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乘單譯經·第0764部
佛說辯意長者子所問經一卷
元魏沙門釋法場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聞如是。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千二百五十沙門俱。菩薩萬人。爾時世尊與無央數大眾共會圍繞說法。時舍衛城中有大長者子。名曰辯意。從五百長者子。各有五百侍從。來詣佛所。前以頭面著地。為佛作禮卻坐一面。于時辯意長者子察眾坐定。承佛威神從坐起正衣服。儼然而前為佛作禮。長跪叉手。白佛言。欲有所問。唯愿世尊慈愍敷演。世尊至真。三界無上道德神化。濟度群萌普演權道令眾得所。當來之世五濁鼎沸三毒熾盛以此相燒。無尊無卑毒念相向。若當臣王以貪國位。興師相伐身死名滅。當爾之時災及小民。若佛弟子四輩之眾。蒙佛遺恩得為道名。外著法衣內懷嫉妒。無有敬順轉相誹謗。揚惡遏善貢高非彼。此之人輩。皆是地獄餓鬼畜生之分。利一時之榮。不知后世劫數之殃。當以何法而開化之。唯愿世尊。具示教化。使將來人可蒙此福。得離三涂永處福堂。佛言。善哉善哉。辯意長者子。乃于佛前作師子吼。有所發起開化一切。當來愚闇兇惡之人。得蒙是義快如是乎。所欲問者莫得疑難。如來當為分別說之。

  長者子辯意白佛言。人何因緣得生天上。復何因緣來生人中。復何因緣生地獄中。復何因緣常生餓鬼中。復何因緣生畜生中。復何因緣常生尊貴眾人所敬。復何因緣生奴婢中為人所使。復何因緣生庶民中。口氣香潔身心常安。為人所譽不被誹謗。復何因緣得生為人。常被誹謗為人所憎。形狀丑惡身意不安常懷恐怖。復何因緣所生之處常與佛會。聞法奉持初不差違。遭遇知識逮得好心。若作沙門常得所愿。所問如是。唯愿世尊。分別解說。令此眾會得聞正教。愿使一切得濟彼安。

  佛告長者子辯意。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吾當為汝解說妙要。有五事行得生天上。何謂為五。一者慈心。不殺群生悉養物命令眾得安。二者賢良。不盜他物布施無貪濟諸窮乏。三者貞潔。不犯外色男女護戒奉齋精進。四者誠信。不欺于人護口四過無得貪欺。五者不飲酒。不過口行。此五事乃得生天。爾時世尊。以偈頌曰。

  不殺得長壽  無病常鮮肥
  一切受天位  身安光景至
  不盜常大富  自然錢財寶
  七寶為宮殿  娛樂心常好
  男女俱不淫  身體香潔凈
  所生常端正  德行自然明
  不欺口氣香  言語常聰明
  談論不謇吃  所說眾奉行
  酒肉不過口  無有誤亂意
  若當所生處  天人常奉侍
  若其壽終后  二十五神迎
  五福自然來  光影甚煒煒

  佛告辯意。復有五事得生人中。何謂為五。一者布施。恩潤貧窮。二者持戒。不犯十惡。三者忍辱。不亂眾意。四者精進。勸化懈怠。五者一心。奉孝盡忠。是為五事。得生人中大富長壽端正威德。得為人主一切敬侍。爾時世尊。以偈頌曰。

  布施得大富  錢財而自然
  所生常尊貴  輒得父余財
  持戒常完具  奉受三尊教
  盡心不犯惡  便得壽命長
  忍辱不亂眾  嗔恚不犯人
  撾罵不還報  所生常端正
  精進不懈怠  常念奉持行
  所生輒豪強  得為一切將
  一心不退轉  忠信念反復
  供事諸尊長  所生無艱難
  若行此五事  轉得為人主
  財力色端正  自然勇猛將

  佛復告辯意。有五事行。死入地獄億劫乃出。何謂為五。一者不信有佛法眾。而行誹謗輕毀圣道。二者破壞佛寺尊廟。三者四輩轉相謗毀。不信殃罪無敬順意。四者反逆無有上下。君臣父子不相順從。五者當來有欲為道者已得為道。便不順師教而自貢高輕慢謗師。是為五事死入地獄。展轉地獄無有出期。爾時世尊。以偈頌曰。

  世間愚癡人  不信佛法眾
  愚意欲毀壞  言佛無有神
  眼見善惡事  故作眾罪行
  神祠而壞之  利少得罪多
  末世諸四輩  含毒懷嫉妒
  名利故相毀  不知后罪重
  世間諸群臣  父子惡相加
  財寶利名故  無有敬順意
  當來諸惡人  以得為沙門
  不奉受師教  死受罪不輕
  行此五事者  其罪不可說
  億劫地獄中  諸佛不能救

  復次長者子。有五事行墮餓鬼中。何謂為五。一者慳貪不欲布施。二者盜竊不孝二親。三者愚冥無有慈心。四者積聚財物不肯衣食。五者不給父母兄弟妻子奴婢。是為五事墮餓鬼中。爾時世尊。以偈頌曰。

  慳貪不布施  私竊不養親
  藏積恐亡遺  無慈于老人
  妻子及奴婢  一皆不給與
  坐守財物死  餓鬼甚為苦
  身不見衣裳  腹大咽如針
  東西行求食  洋銅灌其口
  不欲得飲之  拍口強令咽
  一口入腹中  肝肺腸胃爛
  如是之勤苦  更歷數萬年
  罪畢乃得出  生為貧賤人

  復次長者子。又有五事。作畜生行墮畜生中。何謂為五。一者犯戒私竊偷盜。二者負債抵而不償。三者殺生以身償之。四者不喜聽受經法。五者常以因緣艱難齋戒施會以俗為緣。是為五事生畜生中。于是世尊。以偈頌曰。

  常私竊盜人物  負錢財抵不償
  喜殺生獵魚網  作俗緣不法會
  無誠信不知道  去來事今現在
  作眾罪不自覺  稍稍積墮畜生
  牛馬象驢駱駝  豬羊犬不可數
  常負重死剝皮  如是苦甚叵當

  復次長者子。又有五事。得為尊貴眾人所敬。何謂為五。一者布施周惠普廣。二者禮敬佛法三寶及諸長老。三者忍辱無有嗔恚。四者柔和謙下。五者博聞學誦經戒。是為五事得為尊貴眾人所敬。爾時世尊。以偈頌曰。

  布施常等心  普濟令眾安
  色力壽無病  親厚皆蒙恩
  敬佛三寶者  禮事諸尊長
  所生為尊貴  常得一切禮
  忍辱無嗔恚  生輒得端正
  眾人見歡喜  視之無厭足
  心調能柔和  謙讓而敬順
  學問誦習經  乃為人中尊

  復次長者子。又有五事。常生卑賤為人奴婢。何謂為五。一者憍慢不敬二親。二者剛強無恭恪心。三者放逸不禮三尊。四者盜竊以為生業。五者負債逃避不償。是為五事。常生卑賤奴婢之中。爾時世尊。以偈頌曰。

  若有愚騃人  憍慢于二親
  無有恭恪心  后生輒卑賤
  三寶不禮事  剛強于尊老
  無慈孝于人  生輒為奴婢
  放心恣其意  盜竊人財物
  負債不欲償  后生奴婢中
  衣食仰于人  走使不自在
  功力償其主  罪畢乃得出

  復次長者子。又有五事。得生人中口氣香潔身心常安。為人所譽不被誹謗。何謂為五。一者至誠不欺于人。二者誦經無有彼此。三者護口不謗圣道。四者教人遠惡就善。五者不求人之長短。是為五事。生于人中口氣香潔身意常安。為人所譽不被誹謗。爾時世尊。以偈頌曰。

  恭敬于三寶  不憍慢二親
  至誠不欺誑  是行人所敬
  護口不誹謗  等心于一切
  勸人遠罪行  誦習念正法
  世人不憍慢  相敬如父母
  遏惡而揚善  如是得佛疾

  復次長者子。又有五事。若在人中常被誹謗。為人所憎形體丑惡。心意不安常懷恐怖。何謂為五。一者常無至誠欺詐于人。二者大會有說法處而誹謗之。三者見諸同學而輕試之。四者不見他事而為作過。五者兩舌斗亂彼此。是為五事。若在人中常被誹謗。為人所憎形體丑惡。心意不寧常懷恐怖。爾時世尊。以偈頌曰。

  欺詐迷惑眾  常無有至誠
  心口而作行  令身受罪重
  若生地獄中  鐵鉤鉤舌出
  洋銅灌其口  晝夜不懈休
  若當生為人  口氣常腥臭
  人見便不喜  無有和悅歡
  常遇縣官事  為人所譏論
  遭逢眾厄難  心意初不安
  死還入地獄  出則為畜生
  展轉五道中  不脫眾苦難

  復次長者子。又有五事。所生之處常與佛法眾會初不差違。見佛聞法便得好心。若作沙門即得所愿。何謂為五。一者身奉三寶勸人令事。二者作佛形像當使鮮潔。三者常奉師教不犯所受。四者普慈一切與身正等如愛赤子。五者所受經法晝夜諷誦。是為五事。所生之處常與佛法眾會初不差違。見佛聞法便得好心。若作沙門即得所愿。爾時世尊。以偈頌曰。

  奉敬三尊寶  教化勸令事
  作佛形像好  奉諸尊師教
  當視一切人  與身等無異
  彼我悉平等  行是會佛前
  晝夜常學問  智慧是大寶
  開悟諸盲冥  普使知道真

  于是長者子辯意。聞佛說五十事要法之義。欣然歡喜逮得法忍。五百長者子皆得法眼凈。又諸會者各得其志。于是辯意即從座起。為佛作禮長跪叉手白佛言。善哉世尊。快說此法。乃令會者得聞其所。復使將來濟度厄難。唯愿世尊過于貧聚及諸眾會。明日日中屈于舍食。爾時世尊默然而許。諸長者子為佛作禮歡喜而去。辯意到舍白父母言。今所請者人中難有。名曰如來無上法師。三界無比。便告其妻令設飯食即尋具饌。明日世尊與諸大眾。往到其家就坐儼然。時辯意長者子父母眷屬。前禮佛足各自供侍。辯意起行澡水敬意奉食。下食未訖有一乞兒前歷座乞。佛未咒愿無敢與者。遍無所得嗔恚而出便生惡念。此諸沙門放逸愚惑有何道哉貧者從乞無心見與。長者迷惑用為飯此無慈愍意。吾為王者以鐵輞車轢斷其頭。言已便去。佛達嚫訖。有一乞兒來入乞丐。座中眾人各各與之。大得飯食歡喜而去。即生念言。此諸沙門皆有慈心。憐吾貧寒施食充飽得濟數日。善哉長者乃能供事此等大士。其福無量。吾為王者當供養佛及眾弟子。乃至七日之中。當報今日饑渴之恩。言已便去。佛食已訖說法。即還精舍之中。佛告阿難。從今以后嚫訖下食以此為常。

  時二乞兒展轉乞丐。到他國中臥于道邊深草之中。時彼國王忽然崩亡無有系嗣。時國相師明知相法。讖書記曰。當有賤人應為王者。諸臣百官千乘萬騎案行國界。誰應為王。顧見道邊深草之中。上有云蓋。相師指曰。中有神人。即見乞兒。相應為王。諸臣拜謁各稱曰臣。乞兒驚愕自云。下賤非是王種。皆言應相非是強力。沐浴香湯。著王者之服。光相儼然稱善無量。導從前后回車入國。時惡念者在于深草中。臥寐不覺。車轢斷其頭。王到國中。陰陽和調四氣隆赫。人民安樂稱王之德。爾時國王自念昔者貧窮之人。以何因緣得為國王。昔行乞時得蒙佛恩。大得飯食便生善念。得為王者供養七日。佛之恩德今已果之。即召群臣遙向舍衛國。燒香作禮。即遣使者。往請佛言。蒙世尊遺恩得為人王。愿屈尊神來化此國愚冥之人得見教訓。于是佛告諸弟子。當受彼請。佛與弟子無央數眾往到彼國。時王出迎。與諸群臣稽首佛足。燒香散華伎樂供養。佛入宮中即以就座。王起行水供設飯食。須臾以訖。爾時國王為佛作禮前白佛言。我本是小人。有何福行得享斯位。愿佛解說。令此國人得蒙開眼。

  佛告王曰。往日舍衛城中有長者子。名曰辯意。施設大檀請佛及僧。時佛坐定下食未嚫。有一乞兒來入欲乞。一無所得。嗔恚而出。惡念生曰。若吾為王以鐵輞車轢斷僧頭。一人后來乞丐大得飯食出。即念言。若我為王。供養此等眾圣之僧七日之中。時善念者今王是也。時惡念者臥深草中。王受正位回車入國。車騎侍從轢斷其頭。死入地獄為火車所轢。億劫乃出。王今請佛報誓過厚。世世受福無有極已。爾時世尊。以偈頌曰。

  人心是毒根  口為禍之門
  心念而口言  身受其罪殃
  不念善惡人  自作身受患
  意欲害于彼  不覺車轢頭
  心為甘露法  令人生天上
  心念而口言  身受其福德
  有念善惡人  自作安身本
  意念一切善  如王得天位

  是時國王聞經歡喜。舉國臣民得須陀洹道。供養佛七日之后。佛于是欲去。王及臣民為佛作禮而別。于是世尊還到舍衛祇樹精舍。賢者阿難政衣服。從坐起為佛作禮長跪白佛言。當以何名此經。云何奉行。佛告阿難。是經名為辯意長者子所問。當奉持之。一名諸法要義。佛復告阿難。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有行斯經奉持諷誦宣傳后世。令人受持者。是人如侍我身福無有異。誦斯經者當為彌勒佛所授決。如來廣長舌所語無有異。佛說經已。時諸天龍鬼神四輩弟子。聞經歡喜。為佛作禮。

乾隆大藏經·小乘單譯經·佛說辯意長者子所問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