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乘阿含部·第0666部
蓱沙王五愿經一卷
吳月支優婆塞支謙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聞如是。一時佛在王舍國鷂山中。與五百比丘俱。時王舍國王。號名蓱比沙。少小作太子。意常求五愿。一者愿我年少為王。二者令我國中有佛三者使我出入常往來佛所。四者常聽佛說經。五者聞經心疾開解。得須陀洹道。是五愿。蓱比沙王皆得之。時王舍國北方。有異國國名德差伊羅。其國王。名弗迦沙。甚高絕妙宿命時曾更見佛。受佛經道學身中六分經。何等六分。一者身中有地。二者身中有水。三者身中有火。四者身中有風。五者身中有空。六者身中有心。身中凡有是六分。蓱比沙王。與弗迦沙王。生未曾相見。遙相愛敬如兄弟。常書記往來。相問遺不絕。蓱比沙王。意常念。令我得絕奇好物。以遺弗迦沙。弗迦沙王。亦常意念。令我得絕奇好物。以遺蓱比沙王。弗迦沙王。國中奄生一蓮華。一枚有千葉。皆金色。遣使者以遺蓱比沙王蓱比沙王。見華大歡喜言。弗迦沙王。遺我物。甚奇有異。蓱比沙王。作書與弗迦沙王言我國中有金銀珍寶甚多。我不用為寶。今我國中生一人華。人華字佛。紫磨金色。身有三十二相。弗迦沙王。讀書聞佛聲。大歡喜踴躍。毛衣皆豎。宿命曾已見佛。故毛為豎。

  弗迦沙王。作書與蓱比沙王。愿具聞神佛所施行教誡。當所奉行。愿具告意。弗迦沙王。卻后數日自念言。人命不可知在呼吸間。我不能復待蓱比沙報書。不如便自行見佛。弗迦沙王。主九十九小國小國王曰來朝。弗迦沙。敕諸小國王及群臣百官。諸兵皆悉嚴駕。發行到王舍國佛所。道逢蓱比沙王書。書上言。佛教人。棄家捐妻子斷愛欲。當除須發著法衣作沙門。所以者何。人愚癡故。不當為者而為之。便為癡。從癡為行。從行為識。從識為名色。從名色為六入。何等為六入。一者眼。二者耳。三者鼻。四者口。五者身。六者心。是為六。此六事皆外向。眼向色。耳向聲。鼻向香。口向味。身向細軟。心向欲。是為六向。從六向為合。從合為痛樂。從痛樂為愛。從愛為受。從受為有。從有為生。從生為老死憂悲苦不如意惱。如是合大苦陰隨習。凡合此勤苦合名人。智者自去愚癡。愚癡盡眾惡消除。惡消除便行盡。行盡識盡。識盡名色盡。名色盡六入盡。六入盡合盡。合盡痛樂盡。痛樂盡愛盡。愛盡受盡。受盡有盡。有盡生盡。生盡老死盡。老死盡已。憂悲苦不如意惱。如是合大苦陰隨習為盡。便不復生。不生即得泥洹道無為。弗迦沙王。讀書竟自思念。夜人定后。群臣百官士眾皆臥出。寂然無聲。竊起亡去。入丘墓間。便自剃頭被法衣作沙門。無飯食應器。便取冢間久死人髑髏。凈刮灑以為應器。持是髑髏應器。轉行到王舍蓱比沙王國。止于城外。舉頭視日念。今日至佛所晚。明日乃行。弗迦沙王。前報窯家。愿寄一宿。窯家言。大善。我舍幸寬。有宿止處。弗迦沙王。于外取小草蓐。入于一屏處。布座坐其上。自思惟五內。佛以天眼。從鷂山中。遙見弗迦沙王來到王舍國止于城外窯家。佛念弗迦沙王命盡明日恐不復生相見。

  佛即飛行。就到窯家門外。佛報窯家。愿寄一宿。窯家報言。我舍幸大。可得相容屬者有一沙門。來寄宿。自與相報。相便安者。便可止宿。佛即前至弗迦沙王所言。我從主人寄一宿。云當報卿。卿寧肯令我一宿耶。弗迦沙言。我適有小草蓐。裁足坐耳。此舍幸寬。卿便自在。所欲宿耳。

  佛便自左右取小草蓐。于一處坐。佛端坐過三夜。弗迦沙亦端坐。佛自念。是弗迦沙坐。安諦寂寞。不動不搖。佛意試欲前問用何等故作沙門。受何經戒。喜何等經。佛起到弗迦沙前問言。卿師受誰道。用何等故作沙門。弗迦沙報言。我聞有佛。姓瞿曇。父字悅頭檀。白凈王也。其子剃頭須作沙門得佛道。我師事之。我用佛故作沙門。佛所說經入我心中。我甚喜之。佛問寧曾見佛不。弗迦沙言。未曾見。設使見者。寧能識是佛不。弗迦沙言。見之不能識。佛念是賢者。為用我故作沙門。續當為子說宿命時所知經。爾乃解疾耳。佛語弗迦沙言。我為卿說經。上語亦善。中語亦善。下語亦善。為卿說身中六分事。善聽之。弗迦沙言。大善。佛言。合此六事。能成為人身。人身凡六事。有所覺知。人志用十八事。轉動人意。凡有四事。道人所當奉行。奉行已志不復轉。志不復轉者便得道。得道已不復生。不復老。不復病。不復于今世死。亦不復于后世死。亦不復愁。亦不復憂。亦不復怒。亦不復思。亦不復愛。是為度世之道。

  請解六事合名為人。熟聽之。一者地。二者水。三者火。四者風。五者空。六者心。何等為地。地有二品。身地外地。何等為身地者。謂發毛爪齒皮肉筋骨脾腎肝肺腸胃。身中諸堅者。皆為地。身地外地。同合為地。身地外地。非我地。適無所復貪愛知者。當熟思惟。是以自解。

  何等為水。水有二品。身水外水。何等為身水者。謂淚涕唾膿血汗肪髓腦小便。身中諸軟者。皆為水。身水外水。同合為水。身水外水非我水。適無所復貪愛知者。當熟思惟以自解。

  何等為火。火有二品。身火外火。何等為身火者。謂身中溫熱腹中主消食。中熱身諸者。皆為火。身火外火。同合為火。身火外火。非我火。適無所復貪愛知者。當熟思惟以自解。

  何等為風。風有二品。身風外風。何等為身風者。謂上氣風。下氣風。骨間風。腹中風。四支風。喘息風。身中諸起者。皆為風。身風外風。同合為風。身風外風。非我風。適無所復貪愛知者。當熟思惟以自解。

  何等為空。空有二品。身空外空。何等為身空者。謂眼空耳空鼻空口空喉空腹空胃空。食所出入空。是為身空。身空外空。同合為空。身空外空。非我空。適無所復貪愛知者。當熟思惟以自解。

  智者學道。能自別知身中五分。余一分者心。心清凈無欲。自念我清潔如是。若愿欲上第二十五空慧天。恐于二十五天上。壽數千劫不得脫。若復愿上第二十六識慧天。壽復倍于二十五天上。恐復不得脫。若復愿欲上第二十七無所念慧天。壽復倍二十六天上。恐復不得脫。若復愿欲上第二十八無思想天。壽八十四千萬劫。恐復不得脫。志便厭苦。壽久不得脫。便取泥洹道。

  何等為六事各合者。謂目合于色。耳合于聲。鼻合于香。舌合于味。身合于細滑。心合于知。是為六合。

  何等為志十八轉者。謂目為好色轉。為惡色轉。為中色轉。耳為好聲轉。為悲聲轉。為惡聲轉。鼻為好香轉。為惡香轉。為臭香轉。舌為美味轉。為惡味轉。為無味轉。身為細軟轉。為粗堅轉。為寒溫轉。心為善事轉。為惡事轉。為世事轉。為志十八轉。

  何等為四事堅制人者。一為至誠。二為等意。三為智慧。四為消滅諸惡。是為四堅志。目所貪愛得之因快樂。快樂離人自覺過去。從苦致苦能知為苦。苦已去自知為脫苦。人行苦難得樂。當思惟斷諸惡事。因得不苦不樂自知遠離諸苦。譬如兩木相揩生火。因別兩木。各著一面。火亦滅水亦冷。恩愛合便得苦。棄捐恩愛。自知為脫。譬如鍛金師得好金自在欲作。何等奇物。臂環耳珰。步瑤華光及百種。皆能作之。道人持心。當如是鍛金師自在欲生。不假令欲生二十五天。二十六天。二十七天。二十八天。然審皆有。是雖久會當壞。皆當過去。無有常。知當復過去。意不復向。不復念。不復思。不復愛。是名為無為。智者自思惟。如是乃為高耳。人遠離諸惡。乃為智耳。目所見萬物皆當過。無有常無為。亦不復去。亦不復來。道人知是者。便信于道無為。最為至誠。未得道時。所喜愛樂身心所生。得道已皆棄捐之。人棄所在恩愛。是名為無為。

  志在淫劮故不得脫。志在嗔怒。故不得脫。志在愚癡。故不得脫。道人知是者。因棄淫劮之心。棄嗔怒之心。棄愚癡之心。拔恩愛之本。斷其枝條。截其根莖。不復生滋。是名無為。

  自念有我志復動。無我志復動。我端正志復動。我不端正志復動。人豫自念。如是是為病。是為劇。是為痛。是為不脫。是故不欲多念。是謂諸苦之要。

  弗迦沙。本不知是佛。得第三阿那鋡道。能知為佛耳。即起以頭面著佛足言。我實愚癡無狀。失于禮敬。佛便自現光景威神。弗迦沙便自悔過言。我愚癡人佛言。若能自悔過為善。令若過除。弗迦沙言。愿持我作沙門。佛問若作沙門。衣缽具不。弗迦沙言。未具。佛言沙門衣缽不具。不得作沙門。弗迦沙言。諾。請行具之。

  佛言大善。弗迦沙起為佛作禮。繞佛三匝。弗迦沙明日即入城。入城未遠。城中有少齒牸牛。犇走以角觸抵弗迦沙。諸比丘展轉聞之。白佛言。佛昨日可于窯家為說經。沙門辭行具衣缽。為犇牛所抵殺。如是當趣何道。佛言是大長者。我為說經。皆悉心受奉行之。即得第三道。須陀洹斯陀鋡阿那鋡。便棄五蓋。一者淫劮。二者嗔怒。三者睡眠。四者戲樂。五者悔疑不正之心。今生十六天上。阿那鋡中。便自于天上。得阿羅漢度世去。今諸比丘。共取弗迦沙身。好收葬之。于其上起塔。諸比丘。即共承受佛教。即為起塔。佛說經已。諸比丘。皆叉手為佛作禮。

乾隆大藏經·小乘阿含部·蓱沙王五愿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