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第0912部
寶授菩薩菩提行經一卷
宋朝散大夫試光祿卿明教大師法賢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廣嚴城大林樓閣中。與大苾芻眾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大阿羅漢。諸漏已盡無復煩惱。逮得己利盡諸有結。除諸重擔所作已辦。如大龍王。心善解脫慧善解脫。得深解脫心達正道。調伏諸根威儀詳審。唯一補特伽羅尊者阿難。受于佛記奉持法藏。

  復有大菩薩眾一千人俱。皆得不退轉地總持法門平等法忍。是大智者。具大信重言行相應。斷諸疑惑面相圓滿。亦無顰蹙常大歡喜具大精進。是法王子。知法自性說法無倦。所說之法離諸戲論。化度眾生發起佛智。凡所導利功不唐棄。得大忍辱離諸顛倒境界之法。滿足十地善知三時。明了自性不生不滅。永斷纏縛威儀具足。證得空三摩地無相三摩地無愿三摩地。雖出生死常行輪回。不樂聲聞緣覺之行。唯以發起大菩提心應根說法。其名曰。

  慈氏菩薩。妙吉祥菩薩。辯積菩薩。寶手菩薩。香光菩薩。無邊光菩薩。除蓋障菩薩。勝義心菩薩。得光王菩薩。斷一切憂暗菩薩。薩哩嚩尾沙摩那哩尸菩薩。內行菩薩。無邊意菩薩。具大精進步意菩薩。寶海菩薩。裝嚴王菩薩。具大神通王菩薩。無差步菩薩。勝意菩薩。普滿菩薩。阿那嚩啰拏那哩尸菩薩。常喜菩薩。上金光菩薩。觀一切法意菩薩。阿秫巘馱那羅拘酥彌多菩薩。首積菩薩。無憂吉祥菩薩。須彌藏菩薩。觀自在菩薩。香自在王菩薩。歡喜王菩薩。無邊慧藏菩薩。持一切妙法藏菩薩。師子吼音菩薩。如是等大菩薩摩訶薩。而為上首。

  爾時世尊食時著衣持缽。與二千苾芻眾而共圍繞。入廣嚴城乞食。是時世尊入城門時。以大慈悲現神通力。放大光明照耀一切。變廣嚴城而為琉璃。令四衢道皆悉清凈。其有眾生蒙光所照。盲者得視。聾者得聽。喑啞之者皆悉能言。迷惑之者咸得正念。天花如雨降滿城中。天樂自嗚妙音清亮。下至阿鼻地獄。上至阿迦膩吒天。其中眾生唯受大樂。是時廣嚴城星賀里蹉尾王。有子名曰寶授年始三歲。乳母抱持在于殿上。時彼寶授忽見光明希瑞之相。又聞城中種種異事。從其懷抱速下于地。向乳母前端然而立。說伽陀曰。

  何人威德力  現此希有相
  如俱胝日光  照耀三千界
  其中諸惡趣  一切得清凈
  如是之神通  母速為我說
  天雨眾妙花  遍散于佛剎
  復成妙傘蓋  懸覆于空中
  十方有異鳥  翔鳴而萃集
  男女皆大喜  異常而嚴飾
  盲者復瞻見  聾者還聽聞
  喑啞者得語  迷惑得正念
  諸丑陋粗惡  變成妙色相
  一切不善人  皆發慈悲心
  何人行世間  發起神通力
  此為最上事  母速為我說

  爾時乳母答寶授童子。說伽陀曰。

  功德寶出現  清凈難思議
  清凈最上行  無垢無增減
  世尊為眼目  視生如的親
  化行于世間  無親疏分別
  為現乞食來  不住世間相
  不染世間法  如蓮花在水
  能斷眾生疑  慈悲常利物
  眾生所有苦  唯佛悉能除
  稱贊不生喜  譏謗亦不嗔
  無障復無礙  行世如清風
  來者世間師  最上大法王
  善解甚深法  明了第一義
  常說中道法  言離于取舍
  法句最寂靜  遠離一切處
  智積無我相  最上大福聚
  善逝世間解  來者無邊相
  佛身如須彌  高顯無倫匹
  亦如尼俱陀  上下皆相稱
  其色如真金  晃耀而璨鑭
  清凈若玻璃  又如秋滿月
  頭頂圓如蓋  發鬒而紺青
  髻相若螺紋  一一皆右旋
  面相如滿月  湛然而清凈
  眉間之白毫  右旋而宛轉
  兩目如青蓮  光瑩善觀察
  唇妙頻婆果  齒白正齊密
  舌相如蓮葉  長廣覆面門
  鼻高而修直  額廣而平正
  兩眉色紺青  延袤及于耳
  兩耳極端正  輪朵垂至肩
  如來梵音聲  清亮如頻伽
  美妙復柔軟  眾生聞者喜
  所有緊那羅  孔雀鵝鸚鵡
  鴝鵒拘枳羅  拘那羅鴛鴦
  [口*爾]母多命命  如是等音聲
  及彼諸天樂  一切美妙聲
  皆不及如來  于十六分中
  不及于一分  項細復圓滿
  兩臂而傭直  二手指纖長
  具輪螺等相  軟如兜羅綿
  甲妙赤銅色  胸臆廣平正
  臍輪而深密  陰藏若馬王
  藏覆而不現  乃至二足下
  其色如紅蓮  平滿復柔軟
  具千輻輪紋  及與鉤幢等
  如是諸相備  百福悉裝嚴
  具力大丈夫  一切世間師
  常作師子吼  說于不二法
  所出諸言辭  真實無差忒
  愛語復柔順  眾生聞者喜
  覺悟諸眾生  應根而啟發
  有義利功德  為最上第一
  具如是裝嚴  名為佛世尊
  十方世界中  凡圣無有比

  爾時寶授童子。得聞乳母說是伽陀贊嘆佛已即白母言。云何令我得見于佛。佛知其意速往宮門現身而立。乳母指言斯即是。佛寶授童子。乃于殿上遙見世尊。舉手頂禮即作是念。

  若有眾生睹見如來如是具足功德之相。不發大菩提心者難得己利。又復思惟。經于百千俱胝劫中難遇于佛。我今值遇甚為希有。當舍此身而為供養。是時童子。手持千葉金蓮。即于殿上投身而下。時彼童子佛力所持住于空中。捧以金蓮用獻于佛。是時金蓮離童子手。乃于佛上虛空之中。變成花蓋眾寶嚴飾殊妙第一。

  爾時寶授童子。即于空中向佛合掌。說伽陀曰。

  我所獻蓮花  不為斷煩惱
  及于一切法  唯為佛菩提
  如菩提不生  非有亦非無
  非取亦非舍  我從佛現化
  非愚迷所著  相與無相等
  我離一切相  供養佛世尊
  所獲諸功德  亦離一切相
  今奉獻此花  不愿證二乘
  以彼第一乘  常轉于佛剎

  爾時尊者大目干連。侍佛之右。見是事已。即說伽陀。問寶授童子曰。

  如是釋迦佛  汝信重供養
  汝何心顛倒  云菩提不生

  爾時寶授。答尊者大目干連。說伽陀曰。

  諸法本不生  所施空無為
  法性本如是  云何有所生
  圓頂被袈裟  住于羅漢相
  如不能知空  佛智何能了
  汝若有妄想  供養俱胝佛
  雖供如是佛  實為非供養
  尊者至于今  猶不斷妄想
  汝心當云何  無相稱有相

  爾時尊者大目干連。復謂童子曰。如來不證無上正等正覺耶。亦不說法耶。寶授童子曰。夫大智者不住菩提相。不住如來相。諸法性無為法本無有生。若如是了知是即知法性。不驚不怖。舍離親疏無來無去。無行無相不住佛法。不住緣覺法。不住聲聞法。亦不住貪法。不住嗔法。不住癡法。乃至不住愚迷眾生無明煩惱等法。亦復不住有色無色有想無想。有相無相。清凈不清凈。及身口意。平等不平等。一切諸法皆無所住。

  爾時尊者大目干連又復問言。寶授童子。如來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莫有所證耶。童子言不也。若有所證即住如來相。住菩提相。住解脫相。若住是相即為愚迷。大目干連言。童子我亦無相。汝謂有相。大目干連又復告言。童子我前所問為俗諦故。童子言。大目干連。一切眾生愚迷虛妄。乃生諸根不能調適。大目干連言。若眾生具足虛妄者法亦虛妄。若虛妄者汝云何說。童子言。大目干連。說法無相是名說法。如是說者無有所至亦無所證。亦無所知亦無所見。大目干連言。童子若如是者。汝今何故供養如來。童子言。大目干連。汝若如是見如來相見施者相。時大目干連聞童子言已。默然而住。

  爾時童子又復告言。大目干連。若復眾生見有是相者。不能解脫不得己利。遠離如來寂靜涅槃。必當發趣聲聞乘也。

  爾時大目干連。說伽陀曰。

  童子雖年幼  智慧如大海
  經于幾多時  學成無生法

  爾時寶授童子答大目干連說伽陀曰。

  所學即非學  一切學無性
  大智如是學  我學亦如是
  汝之所問我  著于眾生相
  眾生本無相  諸法不可得
  說有菩提相  愚迷非正見
  尊者今云何  猶住于諸見
  智者于諸見  一切悉清凈
  佛法愚迷法  及彼種種法
  如是觀皆空  是知諸法性
  若住有無相  求證菩提者
  法本非有無  菩提云何得
  說法無邊際  眾生亦如是
  不住差別相  斯即名涅槃
  如是行輪回  師資無所有
  此無相法中  智者不迷惑
  愚迷言得證  彼皆住輪回
  無明轉增長  是即為魔著
  安坐菩提場  為示俗諦故
  諸佛之所證  非俗非寂靜
  菩提不可說  遠離見非見
  若見如是實  彼能解妙法

  爾時尊者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此寶授童子。從于何時于法修行。佛言。舍利弗。我初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時。此寶授童子。已證無生法忍經三百千劫。

  又舍利弗。我于往昔燃燈佛處得授記時。我初證得無生法忍。寶授童子。于彼法中為大菩薩解空第一。舍利弗復白佛言。世尊。寶授菩薩。何因何緣經如是時不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告舍利弗。汝將此義自問寶授菩薩必為汝說。時舍利弗承佛圣旨。即伸問言寶授菩薩言。今云何不成佛耶。寶授菩薩言。尊者。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可得故。由是我不成佛。舍利弗言。寶授菩薩。于意云何。如來成佛莫有相耶。寶授菩薩言。如來若于菩提有所證者即是取相。若取相者即是妄想。舍利弗言。寶授菩薩。汝從爾來住何忍何行。復以何法化度平等。寶授菩薩言。我于一法而尚不住。何況有四。舍利弗。汝勿謂我有法說耶證菩提耶。是如來耶。得解脫耶。舍利弗言。希有善男子。若能于法如是了知。汝向于佛宜可出家。爾時寶授菩薩。說伽陀曰。

  諸有出家者  多著出家相
  心妄想迷惑  稱謂有所得
  執見于事法  修行布施因
  欲求無為果  所證即有為
  不了無相地  見有生不生
  得與無得相  謂得甘露味
  是人于佛法  乃名破法者
  如來釋師子  說法寂無相
  不住心非心  不住性無性
  若見如是說  是即見佛說
  若見有相者  斯人眼非凈
  我見非解脫  智者不應行
  我見即愚迷  執見有常相
  以自有相見  謂得于涅槃
  不識夢幻性  及背空無相
  佛說如是人  是大無智慧
  又復調諸根  持戒著禪定
  起于妄想心  住相迷求果
  此則法中賊  智者應當知
  以斯種種法  我出家何益
  法界本湛然  諸法無分別
  譬如山響等  智者不見相
  當住于如如  無別有性相
  若了如是法  何住出家相

  爾時妙吉祥菩薩告寶授菩薩言。云何說為菩提。寶授菩薩言。離諸語言名為菩提。妙吉祥言。汝當云何作如是說。寶授菩薩言。法本無言故作是說。

  妙吉祥言。為初地菩薩。當何所說令云何學。寶授菩薩言。當如是說。不斷貪欲嗔恚。不舍愚癡不斷煩惱。乃至五蘊六處等。又復于智慧愚癡不生疑惑。不心念佛不思惟法。不供養眾。亦不持戒。不于朋友而求寂靜。乃至諸難亦不越度。妙吉祥。當為初地菩薩說如是法令如是學。于意云何。亦復不應于是諸法而有住相。若住相者是為住法。彼即愚迷起生滅法。若于是法說無疑惑。即于法界知其性也。若能如是了法性者。是得名為說菩提也。妙吉祥。若有菩薩聞斯法已不驚不怖。當知是為得不退轉。

  爾時會中有八苾芻。忽聞說此無相正法心不愛樂。出于法會吐血命終。皆墮阿鼻大地獄中。

  爾時妙吉祥菩薩白佛言。世尊。云何此八苾芻聞此正法乃有如是大惡相耶。佛言。妙吉祥莫作是說。然此苾芻經十千劫。不曾聞法不近善友。是故今日聞此正法心不愛樂。妙吉祥。此八苾芻。當來之世于阿鼻獄中忽思正法。尋便命終生兜率陀天為彼天子。或生人間為轉輪王。經六十八劫當得承事十那由他佛。于彼劫后有佛出世。號無垢光如來應供正等正覺。彼無垢光佛。如我今日住廣嚴城廣為人天說法授記時彼天子。天耳遙聞說法授記。即與八萬天子同詣佛所。到佛所已散眾天花遍廣嚴城。供養瞻禮卻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等隨喜樂聞正法。愿佛為說菩提之行。時無垢光如來。為說正法便令發起大菩提心。彼諸天子才發心已。應時皆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是時廣嚴城中有八萬四千人。亦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復有千二百人。遠塵離垢得法眼凈。

  爾時世尊告妙吉祥言。假使菩薩于百千劫。修行六波羅蜜無方便慧。不如暫時聞此正法。何以故。聞此正法功德無量。何況愛樂聽受。乃至書寫受持讀誦為他廣說。妙吉祥。若復有人樂求阿羅漢果。及樂求辟支佛者于此法中不應修學。若樂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當學此法。

  爾時寶授菩薩知佛世尊及苾芻眾未有食處。乃告乳母。可于宮中速取食來用施佛僧。于是乳母。速取百味飲食盛滿一器。授與寶授菩薩。菩薩得食即于佛前發誓愿言。如來之所說一切法無盡。斯言真實者此食亦無盡。乃至苾芻眾悉令得飽足。

  爾時寶授菩薩。即以飲食盛滿一缽。奉獻佛已。告諸苾芻言。尊者慈愍我故各各受食。又復告言。我所施者。不以身施不以心施。離于三業不求福果。不住有為法不住無為法。亦不著世法。亦復不住聲聞緣覺及佛菩提。時彼苾芻眾無有一人伸缽受食者。寶授菩薩言。諸尊者當受此食。尊者樂乞我今樂施。我于尊者亦無所求。時寶授菩薩復發愿言。佛語真實。如妙吉祥及百千俱胝菩薩。當來之世。于功德裝嚴王佛剎。皆得成佛同一名號。若真實者。今此器中所有飲食。令諸苾芻所持之缽悉皆充滿。此器中食愿得無盡。以愿力故。諸苾芻眾各各缽中自然食滿。時寶授菩薩。復以器中余食。施廣嚴城中一切人民悉令飽滿。器中飲食猶尚不盡。

  爾時世尊告寶授菩薩曰。有五種寶。于菩薩行施能令清凈。何等為五。一者行施無有希望。二者于施心無所著。三者所施不起于相。四者不見施之果報。五者不令受者有所還報。佛言。復有四種寶行施。菩薩應常思念。何等為四。一者常念空三摩地。二者常念于佛。三者常念大悲。四者常念于己不求果報。菩薩若如是行施是為凈施。

  佛告妙吉祥言。此寶授菩薩。于當來世過三十劫。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號不空力稱如來應供正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出興于世。彼佛眾會有無邊菩薩。是諸菩薩皆住不退轉地。威力無邊壽亦無量。

  爾時世尊及大苾芻眾。受彼食已還歸本處。

  爾時妙吉祥菩薩白佛言。世尊。當何名此經。我等云何受持。佛言。此經名為菩提行。亦名一切法為首。如是受持。

  佛說此經已。寶授菩薩并諸大眾。天人阿修羅乾闥婆等。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乾隆大藏經·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寶授菩薩菩提行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