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第0896部
佛說人仙經一卷
宋朝散大夫試光祿卿明教大師法賢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那提迦城昆左迦精舍中。與大眾俱。爾時尊者阿難獨止一處。起如是念。我佛世尊。先說所有諸方諸國。及諸城隍。所謂盎誐國。摩迦陀國。迦尸國。憍薩羅國。蜜[口*爾]沙國。大力士國。奔拏國。蘇摩國。阿說迦國。嚩帝國。俱嚕國。半左國。嚩蹉國。戍啰西那國。夜嚩那國。甘謨惹國等。而彼諸國。所有聲聞。已入滅者。佛皆說彼生于某果報。唯彼摩迦陀國。所有上首。諸優婆塞皆已命終。彼摩迦陀國。空廓無人。我佛世尊。未為宣說生于何處。是時尊者阿難作是念已。即出自舍。往詣佛所。到佛所已。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即以頭面。禮世尊足。住立佛前。白世尊言。如先所說。諸方諸國。我從佛聞。皆已了知。乃至從佛聞所說法。亦悉了知。乃至那提迦城諸優婆塞所生之處。佛亦說已。又彼那提迦城。次有五百優婆塞。亦已命終。彼優婆塞善斷三障。證須陀洹果。逆生死流。七來人間。七生天上。了苦邊際。決證菩提。又彼那提迦城。復有三百優婆塞。亦次命終。彼優婆塞亦斷三障及貪嗔癡。一來人間。了苦邊際。證斯陀含果。又彼那提迦城。有二百五十優婆塞。復次命終。彼優婆塞能斷五種煩惱及隨煩惱。證阿那含果。不還人間。不復輪轉。如是等事。亦悉了知。唯獨摩伽陀國所有諸上首優婆塞。命終之后。摩伽陀國。空廓無人。云何世尊。獨不說彼諸優婆塞所生之處。唯愿世尊。為我宣說。摩伽陀國諸優婆塞。今生何處。所修行業。得何果報。世尊。又彼摩伽陀國。頻婆娑羅王一心向佛。知于正法及奉僧伽。盡于壽命。常念不忘。命終之后。國中人民。咸贊王德。作如是言。此是法王。愿此法王。生于善世。獲最勝樂。世尊。云何未說彼王所生之處。及心所愿乃至果位。唯愿世尊。一一宣說。又復白言。世尊彼摩伽陀國。乃是我佛成正覺地。最勝無比。而此勝地。是王為主。唯愿世尊。為說生處。

  爾時世尊受阿難請已。默然而住。時尊者阿難見佛默然。即知受請。便以頭面禮世尊足。還于本處。

  爾時世尊過夜分已。至于來晨食時。著衣執持應器。入那提迦城。次行乞食。得品饌已。還于本處。收衣洗足。敷座而食。飯食訖已。而暫經行。復還本座。觀察阿難所問。摩伽陀國王。及諸優婆塞此處滅已。當生何處。以何行愿。得何果報。作是觀時。以佛神通。于虛空中。有聲稱名。世尊。我是人仙。善逝。我是人仙。爾時世尊聞空聲已。即從座起。往聲聞處。彼聲聞眾。圍繞而坐。阿難尊者來詣佛所。偏袒右肩。禮世尊足。住立佛前。而白佛言。世尊。何因何緣倍常適悅。

  爾時世尊告阿難言。如汝所請。為摩伽陀國頻婆娑羅王。及諸優婆塞。此處滅已。當生何處。以何行愿。得何果報。我以此義。說時未至。示同世間。憶念而住過是夜分。至于食時。入城乞食。回還本處。食訖經行。復還本座。以汝所問說時已至。憶念觀察。彼摩伽陀國王。及諸優婆塞。死此生彼。行愿果報。如是之次以我神通。于虛空中。有聲稱言。世尊。我是人仙。善逝。我是人仙。佛復告言。阿難。汝于往昔。聞有如是名否。阿難白言。世尊。未聞有是名者。我聞此名。身毛喜豎。尊者阿難。說是語次又聞空中聲曰。世尊我是頻婆娑羅王。善逝。我是頻婆娑羅王。我今向佛。二三稱說名字族氏。世尊。往昔人仙。命終之后。生于人間。得為人王。證須陀洹果。今第七生。生毗沙門宮。為天王子。亦名人仙。世尊。我為毗沙門天王之子。善能了知佛所說法。微妙寂靜安樂之句。當來證得斯陀含果。佛即贊言。善哉善哉。而汝人仙甚善甚善。汝能如是行無放逸。先于何處。以何因緣。而能獲得須陀洹果。人仙答言。我別無因。亦別無緣。唯知佛法微妙最勝。深信奉行。乃證初果。又復白言。世尊。我受持國天王命。往彼南方增長天王處。由是見知我佛世尊。在昆左迦精舍。獨處堂中。觀察摩伽陀國王。及諸優婆塞。從此處滅生于何處。以何行愿。得何果報。如是等事。我佛欲說。世尊。我從父王毗沙門所。親聞是事。憶持不忘。是故我今正以此緣。來詣佛所。欲說斯事。

  佛言。人仙。今正是時。汝當廣說。是時人仙承佛圣旨。而白佛言。世尊。一時我聞。父毗沙門天告于眾言。汝等圣者當一心聽。我于往昔在三十三天。說法勝會。諸天皆集。及護世天。亦在彼會。各處本方。持國天王處于東方。面西而坐。增長天王處于南方。面北而坐。廣目天王處于西方。面東而坐。我處北方面南而坐。諸聽法眾坐護世前。是時諸天及護世等。皆為聽法。來赴勝會。既聞法。已欲還本宮。忽有大光。普照勝會。諸天光明映蔽不現。

  爾時帝釋天主告諸天言。汝等當知。今此大光普照勝會。使我諸天光明色相映蔽不現。是故汝等當知非久。大梵天王來此會中。于意云何。大梵天王。凡所行處。先現祥瑞。汝諸天等。勿起本座。知彼何緣現此光明。時諸天眾及護世天白帝釋言。我等承命未起本座。乃至了知所現光明。時大梵王。以童子形。于彼勝會。忽然出現。頭有五髻。色相具足。于彼會中即便說偈。告諸天曰。

  汝歸佛世尊  世間為眼目
  善說微妙法  令得寂靜句
  汝等諸天眾  威力大色相
  因持佛梵行  由是生天界
  復有凈行者  具色壽名稱
  是大智佛子  非久生此界
  天眾聞是語  心生大歡喜
  歸依佛世尊  信法中妙法
  梵王說偈時  具五種妙音
  甚深如云雷  聞者樂真實

  大梵天王說偈之時。具五種妙音。所謂大梵音。迦陵頻伽音。大鼓音。大雷音。及愛樂音等。又彼梵王于勝會中。攝童子形。復現大身。于意云何。大梵天王隨眾心樂。而現其身。所現大身。有二種德。具大色相。普聞名稱。譬如黃金有二種德。謂色及名。大梵天王于天眾中。二種顯現亦復如是。又復梵王到勝會時。會中天眾。不起本座。亦不作禮。時彼天眾。合掌而住。各起所念。嗚呼娑婆世界主。大梵天王于此會前以所現身。復現大身。是時梵王。知天眾心。于大身中。倍復現大。于彼勝會。上虛空中。跏趺而坐。譬大力士于地而坐。大梵天王亦復如是。

  爾時大梵天王復告天眾。所現大身。是四神足力。唯佛世尊悉知悉見。能說能修亦復能現。是故汝等。亦當誠心修彼神足。乃至現通作大利益。四神足者。謂欲勤心慧。是時天眾。又復心念。嗚呼大梵天王。愿化我等天眾。一一皆如梵天王身。一一梵天懷中。坐一天王。爾時大梵天王知天眾心。即以神力。攝諸天身。化梵王身。各于懷中。坐一天王。是彼天眾。所有心念。皆悉滿足。獲大安樂。譬如剎帝利王。受父灌頂。而紹王位。心念滿足。獲大安樂。彼諸天眾亦復如是。

  爾時大梵復告天眾。汝等諸天及護世等。當一心聽。諸圣者唯佛如來正等正覺。于四神足。能廣宣說。能久修習。能大變現。是故汝等當發誠心。應勤修習。自在變現。作大利益。是時梵王懷中所坐天王。各生疑念。唯有一大梵王。我坐懷中。云何言時諸天皆言若彼默時諸天亦默。又帝釋天主。起如是念。嗚呼大梵天王。愿攝我等天眾本形。變一大身。坐我懷中。時大梵王知帝釋念。攝天眾形。現一大身。帝釋懷中跏趺而坐。大梵天王當以如是神足之力。種種變現。作化事已。又復告彼諸天及護世等。我佛世尊以此四神足力。及聲聞法。先所化度者。即摩伽陀國八萬優婆塞。善斷三障。盡苦邊際。證須陀洹果。于天上人間。七返往來。有生他化自在天者。有生化樂天者。有生三十三天者。有生四王天者。有生人間大剎帝利王宮者。有生上首大婆羅門家。有生上首大長者家。又復諸天眾等。有思念者。嗚呼云何能得四佛出現于世。復有思念。嗚呼云何能得八佛出現于世。大梵天王知彼天眾心之所念。而復告言。汝等天眾莫作是念。思欲四佛出現于世。乃至八佛出現于世。是義不然。汝等當知。我從佛聞。無有二佛同出于世。何有四佛八佛同出世耶。汝等但愿。我佛世尊無漏之體。壽命增長。久住世間。時彼諸天。又復作念。大梵天王。云何一一實知我心。彼諸天等。即生驚怖。心懷愁惱。時大梵王告彼眾言。汝諸天眾。及護世等。一心諦聽。如來應供正等正覺。宣說一乘正法。令諸眾生遠離憂悲苦惱。皆得清凈。證真實理。又復告言。有三種法。如來悉知。何名三種。所謂有人。先作身不善業。意不善行。后因親近善友。聽聞妙法。系念思惟。斷身不善。造身善業。斷意不善。行意善行。是人樂中生樂。悅意中復生悅意。譬如有人于喜生喜。喜復生喜。彼人悅樂亦復如是。此謂第一種法。復次有人。先受五欲作不善業。后親善友聽聞妙法。系念思惟。棄于欲樂。亦復不造諸不善業。是人樂中生樂。悅意中復生悅意。譬如有人喜中生喜。喜復生喜。悅樂法者亦復如是。此謂第二種法。復次有人。于不善法。如實了知。亦于善法。如實了知。乃至苦集滅道。亦如實知。后復親近善友。于不善法及諸善法。乃至苦集滅道。于是諸法。倍復精曉。是人樂中生樂。于悅意中復生悅意。譬如有人喜中生喜。喜復生喜。悅樂法者亦復如是。此謂第三種法。復次大梵天王又告諸天及護世等。諸圣者當一心聽。有四種法。彼佛世尊悉知悉見。何者為四。謂身受心法。如來以慧觀是四法。若內若外。如實了知。智慧現行。修習圓滿。善說菩提一乘正法。令諸眾生咸得清凈。離憂悲苦惱。證妙法理。

  復次大梵天王又告諸天及護世等言。諸圣者當一心聽。有八正道法。彼佛如來應供正等正覺。悉知悉見。何等為八。謂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如是八正道。即是三摩地受用法。若有如是得正思惟。行于梵行。修習圓滿。獲梵天樂。又復正語。正一切言。滿一切相。正說梵行。分別顯教。得如實旨。宣說正語。開甘露門。示一乘法。令諸眾生咸得清凈。離憂悲苦。證妙法理。

  爾時人仙白佛言。世尊。如我所說種種法要。皆是大梵天王于帝釋宮。為三十三天及四護世諸天眾等。如是宣說。我父毗沙門天王。回還本宮。為我宣說。我悉記憶。無所忘失。今承如來大威力故。為尊者阿難。欲知頻婆娑羅王所生所滅行愿果報。我今對佛如實宣說。佛即贊言。善哉善哉。汝能善說。

  爾時人仙說是法已。阿難尊者。及諸會眾。得聞是法。歡喜信受。禮佛而退。

乾隆大藏經·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佛說人仙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