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乘單譯經·第0699部
黑氏梵志經一卷
吳月支優婆塞支謙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聞如是。一時佛游尼連江水邊。在彼一月造十八變化。于迦葉兄弟三人及千弟子。轉游行羅閱只城。止頓一年。教授國民。為其講法。初成佛道竟二年已。乃到舍衛興隆道化。開度天人世間人民。時香山有梵志名曰迦羅。得備四禪。具足五通。徹視洞聽。身能飛行。自察心念知人來生。講說經義。感動釋梵及四天王諸鬼神龍并閻羅王。悉往聽之。言語雅妙聲和猶梵。日日咨受不以為懈。音徹于遠。普來歸聽。時閻羅王坐聞經法淚下如雨。舉目觀視益用悲嘆。于時梵志問閻羅王。何為悲泣淚下如雨。閻羅答曰。事當歸實不可虛言。仁今說經便辭利口。義理甚妙。猶如蓮華。若明月珠。而命欲盡余有七日。恐忽然過就于后世。是以悲泣不能自勝。又仁命過墮地獄中在我部界。今自相歸一心受法。及當取卿拷掠五毒。熟思惟此。遂用增懷。不可為喻。梵志愕然心中沉吟。報閻羅王曰。吾獲四禪成五神通。獨步四域超升梵天。不以為礙。既無罪釁。何因當墮地獄閻界。閻王曰。仁臨壽終時。當值惡對起嗔恚恨。意欲有所害。失本行義故趣閻界。梵志聞之忽然悒懅。不知何計。設何方便得濟斯難。愁戚惘惘心懷湯火。坐起不安為長嘆息。釋梵四王諸神問曰。何為不安長太息乎。梵志答曰。吾命欲盡余有七日。且有惡對來亂吾善心。緣是之故恐歸惡趣。是以反側不能自勝。時彼香山有諸善神。數詣佛所咨受經典。謂于梵志。佛興于世仁不知乎。梵志答曰。身沈俗人安能知之。其神復謂。佛為一切三界之救。度諸未度脫未脫安未安。皆濟危厄令至永寂無為之道。何不詣佛。可脫憂患。長得恬怕。道德合同。梵志聞之欣然踴躍。如冥睹明。兩手各取梧桐合歡好色華樹。飛到佛所。未到之頃。佛告摩夷。世尊大慈修無極哀。未曾忘舍應當度者。佛時頌曰。

  潮水徑順崖  未曾越故際
  儻有水神亂  起犯于故流
  佛觀于本無  察應當度者
  普使得免濟  終無越失耶

  于是梵志飛到佛所。住虛空中正向歸佛。佛告梵志。謂黑氏曰。放舍放舍。梵志應諾。如世尊教。即舍右手梧桐之樹種佛右面。復謂梵志。放舍放舍。梵志即舍左手所執合歡之樹。種佛左面。佛復重告放舍放舍。梵志白曰。適有兩樹。舍佛左右。空手而立。當復何舍。佛告梵志。佛不謂卿舍手中物。佛曰所舍。令舍其前。亦當舍后。復舍中間。使無處所。乃度生死眾患之難。佛于是頌曰。

  仁當舍其本  亦當舍其末
  中間無處所  乃度生死原
  內無有六入  外衰不得前
  放置于六情  乃成無為疾

  黑氏梵志。聞佛所說。心自念言。不見吾我則了心無心者本無應病與藥。鄙心開解。如盲得目聾者得聽。真為普見審一切智。今已值佛。德不可訾。尋即來下。稽首佛足。退住一面。佛應心本而分別說顯示道場。演三脫門。于時輒住不退轉地。無一憂患。嘆佛功德。而諸頌曰。

  光明踰日月  智慧猶大海
  大慈無極哀  十方悉欣戴
  眾生流三界  無數億萬載
  應病授法藥  宣暢大辯才
  雖現入生死  周旋無往來
  勸化令精進  罪福無能代
  努力勤精進  勿為欲所災
  降衰四魔除  道成無掛礙

  梵志白佛。我迷已來。其日久矣。愿見垂愍。得為沙門。佛即聽之。頭發自墮。袈裟著身。威儀齊整。成為寂志。往詣閻王。而謂之曰。卿本謂我余命七日。當墮地獄。今為沙門。神通已具。諸漏已盡。度于四瀆。眾病永除。猶大圍屋。一時增壽。七七日。諸苦已消。超外異術。自在住世。更無數劫。閻王答曰。仁賴余福得遇佛。時應病授法。滅淫怒癡。神通悉備。內外無疑。設不爾者。如鼠遭貍。如稻得災。為罪所牽。如魚鉤餌。墮地獄中。無有出期。今已永脫。相代歡喜。說是語時。無央數人。皆發道意。佛說如是。比丘菩薩。黑氏寂志。天龍鬼神。阿須倫世間人。莫不悅豫。作禮而去。

乾隆大藏經·小乘單譯經·黑氏梵志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