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第0924部
佛說護國經一卷
宋朝散大夫試光祿卿明教大師法賢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是我聞。一時世尊在俱盧城。出游化利漸漸至于睹羅聚落。與大苾芻眾安止其中。時彼聚落有婆羅門大長者等。互相議曰。此大沙門瞿曇。棄舍王位出家為道。果滿圓明名稱普聞。即是應供正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于天魔。梵沙門婆羅門人及非人等界。以自行愿成等正覺。流大悲心宣說正法。初善中善后善。文義深遠純一無雜。具足圓滿梵行之相。如是具足最尊最上。我等若見共獲善利。是故我等。當詣佛所瞻禮稱贊。眾共議已同往佛會。到佛所已有禮佛者。有但合掌者。有種種稱贊者。如是之眾禮贊既已。各坐一面。爾時世尊為眾說法。令眾心悅發大道意。時彼婆羅門大長者等。聽受法已咸皆忻悅發大道心。即從座起合掌向佛。種種稱贊禮佛而退。

  爾時會中有大長者名曰護國。戀慕佛故不離法會。作如是念。我所聞法堪可依憑必成正覺。我若在家永處輪回。佛難值遇。以信出家為求出離。是故我今離諸放逸發大精進。依佛出家凈修梵行。我當志愿剃除須發而被法服。是時護國長者作是念已。即從座起前詣佛所。頭面禮足合掌向佛而白佛言。我從世尊獲聞正法。厭輪回苦起信樂心。是故我今求佛出家。唯愿世尊。攝受于我。佛言護國。汝信出家父母聽不。護國答言。不也世尊。父母不聽。佛言護國。父母不聽不得出家。護國復白佛言。世尊。雖父母未聽。我當求請堅令聽許。佛告護國。如汝所愿今正是時。

  爾時護國長者稟承佛旨禮佛而退。還歸其舍白父母言。父母慈念愿聽我言。我于佛會聞佛說法。其所聞法我悉了知。即起正信樂欲出家。唯愿父母當聽許我。是時父母告護國言。汝樂出家當求何利。復有何得而求出家。汝若出家勿為求丐而活命耶。汝應當知。我今財賄珍寶無量。汝但在家舍財作福。當受富樂何須出家。如是父母善言誘勸。是時護國又復白言。父母當念。我厭輪回棄舍世榮。志求出家唯愿聽許。如是護國再三求請。是時父母又復告言。汝所堅念志求出家。勿為求丐而活命耶。我家庫藏金銀珍寶眾多無量。汝但在家舍財作福。當受富樂何須出家。如是父母二三誘勸。是時護國又復告言。父母若不聽。我從今已往誓不飲食乃至命終。發誓愿已即絕飲食。是時護國眾多知識。聞是事已。即時共詣護國長者父母之所咸共白言。長者主。我等皆聞。汝子護國愛樂出家。彼雖志求汝不聽許。我知汝子。然受富樂求道心堅。今不聽許返受憂苦將趣命終。當令汝起愛別離苦。是故汝等。宜應聽許隨彼出家。時長者主。見子知識志意求請即聽出家。是時護國眾多知識。受其父旨即詣護國而共告曰。護國當知。今汝父母已聽出家。是時護國受父母旨。歡喜踴躍即詣父母拜辭而出。還至佛所。到佛所已頭面禮足。合掌一面而白佛言。世尊。今我父母已聽出家。愿佛慈悲垂哀攝受。而為苾芻。

  爾時世尊告護國言。善哉善哉。今正是時。為汝攝受。是時護國須發自落被袈裟衣。成苾芻相修持梵行。除彼放逸離諸憂惱。心自調柔證法清凈。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后有。是時尊者護國得漏盡已。于十夏中依止于佛。滿十夏已著衣持缽。前詣佛所頭面禮足。合掌一面而白佛言。世尊。我本生居睹羅聚落。棄舍諸親以信出家。我今思念欲還本處。親近眷屬颙俟佛旨。

  爾時世尊知尊者護國心意所欲。又觀護國其心志固欲廣利益。況昔在家常離諸欲。如是觀已即告之曰。尊者護國。今正是時。可從汝意。

  爾時尊者護國受佛旨已。歡喜踴躍繞佛三匝。頭面禮足辭佛而退。還本生處經游次第到本聚落。時經宿已。于其辰時著衣持缽。次第乞食至于本舍。見一女人在舍門外。持滿器食而欲棄擲。尊者見之告彼女人曰。汝無慚愧勿棄于食。豈如施我置于缽中。當獲利益。是時女人聞尊者語。心生鄭重即施其食置于缽中。尊者受已詣大樹下敷座欲食。時前女人作如是念。是我主子尊者護國。是時女人作此念已。即詣長者主所白長者曰。適在門外見長者子持缽乞食詣大樹下敷座欲食。時長者主聞是事已。心大歡喜。即問女人言。如汝所說是事實不。女人答言。是事實爾。是時長者速出本舍往大樹下。既到彼已實見護國在彼欲食。即告之曰。我子護國。舍離本家客游于外。如是經歷復至聚落不入本舍。是義云何。時彼護國即答父言。我沙門法儀式如是。入于他舍非我所宜。時長者主。扶持護國還于本舍。既到家已敷座令坐。時護國母前詣子所。愛念心切再三慰問。告護國言。我子云何堅意出家。汝所出家今有何利復有何得。正為求丐而活其命。是故汝今不復離家。舍財作福富受富樂。是時慈母設諸方便。留戀于子不能別離。復以金銀種種珍寶積尊者前告于子言。我子當知。如是我有廣多財寶今我與汝。何況父財而復無量。以是義故何得出家。汝今在家舍財作福受諸富樂。是時尊者白于母言。慈母當念。是多金銀種種財寶諸過之本。作此言已。車載擔負棄于河內。復白母言。慈母當念。如是財寶由貪戀故。從此為因生諸過失而致患難。謂水火王賊惡子等難。生如是等種種壞苦。了此苦因不從其母。時護國母戀子不舍。復設方便作如是念。子在家時所有妻室。當令莊嚴珠寶飾身。來護國所悅可子心。作是念已。詣其妻所而告之言。汝夫護國昔在家時所有愛樂珍寶瓔珞莊嚴之具。汝今莊嚴往護國所悅可其意。時護國妻受其命已。以眾寶具即時莊嚴詣護國所。到彼白言。長者子。汝意云何所持梵行。莫為求天女不。護國告言。不也大姊。我持梵行為求道果。如汝所說是義不然。時護國妻聞呼姊聲。即變容色負慚而退。

  爾時護國尊者作如是念。食時欲至即白父言。長者有何飲膳施于我食。是時父母親持上味。種種飲食供施尊者。是時尊者。飯食已訖洗缽收衣敷座而坐。乃為父母宣說正法。令起悅心而生道意。復以神通住虛空中。說伽陀曰。

  觀此畫色像  以眾寶莊嚴
  愚迷所執著  智者常遠離
  貪欲如繩索  能縛于世間
  愚者所迷惑  智者常遠離

  是時尊者說伽陀已。從空而降還大樹下安止而住。

  爾時有王名曰俱盧。駕幸游外將近睹羅聚落之側。侍臣奏曰。大王當知。此聚落中有長者子名曰護國。眷屬廣多財寶無量棄舍出家。王聞是事即問聚落人曰。卿等此處有長者子名曰護國。棄舍親屬而為出家。是事實不。時聚落人即奏王曰。大王當知。是事實爾。護國尊者在臣聚落一大樹下常持梵行。我等人民親近供養。王聞奏已即往彼處聚落之中。詣大樹下尊者所止。是時尊者遙觀來命見俱盧王奔詣我所。即從座起進步王前白如是言。大王善來。此之境界王所統領。今請大王。往彼樹下就于我座。時王答言。護國。我意如然。欲往汝所就于汝座。護國復言。王意如是。故我請王。是時彼王同與尊者。至大樹下就座而坐。

  爾時大王告護國言。有四種法。由是四法而求出家。其四法者。一知親屬。二知富貴。三知病。四知老。是為四法。

  云何知親屬。謂若有人眷屬廣大而忽散滅。此人作念。我之眷屬朋友知識皆已散滅。唯己孤然我當出家。此人了知無親屬故而求出家。今汝護國。眷屬廣大亦非孤獨。不能了知何為出家。又復云何名知富貴。謂若有人先有財寶。是大富者而后竭盡貧苦隨生。以貧窮故而作此念。今貧窮故而作此念。今貧窮苦我當出家。此人了知以貧窮故而求出家。今汝護國。財富無量亦非貧窮。不能了知何為出家。又復云何名知病苦。謂若有人久寢于疾無能救療。作如是念。我此疾病深可痛苦。是故我今當求出家。此人了知以病苦故而求出家。今汝護國。少病少惱亦無憂苦。不能了知何為出家。又復云何名知老朽。謂若有人耆年衰邁作如是念。我今老朽于諸富樂不能復利。是故我今當求出家。此人了知老朽不任而求出家。今汝護國。盛年少壯未受諸樂。不能了知何為出家。護國當了。如是四法乃可出家。我今復問護國。汝何見聞而為出家。

  爾時尊者答彼王言。大王當知。有四種法而求出家。何等為四。謂老病愛死。變壞非久名老。疾苦無療名病。無所厭足名愛。舍盡諸境名死。如是四法。我佛世尊善了善見。我亦從佛親見親聞。我因此故發大信心而乃出家。王言。尊者如前略說我未能了。唯愿尊者。為我廣說令我開解。是時尊者聞王言已。告彼王曰。大王甚善。如汝意愿我當為說。王言尊者。變壞非久為老。是義云何。尊者答言。大王于意云何。若人從年二十三十滿四十時。所有色相身力舉動進止。是人云何。王言尊者。人從二十滿四十時。具大色相身力壯盛進止勇健。諸所施為自謂無等。若至耆年朽邁無堪色相變易。身力劣弱進止衰敗。尊者告言。如王所說是為老相變壞于世。大王當知。此即我佛說第一法。又佛世尊善了善知善說此法。我亦見聞于此正法愛樂志求。信心出家。時彼王言。護國尊者。我亦于此慶遇正法愛樂志求。

  又復王言。護國尊者。云何疾苦無療名為病相。尊者答言。如人有大財寶及諸親眷其數無量于意云何。是人寢病受諸苦惱。彼之親屬及諸侍從。還有代其受苦惱不。王言不也。護國。人若寢疾獨受諸苦。無有代者亦無救療。尊者告言。如王所說。無代無救是為病相。此即我佛說第二法。又佛世尊善了善知善說此法。我亦見聞于此正法。愛樂志求信心出家。時彼王言。護國尊者。我亦于此慶遇正法愛樂志求。

  王復問言。尊者云何。無所厭足而名為愛。尊者答言。大王。于意云何。王是富者國土城邑乃至東南西北。所有人民居王所統皆是大富。王言尊者。如是如是。尊者復言。大王。所統國城聚落如是大富。設或有人泛海而來。白大王言。我見某國城邑廣大人民熾盛。金銀珍寶奇異諸物。象馬兵從其數無量。大王。聞此于意云何。王言尊者。我聞是事若不自往。即遣使討彼。載以珍寶諸物益我庫藏。時尊者言。大王。此無厭足是名為愛。此即是佛說第三法。又佛世尊善了善知善說此法。我亦見聞于此正法。愛樂志求信心出家。時彼王言。護國尊者。我亦于此慶遇正法愛樂志求。

  王復問言。尊者云何。舍離諸境而名為死。尊者答言。大王。于意云何。我見有大珍寶是大富者。彼人舍于此界而生他界。所有珍寶能持往不。王言不也。尊者復言。大王于此世中舍諸愛境生于他世。是名為死。此即是佛說第四法。佛善了知善說此法。我亦見聞于此正法。愛樂志求信心出家。王言尊者。我亦于此慶遇正法愛樂志求。

  爾時尊者復告王言。我于是義欲重宣說汝應善聽。王言。甚善愿樂欲聞。是時尊者說伽陀曰。

  我見世間人  貪愛而積聚
  因財故得難  轉增于諸欲
  王主領國邑  廣闊極海邊
  如是尚無厭  而復伐他國
  世間諸眾生  由貪愛故滅
  憂惱生悲泣  嗚呼何速滅
  如人聚財寶  返為火所燒
  眾生亦隨業  所作而受報
  財富不延命  亦復不免老
  貧富者皆滅  尊幼悉無常
  病不擇勇健  亦不擇尊幼
  皆由貪愛故  是不免無常
  譬如人竊盜  返為自損傷
  如是見世間  自造諸惡因
  如果熟自落  老少壞亦然
  歡悅意作業  苦惱而受報
  時世愚癡人  作業不自覺
  或生于他世  因憎愛得苦
  胎中若命盡  何人能救護
  設復親知友  命盡何能救
  欲能壞能縛  生苦增諸怖
  見世間幻法  是故我出家

  爾時俱盧大王聞尊者說伽陀已。歡喜信受而復白言。護國尊者能善出離。是故我今歸依尊者。護國告言。大王。勿歸依于我。我所歸依是佛世尊及法僧眾。王當歸依。王言。如是如是。我今歸依佛法僧眾。盡形受持優婆塞戒。是時大王作誓愿已。禮奉尊者還復王宮。

乾隆大藏經·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佛說護國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