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第0816部
六道伽陀經一卷
宋西天中印度摩伽陀國三藏傳教大師法天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歸命一切佛  及諸菩薩眾
  愿開正智慧  憶念佛功德
  歸依三界尊  身口意三業
  所作善不善  為彼作分別
  彼人受果報  無有主宰者
  三界天中尊  愿起于悲智
  廣為世間說  我今聞彼說
  如依于輪回  觀察業果報
  佛說惡道因  貪嗔癡為本
  若人行殺害  彼業隨纏縛
  決定墮等活  五百歲方出
  彼彼等活者  重重受生死
  是故說等活  父母及親姻
  眷屬善知識  欺慢若憎嫌
  墮落于黑繩  熾焰粗澀繩
  纏縛有情體  如鋸解樹木
  是故名黑繩  若墮于炎熱
  猛火競來燒  焰焰相接續
  令彼罪業人  奔聚都一處
  燒燃苦惱深  是故說炎熱
  修習非法行  惱亂于大眾
  說彼無有盡  墮彼極炎熱
  入此惡道已  熾極火燒煮
  熱苦受長時  是名極炎熱
  豬羊狼兔等  及余諸物命
  如是行殺害  而墮于眾合
  墮彼惡趣已  眾山合身碎
  痛苦不可當  故得名眾合
  若起身口意  而發諸煩惱
  欺誑于有情  墮落于號叫
  入彼惡道已  暴惡火燒身
  叫苦聲不絕  是故名號叫
  圣賢凈行師  所有財寶等
  若貪若偷盜  而墮大號叫
  若諸偷盜業  感大火燒身
  叫喚出大聲  是名大號叫
  作大功德人  及與父母等
  毀謗而返恩  決定墮無間
  持罰骨髓碎  受苦純無間
  身命報等爾  是故名無間
  互相愛憎嫉  并及相殺害
  感彼惡趣身  手生鋒刃甲
  如是鐵爪甲  甲長十六指
  暴惡熾焱身  抓擭相損害
  故名鋒刃甲  愚癡邪淫者
  登彼鐵叉樹  大身鐵牙鬼
  丑惡身炎熾  逼惱恒無盡
  復有鐵烏鳥  獯狐諸惡獸
  食啖彼有情  復生劍葉林
  割截于罪人  叫喚出惡聲
  痛苦不可忍  諂誑妄言者
  吞食熱鐵丸  而復飲洋銅
  重重無暫住  輕慢若欺他
  鐵牙惡獸等  來食身上肉
  受苦俱胝歲  愛行非法行
  墮入洋銅河  大熾洋銅汁
  燒煮或浮沉  又復自愚迷
  勸作非法行  往彼鐵輪獄
  而被鐵火輪  碾拶身無數
  或以鐵磨磨  或上刀山等
  若人說邪道  破正法為非
  滿道排鋒刃  令彼往來行
  業力令身大  驅逐聚一處
  四面山石合  如指甲拶虱
  若壞修習行  遠離正等因
  僻執心意邪  定入由增獄
  暴惡蛆蟲類  恒居糞穢中
  罪者游履時  食啖于雙足
  種植壓油等  蠕動多傷殺
  重重臥鐵槽  熱鐵棒捶打
  若起極嗔怒  造彼諸惡罪
  死墮焰魔剎  具受一切苦
  破結善種子  身口意俱罪
  智者勿作罪  地獄相如是

  地獄品頌竟。

  牛驢猿猴等  鳩鴿鵝鴨身
  行恚與貪淫  獲報斯如是
  豺狼猛虎犳  蝮蝎及毒蛇
  嗔忿我慢深  獲報斯如是
  烏鵲雕鷲等  蜈蚣路多蟲
  羆熊貓牛馬  龍魚[薛/女]路荼
  如是傍生等  增益惡三業
  墜墮焰魔界  獲報斯如是

  傍生品頌竟。

  障他布施福  偷盜于飲食
  墮在布怛那  饑虛為餓鬼
  愚癡慳鄙人  我慢乏禮樂
  求食又無慚  死為大癭鬼
  自不行檀度  勸他作慳貪
  而墮餓鬼中  腹大咽如針
  慳貪深厚者  護財如眼睛
  貧病與佛僧  不能施少分
  亦復不自用  父母莫能得
  死墮餓鬼身  漿飲永不遇
  若盜他財物  施已心生悔
  亦墮餓鬼身  常食于膿唾
  口出惡言語  謗毀于賢善
  墮彼餓鬼中  口生于火炬
  慳貪與諍訟  惡意窺他財
  墮彼餓鬼中  微獲祭祀食
  或入聚落處  見彼遺棄食
  嘔吐涎唾等  而恒為美饌
  自行慳障礙  離間他行施
  為鬼恭槃荼  惡形生膿血
  傷殺群生類  自食與他食
  墮鬼羅剎娑  愛食鬘香粖
  雖然施飲食  少分懷嗔恚
  墮鬼健闥婆  作樂諸天愛
  若愛于兩舌  斗亂行嗔恚
  墮鬼畢舍佐  頭面而丑惡
  雖愛行檀施  而恒苦惱人
  墮彼惡趣中  為彼母馱鬼
  自行猛利殺  教他猛利殺
  墮彼藥叉身  亦復惡猛利
  父母師長等  所欲多違背
  墮彼藥叉宮  勇健行暴惡
  慳貪嗔果報  餓鬼藥叉等
  苦樂隨自因  諸惡不須作

  餓鬼品頌竟。

  天及修羅人  福壽有差等
  樂求生天者  堅持八齋戒
  快樂壽命長  遠離疾病苦
  于禁若破犯  少分樂生天
  而墮于修羅  部多為眷屬
  雖不盜他財  纖毫不行施
  吝惜廣慳貪  而為守財鬼
  不盜亦不施  不慳亦不貪
  決定得人身  衣食多辛苦
  不盜不貪嗔  守分而安住
  美味施圣賢  彼得生人世
  壽命具色力  吉祥而無病
  恒時行施食  凈信具慚愧
  得富貴端嚴  廣饒資畜等
  若施田宅等  及造僧伽藍
  令彼心歡喜  于自彼身中
  一切隨所欲  若施于鞋履
  供養佛僧等  游行得安樂
  常獲車騎乘  若于曠野中
  施水作泉井  而復作陰涼
  令彼無疲渴  當獲于妙花
  吉祥廣嚴飾  柔軟身圓滿
  若于傳法人  舍施童子等
  后復得為人  聰明多智慧
  若施于藥餌  當離一切病
  若施于燈明  眼目長清凈
  若施于音樂  口生美妙音
  若施臥具等  當感身安樂
  若施傍類食  長壽多色力
  若放女出家  眷屬獲增長
  若以田地施  得花果流泉
  若怖于輪回  親覲于賢圣
  所須隨供養  精進常恭敬
  善破于煩惱  當得安樂果
  悲愍不慳吝  輟己而施他
  定感富饒果  衣食自豐足
  如彼四時中  隨時行布施
  崇重具儀式  當獲一切福
  偷盜他財物  自己作所須
  違背于真空  煩惱不舍離
  不作有相心  依如行布施
  如是布施果  無為大安樂
  如人離淫欲  童男等不生
  遠出至他方  無思無掛礙
  若人著淫欲  心行無返復
  狂亂自耽著  永墮于三涂
  嫌棄于女人  修戒薄癡愛
  復至命終時  猶如破毒氣
  若行正等因  不舍于梵行
  精進得吉祥  天人恒供養
  堅固不迷亂  無飲酒妄言
  出語常真實  獲名聞安樂
  種種造飲食  供養和合眾
  當感善眷屬  同生不動國
  互相作承事  歡喜意無違
  觀察諦理空  不欺不顛倒
  苦惱永已盡  安樂而解脫
  若好於戲論  歌舞著頑愚
  我慢恃端嚴  欺夌于貧賤
  當受背傴身  喑啞形痤陋
  疾病鎮纏縛  語言而不遜
  罪苦轉彌深  無因得安樂
  寂靜心恬澹  一切善出生
  報應果不虛  速成離苦道

  人趣品頌竟。

  諂誑行毀禁  毒害斗諍深
  廣縱于無明  必墮修羅趣

  修羅品頌竟。

  棄名利歡樂  遠離于親眷
  持禁中下品  生彼四王天
  父母親族等  種種作供養
  遠諍奉律儀  獲生忉利天
  慈喜無傷殺  和顏離愛憎
  純善守尸羅  得生夜摩界
  多聞持法教  修慧求解脫
  積德具威儀  獲生于睹史
  若人自出家  布施堅持戒
  令彼大安樂  得生變化天
  上根有情類  持戒亦最上
  功德超越前  生他化自在
  持戒生天上  禪定亦如是
  智慧若薰修  牽引復生慧
  善惡業果報  我說無虛謬
  由善得安樂  作惡獲苦惱
  老病死輪轉  果報自如是
  審觀此三種  勿愛須棄舍
  求福遠離罪  了絕于色聲
  通達真實義  必至大解脫

乾隆大藏經·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六道伽陀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