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乘阿含部·第0602部
佛說須達經一卷
蕭齊天竺三藏求那毗地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聞如是。一時婆伽婆。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彼時須達居士至世尊所。到已禮世尊足卻坐一面。須達居士卻坐一面已。世尊告曰。頗有居士在家施與不。唯世尊。在家有施與者。所有施不能妙食。有雜穬麻子為羹。姜一枚以為施。此居士非妙施。有妙施者。二俱有報。此居士為非妙施者。彼不信施。亦不時施。不自手施。亦不就往而施。不知不有信。亦不知有報而行施。當知有如是報。意亦不在妙有屋舍。意亦不在諸妙物。意亦不在衣被。亦不在妙食。意亦不在妙五樂淫。何以故。此居士行非施報故。居士。行非施者。當有信隨時施。自手施往而施。有知有信。知有報因緣已而施與。當知彼有此報。意便在妙家業報極妙。諸具極妙衣有極妙。食意作妙五樂淫。何以故。此居士當知彼有施。此居士行妙施。不信施與。不隨時與。不自以手施與。不往而施。亦不知亦不信。亦不知有因緣行果報。而行施與。當知彼受如是報。意亦不在妙家業。意亦不在好衣。意亦不在好食。意亦不在妙五樂淫。何以故。居士。此非施故。此居士妙好施者。信樂施。隨時施。自手施。往而施與。有知有信。知有行果報而行施與。當知彼如是得報。意在妙家業。至妙五樂淫意在食。何以故。此居士當如是隨時施報。何以故。此居士。昔有過去世有鞞藍大婆羅門。大富極富多錢財多諸雜物。彼如是作大施。以八十四千金缽碎銀滿中。彼如是行大施。以八十四千銀缽滿中碎金。彼如是行大施。彼以八十四千象。諸具嚴飾象白如雪。彼如是行大施。以八十四千馬。諸具嚴飾金為珓珞。如是行大施。以八十四千牛以衣系之。[(殼-一)/牛]之常滿器。彼如是行大施。以八十四千玉女端正姝妙。一切諸珓珞極嚴飾之。如是行大施。余不可數余食諸味。謂彼居士鞞藍大富婆羅門。作如是大施。施與閻浮提凡夫人。寧施與彼一仙人得福多。雖居士鞞藍大富婆羅門作如是大施。施與閻浮提仙人者。不如施與一須陀洹此得福多。雖彼居士鞞藍大富婆羅門。施與閻浮提凡夫人及仙人。

  百須陀洹。不如施與一斯陀含此得福多。雖居士鞞藍大富婆羅門。作如是施與閻浮提凡夫人仙人百須陀洹百斯陀含。不如施與一阿那含此得福多。雖居士鞞藍大富婆羅門。作如是施與閻浮提凡夫人至百阿那含。不如施與一阿羅漢得福多。謂居士雖鞞藍大富婆羅門。作如是施與閻浮提凡夫人至百阿羅漢。不如施一辟支佛得福多。謂居士雖鞞藍大富婆羅門作如是施。施與閻浮提凡夫人至百辟支佛。不如施與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此得福多。謂居士鞞藍大富婆羅門作如是施。施與閻浮提凡夫人至百辟支佛。作房舍以施與招提僧者得福多。謂居士鞞藍大富婆羅門作如是施。施與閻浮提凡夫人。至作房舍已施與招提僧。不如以清凈意作三自歸佛法及比丘僧受其戒此得福多。謂居士鞞藍大富婆羅門作如是大施。施與閻浮提凡夫人至以清凈行三自歸佛法及比丘僧受其戒。不如于一切眾生行于慈至[(殼-一)/牛]牛頃此得福多。謂居士鞞藍大富婆羅門作如是施與閻浮提凡夫人。至謂于一切眾生分別行慈。下至[(殼-一)/牛]牛頃。謂一切行無常苦空無我。思惟念者下至彈指頃此得福多。汝居士作如是念。彼居士鞞藍大富婆羅門異耶。莫作是念我即是。彼名鞞藍大富婆羅門。如是居士。自住于饒益及饒益他。饒益多人愍于世間。以義以樂安隱天及人。如是為說法。未至竟盡。未至竟無垢。未至竟梵行。未至竟行梵行。彼故未脫生老病死憂戚不樂。我說未脫苦。此居士。今如來出世間無所著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佛世尊。今自為故為他故。為多人故。愍世間故。以義以樂安隱天及人。我今為說法。至竟盡至竟無垢至竟梵行。至竟行梵行。今以得脫生老病死憂戚不樂苦。我說已離苦。佛如是說。居士須達聞世尊所說。歡喜而樂。

乾隆大藏經·小乘阿含部·佛說須達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