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單譯經·第0474部
佛說安宅神咒經一卷
失譯師名出后漢錄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千二百五十比丘。皆阿羅漢諸漏已盡。身心澄靜六通無礙。其名曰大智舍利弗摩訶目揵連。摩訶迦葉摩訶迦旃延須菩提等。復有菩薩摩訶薩八千人俱。文殊師利菩薩導師菩薩。虛空藏菩薩觀世音菩薩救脫菩薩。如是等菩薩摩訶薩威德自在。復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夜叉八部鬼神共相圍繞說微妙法。時有離車長者子五十人俱。身坌塵土懷憂愁戚。猶如有人生失父母所愛妻子。來至佛所頭面作禮卻住一面。

  爾時世尊知而故問。諸長者子以何因緣而有惱色。憂愁不樂失于常容。時諸長者子同聲俱白佛言。世尊未審人居世間。頗有家宅吉兇以不。佛即答言如是。諸事皆由眾生心行。夢想所造不得都無。諸離車等白佛言。世尊。弟子等蒙宿緣一毫之福。得睹如來慈化無遺。開甘露門潤以法雨。復有何罪生此五濁極惡之世。懷憂抱苦怖懼萬端不舍須臾。所以言者自惟弟子德淺福薄。所居舍宅災怪頻疊。惡魔日夜競共侵陵。坐臥不安如懷湯火。自頃已來失去善心無所恃怙。唯愿世尊受弟子請臨降所居賜為安宅。敕諸守宅諸神及四時禁忌。常來榮衛使日夜安吉災禍消滅。佛言善哉善哉。當如汝說吾自知時。

  爾時世尊明旦敕諸弟子。可各整衣服當入聚落。各持應器往至長者子舍。飯食既畢敷轉輪座。為諸長者說微妙法。令離怖畏身心悅樂。時諸離車各生歡喜。猶如比丘入第三禪。爾時世尊即呼守宅諸神。來到佛所而告之言。自今已后是諸神鬼。不得妄作恐動。令某等不安恒懷憂怖。吾當使大力鬼神。碎滅汝身令如微塵。

  爾時世尊復告大眾。諸善男子善女人等。吾涅槃后五百歲中。眾生垢重邪見轉熾 魔道競興妖魅妄作。窺人門戶各伺人便。覓人長短為作不祥種種留難。當爾之時是諸弟子。應當一心念佛念法念比丘僧。齋戒清凈奉持三歸五戒十善八關齋戒。日夕六時禮拜懺悔勤心精進。請清凈僧設安宅齋。燒眾名香然燈續明。露出中庭讀是經典。某等安居立宅已來。建立南庌北堂東西之廂。碓磨倉庫井窖門墻。園林池沼六畜之欄。或復移房動土穿鑿非時。或犯觸伏龍騰蛇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六甲禁忌十二時神門庭戶陌井窖精露。堂上戶中溷邊之神。我今持諸佛神力菩薩威光般若波羅蜜力。敕宅前宅后宅左宅右宅中守神神子神母。伏龍騰蛇六甲禁忌。十二時神飛尸邪忤魍魎鬼神。因托形聲寄名附著。自今已后不得妄嬈我弟子等。神子神母宅中諸神邪魅蠱道魍魎弊魔各安所在不得妄相侵陵為作衰惱。令某甲等驚動怖畏。當如我教。若不順我語令汝等頭。破作七分如多羅樹枝。

  爾時世尊而說咒曰。

  南無佛陀四野  南無達摩四野
  南無僧伽四野

  今為弟子某甲承佛威力而說神咒。

  一足眾生莫惱我  二足眾生莫惱我
  三足眾生莫惱我  四足眾生莫惱我

  我有一切大慈大悲愍念一切眾生。汝等惡魔各還所屬。不得橫忓擾亂我弟子等。復說咒曰。

  白黑龍王 善子龍王 漚缽羅龍王 阿耨大龍王。

  結界咒文。

  伽婆致 伽婆致 悉波呵 東方大神龍王 七里結界 金剛宅 南方大神龍王 七里結界 金剛宅 西方大神龍王 七里結界 金剛宅 北方大神龍王 七里結界 金剛宅 如是三說。

  東方婆鳩深山娑羅伽叉汝百鬼頸著枷 南方婆鳩深山娑羅伽叉汝百鬼頸著枷 西方婆鳩深山娑羅伽叉汝百鬼頸著枷 北方婆鳩深山娑羅伽叉汝百鬼頸著枷 如是三說。

  主疾病者主頭痛者。主人舍宅門戶者。當斂諸毒不得擾我諸弟子。若不順我咒頭破作七分。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造宅立堂宇  安育諸群生
  園林并池沼  門墻及與圊
  起心興舍室  動靜應圣靈
  稽首歸命佛  眾魔莫能傾
  明燈照無極  五眼因之生
  法王大咒力  動破魔億千
  如來慈普潤  威光徹無邊
  莫等咸歸命  眾邪各自遷

  佛告日月五星二十八宿天神龍鬼。皆來受教明聽 佛告言。不得前卻某甲之家。或作東廂西廂南[宋-木+牙]北堂。敕日游月殺土府將軍。青龍白虎朱雀玄武。歲月劫殺六甲禁忌。土府伏龍莫妄東西。若有動靜燒香啟聞。某甲宅舍是佛金剛之地。面二百步佛有約言。諸疫鬼神不得妄。忤忤者頭破作七分。身不得全不得水漿。去離本宮宅舍。已成富貴吉遷田作大得所愿。光榮行來在軍。仕宦宜官門戶昌熾。百子千孫父慈子孝。男女忠貞兄良弟順。崇義仁賢所愿如意。十方證明行如菩薩得道如佛。佛告阿難若欲安宅。露出中庭然四十九燈。掃灑燒香一心懺悔。禮十方諸佛。阿難又白佛言。當何名斯經。佛語阿難。此經名如來大悲不可思議神力。亦名愍念眾生安宅破魔神咒佛說經竟大眾歡喜作禮奉行。

乾隆大藏經·大乘單譯經·佛說安宅神咒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