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乘阿含部·第0669部
佛說法海經一卷
西晉沙門釋法炬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聞如是。一時佛游瞻波國。漢呿利池上。與大比丘眾俱。月十五日。時應說戒。佛坐集已久。而如來默然。不說戒。侍者阿難。更整衣服。跪而白佛。初夜向竟。中夜將至。大眾集久。世尊將無疲倦。愿以時說戒。佛猶默然。眾坐既久。時有比丘。名曰阿若都盧。更整衣服。長跪白佛。初夜中夜已過。雞將向鳴。世尊得無疲倦。眾僧集久。愿佛說戒。世尊復默然。又復白言。明星已出。時將過矣。佛言。比丘。且聽眾僧之中有不凈者。故吾不得說戒耳。

  賢者大目揵連心念。吾當定意觀之。誰不凈者。目連白佛。我欲定意觀誰不凈者。不凈者命令出眾。世尊告曰。卿欲定意觀不凈者令其出眾。此言大善。便可觀之。目連即定意觀之。見其弟子犯于重戒。目連從定意起。至犯戒比丘前。而數之曰。汝為沙門。奉戒為本。戒猶人之頭首。沙門戒行。宜令清白。如水如玉。此如來之座。賢圣之會。度世者之聚。清凈道德者之所集處。此座猶如栴檀之林。卿以伊蘭臭穢。亂于真正。目連手自引其弟子出。卿是棄捐之人。不得預如來大眾之清凈集也。無以穢濁廁預大僧大集。大海不受穢尸。卿自思之。無穢賢眾。穢人既出。目連白曰。穢濁之人。即以棄遠。眾已清凈唯愿世尊。以時說戒。世尊猶復默然。目連怪之。四向觀察。見座上。向比丘已復在座。目連重敕之曰。卿為棄人。何為不自引。罪穢重坐此座為。目連重遣之。乃出座去。目連復白。世尊。穢人已出。大眾已凈。無復穢惡。唯愿世尊。以時說戒。令眾僧得修凈業。

  佛告目連。吾自今后。不復說戒。汝等可自共說戒。若我說戒。人于眾中犯戒默然不自引罪。而預如來座者。此為默然妄語。默然妄語。頭破七分。如來于大眾說戒。甚為不易。自今以后。汝自說戒。目連白佛。弟子聞道。如來先化之。為非弟子自悟而成道也。如來圣德。厚重天地。言真而要。弟子誦習。得成道果。如來猶天雨。百谷草木。無不仰榮。弟子德淺道小。人不服信。世尊哀愍聾俗。使一切獲安。得信得正。以濟其志。目連殷勤。苦請至三四五。世尊告目連曰。汝為一切。請求如來。殷勤乃至四五。吾今當為汝等說之。吾僧法。猶如大海有八德。汝等聽之。大海之水。無滿不滿。吾法如之。無滿不滿。此第一之德。大海潮水。尋以時而來。不失常處。吾四部眾。受吾戒者。不犯禁戒違失常法。此第二之德。大海之水。唯有一味。無若干味。無不以堿為味。吾法如是。禪定之味。志求寂定。致神通故。四諦之味。志求四道。解結縛故。大乘之味。志求大愿。度人民故。此第三之德。大海既深而廣。無能限者。僧法如是。無不深妙。八方之大。莫大于僧法。僧法最為弘大。此第四之德。大海之中。金銀琉璃水精珊瑚車磲馬瑙摩尼之妙。無不備有。吾僧法之中。三十七品道寶之妙。神足住壽。飛騰十方。靡所不適。瞬息之間。周旋無量佛界。到殊勝之剎。能以其道。化導群生。凈己佛土。此第五之德。大海之中。神龍所居。沙竭龍王。阿耨達難頭和羅摩那私伊羅末。如此諸龍。妙德難量能造天宮。品物之類。無不仰之。吾僧法亦復如是。四雙八輩之士。十二賢者。菩薩大士。教化之功。彌茂彌美。此第六之德。大海吞受百川萬流。江恒之水。無不受之。終日終夜。無盈溢滅盡之名。吾僧法之中亦如是。梵釋之種。來入僧法。四姓族望。或釋或梵。王者之種。舍世豪尊。來入正化。或工師小姓。亦入正化。種族雖殊。至于服習大道。同為一味。無非釋子。此第七之德。大海清凈。不受死尸。無諸穢濁。唯海之類而受之耳。吾僧法清凈。亦如大海。不受穢惡。犯戒違禁。非清凈梵行者。一不得受。棄之遠之。猶海不受死尸。此第八之德。

  佛告目連。如來大眾。唯清凈為禁戒業。不純非釋種子。故吾不說戒耳。卿等善相敕戒。無令正法有毀。佛說如是。諸比丘歡喜奉行。

乾隆大藏經·小乘阿含部·佛說法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