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單譯經·第0434部
佛說明度五十校計經二卷
后漢安息三藏法師安世高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佛在王舍國法清凈處時。自然師子座交絡帳。佛時坐現三十二相。光影表現十方。諸菩薩皆來謁問佛。菩薩何因緣。有癡者。有黠者。有慧者。有能飛者。有能坐行三昧禪者。有能徹視者。有不能飛者。有不能坐行禪行三昧得定意不能久者。智慧有厚薄者。同菩薩行。何因緣有薄厚。同有心意識。同眼耳鼻口身。何因緣得行異。佛言。善哉善哉。十方過去佛現在佛諸當來佛。皆說人能計心意識眼耳鼻口身。皆說為同法。佛言。人能校計六情為一切。得十方佛智慧。佛告諸菩薩言。諸菩薩有薄厚。諸菩薩問佛。何等為薄厚。佛言。菩薩。厚者謂菩薩行道隨道行深。菩薩薄者。行道不能悉隨行。謂行有多少隨道少。是為菩薩薄。諸菩薩問佛。何等為菩薩常隨道不失行。佛言。謂菩薩常守心意識令不動。歸滅盡種道栽。謂菩薩能守眼令色不著。歸滅盡種道栽。謂菩薩能守耳令聲不著。歸滅盡種道栽。謂菩薩能守鼻令香不著。歸滅盡種道栽。謂菩薩能守口令味不著。歸滅盡種道栽。謂菩薩守身令細滑不著。歸滅盡種道栽。菩薩如是能守六情得好惡不動常守滅盡。是為厚隨道深。菩薩復問佛。何等為菩薩行薄。佛言。謂菩薩失行。有時得行有時不得行。有時菩薩能守心意識隨道。有時眼不能守。便失行不隨道。有時守眼不能守耳。有時能守耳不能守鼻。有時守鼻不能守口。有時能守口不能守身。有時能守身不能坐禪。有時能坐禪不能校計。有時能校計不能行。有時能行不能分別。有時能分別不能知細軟微意。用是故。菩薩隨道有失行有得行。用是故。菩薩行道有薄厚不等。菩薩問佛。如是當作何等行。佛言。要菩薩當自行校計。當自知墮校計。不墮校計墮校計者。菩薩為黠不知校計為癡。問曰。當校計黠。當校計癡者云何。佛言。已校計癡。便能校計黠。佛言。人有百八愛令癡。欲校計得黠者。有五十校計。知五十校計中細微罪便得黠。諸菩薩問佛。何等為五十校計。佛言。五十校計者謂從心本起。欲知者。第一當校計百八癡。第二當校計百八疑。第三當校計百八顛倒。第四當校計百八欲。第五當校計百八墮。第六當校計百八愛。第七當校計百八栽。第八當校計百八識。第九當校計百八因緣著。第十當校計百八種。是為十校計。

  佛言。菩薩復有十校計。第一當校計百八關生。第二當校計百八止行。第三當校計百八斷生死。第四當校計百八滅不滅。第五當校計百八罪入空不見。第六當校計百八不舍盡。第七當校計百八不舍凈入凈。第八當校計百八精還戒。第九當校計百八進入道。第十當校計百八忍戒。是為菩薩十校計。

  菩薩復有十校計。第一當校計百八辱道。第二當校計百八合道愿。第三當校計百八本信入道。第四當校計百八出癡入慧。第五當校計百八歡喜滅。第六當校計百八未得佛悲。第七當校計百八未得佛愁第八當校計百八未得佛惱。第九當校計百八未得佛經黠未得佛泥洹要。第十當校計百八出罪要未得入泥洹要。是為菩薩十校計。

  佛言。菩薩復有十校計。第一當校計百八求入慧出罪法。第二當校計百八求入空法度出空。第三當校計百八罪法起空時當知滅時歸空。第四當校計百八持空法解盡法。第五當校計百八盡法不復生。第六當校計百八泥洹長生不滅。第七當校計百八應相念。第八當校計百八舍相念。第九當校計百八雜相念當知雜相。第十當校計百八受相長生不滅。是為菩薩十校計。

  佛言。菩薩復有十校計。第一當校計百八十方生死萬物本末成敗。第二當校計百八十方成敗作證。第三當校計百八十方人所有皆癡。第四當校計百八牽十方癡作證。第五當校計百八十方阿羅漢泥洹去無所有作證。第六當校計百八牽十方辟支佛泥洹去作證。第七當校計百八牽十方過去若師泥洹去當牽作證。第八當校計百八十方今現在佛亦當泥洹去今我作釋迦文佛所主天地自在變化要當復泥洹去若當牽我用作證。第九當校計百八十方當來佛亦當泥洹去當牽作證。第十當校計百八盡力卻貪求佛如我亦當般泥洹去。是為合菩薩五十校計。諸菩薩皆稽首受教。

  諸菩薩問佛言。當校計百八癡從心本起者云何。佛告諸菩薩言。若有菩薩心有所念。不自知心生心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癡轉入意。意有所念。不自知意生意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自知為癡。轉入識。識有所識。不自知識生識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癡。轉入眼。眼見好色不自知著不自知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癡。眼所見中色。不自知著不自知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癡眼所見惡色。不自知著不自知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癡。轉入耳。耳聞好聲不自知著不自知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癡。耳所聞中聲。不自知著不自知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癡。耳所聞惡聲。不自知著不自知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癡。轉入鼻。鼻所聞好香。不自知著不自知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癡。鼻所聞中香。不自知著不自知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癡。鼻所聞惡臭。不自知著不自知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癡。轉入口。口所得美味好語言。不自知著不自知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癡。口所得中味中語言。不自知著不自知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癡。口所得惡味惡語言。不自知著不自知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癡。轉入身。身所得好細軟可身。不自知著不自知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癡。身所得中細軟。不自知著不自知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癡。身所得惡堅苦痛不可身。不自知著不自知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癡。菩薩行道要當數息校計如是。菩薩即稽首受行。

  諸菩薩言。佛雖為我說癡我未解。諸菩薩問佛言。設我知百八癡著知滅滅。當為癡為黠。佛報諸菩薩言。雖知著知滅。續尚癡未解。諸菩薩復問佛。我未聞佛說數息時癡。我聞佛說已知。何以故為癡。佛告諸菩薩。譬喻如新學菩薩未能飛。但耳聞十方佛欲愿往。要未能飛。如是為見十方佛未。諸菩薩報言。如是為但有愿。要為不見十方佛。佛告諸菩薩言。若曹今雖聞我說百八癡著滅。譬如新學菩薩但愿欲到十方佛國不能飛往。佛復問諸菩薩言。新學菩薩。何以故愿到十方佛國不能飛往。諸菩薩報佛言。用不能壞癡未滅罪故。未能飛行至十方佛國。佛言。譬喻諸菩薩但能說著說滅。但說不行名為癡。諸菩薩問佛。何從當得黠。佛告諸菩薩言。所著為癡要當滅。不著乃為不癡要未為黠。諸菩薩問佛言。何以故復未為黠。佛告諸菩薩言。復有百八疑不解故。諸菩薩問佛言。何等為百八疑。佛言。菩薩不自知心生心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疑。不自知意生意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疑。不自知識生識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疑。轉入眼眼所見好色不自知生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疑。眼所見中色不自知生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疑。眼所見惡色不自知生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疑。轉入耳。耳所聞好聲不自知生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疑。耳所聞中聲不自知生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疑。耳所聞惡聲不自知生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疑。轉入鼻。鼻所聞好香不自知生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疑。鼻所聞中香不自知生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疑。鼻所聞惡臭不自知生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自知為疑。轉入口。口所得美味好語言不自知生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疑。口所得中味中語言不自知生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疑。口所得惡味惡語言不自知生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疑。轉入身。身所得好細軟可身不自知生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疑。身所得中細軟不自知生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疑。身所得惡粗堅苦痛不可身不自知生滅。中有五陰中有習。不知為疑。佛言。菩薩不去是未應為菩薩。諸菩薩問佛。何以故。不應為菩薩。佛言。用不行安般守意不校計百八顛倒故。諸菩薩問佛。何等為百八顛倒。佛言。謂菩薩心所多念為生死罪。中有五陰中有習。自言我無罪。如是生死無數劫為顛倒。轉作意。意所多念生死罪。中有五陰中有習。自言我無罪。如是生死無數劫顛倒。意轉作識。所多識生死罪。中有五陰中有習。自言我無罪。如是生死無數劫為顛倒轉入眼。眼所多視好色生死罪。中有五陰中有習。自言我無罪。如是生死無數劫為顛倒。眼所多視中色生死罪。中有五陰中有習。自言我無罪。如是生死無數劫為顛倒。眼所多視惡色生死罪。中有五陰中有習。自言我無罪。如是生死無數劫為顛倒。轉入耳。耳所多聞好聲生死罪。中有五陰中有習。自言我無罪。如是生死無數劫為顛倒。耳所多聞中聲生死罪。中有五陰中有習。自言我無罪。如是生死無數劫為顛倒。耳所多聞惡聲生死罪。中有五陰中有習。自言我無罪。如是生死無數劫是為顛倒。轉入鼻。鼻所多聞好香生死罪。中有五陰中有習。自言我無罪。如是生死無數劫是為顛倒。鼻所多聞中香生死罪。中有五陰中有習。自言我無罪。如是生死無數劫是為顛倒。鼻所多聞惡臭生死罪。中有五陰中有習。自言我無罪。如是生死無數劫是為顛倒。轉入口。口所多得美味好語言生死罪。中有五陰中有習。自言我無罪。如是生死無數劫是為顛倒。口、所多得中味中語言生死罪。中有五陰中有習。自言我無罪。如是生死無數劫是為顛倒。口所多得惡味惡語言生死罪。中有五陰中有習。自言我無罪。如是生死無數劫是為顛倒。轉入身。身所多得好細軟可身生死罪。中有五陰中有習。自言我無罪。如是生死無數劫是為顛倒。身所多得中細軟生死罪。中有五陰中有習。自言我無罪。如是生死無數劫是為顛倒。身所多得惡粗堅苦痛不可身生死罪。中有五陰中有習。自言我無罪。如是生死無數劫是為顛倒。佛言。是為百八顛倒。如是菩薩為不解。諸菩薩報佛言。我雖生死顛倒。我欲依經法度人。佛問諸菩薩言。汝度人欲求使人作何等道。諸菩薩報佛言。我欲使人悉得佛道。佛言。若曹輩眾多。何以故。不自取佛但群輩相隨。諸菩薩言。我雖相隨不離經行。佛問諸菩薩言。若曹輩寧能一日俱得佛不。諸菩薩報佛言。我不能俱得佛。佛問諸菩薩。何以故。諸菩薩報佛言。我輩中有相未具者。我曹輩中有功德未滿者。我曹輩有生死罪未盡者。佛告諸菩薩。若曹輩有相未具者。有功德未滿者。有罪未盡者。如若曹言。相未具者自不能得佛。何能使他人得佛。若曹功德未滿不能自得佛。何能使他人得佛。佛言。若曹生死罪意未盡不能自得佛。何能使他人得佛。諸菩薩皆稽首慚。

  諸菩薩復問佛言。如是我何因緣不得佛。佛報諸菩薩言。若曹坐不行安般若守意校計百八欲欲不舍故。諸菩薩言。行安般守意校計舍百八欲欲者云何。佛報諸菩薩言。若曹心所念念復念為欲。欲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欲欲。轉入意。意復念為欲。欲中有五陰中有習為欲欲。轉入識。識為欲。欲中有五陰中有習為欲欲。轉入眼。眼所見好色為欲。欲中有五陰中有習為欲欲。眼所見中色為欲欲。中有五陰中有習為欲欲。眼所見惡色為欲。欲中有五陰中有習為欲欲。轉入耳。耳所聞好聲為欲。欲中有五陰中有習為欲欲耳所聞中聲為欲。欲中有五陰中有習為欲欲。耳所聞惡聲為欲。欲中有五陰中有習為欲欲。轉入鼻。鼻所聞好香為欲。欲中有五陰中有習為欲欲。鼻所聞中香為欲。欲中有五陰中有習為欲欲。鼻所聞惡臭為欲。欲中有五陰中有習為欲欲。轉入口。口所得美味語言為欲。欲中有五陰中有習為欲欲。口所得中味語言為欲。欲中有五陰中有習為欲欲。口所得惡味惡語言為欲。欲中有五陰中有習為欲欲。轉入身。身所得好細軟可身為欲。欲中有五陰中有習為欲欲。身所得中細軟可身為欲。欲中有五陰中有習為欲欲。身所得惡粗堅痛不可身為欲。欲中有五陰中有習為欲欲。佛言。諸菩薩。若曹但坐不解欲欲。諸菩薩報佛言。我曹無有欲欲。佛問諸菩薩若曹欲求佛度十方人不。諸菩薩言然。我曹欲求佛度十方人。佛報諸菩薩言。如是為欲欲。何以故言無欲。佛問諸菩薩。若意寧念十方勤苦人不。諸菩薩言然。我曹念勤苦人。佛言。若念諸勤苦人為欲。何以故言無欲。佛問諸菩薩言。若曹至十方佛所問經。若今為忘不。諸菩薩報言。我所問經我皆識不忘。佛問諸菩薩。汝識十方佛說經。寧傳為人說經不。諸菩薩言然。我日行為人說經。佛言。若為人說經。寧欲使人解不。諸菩薩言然。欲使人解。佛言。如若為人說經。為欲使人解如是為欲欲。何以故言無欲。佛復問菩薩。若為人說經。寧教人布施不。諸菩薩言然。我曹教人布施。佛問諸菩薩。若教人布施。持何等與佛。諸菩薩報言。我第一欲使人持好色華。佛言。汝曹不欲色。何以故使人持五色好華可眼與佛。如是汝為欲色。何以故言我曹不欲色。佛復問諸菩薩。若寧聞十方佛說經為可耳不。諸菩薩報言。十方佛為我說經可耳。我曹皆歡喜。佛言。如汝聞經歡喜為欲。何以故言無欲。佛復問諸菩薩言。若欲教人為佛燒香不。諸菩薩報佛。我日自行采眾華名香持用上佛。佛言。如汝行采眾華香。欲得可鼻持行上佛。佛言。如若欲得香華可鼻如是為欲。何以故言無欲。佛復問諸菩薩言。若曹為人說經寧欲可口不。諸菩薩言。我曹為人說經。欲分別可口。欲使人意解。佛言。如若可口為欲。何以故言不欲。佛復問諸菩薩言。汝寧欲具三十二相可身不。諸菩薩言。我勤苦具相但欲可身耳。佛言。如若可身為欲。何以故言不欲。諸菩薩稽首各自慚。

  佛言。如是菩薩尚未有所怙。諸菩薩稽首言。愿佛哀我當為說。佛因為說。行菩薩道若數息行禪。若自怙定意。當校計百八墮。滅者應禪不滅者不應禪。諸菩薩問佛言。禪為棄惡。百八墮滅者為棄惡。不滅者不為棄惡。若從禪覺起。若行步坐起。得因緣為人說經。所見萬物能自校計百八墮能使不著。能使不墮罪。是為菩薩校計行。諸菩薩問佛言。校計百八墮。當從何所起。佛告諸菩薩。校計百八墮者。菩薩心所念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墮。心轉作意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墮。意轉作識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墮。轉入眼。眼所見好色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墮。眼所見中色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墮。眼所見惡色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墮。轉入耳。耳所聞好聲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墮。耳所聞中聲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墮。耳所聞惡聲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墮。轉入鼻。鼻所聞好香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墮。鼻所聞中香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墮。鼻所聞惡臭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墮。轉入口。口所得美味好語言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墮。口所得中味中語言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墮。口所得惡味惡語言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墮。轉入身。身所得好細軟可身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墮。身所得中細軟可身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墮。身所得惡粗堅苦痛不可身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墮。是為百八墮行。佛告諸菩薩言。校計百八墮。不自知墮罪。苦痛當在后。亦不知羞慚。自說言能斷百八墮道行。佛言。是人譬如淫泆妒女上頭淫泆自可己妊身。不知胞胎兒在腹中日大幾所。淫泆妒女為復淫泆自可。至兒成就十月當生。兒當轉未轉。當生未生。其母腹痛自慚自悔。當墮痛時妒女啼聲聞第七天。兒生已后其母痛愈。便復念淫泆。便不念慚不念痛。便復淫泆如故。如是苦不可言。妒女亦不能自覺苦痛。佛言。菩薩行道不校計百八墮。譬如淫泆妒女不自知罪多少。亦不厭苦痛。亦不自校計還慚罪。不知生死五道苦痛。不自知墮三惡道。不自慚行言我墮道。如是世世自受殃。還自慚斯無有利。學道弟子諦學。是諸菩薩皆歡喜稽首受行。

  佛言。菩薩如是尚未應為解。諸菩薩問佛言。何以故為未解。佛言。謂菩薩不能校計百八愛故。諸菩薩問佛。校計百八愛者云何。佛言。菩薩行禪不能一意一心令滅。但坐著百八故。一者菩薩心有所念不能滅為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愛。心轉作意不能滅為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愛。五意轉作識不能滅為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愛。轉入眼。眼所見好色不能滅為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愛。眼所見中色不能滅為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愛。眼所見惡色不能滅為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愛。轉入耳。耳所聞好聲不能滅為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愛。耳所聞中聲不能滅。是為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愛。耳所聞惡聲不能滅為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愛。轉入鼻。鼻所聞好香不能滅為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愛。鼻所聞中香不能滅為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愛。鼻所聞惡臭不能滅為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愛。轉入口。口所得美味好語言不能滅為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愛。口所得中味中語言不能滅為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愛。口所得惡味惡語言不能滅為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愛。轉入身。身所得好細軟可身不能滅為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愛。身所得中細軟不能滅為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愛。身所得惡粗堅苦痛癢不可身不能滅為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愛。佛言。菩薩行道不校計卻百八愛。不自知百八愛墮罪。譬如新生小兒從小至大不能自知日增幾所大。菩薩行道不能覺罪多少。譬如是。若菩薩行道覺百八愛墮罪。便當自慚。便當自斷。便當自離。便當自滅。如是愛斷為應菩薩。佛說如是。諸菩薩皆稽首受行。

  佛言。菩薩行道當校計百八栽。行道不校計百八栽。不應為菩薩行。去栽者乃應菩薩行。諸菩薩問佛言。當去栽者云何。佛告諸菩薩言。菩薩獨處一處當坐行禪。數息相隨止觀還凈。得凈為除栽。不凈者為不除栽。如是從禪起若在人中。當行校計當斷去栽。諸菩薩問佛言。當校計去栽者云何。佛言。行道不得一心定意。為不滅栽。佛言。不得一心定意者。心有所念中有五陰中有習。便生栽。轉入意。意中有五陰中有習。便生栽。轉入識。識中有五陰中有習。便生栽。轉入眼。眼見好色中有五陰中有習。便生栽。眼所見中色中有五陰中有習。便生栽。眼所見惡色中有五陰中有習。便生栽。轉入耳。耳所聞好聲中有五陰中有習。便生栽。耳所聞中聲中有五陰中有習。便生栽。耳所聞惡聲中有五陰中有習。便生栽。轉入鼻。鼻所聞好香中有五陰中有習。便生栽。鼻所聞中香中有五陰中有習。便生栽。鼻所聞惡臭中有五陰中有習。便生栽。轉入口。口所得美味好語言中有五陰中有習。便生栽。口所得中味中語言中有五陰中有習。便生栽。口所得惡味惡語言中有五陰中有習。便生栽。轉入身。身所得好細軟可身中有五陰中有習。便生栽。身所得中細軟中有五陰中有習。便生栽。身所得惡粗堅苦痛不可身中有五陰中有習。便生栽。如是為栽不斷。佛言。若有菩薩行道言我無是栽。如是為貢高。為自種栽。便不能自度脫。便無有黠意。不能知栽罪多少。譬如身生毛。其人亦不能自校計一一數。不能自知毛多少。諸菩薩行道不能自除罪。反言我求佛道欲度十方。如是尚不能自度。何能度十方。菩薩行道能去栽者。便能度十方。不去栽便不能度十方。佛說如是。諸菩薩皆歡喜受行。

  佛言。如是菩薩尚未應解。諸菩薩復稽首言。如是未解。愿佛為我解。佛言。菩薩有百八罪識。不滅者不應為菩薩。諸菩薩問佛言。何等為百八罪識。佛言。謂菩薩心所念為罪。中有五陰中有習為識。是為罪識。轉入意。意所念復念為罪。中有五陰中有習為識。是為罪識。轉入識。識所念不忘為罪。中有五陰中有習為識。是為罪識。轉入眼。眼所見好色為罪。中有五陰中有習為識。是為罪識。眼所見中色為罪。中有五陰中有習為識。是為罪識。眼所見惡色為罪。中有五陰中有習為識。是為罪識。轉入耳。耳所聞好聲為罪。中有五陰中有習為識。是為罪識。耳所聞中聲為罪。中有五陰中有習為識。是為罪識。耳所聞惡聲為罪。中有五陰中有習為識。是為罪識。轉入鼻。鼻所聞好香為罪。中有五陰中有習為識。是為罪識。鼻所聞中香為罪。中有五陰中有習為識。是為罪識。鼻所聞惡臭為罪。中有五陰中有習為識。是為罪識。轉入口。口所得美味好語言為罪。中有五陰中有習為識。是為罪識。口所得中味中語言為罪。中有五陰中有習為識。是為罪識。口所得惡味惡語言為罪。中有五陰中有習為識。是為罪識。轉入身。身所得好細軟可身為罪。中有五陰中有習為識。是為罪識。身所得中細軟為罪。中有五陰中有習為識。是為罪識。身所得惡粗堅苦痛不可身為罪。中有五陰中有習為識。是為罪識。佛問諸菩薩。若曹有是罪不。諸菩薩言。我但有五陰無有罪。佛復問諸菩薩言。天下何等為使人有罪不得道者。諸菩薩報佛言。天下人皆坐貪不得道。佛言。天下人貪生死。為有五陰習不。諸菩薩言有罪。佛問諸菩薩言。若曹持見身取佛當復生死。諸菩薩報佛言。我曹當復生死。不從是現在身得佛。佛問諸菩薩。若曹要當更幾生死當得佛。諸菩薩報佛言。我曹生死尚未有要。佛復問諸菩薩。何以故無有要。諸菩薩言。我不自知罪福多少。用是故我不知要。佛告諸菩薩。如是若曹與天下人有何等異。諸菩薩報佛言。我能飛到十方佛國。我能曉佛所語。佛言。若曹能飛到十方佛國。能曉十方佛所語。若曹何以不應時取佛。何以故復生死要。諸菩薩報佛言。我曹尚有本罪未盡故。用本愿功德福未滿故。用是故我曹不應時得佛。佛言。若曹言天下人但坐五陰生死習故有罪。今若曹亦當復生死習有罪。若曹何以故語我言無罪。諸菩薩皆慚稽首受行。

  佛言。我雖說是菩薩尚未解。諸菩薩稽首言。愿佛當復為我解。佛言。菩薩有百八因緣著痛。諸菩薩問佛。何等為百八因緣著痛。佛言。菩薩心有所念為因緣著痛。中有五陰中有習。當坐因緣生死痛。轉入意。意有所念為因緣著痛。中有五陰中有習。當坐因緣生死痛。轉入識。識有所識為因緣著痛。中有五陰中有習。當坐因緣生死痛。轉入眼。眼所見好色為因緣著痛。中有五陰中有習。當坐因緣生死痛。眼所見中色為因緣著痛。中有五陰中有習。當坐因緣生死痛。眼所見惡色為因緣著痛。中有五陰中有習。當坐因緣生死痛。轉入耳。耳聞好聲為因緣著痛。中有五陰中有習。當坐因緣生死痛。耳所聞中聲為因緣著痛。中有五陰中有習。當坐因緣生死痛。耳所聞惡聲為因緣著痛。中有五陰中有習。當坐因緣生死痛。轉入鼻。鼻所聞好香為因緣著痛。中有五陰中有習。當坐因緣生死痛。鼻所聞中香為因緣著痛。中有五陰中有習。當坐因緣生死痛。鼻所聞惡臭為因緣著痛。中有五陰中有習。當坐因緣生死痛。轉入口。口所得美味好語言為因緣著痛。中有五陰中有習。當坐因緣生死痛。口所得中味中語言為因緣著痛。中有五陰中有習。當坐因緣生死痛。口所得惡味惡語言為因緣痛。中有五陰中有習。當坐因緣生死痛。轉入身。身所得好細軟可身為因緣著痛。中有五陰中有習。當坐因緣生死痛。身所得中細軟為因緣著痛。中有五陰中有習。當坐因緣生死痛。身所得惡粗堅苦痛不可身為因緣著痛。中有五陰中有習。當坐因緣生死痛。佛言。諸菩薩尚未厭因緣生死痛。諸菩薩言。我用厭因緣生死痛故作菩薩耳。佛言。汝曹厭生死痛。何以故不種道栽。何以故種因緣生死痛罪罪栽。諸菩薩報佛言。我日種道栽。佛言。如若種道栽。何以故有因緣生死百八痛。諸菩薩即慚稽首受行。

  諸菩薩皆稽首問佛言。佛雖為我說經我不解是。佛言。我見若曹種百八痛。我知汝曹不解。諸菩薩復稽首言。愿佛解我。佛言。菩薩心有所念。欲得心不能。以時得坐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種痛。轉入意。意有所念復念可意不可意為種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種痛。轉入識。識有所識不可我為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種痛。轉入眼。眼所見好色為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種痛眼所見中色為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種痛。眼所見惡色為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種痛。轉入耳。耳所聞好聲為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種痛。耳所聞中聲為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種痛。耳所聞惡聲為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種痛。轉入鼻。鼻所聞好香為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種痛。鼻所聞中香為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種痛。鼻所聞惡臭為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種痛。轉入口。口所得美味好語言為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種痛。口所得中味中語言為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種痛。口所得惡味惡語言為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種痛。轉入身。身所得細軟可身為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種痛身所得中細軟為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種痛。身所得惡粗堅苦痛不可身為痛。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種痛。佛言。菩薩斷是百八痛。乃應為菩薩行。不斷痛者不應為菩薩行。是為菩薩十校計。佛言。諸菩薩如是尚未解。當復校計。諸菩薩問佛。當復校計何等。佛言。菩薩當校計百八關生。諸菩薩問佛。何等為百八關生。佛言。菩薩心所貫痛癢思想生死識。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貫生。佛言。關心不使入痛癢思想生死識。便無五陰無有習。佛言。關五陰習令心不動。為斷生死痛關者。為貫地水火風空痛癢思想生死識。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貫生。關意便不動。不受地水火風空痛癢思想生死識。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貫生。關意便不動。不受地水火風空痛癢思想生死識。不受五陰習。不關者墮罪。關意不動者墮道。是為關生。轉入識。識亦貫地水火風空色痛癢思想生死識。便有五陰習便貫生死。不關者墮生死痛。關者為墮道不為生死。轉入眼。眼所貫好色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貫生死。關令不動者墮道。不關者墮罪。眼所貫中色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貫生死。關令不動者墮道。不關墮罪。眼所貫惡色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貫生死。關令不動者墮道。不關者墮罪。轉入耳。耳所貫好聲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貫生死。關令不動者墮道。不關者墮罪。耳所貫中聲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貫生死。關令不動者墮道。不關者墮罪。耳所貫惡聲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貫生死。關令不動者墮道。不關者墮罪。轉入鼻。鼻所貫好香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貫生死。關令不動者墮道。不關者墮罪。鼻所貫中香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貫生死。關令不動者墮道。不關者墮罪。鼻所貫惡臭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貫生死。關令不動者墮道。不關者墮罪。轉入口。口所貫美味好語言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貫生死。關令不動者墮道。不關者墮罪。口所貫中味中語言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貫生死。關令不動者墮道。不關者墮罪。口所貫惡味惡語言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貫生死。關令不動者墮道。不關者墮罪。轉入身。身所貫好細軟可身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貫生死。關令不動者墮道。不關者墮罪。身所貫中細軟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貫生死。關令不動者墮道。不關者墮罪。身所貫惡粗堅苦痛不可身中有五陰中有習。是為貫生死。關令不動者墮道。不關者墮罪。佛言。菩薩行要當關令不動。動者為未解。諸菩薩報佛言。我曹當坐禪令不動。佛問諸菩薩言。禪已復動不。諸菩薩報佛言。禪覺復動。佛問諸菩薩。何以故復動。諸菩薩言。自然動。佛問諸菩薩。何以故自然動。諸菩薩言。我不解不知從何因緣動。佛言。如是諸菩薩尚未解。諸菩薩言。愿佛當復為我解。佛言。菩薩所以禪自然動覺者。菩薩有百八關生。動不動不止故。佛說如是。諸菩薩皆稽首受行。

  佛言。菩薩如是尚未應解。諸菩薩言。何以故復未解。佛言。但坐菩薩有本不止守百八行故。諸菩薩皆稽首言。愿佛當復為我解。佛言。菩薩心本多所念不止守故。心本罪百八行。轉入意。意本多所念。不止守故意本罪百八行。轉入識。識本多所念。不止守故識本罪百八行。轉入眼。眼本多所見好色。不止守故眼本罪百八行。眼本多所見中色。不止守故眼本罪百八行。眼本多所見惡色。不止守故眼本罪百八行。轉入耳。耳本多所聞好聲。不止守故耳本罪百八行。耳本多所聞中聲。不止守故耳本罪百八行。耳本多所聞惡聲。不止守故耳本罪百八行。轉入鼻。鼻本多所聞好香不止守故鼻本罪百八行。鼻本多所聞中香。不止守故鼻本罪百八行。鼻本多所聞惡臭。不止守故鼻本罪百八行。轉入口。口本多所得美味好語言。不止守故口本罪百八行。口本多所得中味中語言。不止守故口本罪百八行。口本多所得惡味惡語言。不止守故口本罪百八行。轉入身。身本多所得好細軟可身。不止守故身本罪百八行。身本多所得中細軟。不止守故身本罪百八行。身本多所得惡粗堅苦痛不可身。不止守故身本罪百八行。佛說如是。諸菩薩皆歡喜受行。

  佛言。菩薩坐禪數息不得定意。得定意不久。但坐不斷本罪故使禪不安。菩薩自言。我何因緣本罪不斷。佛言。用菩薩坐不校計斷生死故。令本罪不斷。佛言。欲斷本罪者。當斷當來生死意。當滅本罪生死意。諸菩薩問佛言。何等當斷當來生死意。當滅本罪生死意。佛言。心所動為本罪轉得因緣。為當來生死罪。要當斷當來生死乃應菩薩。諸菩薩皆稽首言。愿佛當復為我解當來生死罪。佛告諸菩薩。心所動得因緣合。中有盛百八生死。菩薩要當斷是盛百八生死。菩薩意所動得因緣。不能遠意。中有盛百八生死。菩薩要當斷是盛百八生死。菩薩為本識動。復欲識中有盛百八生死。菩薩要當斷是盛百八生死。轉入眼。菩薩眼所見好色為本。好色動欲分別。中有盛百八生死。菩薩要當斷是盛百八生死。眼所見中色為本。中色動欲分別。中有盛百八生死。菩薩要當斷是盛百八生死。眼所見惡色為本。惡色動欲分別。中有盛百八生死。菩薩要當斷是盛百八生死。轉入耳。菩薩耳所聞好聲為本。好聲動欲分別。中有盛百八生死。菩薩要當斷是盛百八生死。耳所聞中聲為本。中聲動欲分別。中有盛百八生死。菩薩要當斷是盛百八生死。耳所聞惡聲為本。惡聲動欲分別。中有盛百八生死。菩薩要當斷是盛百八生死轉入鼻。菩薩鼻所聞好香為本。好香動欲分別。中有盛百八生死。菩薩要當斷是盛百八生死。鼻所聞中香為本。中香動欲分別。中有盛百八生死。菩薩要當斷是盛百八生死。鼻所聞惡臭為本惡臭動欲分別。中有盛百八生死。菩薩要當斷是盛百八生死。轉入口。菩薩口所得美味好語言為本。美味好語言動欲分別。中有盛百八生死。菩薩要當斷是盛百八生死。口所得中味中語言為本。中味中語言動欲分別。中有盛百八生死。菩薩要當斷是盛百八生死。口所得惡味惡語言為本。惡味惡語言動欲分別。中有盛百八生死。菩薩要當斷是盛百八生死。轉入身。身所得好細軟可身為本。細軟動欲分別。中有盛百八生死。菩薩要當斷是盛百八生死。身所得中細軟為本中細軟動欲分別。中有盛百八生死。菩薩要當斷是盛百八生死。身所得惡粗堅苦痛不可身為本。惡粗堅苦痛不可身動欲分別。中有盛百八生死。菩薩要當斷是盛百八生死。佛言。菩薩要當斷是乃應菩薩。不斷者不應為菩薩。如是尚未解。諸菩薩報佛言。我已解因緣。諸菩薩言。我聞佛所說。我一切不墮罪中。佛問諸菩薩。汝寧見菩薩髡頭剔須作沙門者不。諸菩薩言然。見作沙門。佛問諸菩薩。沙門當髡頭剔須時。沙門頭須了盡[歹*斯]不。諸菩薩言盡[歹*斯]。佛言。當盡[歹*斯]時。沙門寧愿復欲使頭須生不。諸菩薩言。沙門不愿使生。佛問諸菩薩。頭須發何以故復生。諸菩薩言。自然生。沙門亦不使生。佛言。沙門頭須發生。寧能自知日長幾分。諸菩薩報佛言。沙門頭須發生不能自知日長幾分。佛言。菩薩不能自覺微微盛百八罪行。譬如沙門自有頭發生不知日長幾分。如是菩薩罪坐不能自知。言我無罪者云何。佛問諸菩薩。寧有是不。諸菩薩即稽首慚受行。

  諸菩薩報佛言。愿佛當復為我解。佛言。菩薩不可自怙言我無罪罪滅。佛言。要校計百八本罪滅不滅。菩薩問佛。何等為百八本罪滅不滅。佛言。菩薩心生轉便滅。滅中有百八后世當復生受不滅。轉入意。意生轉復滅。滅中有百八后世當復生受不滅。轉入識。識生轉復滅。滅中有百八后世當復生受不滅。轉入眼。眼所見好色生轉便滅。滅中有百八后世當復生受不滅。眼所見中色生轉便滅。滅中有百八后世當復生受不滅。眼所見惡色生轉便滅。滅中有百八后世當復生受不滅。轉入耳。耳所聞好聲生轉便滅。滅中有百八后世當復生受不滅。耳所聞中聲生轉便滅。滅中有百八后世當復生受不滅。耳所聞惡聲生轉便滅。滅中有百八后世當復生受不滅。轉入鼻。鼻所聞好香生轉便滅。滅中有百八后世當復生受不滅。鼻所聞中香生轉便滅。滅中有百八后世當復生受不滅。鼻所聞惡臭生轉便滅。滅中有百八后世當復生受不滅。轉入口。口所得美味好語言生轉便滅。滅中有百八后世當復生受不滅。口所得中味中語言生轉便滅。滅中有百八后世當復生受不滅。口所得惡味惡語言生轉便滅。滅中有百八后世當復生受不滅。轉入身。身所得好細軟可身生轉便滅。滅中有百八后世當復生受不滅。身所得中細軟生轉便滅。滅中有百八后世當復生受不滅。身所得惡粗堅苦痛不可身生轉便滅。滅中有百八后世當復生受不滅。菩薩言。我何以故罪生復滅。何以故我了不見。佛問諸菩薩。汝曹心寧轉不。諸菩薩報佛言。我心轉生。設我心不轉生。亦不能與佛共語。佛問諸菩薩言。若心生時寧還自覺心生不。諸菩薩言。我但識見因緣時。不覺初起生時。佛言。如汝所說尚不能知心初生時。何能無罪。佛說如是。諸菩薩皆慚稽首受行。

  諸菩薩報佛言。為我解微太促。愿佛更復為我解。佛問諸菩薩言。汝曹生以來。寧能覺身中溫熱有幾所火。覺身中寒有幾所風。合身中有幾所水。諸菩薩言。我不能還自具分別知多少。佛言。若不知多少。寧知寒熱為水火不。諸菩薩報佛言。我知寒熱有水火。佛言。汝尚知寒熱水火。何以故不知多少。諸菩薩言。我但能覺寒熱。不能知多少。佛言。菩薩不自覺心生正受罪百八罪多少。譬如不覺寒熱水火不知火生以來多少。菩薩不自知心轉生以來多少。如是菩薩但能覺枝不能覺根。如是菩薩罪入空中尚未解。諸菩薩皆稽首問佛。愿更為我解罪入空中。佛言。菩薩有百八罪入空中不可見。何等為百八罪。若菩薩心有所念。生空中復滅空中。中有百八罪不可見心生滅。譬如人語有聲不可見。要為有聲在空中但不可見。轉入意。意生空中復滅空中。中有百八罪不可見。轉入識。識生空中復滅空中。中有百八罪不可見。轉入眼。眼所見好色生空中復滅空中。中有百八罪不可見。眼所見中色生空中復滅空中。中有百八罪不可見。眼所見惡色生空中復滅空中。中有百八罪不可見。轉入耳。耳所聞好聲生空中復滅空中。中有百八罪不可見。耳所聞中聲生空中復滅空中。中有百八罪不可見。耳所聞惡聲生空中復滅空中。中有百八罪不可見。轉入鼻。鼻所聞好香生空中復滅空中。中有百八罪不可見。鼻所聞中香生空中復滅空中。中有百八罪不可見。鼻所聞惡臭生空中復滅空中。中有百八罪不可見。轉入口。口所得美味好語言生空中復滅空中。中有百八罪不可見。口所得中味中語言生空中復滅空中。中有百八罪不可見。口所得惡味惡語言生空中復滅空中。中有百八罪不可見。轉入身。身所得好細軟可身生空中復滅空中。中有百八罪不可見。身所得中細軟生空中復滅空中。中有百八罪不可見。身所得惡粗堅苦痛不可身生空中復滅空中。中有百八罪不可見。佛告諸菩薩。若不見罪生空中。亦不見滅空中。如是諸菩薩尚未應解。諸菩薩言。如是我為覺知解。佛問諸菩薩。若何因緣覺。諸菩薩何以故。不常坐禪。何以故。復飛行到十方佛所。菩薩言。用我有本愿故。不得不行耳。佛言。如若有本愿到十方佛所。何因緣坐禪棄罪。設令汝坐禪棄罪本愿當滅。諸菩薩言。我坐禪但滅當來罪耳。我未滅本愿罪。佛問諸菩薩。若曹從無數劫以來所作。過去生死罪當滅不。諸菩薩言。我當滅過去無數劫本罪。佛言。若尚能滅無數劫本罪。何以故。獨不滅本愿罪。諸菩薩言。佛問我是我不能卒解。佛言。如是若曹為未解。何以故言我解。諸菩薩皆稽首慚受行。

  諸菩薩報佛言。佛雖為我解我尚未解。愿佛當復為我解。當復何等行。佛言。諸菩薩行道無數劫以來意生死本意。譬如果實種著土中生大樹。已成大樹。樹上生百種億億枝枝。生億億萬葉枝。枝生億億萬實。一實者當復轉生一樹。菩薩坐禪棄我本罪。譬如取樹葉一一滅之。取實一一滅之。便不復種生。取枝一一滅之。如是葉實枝滅盡了[歹*斯]但有根。根者為譬如本愿一意所起本罪意。譬如樹根枝葉生當復滅之。不滅者當長養實復生。滅者不復生。菩薩守意。譬如守樹根不得使樹枝葉實生。生為增當來罪。滅者為不增當來罪。為滅本罪。如是菩薩本罪未盡者。常當念百八不舍盡。諸菩薩稽首言。愿佛為我解我不解。佛言。不舍盡心有所念。生念還盡百八便盡。是為不舍盡。轉入意。意生念還盡百八便盡。是為不舍盡。轉入識。識生念還盡百八便盡。是為不舍盡。轉入眼。眼所見好色念還盡百八便盡。是為不舍盡。眼所見中色念還盡百八便盡。是為不舍盡。眼所見惡色念還盡百八便盡。是為不舍盡。轉入耳。耳所聞好聲念還盡百八便盡。是為不舍盡。耳所聞中聲念還盡百八便盡。是為不舍盡。耳所聞惡聲念還盡百八便盡。是為不舍盡。轉入鼻。鼻所聞好香念還盡百八便盡。是為不舍盡。鼻所聞中香念還盡百八便盡。是為不舍盡。鼻所聞惡臭念還盡百八便盡。是為不舍盡。轉入口。口所得美味好語言念還盡百八便盡。是為不舍盡。口所得中味中語言念還盡百八便盡。是為不舍盡。口所得惡味惡語言念還盡百八便盡。是為不舍盡。轉入身。身所得好細軟可身念還盡百八便盡。是為不舍盡。身所得中細軟念還盡百八便盡。是為不舍盡。身所得惡粗堅苦痛不可身念還盡百八便盡。是為不舍盡。如是菩薩不舍盡。便入百八凈。佛說如是。諸菩薩皆歡喜稽首受行。

  諸菩薩復稽首問佛言。為何等為百八凈。佛言。若有菩薩心起生出念。即還入滅為入凈。為滅百八不舍凈。轉入意。意生出即還入滅為入凈。為滅百八不舍凈。轉入識識生出即還入滅為入凈。為滅百八不舍凈。轉入眼。眼所見好色生出即還入滅為入凈。為滅百八不舍凈。眼所見中色生出。即還入滅為入凈。為滅百八不舍凈。眼所見惡色生出。即還入滅為入凈。為滅百八不舍凈。轉入耳。耳所聞好聲生出。即還入滅為入凈。為滅百八不舍凈。耳所聞中聲生出。即還入滅為入凈。為滅百八不舍凈。耳所聞惡聲生出。即還入滅為入凈。為滅百八不舍凈。轉入鼻。鼻所聞好香生出。即還入滅為入凈。為滅百八不舍凈。鼻所得中香生出。即還入滅為入凈。為滅百八不舍凈。鼻所聞。惡臭生出即還入滅為入凈。為滅百八不舍凈。轉入口。口所得美味好語言生出。即還入滅為入凈。為滅百八不舍凈。口所得中味中語言生出。即還入滅為入凈。為滅百八不舍凈。口所得惡味惡語言生出。即還入滅為入凈。為滅百八不舍凈。轉入身。身所得好細軟可身生出。即還入滅為入凈。為滅百八不舍凈。身所得中細軟生出。即還入滅為入凈。為滅百八不舍凈。身所得惡粗堅苦痛不可身生出。即還入滅為入凈。為滅百八不舍凈。菩薩行如是不舍凈。便能精還百八應戒。佛說如是。諸菩薩皆歡喜受行。

  諸菩薩復稽首問佛言。何等精還百八應戒。佛言。諸菩薩行道心起。即精還滅百八。為還應戒。轉入意。意生即精還滅百八。為還應戒。轉入識。識生即精還滅百八。為還應戒。轉入眼。眼所見好色生即精還滅百八。為還應戒。眼所見中色生即精還滅百八。為還應戒。眼所見惡色生即精還滅百八。為還應戒。轉入耳。耳所聞好聲生即精還滅百八。為還應戒。耳所聞中聲生即精還滅百八。為還應戒。耳所聞惡聲生即精還滅百八。為還應戒。轉鼻。鼻所聞好香生即精還滅百八。為還應戒。鼻所聞中香生即精還滅百八。為還應戒。鼻所聞惡臭生即精還滅百八。為還應戒。轉入口。口所得美味好語言生即精還滅百八。為還應戒。口所得中味中語言生即精還滅百八。為還應戒。口所得惡味惡語言生即精還滅百八。為還應戒。轉入身。身所得好細軟可身生即精還滅百八。為還應戒。身所得中細軟生即精還滅百八。為還應戒。身所得惡粗堅苦痛不可身生即精還滅百八。為還應戒。佛說如是。諸菩薩皆歡喜受行。

  佛言。諸菩薩以精還應戒便進行入道。諸菩薩問佛言。何等為精還戒便進行入道。佛言。菩薩心有所念從心盡力。盡所念滅百八。是為進行入道。轉入意。意有所念從意盡力。盡所念滅百八。是為進行入道。轉入識。識有所識從識盡力。盡所識滅百八。是為進行入道。轉入眼。眼所見好色從好色盡力。盡好色滅百八。是為進行入道。眼所見中色從中色盡力。盡中色滅百八。是為進行入道。眼所見惡色從惡色盡力。盡惡色滅百八。是為進行入道。轉入耳。耳所聞好聲從好聲盡力。盡好聲滅百八。是為進行入道。耳所聞中聲從中聲盡力。盡中聲滅百八。是為進行入道。耳所聞惡聲從惡聲盡力。盡惡聲滅百八。是為進行入道。轉入鼻。鼻所聞好香從好香盡力。盡好香滅百八。是為進行入道。鼻所聞中香從中香盡力。盡中香滅百八。是為進行入道。鼻所聞惡臭從惡臭盡力。盡惡臭滅百八。是為進行入道。轉入口。口所得美味好語言。從美味好語言盡力。盡美味好語言滅百八。是為進行入道。口所得中味中語言。從中味中語言盡力。盡中味中語言滅百八。是為進行入道。口所得惡味惡語言。從惡味惡語言盡力。盡惡味惡語言滅百八。是為進行入道。轉入身。身所得好細軟可身。從好細濡可身盡力。盡好細軟可身滅百八。是為進行入道。身所得中細軟。從中細軟盡力。盡中細軟滅百八。是為進行入道。身所得惡粗堅苦痛不可身。從惡粗堅苦痛不可身盡力。盡惡粗堅苦痛不可身滅百八。是為進行入道。佛言。進行入道便能忍持行戒。

  諸菩薩問佛言。何等為忍持行戒。佛言。菩薩已能當能忍持戒不離戒。如是乃應菩薩行。菩薩心動當忍百八不得令轉。是為忍心忍行戒。轉入意。意有所念。當從意忍不得令轉。百八便不得行。是為忍行戒。轉入識。識有所識。當從識忍不得令轉。百八便不得行。是為忍識忍行戒。轉入眼。眼所見好色。從好色當忍不得令轉。百八便不得行。是為忍好色忍行戒。眼所見中色。從中色當忍不得令轉。百八便不得行。是為忍中色忍行戒。眼所見惡色。從惡色當忍不得令轉。百八便不得行。是為忍惡色忍行戒。轉入耳。耳所聞好聲。從好聲當忍不得令轉。百八便不得行。是為忍好聲忍行戒。耳所聞中聲。從中聲當忍不得令轉。百八便不得行。是為忍中聲忍行戒。耳所聞惡聲。從惡聲當忍不得令轉。百八便不得行。是為忍惡聲忍行戒。轉入鼻。鼻所聞好香。從好香當忍不得令轉。百八便不得行。是為忍好香忍行戒。鼻所聞中香。從中香當忍不得令轉。百八便不得行。是為忍中香忍行戒。鼻所聞惡臭。從惡臭當忍不得令轉。百八便不得行。是為忍惡臭忍行戒。轉入口。口所得美味好語言當忍不得令轉。百八便不得行。是為美味好語言忍行戒。口所得中味中語言。從中味中語言當忍不得令轉。百八便不得行。是為忍中味中語言忍行戒。口所得惡味惡語言當忍不得令轉。百八便不得行。是為忍惡味惡語言忍行戒。轉入身。身所得好細軟可身。從好細軟可身當忍不得令轉。百八便不得行。是為忍好細軟可身忍行戒。身所得中細軟。從中細軟當忍不得令轉。百八便不得行是為忍中細軟忍行戒。身所得惡粗堅苦痛不可身。從惡粗堅苦痛不可身當忍不得令轉。百八便不得行。是為惡粗堅苦痛不可身忍行戒。佛言。是為菩薩十校計。

  佛言。菩薩復有十校計。諸菩薩稽首問佛。何等為十校計。佛言。菩薩當能耐辱。能耐辱便入道。諸菩薩問佛。何等為耐辱入道。佛言。菩薩心有所念。當辱心不得令念。便辱百八罪不得勝。是為辱心入道。轉入意。意有所念當辱意不得令念。便辱百八罪不得勝。是為辱意入道。轉入識。識有所念當辱識不得令念。便辱百八罪不得勝。是為辱識入道。轉入眼。眼所見好色。當辱好色不得令念。便辱百八不得勝。是為辱好色入道。眼所見中色。當辱中色不得令念。便辱百八不得勝。是為辱中色入道。眼所見惡色。當辱惡色不得令念。便辱百八不得勝。是為辱惡色入道。轉入耳。耳所聞好聲。當辱好聲不得令念。便辱百八不得勝。是為辱好聲入道。耳所聞中聲。當辱中聲不得令念。便辱百八不得勝。是為辱中聲入道。耳所聞惡聲。當辱惡聲不得令念。便辱百八不得勝。是為辱惡聲入道。轉入鼻。鼻所聞好香。當辱好香不得令念。便辱百八不得勝。是為辱好香入道。鼻所聞中香。當辱中香不得令念。便辱百八不得勝。是為辱中香入道。鼻所聞惡臭。當辱惡臭不得令念。便辱百八不得勝。是為辱惡臭入道。轉入口。口所得美味好語言。當辱美味好語言不得令念。便辱百八不得勝。是為辱美味好語言入道。口所得中味中語言。當辱中味中語言不得令念。便辱百八不得勝。是為辱中味中語言入道。口所得惡味惡語言不得令念。便辱百八不得勝。是為辱惡味惡語言入道。轉入身。身所得好細軟可身。當辱好細軟可身不得令念。便辱百八不得勝。是為辱細軟可身入道。身所得中細軟。當辱中細軟不得令念。便辱百八不得勝。是為辱中細軟入道。身所得惡粗堅苦痛不可身。當辱惡粗堅苦痛不可身不得令念。便辱百八不得勝。是為辱惡粗堅苦痛不可身入道。佛言。菩薩行如是。為應菩薩忍戒行。菩薩以忍辱便得百八合道愿。便得百八本信入道。便得百八出癡入慧。便得百八歡喜還滅。便得百八佛悲心。便得百八未得佛道愁。何等為佛百八悲心。何等為百八未得佛道愁。謂菩薩得佛悲心。念十方泥犁中人難得度脫。謂菩薩得佛悲心。念禽獸蜎飛蠕動難得度脫。謂菩薩得佛悲心。念薜荔中餓鬼難得度脫。謂菩薩得佛悲心。念二十八天及諸天長壽憍樂不知苦習難得度脫。謂菩薩得佛悲心。念世間帝王豪貴難得度脫。謂菩薩得佛悲心。念世間癡人不解難得度脫。謂菩薩得佛悲心。念世間人多癡難得度脫。謂菩薩得佛悲心。念十方五道一切五道一切同法難得度脫。如是菩薩為得佛悲心。便得佛愁。謂菩薩念十方五道勤苦難得度脫愁。菩薩已悲已愁百八愛復增多。如是菩薩不可用百八愛增多故不悲愁。佛言。我但用十方五道勤苦悲愁故得佛。是為菩薩未得佛百八悲。是為菩薩未得佛百八愁。佛言。復有菩薩未得佛百八惱。諸菩薩問佛言。何等為菩薩百八惱。佛言。謂菩薩未得佛。見十方泥犁中人拷掠毒痛。欲往度脫不能度脫便生惱。謂菩薩未得佛。見禽獸蜎飛蠕動及人民轉相拷掠毒痛相殺。菩薩欲度不能度便生惱。謂菩薩未得佛。見薜荔餓鬼無所食。欲度脫不能度便生惱。謂菩薩未得作佛。見世間人所作惡貪淫嗔恚烹殺祠祀貪利強盜快心恣意。見是曹人死生五道苦痛無有斷絕。雖上為諸天無有別異。要五道死生苦痛。便不時得佛便生惱。便增盛百八愛行。是為菩薩未得佛百八惱。謂菩薩未得佛經要百八黠。未得佛泥洹要。諸菩薩復問佛。何等為百八得佛經黠。佛言。謂菩薩能自護六情百八不行。為得佛經黠。何等為未得佛泥洹要。佛言。謂菩薩未得佛。未得泥洹要。佛言。諸菩薩當校計百八出罪要。便得入泥洹要。菩薩復問。佛言。何等為出罪要便得入泥洹要。佛言。謂菩薩所念為罪出要當滅。滅者為得入泥洹要。一切六情百八滅。亦為入泥洹要。是為菩薩出百八罪入泥洹要。是為菩薩十校計。

  佛言。菩薩復有十校計。第一菩薩相聚會。但當校計百八當令盡。當求入慧出罪。便應菩薩法。二者當校計菩薩百八求入空法。便出罪空法。是為菩薩百八校計出罪入道空。三者菩薩當校計百八罪法初起空生時。當知校計滅歸空時。是為菩薩校計百八生滅。為合空以知生滅是為菩薩諦校計。四者菩薩當校計百八持空法解盡法。諸菩薩復問佛。何等為持空法解盡法。佛言。菩薩一切知十方所有本末皆空已。知空知所有當復滅盡。菩薩知盡以為諦。即不復貪百八。不復行著欲。菩薩能自解當知盡。是為菩薩校計持空法解盡法。是為菩薩校計百八解盡應法。五者菩薩當校計百八盡法不復生。已知不復生。是為菩薩校計盡法不復生已知不復生法。六者菩薩當校計百八盡。當得泥洹長生不復滅不死。菩薩得是校計自知苦。是為菩薩法知泥洹樂校計法。七者菩薩當校計知百八盡泥洹念。是為菩薩知泥洹校計相念。八者菩薩當校計百八滅盡舍相念不復念。是為菩薩百八舍相念不復念校計。九者菩薩當校計所念不盡便生雜相念。以知雜相念。當校計泥洹無所有何以故復有雜相念當復滅。是為菩薩知雜相念校計。十者菩薩當校計自知滅無所有。長受泥洹相。泥洹長生不復滅。是為菩薩校計受泥洹相。是為菩薩十校計。

  佛言。菩薩復有十校計。諸菩薩問佛。何等為菩薩十校計佛言。一者菩薩自知百八罪。亦當為十方人說百八罪亦當為人說十方生死五道苦痛。常當為十方人說萬物成敗本末生死無所有。是為菩薩一校計。二者菩薩當校計十方成敗牽證用示人。是為菩薩牽證校計解人法。三者菩薩當校計十方人所有皆坐貪故著以貪著皆為癡。菩薩常當為人解貪著解人癡。菩薩亦當持貪癡還自況。我未知菩薩道時貪癡亦劇。是菩薩得是校計。常當慈心解人貪癡。是為菩薩校計。四者菩薩常當校計百八牽十方癡人作證。諸菩薩復問佛。何等為牽十方癡人作證。佛言。十方人所念皆坐百八癡故。菩薩去百八乃為不癡。菩薩失行百八行便為癡。常當牽十方癡人作證不得失。是為菩薩校計法。五者菩薩當復校計百八牽十方阿羅漢作證者。諸菩薩言。復校計百八牽阿羅漢作證云何。佛言。菩薩失行但坐貪著故。當牽阿羅漢泥洹去無所有。我何為所念失行。何為當坐是苦所念。牽阿羅漢泥洹常作證。是為菩薩校計法。六者若復失行。當校計百八牽辟支佛泥洹無所有作證。是為菩薩校計法。七者菩薩若失行。當復校計百八無所有。當牽十方過去佛泥洹無所有。十方過去佛皆我師。皆取泥洹去。我何為失行行在世間。菩薩已牽證便還攝行。是為菩薩牽證校計法。八者菩薩復失行。當復牽現在十方佛亦當泥洹去。常當牽自證已自證當即還行。是為菩薩百八牽證還行校計法。九者菩薩當校計百八復失行。佛言。我今作釋迦文佛。我所主天地帝王人民皆屬我。自在飛行大威神。我要般泥洹去歸無所有。常當牽我作證。常當堅意求佛。持我作證意不轉。轉者為失行。便墮盛百八愛行中。是為菩薩校計。十者菩薩常當盡力卻貪令不得受求。受求者為不應菩薩。菩薩諦求分別思惟我所校計。是為菩薩五十校計。佛言。諸菩薩行安般守意常苦失行。無有不失行。時諸菩薩問佛。何以故。我曹作菩薩常苦失行。佛言。菩薩不厭生死苦習故。不自覺生死習故。不諦知生死盡無所有。不諦知有佛泥洹道故。佛言。諸菩薩不可自用作菩薩道故。貢高勝十方人。佛言。未得佛生死苦習未與盡合未與道合。常有身體苦痛。亦有寒熱苦。亦有饑渴苦惱不能斷。如是菩薩未可自怙其善。佛言。我未得佛時。自謂智慧無能及者。自謂知禪無能及者。自謂知細微滅心無有及者。佛言。我已立身作釋迦文佛。還自校計作菩薩時所知譬如一菩薩智。今已作佛有所知譬如十方佛國中所有萬物菩薩。佛言。十方佛所有菩薩智慧。未能得一方佛一小塵智。菩薩即稽首問佛言。我曹癡何以多不能及佛一塵智佛言。用汝不厭生死苦習故。不早取佛故。不知細微意故。不知滅本斷根故。汝曹盡力精進行。亦當知十方佛智慧。諸菩薩問佛。我何因緣生死多如是。佛言。汝曹不諦行安般守意三十七品經十二問三向中微意。不知分別校計生死百八中細微意故。使生死多難得佛。佛言。汝心未起時。中有五百四十百八愛行心轉作意。中有五百四十百八愛行意轉作識。中有五百四十百八愛行。轉入眼。眼所見好色。中有五百四十百八愛行。眼所見中色。中有五百四十百八愛行。眼所見惡色。中有五百四十百八愛行。轉入耳。耳所聞好聲。中有五百四十百八愛行。耳所聞中聲。中有五百四十百八愛行。耳所聞惡聲。中有五百四十百八愛行。轉入鼻。鼻所聞好香。中有五百四十百八愛行。鼻所聞中香。中有五百四十百八愛行。鼻所聞惡臭。中有五百四十百八愛行。轉入口。口所得好味美好語言。中有五百四十百八愛行。口所得中味中語言。中有五百四十百八愛行。口所得惡味惡語言。中有五百四十百八愛行。轉入身。身所得好細軟可身。中有五百四十百八愛行。身所得中細軟。中有五百四十百八愛行。身所得惡粗堅苦痛不可身。中有五百四十百八愛行。佛言。一心中有五百四十百八愛行。五百四十百八愛行中。一愛者當受一生死。一愛者當受一身。如是不盡五百四十為受。五百四十生死身。意亦爾識亦爾。好色亦爾中色亦爾惡色亦爾。好聲亦爾中聲亦爾惡聲亦爾。好香亦爾中香亦爾惡臭亦爾。美味好語言亦爾。中味中語言亦爾。惡味惡語言亦爾。好細軟可身亦爾。中細軟亦爾。惡粗堅苦痛不可身亦爾。佛問諸菩薩。寧知是不。諸菩薩言。聞佛說皆知。佛言諸菩薩。汝曹寧信有是無。諸菩薩言。信有是眾不疑但不解。佛問諸菩薩汝曹發起來至我所。寧知汝意中幾轉。汝聞我造說經以來。知汝意幾轉。諸菩薩報佛言。不知幾轉。佛問諸菩薩。何以故不知幾轉。諸菩薩言。我聞佛說經。歡喜不知覺幾轉。佛言。汝曹來至今不覺意轉墮生死。譬如是摩竭國中塵不知多少。菩薩但坐失行。不自知覺生死多少。是故不即時得佛。諸菩薩各各稽首歡喜受行。

  諸菩薩各各稽首言。未聞佛五十校計時。自用不失行。聞佛解五十校計。自知失行。佛言。汝亦失行亦不失行。菩薩復問。何以失行亦不失行。佛言。汝至十方佛前自貢高自譽言。我解無有是五十校計罪。便墮罪失行。是為亦失行。佛言。不失行者。菩薩至十方佛前。常當自慚身體自慚生死自慚。生墮罪不能校計知。常持五十校計還自慚是為菩薩不失行。不自慚者常失行。佛說如是。諸菩薩各各自慚。各各自悔。各各自念滅盡非常苦空非身。諸菩薩聞經皆大歡喜。前為佛作禮頭面著佛足。受行而去。

乾隆大藏經·大乘單譯經·佛說明度五十校計經