以此愛語攝彼粗惡,如是名為修大乘者愛語所攝。
  “何名利行?所謂見諸善法晝夜勤作,于諸眾生起慈愍心,以生凈信攝諸無信,以持凈戒攝諸毀禁,于一切處常樂利益,如是名為修大乘者利行所攝。
  “何名同事?所謂于一切處先同其事,復以方便教令精進堅固菩提。諸有智者于如是法當如是行,如是行者是為菩薩所修正行。若如是勇猛乃名最勝,得到彼岸,悉能通達最上法門。如是名為修大乘者同事所攝。”
  爾時,婆羅門白佛言:“世尊,諸菩薩摩訶薩依何而住,乃能得成二足尊果?住有幾種?愿佛世尊,廣為宣說所有住法。如是說者,即同宣說菩提法門最上希有!”
  佛告婆羅門言:“汝今當知住有三種,所謂天住、梵住、圣住。
  “此中何名天住?所謂但修慈行。若人先于東方,身業行慈、語業行慈、意業行慈廣大熾盛;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亦復如是,身業行慈、語業行慈、意業行慈廣大熾盛,此說名為天住。
  “何名梵住?所謂修四無量行。何等為四?謂慈、悲、喜、舍,此說名為梵住。
  “何名圣住?所謂修三解脫門。何等為三?所謂空、無相、無愿,此說名為圣住。菩薩摩訶薩當依如是圣住中住。”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說伽陀曰:

  “我所說三住, 是勇猛勝法,
   為諸菩薩眾, 隨所應宣說。
   若于一切時, 如說而能行,
   我當稱贊彼, 是求菩提者。
   天住及梵住, 圣住亦復然,
   于此三住中, 隨應而安住。
   若如是住者, 當得無滅句。”

  爾時,婆羅門白佛言:“世尊,菩提法門,其義云何?未來世中,若有眾生問我此義,我無智慧,所有佛法不能通達,我于爾時當云何答?愿佛世尊,廣為我說。”
  爾時,世尊為婆羅門,說伽陀曰:

  “婆羅門當知, 我所為汝說,
   此廣大正法, 勸發菩提心。
   諸無智慧者, 由此而獲得,
   若了此法門, 是即菩提義。
   此所說正法, 勸發菩提心,
   隨眾生所問, 一一能開示。
   此所說正法, 勸發菩提心,
   邪見諸疑惑, 一切皆能斷。
   于后末世中, 若有人得此,
   正法墮手者, 是人若布施,
   謂廣大財等, 即圓滿施行,
   由施成就故, 得到于彼岸。
   又復末世中, 若有人得此,
   正法墮手者, 是人若持戒,
   清凈而無缺, 即圓滿戒行,
   由戒成就故, 得到于彼岸。
   又復末世中, 若有人得此,
   正法墮手者, 是人若忍辱,
   安受諸嬈惱, 即圓滿忍行,
   由忍成就故, 得到于彼岸。
   又復末世中, 若有人得此,
   正法墮手者, 是人若精進,
   勇猛而發起, 即精進行圓,
   由精進成就, 得到于彼岸。
   又復末世中, 若有人得此,
   正法墮手者, 是人若修定,
   住三摩呬多, 即圓滿定行,
   由定成就故, 得到于彼岸。
   又復末世中, 若有人得此,
   正法墮手者, 是人若修慧,
   解了最勝法, 即圓滿勝慧,
   由慧成就故, 得到于彼岸。
   又復末世中, 若有人得此,
   正法墮手者, 能尊重供養,
   當知如是人, 名求菩提者,
   得近佛菩提, 決定當成就。
   八十俱胝佛, 加持此正法,
   若得墮手者, 獲最上法聚。
   若現在佛前, 聞此正法者,
   當知如是人, 了知菩薩義,
   愛樂佛菩提, 我知如是人,
   我見如是人, 我念彼名字,
   我及一切佛, 亦共所稱贊。
   若人聞此法, 不轉為他說,
   彼生我慢心, 造廣大過失,
   當知彼等人, 不尊重正法。”

  爾時,婆羅門白佛言:“善哉!世尊,善說此法門即是菩提義。若人于現世中,愛樂了知如是義者,是人不久于此世間得大勇猛,未來世中善說勝法安住菩提,廣為多人作大利益。”
  佛言:“婆羅門,汝今已能得正智慧,能說如是利益語言。婆羅門,若有人今于我前聞是法已,我涅盤后于末世中,若能于此正法書持讀誦者,當知是人愛樂圣道發菩提心。婆羅門,我于往昔求菩提時,于一阿蘭若處遇一苾芻宣說此法,我當暫得聞是法時,涕淚悲泣即自思惟:‘我宿世中以何業障,于此正法先不得聞?’作是念已,即取摶食施彼苾芻,后復白言:‘如所聞法,我不能知。我今樂聞,愿為廣說。’時彼苾芻,如其所應為我宣說。婆羅門,我于爾時聞是法已,即發愿言:‘愿我當來以此正法,于末世中加持護念,廣為眾生宣布演說。’婆羅門,我時又念:‘今此正法,我于何時能為眾生如應宣說?后末世中諸眾生類,少能于此愛樂修習。’后彼彼時,此法在世,佛不現前,我于是事深生悲愍。婆羅門,我當作是念時,有佛名無量光,發如是言:‘以愿力故,果報成就。’婆羅門,以是義故,我所悲愍一切眾生,積集癡暗受輪回怖。后末世中有諸苾芻,于此正法起厭離心,毀壞禁戒作不律儀,以是緣故,不能宣通如是正法。
  “是故,婆羅門,我為利益諸眾生故廣說此經。汝應當知,今此正法是廣大法門,總攝四種阿含。何等為四?所謂雜阿含、長阿含、中阿含、增一阿含,如是等總攝一切聲聞藏法。諸聲聞人若于是中修學者,即為聲聞藏,而能出生聲聞乘果,亦攝聲聞菩提分法。又此經中攝彼一切最上所說菩薩藏法,是故得名諸法之母。所有毗奈耶藏、阿毗達磨藏亦于此經攝,乃至八萬四千法蘊一一皆從此經中出。又此經法是即一切智智最上根本,而復出生聲聞、緣覺之智,廣大甚深不可思議,是大光明普照三有。此即從一切智根本出生諸佛菩提所有布施功德,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及彼最勝解脫。如是等眾功德藏,悉于此經如理宣說。又復苦集滅道四圣諦法,而亦于此經中演說。以要言之,此經總說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盤寂靜。以是義故,若聲聞乘、若緣覺乘、若大乘法,隨其所應是中廣說。又此經者于諸法中,廣大稱贊彼菩提心,是故此經最上最勝。婆羅門,若有人現見諸佛親聞是法者,當知是人已從先佛聞《寶嚴經》,于彼經中已聞此法。是故當知今此經法,于三世中曾無斷絕,彼彼眾生隨應得聞。”
  爾時,婆羅門白佛言:“希有世尊!佛所說法最上甚深。若諸無智眾生,得聞如是無量功德藏最上正法,不能深生愛樂心者,是人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當以何緣而能成就?又復世尊,何因緣故多有眾生,于此大乘最上法中,心生疑惑?”
  佛言:“婆羅門,汝今當知,此三千大千世界中,有百俱胝天魔宮殿、百俱胝魔王,一一各有百俱胝天魔眷屬,常時于此最上法門,伺求其便起諸難事,不令眾生書持讀誦。何以故?此三千大千世界中,多有眾生取證阿羅漢果;今得聞此大乘法門,有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彼前功德稱量較計,而不及此發菩提心,是故天魔伺求難事。魔為難故,多有眾生以此因緣心生疑惑。婆羅門,又復此經為諸法中王,以是緣故多諸難事。”
  爾時,婆羅門白佛言:“世尊,以何方便能令諸魔而自調伏?”
  佛言:“婆羅門,我有秘密總持法門名曰破魔。我若說此法門時,所有一切魔及魔眾皆悉破壞。婆羅門,譬如日輪光明出照世間,一切暗冥皆悉隱沒;破魔法門亦復如是,我若說時,一切魔眾皆悉破壞。”
  時,婆羅門白佛言:“世尊,何等是秘密總持破魔法門?愿佛為說。”
  佛告婆羅門言:“汝當諦聽破魔法門,其名如是:

  “那謨(引)阿帝(引)多阿那(引)誐多缽啰(二合)怛喻(二合)怛半(二合)泥(引)毗藥(二合一)薩哩嚩(二合)沒提(引)毗喻(二合引二)婆誐嚩訥毗藥(三合三)怛[寧+也](寧也切)他(引四)嗢哩沒(二合)那(五)娑摩哩沒(二合)那(六)嗢沒那沒那(七)壹賀沒那(八)怛怛啰(二合)沒那(九)你誐摩(十)多邏呬(引)臘沒[馬+犬](二合十一)怛怛啰(二合)沒(十二)怛嚕賀誐多(十三)誐摩那致(十四)摩呬(引)耨娑摩(十五)訥訥(十六)摩嚩啰蘇珂(十七)阿羅彌(引)多(引)伊迦啰叉(引十八)。”

  世尊說是秘密總持破魔法門時,一切魔宮皆大震動;一切魔王及諸魔眾,皆悉驚怖戰掉,心生苦惱不能安坐,咸作是念:“世尊為一切眾生,悲愍利益令得安隱,以慈悲喜舍饒益眾生。何故今時,我等諸魔不為饒益,受斯苦惱不能安坐?”
  “復次,婆羅門,我今以是秘密總持章句,而加持此發菩提心大乘經典。后末世中,于一切處說此經時,不為一切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伺得其便,宣通流布無諸難事。若有人書持讀誦此正法者,是人遠離王難、賊難、水火蟲獸一切難事。何以故?今此正法最上秘密,我為悲愍利樂一切眾生故,如是宣說。婆羅門,佛常不離慈悲喜舍饒益眾生。若善男子、善女人,如所宣說如理修習者,是人當得三業善行滅除諸罪,于一切時離諸苦惱。婆羅門,以是因緣,汝應當知,今此正法能除一切苦,能滅一切罪,能破一切魔,成就一切法。”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說伽陀曰:

  “魔于修善者, 常伺求其便,
   欲起諸難事, 破壞彼善法。
   若聞說此經, 一句或一偈,
   彼諸惡魔眾, 而悉自調伏。
   大驚怖戰掉, 苦惱不安坐,
   由彼罪業因, 獲果報如是。
   于一切眾生, 常起惱害心,
   障諸善法故, 彼因果無失。
   若人于此法, 書持讀誦者,
   是人當遠離, 王難及賊難,
   水火蟲獸等, 諸難不能侵,
   乃至人非人, 伺不得其便。
   身語心善行, 斷除一切罪,
   于一切時中, 不生諸苦惱。
   遠離諸魔事, 不見諸魔相,
   及離諸煩惱, 由持此經故。
   若聞此經已, 如聞而善學,
   善解一切法, 進趣于彼岸。
   若修此法者, 通達菩提行,
   從菩提道來, 成就正等覺。”

  佛說此經已,迦葉氏大婆羅門,及諸菩薩、聲聞,世間天、人、阿修羅、乾闥婆等,一切大眾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乾隆大藏經·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佛說發菩提心破諸魔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