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單譯經·第0435部
無所有菩薩經四卷
隋天竺三藏阇那崛多等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是我聞。一時婆伽婆。住王舍城毗富羅山中。與大比丘眾滿足百千人俱。復有百千諸菩薩眾。及比丘尼諸優婆塞及優婆夷。天龍夜叉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迦樓羅等。復有欲界諸天子色界凈居諸天子等。圍繞在前而為說法。

  爾時眾中有一菩薩。名無所有。在彼會坐。然彼眾中有諸菩薩。心懷疑惑。悔作惡者。住顛倒者。有業障者。有法障者。及諸眾生為障所障不能問佛。然彼欲為彼等眾生凈業障故。欲問世尊。觀此諸眾。多有菩薩欲悔先惡。而心焦惱不能聽法。復見菩薩。心不悔惱能一心聽。觀彼心行多有苦惱。多有憂患多有穢雜。多生老死憂悲苦惱。多怨憎會多愛別離。當欲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為如是等無量纏縛。云何當于阿僧祇劫行菩薩行。既自有縛。云何當能解眾生縛。爾時無所有菩薩。如是念已即自思惟。若世尊教聽我請問。為于此眾一切眾生。作惡疑悔令遠離故。

  爾時世尊。知無所有菩薩摩訶薩并及彼等諸菩薩眾心所念已。告無所有菩薩摩訶薩言。汝無所有。我亦不為諸菩薩說有染有著有縛有系有犯犯處。所以者何。一切著處。一切染處。一切縛處。一切障處。一切犯處。欲令超越遠離諸相。行不和合。諸法不雜。不可得故。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是一切諸法不縛。諸法不染。諸法不著。不系不障。不犯不得。是故當成一切種智。善男子。有一切智發心之處不得眾生。于彼處中無法可縛可染可著可系可障可犯可得可知處所。汝無所有。汝應當為諸菩薩問。如諸菩薩摩訶薩等不倦不污無著無縛無障虛空。離虛空想無有障礙。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速成就故。于一切處當為開顯。

  爾時無所有菩薩。既為如來教請加持及己智力。于多佛所種善根故。能于般若波羅蜜中。無有疑惑。隱身不現而無所著。欲為攝化諸菩薩故。而復欲顯諸福德故。復為著心諸眾生等。為取著覆行在于相。遠善知識為惡知識之所攝取。諸菩薩輩。知一切法皆不可得。欲令無著欲令覺故。即以無量種種名花或水陸生或金銀花普散佛上。以精誠意歡喜勝妙無有缺減。令諸眾生生歡喜故。贊嘆世尊。以偈問曰。

  菩薩游何處  何者是父母
  住止于何處  何等為眷屬

  爾時世尊。即以偈頌。報彼無所有菩薩言。

  勇猛空游處  般若母佛父
  佛塔為住處  諸菩薩眷屬
  游六波羅蜜  菩提心父母
  三昧為住處  諸福為眷屬

  爾時無所有菩薩。從佛世尊聞此偈已歡喜隨順。復以偈頌問世尊曰。

  善能說此言  一切智無礙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以何為因緣  用何方便智
  觸證于何法  當覺知云何

  爾時世尊以偈報彼無所有菩薩言。

  勇猛菩提緣  方便攝眾生
  證諸法空已  智者覺菩提

  爾時無所有菩薩聞此偈已歡喜隨順。以偈稱贊。而復問曰。

  善能說此言  一切智無礙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何故不墮惡  大熾可畏處
  舍一切惡處  速至于善處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不造一切罪  是故舍惡處
  恒常為法行  是故至善處

  爾時無所有菩薩聞此偈已隨喜稱贊。而復問曰。

  善說此語言  一切智無礙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云何彼多罪  無智處造作
  一切能速滅  盡滅無遺余

  爾時世尊。復以偈頌。報彼無所有菩薩言。

  眾生求解脫  此等愿菩提
  菩提不得故  諸罪皆滅盡

  爾時無所有菩薩。聞此偈已。隨順歡喜。復以偈頌。而復問曰。

  善能說此言  一切智無礙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云何諸愛著  流轉煩惱苦
  成就菩提時  皆盡無有余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常樂我凈處  顛倒取虛空
  如實真覺已  渴愛皆當盡
  無我慢渴愛  取等如虛空
  不住于內外  彼等無得處

  爾時無所有菩薩隨喜此偈。而復稱贊。以偈問曰。

  善能說此言  一切智無礙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當作何業已  彼種子云何
  彼等多有財  恒常無有盡
  復能施一切  舍施無慳吝
  身肉財頭等  彼皆悉能舍

  爾時世尊聞此問已。為無所有而為解釋。復說偈言。

  恒常于三寶  供養不疲倦
  若復斷世間  彼智者供養
  所發菩提心  為樂眾生故
  彼荷擔菩提  為他說受用
  一切一切智  為與眾生說
  是故彼有財  一切時無盡
  作如是業已  種如是子已
  一切所生處  福饒多有財
  若粗若細食  飲已凈如法
  若得新衣服  先他后自著
  是故生生中  一切具足勝
  不加用功力  而得無盡財
  是故一切施  舍施無慳吝
  身肉及與頭  彼等無不施

  爾時無所有菩薩聞此偈已隨喜稱嘆。復以偈問。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云何離熱惱  身口及與意
  云何有上色  無垢最清凈

  爾時世尊復為敷演。而說偈言。

  受齋戒無闕  常說空無缺
  知一切皆空  忍諸打罵辱
  身口及與意  是故無熱惱
  當得最上色  一切眾生愛
  略說一切善語中  一切諸問解釋中
  彼等云何堅精進  于一切處不違背
  彼云何得有諸乘  若在世間及出世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作事不怯弱  分別心行中
  故精進及智  所生中常有

  爾時無所有菩薩。復以偈頌。問世尊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彼云何有智  世間中決定
  彼云何有力  眾生無能伏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常問諸佛法  不誹謗諸法
  求諸巧方便  故彼有上智
  五種味常施  施眾生無畏
  是故彼有力  眾生無能伏

  爾時無所有菩薩。以偈問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彼云何勝色  于世間最上
  云何得長壽  多百億數歲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若聞虛實過  不傳向他說
  常贊嘆三寶  名聞至十方
  不惱諸眾生  不隨喜殺者
  是故得長壽  多百億數歲

  爾時無所有菩薩。復以偈問于世尊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云何得梵音  迦陵頻伽聲
  若有得聞者  聞已得歡喜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說法時贊嘆  無復毀訾言
  不破壞和合  是故得上音
  護四種口過  常說利益言
  自過能發露  是故得上音
  螺鼓等音聲  和合眾伎樂
  供養諸佛已  是故得上音

  爾時無所有菩薩。以偈問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云何彼身腹  而得于平正
  所有諸眷屬  而得相隨順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毒藥及非藥  不與不教他
  應病施湯藥  是故腹平正
  善友及怨仇  平等于光明
  于彼等心已  是故腹平正
  所有眾生界  無有數量者
  愛念如自身  是故腹平正
  父母于一子  常起憐愍意
  于眾生如是  故得腹平正
  菩薩及父母  供養不疲倦
  是故彼眷屬  常順如自身
  世尊諸長宿  及有尊上者
  若承事彼等  調柔心謙下
  是故彼眷屬  隨順如自身
  彼無有分別  一切平等心
  以四攝攝他  能攝多眾生
  是故彼眷屬  當得如自身
  教行諸善利  于不思眾生
  是故彼眷屬  隨順如自身
  和合菩提心  于不思眾生
  是故彼眷屬  隨順如自身
  彼等無不舍  于諸眾生所
  故彼眷屬等  隨順如自身
  于諸眾生等  當共同一事
  是故諸眾生  常共為眷屬
  己所有愛物  能以施于他
  不念失分別  是故多眷屬

  爾時無所有。復以偈頌。問世尊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云何彼念凈  當有趣無邊
  云何彼樂法  亦不離正法

  爾時世尊。以偈報曰。

  樂法者為說  失法者令念
  不惱于眾生  故彼正念行

  爾時無所有菩薩。復以偈問于世尊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云何聞法已  常無有疑惑
  若得五通已  云何當不失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令眾生無惑  最上佛法中
  彼等聞無疑  當得不失通

  爾時無所有菩薩。復以偈頌。問世尊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云何諸菩薩  常在諸佛前
  貪嗔一切種  亦不能降伏
  云何生煩惱  依何而對治
  復能有慚愧  生已能寂靜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恒常念諸佛  亦無有所念
  不得于眾生  彼等言菩提
  是故名菩薩  恒常在佛前
  亦不壞煩惱  亦不離諸佛
  猶如智慧人  仰觀上虛空
  于中無身心  彼無有別處
  何時彼智人  觀看上虛空
  彼時無余念  若身若心中
  如是護菩提  彼于諸佛所
  不動身心等  亦不遠諸佛
  無物妄分別  發起欲等患
  無物不分別  是故不可破
  有念現前生  無念故無障
  舍已無實故  覺已此等舍

  爾時無所有菩薩復以偈頌。問世尊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何緣當化生  菩薩常有樂
  諸佛說法時  生諸蓮花中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所有諸功德  生死中有樂
  眾生于中生  教諸佛法中
  所有波羅蜜  于中一切教
  世間及出世  令覺一切法
  一切諸法相  無相無持者
  諸法如是住  于中教眾生
  于空及無相  無生中亦然
  世間無行處  于中教眾生
  是故彼化生  菩薩常有樂
  諸佛說法時  生諸蓮花中
  如是修功德  菩薩不毀者
  彼等不為難  諸樂不思議
  修是功德已  無能毀菩薩
  諸法中巧智  彼無所不知
  于諸法自在  決定見無疑
  為于眾生說  攝取眾生故

  爾時無所有菩薩聞此偈已。隨喜此言稱嘆世尊。以偈問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何緣婦人見  變身為丈夫
  端正人喜見  眾生皆愛樂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所有婦人念  婦人攀緣處
  婦人歌詠聲  于彼不共住
  皆不喜見聞  不觸如毒器
  遠離如毒蛇  常恐怖婦人
  不觸于諸女  不勸受女身
  教轉女身故  彼見成男身
  如是行行已  正住于此行
  是故婦人見  即變身為男

  爾時無所有菩薩聞說此已。隨喜此言復以偈問。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何緣眾生見  能發菩提心
  而得不退轉  乃至菩提座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不說于小處  唯說勝菩提
  是故眾生見  即發菩提心
  若少分所有  想行中眾苦
  如實無有處  為諸眾生說

  爾時無所有。復以偈頌。問世尊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何緣見病者  于此發慈心

  爾時世尊。復以偈報。

  觀身是虛妄  于中無所著
  此是世間藥  是故脫眾患
  由此病者見  須臾得除差
  于彼起慈心  是故除諸患

  爾時無所有菩薩。復問世尊。而說偈言。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何緣眾生見  所有諸饑渴
  皆悉能除愈  飽滿身充悅

  爾時世尊。以偈報曰。

  常施多飲食  復為說上法
  是故眾生見  饑虛自然滅

  爾時無所有菩薩。復問世尊。以偈頌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何緣能離著  斷滅及常等
  彼于中邊中  亦復無依住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不攀緣分別  超越世語言
  知諸法平等  彼得無染著

  爾時無所有菩薩。復以偈頌。問世尊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何緣見惡行  能縛此世間
  舍一切諸趣  能凈業思報

  爾時世尊。以偈報曰。

  當近善知識  若發菩提心
  是故離惡行  當凈于佛智

  爾時無所有菩薩。復以偈贊。問世尊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何緣想行智  一切皆無有
  真實空法中  彼當得無疑
  何緣得辯才  能分別諸句
  知于眾生行  如是為說法
  云何四輪中  常得于彼住
  彼不墮八難  當得此閑處
  當取何頭陀  當行何苦行
  彼無有惡悔  又復無煩惱

  爾時世尊。以偈報曰。

  眾生著想行  說如陽焰義
  覺空無我已  當解諸辯才
  覺實最勝義  彼當離八難
  當滿四種輪  菩薩善巧智
  抖擻諸有得  不得上苦行
  知自我空已  無復有疑悔
  諸法如虛空  知已不著世
  覺顛倒義已  當成佛菩提

  爾時無所有菩薩。隨喜此言。復問世尊。以偈頌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聞已到閑處  當無所可住
  云何發菩提  而名為最上

  爾時世尊。復為解釋。而說偈言。

  如是聞已發  發已而不住
  彼上勝眾生  當行勝菩提
  若行如是行  彼無處可住
  當速覺菩提  如人上射箭
  此是三行說  若當覺如實
  如本性寂靜  彼不行菩提
  若有為聲中  所說于世間
  一切聲無故  當知不為實
  無實中無發  行亦不可得
  若能如是知  彼行菩提行
  無行以行取  亦不淺開敷
  無所覺知已  彼行不可得

  爾時無所有菩薩。以偈問曰。

  善說此語言  諸智具足體
  隨喜于此言  復問人中上
  何緣舍諸身  當無一切苦
  平等到諸界  當舍壽命行
  若復右脅臥  若結加趺坐
  或復起立住  或復當合掌
  說甚深法時  般若波羅蜜
  一切諸佛法  不住寂諸法
  或見成佛時  或贊嘆諸法
  所有說諸法  定意于彼聽
  當舍故身體  后生新身體
  從家至于家  生發菩提心
  不迷調伏念  一念正住定
  云何當舍命  當復現神通
  為我解此問  無邊智聚者
  于中略當知  如調伏所說
  所有諸功德  無量不思議
  一切勝具足  彼等當成就
  教師為我說  如有實如相
  若聞是功德  一切當供養
  當護十善已  無疑于空法
  具四種梵行  一切皆成就
  不得于六根  及一切三界
  一切得自在  所聞不生疑
  所有有為法  當知皆如影
  應當如是知  其影無有為
  無有為無影  無說無分別
  無思無言說  無慳無有施
  無為無影中  無說無分別
  無思無言中  無持戒破戒
  無為無影中  無說無分別
  無思無言中  無諍無忍者
  無為無影中  無說無分別
  無思無言中  無懈無精進
  無為無影中  無說無分別
  無思無言中  無亂無禪定
  無為無影中  無說無分別
  無思無言中  無愚無智慧
  于時無影已  更無有所見
  彼無所見已  故言為無影
  亦非無有眼  其眼凈無垢
  彼中無有物  無物盲不見
  清凈當無物  無名無清凈
  如是凈眼者  清凈無所見
  所有影無有  無有亦無有
  其空于空中  于諸煩惱等
  現無當亦無  若男若女二
  今無當亦無  此等如虛空
  無思無分別  若知如此者
  彼無有所著  離諸身有住
  當求諸佛法  如虛空無邊
  彼無所可住  無住無攀緣
  隨意去而去  如是摩訶薩
  當覺此方便  不著于三界
  當行菩提行  心及與身口
  常行為眾生  不知體空虛
  猶如壓油輪  彼等見行時
  不得于邊際  令住不動法
  無所有住處  數數見眾生
  受諸苦惱時  于彼起悲心
  當行菩提行  為諸眾生說
  如實真如相  汝等離有為
  應覺于真實  顛倒無智故
  無牢起牢思  無牢身體中
  愚癡等味著  此身常日別
  以飲食買贖  彼不為自他
  虛妄受疲倦  常與受樂時
  亦無念恩德  無恩念羸弱
  宜應速舍去  生死中受苦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生死中多飲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生死受戲樂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生死多受喜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承事此身已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生死流轉中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生死中多睡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令此身受樂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令此身受苦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養育于此身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此身起我所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愛欲等流轉
  處所無有邊  今亦不可得
  當亦不可得  如無實無物
  顛倒常欺誑  癡惑諸有為
  如是誑癡世  猶如癡小兒
  為他所欺誑  如是愚無智
  以虛事所誑  無實誑愚蒙
  不知無實故  當受虛妄苦
  癡意起毒想  自然于自身
  自然自合苦  猶如惡行故
  后自受形首  心思已出言
  身作非善事  其思無所有
  言說亦無事  其聲無過去
  過去亦復無  過去我何說
  亦無有實相  若有如是知
  身心如是觸  彼即戒行具
  不生諸惡道  此等四種偈
  舊作十億數  往昔別生中
  求勝菩提故  我聞此等偈
  未曾墮惡道  當逢事諸佛
  無量人中雄  我過去次第
  值遇燃燈佛  彼時觸如是
  于后我得記  我為眾生說
  于后住佛智  我無所可取
  愚癡不受教  嗚呼眾生鈍
  盲冥癡無智  能盡苦因緣
  授之不肯欲  無智不肯取
  樂小法眾生  不取于大法
  若得世間樂  及解脫世間
  常生世間眼  授彼而不取
  得聞于此偈  若如是住已
  于世無分別  我于世間中
  寂靜無所著  當脫一切苦
  而得不動樂

  爾時眾中。有不調伏怨仇害人者。在彼眾中從坐而起。偏袒右邊整衣服已。作如是念。當以何事供養世尊。其世尊者。具足法身。不可少物而用供養。如是大德具足法身。然我今者。于世間中先有暗障。今見世尊。及無所有菩薩所問。世尊解釋得聞法要。我已得于一切法中無有障礙。已滅黑暗照曜世間。我今自見已生天眼已得五通。我今已得脫諸苦惱。我見自身所著衣服皆有血污。我于今者。若以此衣覆世尊上。唯恐不任如來所受。愿佛威神令我更得勝物奉施。供養世尊當用奉事。如是最勝大德法身。如此眾生具足難有。是惡心難調怨仇害人者。起如是愿。欲信入佛如來大德神通。念時彼左手中。自然而有一篋天花。柔軟潤澤過于諸天。眾香自燒于右手中。上衣下衣自然而生。歡喜踴躍遍滿其身。更于諸佛大德神通更求信入。彼時即見十方無量世界諸佛皆放光明。爾時彼復作如是念。嗚呼諸佛不可思議。大德神通不可稱量無有等等。愿諸眾生信佛大德。自身觸已皆得行愿。即以上衣及以下衣而覆佛上。以彼天花如是再三散于佛上。于虛空中莖上葉下而成花蓋。然彼復生第二花篋。亦生第二上衣下衣。彼復歡喜踴躍無量遍滿其身。即作是念。若佛聽我以此花散此無量佛。及以此等上衣下衣覆諸佛上。愿我生信。諸佛世尊愿勿令我當有悔意而不成施。則聞空中如是聲言。汝善男子。汝應普散此諸如來。善男子。一切諸佛同一法身。諸佛世尊于諸法中。于諸物中無嫉妒意。善男子。諸佛世尊受用果報。于諸物中無染著故。彼作是念。今者世尊已聽許我。即以諸花及上下衣。遙散無量諸佛世尊。見彼花衣于諸佛上。在虛空中作蓋而住。及見彼衣在諸佛前。即生愛樂歡喜踴躍。四支投地禮世尊足。舐世尊足而為頂禮。彼復見身頂禮諸佛。及釋迦牟尼佛。時彼諸世尊。及釋迦牟尼佛。皆以右手摩其頭言。起善男子。汝今已生無量福聚。彼則起已。唯見釋迦牟尼如來。彼則問言。世尊。彼等無量諸佛世尊。今何所在我不復見。佛言。善男子。此是諸佛大德法身。具足無所得故。汝今應信。彼作是念。嗚呼諸佛不可思議。有如是色見大法體。頂禮佛足右繞三匝。在一面住合掌向佛。白言世尊。我是惡心難調怨仇殺人害者。唯然世尊。如我先作令此眾知。世尊。我為此眾生等故如是說。此等聞已。當起厭離如是等惡。如先所有毒害嚴熾。若諸眾生。有見我時恐怖馳走。世尊。我于今朝。取合死者十丈夫殺。嚙壞彼項即飲彼血。世尊。我時以人血醉。惡心更增更求害人。然我求時在王舍城。漸漸游行至東北分。于時我見王舍城中。有多人眾游行在路。我則背面在遠而住。恐彼見我生怖回還。世尊。時彼人眾出王舍城。皆共往詣毗富羅山。到已上山。我時復見多有俱致那由他百千諸天遍滿不得邊際。世尊。我于彼時不見有一能于世尊功德光明。眾相諸色形貌長短。若寬廣等能有勝者。世尊。我自見身最為卑賤。我于爾時即于自身生穢惡想。生輕弱想不如物想。我于爾時毀辱自身。我今無利我今惡活。我于如是多人眾中。最為下賤最為穢惡。最為不如最為嚴熾。世尊。我于爾時厭惡自身如是羞愧。若此大地容受我者即便入中。唯然世尊。我于爾時則聞空中如是聲言。汝善男子。但信諸佛大德法身。汝當得離此下類身。我于爾時如是思惟。正念根中念于諸佛大德法身。如是念時復聞虛空如是聲言。善男子。汝當莫瞬諦觀世尊。汝觀察時即當得入諸佛體中。當信當得。世尊。我于彼時合掌不瞬瞻仰世尊。即見世尊諸毛孔中出大蓮花。眾寶所成有無量色。金色無邊色。諸蓮花等大如車輪從身中出。彼花臺中皆有諸佛。如釋迦如來諸相具足。皆于中坐遍滿虛空。無有眾生能障礙者。于日光明亦無能障。世尊。我于彼時即生最勝歡喜踴躍。此是諸佛神通之力。我于彼時生清凈已見佛世尊。如是觀時即見所有諸世界中無佛出處。即住彼間而為說法攝諸菩薩。無著無作。無有熱惱。空無所有。無言無說。無有所住。于彼時中多有俱致那由他等百千眾生發菩提心。離顛倒法信無言空。于多億劫住菩提中。我如是知。亦不知晝亦不知夜。不知半月一月年節。我如是知。于彼時中。我聞般若波羅蜜法。無染著處。無言無說。我于彼時聞如是法。所有法相無有染著。無有言說。聞是法已不見自身。無知無得。亦無處所。當于彼時有如來像出現我前。于彼時間即自見身及見諸佛。還復來入于世尊身。不見世尊身。不見世尊身有增減。不見世尊住處有暗。佛告彼言。汝善男子。此是彼等諸佛如來大神通力。彼難調者而白佛言。唯然世尊。我今于佛大神通力更無有疑。我無疑故見于無量諸菩薩等。身皆金色有三十二大人之相。持諸音樂種種香花甚可悅樂。禮拜世尊奉獻供養。以彼香花散佛上已聞無所有所問法已。歡喜踴躍遍滿其身。即自稱嘆欣慶而去。世尊。我于彼時作如是念。此是諸佛神通之力。無有眾生得邊際者。我于彼時還入思惟諸佛神通。思求此時見此聽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緊那羅摩睺羅伽等一切大眾。而說偈言。

  無比知寂已  處所無染著
  當脫一切苦  而得不動樂

  世尊。我于彼時。復見彼諸聽法大眾。以天人花及眾寶物。而散佛上及諸菩薩而聽法已。復更出生種種音樂雜色衣服。供養世尊。以諸衣服覆世尊上。還坐本處而共聽法。世尊。我于彼時復作是念。嗚呼諸佛神通無礙。思惟信入隨順而行。世尊。我聞此說無礙法聲。即入覺知。而說偈言。

  我覺寂靜時  無有障礙處
  即脫一切苦  而得不動樂

  世尊。我于彼時復于空中。見如來身聞說是言。汝善男子。汝莫舍意。汝應更信諸佛神通勤求信入。汝善男子。汝于長夜無智愚癡。恒為欺誑受苦惱故。世尊。我于彼時聞是語已。復生恐怖身毛皆豎。一心思惟求佛神通。我思惟時。即見三千大千世界。所有草木樹林花果皆悉開敷。好色香潔甚可愛樂。世間天人阿修羅等以花散佛。而供養已還沒不現。復有諸果香潔無比。復見世尊左手執缽。以取諸果滿于缽中。又見世尊于臍中出諸化菩薩。從于缽中而取果已。遍至十方阿僧祇等諸世界中。授與無量諸佛世尊。彼世尊缽皆悉盈滿。我見彼佛世尊食時。臍中復出諸化菩薩。身皆金色眾相莊嚴。從身出已我復見彼諸世界中。有諸菩薩及諸眾生。以彼諸果奉獻供養。既奉獻已見彼食時。彼等食已皆悉得成如來形相。至余世界無佛之處。于彼演說般若波羅蜜法要。教化成熟無量眾生住于菩提。諸佛法中勤修不斷。為說法故彼等還沒。如來缽中果還盈滿。復見此果從缽出已。供養一切世間眾生。充潤自身皆至佛所。頂禮佛足右繞三匝。合掌恭敬卻住一面。從世尊所聞無所有解釋法相。一心聽受更無所見。更無有智。世尊。我亦如是聽入隨順如所說行。我如是知我身與佛。及此大眾空無可說。如是念時有一佛像。起語我言。汝善男子。此是諸佛大德神通。我于彼時所得諸想我想不行。亦無歡喜亦不怯弱。我唯信入諸佛神通。如是思惟。愿諸眾生未入者入。未度者度。我發是心。愿諸眾生于佛神通圓滿無缺。我時亦復無眾生想。然我于佛大神通不可破壞。為諸眾生及此大眾令成熟故。作如是言。嗚呼諸佛大德神通。如是希有我今乃見。然佛神通亦無增減。彼時復見空中有佛。作如是言。汝善男子。更求信入諸佛神通。世尊。我于彼時一心信入諸佛神通。一心念時即見諸佛神通力故。一切眾生即一眾生一眾生即一切眾生。然彼一切我亦不見。世尊。我于彼時作如是念。諸佛神通不可思議。如我見佛大神通等。我于彼時更求諸佛。大德神通亦無厭足。我求彼時更轉信入更復專念。思惟觸證令增廣故。世尊。我于彼時見此三千大千世界四方所有毗富羅山。佛及四眾天人修羅。諸世界等皆成大海。清凈無濁更無余相。世尊。我于彼時復作是念。嗚呼諸佛神通如是。世尊。我念佛神通時即見世尊。坐彼水中而水不著。我復見有庵摩羅果。及菩提果無所缺壞。繞佛三匝住在佛前。佛為說法。復說諸佛大神通等。為說法時成菩薩形。頂禮佛已即沒不現。復見世尊在毗富羅山為眾說法。如是略說乃至成火。又成螢火。又復成風大毗羅果。是則成地如大母指。一切世間即一世間。一世間即一切世間。彼諸世間復成無智彼則真體。我于彼時于佛神通如是觸證。思惟是已不生疑惑。亦不恐怖心慮不行。爾時有一如來形像在我前住。而謂我言。汝善男子。于幾時行六波羅蜜。而能信此佛大神通廣思惟證。世尊。我于彼時白彼佛言。如所言六波羅蜜者。為是何謂。彼告我言。所謂檀波羅蜜。尸波羅蜜。羼提波羅蜜。毗梨耶波羅蜜。禪波羅蜜。般若波羅蜜。汝善男子。如是名為六波羅蜜。行已當得證入諸佛大神通中。汝已成佛大神通已。我時白言。是故世間諸天及人阿修羅等聽我今說。現今世尊為我證明。于諸法中得無礙智。世尊現知如我今說。我未曾行六波羅蜜。而得證于佛大神通。我今始聞六波羅蜜。我本前際墮黑闇中不可得知。今見世尊及無所有菩薩所問。世尊解釋。我既聞已于諸法中無復黑闇。于諸陰聚分別法中得無所著。而說偈言。

  我得寂靜智  無復有所著
  今已脫諸苦  現得不動樂
  寂靜無比智  寂無有所寂
  為何事布施  多百爾所劫
  我無布施行  已證無比寂
  布施中何作  彼施不為寂
  寂靜無比智  寂無有寂處
  為何事持戒  多百爾所劫
  我今不持戒  已證無比寂
  寂中無持戒  戒亦不為寂
  已知無比寂  所寂無寂處
  為何事修忍  多百爾所劫
  我今不修忍  已證無比寂
  寂中何所忍  忍亦不為寂
  已知無比寂  所寂無寂處
  為何而精進  多百爾所劫
  我不行精進  已證無比寂
  寂中用進為  寂滅無精進
  已知無比寂  所寂無寂處
  為何而修禪  多百爾所劫
  我今不修禪  已證無比寂
  于中用禪為  寂中無禪定
  已知無比寂  所寂無寂處
  為何修智慧  多百爾所劫
  我未修智慧  已知無比寂
  于中用智為  寂中無智慧
  何用施戒忍  精進及禪定
  智慧等諸度  何用多所行
  我以無智故  已知寂無比
  于中智何作  寂中無用智
  愿為我解釋  所有諸法中
  一切智自在  尊無不知者
  彼問此義已  兩足尊為釋
  如實真如等  不散亦不合
  不取亦不舍  汝今應當知
  于中及自他  當更無有疑
  知佛神通已  則離于我想
  亦復無言說  自身舍無上
  覺佛神通已  一切罪皆滅
  滅已無熱惱  故名持戒者
  聞佛神通已  彼言大神通
  如實無思慮  彼名忍辱者
  覺佛神通已  彼心無怯弱
  更復生精進  故名精進者
  覺佛神通已  彼心不散亂
  舍一切諸相  故名禪定者
  覺佛神通已  彼不著三界
  越超諸障礙  故名智度者
  是行一切處  諸度調伏者
  覺知一切佛  是名佛神通

  爾時惡心難調害人者。白佛言。世尊。一一諸佛法教難覺。微少智者更深思惟。而說偈言。

  若有聞觸證  云何覺神通
  彼當能滿足  是等諸六度
  及助菩提法  何謂佛神通
  有何實體相  彼有何色住
  云何而得證

  爾時世尊。以偈報彼惡心難調害人者言。

  若有自覺知  自已無眾生
  一切法中智  彼是佛神通
  眾生有著心  教于空法中
  如是教眾生  當得佛神通
  眾生有著心  當一心普覺
  亦不當發心  此是佛神通
  所有諸佛剎  即知一佛剎
  彼此不相入  此是佛神通
  知諸法不生  能發菩提心
  諸眾生一生  故言佛神通
  忍言為神通  忍法體亦盡
  入于一切法  亦無有所住
  彼住佛神通  一切法無疑
  無疑無生法  故彼得授記
  成熟眾生故  當清凈佛剎
  于多劫修行  當得佛智故
  覺知諸佛空  一切最為上
  度佛法彼岸  成熟眾生故
  佛聲及神通  文義皆能證
  于秘密教中  即得度彼岸
  無邊不可取  亦無遍知者
  如是佛神通  無復有邊際
  若自此證已  即是勝布施
  一切施中上  更不生惡處
  能行一切施  彼常行施時
  無有分別知  亦無有所住
  覺知是教已  彼無物不舍
  于一切生中  是故舍一切
  若聞此法已  能舍于我想
  取已無所著  是為最上檀
  聞已無熱惱  身心得寂靜
  是為最上戒  更無有勝者
  于一空法中  無忍無諍競
  是為最勝忍  于中無上者
  知諸法空已  無有怯弱心
  是為勝精進  于中無過者
  于空常不亂  一切心發覺
  此是快禪定  唯聲中示現
  若于空不怖  一切智無想
  離睡眠無知  是智為最上
  是等諸度行  入于是教中
  若知無言說  彼即度諸度
  不壞于諸法  亦無有逼惱
  彼即知正法  無功用智定
  不壞于諸法  亦無有逼迫
  無知寂靜故  度于施彼岸
  若不壞諸法  亦不逼諸法
  此是最勝戒  一切戒中上
  若不破壞物  于非法亦然
  如是無疑已  更不墮惡道
  若忍無盡故  覺一切有為
  此是最勝忍  斷一切斗諍
  常習近是忍  晝夜不休息
  如是身觸證  當得可喜色
  若修習空時  不生勞倦意
  是即上精進  舍一切懈怠
  如是彼精進  若能身觸已
  即名上精進  一切無過者
  不著于空法  及與禪寂滅
  此是最勝空  遠離諸覺觀
  是中禪喜者  彼舍諸煩惱
  如是身觸已  即無有輕躁
  若于內外法  無所有依著
  此是最勝智  無有智能散
  當觀一切法  若無有智處
  如是觸知已  不染著諸世
  如是如實知  常能一切施
  亦無一切施  彼無有所取
  諸法無所有  即是諸法體
  彼無所觸已  名為財富者
  若思能清涼  善修于平等
  無有諸怯弱  斷疑遍普照
  清凈住戒中  彼無有熱惱
  若無有所證  彼戒無所轉
  解脫如虛空  更無有所見
  如虛空清凈  故彼無惡作
  無所見諸法  而求無上道
  為諸眾生故  所起煩惱處
  不見彼彼身  不見彼身時
  煩惱無縛處  解脫皆如夢
  更無所復見  彼無亦不見
  是故名如夢  如是諸言說
  有無等差別  聲覺觀分別
  如空不可取  持戒與破戒
  善趣及惡趣  癡虛妄分別
  是處無真實  猶如鏡中像
  分別故見彼  于彼無所有
  色體實如是  如是內計我
  士夫不可得  內既無所有
  外亦不可得  此是如如教
  是故言為空  若能知空者
  彼當證寂滅  色從因緣生
  彼色無實體  若緣彼無有
  彼無無有因  無因故不生
  本性空寂靜  無取亦無舍
  無棄亦無似  若證是無二
  一切根能忍  若得如是忍
  彼當速成佛  我如是知已
  得見燃燈佛  于后授我記
  汝往當成佛  若有善男子
  及以善女人  彼覺如是等
  則亦當不難  若有善女人
  欲轉于女身  應如是知身
  即得具足愿  好色甚端正
  見者生歡喜  丈夫富伽羅
  覺知如是教  正行正念者
  聞持已能思  名智慧丈夫
  為眾決疑網  若有多眾生
  疑惑無定意  欲求于智慧
  彼能為斷疑  若住不正道
  令彼住正路  幽冥諸眾生
  能為彼照明  所有受生處
  一切處得明  為眾生愛樂
  覺知此教故  壽命得長遠
  諸根悉具足  常生勝族姓
  眷屬皆隨順  隨何等生處
  為一切利益  并余眾生等
  悉令住菩提  若聞是等法
  能速自證見  諸眾生應當
  常恭敬奉事  應當作福田
  堪受一切施  常為善丈夫
  為世間支提  住于諸佛前
  于一切勝施  無上世尊邊
  彼等堪施主  降伏諸世間
  當為作福田  若聞如是法
  能勤修速證  一切諸佛教
  此修多羅說  如是覺菩提
  如如無分別  為此益法教
  當行菩提行  阿僧祇劫數
  聞是教法故  若于人天中
  欲受諸果報  而能聞是法
  應勤修速證  彼無能降伏
  調御諸眾生  能于諸余眾
  彼恒有威德  彼智善得利
  善得于壽命  得值佛出世
  能聞此教故  所有諸佛法
  彼知不思議  彼為作聲聞
  復得僧功德  舍于一切法
  復舍內自身  應聽修多羅
  聞已應覺知  此法無不說
  是處無所說  如是等諸法
  此中如是說  不取亦不舍
  亦無有得失  無處可持來
  是法無住處  所有過去佛
  彼如是說法  若有當來佛
  彼當如是說  于十方世界
  現在兩足尊  彼所說法教
  亦如是無二  若有眾生欲
  能說是法者  當如我所說
  如是當覺知  若不覺此法
  而當得涅槃  終不能觸證
  及當住菩提  此彼皆具足
  此是諸佛見  所有如是法
  及如是見處  眾生界求時
  難得于出現  若覺此諸法
  真實體空寂  諸法無有實
  諸法亦無有  若無有法想
  一切有寂靜  此彼如實知
  諸法無得處  無所有所問
  無所有所說  時彼摩訶薩
  名曰無所有  以念于如來
  復問人中上  所說如是法
  不可見而說  誰能覺如是
  不可覺知者  是等多億天
  及諸四部眾  合十指爪掌
  寂意而聽聞  彼聞已欣慶
  而無有所得  無智及得處
  多眾住是意  若有未知者
  彼等起欲樂  發勤精進意
  當得聞已知  如是聞真義
  真智無分別  如己無不如
  真復如是說  聞諸佛妙法
  所見大神通  皆發歡喜意
  當得上菩提  多有俱致天
  及百那由他  已覺自證知
  如我之所說  今我此眾生
  所有聞法者  倍有百千數
  已觸證真法  皆已共和合
  昔恒沙佛所  已聞覺是法
  彼聞今觸證  彼此當作佛
  如我今所在  當如是說法
  無有于增減  是殺害人者
  于往昔生處  曾聞如是法
  昔所未曾有  彼于今得聞
  無所有解釋  已入佛神通
  今知于聞義  見是等大眾
  即厭于自身  自見最下類
  知佛神通故  復更信深入
  不可思議等  彼入已即得
  非法非非法  此是佛神通
  諸世間無上  覺無分別已
  無所無不得  此害人利根
  如所聞聞已  利根向我說
  諸佛之法體  眾生心頑鈍
  為癡網所覆  雖復多時聞
  不知佛神通  我昔曾見佛
  證作人中上  覺是大神通
  于后得授記  過去八十四
  阿僧祇劫中  我值燃燈佛
  以知有為法  以有所得故
  為得之所覆  而著于我想
  為諸煩惱惑  不覺佛神通
  以有于執著  流轉生死中
  數不得邊際  自余若不覺
  如是佛神通  菩薩摩訶薩
  彼著亦多時  是諸菩薩等
  欲速證菩提  寂靜佛神通
  應速愿覺入  如是難調伏
  名為害人者  還得利智根
  故彼得不難

  爾時眾中。無煩天子。即以諸天曼陀羅花而散佛上。合掌恭敬而白佛言。世尊。以何因緣。是惡心難調殺害人者。如是利根智慧微妙。乃能如是速疾決了。說是語已。爾時佛告無煩天子言。天子諦聽是惡心難調殺害人者。于過去世曾五百生。受毒蛇身見即害物。受彼身已于日夜中。多有眾生為彼所害。以饑惱故皆食彼盡猶不能足。食已消滅皆成灰燼。彼以求食不得眠睡。身不安隱惡心更增。或經日夜半月一月。或經年歲。因惡心故而取命終。即便墮于阿鼻地獄。生彼處已受大苦惱。百千俱致那由他歲。若舍彼身還復生于見毒蛇中。如是次第經五百世。常當受于見毒蛇身。若舍彼身還復生于阿鼻地獄。以彼惡集如是起故。于最后生彼毒蛇母愛所縛故。殺若干蟲與彼令食。食已飽滿身得安樂。便得睡眠晝夜不覺。彼睡眠時。其母即為多殺諸蟲或至千數。斷其命已置其左右周匝圍繞。復置口邊皆成大聚。彼睡覺已食彼諸蟲潤身飽滿。還得安隱尋復睡眠經七日夜。彼母復于七日夜中殺百千蟲。置其口邊而為大聚。彼睡覺已。食彼蟲聚而猶未盡。即見其母更殺諸蟲。持來聚集更為一聚。彼即生念。奇哉我母能為難事。為愛我故求爾許蟲與我令食。然我于今不知厭足。然不食盡不知邊際。我今不應如是求食。而令我母為愛我故為我求食。我今于母能作何報。彼于母所起慈愛心。知有益處知有恩義。即生愛心生饒益心。彼資潤身。復以于母生慈念心稍有柔潤。于即睡眠身心安樂。彼時遇有取薪草人皆共見之。即以利斧斷其命根。彼命終已。有旃陀羅名曰氣噓。生彼子家還有惡心。彼時祖父氣噓死后。氣噓之子復當刑殺。復于后時彼氣噓子身復命終。既命終已遂絕此業。有合死者無人刑殺。爾時大臣啟白王言。大王當知。其主刑者名曰氣噓。其命已終。其彼有子身亦命終。大王當知。今無有人殺合死者。

  爾時彼王告大臣言。彼氣噓門頗有種族。受彼世業資生已不。臣白王言。彼氣噓門現有孤子受其世業。王敕臣言。汝等可往將彼孤子而來見我。大臣受敕將來見王。王敕之言。童子。汝今既受氣噓世業資生。云何而不習于刑殺合死之人。彼答王言。敬如王教。我有親屬不聽我殺。王今若遣伏從來命。我蹔還家須臾復來。王言。童子。汝可知時宜應速來。彼至家已。所有妻子及諸眷屬。皆斷命已還至王所。而白王言。大王當知。我之親屬皆已殺盡。更無有人遮我殺者。唯愿大王敕我所作。于是即付刀杖殺具。彼仍不受。王復敕言。汝今何故不受刀杖。彼報王言。大王。我今既名知刑殺害之人。自有牙齒不假刀杖。大王當知。若無齒力彼須刀杖。我有牙齒有合死者。我用齒嚙而斷彼命。飲彼血已資潤我身增益氣力。于是即取合死之人。以齒嚙項而斷其命即飲其血。飲其血已倍增氣力。嚴熾威勢倍更增惡。善男子。彼難調伏殺害人者。于彼時間多殺眾生皆飲其血。惡心嚴熾心智猛利。如是利智得聞菩薩名無所有。請問世尊空義斷漏。不起煩惱顛倒分別。斷嗔恚意慳貪妒嫉。無恩義處悉能破除。得無言說。從佛所聞解說之時。聞已更復增益利智。復入諸佛大神通事。故得如是勝利功德。

  爾時復有教示菩薩摩訶薩。從坐而起整理衣服。偏袒右邊右膝著地。合掌向佛欲有所問。彼合掌時佛神力故。水陸所生種種妙花有開敷者。色香微妙滿其手中。即生歡喜踴躍無量。以歡喜意用彼諸花而散佛上。再三散已而白佛言。世尊。今此難調殺害人者。已曾發于菩提心耶。時佛告言。汝善男子。宜應還問此難調伏殺害人者。是善男子。當為汝說。

  爾時教示菩薩。還復合掌而問之言。汝善男子。已曾發于菩提心耶。彼即答言。善男子。知我今即是發菩提心清凈無濁。如我聞佛大神通已即斷諸惡。而復得聞此無所有菩薩所問世尊解釋。聞已信受念持觀察無有疑網。于世尊說一切諸法空無有我。無生無滅無有境界。無境界處無虛空處。汝善男子。于如此處欲起何心而有所聞。教示菩薩復問彼言。汝善男子。汝于眾生幾所成熟于菩提耶。彼即答言。善男子。我于無量不思議等不可嗔恚諸眾生者。成熟安置菩提種子。于無邊劫當更成熟所有眾生。善男子。譬如虛空多所容受。佛法亦爾容受無量。若有信受彼能成熟。亦可成熟一切眾生。不著邪徑當作惡業。善男子。我已為一切眾生利益安樂而為攀緣。今向汝說無有虛妄。佛自證知。若佛世尊不授記者。我于菩提我即自記。所以者何。我已信入菩薩種子。已住信忍無疑無惑。于此諸佛大神通中。此是一切諸菩薩等無有所著。發菩提心而為根本。若增長已次第能證菩提之果。及一切智一切佛法當覺當知。次第成熟無量眾生。于菩提道亦當成就。住于菩薩不動法中。善男子。如是如是無異無別。能如是者愿生諸相。然諸眾生有厭離想得無疑惑。愿當入佛大神通處自見于我少分。所以者何。其佛神通有無量故。善男子。諸佛世尊于大神通能決了見。諸菩薩等若未得忍唯以信行。若諸菩薩有得忍者。于佛神通少分已入。爾時以佛神通力故。于此大地六種震動安樂潤澤。無一眾生有驚怖者。一切音樂不鼓自鳴。上虛空雨優波羅花。缽頭摩花。拘勿頭花。分陀利花。于虛空中自然而有。種種天衣懸垂而現。燒眾天人所有諸香。彼一切眾所有三千大千世界。彼菩薩等不知邊際。彼等皆悉掬于此花。以散佛上。如是再三及散此眾。于時復有十六俱致百千那由他等蓮花。猶如車輪從地踴出。彼花臺中有菩薩坐。皆悉具足三十二相。彼諸菩薩各從花下。還以此花而散佛上。花供養已。合掌禮敬向佛而住。

  爾時教示菩薩。承佛威神。而問彼等諸菩薩言。善男子等汝從何來。彼菩薩言。我從十方阿僧祇等諸世界中。奉侍禮敬阿僧祇佛。聽聞法已而來至此。教示菩薩復問之言。善男子等汝聞何法。彼答之言。我等亦聞有菩薩名無所有問佛為解釋。亦如此間釋迦如來所解說法。亦復如是無有增減。彼菩薩亦名無所有。于問彼佛。彼佛世尊亦如是說。不起煩惱令斷疑惑。令作光明令近諸佛。及一切智無等等法。

  爾時大眾生希有心。皆作是念。彼諸人等善得人身善得壽命。值佛出世隨順諸佛。聞無所有菩薩所問。如是等法信入奉行。無相無得不起煩惱。世尊。我今善得大利。善得人身善得壽命。我等今者。聞無所有菩薩所問佛解釋時。聞于耳根如聞信解。無有疑惑有所觸證。我今得知一切智已。亦當如是為諸眾生。而作利益得善普覆。我等今者。假使能以一切珍寶。滿此三千大千世界持用布施。以如是等猶不能報是無所有菩薩之德。而不現身能問如來寂靜之法。能斷無量眾生疑惑顛倒之意。我等于今當以何事而供養此不現身者。爾時無所有菩薩作如是言。諸善男子。汝等若聞如是等法能信解者。即為已作上妙供養。一切諸佛及諸菩薩。我今所問佛為解釋。汝等若得無疑惑處。無熱惱處。成菩提時。為諸眾生作利益故。眾生執著令解脫故。亦為化彼惡心怨仇害人者故。唯若干事以是故問勸請如來。我今已顯諸佛法教。已照一切無明黑闇。

  爾時惡心難調怨仇殺害人者。見于如是大神通已。如彼所知不取上下。心得調順無有喜怒。說此語時。難調怨仇即于彼處踴身虛空。而作是言。諸善男子。一切諸法猶如幻化。無有真實分別所作。諸法實體。如如不動無有顛倒。是故汝等所有諸想住持建立。如是等想無有實想。是顛倒想非有實想。是故汝今已得至于無疑惑處。亦當得于無礙辯才。汝等已脫諸疑惑故。求菩提時不由于他。常當自體一切開悟。時世尊言。汝善男子。善哉善哉。如汝所說。爾時難調惡心怨仇而白佛言。世尊。我今即是授記以蒙世尊稱嘆善哉。雖然世尊但與我記。為此大眾令得踴躍。心意歡喜更發勝心不怯弱故。世尊。我今不見彼法歡喜踴躍。世尊。一切諸法無有思念。無有真實。分別所起。以分別故而有莊嚴。猶如幻化如夢所見如旋火輪。我于彼等如實覺知。如佛世尊為無所有菩薩解釋。我亦隨順無隨順故。

  爾時世尊即便微笑。有金色光從佛口出。上至梵世遍照三千大千世界。繞佛三匝還從頂入。爾時眾中有一菩薩名曰不染。從坐而起整理衣服。偏袒右邊右膝著地。合掌向佛白言。世尊。以何因緣今現微笑。諸佛如來若微笑者非無因緣唯愿解說令眾歡喜。爾時佛告不染菩薩。善男子。是難調怨仇殺害人者。于未來世過八十九百千阿僧祇劫已后。當得作佛。號曰利上功德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當出于世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善男子。而此難調惡心怨仇前害人者。于此命終已后。當生兜率天上彌勒菩薩所。隨彼住壽。彌勒菩薩當下生時。彼于爾時作大長者財福無量。一切果報悉皆開現。即于二十晝夜。供養彌勒世尊及聲聞眾。彼見彌勒世尊佛剎莊嚴之事即生愿求。為欲成就莊嚴佛剎故。與諸眷屬請彼彌勒如來世尊。及聲聞眾前后圍繞。以諸供養一切樂具。三月奉獻恭敬尊重承事供養即以素衣長八十肘。用畫彌勒如來形像。及彼佛剎莊嚴之相。既圖畫已奉彼彌勒如來世尊。即發愿言。藉此功德愿我當得如是佛剎莊嚴之事。亦如今者彌勒世尊阿羅訶三藐三佛陀所有具足莊嚴之相。愿我佛剎諸聲聞眾智慧具足。愿我佛剎諸菩薩等。無量智慧皆悉具足。作是愿已。以金銀華散于彌勒如來世尊。復作是言。我等當作如是精進。亦當成就如是佛剎莊嚴之事。如昔釋迦牟尼世尊釋種勝王。為我示現光明顯照。而于彼時成熟無量多數眾生于菩提中。亦如彌勒如來世尊多菩薩眾。彼利上功德如來。于初會時菩薩無量。于授記中皆悉得忍。于第二會。諸菩薩眾復倍無量。于第三會復倍無量。如是方便。彼利上功德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當有如是諸菩薩眾。而彼利上功德如來。示教利喜諸菩薩眾令行誓愿。得初心已。皆令成就于一切智乃至菩提。善男子。此難調怨仇先害人者。值彌勒佛出世已后。一切生處壽命無量。唯除一生補處時中壽二十歲。而于彼處于一日中。自身具受一切惡業無量苦惱。從是已后乃至菩提當更修習。覺菩提已壽命無量。佛滅度后正法住世。于無量時無有惡世。如我今日諂惡眾生。有惡口者無智慧者。難入道者魔所持者。我今于中說法教化。此等眾生難解難入。此善男子。無有如是諸患難事。善男子。彼佛剎中無有諸魔及魔事者。所有利根通敏眾生皆集于彼。是故彼佛利上功德如來說法少用功力而得開解。

  爾時眾中有菩薩名無障凈月。即從坐起整理衣服。右膝著地合掌向佛欲自決疑。及為此眾令斷疑故。即以偈頌問世尊曰。

  我問世間燈  智聚無礙者
  為欲自斷疑  及于此眾故
  何緣此眾見  然今利根者
  于先殺害人  復得記菩提
  大龍愿為說  彼往昔行業
  既為億數劫  常作惡趣地
  多劫數積聚  為癡盲覆故
  于多百億劫  常受多種苦
  流轉生死中  地獄火熾然
  大呼阿毗支  觀彼業如是
  復倍生死中  受惡毒蛇身
  見即能殺害  多百億生死
  受多種苦已  多百億數劫
  得生人道中  復作殺害人
  今得見世尊  即生于利根
  速斷諸煩惱  發意向菩提
  蒙佛為授記  于阿僧祇劫
  當成世間燈  名利上功德
  彼往昔之事  人上為解說
  如是作業事  苦惡之果報
  以是億數劫  已受多種苦
  若所有善業  教師亦為說
  昔所行諸行  惡業與不善
  世燈悉照知  唯愿為我說
  斷疑大丈夫  為我及眾生
  及與未來等  能聞此教者
  若有懷疑惑  于此法有疑
  教師今為斷  現在兩足尊
  攝受眾生故  于是善男子
  如此往昔行  大名稱愿說

  爾時佛告無障凈月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今欲為一切大眾斷除疑故。能問如來如是之義。汝善男子。諦聽諦聽善思念之。當為汝說。彼善男子。如彼往昔所作諸業。如此多數經于百千那由他劫受諸苦惱。汝等聞已當信如來勿生恐怖。一向奉持如教而說。

  爾時無障凈月菩薩而白佛言。唯愿世尊。為我解說。佛言。善男子。我念往昔。然燈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滅度之后。過九十億那由他劫。有佛出世。名曰法意喜王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乃至佛世尊。彼佛壽命六十八千歲。初會聲聞眾有六十二俱致百千。菩薩摩訶薩其數復倍。彼佛世界名曰梵主。劫名凈意。彼法意喜王如來生于彼劫。何故彼劫名清凈意。彼劫常有如來出世及諸菩薩。是故彼劫名清凈意。善男子。于彼法意喜王如來住世劫中。此難調怨仇善男子。爾時為王名曰降怨。請彼如來及比丘僧諸菩薩眾。以一切樂具。三月供養于彼如來。從其聞法。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彼殖善根復得值遇十千諸佛。于一切處常修梵行。常得多聞。發勤精進得四禪定。由此善根復值如來。名金剛焰光。于彼佛所。出家修道。行于梵行。發勤精進行頭陀法。常在蘭若空閑之處。誦修多羅滿十千部。皆是大乘。亦得四禪及五神通四無色定。善男子。彼金剛焰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有十俱致諸比丘眾。皆阿羅漢。復有八十四俱致那由他百千諸菩薩眾。常隨世尊皆得等忍及陀羅尼。轉不退輪善解深法。已入無邊陀羅尼門。已能巧入無邊法界海印三昧。游戲神通心得決定。顯現諸佛住持身體。于諸眾生常行慈悲。善男子。爾時彼佛菩薩眾中。有一菩薩比丘上首法師。名利益上。善說法義示教利喜。令諸菩薩得不思議具足功德。為彼世尊而作侍者恒隨游止。猶如今日阿難比丘。皆能受持諸修多羅。善男子。如是彼利益上菩薩。于自在王如來所說那由他百千修多羅悉能受持能為彼諸那由他等百千菩薩解說其義。善男子。爾時自在王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于二萬歲為諸菩薩諸聲聞眾及諸眾生。說法教化滿二萬歲。然后乃于一切菩薩。及比丘眾諸天魔梵。沙門婆羅門等大眾之中。告彼利益上菩薩言。善男子。汝當受持此不思議那由他等百千俱致所修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于后末世為諸天人。增長善根護持此法。光顯如來菩提教法。令久住故受持解說。善男子。是夜過半諸佛如來當般涅槃。

  爾時彼利益上菩薩。聞佛涅槃悲泣雨淚。從坐而起整理衣服。偏袒右邊右膝著地。合掌向佛。而說偈言。

  愿兩足尊住一劫  利益世間天人等
  我今勸請世間眼  愿說妙法以教示
  深智無惱之導師  勝行住于諸功德
  普眼調伏天人者  大神通尊愿久住
  若聞導師入涅槃  諸天人等心憂惱
  導師愿愍彼等故  唯愿住世見教示
  我及百千諸眾生  眾苦逼切生憂惱
  皆由導師唱滅度  世親今欲入涅槃
  能調于人調御者  唯愿普眼尊久住
  利益世間天人故  我今勸請佛世尊

  爾時世尊為欲利益諸天世人。以偈報彼利益上菩薩言。

  我已為世作利益  說如是等諸法教
  我已充滿諸菩薩  令住諸佛無漏中
  即于此夜后分時  我當入般于涅槃
  我今付汝此法教  世尊滅后令久住
  彼眾聞作是語已  彼諸菩薩皆合掌
  咸共瞻仰彼如來  悲泣雨淚作是言
  唯愿兩足尊慰喻  我及百千眾生等
  尊滅度后誰作佛  世尊于諸世間上
  哀愍軟語而告言  慰喻世間天人等
  我滅比丘莫懷怖  我后復當佛出世
  有菩薩名功德分  修行得至無漏智
  于未來世當作佛  名曰智焰兩足尊
  我今勸請汝當知  為欲攝持此法故
  如此法教廣開顯  為于世間天人等
  聞于世尊如是說  即時安慰復發言
  大神通力此甚難  無攝受法攝受故
  我為導師尊重故  我今攝受于正法
  我當廣宣此法教  我當舍身及壽命
  不護己身壽命等  乃可守護如來法
  若不嘗愛己身者  彼即能護教師法

  善男子。爾時彼佛慰喻彼諸一切大眾令歡喜已。說法教誨與威力已。于夜后分入于涅槃。善男子。彼時世尊入涅槃后。彼菩薩說滿足八十千數法門。如是隨順成就眾生。多那由他百千眾生。當得成熟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中。況復住于聲聞乘者。辟支佛乘者。況復流轉于生死中種善根者。善男子。彼佛如來般涅槃后。正法滅已于像法中多有比丘。說有可得說有可滅。彼等于是諸修多羅不樂受持復生誹謗。善男子。于彼時中此閻浮提。有一人王名勇健力。果報廣大。爾時彼利益上菩薩比丘。至彼王所為說佛法。說于如來秘密之教。彼王聞已。即于上利益比丘生敬重心。即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供養比丘。而彼比丘。欲教化彼諸眾生故。于一切處受諸供養。不生厭悔不生倦心。彼王供養彼比丘已。滿足三月。及于八萬四千采女。各自莊嚴持諸香華及諸音樂眾寶瓔珞涂香衣服。如是等事供養比丘。及彼比丘所有門徒。八千五百常相隨順。一切皆得不退轉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善男子。于彼之時難調怨仇殺害人者。而為比丘。名曰寂定威儀。善說法要多聞總持。滿足十千修多羅等。誦持通利。能廣分別諸修多羅。常說少欲知足法義。而彼比丘已得四禪。復得五通四無色定。而彼寂定威儀比丘多有徒眾。其數五百共相隨逐。亦有如是威儀勝行。

  爾時寂定威儀比丘。見彼利益上菩薩比丘。不喜不悅生于惡心。發嗔恚意現于惡色。在眾人前說如是言。如此比丘。何處有于菩提之行。何處有于諸佛之法。如是雜行。于世間行威儀尚無。況復當有證于勝智。而彼眾人一向唯信。利益上菩薩比丘無能壞者。爾時寂定威儀比丘。復增嗔恨轉更增上。從彼地方背面而去。我不復喜見是惡事。若此比丘行于邪見。令諸人眾皆行顛倒。至蘭若處欲入三昧。以有嗔恨彼彼三昧不能順入。況復能定。彼有如是強力行故。所有禪定三摩拔提。及五神通一切皆失。彼以如是恚惡心故得大重病。爾時彼利益上菩薩比丘。作如是念。希有乃至如此比丘。生大不善嗔恚濁意。我于今者應生憐愍。為作利益聞深法故。

  爾時利益上菩薩比丘。及五千菩薩諸眷屬眾。飛騰虛空于彼住已。而說偈言。

  居家自性說菩提  欲無分別無破壞
  若覺此行演說者  彼覺菩提無上安
  嗔行自性如菩提  世師智者已為說
  若覺如是法行者  彼覺菩提二足上
  愚癡示現菩提等  菩提愚癡無異性
  此示現癡以一行  當覺菩提無上道
  若有已說諸見行  及彼菩提勝上覺
  于此二行中說者  見行不得于菩提
  諸佛之法甚深妙  不以有得能知見
  離于分別有所依  善巧智者覺菩提
  若能舍離諸分別  及以持戒我慢見
  依恃多聞而自矜  舍是等已覺菩提
  寧處居家樂貪欲  若聞此法不驚疑
  信解導師所說法  能于一行廣演說
  不用此教中出家  有所得見在閑處
  于我想中常系著  起念我當證菩提
  所有動念所演說  彼等皆是魔羅網
  若知諸法如虛空  彼則無有于動念
  諸如來有如是法  諸普眼等說一行
  煩惱菩提二無二  不得煩惱及菩提
  若不分別欲及嗔  亦不分別于癡等
  舍離彼此于二者  彼覺菩提諸導師
  若不住于有所得  亦不有念及不動
  不起我想無依處  彼覺菩提無上安
  若舍分別于分別  諂曲幻偽與嫉妒
  樂行頭陀戒福德  彼覺菩提無量眼
  若聞此法無所舍  于廣說時亦不疑
  彼當速成兩足尊  世間無上智自在
  甚深諸法最妙勝  不可思量寂無流
  若不開發我見者  難覺于多俱致劫

  善男子。爾時彼利益上菩薩比丘。說此偈時。于上空中。六十六那由他諸天得無生法忍。復有六十二千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爾時寂定威儀比丘。聞是偈已無喜樂意。心生熱惱遍身皆腫。于是人所反生慈心。思惟于此一慈心故余皆嗔恨。于彼時間大地開裂。彼現身墮阿鼻地獄。住于彼中億那由他百千歲數受大極苦。于彼命終即受生于見毒蛇中。如是次第經于多億那由他等百千生中。二惡處行。大阿鼻獄大叫喚獄。還復生彼見毒蛇中。以彼如是不善根故。滿足經于六十二億那由他等百千劫數。以彼往昔于上利益菩薩。生一慈心以眼觀視。以彼善根從彼處終得受人身。由彼慈心有熏習故。又復以彼見毒蛇母。而于彼所起慈心故。復聞如是深妙法故。今得如是利智神通。善男子。于意云何。彼時寂定威儀比丘。豈異人乎。今此難調怨仇是也。此于往昔有是業障。善男子。于意云何。彼時利益上菩薩比丘者。莫作異見。我身是也。諸善男子。彼時有王勇健力者。今無所有菩薩是也。諸善男子。此由往昔于菩薩邊生如是等嗔恨心故。受如是等難知可畏業障惱患。諸善男子。以如是故。若有菩薩當欲凈于諸業障者。于諸菩薩恭敬尊重如教師想。諸善男子。若當欲得不害自身住菩薩者。應如是學。說此往昔出法品時。有九十二那由他等百千眾生。得無生忍。三十六億那由他等諸菩薩。得凈業障。爾時難調怨仇先害人者。聞佛授記歡喜踴躍。飛住虛空高七多羅樹。而說偈言。

  若欲住凈土  應如導師說
  應信于諸佛  最上大神通
  覺佛神通已  知無分別處
  于世間無有  而難可得者
  若聞無所有  所問經法者
  能信能觸證  則供養諸佛
  若學此經已  能除諸有想
  得舍已作惡  當見諸導師
  若學于此經  是則見諸佛
  親侍諸如來  如此經廣說
  此則是施度  凈戒所依住
  忍辱及精進  智慧等本處
  若無有所得  是處不說著
  如世尊所說  學如是調伏
  若聞于此經  令諸義示現
  種種諸供養  力盡無能報
  不可數多劫  闇面無所見
  若聞此經者  得到諸佛地
  彼寤于愚癡  以破無明闇
  以得一切空  由聞此經故
  多種煩惱盡  少有未盡者
  猶如于大海  取于一滴水
  成熟眾生故  煩惱滴不盡
  悲愍眾生故  不盡彼煩惱
  為清凈佛剎  不滿于一切
  彼成熟眾生  彼彼處不滅
  亦可彼滿時  如授記菩提
  是故諸水滴  于瓶中不盡
  若一切開現  彼當有佛剎
  彼即當滿足  無有余熏習
  如是如是處  聞有如是經
  能善解說者  諸功德具足

  爾時彼難調怨仇說此偈已。從空而下住于佛前。頂禮佛足合掌而住。爾時世尊而嘆彼言。善哉善哉。汝善男子。快說此偈合于義理。無有虛妄無有別異。如是如來神通威力。一切菩薩于中當學。如是學已得眾生空。爾時難調怨仇善男子。如是思念。今者世尊稱我善哉。我今稱慶。當以何事供養世尊。彼即聞于空中聲曰。汝可以身供養世尊。即問空言。云何供養。復聞空聲。汝善男子。汝今宜可飛騰虛空。令此大眾皆悉知見。住于虛空說如是偈。

  所有諸慳著  皆由住自身
  我已舍一切  今供養導師

  爾時彼善男子。聞此偈已生歡喜心。以佛神力飛騰虛空一多羅樹。而說此偈即自舍身供養如來。于虛空中自舍身已。有千數華柔軟香潔未曾見聞。光明香氣滿一由旬猶如日光。或經一時或經半時。彼諸華等繞佛三匝而供養已。佛神力故于虛空中而成華蓋。而于彼中說如是偈。

  我已舍自身  供養諸教師
  我不知自身  亦不知世尊

  彼于彼時于一切處。不知身心不知如來。不知眾生不知住處。彼于彼時涅槃平等。亦無是念我已得證。于彼時中有一化佛。自然現身而作是言。汝善男子。汝已成就佛剎種子一切開現。于彼佛前合掌而住。心生歡喜踴躍無量。禮敬彼佛而作是言。我今禮佛大神通已。令各種相生善根已。遍住涅槃平等法中。離罪福德如是不住近于善根。諸佛法中彼能親近無所乏短。勸請令住于菩提中。復說偈言。

  眾生覺如是  當脫于大苦
  生死大險道  所有苦眾生
  彼亦不成就  所有言苦者
  彼亦受彼苦  不覺此教故

  說此偈已默然而住。

  爾時無名菩薩告彼善男子言。善男子。汝今已能行一切施。若持自身供養于佛。善男子。汝更不得言我自在。汝以此身已用施佛。善男子。譬如有人施他財已后不得言還是我物。彼于彼財不得自在。如是善男子。汝今以身已施于佛。汝今既作如是之言。我當來世當得作佛得忍授記。善男子。汝于今者更欲何作。彼聞此已即生疑念。我今云何我今云何。如是思念。彼時即復聞無所有菩薩聲言。善男子。汝今莫作。善男子。汝應還念諸佛神通。如汝信解。應如是報彼向無名菩薩所問。聞此言聲即生辯才。明見前來無有身心。無言無說。無施無戒。無忍無進。無禪無智。無斷無常。無聲聞無菩薩。無發菩提心。無如來無如來法。無涅槃無涅槃聲。無有信者。無有所住。無有所取。無有所言。無有縛者。無有所聞。無所聞者。無有所有。無所有者。無所承攬。無所承望。一切勝相皆悉具足。教化眾生開現具足。成就佛剎與涅槃等。平等無二無有名說。如無可說亦不欲生。如無言中如如是住。如是如如亦無所行。彼于諸佛大神通中無復疑惑。

  爾時無名菩薩。贊彼善男子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今善住佛大神通。汝今如是辯才成就。辯說如是。彼即答言。善男子。我亦不住佛神通中。其佛神通無能作者。一切諸法真體無名。不可得故。彼無可入。無可出處。無可知處。如是信已無有住處。其佛神通無住處故。彼無有人能說名字。但無名中我今問汝莫生疲倦。其有智者難可承事。彼即答言。善男子。汝今但問我所知者當為解釋。彼難調言摩訶薩埵。汝今何故名為無名。彼即答言。我于是處不得言說。亦如汝所名字示現。彼即答言。善哉善哉。汝善男子。汝今以度佛大神通。離于名字。彼無名言。善男子。于平等中無法可離。無有可斷無可建立。無去無來無平等相。善男子。若一切法彼平等者無有別離。其平等處亦無處所。云何斷離。若平等法而別有者乃可斷離。

  爾時眾中有一菩薩名不自在。而白佛言。世尊。何因何緣。是無所有菩薩名為無所有。佛告彼言。善男子。汝應還問是無所有菩薩因緣。彼當報汝。爾時不自在菩薩摩訶薩。問無所有菩薩摩訶薩言。善男子。汝今云何名無所有。彼即答言。善男子。我今不見自身能為一切眾生作利安故。能問如來如是等處彼不自在菩薩問言。彼所問處與身合耶為不合耶。無所有言。我所問處不與身合。彼復問言。善男子。汝今云何不與身合。成就所問無所有言。善男子。我以三處發問如來。何等為三。謂身口意。此等三處我問如來。善男子。是身口意無和合義。彼復問言。善男子。汝見何意而不現身。彼則答言。我今亦汝當信我言。我為安樂諸眾生故而不現身。彼菩薩言。我以肉眼故不能見。無所有言。以天眼看。彼言。天眼亦復不見。無所有言。以法眼看。彼菩薩言。善男子。所有法行彼亦不離于一切眼。于彼處中無法可見。無所有言。汝云何聞。彼復答言。彼處無有和合可聞。善男子。我見如如。無所有言。善男子。于如如中無有三眼。不自在言。汝云何見。時無所有默然而住。不自在言。善男子。于無能見一切法中何故默住。其于虛空豈無容受。虛空悉能容受諸法。無所染著所入無礙。于一切法無有假借。彼處不著應有解說。善男子。汝以何緣默無有說。彼即答言。我今求彼所有語言。能解釋處皆不可得。我以是故默而不答。然善男子。汝聽我說。以何因緣名不自在。善男子。我念億劫。已曾知為諸眾生等離無益語。為諸眾生所作利益。柔軟生樂皆悉美妙。歡喜踴躍無有粗澀。依時利益不生嗔恨。說如是言。無有眾生怨恨于我。善男子。以是因緣我得無畏。善男子。一切眾生無有所畏。所以者何。諸有語言無有自在善男子。汝今觀是諸語言法無有自在。我今所說此語言中有成就者。彼于三界所不容受。所有一切眾生言說。若合若散。有益無益。若雜不雜。若念若起。若為眾生令凈煩惱令舍煩惱。我見彼等皆悉平等。若智若愚皆得一名。彼言。善哉善哉。善男子。如汝往昔曾供諸佛。得是合實語言解釋。善男子。汝見何利而不現身。彼即答言。汝今應當問于世尊。

  爾時無畏菩薩。而白佛言。世尊。是無所有菩薩。見何等利而不現身。佛告彼言。善男子。唯除我身。于此三界無有眾生。如是身相與其等者。唯除神通所化勝身。成就如是業果報故。勿令一切諸婦人見。必于此處染著亂意。不能聽法不作諸事。棄舍本夫飲食無歡。染愛迷著多受苦惱。是無所有。見如是等諸過患故。而不現身。

  爾時無畏菩薩及彼大眾。皆生疑惑咸作是念。是無所有菩薩身相何如。而今世尊作如是說。

  爾時眾中有諸女人。一名解染。二名寶瓔。三名解華。四名寶華。五名普香。六名香自在。七名金華。八名作愛。九名不染。十名善住意。十一名作光明。十二名甜味。十三名阿那羅梨耶。十四名住持。十五名無垢。十六名海。十七功德上。十八名無過夫。十九名調順。二十名諸天供養。二十一名壞上。二十二名普照明。二十三名不背。二十四名善住持精進。二十五名善住。二十六名安樂。二十七名王。二十八名悲。

  如是等類二十八女。與姊妹俱從坐而起。脫身瓔珞供養世尊。右膝著地皆共合掌。而白佛言。世尊。所說無所有菩薩功德如是。愿于我等承佛威神得見其身。成就如是實業果報。莫以別身而示我等。我今欲見菩薩實身。爾時佛告善女人等。汝今欲見無所有菩薩成就色身。今欲見耶。彼等答言。唯然世尊。我等有疑。愿為開解。佛言。諸女汝等今者。見彼身已有何利益。汝今勿有還家之意當舍眷屬。若見彼身安住具足一切功德。彼諸女言。我等今者一切能舍。決定當見彼菩薩身。爾時世尊。告彼菩薩無所有言。汝無所有。此等諸女欲見汝身。彼言。世尊。已言許可。彼姊妹等示現我身。佛言。善男子。我已許之。多人意喜欲見汝身。當有利益。得勝身心。得妙身心。得凈身心。若見汝身。即當決定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轉女身成丈夫身。汝今已有如是凈愿。于多諸佛以百千身種諸善根。住是愿中于三界中。愿我當得最勝佛身。所有眾生見我身者。彼等決定住于菩提。所有女人悉轉女身。若于我所種善根已。思惟如是甚深法已得忍本性。愿當入于真如法中。愿當具足諸菩薩法。開現親近于諸佛法。彼無所有菩薩。聞佛此說作如是言。如是世尊。如世尊教。即于手中一一指端皆放光明。一一光明至王舍城。于彼人家皆悉出現。彼諸光明有諸眾生。見于彼等從地踴出。化成諸華縱廣一尺。昔所未見色香具足。

  爾時王舍城中。頻婆娑羅王。而有一女欲出游時。頻婆娑羅王。敕諸侍女其數一千。汝等已為我女眷屬。共相圍繞于彼之處。王所飲食汝等常食。汝等常飲。彼王舍城。多有婦女其數一千。聞此語已種種瓔珞莊嚴自身。彼諸婦女。見是希有可喜諸花。身心喜悅不能自勝。欲取彼華遂不能取不能遠離。申手欲取去華一尺而不能及。見彼諸華皆悉向于毗福羅山去而不住。

  爾時眾人及千婦女。及與頻婆羅王女。從王舍城次第而出。彼諸華等在眾人前微行而進。眾亦不知行與不行。彼諸人眾作如是念。此華近手而不能取。時彼諸華一切皆上毗福羅山。彼諸男女亦上彼山。既上山已。見于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無量百千大眾圍繞而為說法。

  爾時二十八女姊妹。合掌佛前勸請世尊。時頻婆娑羅王女。及見彼等一切諸女。亦見彼等諸女姊妹勸請世尊。作如是言。此諸婦女。何故合掌在世尊前。何所求請欲求何愿。即聞空聲而語之曰。此等欲見無所有菩薩身。唯除佛身于三界中無能勝者。彼等同聲咸作是言。我等愿見彼菩薩身。說是語已彼諸華等。即便在彼眾人手中。即以此華散如來上。作如是言。唯愿世尊。示于我等無所有菩薩身。爾時世尊。告無所有菩薩言善男子。汝可示現圓滿自身。令多眾生見汝身已種菩提因。亦當如汝于多百千諸如來所當種善根。

  爾時無所有菩薩。即現其身。爾時大地皆悉震動。安隱潤澤無有眾生恐怖毛豎。一切音樂不鼓自鳴。于虛空中雨眾天華。于一切處天香人香皆自然燒。爾時無所有菩薩。示現如是具足色身。彼現身時。諸女人眾皆生愛樂。一一婦人皆作是念。是無所有菩薩。唯與于我共相娛樂。各現于前。亦復不知彼神通化。各稱其愿。于毗福羅山叢林樹下。我于此處歡喜受樂。我等未曾得聞如是諸妙音聲諸色香等。我等今者荷世尊恩。彼諸女等各一樹下。七寶贊輿一切果報。皆悉具足歡喜受樂。一切所須悉皆備足。不復更念歸還之想。彼等如是受歡喜樂七日七夜。

  爾時世尊。為諸眾生更說法要。若有不見彼菩薩身。皆由善根未得成熟。雖望欲見終不可得莫知何事。彼等見者過七日已。見彼菩薩身漸毀壞無有精光。受用果報皆沒不現唯見一樹。彼等菩薩漸漸不現亦無住處。彼即聞于空中聲言。諸善男子。此是諸行真實體性。汝等不應起常有想。汝等可舍女人身想。應當愿求丈夫之身。無等等身諸佛之身。汝等可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受丈夫身。彼諸女人聞是聲已。于剎那時心住寂靜。見如來像具三十二大人之相。彼等見已皆作是言。愿我當得如是妙身。無有染著無染著處。如此佛身寂靜無惱。彼諸女人說是語時。彼諸女人悉轉女身得丈夫身。唯除往昔發愿供養是無所有菩薩等者。乃至道場。然后我當轉于女身。以如是故不轉女身。所有轉身得男身者端正可喜。世間天人皆悉愛敬。

  爾時佛像忽然不現。唯見世尊釋迦牟尼。爾時諸女得男身者。而白佛言。希有世尊。甚奇甚特。乃有如是幻化戲者昔未曾聞。諸凡夫等心意迷惑。未曾安定如壓油輪。彼不能住近善知識。世尊。若有親近于善知識供養承事。以善知識威神力故。我于今者轉離女身得五神通。世尊。我今憶念往昔多千佛所。與善知識同種善根自舍身命。為令我等生諸善根。復示彼等諸佛世尊。為說在家諸過患事。方便贊嘆出家功德。諸勝妙事。我等已經爾許多時近善知識。從爾已來未曾復生諸惡趣中。我于過去未逢教師教示我故。恒常流轉人天馳逐受諸苦惱。世尊。我今假使能以恒河沙等諸世界中用滿七寶。或已自身具足滿已施善知識。雖作是事猶不能報善知識恩。所以者何。由是神力而令我等。當于世間而得作佛。開現成就我等佛剎。皆因此等善知識故。教示我等詣諸佛所種諸善根。教行種種疾利方便。教我等入深法行中。或出愛語。或示訶責。或言清涼。或說熱惱。或有逼迫如是教示。一切樂具一切利養皆悉舍已。彼等眾生難得值遇。彼等眾生未有所辯。若不得是善知識者。唯除如來。我等無有別善知識。如無所有菩薩摩訶薩者。

  爾時無所有菩薩摩訶薩。告諸女人轉男身者。善男子等。我今非但獨為汝等作善知識我亦為于一切眾生作善知識。善男子等。若有眾生能知無所有菩薩。為眾生作利益成就。彼等眾生更不承事諸余師友。彼等眾生即忘飲食。不生疑退無有愛欲。而于我所晝夜親近。所以者何。我今教于一切眾生和合善根。令住一切世間出世具足事中。令入無量波羅蜜中。令入一切諸功德中。令住無濁無障凈處無顛倒處。不現一切諸有相中住無行處。樂修一切身心薰習具足法中。我已曾令無量眾生。住如是法善巧智中。我今實語無有異言。佛自證知。諸天世人而作證明。佛言。善男子。如是如是如汝所言。爾時大眾。佛神力故即見東方。南西北方有千諸佛。

  爾時世尊。告諸大眾作如是言。諸善男子。汝今見此諸佛已不。彼言。世尊。我等皆見。佛復告言。此等已令此善男子。成熟如是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彼等更復歡喜踴躍。作如是言。世尊。我等今世現轉女身已得男身。世尊。是故我今深信此事。解知此事念持此事無有疑惑。世尊。我今已得入于佛大神通。漸次小分。皆由于是無所有菩薩神通力故。愿我當得諸佛神通皆悉開現。愿當共此于諸佛所種諸善根。當得一切功德具足。

  爾時彼諸菩薩摩訶薩。心作是念。所有身者五陰聚合。不可得以名字所說而有可聞。我等云何而能共彼種于善根。

  爾時世尊知彼菩薩心之所念。告無所有菩薩摩訶薩言。善男子。汝今應為此諸菩薩摩訶薩等說五陰聚和合身事。汝今應為此等菩薩顯示五陰和合之身。此等聞已當壞我見。更復當近于佛菩提。

  爾時眾中有一菩薩名曰愛語。而白佛言。世尊。今者見何事故。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自不解釋。而當勸彼無所有菩薩解釋。佛言。善男子。此眾如是于無所有。長夜隨順流注歸向。是故我今勸此菩薩摩訶薩說。

  爾時無所有菩薩白佛言。世尊。我今欲說如我所見。如佛色空我色亦爾。如佛色一切眾生色亦爾。如眾生色一切樹林藥草色亦爾。如一切樹林藥草色。彼一切界和合聚色亦爾。所有空色及我色。如來色一切眾生色。一切樹林藥草等色。一切界和合聚色。無有二相。無知無動無生。無等無有等等。無行無說。非法非非法。非法界非不法界所攝。非空非非空。眾生愚癡不知不覺。虛妄貪著慳吝嫉妒。不能拔出虛妄毒箭。于慳妒中忘失恩義。無明網覆遠善知識多有疑惑。于如此法不能聽受當作障礙。不能受持讀誦修行而有觸證。有諸菩薩智慧善巧。猶如虛空無所著者。于諸世間所有法中不得法想。況復余想。彼等能入于此法行。諸少智者于無色中或作是想。悕望欲入此法行中。于無色中妄起行想。略說乃至受想行識中。如是作如色所作。如虛空識我識亦爾。如彼識如來識亦爾。如如來識。彼識一切眾生識亦爾。如一切眾生識。彼識一切樹林藥草識亦爾。如一切樹林藥草識。一切界和合識亦爾。其虛空識及以我識。如來識一切眾生識。一切樹林藥草識。一切界和合識。無二相。不可知。不可分別。不生。無等等。無行。不可作名字。非法非非法。非法界非非法界所攝。非虛空非非虛空。眾生愚癡不覺不知。無智少智少聞。嫉妒慳貪或著。妒嫉結縛無明網覆。為惡知識之所攝者各自迷惑。欲聞是法而作障礙。不能受持讀誦修行而有解證。有諸菩薩善巧智慧無所住著。于一切法不得法想何況余想。彼等能于此行中行諸小智等。于此法行所不能知。說此五種色等平等出離諸行無有壞散無別法。時大地震動虛空雨華。

  爾時難調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何因何緣大地震動虛空雨華。佛告難調菩薩摩訶薩言。善男子。此是由彼說五陰空。無二無別。無有所住。無可言說。無有藏積。無有散壞。無有邊量。不樂顛倒。說是諸佛自在處時。有百千億那由他數諸天。皆得無生法忍。于此眾中。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五千人等。皆亦得于無生法忍。于未來世當得作佛。號曰不可說陰聚所生如來應供正遍知。當出于世。劫名無住。以此因緣大地震動而雨眾華。

  爾時女人得男身者。皆共同聲。而說偈言。

  虛妄非虛妄  虛妄虛妄愛
  如實知此等  是故皆授記
  我等知如是  一切皆虛妄
  今得丈夫身  我等皆具足
  我聞虛妄已  知解不生疑
  如是還虛妄  實無有知說
  無實無實中  誘誑諸眾生
  不知無實故  無所有教說
  于中無所減  亦無有增益
  于中無示現  但以假名說
  平等無危險  說無有散處
  既無有等等  何況有勝者
  其色似色形  其色色色故
  若知色虛妄  無有可實者
  受似于觸形  以受故為受
  知受虛妄已  彼無有可實
  想為欲想者  其識以想現
  知想虛妄已  彼無真實處
  諸行無自在  假名示現行
  知諸行虛妄  彼無有真實
  識以了知義  是故示現識
  若知識虛妄  恒常如虛空
  如是皆虛妄  所有世憂愁
  彼愚輩不知  以住我見故
  彼等無所安  彼等無所遣
  彼無有住處  愚輩而不知
  此法不易知  寂滅句難解
  住懈怠我想  為惡作所覆
  不見無所有  不聞彼所說
  無所可說處  于中無所置

  爾時諸女轉男身者。說此偈已。供養佛故五體投地。頂禮佛足。而說偈言。

  南無最大力  一切世無上
  世尊有大恩  其等無所著

  說是偈已。禮敬世尊合掌而住。爾時世尊告長老阿難。汝受持此無所有所問。我今說法廣為人說光顯此法。阿難。汝為何等眾生。當令聞此法本之者。彼等聞已能廣解義文句莊嚴。彼等皆當決定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若雖得聞而不解義。于后漸次亦當如是。解其義趣修行觸證。于多百千那由他數諸如來所種諸善根。所以者何。其無所有菩薩有如是愿。

  爾時眾中。有諸女等住于大乘。而白佛言。世尊。何用勸請阿難受持此法。所以者何。我今已受如此法本。習誦通利。世尊。我今聞此法本。于未來世當為他說。于阿僧祇百千那由他劫中光顯此法。

  爾時眾中。有百比丘。六百比丘尼。二百優婆塞優婆夷。復有那由他數諸天子等。以諸雜華散世尊已。作如是言。世尊。此修多羅而能照明。一切諸法如實顯示。世尊。我今得聞此法本已。即能受持讀誦通利。猶如明鏡見其面像。如是如是。我等受持此法本已。是故世尊。我等于今及未來世。如此法本。于阿僧祇那由他劫。廣為人說光顯是行。當令證覺為諸眾生。令知我等如是利益。我住菩提。云何當作為諸眾生。一切利益具佛法故。世尊。我等不貪利養及名聞等。而受此法為眾生說。亦復不為己自身命。但為一切諸眾生等。欲與眾生諸樂具故。欲令近于諸佛法故。為于無量諸眾生等。除滅愛著諸煩惱故。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等。汝今一切善說此法。爾時海姊妹白佛言。世尊。此無所有菩薩。不起亦不說如此等。善男子善女人等。說此法本當光顯故。世尊。彼當受持正法。亦為一切過去未來現在諸佛所有法行。彼亦受持讀誦通利亦教他人讀誦通利。若教令知。

  爾時無所有菩薩摩訶薩。告海姊妹言。過阿僧祇百千劫中。彼時有劫名曰法寶開敷。于彼劫中滿足五百諸佛出世。時有一佛最初出世。名難降幢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于彼時中亦復多有眾生。住于煩惱濁中業障所覆。煩惱增上。貪欲恚癡諸惱增上。含毒所惱。善女人。

  爾時彼難降幢佛如來應供正遍知。我于爾時亦如是問。彼佛如來亦如是解釋。如今世尊釋迦牟尼如來應正遍知之所解釋。善女人。如是次第五千諸佛。亦如是問如此法本。彼諸世尊亦復為我如是解說。如今世尊釋迦牟尼。諸釋中王為我解說。善姊。汝今安意。善姊。我從今已于未來世。當于無量阿僧祇數諸佛世尊。亦當如是問此法本。所有如是諸佛剎中。亦有諸濁煩惱眾生。或有少者。或復倍多有煩惱者。

  爾時無所有菩薩摩訶薩說此語時。于剎那頃。彼摩伽陀主頻婆娑羅王。有大勢力四兵圍繞次第漸行。尋彼諸女所行之處來詣佛所。到佛所已頂禮佛足卻住一面。佛慰勞已隨所敷具而就其坐。彼諸大眾亦皆而坐。時頻婆娑羅王白佛言。世尊。我有少女與眾侍女。出游園林久乃不還。后于園中求覓不得。又聞有說向世尊所。今于此眾我復不見。佛告大王。今會當見。王言。世尊。我今未見。佛言。大王。汝今可問無所有菩薩。當示王處。王言。世尊。其無所有菩薩。何者是也。于時世尊。告無所有菩薩言。汝無所有。汝今應報頻婆娑羅王。所問諸女行來之處令此眾知。

  爾時無所有菩薩。以不現身。告頻婆娑羅王及大眾言。大王當知。彼諸女等在此眾中。王言大士。我但聞聲不見汝形。菩薩告言大王。今者所有諸女聞我名已。一一婦女至于樹下。皆取我身隨意娛樂。我取身已皆舍女身受丈夫身。彼等諸女既取我身。成丈夫身。我則無身然無所有菩薩。告彼諸女丈夫身者言。汝善男子。各各示現自身之德。爾時諸女得男身者共集一處。具丈夫相端正可喜。作如是言。我等今者舍于女身已。成如是丈夫之身。爾時頻婆娑羅王。及諸大眾生疑不信。

  爾時無所有菩薩。復作是言。大王何故及諸人眾猶懷疑惑。王今于佛豈不可信。若可信者如來現前。王今宜問。此善男子。如是所說有異不耶。

  爾時頻婆娑羅王白佛言。世尊。如是如是。如虛空聲所說以不。而不見身。爾時佛告頻婆娑羅王言。如是如是。大王。皆悉如此菩薩所說。大王。今者宜信此語莫生疑惑。王聞是語即起合掌。三稱善哉白言。世尊。是誰神力。為是菩薩無所有力。為當是佛威神之力。佛告王言。大王。當知此是諸女往昔愿力。彼于往昔于多千佛。教此諸女種諸善根發菩提心。諸佛法中而得成就。故今我所得滿其愿。大王。有諸女人于未來世。亦更教化無量諸女得轉女身。

  爾時佛告無所有菩薩言。善男子。汝今可為于此眾人。令此諸女各復本身。爾時無所有菩薩作如是言。如我實說。我于無量無邊婦女。令轉女身得丈夫身。皆是實故。此等眾生還復女身。說是語時多有婦女于彼丈夫前有如是形。有如是色如是行住。還復如先所向來者。彼等各各相共言說如前無異。彼時諸女及頻婆娑羅王等生希有心。云何諸女已轉女身。今已還復女人身耶。此諸女人為是實身為當化起。佛言。大王。此等婦女非實非化。所以者何。大王。此善男子。于往昔時有如是愿。若諸婦人見我身者。彼見我身即發是愿求轉女身。彼諸婦人所有夫主。更取余婦還復如是。不增不減如前婦身。可愛端正不相離別。

  爾時頻婆娑羅王而白佛言。希有世尊。諸菩薩摩訶薩等。能有如是神通善根。世尊。一切諸法不可思議。眾生果報不可思議。得禪定者定之境界不可思議。佛言。如是如是。大王。如是如是。大王。此有三種不可思議。何者為三。業幻量幻(梵本少一句)。此善男子。已覺諸幻已證已觸。此善男子。即是幻師。是故此等不可取量。

  爾時世尊令彼大眾以無所有和合法義。教化言說令得歡喜。令得威神增長教化。令歡喜已勸言汝等。各自知時還其所至。時諸人眾各還本處。其去未久。有一菩薩名曰生疑。而白佛言。世尊。其無所有菩薩。能為此等眾生。以神通化還令如舊。而不令彼諸眾生等有愛別離。世尊。此等當作何等利益。佛告生疑菩薩言。善男子。此諸人等所在之處。共此諸女曾轉根者。語言飲食共相娛樂游行戲樂。種種諸事種種方便。于彼時處令此眾人。于菩提中令得發心近佛法中。何以故。善男子。此無所有菩薩。已于往昔諸如來所。以一切樂具供養尊重。種諸善根皆已具足。發如是愿。是故滿愿滿分別意。此善男子。如是教化成熟眾生。教令入于義文字中。所有法體無生之處。無成就處令入令覺。如是教中不令有失。令得成就于佛法故。善男子。此無所有菩薩。教化眾生于彼中者。無一眾生當向惡趣。無一眾生于所教師。過去佛土而不中生。善男子。彼諸眾生還當如是成就菩提。亦如今者無所有菩薩所成就者。

  爾時生疑菩薩從佛世尊聞善說已除諸疑惑。而說偈言。

  眾生聞以得  于中方便學
  如是健修習  名無所有者
  純直心柔和  軟意無嫉妒
  亦無有怯弱  名無所有者
  多文字和合  復說如是義
  所有無可見  亦當無所觸
  無二不可取  無余不可見
  不可說而說  法教無有比

  爾時阇那那修多女告生疑菩薩言。善男子。汝承誰力能說此偈。彼即答言。我身如是知無所有菩薩身中從出是聲。善姊當知。今此偈聲非我身出。爾時阇那那修多女而白佛言。希有世尊。是無所有菩薩。乃至能得不思議法。皆已具足。能以種種方便開示。彼無所有之處說法。佛告彼言。如是如是。善女人。如汝所說。

  爾時兩時無有出生菩薩而白佛言。世尊。我能辯說無所有所問修多羅。佛言。兩時無有出生菩薩。汝今為辯說諸菩薩摩訶薩境界廣境界。無礙無可得。無邊無畔際。發起多聞與利益故。以善巧智。如諸菩薩摩訶薩。為自境界增長。無著無可得處。無邊無畔際處。諸多聞利益。欲于善巧方便法中。教令建立開現處故。當速成就菩提道故。

  爾時兩時無有出生菩薩摩訶薩。而說偈言。

  善說此經已  正念入禪定
  當覺一切法  顯示此經典
  令覺一切義  及如文字等
  所有修多羅  諸佛之所說
  顯現一切義  彼此皆相見
  無量不思議  皆經善說處
  此經法知已  莊嚴義文字
  諸法無缺少  一切不思議
  陰界諸入等  當得方便智
  隨順十二緣  一切聲一聲
  一聲一切聲  諸聲等和合
  于此經覺悟  所有諸心者
  眾生所思覺  計我所思者
  一切心所因  一切皆能知
  是等諸思覺  彼無有思處
  于此經覺悟  亦無有思者
  于自及與他  一切悉能知
  如心所轉行  照諸法如鏡
  說此修多羅  于彼此等見
  彼等還覺此  一切非為一
  不見別多說  一切文句離
  若見于此經  彼為眾生說
  眾生非此彼  令彼眾生脫
  住著不動處  知一切虛妄
  以虛妄為說  既知虛妄已
  不著虛妄中  無有所生道
  諸佛見一切  于此無不覺
  能覺此經者  一切功業處
  咒術醫方智  及時智所生
  皆此經覺悟  一切一切智
  所有不可數  彼一切次第
  于此經悉知  一切見舍已
  眾生所迷惑  若知于此經
  不著彼名字  眾生著令脫
  彼相所覆者  此經威力故
  于中得實證  若學此經者
  彼得一切報  天上及人中
  一切功德具  此是教師法
  此即是父母  和上阿阇梨
  亦是善知識  此知足少欲
  具足諸頭陀  此所修資財
  皆為彼當作  若有大眾生
  欲說多種法  應當學此經
  學一切法處  若有大眾生
  欲說多種法  彼應學此經
  一切法持處  生處皆當得
  少病長壽命  常得諸禪定
  隨順此經已  身常受安樂
  心亦得常樂  若能證此經
  口業悉具足  如是差別法
  彼當得隨順  若能證此經
  即總持諸經  若能如是證
  如此經中說  彼等皆知經
  諸佛有所說  所有諸文字
  所說諸法者  若聞于此經
  則離于文字  諸法離文字
  以文字說法  文字非是法
  文字非非法  彼等于此經
  住于菩提中  彼等于此求
  世間最名聞

  爾時兩時無有出生菩薩說此偈已。頂禮世尊右繞三匝。即于佛前沒而不現。

  爾時眾中有一菩薩名無所續。而白佛言。世尊。此兩時無有出生菩薩。從何而來。佛言。從如所來還如是去。彼菩薩言。世尊。彼云何來。復云何去。佛言。如影幻夢焰響虛空。及與空無相無愿無作。離欲寂滅無實無像。如是等聚分別遣來。汝今語我生于一切。一切眾生。一切菩薩。一切諸佛。亦如影幻夢陽焰響虛空。及空無相無愿無作。離欲寂滅涅槃無實。彼等所有一切果報。及彼名字。彼等皆是我等所為。彼等及我一切。非一非二。非多非少。亦非有物不可聞。不共具足。無有能見者。無能知者。無能聞者。是故汝等從我等聽。信解思惟歡喜稱善。彼等無量阿僧祇數。行無實已皆不可得。汝等亦不可得。汝等莫以虛妄誹謗我等。莫毀呰我。我等既無。有物無相。無有處所。為他何假須說寧不說勝。若有說者。彼還是如彼。此還是如此。如是遣如遣。如是說已如是來。爾時大眾得聞如是句義已。無色心。無出入息。無物染著。彼等于世尊所。一切樂具皆悉遍滿。彼等得本念已。作如是言。此是本性體真實。無所有。無可證。無所識。如是知已。無知故。如是如是。彼從何處有。不可作名字。

  爾時于上虛空。有無價寶遍滿其間。有菩薩名滅及無出生菩薩。白佛言。世尊。是何瑞相。此無價寶遍滿虛空。佛言。善男子等。有若干菩薩等。聞此無所可證法門得出離已。皆悉已得無生法忍。故現此相。

  爾時彼諸一切大眾。皆白佛言。希有世尊。善巧能學巧方便智。為欲解脫諸眾生故。世尊。乃能知此一切無動空無所有。無有眾生本性寂靜。然今如來為諸眾生。辯說諸法一切如影。而能勤勞教化眾生。佛言。如是如是。諸善男子。如汝所說。諸善男子。若無辯說。云何能知影像幻夢陽焰響聲及與虛空無相無愿無作離欲涅槃之法。而為虛妄影像等法。

  爾時以佛威神力故。于上虛空聞如是聲。世尊。何者是彼影形為影。世尊。何者是彼乃至虛妄而為影形。世尊。此一切莊嚴已具足。法本不假莊嚴。世尊。譬如畫師若畫弟子。善學伎能畫如來像。具足眾相無所缺少。更有金巧師。取最勝金作其金鬘而著頂上。然彼形像倍更端正。為一切眾瞻之無厭。世尊。如是如是。如此法本。具足諸相瞻之無厭。世尊今者更倍莊嚴。說是語已。時佛告彼虛空聲言。譬如巧學幻化之師。若幻弟子善于幻化。幻作男女端正可喜。諸根具足皆共和合。而生子息為作名字。影像幻夢陽焰響聲。太虛空等不自在也。無相無愿無作離欲寂滅涅槃。彼虛妄等增長成就。所有作事入深山谷。多有人眾各發大聲。呼諸影像乃至虛空。彼出聲已沒而不現。于彼空谷無所染著。彼時眾人求是聲處了不可得。如是一切諸煩惱等。如實求之亦不可得。如彼陽焰動搖似水而不可飲。如是響聲陽焰無形像。

  爾時眾中未證法者。聞此說已皆得證法。有二十億那由他等諸天及人。皆悉得于一切法中無所染著。

  爾時虛空還復出聲。諸天人眾皆悉見聞。此唯名字所謂影等。乃至虛妄影像等也。影像幻化其有所問。如來解釋于先作證。有二十億諸天人等。聞此法已。皆得決定住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中。當為成熟諸眾生故而為之友。

  爾時聞持菩薩白佛言。世尊。當何名此法本。我等云何受持。佛言。此法本名諸罪無相無舍。如是受持。如來自在。如是名持。無所有菩薩所問。如是名持。說佛大神通。如是名持。惡心難調怨仇悔過。如是名持。無所有法可示現者。如是名持。非不見一切諸法。如是名持。佛說此經時。其無所有菩薩。及難調怨仇。聞持菩薩。及彼大眾。天人阿修羅乾闥婆等。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乾隆大藏經·大乘單譯經·無所有菩薩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