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第0919部
佛說帝釋所問經一卷
宋三藏法師法賢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摩伽陀國王舍城東庵羅園。大婆羅門聚落之北。毗提呬山帝釋巖中。與大眾俱。

  爾時帝釋天主。聞佛在摩伽陀國毗提呬山帝釋巖中。即告五髻乾闥婆王子言。汝可知不。我聞佛在摩伽陀國毗提呬山帝釋巖中。我欲與汝共詣佛所親近供養。是時五髻乾闥婆王子聞是語已。白帝釋言。甚善天主。作是言已。即持琉璃寶裝箜篌。隨從帝釋。時彼天眾。聞帝釋天主與五髻乾闥婆王子。發心往詣佛所親近供養。亦各發心樂欲隨從往詣佛所親近供養。爾時帝釋天主與五髻乾闥婆王子及彼天眾。從彼天沒。譬如力士屈伸臂頃。即到摩伽陀國毗提呬山側。是時彼山忽有大光普遍照耀。其山四面。所有人民見彼光已。互相謂言。此山何故有大火燃。映蔽本相猶如寶山。爾時帝釋天主告五髻乾闥婆王子言。汝見此山有如是殊妙色不。為佛世尊安止其中四事清凈。又復此山所有堂殿悉皆寶成。人所居者。盡諸煩惱悉證圣果。乃至大力諸天亦常止此。又復告言。是故我等難逢難遇。如先所說親近供養。今正是時。汝五髻乾闥婆王子可以所持之樂。當作供養。何以故。過此已往。實難值遇。時乾闥婆王子聞是語已。白帝釋言。甚善甚善。說是言已即起思念。諸佛如來具天耳通。無遠無近皆悉能聞。作此念已。即動所持琉璃寶裝箜篌。于其聲中而出伽陀。于伽陀中說所樂事。彼伽陀曰。

  如日光賢女  當請求父王
  與我為眷屬  是知如賢良
  我所戀慕汝  譬如熱惱者
  思念于清涼  如渴人思水
  如病者思藥  如饑者念食
  如大象被鉤  而不能前詣
  又如阿羅漢  樂求寂滅法
  今我所求愿  其義亦復然
  貪欲增煩惱  此無有真實
  不果所愿求  受種種苦惱
  我所作福業  供養阿羅漢
  所獲得果報  當與汝共之
  我求日光女  是意甚堅固
  帝釋諸天主  當施我所愿

  爾時世尊于帝釋巖中。以天耳通遙聞其聲。即以神力遙告五髻乾闥婆王子言。善哉善哉。乾闥婆王子。汝善于樂鼓動弦時。出微妙音如妙歌聲。作歌聲時復如弦音。以何因故。久發音樂于彼弦中而出伽陀。復于伽陀說三種音。謂愛樂音龍音阿羅漢音。

  爾時五髻乾闥婆王子承佛神力。遙聞佛語即白佛言。世尊。我念一時有乾闥婆王名凍母啰。其王有女名為日光。我心所樂求為眷屬。我時雖設種種方便亦不果愿。遂于女前動如是樂。于樂弦中而出伽陀。于伽陀中說三種音。世尊。我當動此樂時。彼善法會有諸天眾。互相謂曰。此五髻乾闥婆王子不見不聞。我佛世尊十號具足。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于是我謂諸天眾言。汝等諸天善贊佛德。諸天答言。五髻干婆闥王子。我等所有贊佛功德與汝共之。五髻乾闥婆王子。聞諸天言忽有省覺。報言。仁者。我今歸佛世尊。我以此事故。向于佛動如是樂。

  爾時帝釋天主作如是念。今此五髻乾闥婆王子根緣成熟。未至佛前。已伸供養。作是念已。告五髻乾闥婆王子言。汝持我語。往詣佛所。頭面禮足。如我詞曰。天主帝釋。稽首雙足問訊世尊。少病少惱起居輕利氣力安不。進止無惱不。我今與彼忉利天眾。欲來詣佛親近供養。當聽佛旨。是時五髻乾闥婆王子聞此語已。白帝釋言。甚善天主。作是語已。往詣佛所。頭面禮足住立一面而白佛言。世尊。帝釋天主與忉利天眾。遣我來此禮佛雙足。問訊世尊。少病少惱起居輕利氣力安不。進止無惱不。我等今日欲詣佛所親近供養。故遣我來聽于佛旨。佛即答言。汝可回還告語帝釋及彼天眾。今正是時。五髻乾闥婆王子承佛圣旨。還帝釋處傳世尊言。今正是時。爾時帝釋及忉利天眾便詣佛所。到佛所已。禮佛雙足住立一面。是時天主即起是念。此帝釋巖。其相迫窄。天眾無數如何坐耶。佛知其意。即以神力令巖寬廣。容諸天眾各不相礙。帝釋天主及彼天眾。各各禮佛次第而坐。眾坐已定。帝釋天主合掌白言。世尊。我于長夜樂欲見佛樂聞正法。世尊。我念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入火界三昧。是時我在毗沙門宮。見彼宮中有一夫人。名曰妙臂。見佛入是火界三昧。合掌恭敬專心念佛。我見世尊未出三昧。告妙臂言。待佛世尊出于三昧。傳我至誠問訊于佛。少病少惱起居輕利氣力安不。進止無惱不。又復告言。待佛出定。傳我至誠。勿使忘失。世尊。是事實不。佛言帝釋。此事實爾。而彼夫人曾代于汝致敬問訊。佛又告言。天主。我在三昧亦聞汝語。其后非久。即出三昧。

  爾時帝釋白言。世尊。我昔曾聞。有佛如來正等正覺。出現于世作大利益。以大方便隨類引導。或隱人相。或現天身。我今自知。佛出世間作大利益。以善方便隨類引導。或隱或顯。世尊。所有聲聞。從佛出家修持梵行。命終之后生忉利天。而彼天人樂三種事。謂壽命色相及與名稱。世尊。昔有釋女。名曰密行。從佛出家持于梵行。常厭女身求男子相。命終之后生忉利天。為我作子。名曰密行。具大威力是大丈夫。世尊。復有三苾芻修聲聞行。而未能斷貪欲之心。命終之后生于天界。作尾那乾闥婆子。常來為彼密行天子作承事者。時彼密行天向尾那乾闥婆子。說伽陀曰。

  我昔為女人  具智名密行
  厭女求男相  常供佛法僧
  時見汝三子  而修聲聞行
  今生于下族  為我作承事
  汝等今當知  我為汝說實
  汝昔為人時  四事咸豐足
  不依佛禁戒  今可懷慚恥
  了心即正法  唯智者能了
  我昔汝同行  近佛聞正法
  起信持佛戒  及供養圣眾
  我因行正行  得為帝釋子
  具天大威力  自知名密行
  止殊勝宮殿  轉女成男相
  汝乾闥婆子  從佛持梵行
  聞佛最上法  卻為承事者
  我于天界中  未見事今見
  修持聲聞行  而生于下族
  汝乾闥婆子  受我密行化
  汝等所受生  非彼諸佛子
  乾闥婆子言  天所說誠實
  我等因貪欲  墮乾闥婆趣
  我今起精進  唯念佛正法
  知貪欲生過  斷彼貪欲心
  貪為煩惱縛  其力勝魔軍
  棄佛真實法  故不生勝天
  帝釋與梵王  坐于善法會
  觀諸天勝行  經游天界者
  見我生下族  經游于天界
  我由行不正  而不獲勝果
  爾時密行天  白父帝釋言
  父王今當知  我佛最上尊
  出現于世聞  善降諸魔軍
  名釋迦牟尼  此三乾闥婆
  是彼佛之子  忘失于正念
  墮乾闥婆趣  而于彼三中
  唯一不正知  余二歸正道
  常向佛菩提  而行于正法
  所見諸聲聞  無有能及者
  彼遠離所欲  能斷于煩惱
  唯念佛世尊  不復生余想
  所有未了法  彼二悉正知
  當得勝果報  而生于梵天

  世尊。我于爾時聞密行天子說是偈已。我于此事有所未決。故來佛所。欲伸請問。愿佛垂愍。為我宣說。

  爾時世尊而作是念。帝釋天主于長夜中無懈無廢無塵無垢。如有所問是真不知非作魔事。彼有所問當為宣說。作是念已即說伽陀。告帝釋曰。

  帝釋今當知  汝心中所樂
  欲有所問義  當問我為說

  爾時帝釋天主即說伽陀。白世尊曰。

  今蒙佛聽許  如我意所樂
  我今當啟請  愿佛為宣說

  帝釋天主說伽陀已白佛言。世尊。所有天人阿修羅乾闥婆及諸異生等。以何為煩惱。佛言。以憎愛為煩惱。帝釋天主。所有天人阿修羅乾闥婆乃至諸異生等。而作是念。嗚呼我自于他先無侵害亦不怨枉。不斗不諍無訴無訟。又不相持。云何于我返作是事。天主。如是之事由憎愛起。憎愛起故煩惱遂生。帝釋白言。世尊。如是如是。如佛所說。我今從佛了知此義。憎愛為煩惱。斷于疑惑。滿所樂心。

  爾時帝釋天主得聞佛說歡喜信受。復白佛言。世尊。此憎愛煩惱。何因何集。何生何緣。何因得有。何因得無。佛言。天主。此憎愛煩惱。怨親為因。怨親而集。從怨親生。怨親為緣。由怨親故。有憎愛煩惱。若無怨親僧愛即無。帝釋白佛言。如是如是。如佛所說。我今從佛了知此義。憎愛煩惱怨親為因。若無怨親即無憎愛。又復白言。世尊。怨親因何有。從何集。由何生。依何緣。何因得有。何因得無。佛告帝釋。所欲為因。從所欲集。由所欲生。依所欲緣。因其所欲故有怨親。若無所欲怨親即無。帝釋白佛言。世尊。如是如是。如佛所說。而彼怨親因所欲有。又復白言。世尊。而此所欲。何因而有。從何而集。由何而生。依于何緣。何因得有。何因得無。佛言。帝釋。所欲因疑惑有。從疑惑集。由疑惑生。依疑惑緣。因疑惑故而有所欲。若無疑惑即無所欲。帝釋白言。世尊。如是如是。如佛所說。所欲因疑惑有。又復白言。世尊。疑惑何因何集何生何緣。而此疑惑。何因得有。何因得無。佛告帝釋。以虛妄為因。從虛妄而集。由虛妄生。依虛妄緣。以虛妄故即有疑惑。由疑惑故致有所欲。因其所欲故有怨親。由彼怨親遂有憎愛。以憎愛故乃有刀劍相持訴訟斗諍。情生諂曲。語不真實。起如是等種種罪業不善之法。由此得一大苦蘊集。天主。若無虛妄即無疑惑。若無疑惑即無所欲。所欲既無怨親何有。怨親不立憎愛自除。憎愛無故。刀劍相持訴訟斗諍。諂曲之情不實之語。如是等種種罪業不善之法。皆悉得滅。如是則一大苦蘊滅。帝釋白佛言。如是如是。如佛所說。因疑惑故則有虛妄。復白佛言。世尊。虛妄之法以何法滅。乃至苾芻當云何行。佛告天主。滅虛妄者。謂八正道。八正道者。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由是八法虛妄得滅。若諸苾芻行是法者。是即名為滅虛妄行。帝釋白佛言。如是如是。世尊。滅虛妄者是八正道。帝釋復白佛言。世尊。所滅虛妄法。若苾芻行者。當于別解脫法中有幾種法。佛言天主。虛妄法者。于別解脫法中。有六種法。何等為六。所謂眼觀色。耳聽聲。鼻嗅香。舌了味。身覺觸。意分別法。天主。眼觀于色有二種義。謂可觀不可觀。不可觀者。謂于一切染法境界而不可觀。可觀者。謂于一切善法境界而可觀察。如是眼觀色境。乃至意分別法亦復如是。世尊。我今從佛了知此義。不可觀者。所有眼境不善之法。若其觀者。是即增長染法。損減善法。其可觀者。所有眼境一切善法。若其觀者。即是增長善法。損減染法。乃至意分別法亦復如是。世尊。我今從佛聞是法已。滿所愿樂。斷于疑惑。又復白言。世尊。若復苾芻欲滅虛妄者。當斷幾法。當行幾法。佛言。天主。若有苾芻。欲滅虛妄法者。當斷三法。當行三法。一疑惑。二悕望。三無義語。此三種法。亦有可行。有不可行。不可行者。謂于此三種不善之法。當斷不行。若復行者。增不善法損于善法。可行者。謂于此三種不善之法勤行除斷。即得不善損減善法增長。帝釋白言。世尊。如是如是。我今從佛了知此義疑惑悕望無義語等三種之法。若復行者。損諸善法增長不善。若復苾芻。于此三法勤行除斷。即得不善損減善法增長。又復白言。世尊。若有苾芻。行滅虛妄法者。有幾種身。佛言天主。若有苾芻。行滅虛妄法有三種身。三種身者。謂適悅身。苦惱身。舍身。適悅身者。有其二義。謂可行不可行。可行者。謂諸善法。不可行者。謂諸不善法。苦惱身舍身亦復如是。帝釋白佛言。世尊。如是如是。我今從佛了知此義。若彼苾芻行滅虛妄法者。于適悅身苦惱身舍身。于此三身諸善法等可行。諸不善法等皆不可行。

  爾時帝釋復白言。世尊。所有一切眾生。樂欲憶念色相皆悉同不。佛言不也。天主。一切眾生。非同一欲非同一念非一色相。天主。一切眾生雖然各各居其界趣。亦各不知界趣差別。彼由不知界趣差別。是故行于黑闇之道。返執癡法以為真實。此諸眾生不知界趣種種差別。所了知者唯黑闇界。雖復了知。而亦常行于黑闇道。堅執癡法以為真實。帝釋白言。世尊。如是如是。如佛所說。我今從佛了知此義。一切眾生非同一欲非同一念非一色相。由彼眾生不知差別。故執癡闇而為真實。

  爾時帝釋復白佛言。世尊。所有一切沙門婆羅門等。皆得究竟清凈梵行不。佛言不也。斯有二義。天主。若彼沙門婆羅門等。不能盡彼愛法。決定不獲究竟清凈梵行。若彼沙門婆羅門等。有能盡彼愛法。乃得無上解脫心正解脫。是名獲得究竟清凈梵行。帝釋白佛言。世尊。如是如是。如佛所說。我今從佛了知此義。若沙門婆羅門等不盡愛法。決定不獲究竟清凈梵行。若有沙門婆羅門等盡彼愛法。決定獲得無上解脫心正解脫。是名獲得究竟清凈梵行。

  爾時帝釋復白佛言。世尊。我今云何當得永離諸見之病使不復生。是諸見病從心識生。我此心識當復云何。我雖問佛種種之義。云何不能獲圣果報。得佛如來應正等覺。唯愿世尊。為我斷除疑惑根本諸見之病。佛言。天主。汝知之不。于往昔時有沙門婆羅門亦問此義。帝釋白言。世尊。我今憶念。于一時中有大威力諸天。集忉利天善法之會。

  爾時會中有諸天人。不知法者輒欲成佛。以如是意告白世尊。佛察愚闇不與記莂。時彼諸天。不滿所愿。心有差別。從座而起。各還本界。本界不現因遂墮落。時彼諸天以墮落故即大驚怖。心生疑惑。各作是念。本界不現定知墮落。我若得見沙門婆羅門者。即往請問。汝是如來應供正等正覺不。時彼諸天或有見我唯獨經行。來詣我所而問我言。仁者。汝是何人。我時答言。是帝釋天主。時彼諸天心苦惱故。白言。天主。豈不見我受于苦惱。以我向佛應當問法而不能問。應可歸依而不歸依。以差別心遂還本界。本界不現定知墮落。是故苦惱。愿見救護。天主。我從今日誓歸依佛為聲聞弟子。我于爾時即說伽陀。答彼天曰。

  汝等起邪念  所言亦不正
  求佛心差別  由是長受苦
  或見于沙門  及彼婆羅門
  經行即請問  汝是正覺不
  若是正覺者  我歸依供養
  我即問于彼  當云何供養
  所問不能知  佛如實正道
  時彼諸天眾  心之所樂欲
  心與心所法  疑惑而分別
  我知彼心法  如世尊所說
  我已當為說  于彼三界中
  唯有佛世尊  是世間大師
  善降大魔軍  能度諸有情
  到涅槃彼岸  如來大覺尊
  于天上人間  無有能等者
  無畏大丈夫  善斷貪受病
  如來大日尊  汝今稽首禮

  爾時帝釋天主說是事已。佛復告言。天主。汝可知彼過去之事。謂分別利及適悅利。帝釋白言。世尊。我今憶念。往昔一時天與修羅而相斗戰。天人得勝修羅退敗。我作是念。所有天人快樂及修羅快樂。我今獨受而獲適悅。因獲如是適悅之利。盡此生中當有斗諍及刀兵相害。是謂因彼適悅之利。分別利者。盡此一生無斗無諍。乃至刀兵不相持害。此為分別之利。帝釋復言。世尊。我今從佛聞是正法。轉復深信發起行愿。愿我壽終若生人間。生富貴族巨有財谷。多積珍寶輦輿車乘玩好之具。眷屬熾盛種種具足。常不乏少。愿我當生如是上族處智者胎。身肢圓滿色相殊妙。食于上味尊貴自在壽命長遠。起正信心向佛出家。剃除須發被于法服。而為苾芻。常持梵行無所缺犯。證須陀洹斯陀含果。乃至獲得盡苦邊際。世尊。我復聞有色究竟天。愿我終于人間復生彼天。佛言。天主。善哉善哉天主。如汝所愿。何因何緣有此殊勝所證之果。帝釋白言。世尊。我別無因。乃是從佛聞于正法發起深信。以愿力故證如是果。世尊。我今于此會中聞于正法。以法力故增其智慧復增壽命。是時帝釋發是愿已。遠塵離垢得法眼凈。復有八萬天人。亦復獲得法眼清凈。爾時帝釋天主。聞法見法而能了知。住法堅固。斷諸疑惑。如是證已。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合掌頂禮而白佛言。世尊。我得解脫我得解脫。從于今日盡其壽命。歸佛法僧。持優婆塞戒。

  爾時帝釋天主即于佛前。回語五髻乾闥婆王子言。汝今于我快生善利及益多人。由汝前來以彼妙樂供養佛故。遂令我等聞法得果。待我還宮。滿汝所愿。

  爾時帝釋天主復告忉利天眾言。仁者。汝等當作梵音。三歸于佛。于意云何。今佛世尊已得梵住寂靜涅槃。是時天眾隨于帝釋繞佛三匝。即以頭面禮佛雙足。住于佛前。異口同聲。乃作梵音。三歸佛曰。

  那謨那莫(一)薩多薩昧婆誐嚩帝(二)怛他(引)誐多(引)野(三)阿啰訶帝(引)三藐三沒馱野(四)

  帝釋天主與彼天眾。三復歸依佛已。及彼五髻乾闥婆王子等。隱于會中回還天界。

  爾時娑婆界主大梵天王。過是日已至于夜分。來詣佛所。身光晃耀。照帝釋巖。到佛前已。禮佛雙足。卻坐一面。合掌頂禮。說伽陀曰。

  帝釋為多利  向佛問正法
  佛以微妙音  為除斷疑惑

  爾時梵王說伽陀已。白言。世尊。佛說正法時。帝釋天王遠塵離垢得法眼凈。八萬天人亦得法眼凈。佛言。如是如是。時娑婆界主大梵天王。聞佛語已歡喜信受。禮佛足已隱身不現還于天界。

  爾時世尊即于夜分。往苾芻眾圍繞而坐。告諸苾芻言。過是日已于夜分中。娑婆界主大梵天王。來詣我所。禮我足已。合掌恭敬說伽陀曰。

  帝釋為多利  向佛問正法
  佛以微妙音  為除斷疑惑

  復謂我言。帝釋天主聞正法時得法眼凈。及八萬天人亦得法眼凈。我即告言。如是如是。時彼梵王聞我所說歡喜信受。禮我足已隱身不現還于天界。是時諸苾芻眾聞佛說是法已。皆大歡喜禮佛而退。

乾隆大藏經·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佛說帝釋所問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