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第0917部
信佛功德經一卷
宋朝散大夫試光祿卿明教大師法賢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阿拏迦城庵羅園中。與大眾俱。爾時尊者舍利弗。食時著衣持缽。入阿拏迦城。于其城中。次第乞已。復還本處。收衣洗足。敷座而食。飯食訖已。往詣佛所。頭面禮足。于一面立。合掌向佛。而作是言。世尊。我今于佛深起信心。何以故。謂佛神通最勝無比。所有過現未來沙門婆羅門等。尚無有能知佛神通。況復過者。豈能證于無上菩提。

  佛言。善哉善哉。舍利弗。汝能善說。甚深廣義。汝當受持于大眾中作師子吼。廣為宣說。舍利弗復白佛言。世尊。我今于佛所起信心。乃為過去未來現在無有能者。亦無沙門婆羅門等。知于佛通過于佛者。豈能證于無上菩提。

  佛告舍利弗。于意云何。所有三世諸佛如來應供正等正覺。具清凈戒智慧解脫神通妙行。我以通力皆悉了知。彼諸如來應供正等正覺亦復如是。知我所有具清凈戒智慧解脫神通妙行。舍利弗。汝勿謂今釋迦牟尼佛獨具此通。舍利弗言。不也世尊。我不作是言。唯佛具此神通。我知三世如來應供正等正覺。清凈戒法智慧解脫神通妙行皆悉同等。佛言。舍利弗。如是如是。所有三世諸佛如來正等正覺。皆悉具此神通等法。汝但為彼眾生。宣布如是甚深之法。一心受持。于大眾中。作師子吼。而為廣說。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我佛宣說廣大甚深最勝妙法。乃至善不善業。及諸緣生法。我皆如實一一了知。了一法已復修一法。修一法已復滅一法。滅一法已復證一法。是故我今于佛起信。是真正等正覺。

  佛告舍利弗。汝今往問余人。過去世中。可有沙門婆羅門而能了知真實通力等過佛者。乃至成佛菩提。汝當往問彼作何答。

  復次舍利弗。汝復往彼問于余人。未來世中可有沙門婆羅門與佛等者。乃至成佛菩提。汝當往問。彼作何答。

  復次舍利弗。汝可往彼復問于余人。現在世中可有沙門婆羅門與佛等者。乃至成佛菩提。

  復次舍利弗。又復往彼問于余人。所有過去未來現在世中。沙門婆羅門等歸依何人。汝當往問。彼作何答。

  爾時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是義不然。我從佛聞。記念受持。無有二佛并出于世。唯佛世尊是真正等正覺。是正遍知者。具足最上神通之力。世尊。我不見有沙門婆羅門而能知此通力。況復過于佛者。乃至成佛菩提。

  爾時舍利弗復白佛言。我見世尊有種種最勝之法。最勝法者。謂佛世尊當說法時。所得善利。佛悉能知。若有沙門婆羅門等。住于山野樹下冢間。及在空舍。入三摩地。斷諸煩惱。修習圓滿。增益善法。正心記念。又彼沙門婆羅門等。斷諸惡法。而修善法。乃至證得果位。如是等法。佛悉能知。是即名為佛最勝法。無有沙門婆羅門知此通力過于佛者。乃至成佛菩提。

  復次我佛世尊具最勝法。謂佛世尊善能分別十二處法。及能為他廣大宣說。無有沙門婆羅門能了知此十二處法。及能分別十二處者。所謂眼處色處。耳處聲處。鼻處香處。舌處味處。身處觸處。意處法處。如是等法。唯佛世尊。悉能了知。是即名為佛最勝法。無有沙門婆羅門等過于佛者。乃至成佛菩提。

  復次我佛世尊有最勝法。謂佛世尊善能了知補特伽羅法理。及為他說。無有沙門婆羅門等知如是法。及為他說補特伽羅法者。而身七種。所謂隨信行。隨法行。信解。見至。身證。慧解脫。俱解脫。如是七種補特伽羅最上之法。唯佛世尊悉能了知。是即名為佛最勝法。

  復次我佛世尊有最勝法。謂佛世尊出真實語無有虛妄。亦無綺語而不兩舌。所出言辭是真大利。是最勝法。有因有緣。能于大眾中。出微妙音說甚深義。如是最上真實之法。唯佛世尊悉能了知。是即名為佛最勝法。

  復次我佛世尊有最勝法。謂佛世尊以三摩缽底。觀有漏身不凈可惡。所謂身分上下。發毛爪齒。皮肉筋骨。如是等種種不凈之物。充滿其身。佛悉能知。是不究竟。是可厭離。此名第一三摩缽底。

  復次世尊。若有沙門婆羅門等。于身上下所有皮肉骨髓諸臭穢等有漏不凈。能以智慧如實觀者。是為第二三摩缽底。

  復次世尊。若有沙門。以智慧觀有漏身。盡此一世而不究竟。若能如是觀者。是為第三三摩缽底。

  復次世尊。若有沙門。能以智慧觀有漏身。今世不究竟。乃至后世亦不究竟。若能如是觀者。是為第四三摩缽底。

  復次世尊。若有沙門。能以智慧。如前觀察有漏之身。今世后世。皆不究竟。乃至后后世亦不究竟。不凈可惡。若能如是觀者。是為第五三摩缽底。

  復次世尊。如是有漏不凈。不究竟法。唯佛世尊。以清凈天眼過于肉眼。悉見眾生生滅好丑善趣惡趣。乃至生于天界。皆如實知。是即名為佛最勝法。

  復次我佛世尊有最上勝法。謂世尊說法時。若有沙門婆羅門歸向聽受。求寂靜者。彼皆依止七覺分。七覺分者。謂擇法覺分。精進覺分。喜覺分。輕安覺分。舍覺分。念覺分。定覺分。如是七法。唯佛世尊悉能了知。是即名為佛最勝法。

  復次我佛世尊有最勝法。謂善分別四正勤法。四正勤者。謂已作惡令斷。未作惡令止。已作善令增長。未作善令發生。如是等法。于天上人間。廣大宣說。而作利益。是即名為佛最勝法。

  復次我佛世尊有最勝法。謂佛世尊能以正智現大神通。其神通者。謂從一現多。攝多為一。或現空無所有。或現城隍山石隨身而去。或現從地以手捫摸虛空乃至梵界。或現履水如地。或現空中跏趺而坐。或現行相。譬如日月行于虛空。如是神通。若有沙門婆羅門等。見此通力。生不信者。我說彼等皆是愚迷凡夫。彼非圣者。彼不具通。不求正覺。亦不樂求寂靜涅槃。而此通力。是即名為佛最勝法。

  復次世尊。世間所欲。喜色善色等。有所求者。如來為彼眾生。隨根而行。是即名為如來神通。

  復次世尊。世間所有喜不喜色。善不善色。彼二俱離舍而不住。善知宿命。是即名為如來神通。

  復次世尊。色中見色是即名為如來神通。

  復次世尊。內無色想見諸外色。是即名為如來神通。

  復次世尊。身善解脫證得行住。是即名為如來神通。

  復次世尊。空無邊處決定證得。是即名為如來神通。

  復次世尊。識無邊處決定證得。是即名為如來神通。

  復次世尊。無所有處決定證得。是即名為如來神通。

  復次世尊。非想非非想處決定證得。是即名為如來神通。

  復次世尊。了知受想受想滅已。是即名為如來神通。如是等最勝神通境界。唯佛世尊悉能了知。是即名為佛神通力。

  復次我佛世尊有最勝法。謂沙門婆羅門等。所有過去一生多生所作因緣果報思念等事。乃至壽量。我于俱胝歲數而不能知。唯佛世尊。知彼沙門婆羅門于過去時中處處所止。或色界中。或無色界中。或有想處。或無想處。或非有想非無想處。彼種種所作因緣果報等事。悉能了知。是即名為佛最勝法。

  復次我佛世尊有最勝法。謂世尊說法時。皆如實說。或有沙門婆羅門等。以愚癡故。生彼此意。起疑惑心。謂佛說法。皆以事相言說。所說之法。三世同說。若近若遠。及心意法。亦如是說。彼所說法。皆不如實。作是疑者。佛悉能知。是則名為佛最勝法。

  復次我佛世尊說法時。若有沙門婆羅門自不生疑。后聞人言。佛所說法皆不如實。聞是言已。便復起疑。亦謂世尊以事相言說。起是謗者。佛亦能知。是即名為佛最勝法。復次我佛世尊說法時。若沙門婆羅門等。本不生疑。不謂世尊事相言說。后聞人言。隨彼生疑。而復告語他人。令他亦生疑惑。由疑惑故。生彼此意。作如是言。此事如前。皆非真實。此是眾生種種異心。佛于如是。皆悉了知。是即名為佛最勝法。

  復次我佛世尊。見有沙門在三摩地無疑無說。佛悉能知彼之行愿。又復或見沙門從定而出。佛亦能知。彼所有事及有疑惑故彼出定。如是疑惑佛皆決了。是即名為佛最勝法。

  復次我佛世尊有最勝法。謂佛世尊善能了知諸不究竟法。若有沙門婆羅門。在于山中。住等引心。以自通力。知二十增減劫事。彼作是念。我于過去世中。所有增減劫事。我悉能知。世尊彼沙門婆羅門。而于未來及今現在增減等事。而不能知。唯佛世尊具知三世增減等事。是名了知第一不究竟法。

  復次世尊。若有沙門婆羅門等。止于深山。住等引心。以自通力。知四十增減劫事。彼作是念。未來世中。所有增減。我已悉知。世尊彼沙門婆羅門。而不知彼過去現在增減劫事。唯佛世尊。具知三世。是名了知第二不究竟法。

  復次世尊。若有沙門婆羅門等。在于深山。住等引心。以自通力。知八十增減劫事。彼作是念。所有過去未來增減等事。我悉能知。世尊彼沙門婆羅門。唯今現世所有邊際。而不能知。唯佛世尊一一了知三世邊際。是即名為了知第三不究竟法。如是世尊以清凈天眼過于肉眼。悉見眾生生滅之法。乃至生于天界。是即名為佛最勝法。

  復次我佛世尊有最勝法。謂佛世尊以調伏法。了知諸補特伽羅心所樂法。從應為說是補特伽羅。既了知已。如理修行。斷三煩惱。不久證于須陀洹果。逆生死流。七往天上。七來人間。盡苦邊際。如是世尊皆悉了知。又復世尊。知彼補特伽羅意樂之法。如理修行。斷三煩惱。及斷貪嗔癡。不久證于斯陀含果。一來人間。盡苦邊際。如是世尊悉皆了知。又復世尊。善知補特伽羅意樂之法。如理修行。斷五煩惱及隨煩惱。不久證于阿那含果。如是世尊悉皆了知。又復世尊。善知補特伽羅。如理修行。非久漏盡。證解脫法。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后有。如是等法。世尊一一皆悉了知。是即名為佛最勝法。

  復次我佛世尊有最勝法。謂佛世尊善能了知四種胎藏。一者不知入胎。亦復不知住出。二者有知入胎。不知住出。三者有知入住。不知出胎。四者有入住出皆悉了知。如是四種。知有差別。唯佛世尊。一一了知。是即名為佛最勝法。

  復次我佛世尊有最勝法。謂佛世尊。善能了知諸補特伽羅。隨所斷障而證圣果。如是等法。佛悉了知。是即名為佛最勝法。

  復次我佛世尊有最勝法。謂佛世尊。了知有人已具信根。戒行清凈。智慧具足。真實無妄。無我無懈。無諸幻惑。亦無散亂。亦不貪欲。不以邪道引示眾生。常行正念。如是等法。唯佛世尊。悉能了知。是即名為佛最勝法。

  爾時舍利弗復白佛言。世尊。世間所有愚癡凡夫。貪諸欲樂。勞苦己身。求無義利。諸佛如來。于此不然。唯樂利他。非求自樂。善了心法。見法寂靜。住安樂句。無欲無苦。得四禪定。是故世尊。若有上根善男子等。當如是見。當如是聞。當如是覺。當如是知。是即名為真上根者。

  爾時會中。有一尊者。名曰龍護。手執寶拂。侍立佛側。時尊者龍護白佛言。世尊。我見諸邪外道尼干子等。于佛世尊。先不起信。唯于邪道。競說勝能。是故我今建立表剎宣示于世。咸使聞知佛勝功德。于佛世尊。是大丈夫。最尊最上。無有等者。

  爾時世尊告尊者龍護言。汝莫作是說。莫宣示他人佛勝功德。我今不欲如是稱揚。于是尊者龍護贊世尊言。善哉善哉。是真正等正覺。

  爾時佛告尊者舍利弗。汝當善以如是正法。廣為苾芻苾芻尼。優婆塞優婆夷。及諸沙門婆羅門。流布宣說。乃至諸魔外道尼干子等。所有邪見不信佛者。聞此正法。令起深信。歸向于佛。而生正見。了知正法。又復告言。汝舍利弗。應當如是流布宣說。

  爾時世尊謂尊者舍利弗。言已。默然而住。于是尊者舍利弗。承佛威力。說是法已。禮佛而退。時諸會眾。得聞正法。歡喜作禮。信受奉行。

乾隆大藏經·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信佛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