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乘單譯經·第0738部
佛說五無返復經一卷
宋居士沮渠京聲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爾時佛在祇樹精舍。與千二百五十比丘俱。時有梵志。在羅閱只國聞舍衛人多慈孝順奉經修道供事三尊。便到舍衛國。見父子二人耕地。毒蛇嚙殺其子。父故耕不視其子。亦不啼哭。梵志問曰。此兒誰子。答言。是我之子。梵志曰。是卿子者。何不啼哭。而耕如故。其人答曰。人生有死。物成有敗。善者有報。惡者有對。愁憂啼哭。何所追逮。設不飲食。何益死者。卿今入城。我家在某處。愿過語之。吾子已死。不須持二人食來。梵志自念。此人無返復。兒死在地。情不愁憂。而返索食。此人不慈。無有比類。梵志便行入城。詣耕者家。見死兒母。即便語之。卿兒已死。父言但持一人食來。何以不念子耶。兒母逆為梵志說譬喻言。子者如客。來依人止。來亦不卻。去亦不留。此兒本我亦不喚來。自來過我生。死亦自去。非我力乃便進退。隨其本行。追命所生。又語其姊。卿弟已死。何不啼哭。姊即向梵志說喻言。我等兄弟。譬如工師入山斫材縛筏。水中卒逢大風。吹破筏散。隨水流去。前后分張。不相顧望。我弟亦爾。如是宿命因緣。一時共合會。在一家生。隨命長短。死亡無常。合會有離。我弟命盡。各自隨行。無常對至。隨其本行。不能相救。又語死者婦。卿夫已死。何不啼哭。婦復為梵志說喻言。我等夫婦。因緣共會。須臾間已。譬如飛鳥暮棲高樹。擾擾作聲。向明各自飛去。行求飲食。有緣則合。無緣則離夫婦如是。無常對至。隨其本命。不能相救。又語其奴。汝大家兒死。何不啼哭。奴復說喻。我之大家。因緣合會。我如犢子隨逐大牛。人殺大牛犢子在邊。不能救大牛。無常之命。不可得救。奈何愁憂啼哭。亦無所益。梵志聞之。心惑目瞑。不識東西。聞此國人。孝順奉道。供事三尊。故從遠來。欲得學問。未有善應。而見五無返復人。勞身苦心。遠來至此。了無所益。又問行人。佛在何許欲往問之。行人答曰。近在祇洹精舍。梵志即往到佛所。稽首佛足作禮。卻坐一面。愁憂低頭。默無所說。佛知其意。謂梵志曰。何為低頭。愁憂不樂。梵志白佛言。所愿不果。違我本心。是故愁憂也。佛問曰。有何所失。白佛言。我從羅閱只國來。聞此國人孝順奉敬三尊。故從遠來欲得學問。既來到此。見五無返復人。是故愁憂不樂。佛言。何謂無返復者。梵志白佛言。見父子二人耕地下種。子死在地。父亦不愁。反更索食。而反向我說無常事。母婦及姊與奴。都無愁憂。是為大逆無返復也。佛言。不然不如卿語。此之五人。最有返復。知命無常。非愁憂所逮。是故自定。無有愁戚。世間俗人。不識無常。懊惱啼哭。不能自勝。譬如人得熱病。不自覺知。恍惚妄語。良師與藥。熱即除愈。不復妄語。俗人愚癡。愁憂啼哭。不能自解。能知無常。不復愁憂。如熱病愈。此之五人。皆得道證。梵志聞之佛語。即自克責。我為愚惑。不識道義。今聞佛語。如盲得目。冥中見明。

乾隆大藏經·小乘單譯經·佛說五無返復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