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乘阿含部·第0600部
佛說文陀竭王經一卷
北涼三藏法師曇無讖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聞如是。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是時阿難于屏處思惟。世間人略厭五所思者少。至死不知厭足者多。阿難日中后到佛所前為佛作禮。卻白佛言。我于屏處思惟。世間人略厭五所思者少。至死不知厭足者多。

  佛言。審如阿難言。世間人略厭五所思者少。至死不知厭足者多。所以者何。昔者有王名號文陀竭。生從母頂出。是故字為文陀竭。后作遮迦越王。東西南北皆屬之。有七寶。一者金輪。二者白象。三者紺色馬。四者明月珠。五者玉女婦。六者圣輔臣。七者導道主兵臣。作遮迦越王有七寶如是。王仁賢修正法不煩擾萬民。有千子皆端正高才健猛力壯。四天下皆降屬之。作王數千歲。意中自念。我有四天下人民熾盛。谷米平賤人民多富。

  王復自念言。我有千子皆端正無比高才健猛力壯。令天為我雨錢金銀七日七夜快耶。天聞其語隨其所愿。即為雨錢金銀七日七夜。王見天雨錢金銀七日七夜。大歡喜即共相娛樂數千歲。王自念言。四天下皆屬我。我有千子七寶皆在我前。所欲得者皆已得之。天復不奪我所愿。為我雨錢金銀七日七夜。

  文陀竭王聞南方有閻浮提國大樂人民熾盛。王意欲往。適生意便舉七寶四種兵俱飛到。閻浮提國二十八萬里。其國見王即降伏屬之。王宿命作善故至使得是福。在俱耶尼國數千歲。王復生意。我有大國在西方。名俱耶尼。縱廣三十二萬里。我有七寶。天為我雨錢金銀七日七夜。我有千子皆端正無比高才健猛力壯。我有南方閻浮提國二十八萬里。

  王聞東方有弗于逮國人民熾盛。谷米平賤其國大樂。王意欲往。適生意便舉七寶四種兵俱飛行到。其國王及人民便降伏屬之。王因以正法治國。如是數千歲。王復生意。我有閻浮提國二十八萬里。我有俱耶尼國三十二萬里。我有弗于逮國三十六萬里。

  王聞北方有郁單曰天下大樂人民熾盛。王意欲往到其國。其國中無貧窮。無豪羸強弱。無有奴婢尊卑。皆同一等。令我人眾官屬共食之自然粳米。自然衣被服飾諸珍寶。王適生意。便舉七寶四種兵俱飛行入郁單曰國界。遙見地正青如翠羽色。王問邊臣言。汝曹寧見是地正青如翠羽色不。邊臣對言。唯然見之。王言。是故郁單曰天下也。王適前行。復見地正白如雪。王復語邊臣言。見是地正白不。邊臣對言。唯然見之。王言。是故郁單曰地自然生成搗稻米。汝曹皆當共食之。適復前行遙見諸寶樹百種衣樹。金銀璧環瓔珞皆懸著樹。王問邊臣言。汝曹見是諸寶樹不。邊臣言。唯然見之。王言。是故百種衣樹。金銀璧環瓔珞樹也。汝曹往皆當共取著之。王便前到郁單曰國。人民皆悉降伏屬之。王治郁單曰數千歲。復生意自念言。我有閻浮提地有拘耶尼地有弗于逮地有郁單曰四十萬里。

  王意欲上須彌四寶山王。至忉利天王釋所止處。王適生意。便舉七寶百官俱飛到須彌山上。便前入天王釋宮。釋遙見文陀竭王來。便起迎之言。數聞功德。欲相見日久。仁者來大善便牽與共坐。以半之座與文陀竭王。適坐左右顧視天上有玉女侍使。皆以七寶金銀琉璃水精珊瑚虎魄車磲。以為宮殿。見之心便念言。我有閻浮提俱耶尼弗于逮郁單曰。我舍中有雨錢金銀七日七夜。文陀竭王自念言。使天王釋死去。我欲代其處治天上。如治天下時快耶。王適生意。神便去即來還在天下。便被病困劣著床。

  王所從群臣官屬。悉在王床邊問王。得無有遺言。王曰。有敢問汝曹。王有何等遺言。汝曹語之言。王在時治四天下。天為雨錢金銀七日七夜。王有千子七寶皆能飛行。王上忉利天上。天王釋起迎勞賚問訊。以半之座坐之。尚復生意欲得天王釋處。適生意便來下在地。即被病困劣自悔言。人至死無有厭足。知厭足者少耳。經說言不以天雨錢金銀七日七夜故不飽也。其利少耳。其過大重。有智之人當思惟是事。復得天王釋半尚復不足。人行求道得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至得佛道乃厭足耳。

  佛告阿難。時文陀竭王者。是我身也。佛說如是。阿難歡喜為佛作禮。

乾隆大藏經·小乘阿含部·佛說文陀竭王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