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第0847部
佛說月光菩薩經一卷
宋朝散大夫試鴻臚卿傳教大師法天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王舍城竹林精舍。與大苾芻眾。而為說法。時舍利弗。大目干連。前詣佛所。五體投地。禮佛足已。白佛言。世尊。我等今者不忍見佛入于圓寂。而于此時。先入滅度。爾時眾中。有一苾芻。合掌向佛。而作是言。世尊。舍利弗大目干連。有何因緣。今于佛前。先欲入滅。唯愿世尊。為解眾疑。爾時世尊。告苾芻言。汝今諦聽。吾為汝說。舍利弗。大目干連。貪嗔癡等。諸漏斷盡。所作已辦。梵行已立。不受后有。非唯今日先欲入滅。于過去世。北印度內。有一大城。名曰賢石。長十二由旬。廣闊亦爾。彼有國王。名為月光。壽四萬歲有天眼宿命通。身色端嚴。諸相具足。光明照耀。如天滿月。所往之處。不假燈燭日月之明。故號月光。統領四洲六萬八千國土。時世豐熟。人民安隱。金銀珍寶。飲食衣服。象馬車乘。悉皆盈滿。于城四門。皆有樓閣。戶牖軒窗。俱用眾寶而為嚴飾。街巷道陌。掃灑清凈。豎立幢幡。寶蓋真珠瓔珞。復有沉香粖香栴檀之香。微風時起。吹其香氣。周遍國城。車馬行人。不聞穢氣。處處復有花果樹木。多摩羅樹。迦尼迦啰樹。無優樹。貝多樹。娑羅樹。帝羅迦樹。龍花樹。末俱羅樹。阿底目伽樹。播吒羅樹。繁郁茂盛。鸚鵡舍利。迦陵頻伽。俱計羅鳥等。于諸樹間。作微妙音。于城內外。流泉浴池。常出好花。優缽羅花。俱母那花。奔吒利迦花等。如是富貴。種種裝嚴。佛告苾芻。爾時月光天子。于市肆街巷及城四門。堆聚金銀珍寶象馬車乘飲食衣服臥具醫藥種種莊嚴之物。即擊金鼓。告令眾人。月光天子。以種種財物。普施一切。隨意所須求者相給。爾時南贍部洲。一切眾生。皆至王城。求其所施。無不豐足。得大富貴。無一貧乏及徒行者。爾時月光天子。復自思惟。雖諸眾生無有貧乏。對我所用猶未齊等。復以細妙衣服。最上珍寶。頭冠瓔珞。臥具飲食等。施諸眾生。富貴莊嚴。皆如月光天子身。城邑宮殿。樓閣園林。種種嚴飾。如忉利天。有七十二百千那由他人。常止此城。有二千五百大臣。有二輔相。一名大月。二名持地。容貌端正。福德淳厚。智慧深遠。高才博識。恒以十善。化諸眾生。是時大月。于夜睡眠。而作一夢。王戴天冠。變黑煙色。復有鬼來。就王頭上。奪冠而去。作是夢已。憂惶驚懼。恐有不祥而自思惟。我王慈愍。惠施一切。求者不違。必有惡人。來乞王頭。作是念已。即用七寶。造一寶頭。如有乞者。以此代之。時持地輔相。亦作一夢。見月光身。四體分散。即召婆羅門。占夢兇吉。婆羅門曰。此夢甚惡。必有遠人。來乞王頭。持地聞已。悲泣感傷。云何我王。有斯大禍。爾時一萬三千五百親位大臣。俱作惡夢。幢幡倒地。金鼓不鳴。恩愛別離。悲啼哭泣。如是夢已。共相議曰。王若不吉。一切眾生。誰為救濟。我等云何而得安隱。時月光天子。又告大臣。盡我壽命。施于眾生。不得間斷。爾時香醉山中。有大婆羅門。名曰惡眼。聰明多智。善解技術。知月光天子。于城四門。大開施會。擊鼓宣令。普告四方。求者供給。而無乏少。我今往彼。乞于王頭。作是語已。下香醉山。山有天人。知婆羅門來乞王頭。悲痛傷嘆。苦哉苦哉。此王心懷慈愍。利樂群生。如若命終。世間薄祐。作是語時。天地昏黑。日月不現。泉井枯干。暴風卒起。吹砂走石。樹木摧折。大地震動。有如是不祥之相。去城不遠。有一仙人。身具五通。名彌濕嚩弭怛啰。與五百眷屬。常以慈愍。護念眾生。見此征祥。甚懷憂惱。告摩拏嚩迦曰。必有災禍。臨于民主。我等云何而為救護。虛空中緊那羅眾及諸天人。皆悉下淚。如降微雨。一切人民。心懷驚怖。時惡眼婆羅門。將欲至城。護城天人。詣月光天子前。今有惡人。從香醉山來。懷殺害心。欲乞王頭。不得聽之。宜保愛自身。固安圣體。王既聞已。心生踴躍。嘆言善哉。令我圓滿檀波羅蜜。時惡眼婆羅門。即入王城。守門天人。見婆羅門。神情丑惡。隔住門外。終不放入。時月光天子。知彼來至不放入城。即告宰臣大月。有婆羅門。從香醉山來欲見于我。令彼門司不得障礙。大月受教。白守門天人。即令放入。大月見已。問婆羅門曰。汝來至此。有何所求。婆羅門言。我聞月光天子。慈愍有情。設大施會。若有所求。一切無吝。今來至此。欲乞王頭。大月告言。婆羅門。王頭膿血所成。終歸爛壞。汝今乞得。有何所用。我有七寶頭。復有種種金銀珍寶。俱奉施之。乃令子孫永得大富。婆羅門言。我本乞頭非為珍寶。時二大臣。啼泣雨淚。悲痛憂惱。我等云何得免斯害。時婆羅門。即詣王前。見已頂禮。住立一面。合掌白言。聞王慈愍普施一切。我今遠來。只乞王頭愿垂慈愍。歡喜布施。而說偈言。

  菩薩志求無上智  安住最勝清凈法
  愿垂慈愍速舍頭  圓滿檀度波羅蜜

  時月光天子。即起合掌而說偈言。

  父母所生不凈身  汝求我頭歡喜舍
  滿爾本愿稱心歸  令我速成菩提果

  說此偈已。白婆羅門言。勿嫌我頭。骨髓膿血。皮肉相連。無有清凈。而即施之。滿汝本愿。時婆羅門。心大歡喜。王欲截頭。即去頭冠。是時南贍部洲。一切頭冠悉皆落地。人各驚惶。輔相二人。不忍見王舍棄身命。即于彼處。自盡其壽。以善根力。生大梵宮。時菩摩夜叉。于虛空中。高聲唱言。苦哉天子。今將命終。復有百千億人。奔詣王宮。啼泣下淚。傷愛別離。王即說法。安慰令發道心。婆羅門言。王若舍頭。宜于凈處。王即告言。我有一苑。名摩尼寶藏。花果茂盛。流泉浴池。種種莊嚴。最為第一。于斯舍頭。汝意云何。婆羅門言。宜速往彼。王即攜劍。往彼苑中。立瞻卜樹下。告婆羅門言。我今舍頭。汝來截之。婆羅門曰。王不自斷。令我持刃。非布施行。時有護苑天人。見是事已。悲泣涕淚。告婆羅門曰。汝大惡人。月光天子。慈愍一切。普利群生。何以此處。害天子命。王告天人。莫作是言障礙勝事。我于過去無量生中。為大國王。于此苑內。千度舍頭。時諸天人。皆無障礙。昔濟餓虎。舍身命等。超于慈氏四十劫。彼時天人。亦不障礙。汝于今日。發隨喜心。當獲勝利。月光天子。復告天龍八部一切賢圣。我今舍頭。不求輪王。不求生天。不求魔王。不求帝釋。不求梵王。為求無上正等正覺。令未受化者回心受化。已受化者速得解脫。得解脫者圓證寂滅究竟彼岸。又愿命終之后。舍利如白芥子。于摩尼寶藏苑。建一大塔。令一切眾生。禮拜供養見聞隨喜。命終之后。皆得生天。發菩提心。出生死界。發是愿已。婆羅門曰。王舍內財。甚為稀有。于未來世。速成佛道。作是語時。王以首發。系無憂樹枝。即執利劍。自斷其頭。爾時三千大千世界。六種振動。于虛空中。天人贊言。善哉善哉。今月光天子當得成佛。復雨優缽羅花。缽納摩花。俱母那花。曼陀羅花。及沉香、粖香、旃檀之香。種種供養。即以旃檀香木。焚燒遺體。收其舍利。于摩尼苑及四衢路。各起一塔。恒時供養現在未來。一切眾生。于此苑中。行住坐臥。及于塔前。瞻禮供養。命終之后。生六欲天。及梵天上。爾時佛告諸苾芻。往昔月光天子者。今我身是大月持地二輔相者。今舍利弗大目干連是。惡眼婆羅門者。今提婆達多是。由是因緣。先于佛前。而請入滅。時諸苾芻。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禮佛而退。

乾隆大藏經·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佛說月光菩薩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