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第0895部
佛說頻婆娑羅王經一卷
宋朝散大夫試光祿卿明教大師法賢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王舍城中。與大苾芻眾俱。皆是法中耆舊大阿羅漢。諸漏已盡所作已辦。除諸重擔逮得己利。盡諸有結證得解脫。如是之眾滿一千人。

  爾時世尊而起思念。我今可往杖林山中靈塔之處。作是念已。與苾芻眾俱往彼處。到彼處已安居其中。時摩伽陀國頻婆娑羅王。聞佛世尊與諸耆舊大阿羅漢數滿千人。住杖林山靈塔之處。時王思念欲往聽法。即令嚴駕不同常時。乃有從車萬二千乘。妙服寶器萬八千床。八樂四兵導前從后。眷屬臣佐圍繞而行。時王出城往杖林山。詣于佛所親近供養。復有婆羅門及長者等。亦隨于王詣于佛所。爾時世尊見王到來示現五相。謂頂相傘蓋相摩尼相拂相寶劍等相。莊嚴佛身。爾時大王到佛會已。除去王者自在之相。至于佛前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以妙言辭贊于佛德。頭面著地禮佛足已。旋繞三匝住立佛前。自稱己名白世尊言。我是摩伽陀國頻婆娑羅王。又復白言。我是摩伽陀國頻婆娑羅王。如是三白。佛三報言。如是如是。汝是摩伽陀國頻婆娑羅王。又以軟語勞慰于王。請王就座。王聞佛言。歡喜踴躍退坐一面。王之眷屬及與臣佐。各各向佛跪膝合掌。亦以妙言嘆于佛德。頭面禮已退坐一面。諸婆羅門及長者等。有以言辭贊嘆禮拜者。有但合掌頂禮者。有遙觀佛默然者。如是等眾各坐一面。

  爾時會中諸婆羅門長者等。忽見耆舊優樓頻螺迦葉侍立佛側。乃作是念。嗚呼尊者耆舊優樓頻螺迦葉。卻于大沙門處修持梵行。世尊知彼婆羅門及長者等心生疑念。即便說偈問迦葉曰。

  汝優樓頻螺迦葉  往昔事火無間斷
  見何利故得何法  此義速當為我說

  爾時尊者迦葉說偈答言。

  世間所有飲食味  乃至欲樂人所樂
  我見此利而志求  是故事火無間斷

  佛又說偈問迦葉言。

  云何耽戀欲樂事  乃至貪于飲食味
  人間天上心愛樂  是義速當為我說

  尊者迦葉以偈答曰。

  我于最上寂靜句  由不了故生退屈
  唯耽五欲非如理  是故事火無間斷
  圍陀事火證解脫  眾生由此心迷惑
  盲者無異于死人  退失最上寂靜句
  我今見實無為法  大龍最上師善說
  能仁為大利益故  世尊出現大精進

  佛復告言。迦葉。汝善來善住無諸邪念。善能分別最上之法。迦葉。汝今當可善化眾會。于是尊者迦葉受佛敕已。即入三摩地現大神通。于眾會沒于東方虛空中。出現四威儀行住坐臥。乃至現火三昧。于火界中出種種光。謂青黃赤白及玻胝迦色等。又復身上出水身下出火。身下出水身上出火。出沒顯現相續不斷。如是南西北方。于虛空中。亦復現于行住坐臥四威儀相。乃至入火三昧。于火界中出種種光。謂青黃赤白及玻胝迦色等。又復身上出水身下出火。身下出水身上出火。出沒顯現相續不斷。爾時尊者迦葉于四方虛空。現神變已還攝神力。前詣佛所合掌頂禮。而白佛言。我師世尊。我是大聲聞。又復白言。我師世尊。我是大聲聞。佛報迦葉言。我是汝師。汝是大聲聞。又復報言。我是汝師。汝是大聲聞。汝可還位而坐。

  爾時眾中婆羅門長者等復作是念。如是耆舊尊者優樓頻螺迦葉。猶尚于佛大沙門處修梵行耶。佛知其意。告頻婆娑羅王言。大王。當知色有生有滅。了知此色有生有滅。受想行識亦復生滅。而彼蘊法當知有生即知有滅。大王。此色蘊法。若善男子。能實了知有生即滅。色蘊本空色蘊既空生即非生。生既無生滅何所滅。色蘊如是諸蘊皆然。若善男子。了知此已。即悟諸蘊不生不滅無住無行即無有我。我說是人于無量阿僧祇劫中。為真寂靜者。

  爾時會中諸婆羅門長者等作如是念。以何法故可得了知無我無受想行識。何謂有彼我人眾生壽者。乃至摩那嚩迦主宰作者生者起者無動者說者分別者知者。如是等類何者不生何者不滅。又復彼類以何緣故。所作善不善業而受果報。

  爾時世尊知彼婆羅門長者等起心念已即告諸苾芻言。苾芻。若無我說我。是即愚癡少聞凡夫異生我相。苾芻。當知我本無我復無我者。而諸苦法。若作生想苦蘊即生。若作滅想苦蘊即滅。及與諸行。若作生想諸行即生。若作滅想諸行即滅。此因此緣生諸行法。以此行緣即有生滅。我于如是。如實了知生滅法已。乃可告語一切眾生。諸苾芻。我以清凈天眼過于肉眼見諸眾生生滅好丑貴賤上下善趣惡趣眾生所作善惡之業所得果報皆如實知。又復眾生具身口意三業不善。毀謗賢圣起于邪見。由此邪見作諸邪業行諸邪法。以此因緣。命終之后墮于惡趣受地獄苦。又復眾生具身口意三業之善。不謗賢圣起于正見。由此正見作諸善業行諸善法。由此因緣命終之后生于天界而為天人。我如實知我如實見。諸苾芻。我時不言有我有人有眾生有壽者。又彼知者等類何生何滅。作善惡業而受果報。如是等法無有我想。所有五蘊由有法想。由彼法想乃生五蘊。又彼無明緣于行法。諸行法生集法乃生。諸行法滅集法得滅。諸苾芻如是行苦因集而有。因集滅故行苦即滅。苦法滅已非法皆滅更不復生。如是苦法已盡邊際。苾芻。滅復何證。即此苦邊是真寂滅是得清涼是謂究盡。苾芻。此寂靜句。謂舍一切法愛法。若盡欲法得滅。是即寂靜涅盤。

  爾時世尊復告王言。大王。于意云何。色是常非常耶。王言。色滅即是非常。佛復告言。是苦非苦耶。王言。世尊。苦滅即非苦。苦者是顛倒法。此顛倒法。是彼聲聞少知少聞。乃稱我是大聲聞我是大智。起此我想彼我想者。不也世尊。佛又告言。受想行識是常非常耶。王言滅即非常。佛言。是苦非苦耶。王言。苦法因顛倒生。此顛倒法是即為苦。是彼聲聞少知少聞而生我想。是故稱我是大聲聞。我是大智彼我想者。不也世尊。佛言。大王。如是如是善思念之。此色蘊法。所有過去未來現在。內外中間若大若小。若高若下若近若遠。彼一切法。本來無有無相無我。大王。以彼正智當如實見。佛復告言。大王。乃至受想行識。所有過去未來現在。內外中間若大若小。若高若下若近若遠。彼一切法。本來無有無相無我。大王。如是。以彼正智當如實見。是時會中聲聞眾等聞此法已。了色無常乃至受想行識。亦復了知而生厭離。由厭離故即得解脫。證解脫已正智現前。我得解脫。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后有。是時頻婆娑羅王聞說是法。遠塵離垢法眼清凈。會中復有八萬天人及無數百千婆羅門長者。亦得遠塵離垢法眼清凈。

  爾時頻婆娑羅王法眼清凈。得正知見住法堅固。離諸所欲離諸苦惱。于佛法中得法無畏。是時大王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向佛合掌諦信頂禮而白佛言。世尊。我得大利我得大利。我誓歸依佛法僧眾受近事戒。從今已后盡形不殺乃至不飲酒等。又復白言。我今虔心請佛世尊。還王舍城。唯愿世尊。哀受我請。當盡此生承事供養。乃至衣服飲食臥具醫藥。受用等物悉皆具足。諸苾芻眾皆亦如是。爾時世尊受王請已默然而住。大王見佛默然許已。頭面著地禮佛而退。

乾隆大藏經·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佛說頻婆娑羅王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