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單譯經·第0455部
佛說妙色王因緣經一卷
唐三藏法師義凈奉制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是我聞。一時薄伽梵。在室羅伐城逝多林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從定起已。為諸四眾演說無上甘露妙法。時有無量百千大眾前后圍繞。諸根不動聽聞法要。時諸苾芻既見大眾身心寂靜殷勤聽法。咸皆有疑白佛言。世尊。唯愿慈悲為斷疑網。如來大師無上法王。今此坐中聽法諸人。何故殷勤身心不動。聽聞妙法如飲甘露。

  世尊告曰。汝等苾芻。我于往昔為求法故。敬心殷重。汝等諦聽。善思念之。吾當為汝說彼因緣。乃往古昔于婆羅痆斯大城中。有王名曰妙色。以法化世。國土豐樂人民熾盛。無諸斗戰詐偽怨賊。亦無病苦災橫之事。稻蔗牛羊在處充滿。亦無瓦礫荒梗棘刺。恩育兆人如觀一子。其王敬信意樂賢善。自利利人發堅固愿。有慈心希大法。愍人眾愛群官。除去慳貪常為大舍。王之夫人名曰妙容。顏貌端正威儀詳審。眾德圓滿人所愛樂。其王唯有一男名端正。子年雖幼小忠孝仁慈。王所愛念無離左右。后于異時其妙色王心悕勝法。召集群僚而告之曰。我于妙法情生渴仰。卿等宜應為我詢訪。時諸大臣前白王曰。大王當知。大覺世尊出興世者方有妙法。王報臣曰。今雖無佛試為我求。時王即便以箱盛妙金寶懸于幢上。鳴鼓宣令普告四方。若有為我宣勝法者。我以金箱報其恩德。廣設音樂而慶贊之。如是詔召經歷多時。竟無一人能為說法。時王渴仰懷憂而住。

  爾時帝釋。遍觀下界誰善誰惡。誰于勝因情無懈倦。遂見此王為法憂惱。便作是念。此妙色王久悕勝法。我當試之其事虛實。遂即化作大藥叉身手足異常面目可畏。來至眾中而白王曰。仁求勝法我能說之。王聞法音歡喜踴躍。告藥叉曰密跡主有妙法者。幸愿為說我當諦聽。藥叉告曰。大王今者。生輕法心謂為易得即令宣說。事不應然。我身饑虛何能為說。王聞語已。尋命膳官。所有上食速宜奉進。藥叉告曰。王廚之食非我所餐。唯人熱血肉是我常食。王曰。人之血肉何可卒求。藥叉曰。王之愛子宜應見與。王聞此語便作是念。我久辛苦尋求勝法。今聞法音便成無價時端正子在父邊立。聞是語已。跪白王曰。唯愿父王勿生憂惱。父之所望當令滿足。可持我身奉密跡主以充其食。王曰。汝見求法舍所愛身。善哉丈夫。隨汝所樂。其端正子即便以身奉上藥叉。藥叉受已對王大眾。分裂其身啖肉飲血。王雖見此慕法情深了無驚懼。時密跡主復告王曰。我仍未飽更與汝妻。時妙容夫人亦在王側。聞斯語已。亦同其子身奉藥叉。藥叉受已啖其血肉。復告王曰。然我饑虛尚未充足。王便白言。密跡主一子已施妻復重食。尚云饑虛。隨意當取。我愿供給無退轉心。藥叉告曰。王之自身宜與我食。王曰善哉。實不敢吝。然我身死如何聞法。今我先可聽其妙法。既受持已當即舍身。是時藥叉共王立要。即于無量百千萬億大眾之中。說勝妙伽他曰。

  由愛故生憂  由愛故生怖
  若離于愛者  無憂亦無怖

  王既聞此勝妙法已。心生慶幸歡悅無量。告密跡主曰。我已聞法如說奉持。今我此身隨意當食。時天帝釋見王為法。身心不動如妙高山。知其必當證無上覺。舍藥叉像復天帝形。信喜內充怡顏前進。一手攜子一手持妻。而告王曰。善哉善哉。是善丈夫堅裝甲胄破煩惱軍。濟度愚迷出生死海。觀斯勇猛必當不久能成無上正等菩提。汝之妻子我今相付。時王即便白天帝曰善哉善哉。天主憍尸迦。降大慈悲為善知識。已能滿我樂法之心。是時天帝于大眾中忽然不現。

  爾時世尊告諸苾芻于汝意云何。勿生異念。彼時妙色王者。即我身是。端正子者。羅怙羅是。妻妙容者。即耶輸陀羅是。汝等當知。我往昔時為求法故。舍所愛妻子及以已身。尚無所吝。何況余物。由此緣故。今時所有一切大眾從我聞法。專心聽受無有疲厭。又由我昔求法忘勞。今于長夜為眾說法亦無疲倦。汝等苾芻。當學于我恭敬尊重勤求勝法。既聞法已。如說修行勿為放逸。爾時諸苾芻及人天眾聞佛說已。歡喜奉行。

乾隆大藏經·大乘單譯經·佛說妙色王因緣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