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乘阿含部·第0595部
佛說恒水經一卷
西晉沙門釋法炬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聞如是。一時佛與大比丘僧諸弟子菩薩俱行到恒水。諸天人民鬼神龍人非人。及初發道意者無央數。各持華香伎樂皆追從佛。已到恒水施座而坐。眾會皆定。月十五日說戒時。阿難從坐起正衣服前作禮。以頭腦著佛足卻長跪叉手白佛言。諸弟子坐安定。愿佛可說戒經。佛默然不應。阿難還就坐。甚久到夜半。阿難復起前長跪叉手白佛言。夜已半諸弟子坐皆安定。愿聞佛說戒經。佛復默然不應。阿難復還就坐大久雞向欲鳴。阿難復起前長跪叉手白佛言。雞欲鳴。諸弟子愿欲聞說佛戒經。佛告阿難言。人生死展轉五道以往來。在世間甚大勤苦。不自識知前世宿命本末者。皆坐心意不端故。人身甚難得。已得人身。佛經戒復難得值聞。已得聞佛經戒。信入佛道復難。已入佛道。守持經戒復難得。佛欲說戒經。今坐中有一弟子。不能持佛戒經。用是故佛不說戒經。阿難白佛言。我不知何所弟子不持佛戒經。摩訶目干連三昧徹視。見不持戒弟子。即起往至其前謂之言。卿為佛作弟子。不能持戒法。是為捐棄之人。不應與尊者共同坐席。當起出。不得復入眾中。佛告摩訶目干連。汝好曉令出不持戒弟子。即自慚愧出去。佛告諸弟子。善聽今說法。諸弟子皆叉手言。唯然受教。佛言。大海水有朝夕來往時不過故際。還去亦不過故際。諸弟子皆當端心正汝意。還自視中表五藏。思惟生死甚勤苦。當奉持戒經不當缺犯。持五戒者。還生世間作人。持十善者得生天。持二百五十戒者。現世可得阿羅漢辟支佛菩薩佛泥洹大道。以道以受人身。當奉持經戒。死死不當缺犯大如毛發。譬如海水朝夕來往時不敢過故際。海中有七寶。何謂七寶。一者白銀。二者黃金。三者珊瑚。四者白珠。五者車磲。六者明月珠。七者摩尼珠。是為海中七寶。今佛道中亦有七寶。佛言。道寶是也。一者須陀洹。二者斯陀含。三者阿那含。四者阿羅漢。五者辟支佛。六者發意念度一切菩薩。七者佛泥洹大道。是為七寶。欲得道寶者。皆當棄捐淫泆嗔恚愚癡。持戒精進累積功德。中外清凈自守無常高士。如是海水不受惡露。若有死人污穢臭處不清潔者。疾風吹著岸上。今佛道中不受污穢不持經戒惡人。諸有犯經戒者。乃牽臂出之。譬如四輩鼠。一者屋間鼠。二者家中鼠。三者野田鼠。四者清溷中鼠。屋間鼠不能居平地。平地鼠不能居屋間。野田中鼠不能居人家。人家鼠不能居野田清溷中鼠不能出清溷中也。不知倉中饒谷故也。人復有四輩。何謂四輩。一輩人端心正意持戒不犯。欲得阿羅漢道。二輩人者持戒精進。欲得辟支佛道。三輩人持戒學問明經智慧。念度一切欲得佛道。四輩人托名為弟子。不能奉持明戒不欲學問。心意猶豫恐不得道故。是為前卻弟子。如是四輩鼠。佛言。諸弟子。天下有五江。東流一江字沙祿。南流一江字阿夷。西流一江字恒。北流一江字默徘徊。中流名字為江。轉流入海皆棄本名字。當為海水。佛言。諸弟子。有婆羅門種。有剎利種。有工師種。有田家種。有乞人。有若于輩各自道說言。我種豪貴。如愧富樂貧賤。當如五江水入海。若干輩為佛作弟子。皆當棄本名字。乃為是佛弟子耳。安得復有貴賤自貢高。先知當教后知。不得言我知道自憍貴。不得言學久知經多。不得言我所作意應道。彼所作非作。是者皆為犯戒。不得入眾中也。道法長幼相教護。當相承用。有未解經道者。不得向說深事。此為大過。天下大雨水。水流入水溝。水溝流入溪澗。溪澗流入江。江流入海中。海水不增不減。諸弟子。學道得須陀洹者有得斯陀含阿那含者。有得阿羅漢者。有得辟支佛者。有得阿惟越致者。有得佛泥洹道者。來者去者。佛道亦不增亦不減。如海水不增不減也。佛言。海中有大魚。一者長四千里。二者長八千里。三者長萬二千里。四者長萬六千里。五者長二萬里。六者長二萬四千里。七者長二萬八千里。學問不值明師。安知天下有大道乎。乘船游于洿池泉流。安知天下有江海。佛經如江海。一切世間經書皆因佛經而出。經難得再見聞。當取諷誦讀。卻后數千萬億歲。乃復有佛經戒耳。日月星宿當有壞敗時。奉行佛經戒無有壞滅時。自今已后佛不復說經戒。佛經戒甚重。中有受持戒犯惡者。頭破作七分故也。佛說經訖。諸弟子皆一心重持戒法。諸天人民鬼神龍。皆起前以頭面著地。為佛作禮而去。

乾隆大藏經·小乘阿含部·佛說恒水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