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乘阿含部·第0605部
佛說尊上經一卷
西晉三藏竺法護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聞如是。一時婆伽婆。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彼時尊者盧耶強耆。在釋羈瘦阿練若窟中。彼時尊者盧耶強耆。晨起而起出窟已。在露地敷繩床。著尼師檀已依結加趺坐。于是有天形色極妙。過夜已來詣尊者盧耶強耆所。到已禮尊者盧耶強耆足。卻住一面已。因彼天光明。以妙光悉照窟。彼天卻住一面已。白尊者盧耶強耆曰。比丘比丘。持賢善偈及解義。不如是說已。彼尊者盧耶強耆報彼天曰。此天我不持賢善偈及解義。汝天。持此賢善偈及解義不。如是說已。彼天報尊者盧耶強耆曰。此比丘。我持賢善偈不解義。云何汝天。持賢善偈而不解義。此比丘。我一時世尊在羅閱只迦蘭陀竹園。彼為諸比丘說賢善偈。

  過去當不憶  當來無求念
  過去已盡滅  當來無所得
  謂現在之法  彼彼當思惟
  所念非牢固  智者能自覺
  得已能進行  何智憂命終
  我心不離此  大眾不能脫
  如是堅牢住  晝夜不舍之
  是故賢善偈  人當作是觀

  如是比丘。我持賢善偈而不解義。云何天誰持賢善偈及以義。此比丘。世尊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彼持此賢善偈及以義。是故汝比丘。當從世尊受持賢善偈及以義。善思惟念諷誦持之。何以故。此比丘。彼賢善偈及以義。是義是法。行于梵行。成神通至尊道。與涅槃相應。此族姓子。信樂學道。信樂出家。棄家學道。當持此賢善偈及以義。善思惟念當奉持之。彼天說已。禮尊者盧耶強耆足。繞尊者盧耶強耆已。即其處忽然不現。于是尊者盧耶強耆。彼天還不久。在釋羈瘦受歲。受歲過三月已。作衣已成衣。與衣缽俱行至舍衛城。次第而行至舍衛城。住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于是尊者盧耶強耆至世尊所。到已禮世尊足卻坐一面。尊者盧耶強耆卻坐一面已。白世尊曰。唯世尊。我一時在釋羈瘦寂靜窟中。唯世尊。晨起起已出窟。于露地施繩床。敷尼師檀已結跏趺坐。彼時有天形色極妙。過夜已來至我所。到已禮我足卻住一面。因彼天光明。以妙光悉照窟。彼天卻住一面已語我曰。比丘比丘。汝持賢善偈及義不。如是說已。我報彼天曰。此天。我不持賢善偈及以義。汝天。持賢善偈及以義不。如是說已。彼天報我曰。此比丘。我持賢善偈不解義。云何汝天。持賢善偈而不解義。此比丘。我于一時。世尊在羅閱只迦蘭陀竹園。彼為比丘。說賢善偈而不解義。說此偈(如上故不重寫)。如是比丘。我持賢善偈而不解義。云何天。此誰持賢善偈及以義。此比丘。世尊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彼持賢善偈及以義。是故汝比丘。當從世尊受持此賢善偈及以義。思惟念當奉行之。何以故。此比丘。彼賢善偈及以義。是義是行于梵行。成神通至等道。與涅槃相應。此族姓子。信樂學道。信樂出家棄家學道者。當持此賢善偈及以義。善思惟念當奉持之。彼天說已。禮我足繞我。即其處忽然不現。汝強耆。知彼天名字不。唯世尊。我不知彼天之名字。此強耆。彼名般那末難天子。是三十三天大將。今是世尊時。今是善逝時。愿世尊。當為諸比丘。說此賢善偈及以義。從世尊聞已。比丘當奉持之。是故強耆。當善思聽之善思惟念。我當為說。如是世尊。尊者盧耶強耆受世尊教。世尊告說此偈(如上故不重寫)。云何強耆。比丘過去憶念此強耆。或比丘色過去。若樂若著于中住。過去痛想行過去識。若樂若著于中住。如是強耆。比丘憶念過去。云何強耆。比丘不憶念過去。此強耆。或比丘過去色不樂不著亦不于中住。過去痛想行識。不樂不著不于中住。如是強耆。比丘不念過去。云何強耆。比丘當來求念。此強耆。或比丘當來色。或樂或著于中住。當來痛想行識于中樂。或著于中住。如是強耆。比丘當來憶念。云何強耆。或比丘當來無求念。此強耆。或比丘色。當來不有樂不有著。不于中住。當來痛想行識。不有樂不有著不于中住。如是強耆。比丘當來無求念。云何強耆。比丘現在法思惟。此強耆。或比丘樂于現在色。于中著于中住。現在痛想行識。于中樂于中著于中住。如是強耆。比丘現在法思惟念。云何強耆。比丘現在當不思惟念。此強耆。或比丘現在色。不有樂不有著不有住。痛想行識。不有樂不有著不有住。比丘現在法不思惟念。佛如是說。尊者盧耶強耆聞世尊所說。歡喜而樂。

乾隆大藏經·小乘阿含部·佛說尊上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